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勝 -秦末稱號

陳勝

陳勝,漢族,別稱隱王,秦末農民起義領導者。

  • 出生地
    楚國陽城
  • 字    號
  • 別    稱
    陳勝王
  • 所處時代
    秦末漢初
  • 謚    號
    隱王
  • 本    名
    陳勝
  • 民族族群
    楚人
  • 主要成就
    反秦義軍先驅,建立張楚政權
  • 去世時間
    前208年
  • 陵    墓

​人物生平

早期經歷

陳勝年輕時給人當僱工,當時正值秦朝的殘暴統治時期,階級壓迫極深。他不甘心受人奴役,同情和自己命運相同的人。有一天,他對一起耕田的伙伴們說:"以後如果有誰富貴了,可別忘了一塊吃苦受累的窮兄弟"。大伙聽了都覺得好笑:"咱們賣力氣給人家種田,哪兒來的富貴?"陳勝不免有所感慨,嘆息道:"燕雀怎麽知道鴻鵠的志向呢!"

起義反秦

秦二世元年(前209年)七月,朝廷大舉征兵去戍守漁陽(今北京市密雲西南),陳勝也在征發之列,並被任命為帶隊的屯長。他和其他900名窮苦農民在兩名秦吏押送下,日夜兼程趕往漁陽。當行至蘄縣大澤鄉(今安徽宿州西寺坡鄉)時,遇到連天大雨,道路被洪水阻斷,無法通行。大伙眼看抵達漁陽的期限將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不知如何是好。因按照秦的酷律規定,凡所征戍邊兵丁,不按時到達指定地點者,是要一律處斬的。

大澤鄉起義大澤鄉起義

在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陳勝毅然決定謀劃起義。是夜,陳勝悄悄找另一位屯長吳廣商議。吳廣,陽夏人,也是窮苦出身,他們雖然結識不久,但已是無話不談的朋友。陳勝對吳廣說:"這兒離漁陽還有上千裏路程,怎麽也不能按期抵達漁陽了,我們現在的處境,去也是送死,逃亡被抓回來也是死,與其都是死,還不如選擇為國家而死,幹一番大事業?"陳勝接著又對時局進行了分析:"天下人已經苦于秦朝統治很久了,老百姓對秦王朝的苛捐賦稅、募役刑罰已經到了難以忍受的程度。我聽說二世皇帝胡亥是秦始皇的小兒子,本不應繼位,該繼位的是長子扶蘇。扶蘇賢能,卻被二世無故殺害了。還有一位名人叫項燕,曾是楚國名將,戰功卓著,又愛護士兵,很受人愛戴。現在老百姓並不知這兩個人是生是死,我們何不以他們的名義號召天下人起來反抗秦朝的暴政呢?"吳廣很佩服陳勝的膽略,覺得他的主意符合當時的人心,完全支持陳勝"死國"、"舉大計"的決定。

古時候盛行預測吉凶的宗教迷信活動。陳勝和吳廣經過一番謀劃後,又專門找了一個算卦的卜問吉凶。聰明的卜者知道了他們的用意,便說:" 你們的事業能成功,且能為百姓立大功。可是你們把事情向鬼神卜問一下吧"陳勝、吳廣聽後非常高興,並從卜者的話中悟出了借鬼神"威眾"的啓示。于是,他們用朱砂在一塊綢帕上寫了"陳勝王(wàng)"三個大字,塞到漁民捕來的魚肚子裏。戎卒們買魚回來吃,發現了魚腹中的"丹書",都覺得驚奇。與此同時,陳勝又讓吳廣潛伏到營地附近一座荒廟裏,半夜裏在寺廟旁點燃篝火裝作鬼火,模仿狐狸聲音,大聲呼喊"大楚興,陳勝王(wàng)"!正在睡夢中的戎卒們被驚醒,十分驚恐害怕。第二天戎卒們交頭接耳,都指指點點地看著陳勝。加之陳勝平時就待下屬熱情和氣,又把陳勝的形象跟公子扶蘇、楚國復興聯系在一起,陳勝在戎卒們心中的威望就更高了。

