陳宇暉

陳宇暉

陳宇暉(英文名:Danny Chen),1992年5月26日生于美國紐約市曼哈頓唐人街的一個華裔家庭,父母是中國廣東台山移民。2011年1月在紐約市立大學巴魯克學院讀大一的陳宇暉決意從軍。2011年10月3日,在阿富汗坎大哈地區執勤哨所內發現陳宇暉身亡。2013年5月13日美國軍事法庭宣判,8名嫌疑犯全部開除軍籍。

  • 中文名
    陳宇暉
  • 外文名
    Danny Chen
  • 國籍
    美國
  • 民族
    美國華裔
  • 出生地
    美國紐約
  • 出生日期
    1992年5月26日
  • 逝世日期
    2011年10月3日
  • 職業
    軍人
  • 畢業院校
    和平高中(Pace High School)

人物簡介

陳宇暉(Danny Chen),男,1992年5月26日生于紐約唐人街的一個華裔家庭,是家中唯一的孩子,父母是中國廣東台山移民。2011年1月正在紐約市立大學巴魯克學院讀大一的陳宇暉決意從軍,經過新兵入伍訓練3個月後;4月被調至阿拉斯加陸軍基地,其間還曾回紐約度假探親一周;8月隨美陸軍第25步兵師派駐阿富汗南部。然而10月3日,突然傳出陳宇暉站崗值勤時意外身亡的噩耗。陳宇暉之死是今年第二起華裔美軍士兵因受虐待而死亡的事件。一些亞裔人士指責美國陸軍容忍士兵欺侮他人,歧視亞裔士兵。五角大樓發言人約翰柯比說,軍隊不容忍士兵欺負他人。“我們待人尊重且尊敬……如果違反軍規,將由司法體系處置”。

陳宇暉陳宇暉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駐阿部隊10月3日發現的華裔一等兵陳宇暉(Danny Chen)死在阿富汗南部一處崗哨內,一顆子彈從他的下顎貫穿頭部,疑似自殺。軍方調查後發現,陳宇暉生前曾遭到其戰友種族主義侮辱和身體上的虐待。軍方沒有就陳宇暉死因披露過多細節,沒有確認死者是否自殺,而陳宇暉的家人和一些社會團體成員懷疑陳宇暉受到欺負後自殺。

12月21日,美國五角大樓發布公告稱,陳宇暉的屍體有一處“明顯是自己造成的槍傷”,但對八名士兵提出的指控包括“無預謀殺人”、“過失殺人”乃至“攻擊”、“虐待”、“危害他人安全”等。屬于3rd Battalion, 21st Infantry Regiment以及1st Stryker Brigade Combat Team, 25th Infantry Division的1st Lt. Daniel J. Schwartz, Staff Sgt. Blaine G. Dugas, Staff Sgt. Andrew J. Van Bockel, Sgt. Adam M. Holcomb, Sgt. Jeffrey T. Hurst, Spc. Thomas P. Curtis, Spc. Ryan J. Offutt and Sgt. Travis F. Carden這8名士官,因同陳宇暉之死案有關21日被起訴。

12月21日,美國軍方宣布決定起訴8名駐阿富汗部隊軍人,指控他們虐待一等兵陳宇暉,8名涉案軍人包括陳宇暉生前所在部隊的排長丹尼爾施瓦茨。檢察官指認施瓦茨玩忽職守,指認其他7人過失殺人和攻擊。被告現在阿富汗,轉入所屬部隊駐地以外一處基地,活動受到限製。軍方隨後打算在阿富汗舉行聽證會,以確定證據是否充分,足以交由軍事法庭審理。美國陸軍刑事調查司令部發言人克裏斯格雷說,陳宇暉死因調查以刑事犯罪為內容,涉及他死亡時的境遇;調查將“專業且非常全面”。

人物生平

19歲的陳宇暉是廣東台山移民的後代,父母于上世紀80年代移民美國。

陳宇暉陳宇暉

陳宇暉是家中獨子,在紐約華埠土生土長,雖遭父母反對,今年仍放棄大學學業毅然參軍,並在夏天受命駐防阿富汗。豈料抵達阿富汗僅2個月,一等兵陳宇暉卻于10月3日在坎大哈美軍哨所飲彈身亡,軍方初步結論認為他“似是開槍自殺”。

