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星 -影視導演

陳國星

影視導演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陳國星(Guoxing Chen),1956年5月18日出生于北京,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中國內地導演

1994年,憑借《一家兩製》獲得1994年華表獎優秀故事片獎。1995年,憑借《孔繁森》獲得1995年華表獎優秀故事片獎,並獲得第16屆電影"金雞獎"特別獎。1996年,執導故事片《黑眼睛》,該片獲得第18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故事片 。2001年,拍攝劇情片《聊聊》 。2005年,為了紀念陳雲同志誕辰100周年,執導歷史片《風起雲涌》。2007年,拍攝愛情片《大工匠》。該片獲得第24屆中國電視金鷹獎優秀長篇電視劇獎 。2010年,執導傳記片《第一書記》,該片獲得第14屆華表獎優秀故事片獎 。

  • 中文名稱
    陳國星
  • 別名
    陳國興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956年5月18日
  • 職業
    導演
  • 畢業院校
    北京電影學院
  • 代表作品
    《孔繁森》

個人簡介

中國影視導演。原名陳國興,生于北京。祖籍江蘇南通。少時曾就讀于清華附中。下鄉插隊當過獸醫。回城後當過火車司爐。1978年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並開始創作電影劇本。1982年畢業後到瀟湘電影製片廠、北京電影製片廠導演室,做過場記、導演助理、副導演。拍過多部專題片、電視劇。曾在中央電視台《神州風採》等大型欄目中參與編導創作。1988年獨立執導的電視連續劇《城市的腳步》獲北京市委的表彰;電影《山魂霹靂》1987獲廣電部電影局的表彰及鐵道部的特殊表彰。編導的影片《情感1991》獲廣電部、衛生部第二屆白鶴杯特別影片獎。《編外丈夫》1993獲1994年廣電部優秀影片提名,參加了1994年中國大學生電影節。《愛情傻瓜》1993年獲1994年第2屆中國大學生電影節最佳喜劇片獎。另外,他導演的《臨時爸爸》1992曾多次參加國際電影周交流活動,《離婚大戰》1992還創當年的票房紀錄。

陳國星陳國星 陳國星陳國星

個人作品

《郭明義》 (2011)

第一書記》 (2010)

《軍人本色》 (2007)

大工匠》 (2006)

《風起雲涌 》(2005)

《空房子》 (2004)

《危情雪夜》(2004)

《聊聊》 (2001)

《橫空出世》(1999)

《黑眼睛》 (1997)

《孔繁森》 (1995)

《一家兩製》 (1994)

《愛情傻瓜》 (1993)

《編外丈夫》 (1993)

《離婚大戰》 (1992)

《臨時爸爸》 (1992)

《情惑》 (1991)

從業經歷

插隊落戶

陳國星父親是建築工程師,少時就讀于北京清華附中,由于酷愛文藝加入宣傳隊。高中畢業後在延慶縣插隊落戶。放過羊,當過獸醫,返城後當過火車司爐、副司機等艱苦工作。

學海生涯

1978年考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二年級時對導演專業產生興趣,後開始自學導演課程,並開始創作電影劇本,自學了許多導演技巧與理論。畢業後,分配到北京電影製片廠,開始作場記、助理、副導演,最後終于如願作了導演。

初涉導演工作

1982年畢業,獲學士學位後分配到北影導演室 。曾給資深導演水華、錢江做過場記助理導演。後又拍過多部專題片 、電視片等。也曾在中央電視台CCTV"神州風採"等大型欄目中參與編導創作。

"處女"之作

1987年執導第一部作品《山魂霹靂》"THEMOUNTAINSOUL"獲廣電部電影局的表揚。大氣磅礴,但因遇上整個影圈轉型,此類影片不受歡迎。

導演之路

1988年,陳國星開始獨立執導影片。1990年在CCTV"神州風採"欄目中參與編導創作。

導演之路導演之路

1990年編導第二部故事片《情惑》"APUZZLEMENTOFLOVE", 雖受到專家好評,但觀眾不多。此後,陳國星轉為拍攝喜劇。從1992年執導的《臨時爸爸》"TEMPORARYDADDY"開始,他用流暢生動的鏡頭,講述幽默好笑的故事,此片多次參加國際電影節。緊隨其後的《愛情傻瓜》設計巧妙,喜劇因素特別。大受觀眾好評。