吳廣見時機基本成熟,于是趁兩個押送士卒的軍官喝醉,故意揚言逃跑,以激怒押送他們赴邊的將尉。喝得醉醺醺的兩個將尉果然大怒,責罵和鞭打吳廣,引起士兵們不滿,群起而哄之。吳廣奮起奪下一名將尉佩劍將其殺死,陳勝也乘勢殺了另外一名將尉。

隨後,陳勝把900名戎卒召集在一起,大聲說道:"我們在這裏遇上了大雨,已不能按期抵達漁陽了,而誤了期限大家都要被斬殺,即便僥幸不被砍頭,戍守邊塞十分之六七的人也要送命。再說好漢不死便罷,要死就要取得大名聲啊!王侯將相難道有天生的貴種嗎?"陳勝鏗鏘有力的一番話,說出了大伙的心聲,戎卒們對秦王朝的滿腔怨恨和憤怒如同沖潰了堤壩的洪水奔瀉而出,齊聲高呼:"我們願聽從您的號令!"于是大伙在陳勝、吳廣帶領下,袒露右臂作為標志,築壇盟誓,按事先謀劃,詐以公子扶蘇、楚將項燕之名,宣布起義。陳勝自立為將軍,以吳廣為都尉,一舉攻下大澤鄉,接著又迅速攻下蘄縣縣城。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農民起義戰爭就這樣爆發了。

建立政權

陳勝、吳廣"舉大計"的壯舉,得到了附近飽受秦苦的老百姓的積極回響,紛紛"斬木為兵,揭竿為旗",加入起義隊伍。在陳勝、吳廣率領下,繼攻取蘄縣後,不到一個月又連克銍縣(今安徽省濉溪縣)、酇縣(今河南永城西)、苦縣(今河南鹿邑縣)、柘縣(今河南柘城縣)、譙縣(治所在今安徽省亳州市譙城區)等五縣,很快把起義的火種帶到了自己的家鄉中原大地。

陳勝吳廣起義陳勝吳廣起義

陳勝是頗有戰略意識的農民領袖。在控製了安徽、河南交界的大片地區後,即決定進攻戰略要地陳縣(今河南淮陽)。陳縣在兩周和春秋時期,曾是陳國的都城。戰國後期,又曾經是楚國的國都。秦滅六國後,又把陳縣定為郡治,足見其地位之重要,如能拿下陳縣,對秦無疑是個重大打擊。于是,陳勝率領起義軍直逼陳城。這時起義軍已擁有戰車六、七百乘,騎兵一千多人,步卒數萬之眾。陳地郡守和縣令聞風喪膽,早逃之夭夭,隻留下郡丞(郡守副職)龜縮城內,負隅頑抗。已是驚弓之鳥的守城秦軍,在起義軍的強大攻勢下,很快土崩瓦解。起義軍殺了郡丞,浩浩蕩蕩開進陳縣縣城。

陳勝打下陳縣後,即召集當地三老(掌管當地教化的官)和豪傑(有聲望的人)共商大計。這些人雖不是來自農民階級,但他們也都目睹、親歷了秦朝暴政,特別是看到了陳勝率領起義軍短短一個月就連克數縣,對陳勝也十分敬重,紛紛建議陳勝稱王。他們說:"將軍您親自披甲上陣,手拿武器,討伐殘暴無道的秦國,恢復楚國的社稷,論功應當稱王。"但也有少數不同議論:認為陳勝自立為王,會讓天下人覺得陳勝有私心,而不願相從。陳勝思慮再三,最後還是果斷地做出了稱王立國的決定,就以陳縣為都城,"號為張楚",國號為"張楚"(即張大楚國之意,一說以張大楚國為口號),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農民革命政權。陳勝打的旗號雖是"張楚",但並不以恢復楚國故土為目的,而是要推翻秦王朝,解救天下的窮苦百姓。這是他"鴻鵠之志"、"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思想的身體力行,也是他對統一號令起義軍的戰略考慮。後來農民革命的實踐,有力證明了陳勝決定稱王立國的必要性。

張楚政權的建立,推動了全國範圍反秦鬥爭的高潮,高高飄揚的"張楚"大旗,成了農民起義中心的標志,顯示了巨大的號召力。各地以"張楚"軍名義都紛紛起事,懲辦當地的長官,把他們殺死,來回響陳勝的號召。農民起義的烈火已成燎原之勢。在農民革命洪流的推動下,一些貴族殘餘勢力也紛紛收羅舊部,起兵反秦。當時各地反秦力量的著名首領有劉邦、項梁、項羽、英布、彭越等多人。

