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勛奇

陳勛奇

陳勛奇(Frankie Chan),1951年11月30日出生于中國香港,原名陳永煜,祖籍廣東,為香港資深電影及電視劇導演、監製、演員及動作片演員、音樂家。

1966年,十五歲的他拜名作曲家王福齡先生為師,學習電影配樂。

1978年,陳勛奇主演由香港嘉禾公司出品,跟雪梨合演的電影《雙寶闖八關》。

1981年,陳勛奇與金公主集團合資成立永佳電影公司 。 1996年,憑《墮落天使》一片,奪得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配樂一獎 。 2000年,自導自演拍攝由香港嘉禾電影公司出品的青春、勵志、教育、喜劇電影《辣椒教室》 。2002年,友情協助王家衛監製的賀歲電影《天下無雙》作曲及配樂。2006年,拍製25集電視連續劇《功夫之王/ 功夫小英雄》,主演跆拳道館館長文武。 2013年,執導時尚愛情功夫喜劇片《緣來是遊戲》 ,與當下時尚的健身運動相結合,融入了詠春元素。

  • 中文名
    陳勛奇
  • 外文名
    Frankie
  • 別名
    陳永煜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951年
  • 職業
    導演,製片,演員
  • 影視成就
    編劇、出品影視劇數十部
  • 影視作品
    《辣椒教室》導演加演員
  • 社會兼職
    香港演藝人協會名譽理事
  • 弟弟
    陳永信

人物簡介

陳勛奇香港資深音樂人、演員、導演及製片人。

陳勛奇

陳勛奇是香港電影音樂的最佳見證人,是創作過《不了情》等眾多膾炙人口歌曲的著名音樂大師王福齡的徒弟,他曾為導演王家衛執導的電影《重慶森林》、《墮落天使》、《東邪西毒》創作了旋律悠揚的插曲;他也是香港武術電影元老級的人物,當成龍還是武打替身時,便跟著這位“老大哥”浪蕩江湖、走南闖北。

中文名:陳勛奇

英文名:Frankie Chan

別名:陳永煜

籍貫:廣東

陳勛奇

國籍:中國

出生年月:1951年

星座:射手座

所處時代:現代

職業:演藝 導演

成就:香港資深音樂人、演員、導演及製片 香港演藝人協會名譽理事 前香港電影導演會委員。

重要事件:十五歲拜名作曲家王福齡先生

二十七歲,陳勛奇開始其演員生涯

1992年開始到內地與內蒙古電影製片廠合拍古裝武打片

代表作品:《天地孤影任我行

身高:170釐米

獲得榮譽

電影電影獎地區電影獎項
等待黎明》(1984)台灣電影金馬獎台灣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
等待黎明》(1984)香港電影金像獎香港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
東邪西毒》(1994)香港電影金像獎香港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提名
墜落天使》(1996)香港電影金像獎香港最佳原創電影配樂獎
《天下無雙》(2002)香港電影金像獎香港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

主要作品

導演

1. 沉默的姑娘(1994)

2. 神探Power之問米追凶 (1994)

3. 邊城浪子 (1993)

4. 飛鷹計畫 (1991)

5. 惡男(1986)

6. 小狐仙(1985)

7. 伊人再見(1984)

8. 佳人有約 (1982)

9.上海探戈(1996)

10 .群英會(2003)

11、功夫之王/ 功夫小英雄(2006)

12、夢想的天空(2007)

13、楊門女將之軍令如山(2011)

男演員

1.神探Power之問米追凶 (1994)

2.邊城浪子 (1993)...葉開

3.反鬥馬騮(1991)

4.花心夢中人(1989)

5.惡男 (1986)6.小狐仙 (1985)

陳勛奇

7.伊人再見 (1984)

8.敗家仔 (1982)

9.佳人有約 (1982)

10.提防小手 (1982)

11.我要金龜婿(1983)

12.僵屍福星仔(1991)

13.群英會(2003)

14.功夫之王/ 功夫小英雄(2006)

15.夢想的天空(2007)

監製

1. 皇家飯 (1986)

編劇

1. 邊城浪子 (1993)

陳勛奇

音樂

1. 勇者無懼 (1981)

2. 師弟出馬(1980)

動作/武術指導

1. 霹靂火 (1995)

作曲

1. 冒險王(1996)

2. 墮落天使 (1995)

3. 烈火戰車 (1995)

4. 東邪西毒 (1994)

5.大話西遊(和東邪西毒是同一首歌)

作品還有《上海探戈》(1996年2月拍攝)