1992年導演的影片《離婚大戰》,由他自己與人聯合編劇,情節巧妙,鏡頭運動與畫面構圖機位擺設上都透出一種幽默,增加了喜劇效果。該片成為當年十大最賣座影片之一。喜劇故事片《編外丈夫》"AMARGINALHUSBAND"。獲94年廣電部優秀影片提名,榮獲第二屆大學生電影節優秀影片提名。

1993年執導了喜劇故事片《愛情傻瓜》"THELOVELORN"。主演:謝園瞿穎。榮獲第二屆大學生電影節最佳喜劇片獎。並進入香港商業片院線發行。

榮譽獎狀

1994年的《一家兩製》,格調明快高雅,喜劇性強,符合當時經濟開放和香港回歸的國情。主演:湯鎮宗嚴曉頻。榮獲1994年度中國電影華表獎優秀影片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廣東省魯迅文藝獎,並參加法國嘎納電視節中國電影周。

1995年陳國星導演了傳記片《孔繁森》KONGFANSEN",主演:高明。講述了一個人民公僕的感人的經歷。影片在西藏高原拍攝,製作嚴謹,藝術質量較高。獲1995年度中國電影華表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男演員三項大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第三屆長春電影節最佳華語故事片獎、第三屆大學生電影節組委會特別

陳國星

獎、第十六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故事片、最佳導演、最佳男演員、最佳音樂、最佳女配角五項提名,並榮獲最佳影片特別獎、最佳男演員、最佳音樂獎、第三屆珠海電影節最佳男演員、最佳編劇獎、第二十屆百花獎最佳影片特別獎、最佳男演員獎。10月應邀上中央電視台"東方之子"欄目。

新作《狼煙北平》新作《狼煙北平》

1996年執導故事片《黑眼睛》"COLORSOFTHEBLIND"。主演:陶虹

1997年1月出席在香港舉行的中、港、台三地導演會。11月獲第十一屆敘利亞大馬士革電影節最受歡迎作品,最佳女演員獎;12月赴台北參加第三十四屆金馬獎展映活動;5月獲1997年度中國電影華表獎優秀影片獎、優秀女演員獎;榮獲第八屆上海影評人獎永樂杯"1997年十佳影片";9月獲第十八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故事片獎,最佳女演員兩項提名;11月在重慶獲金雞獎最佳女演員獎;1998年12月獲第二屆"奮發文明進步獎"電影金獎(文化部、新聞總署、廣電總局、中殘聯)。1998年1月應美國新聞總署USIA邀請,作為國際訪問者赴美考察。1月參加美國聖單思電影節。

《橫空出世》劇照《橫空出世》劇照

1998年2月執導十七集反腐電視連續劇《抉擇》。主演:李雪健、高明。1998年5月策劃50周年獻禮巨片《橫空出世》。主演:李雪健。

從業理論

電影改革

陳國星坦言不會炒作,就連到網上聊天,也盡說些大實話。但他對中國電影的一番剖白,卻相當有見地。關于電影改革,民營企業不再需要購買電影廠的廠標,就可以獨立拍攝電影了。陳國星認為,這是電影體製改革的一個過程,"以前民營企業拍攝電影必須跟國家認定的一個製片廠合作,這裏就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而且需要花錢,說白了就是購買一個廠標,比如說電影製片廠的廠標,以前最貴的時候是三十萬、五十萬,便宜一些,做一個人情,也要三五萬。現在放開了,是改革中的一件好事。"

接受採訪接受採訪

陳國星認為,"美國以及歐洲很多國家,都有中小規模的製作,而且這樣的影片,從數量來說,比大製作要多很多,但我們引進的少,所以給人的感覺是,引進的片子都是大片。我們也多次呼吁,不要誤導觀眾,其實有很多不同種類的電影。我們希望有低成本、平實風格的好片子,也能夠提供給國內觀眾,讓我們借鏡。"