在五角大樓12月21日公布8名美國軍人涉嫌陳宇暉之死後,他的父母不願再談此事,但最終還是接受了《南

陳宇暉在家中

方都市報》與台山廣播電視台的聯合採訪。“我們始終都不相信兒子是自殺。”父親陳炎桃說,宇暉9月27日還打電話讓媽媽寄肉幹給他,而且兒子性格很堅強,“在軍訓那4個月,他走路走到腳趾甲都化膿了,拔了腳趾甲,都能通過考試、畢業。你看他的性格多堅強。”

“以前個個都是這樣,移民移民,個個都懷有美國夢,個個都說移民,就移民囉。”陳炎桃有著一個美國夢,如今獨子猝然離去,沒有什麽可以撫平他的悲傷,“養到他十八九歲,他突然離開了自己的父母,那種心情是沒辦法形容的。”

舉家移民

在《紐約時報》10月30日報道此事後,宇暉之死在全美引起震動,他所遭遇的虐待、凌辱被逐步披露,紐約華人與社團連續集會聲討美國軍隊中存在的種族歧視。台山人自19世紀開始大批移民美國,最早聚集于西海岸,其中不少人是修築美國太平洋鐵路的華工。在美台山華僑華裔如今已達60萬人。

不過陳炎桃並無海外親戚,直到與妻子結婚,他才有了移民美國的資格。妻子陳素珍1987年依托親戚移民美國,其後回到家鄉台山市鬥山鎮,與鄰村的陳炎桃結婚,1989年將丈夫也帶到了美國。

而在幾年後,陳炎桃最小的弟弟復製了同樣的移民路徑,娶了一位華僑女子後,移民到加拿大多倫多定居。其後,他將父親也接到多倫多一起生活。

移民美國的陳炎桃一家,一直被家鄉親戚所羨慕,尤其陳宇暉入伍後,更成親戚們炫耀的談資。陳炎桃家鄉鬥山鎮六村位置偏僻,村民種田維生,陳炎桃去美國做廚師,其妻子陳素珍做縫紉師,雖然在海外算是社會底層,但在親戚們看來,這個家庭的未來無可限量。

陳宇暉的紐約警察夢如果實現,將會是這個家庭的一個重要轉折。移民家庭通常要到第二三代才能徹底融入美國主流社會,而參軍是不少移民家庭改變社會地位的途徑。

兩回台山

保持與家鄉的聯系、接受中國文化的熏陶,是華人親職教育的常態,陳家也不例外。陳宇暉1999年7歲時、2007年15歲時,曾兩次趁暑假回到台山,每次停留一個月。他台山話講得流利,又懂禮貌,喜歡和家鄉同齡伙伴交往,大伯陳達桃至今還記得1999年宇暉回鄉,特別喜歡和伙伴一起去池塘挖蓮藕。而宇暉姑姑印象最深的是,每次從美國打電話回來,宇暉都要和家中長輩一一通話問候,想得很周到。他們怎麽也不能相信宇暉會自殺。陳炎桃說:“無論他的英語多好,母語都是台山話,雖然他是ABC (美籍華人),可我們是中國人。我們從小就教他對老人家孝敬,對朋友尊重,我們中國人的思想文化都是這樣。他的性格很隨和很開朗,到19歲了,已經是成年人了,也沒得罪過一個人。”

童年的宇暉在父親眼中,也有幽默的一面,“他以前小時候回鄉下,看到我阿麼。老人家的臉是皺的,又駝背,他看到我阿麼就怕囉,對他媽媽說‘媽咪,看到婆婆很怕。’玩了一兩天,不怕了,就去學我阿麼駝著背走路。”

讀書後,宇暉沒有讓父母失望,從3歲開始讀啓蒙班,到18歲高中畢業入讀大學,每門成績都保持在90分以上。接受高等教育、從事白領工作,是美國華人後裔最通常的選擇,宇暉本來沿著這條路在走,已經進入大學讀書,卻在今年突然轉了方向。

今年初,宇暉回到家對父母說:“媽咪、爹地,我明天去參軍了。”陳素珍當晚就哭了,對兒子解釋軍人的辛苦。陳炎桃也反對兒子入伍,宇暉堅持己見。他對媽媽說:“我已經有心理準備,我知道的了。”他還反問媽媽:“媽媽你為什麽不支持我?”