面對日益高漲的反秦鬥爭情勢,陳勝在吳廣及其他農民政權成員的協助下,進一步確定了"主力西征,偏師略地",最後推翻秦朝統治的整體戰略。他任命吳廣為假王(副王),率領起義軍主力西擊滎陽,取道函谷關,直搗秦都鹹陽。同時"令銍人宋留將兵定南陽,入武關",進而迂回攻關中。隨後又任命武臣、鄧宗、周市、召平等為將軍,分別北渡黃河,進攻原趙國地區(今山西北部、河北西南部),向南攻取九江郡,深入淮南地區;進攻廣陵(今江蘇揚州市北)、魏國舊地(今河南東北部接連山西西南部),攻取長江下遊、黃河以南大梁(今河南開封)等地區。一時間,反秦鬥爭的烈火燃遍了大江南北。各路起義軍勇猛作戰,所向披靡,農民革命達到了高潮。

陳勝的連環畫形象陳勝的連環畫形象

西征失敗

但讓陳勝沒料到的是,吳廣久攻滎陽不下,大軍西進受阻。

滎陽是通向關中的重要通道,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附近還有秦囤積大量糧食的敖倉。拿下滎陽,就開啟了通向關中的門戶。再取敖倉,既可切斷秦軍糧草供應,同時也解決了起義軍的軍需問題。陳勝派重兵攻取滎陽的戰略意圖非常明確。當吳廣攻取滎陽受挫的訊息傳回陳縣,陳勝十分著急,為確保戰略意圖的實現,即決定另派周文為將軍率兵西擊秦,利用吳廣大軍牽製秦軍主力的條件,繞過滎陽,直取函谷關。

周文大軍斬關奪隘勢如破竹,一直打到離秦都鹹陽僅百餘裏的戲地(今陝西臨潼境內)。進軍途中,百姓奮起回響,隊伍不斷擴大,當時已擁有戰車千乘,士兵數十萬人。

驕奢淫逸的秦二世聞聽起義軍逼近鹹陽,如晴天霹靂,大驚失色。在都城空虛,調兵不及的情況下,隻好依少府章邯之謀,赦免在驪山陵服役的幾十萬刑徒,封章邯為將軍,臨時組編軍隊阻擊起義軍。正在休整的農民起義軍被突如其來的幾十萬秦軍打了個措手不及,被迫退出關中。在曹陽亭(今河南靈寶東北)固守、抗擊秦軍數十天後,又敗退澠池。堅強不屈的周文在幾經挫創、無糧無援的情況下,又率部與敵激戰十餘日,終因寡不敵眾,拔劍自刎。

周文大軍失敗後,章邯帶兵繼續東進,圍攻滎陽的農民軍面臨腹背受敵的危險,起義軍將領田臧與假王吳廣意見不合,認為"假王驕,不知兵權,不可與計,非誅之"(《史記·陳涉世家》),竟假借陳勝之名殺害了吳廣,結果導致這支起義軍部隊全軍覆沒

禍起蕭牆

情勢就此開始逆轉。起義軍內部的弱點和矛盾逐漸暴露出來。一方面,陳勝稱王後,其思想逐漸發生演變,與民眾的關系日益疏遠。比如早先和陳勝一起給地主種田的一個同鄉聽說他做了王,特意從登封陽城老家來陳縣找他,敲了半天門也沒人搭理。直到陳勝外出,攔路呼喊其小名,才被召見,一起乘車回宮。因是陳勝的故友,所以進進出出比較隨便,有時也不免講講陳勝在家鄉的一些舊事。不久有人對陳勝說:"您的客人愚昧無知,專門胡說八道,有損于您的威嚴。"陳勝便十分羞惱,竟然把"妄言"的伙伴殺了。當年所說的"苟富貴,勿相忘"的話早拋到了九霄雲外。自此以後,各位陳王的老朋友都自己離開了,從此再沒有親近陳王的人了。另一方面,隨著反秦鬥爭的開展,革命隊伍內部的離心傾向也在滋生蔓延。陳勝派往各地的將領各存異心,爭相稱王,起義軍內部公開分裂。如北征的武臣自立為趙王,蛻變為割據頭目。其部將韓廣在攻略燕地後也自立為燕王。攻取魏國舊地的周市雖未自立為王,卻立了魏國後裔寧陵君魏咎為王,而自任魏相,割地自保。與此同時,群起回響的各地英豪也不再聽陳勝節製,直接孤立了作為反秦主力的陳勝"張楚"政權,給了秦軍反撲的機會。