使命感

陳國星這一代人,有很強的使命感。他認為今天的電影人應該有責任拍出一些更有生命力的電影。面對日漸功利的電影市場,他說,"今天的電影,太功利了,太為商業,為某一種東西來服務,而並不出自于藝術家對生活的感受。現在全世界的電影市場都是為了錢。得獎也是希望能夠賣好的價錢。時代就是這樣,誰也不能改變它。"

陳國星陳國星

但這並不意味著陳國星不需要票房。對于電影改革中"發行"這一重要環節,他有自己的見解:"中國電影界有一個一直沒有被媒介所關註的事情,就是我們的發行體製和國際不接軌。一部電影產生的票房價值,到底有多少會給製片人,有多少落在影院,或者是澆水……我想這樣的市場要改,越早,越有利于民族電影的發展。"

未來

關于民族電影的未來,陳國星提出了"先死而後生"的觀點:"先死而後生,徹底的燒死,重新誕生。有一些新的思想的人、有一些好的機製能夠被引進,包括中國電影觀眾也要重新培養。應該說,我們這個民族喜歡看電影、電視,這個民族喜歡流淚,也喜歡輕松的東西,沒有中國電影為他們服務,我認為肯定不行。我們出去過的都知道,你要天天吃西餐,你是一定受不了的,這是基因裏的問題,不可能改變的。"可以看出,陳國星的話中充滿希望,也充滿期待和悲壯。

現狀

陳國星認為,中國電影的這種狀況與中國經濟發展水準,與13億人口的消費相比,是極不相稱的。造成不少電影不能和觀眾見面;電影市場秩序還不規範,盜片橫行狀況一直沒有改善;票價普遍偏高,造成票房高的電影,觀影人次也不見得多;電影市場還相當狹小,國人平均每5年看一場電影。中國電影關鍵還是要提高質量,拍出真正讓觀眾滿意的作品。

而對進口影片的不滿意度則都低于20%,證明了多數國產影片還沒有得到觀眾的普遍認可。在數量達到一定水準後,中國電影也進入了一個關鍵時期。在數量發展的同時,市場如何同步擴大和健全,體製、機製、政策、觀念、人才等"瓶頸"也將一一顯現。專家預測,當有一天,中國觀眾平均年觀電影次數超過1次,中國有50部以上的國產電影影院票房超過1000萬,中國電影製作的贏利概率超過60%以上,中國電影產業的春天也許才會真正到來。

個人影響

獨特位置

陳國星在90年代中國電影格局中具有獨特的位置,他從導演商業類型電影轉向導演主旋律電影的過程,呈現了90年代中國電影從產業化趨勢到意識形態化轉型的軌跡;他從導演《孔繁森》到《橫空出世》則代表了中國主旋律電影從倫理化到國族化的策略性轉換過程。在90年代中國眾多的主旋律電影中,陳國星幾乎是惟一一位既頻繁獲得政府機構頒發的各種獎勵,同時也得到了普通觀眾和專家的一般認可的導演。這表明了陳國星在政府、觀眾、專家的"一僕三主"的環境中找到了一種難得的文化平衡。而陳國星所找到的這種平衡不僅反映了導演自己的個性,同時也深刻地反映了這個時代的個性。所以,如果說主旋律電影是中國90年代電影最重要的現象的話,那麽陳國星的電影就是主旋律電影中最重要的現象之一。主旋律電影在塑造中國主流文化過程中所顯示的努力和局限,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中國電影在90年代所經歷的共同境遇。

接受訪問接受訪問

第五代

陳國星與所謂中國電影的第五代是同代人,甚至是電影學院同級的同學。隻是,他與多數第五代出身于導演系、攝影系、美術系不同,而是來自于電影學院表演系。他一開始並沒有能夠直接進入電影的核心創作,而是從場記助理導演、電視欄目編導開始了他的影視生涯。所以,他正式執導電影比其他第五代導演晚了4-5年。1987年,他開始執導第一部作品《山魂霹靂》,1990年編導第二部故事片《情惑》。這時的陳國星,受到此前現代主義思潮的誘惑以及第五代哲學化電影的影響,影片帶有明顯的追求形而上意義的趨向。這些影片雖然因為時世的變遷和自身的幼稚沒有獲得普遍的認可,但是陳國星那種善于融合文化主流的特點已經開始顯現。