“這裏的社會,18歲就是成年人了,自己有話事權。他自己喜歡參軍,不用經過我們父母的同意,直接在學校簽個名就行了。”陳炎桃說,兩夫妻雖然擔憂不已,還是尊重了宇暉的選擇。

軍中受辱瞞家人

在派駐阿富汗前,陳宇暉在美國喬治亞州軍營接受為期4個月的軍訓。“訓練那4個月是很艱苦的,要特訓過關才批準你當兵,”陳炎桃說。宇暉很少提及軍營裏的辛苦,因為母親多病,宇暉打電話回來多是叮囑母親保重身體,母親問到軍營的情況,宇暉就講“挺好的,個個對我很好!”但他也曾提及被辱罵“發出山羊般的噪音”,稱自己“盡量不回應這樣的話”。

陳宇暉陳宇暉

在派駐阿富汗後,因為通訊受限,宇暉隻給父母打過3次電話。媽媽曾經問他,“在那邊有沒有人欺負你?”宇暉當時回答說沒有。

在宇暉死亡後,媒體曝光包括其日記和電郵在內的各種證據,證實他曾在軍中受虐待凌辱。據媒體報道,陳宇暉曾經因為在洗澡後忘記關熱水爐被6名上級從床鋪直扯到地下拖行,背後皮綻肉開;被人使用種族歧視字眼辱罵,而且又逼他在地上爬行,而此事發生三個半小時後陳宇暉便被發現身亡。據報道,其他已知的虐待行為還包括要他含一口水做伏地挺身、倒吊等。

“當兵是很辛苦的,但是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自己的心地好,或者他也以自己的心理去想別人,想不到會變成這樣。”陳炎桃如今知道宇暉向家人隱瞞了不少事情,“或者軍隊有軍隊的紀律,問這些東西,他不會告訴家人。親戚朋友他也不說的,甚至他的同學,很親密的那些朋友,他都不會說的。”

紙條傳遞祖孫情

12月26日,距離宇暉死亡已近3個月,家鄉的親戚還沉浸在悲痛中。他的伯母一遍遍翻看著宇暉的這些照片,眼淚難以自抑。幾十張照片,記載著宇暉在中國和美國從小到大的生活。

宇暉的阿公從加拿大回到了台山鄉下,他對宇暉的思念沒有掛在臉上,而放在兩個小紙條的故事裏。

1999年宇暉回到台山,阿公也在家中,宇暉不太會寫漢字,但還是學會了寫自己的名字。離開祖屋時,他在一張紙條上寫下自己名字,藏在阿公櫃子中,返美後立刻給阿公電話,“阿公,我把我的名字藏在你櫃子裏了。”2008年阿公最後一次見到宇暉,是在紐約宇暉家中小住後返回多倫多,宇暉又寫了一張紙條,用英文書寫阿公的名字,並備註行李中隻有衣物,以免不懂講英文的阿公迷路與遭竊。

受虐事件

2011年1月陳宇暉經過3個月新兵訓練後,于當年4月被調至阿拉斯加韋恩賴特堡軍事基地,編入美國陸軍第25步兵師第一旅21步兵團第三營。在阿拉斯加期間,陳宇暉還曾回紐約度假探親一周。8月陳宇暉被派往阿富汗。10月3日,突然傳出陳宇暉在阿富汗坎大哈地區站崗值勤時意外身亡的噩耗。他的家人最初被告知陳宇暉系“自殺身亡”,但漸有訊息透露說,陳宇暉死前曾遭上級和其他美軍士兵“不正當對待”,比如凌辱及虐打。

陳宇暉一家三口(圖片來源:網易)陳宇暉一家三口(圖片來源:網易)

美國陸軍在21日的聲明中說,仍然在阿富汗的這8名駐阿美軍因玩忽職守、過失殺人等遭到起訴,已在當地被隔離監禁。

迄今為止,已有越來越多的事實表明,陳宇暉在美軍軍中備受欺凌。他曾被其“戰友”在地板上拖來拖去,被人從背後向他頭部扔石頭,還常常陰陽怪氣地取笑他為“Jackie Chan”(影星成龍的英文名)。陳宇暉曾在一封家書中說,“因為我是唯一的華人,每個人都叫我'阿陳'。他們每天會問我幾遍是否從中國來,他們也會沒有理由地用怪裏怪氣的聲音叫'阿陳'。”“他們時刻都拿華人開玩笑,但我已經沒有多少笑話可以回敬他們了”。從陳宇暉涉及在阿富汗生活的日記、部落格和網路聊天記錄看,他沒有顯現抑鬱跡象。多種跡象顯示,陳宇暉赴阿富汗前就遭到其他士兵排擠,不得不“獨自抗爭”。接受訓練階段,在喬治亞州一處軍事基地,一些士兵取笑陳宇暉,用誇張的亞洲語言口音大聲喊他的英文名。