秦將章邯解除了起義軍對滎陽的包圍後,即傾全力進攻陳縣。秦二世二年(前209年,漢初承秦製,十月為歲首)十二月,陳勝親率農民軍將士與秦軍展開激戰,雖奮力拼搏,終究未能挽回敗局,被迫退至下城父(今安徽蒙城西北),準備重新聚集力量,再做反秦的努力。但沒想到,竟被跟隨自己數月的車夫庄賈殺害,成為千古遺恨

陳王任命朱房做中正,胡武做司過,專門督察群臣的過失。將領們攻佔了地方回到陳縣來,命令稍不服從,就抓起來治罪,以苛刻地尋求群臣的過失作為對陳王的忠心。凡是他倆不喜歡的人,一旦有錯,不交給負責司法的官吏去審理,就擅自予以懲治。陳王卻很信任他們。將領們因為這些緣故就不再親近依附他了。這就是陳王所以失敗的原因。

陳勝被害,激起其舊時侍從、將軍呂臣極大悲憤。他在新陽(今安徽界首北)重舉義旗,組建"蒼頭軍",從秦軍手中奪回陳縣,處死了投降秦軍的叛徒庄賈,重新豎起"張楚"大旗。原奉命東下發展的部將召平,也假借陳勝名義,拜原楚國名將項燕的兒子項梁為上柱國,使之渡過烏江,西上擊秦。反秦鬥爭再次恢復生機。

陳勝塑像陳勝塑像

陳勝從謀劃起義,到稱王立國,再到兵敗被害,前後不過半年時間,但他點燃的反秦烈火燒紅了大半個中國。"陳勝雖死,其所置遺侯王將相竟亡秦,由涉首事也。"(《史記·陳涉世家》)三年後,劉邦領導的農民起義軍殺入鹹陽,推翻了暴秦統治,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農民戰爭最終取得了勝利。

陳勝死後,被輾轉埋葬在芒碭山主峰西南。劉邦稱帝後,追封陳勝為"隱王",派30戶丁役守陳勝墓三年,並按王侯待遇對陳勝年年殺牲祭祀。

歷史評價

賈誼:"陳涉瓮牖繩樞之子,甿隸之人,而遷徙之徒也。材能不及中人,非有仲尼、墨翟之賢,陶朱、猗頓之富也。躡足行伍之間,俯仰仟佰之中,○索隱仟佰謂千人百人之長也,音千百。漢書作"阡陌",如淳雲"時皆僻屈在阡陌之中"。陌音貊。率罷散之卒,將數百之眾,轉而攻秦。斬木為兵,揭竿為旗,天下雲會回響,贏糧而景從,山東豪俊遂並起而亡秦族矣。"

揚雄:"或問陳勝吳廣,曰:'亂。'曰:'不若是則秦不亡。'曰:'亡秦乎?恐秦未亡而先亡矣。'"

張紘:"天子之貴,四海之富,誰不欲焉?義不可,勢不得耳。陳勝、項籍、王莽、公孫述之徒,皆南面稱孤,莫之能濟。"

李軌:"輕用其身,而要乎非命之運,不足為福先,適足以為禍始。"

趙蕤:"陳勝偏袒唱於前,劉季提劍興於後,虎嘯龍睇,遂亡秦族。夫劉、陳諸傑,布衣也,無吳、楚之勢、立錐之地,然而驅白徒之眾,得與天子爭衡者,百姓思亂、無諸侯勤王之可憚也。"

司馬貞:"天下匈匈,海內乏主,掎鹿爭捷,瞻烏爰處。陳勝首事,厥號張楚。鬼怪是憑,鴻鵠自許。葛嬰東下,周文西拒。始親朱房,又任胡武。伙頤見殺,腹心不與。庄賈何人,反噬城父!"

