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叔陵

陳叔陵

陳叔陵(?-581年),字子嵩,陳宣帝陳頊次子,母彭貴人,生于江陵,封為始興王。曾隨父往西魏作人質,天嘉三年(公元562年)與兄陳叔寶一同還陳朝。16歲時因彪勇善戰被封為都督,統領江、郢、晉三州諸軍事,獨當一面,太建十四年(公元582年) 叛亂兵敗被殺。

  • 中文名稱
    陳叔陵
  • 出生地
    江陵
  • 陳    頊
    次子
  • 逝世日期
    581年
  • 彭貴人
  • 封    號
    始興王
  • 別    名
    字子嵩

政治歷程

太建元年(公元569年)封始興郡王。

太建三年(公元572年),他又被父皇遷為都督湘、衡、桂、武四州諸軍事,平南將軍。

陳叔陵陳叔陵

太建九年(公元578年),又得授揚州刺史,都督揚、徐、東揚、南豫四州諸軍事,幾乎就是皇帝之下的第一人。

太建十四年(公元582年) 叛亂兵敗被殺。

陳叔陵的為人

陳叔陵生活極為奢侈腐化,府內經常整晚地亮著燈表演歌舞、雜技等。

陳叔陵是一個極其好色之徒,不論是少婦,還是未婚女孩,隻要有點姿色,他見到了就要霸佔。

陳叔陵少年老成,生性嚴刻,橫暴非常。在任上,陳叔陵為所欲為,對當地的少數民族大肆搶掠,征求役使。史書記載"湘州諸州鎮聞其至,皆震恐股僳",驚恐萬狀。

陳叔陵是一個狠毒虛偽的人。他對手下的人十分厲害,稍微有點閃失就重重的懲罰,逼得人走投無路。為了能贏得父王的歡心,他很會偽裝,每次上朝的時候,坐在車上或馬上,手裏總是拿著一本書,嘴裏念念有詞,一副十分好學的樣子。一回到家裏,書一扔,經常在晚上找來一大幫狐朋狗友玩鬧到天亮才散。

陳叔陵與長沙

古稱湘洲,太建三年(公元572年),陳叔陵被父皇遷為都督湘、衡、桂、武四州諸軍事,陳叔陵來長沙後,專以殺戮、搶掠為事,"征伐夷、獠",騷擾居民,濫征勞役,大肆擄搶財物。他生活荒淫放蕩,"夜常不臥"。當時,長沙的王府之內常常高燭燃燒,通宵達旦,他和一群妻妾賓客整夜地尋歡作樂,"說民間細事,戲謔無所不為。"在湘州幾年,陳叔陵"晝伏夜遊",不理政事,下屬官吏不得自行報告公事;犯事者不論輕重,一律關進牢獄,幾年也不審理。在他的統治下,湘州幾乎成了個人間地獄,即使"瀟、湘以南,皆逼為左右,釐裏殆無遺者。"百姓怨聲載道,"州縣無敢上言"。而陳宣帝向來寵愛叔陵,也不予懲罰,隻是責備二句而已。

陳叔陵盜墓

陳叔陵一生最大的愛好就是盜取別人的陵墓。陳國首都建康附近的古墓,隻要他能發現,就必然會帶領著他的部隊去盜墓。每逢他在野外遊山玩水的時候,若遇到一些較為豪華的墓碑或是名人的墓碑,都會下馬駐足細細地品讀一番,然後就下令讓手下人挖開墳墓,把墓中的所有東西一一翻遍,拿走所喜歡的東西。陳叔陵常常在將陵墓內的珍寶洗劫一空之後,便洋洋得意地回府了,有時甚至把所盜陵墓中的屍骨也帶回府懸掛起來作為戰利品。陳叔陵所挖掘的眾多古墓葬中,有很多都是名人的墓葬,就連東晉太傅謝安的陵墓也沒能逃出他的毒手。太建十一年,陳叔陵的生母彭氏去世,他想把母親葬在風水極好的梅嶺,由此謝安的墓才被他盜取。《南史》(卷65)記載,陳叔陵"又好遊冢墓間,遇有塋表主名可知者,輒命左右發掘,取其石志、古器並骸骨肘脛,持為翫弄,藏之府庫。"