陳宇暉在日記中寫道,別人取笑他,他以笑話回應,“窮盡”了所有笑話。借助日記、社交網站和電子郵件,陳宇暉講述自己的部分遭遇。駐阿富汗後開始遭受欺凌:一些士兵把他放倒,在地上拖拽;用石塊砸他;迫使他口含液體,處于倒懸狀態。

反映強烈

過失殺人

陳宇暉之死在美國華人社團中引起極大反響。驚聞獨子意外身亡的噩耗,陳宇暉父母一夜之間急白了頭。陳宇暉的母親陳素珍說,她怎麽也不相信兒子會自殺,因為宇暉在死前6天即2011年9月27日還曾從阿富汗駐地打電話回家,請母親寄肉幹給他。

遭起訴

事件發生以來,紐約華人相繼在曼哈頓下城等地舉行集會、遊行和燭光悼念會,喊出“爭取華裔美國軍人的權利”、“爭取知道真相的權利”等口號。華人社區領袖呼吁美國軍方應有交代,並要求必須有人對陳宇暉之死負責。美華協會紐約分會會長歐陽蕭安表示,2009年一年全美計有3000名亞裔子女參軍,軍方必須盡快公布陳宇暉的死因,給其家人一個交代,否則將呼吁亞裔不要參加美軍。美國陸軍發表聲明,宣布8名駐阿富汗美軍因涉嫌華人士兵陳宇暉死亡案遭起訴。

全部真相

一些華人社團人士將于2012年1月4日再赴五角大樓,為此案討個說法。他們指出需要知道全部真相,美軍內不應存在這類種族歧視與不容忍現象。此外,美國華裔刑事專家李昌鈺已接受當地華裔社團邀請,出面組成一個專家小組,獨立鑒定陳宇暉的死因,其中包括鑒定軍方公布的解剖報告、調查報告及其他物證。

悼唁集會

下半旗致哀

陳宇暉死後第4天,遺體被運回美國安葬,紐約州曾下半旗致哀。2011年10月13日陳宇暉的葬禮在紐約舉行。

燭光悼念會

當地華人社區對這起案件抱有的重重疑慮一直未有平息,並要求軍方徹查死因。數以百計的悼唁者在紐約曼哈頓下城集會,在哥倫布公園舉行燭光悼念會。社區領袖呼吁軍方應有個交代,並要求有人必須對陳宇暉之死負責。2011年12月14日,美華協會連同其他少數族裔社團、華裔市議員陳倩雯、拉丁裔眾議員維樂貴絲,專程前往五角大樓提出強硬要求,要求軍方給個說法。

在阿富汗坎達哈殉職的華裔美國陸軍步兵陳宇在阿富汗坎達哈殉職的華裔美國陸軍步兵陳宇

一個交代

2011年12月15日,紐約亞裔小區舉行大遊行和追悼會。他們中有陳宇暉的親戚、同學或朋友,還有來自各個族裔的支持者以及多位民選官員。大家手臂上系著白色絲帶,手持蠟燭,很多人舉著自製的牌子,口中喊著“爭取華裔美國軍人的權利”、“爭取知道真相的權利”等口號。遊行時間為傍晚6時至8時,在位于曼哈頓錢伯斯街(ChambersStreet)143號的參軍中心(TheArmyRecruitmentCenter)集合,然後一路遊行到華埠,該活動向所有民眾開放,召集者鼓勵民眾通知親友都來參加,一起到場聲援。截止目前,代表紐約的國會、州及市議員和美華協會、中華公所、華埠共同發展機構等多個非營利組織和曼哈頓第二、第三小區委員會等,都紛紛促請軍方盡快就陳宇暉的死亡給民眾和小區一個交代。

李昌鈺

聞名全球的華裔刑事專家李昌鈺接受當地華裔社團美華協會(OCA)邀請,出面組成一個專家小組,獨立鑒定陳宇暉的死因,其中包括鑒定軍方公布的解剖報告、調查報告及其他物證。

開庭審理

陳宇暉案于2012年7月在軍事法庭開始審理。

首名被告陸軍中士亞當・M・霍爾庫姆(AdamM.Holcomb)被判過失殺人罪不成立,僅獲兩項輕罪,而所接受的懲罰僅為入獄監禁1個月;