商業電影

所以,當現代主義電影在中國走到窮途的時候,接受80年代末娛樂片大潮的影響,陳國星開始了喜劇類型電影的創作,從1992年開始,先後導演了《臨時爸爸》、《愛情傻瓜》、《離婚大戰》、《編外丈夫》、《一家兩製》等。他用流暢的鏡頭、滑稽的故事,走上了一條商業電影路線。其中一些影片還進入了當年的十大上座影片行列,《一家兩製》還進入了香港的商業電影院線放映。

1995年以後,一方面國家通過各種政治、經濟手段加大了對電影生產的幹預和對符合"愛國主義、團隊精神、英雄主義"意識形態標準的王旋律電影的支持;另一方面,國家機構強調了電影的輿論導向功能和強化了道德凈化的規範,縮小了商業電影的娛樂空間。正是這種轉型的趨勢,使陳國星開始了以一位優秀共產黨幹部的原型為題材的主旋律電影《孔繁森》的創作。這部影片成為當年度主旋律電影的扛鼎之作,也成為當年黨政部門推薦觀看的重點電影。這部影片的完成為後來陳國星獲得近千萬人民幣導演中國意義上的主旋律"大片"《橫空出世》提供了保證。而《橫空出世》在1999年國慶獻禮的工程中再一次將陳國星送上了中國電影中央舞台。在以主旋律為主導的90年代中國電影格局中,陳國星從邊緣進入了中心,成為了在國內獲獎頻率最高的導演,同時也成為了中國最知名的導演之一。

人物評價

民族精神

陳國星在一個合適的時機,導演了《橫空出世》。陳國星在導演這部電影的時候,放棄了以"和平"為主題的創作思路,強化了"民族精神"的主題,放棄了以"領袖"為主體的歷史文獻片路線,而採用了以"基層"為主體的劇情片路線,採用了一種點面兼顧、虛實結合的戲劇性與紀實性相結合的敘事風格,將國族傾向與通俗劇情結合起來,完成了主旋律與大眾性的再一次結合。同時,他依然繼續了倫理化的策略,設計了兩組重要的敘事線:一組是知識分子代表陸光達和軍界代表馮石將軍這兩個男人之間由誤解到信任,由信任到肝膽相照的"同志加友誼"感情;另一組是陸光達與妻子王茹惠由被懷疑、隔離、分別到最終的重逢。這兩組敘事線不僅使影片單獨的段落在整體上被串聯起來,而且還為觀眾提供了一個更為感性、更具人情味的歷史氛圍和人性體驗,還原了那個時代人與人之間特殊的感情連線方式,使本來枯燥的核子彈爆炸試驗獲得了歷史性的悲劇因素和人性的浪漫情懷,同時也為我們塑造了一組愛國主義的好人形象。他們忍辱負重、含辛茹苦,為了國家和民族的利益別婦拋雛,任勞任怨。倫理化的經驗依然在這部影片中存活。

準確定位

因為完成了國族策略的主旋律定位與優良製作的藝術水準難得的結合,所以,《橫空出世》完成以後,得到了政府部門的高度評價,再次成為各種國內電影獎項的大贏家,獲得了包括金雞獎最佳故事片獎、最佳導演獎在內的18項丈獎;同時,這部影片也得到了一些電影專家的首肯,上海影評人協會將該片評為當年度的優秀影片,而且還高度評價"陳國星導演的《橫空出世》這部主旋律影片,不再是主題先行、觀念圖解,而是表現了生活的深度和藝術的力度。它反映的是60年代中國第一次發射核子彈的重大歷史事件,再沒有像過去那樣不斷渲染領導的豐功偉績,而是熱烈寫出了科學家和普通戰士的偉大貢獻;尤其表現了尊重知識、尊重知識分子的現代精神。"有人甚至認為,《橫空出世》幾乎達到了主旋律電影的一個高峰。

陳國星在中國電影特殊的意識形態夾縫中,將個人風格和人生體驗烙進了他的影片之中,使他的影片與中國電影在美學上走向單純化、共性化,在人文價值觀念上追求秩序感、認同性,在藝術風格上崇尚簡明,與通俗的整體趨勢相一致,成為了當時以主旋律為主導的電影格局中最大的收益者之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