陳叔陵叛亂

陳叔陵與侍中新安王陳伯固趣味相投,密圖不軌。太建十四年(五八二)一月四日,宣帝病重,陳叔陵與皇太子陳叔寶、長沙王陳叔堅入宮侍疾。叔陵心懷異志,暗藏切葯利刀。十日,陳宣帝崩,叔陵即命左右于外取劍,引起陳叔堅的警覺。十一日,斂宣帝屍時,太子陳叔寶哀哭俯伏,陳叔陵抽葯刀砍陳叔寶脛,叔寶當即悶絕于地,太子母柳後來救,叔陵又砍倒柳後,乳母吳氏自後抱住叔陵胳膊,陳叔寶乘機爬起得免,陳叔堅將叔陵抓獲,叔陵力大掙脫,逃出宮門,赦囚犯為兵,又召諸王將帥,除陳伯固外,無人回響。太子陳叔寶召右衛將軍蕭摩訶率步騎數百圍東府,陳叔陵企圖招降蕭摩訶,被摩訶拒絕。叔陵自知難逃,先將其妃張氏及寵妾七人沉于井,自率步騎百人欲突圍奔隋,被蕭摩訶軍邀擊,陳叔陵、陳伯固並被斬首。叔陵諸子並賜死,其親信也一並伏誅,一場內亂于是被平定。 陳叔陵的王府被改成豬圈,陳霸佔的謝安墳墓也被皇帝下令歸還給謝家後人。

史書記載1

《陳書·列傳第三十·始興王叔陵》記載:

始興王叔陵,字子嵩,高宗之第二子也。梁承聖中,高宗在江陵直閣將軍,而叔陵生焉。江陵陷,高宗遷關右,叔陵留于穰城。高宗之還也,以後主及叔陵為質。天嘉三年,隨後主還朝,封康樂侯,邑五百戶。

叔陵少機辯,徇聲名,強梁無所推屈。光大元年,除中書侍郎。二年,出為持節、都督江州諸軍事、南中郎將、江州刺史。太建元年,封始興郡王,奉昭烈王祀。進授使持節、都督江、郢、晉三州諸軍事、軍師將軍,刺史如故。叔陵時年十六,政自己出,僚佐莫預焉。性嚴刻,部下懾憚。諸公子侄及罷縣令長,皆逼令事己。豫章內史錢法成詣府進謁,即配其子季卿將領馬仗,季卿慚恥,不時至,叔陵大怒,侵辱法成,法成憤怨自縊而死。州縣非其部內,亦征攝案治之,朝貴及下吏有乖忤者,輒誣奏其罪,陷以重闢。尋進號雲麾將軍,加散騎常侍。三年,加侍中。四年,遷都督湘、衡、桂、武四州諸軍事、平南將軍、湘州刺史,侍中、使持節如故。諸州鎮聞其至,皆震恐股傈。叔陵日益暴橫,征伐夷獠,所得皆入己,絲毫不以賞賜。征求役使,無有紀極。夜常不臥,燒燭達曉,呼召賓客,說民間細事,戲謔無所不為。性不飲酒,唯多置餚臠,晝夜食啖而已。自旦至中,方始寢寐。其曹局文案,非呼不得輒自呈。笞罪者皆系獄,動數年不省視。瀟湘以南,皆逼為左右,廛裏殆無遺者。其中脫有逃竄,輒殺其妻子。州縣無敢上言,高宗弗之知也。尋進號鎮南將軍,給鼓吹一部,遷中衛將軍。九年,除使持節、都督揚、徐、東揚、南豫四州諸軍事、揚州刺史,侍中、將軍、鼓吹如故。

十年,至都,加扶,給油幢車。叔陵治在東府,事務多關涉省閣,執事之司,承意順旨,即諷上進用之,微致違忤,必抵以大罪,重者至殊死,道路籍籍,皆言其有非常志。叔陵修飾虛名,每入朝,常于車中馬上執卷讀書,高聲長誦,陽陽自若。歸坐齋中,或自執斧斤為沐猴百戲。又好遊冢墓間,遇有塋表主名可知者,輒令左右發掘,取其石志古器,並骸骨肘脛,持為玩弄,藏之庫中。府內民間少妻處女,微有色貌者,並即逼納。

十一年,丁所生母彭氏憂去職。頃之,起為中衛將軍,使持節、都督、刺史如故。晉世王公貴人,多葬梅嶺,及彭卒,叔陵啓求于梅嶺葬之,乃發故太傅謝安舊墓,棄去安柩,以葬其母。初喪之日,偽為哀毀,自稱刺血寫《涅盤經》,未及十日,乃令庖廚擊鮮,日進甘膳。又私召左右妻女,與之奸合,所作尤不軌,侵淫上聞。高宗譴責御史中丞王政,以不舉奏免政官,又黜其典簽親事,仍加鞭捶。高宗素愛叔陵,不繩之以法,但責讓而已。服闋,又為侍中、中軍大將軍。