第二名被告奧夫特(RyanOffutt)被判6個月徒刑,同時降級至普通士兵,並受到不良行為開除軍籍處罰;

第三名被告布萊恩・杜加斯(BlaineDugas)被判三個月監禁和職務降低一個級別的處罰,仍保留軍職;

第四名被告中士特拉維斯・卡登(Sgt.TravisCarden),被判凌虐罪和虐待罪成立,降軍階一級以及判罰20天的工資,大約1800美元。

第五名被告托馬斯・波特・柯蒂斯(ThomasPorterCurtis)被判服刑3個月,降級到普通士兵;

第六名被告軍士赫斯特(SergeantHurst)被判玩忽職守罪,判處45天勞役,並將其軍銜從E-5降到E-4;

第七名被告安德魯・範・博克爾軍士(AndrewVanBockel)僅被判降級、強度勞動60天和訓斥。

最後一名被告,也是與案情相關的唯一軍官――陸軍中尉丹尼爾・L・施瓦茨(DanielL.Schwartz)不會被開庭審理,被開除軍籍。

無人被定罪

在陳宇暉被虐自殺一案中,8名被起訴的嫌犯中,隻有中尉施瓦茨一人被定罪。軍方的起訴書稱,施瓦茨在陳宇暉服役期間並無盡責營造的環境,使不論族裔人人均可被有尊嚴地對待及尊重,而且他也並沒有防止陳宇暉免受虐待及歧視性言語及行為攻擊。他也沒有盡責確保陳宇暉的身體健全,及無監督陳宇暉遭受的體罰是否合適,更沒有將下屬就陳宇暉被虐一事的報告呈報高層,造成惡果。除此之外,施瓦茨還被控非法飲酒及亂扔手榴彈等罪。

華裔社區及美華協會紐約分會負責人歐陽蕭安對此表示失望。

案件審判

當地時間2012年7月31日美國華裔士兵陳宇暉受虐致死案在北卡羅來納軍事法庭宣判,主要嫌疑犯僅被處以輕微刑罰,引發美國華人社會的很大不滿。

法庭當天判決此案的主要嫌犯之一、中士霍爾庫姆(AdamHolcomb)犯有“虐待下屬罪”和“攻擊罪”,裁定他在軍事監獄監禁30天。

霍爾庫姆也並未像原告方期望的那樣從美軍中除名,而隻是處以降低軍階和減薪處罰。由10名軍官及士兵組成的陪審團30日已裁定霍爾庫姆的過失殺人罪、危及他人生命罪、威脅罪及凌虐新兵罪等多項重罪均不成立。

霍爾庫姆在判決後發表聲明,對自己的行為表示道歉。他稱自己有病症,“難以控製自己的行為”。霍爾庫姆的律師則聲稱,霍爾庫姆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他在軍事法庭被判有罪“應成為他一生的污點”。   陳宇暉1992年生于紐約的華裔家庭,2011年1月決意參加美軍,8月被派駐阿富汗,10月被發現在坎大哈的執勤哨所吞槍身亡。同年12月,美軍起訴8名駐阿部隊軍人,指控他們涉嫌虐待陳宇暉。

庭審于7月24日展開。庭審期間披露了很多事實,表明陳宇暉在美軍中受到霍爾庫姆等人的欺凌。但法庭對霍爾庫姆隻認定了兩項犯罪事實,即“使用侮辱性的字眼稱呼陳宇暉”,以及“在石子路上拖行陳宇暉”。這兩項罪名的最高刑期也不過為兩年。

如此輕判引發了美國華人社團的憤慨。美國華人組織美華協會(OCA)紐約分會主席歐陽蕭安強烈批評判決量刑太輕,指責“僅僅30天監禁根本無法和陳宇暉年僅19歲的生命相提並論”。她說,美國亞裔家長今後將難以放心把子女送到美軍軍中。

歐陽蕭安表示,在庭審全部結束後,陳宇暉的父母才會發表聲明。據悉,涉嫌虐待陳宇暉的其他幾名嫌犯將于8月13日起接受庭審。

美軍中的凌虐事件時有發生,但案件審判困難重重,外界普遍認為軍事法庭在事件中保持客觀公正難度很大。涉及陳宇暉案的其他嫌犯也很有可能將被輕判。

再次聽證

在美華協會紐約分會(OCA-NY)及華人社會的強大壓力下,北卡軍事法庭再次進行行政聽審,最終將8名嫌犯全部開除軍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