何去非:"方陳勝之首事,而天下豪傑爭西向而誅秦也。蓋振臂一呼而帶甲者百萬,舉麾一號而下城者數十。又類皆山林倔起之匹夫,其存亡勝敗之機取決于一戰,其鋒至銳也。"

洪邁:"陳勝出于戍卒,一旦奮發不顧,海內豪傑之上,乃始雲合回響,並起而誅之。數月之間,一戰失利,不幸隕命于御者之手,身雖已死,其所置遣侯王將相竟亡秦。項氏之起江東,亦矯稱陳王之令而度江。秦之社稷為墟,誰之力也?且其稱王之初,萬事草創,能從陳餘之言,迎孔子之孫鮒為博士,至尊為太師,所與謀議,皆非庸人崛起者可及,此某志豈小小者哉!漢高帝為之置守冢于碭,血食二百年乃絕。子雲指以為亂,何邪?若乃殺吳廣,誅故人,寡恩忘舊,無帝王之度,此其所以敗也。"

劉克庄:"辛苦傭耕久,飢寒謫戌餘。竟令秦失鹿,首為漢驅魚。"

周恩來:"夫陳涉以遷徒之徒,無才無德,漁陽一呼,卒移秦祚。使劉邦得以成功者,又未使非涉之力也。假使陳涉勝不驕,仍以昔之愛民者愛之,則中原逐鹿,又多一勁敵,漢之為漢,未可知也。又何止成一草莽之英雄也哉!嗚呼!亡秦者始皇也,非陳涉也。陳涉以是而亡秦,轉以是而自亡之。前車之鑒,始皇不能鑒于六國,而陳涉復踵其後以亡,毋亦大可悲耶!後之人覽之不能自鑒,毋亦與陳涉生一同情之感也,悲夫!"

墓址

主詞條: 陳勝墓

陳勝墓位于河南省永城市東北芒碭山主峰西南麓。現存墓冢高5米,周長約50米。周圍築有青石圍牆,高頂,下有須彌座,正中鐫刻郭沫若書"秦末農民起義領袖陳勝之墓"。陳勝字涉,陽城人,秦二世元年(前209)被征屯戌漁陽,與陽夏人吳廣在蘄縣大澤鄉斬木為兵,揭竿為旗,舉起中國歷史上第一次農民起義大旗。在陳縣(今淮陽)建立張楚政權,聲勢浩大,震撼暴秦。起義失敗後,被車夫庄賈殺害,部將呂臣又斬庄賈,遷葬陳勝于芒碭山。西漢以陳勝首倡反秦之功,高祖時為涉置守冢30家,免其賦稅雜役,以守護墓地,東漢後漸廢。1975年,國家撥專款整修,闢地4000平方米,砌石圍墓,載松植柏,置人守冢,為省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芒碭山上的陳勝墓芒碭山上的陳勝墓

史書記載

司馬遷·《史記·卷四十八·陳涉世家第十八》

參見:陳涉世家

班固·《漢書·卷三十一·陳勝項籍傳第一》

有關成語

  • 篝火狐鳴:這是陳勝、吳廣假托狐鬼之事以發動民眾起義的故事,夜裏把火放在籠裏,使隱隱約約像磷火,同時又學狐叫。後用來比喻策劃起義。
  • 伙涉為王:陳勝總共做了六個月的王。稱王的地方在陳縣,所以就叫陳王。而周圍又聚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意思是勾結團伙,成群結伙,獲得了王位。
  •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這是陳勝早期的一句名言,願意是燕雀怎麽知道鴻鵠的志向呢!後比喻平凡的人哪裏知道英雄人物的志向。
  • 苟富貴,勿相忘:這也是陳勝早期做苦役時的的一句名言,意思是"如果(你)(將來)富貴了,不要忘記(我)"
  • 揭竿而起:講的是陳勝、吳廣帶領農民軍為了反抗暴秦,砍了樹幹當武器,舉起竹竿當旗幟,進行反抗。指人民起義。
  • 伐無道,誅暴秦:陳勝、吳廣起義的時候為了反抗暴秦而喊出的一句口號,意思是討伐不人道(的統治者),誅滅殘暴的秦朝。
  • 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這也是陳勝、吳廣起義時喊出的口號,意思是難道那些做王侯將相的,都是天生的貴種嗎?通過這個來號召廣大的貧困農民。