及高宗不豫,太子諸王並入侍疾。高宗崩于宣福殿,翌日旦,後主哀頓俯伏,叔陵以銼葯刀斫後主中項。太後馳來救焉,叔陵又斫太後數下。後主乳媼吳氏,時在太後側,自後掣其肘,後主因得起。叔陵仍持後主衣,後主自奮得免。長沙王叔堅手搤叔陵,奪去其刀,仍牽就柱,以其褶袖縛之。時吳媼已扶後主避賊,叔堅求後主所在,將受命焉。叔陵因奮袖得脫,突走出雲龍門,馳車還東府,呼其甲士,散金銀以賞賜,外召諸王將帥,莫有應者,唯新安王伯固聞而赴之。

叔陵聚兵僅千人,初欲據城保守,俄而右衛將軍蕭摩訶將兵至府西門,叔陵事急惶恐,乃遣記室韋諒送其鼓吹與摩訶,仍謂之曰:"如其事捷,必以公為台鼎。"摩訶紿報之,曰"須王心膂節將自來,方敢從命"。叔陵即遣戴溫、譚騏驎二人詣摩訶所,摩訶執以送台,斬于閣道下。叔陵自知不濟,遂入內沈其妃張氏及寵妾七人于井中。叔陵有部下兵先在新林,于是率人馬數百,自小航渡,欲趨新林,以舟艦入北。行至白楊路,為台軍所邀,伯固見兵至,旋避入巷,叔陵馳騎拔刃追之,伯固復還。叔陵部下,多棄甲潰散,摩訶馬容陳智深迎刺叔陵,僵斃于地,閹豎王飛禽抽刀斫之十數下,馬容陳仲華就斬其首,送于台。自寅至巳乃定。

尚書八座奏曰:"逆賊故侍中、中軍大將軍、始興王叔陵,幼而很戾,長肆貪虐。出撫湘南,及鎮九水,兩籓?庶,掃地無遺。蜂目豺聲,狎近輕薄,不孝不仁,阻兵安忍,無禮無義,唯戮是聞。及居偏憂,淫樂自恣,產子就館,日月相接。晝伏夜遊,恆習奸詭,抄掠居民,歷發丘墓。謝太傅晉朝佐命,草創江左,斫棺露骸,事驚聽視。自大行皇帝寢疾,翌日未瘳,叔陵以貴介之地,參侍醫葯,外無戚容,內懷逆弒。大漸之後,聖躬號擗,遂因匍匐,手犯乘輿。皇太後奉臨,又加鋒刃,窮凶極逆,曠古未儔。賴長沙王叔堅誠孝懇至,英果奮發,手加挫拉,身蔽聖躬。叔陵仍奔東城,招集凶黨,餘毒方熾,自害妻孥。雖應時梟懸,猶未攄憤怨,臣等參議,請依宋代故事,流屍中江,污瀦其室,並毀其所生彭氏墳廟,還謝氏之塋。"製曰:"凶逆梟獍,反噬宮闈,賴宗廟之靈,時從殄滅。撫情語事,酸憤兼懷,朝議有章,宜從所奏也。"

叔陵諸子,即日並賜死。前衡陽內史彭暠諮議參軍兼記室鄭信、中錄事參軍兼記室韋諒、典簽俞公喜,並伏誅。暠,叔陵舅也,初隨高宗在關中,頗有勤效,因藉叔陵將領歷陽、衡陽二郡。信以便書記,有寵,謀謨皆預焉。諒,京兆人,梁侍中、護軍將軍粲之子也,以學業為叔陵所引。

陳智深以誅叔陵之功為巴陵內史,封遊安縣子。陳仲華為下巂太守,封新夷縣子。王飛禽除伏波將軍。賜金各有差。

評價

史臣曰:孔子稱"富與貴,是人之所欲,非其道得之,不處也"。上自帝王,至于黎獻,莫不嫡庶有差,長幼攸序。叔陵險躁奔競,遂行悖逆,轅袴形骸,未臻其罪,污瀦居處,不足彰過,悲哉!

史書記載2

《南史·卷六十五·列傳第五十五·陳宗室諸王》記載:

始興王叔陵字子嵩,宣帝之第二子也。梁承聖中,生于江陵。魏克江陵,宣帝遷關右,叔陵留穰城。宣帝之還,以後主及叔陵為質。天嘉三年,隨後主還朝,封康樂縣侯。叔陵少機辯,狥聲名,強梁無所推屈。太建元年,封始興王,奉昭烈王祀。位都督、江州刺史,時年十六,政自己出,僚佐莫預焉。 性嚴刻,部下懾憚。諸公子侄及罷縣令長,皆逼令事己。豫章內史錢法成詣府進謁,即配其子季卿將領馬仗。季卿慚恥不時至,叔陵大怒,侵辱法成,法成憤怨,自縊而死。州縣非其部內,亦征攝案之。朝貴及下吏有乖忤者,輒誣奏其罪,陷以重闢。