故裏之爭

關于陳勝的出生地,有關文字近些年來車載鬥量,最權威的歷史資料應該是司馬遷的《史記·陳涉世家》中的記載:"陳勝者,陽城人也,字涉。"陳勝是秦代陽城人,千百年來從無人提出抗告,但秦代陽城到底在今天的什麽地方,卻成了今人的爭論焦點,有登封說、方城說、商水說、宿縣說等。

登封說

據史書記載,中國第一個奴隸製國家夏王朝最早是在陽城(今告成鎮)建都的(禹都陽城),西漢武帝劉徹遊嵩山,設為崇高縣,隋代改為嵩陽縣。公元696年,武則天登嵩山、封中岳,改嵩陽縣為登封縣,改唐初所置陽城縣為告成縣。神龍元年 (705)復改告成縣為陽城縣,二年(706)又改為告城縣,天佑二年(905)又改為陽邑縣,金代將兩縣合並為登封縣。登封縣既非是秦漢時陽城縣,又非秦統一前楚人的方言區,更不是秦漢時上蔡的鄰邦縣,所以也不可能是陳勝的出生地。

方城說

方城的陽城,據《史記·曹參世家》記載:"……(曹參)從南攻犨,與南陽守齮戰陽城郭東,陷陳,取宛,虜齮 ,盡定南陽郡……",《集解》徐廣曰:"陽城在南陽",漢應劭曰"今堵陽"(《清統志》:堵陽故城在河南方城縣東六裏)。由此看來方城縣在秦代的確有個陽城。

商水說

商水的陽城,據《商水縣志·大事記》記載:"(西周)商水境屬沈國地 ……(春秋)周敬王十四年(前506年)沈國被蔡國所滅,今縣境西部屬蔡國,東部屬頓國……周敬王四十四年(前476年),蔡國為楚國所滅,蔡轄地歸楚……(戰國)楚在今縣境內築三城:陽城(今舒庄鄉扶蘇寺村)、安陵(又稱鄢郢、鄢陵。今大武鄉程劉村)、南利(今固牆鄉三合寨村)……(秦)置陽城縣,治所在今(舒庄鄉)扶蘇寺村。陳勝建'張楚'政權時,改陽城為扶蘇,屬陳郡…… (西漢)在今縣境內設三縣:陽城(治所由今扶蘇寺村遷至今程劉村)、汝陽(治所在今張庄鄉城上村)、博陽(王莽時稱樂家,治所在今平店鄉李崗村)三縣。"《太平寰宇記》卷十記載:"扶蘇城在縣西南三十五裏"。清人錢玷撰、徐松集釋的《新斠註地理志集釋》記載:"汝南郡陽城,在今陳州府商水縣西。徐松按:陳勝陽城人,是秦有此縣。"由此看來商水縣在秦代也的確有個陽城,而且有陳勝是商水陽城人的史料。

從地理位置上看商水是上蔡縣的緊鄰,從今天的上蔡縣城到今天的商水縣城直線距離隻有45公裏,而到陽城故址到上蔡縣城的直線距離還不到30公裏,因此,商水縣應該是毫無疑問的上蔡"旁縣"。方城離上蔡縣也不算遠,從今天的上蔡縣城到今天的方城縣城的直線距離也隻有120公裏,但中間隔著西平、遂平和舞鋼三縣市,卻不能說是"旁縣"。由此看來,陳勝應該是商水陽城人。

宿縣說

因為陳勝吳廣大澤鄉起義的地點在安徽宿縣,所以有人認為古陽城應該在安徽宿縣,但到目前為止人們尚未找到安徽宿縣古代設過陽城縣的相關史料。陳勝、吳廣和九百戍卒要到漁陽去戍邊,漁陽在北京的密雲縣一帶,方位基本上在大澤鄉的正北方。那麽,如果陳勝是河南某處人,而不是安徽宿縣人,為什麽到了大澤鄉呢?這似乎有了陳勝是安徽宿縣人的有力證據,但別忘了另一個農民起義領袖吳廣也不是安徽宿縣人,而是河南人呢!由于沒有確切史料,陳勝為什麽到了大澤鄉已成為歷史懸案,但我們可以猜想出許多陳勝為什麽到大澤鄉去的事由。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