四年,遷都督、湘州刺史。諸州鎮聞其至,皆震恐股傈。叔陵日益橫,征伐夷、獠,所得皆入己,絲毫不以賞賜。徵求役使,無有紀極。夜常不臥,執燭達曉,呼召賓客,說人間細事,戲謔無所不為。性不飲酒,唯多置餚胾,晝夜食噉而已。自旦至中,方始寢寐。曹局文案,非呼不得輒白。笞罪者皆系獄,動數年不省視。瀟、湘以南,皆逼為左右,廛裏殆無遺者。其中脫有逃竄,輒殺其妻子。州縣無敢上言,宣帝弗之知。

九年,除都督、揚州刺史。十年,至都,加扶,給油幢車。叔陵居東府,事務多關涉省閣,執事之司,承意順旨,即諷上進用之。微致違忤,必抵大罪,重者至殊死。道路藉藉,皆言其有非常志。叔陵修飾虛名,每入朝,常于車中馬上,執卷讀書,高聲長誦,陽陽自若。歸坐齋中,或自執斧斤,為沐猴百戲。又好遊冢墓間,遇有塋表主名可知者,輒命左右發掘,取其石志、古器並骸骨肘脛,持為翫弄,藏之府庫。人間少妻處女,微有色貌者,並即逼納。

十一年,丁所生母彭氏憂,去職。頃之,起為本職。晉世王公貴人,多葬梅嶺,及彭氏卒,叔陵啓求梅嶺葬之,乃發故太傅謝安舊墓,棄去安柩,以葬其母。初喪日,偽為哀毀,自稱刺血寫涅盤經。未及十旬,乃日進甘膳。又私召左右妻女,與之奸合,所作尤不軌,侵淫上聞。宣帝責御史中丞王政以不舉奏,免政官。又黜其典簽、親事,仍加鞭捶。宣帝素愛叔陵,不繩以法,但責讓而已。服闋,又為侍中、中軍大將軍。

及宣帝不豫,後主諸王並入侍疾。叔陵陰有異志,命典葯吏礪切葯刀。及倉卒之際,又命左右取劍,左右不悟,乃取朝服所佩木劍以進,叔陵怒。及翌日小斂,後主哀頓俯伏,叔陵以銼葯刀斫後主中項。太後馳來救焉,叔陵又斫太後數下。後主乳媼樂安君吳氏時在太後側,自後掣肘,後主因得起。叔陵仍持後主衣,後主自奮得免。長沙王叔堅以手搤叔陵,奪去其刀,仍牽就柱,以其褶袖縛之,棄池水中,將殺之,問後主曰:"即盡之,為待也 ?"時吳媼已扶後主避賊,叔堅求後主所在,將受命。叔陵多力,因奮袖得脫,突出雲龍門,馳車還東府,呼其甲士斷青溪橋道。放東城囚,以充戰士。又遣人往新林追所部兵馬。仍自被甲,著白帽,登城西門,招募百姓,散金銀以賞賜。外召諸王將帥,無有應者,唯新安王伯固聞而赴之。叔陵聚兵僅得千人,欲據城保守。

時眾軍並緣江防守,台內空虛,叔堅白太後,使太子舍人司馬申急召右衛將軍蕭摩訶,將兵至府西門。叔陵事急,遣記室韋諒送鼓吹與摩訶,謂曰:"事捷以公為台鼎。"摩訶紿報曰:"須王心膂節將自來,方敢從命。"叔陵即遣戴洫、譚騏驎二人詣摩訶。摩訶執以送台,斬于閣道下,持其首徇東城,仍懸于朱雀門。叔陵自知不濟,遂入沈其妃張氏及寵妾七人于井中。叔陵有部下兵先在新林,于是率人馬數百,自小航度,欲趣新林,以舟艦入北。行至白楊路,為台軍所邀。伯固見兵至,旋避入巷,叔陵拔刀追之,伯固復還。叔陵部下多棄甲潰散,摩訶馬容陳智深迎刺叔陵,閹豎王飛禽斫之數十下,馬容陳仲華就斬首送台。自寅至巳乃定。尚書八坐奏:"請依宋世故事,流屍江中,污瀦其室;並毀其所生彭氏墳廟,還謝氏之塋。"後主從所奏。叔陵諸子,即日並賜死。

概述

論曰:有陳受命,雖疆土日蹙,然封建之典,無革先王。永修等並以疏屬列居蕃屏,慧紀始終之跡,其殆優乎。衡陽、南康,地皆懿戚,提攜以殞,惟命也夫!文、宣二帝,諸子不一,鄱陽、岳陽風跡可紀,古所謂維城磐石,叔慎其近之乎。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