同時,也是《上海探戈》的男一號

陳勛奇

相關經歷

十五歲拜名作曲家王福齡先生(代表作品有《我的中國心》、《不了情》、《今宵多珍重》等)為師,學習電影配樂。十二年後,陳勛奇開始其演員生涯。第一部電影 是香港嘉禾公司出品,由他跟雪梨合演的《雙寶闖八關》。第二部是參演由洪金寶自導自演的《敗家仔》,其他演員還有元彪林正英。《敗家仔》及成龍的《龍少爺》是陳勛奇擔任電影配樂工作的最後兩部作品。一九八一年,陳勛奇開始與金公主集團合資成立《永佳電影公司》,創業作為《提防小手》,由洪金寶自導自演, 陳勛奇主演。第二年,陳勛奇自導自演,拍攝《佳人有約》一片,合作的演員是蕭芳芳小姐。第三年自導自演的《空心大少爺》與葉倩文合演。陳勛奇亦由此片開始 聘用了初出道的王家衛協助創作劇本。其後王家衛一直協助陳勛奇擔任編劇工作達六年之久。在王家衛執導的《重慶森林》、《墮落天使》及《東邪西毒》三部電影中,陳勛奇也為王家衛擔任電影配樂工作。此三片分別在香港電影金像獎及台灣金馬獎被提名為最佳電影配樂;而陳勛奇更憑《墮落天使》一片,奪得了一九九六年 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配樂一獎。多年來由陳勛奇執導、監製、主演的電影超過四十部。于一九九二年開始到內地與內蒙古電影製片廠合拍古裝武打片《邊城浪子》,合演的有狄龍和袁詠儀;一九九七年,更嘗試在內地拍攝四十集的長篇電視劇《上海探戈》,擔任監製、總導演及演員。他曾被成龍邀請替其多部作品當執 行導演、動作導演及飛車導演,如:《飛鷹計畫》《醉拳2》、《霹靂火》、《玻璃樽》、《尖峰時刻》、《贖金之王》等。2000年陳勛奇替香港嘉禾電影公司自導自演拍攝青春、勵志、教育、喜劇電影《辣椒教室》。又友情協助王家衛監製的二零零二年賀歲電影《天下無雙》作曲及配樂。

陳勛奇

2002年底開拍30集電視連續劇《群英會》,主演《群英會》裏的男主角寧天,並出任總導演。2006年開始拍製25集電視連續劇《功夫之王/ 功夫小英雄》,主演跆拳道館館長文武。陳勛奇常常以跆拳道教練的身份出現在片子中。實際上,陳勛奇是練過多年武術的。他15歲開始練跆拳道,認真練過詠春拳和白眉拳,以及鞭桿運動(棍棒、擊劍等)。作為一個懂功夫的導演,他反對拍警匪片,認為古惑仔的犯罪行為會給青少年錯誤的引導。所以,陳勛奇這種思想是難能可貴的。

陳勛奇

陳勛奇最適合的角色應該是演陸小鳳 但他沒演過 陳勛奇的女兒陳開心(也在演藝界工作)曾與杜德偉鬧過緋聞。

各項發展

武術發展

當年香港影視界中最紅的武打演員王羽,他身懷空手道絕技,動作硬朗,在掀起一陣功夫電影熱潮的同時也掀起了香港的空手道熱。但是,陳勛奇並沒有隨大溜地跟著別人,他在仔細觀摩了空手道和跆拳道後發現,空手道的訓練是先學套然後打對練。教練要求在對練時要真打,要凶猛。陳勛奇又來到一家跆拳道訓練館,在這裏,他看到跆拳道的教學註重腳的技術,更註重技巧,教練並不希望對練雙方完完全全地接觸。回到家,陳勛奇琢磨,功夫並不是用來打架、用來攻擊的,應該是用來強身健體的。于是,在空手道和跆拳道中,他選擇了後者。

陳勛奇記得練跆拳道的情景:許多學員在一起,穿著整齊的白色道服;耳邊似乎又回蕩起聲聲“哈──哈──”整齊有力的吶喊。“當時我很用心地練三個月,便可以參加考試,考試通過後,我腰上白色的帶子就可以換成黃色的;我再拼命練,以為再過三個月以後黃帶就可以換成綠帶,誰知道這個階段即使通過考試,也隻能在黃帶上加一條綠顏色,于是,從此我就練得更賣力,每次考試都跳級,從藍帶到咖啡帶最後到黑帶,帶子都是一下子變的顏色。”

陳勛奇

陳勛奇年輕時:“當時香港有很多英兵,我故意到一家全是外國人的道館,用跆拳道和他們的自由搏擊比試。跟外國人打很開心、很過癮的,別看他們身高馬大,但是動作都很慢,他們的大長腿‘砰’地踢過來,我一閃,緊接著自己出腿踢,百踢百中。但是他們都很有體育精神,被踢到了沒關系,還繼續接著比試。”“當我練了四年的跆拳道以後,我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一點兒手上的技法都沒有,于是,我開始練習武術。”陳勛奇說,自己的跆拳道正為學武術打下了好基礎。跆拳道講究腿的攻法,而你在踢腿的時候,要保證自己的重心,這正好跟武術的基本功──馬步意義一樣。

1973年,陳勛奇開始真正接觸武術,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對武術越來越痴迷。練完基本功後,陳勛奇開始練白眉拳。那時候,老師不會輕而易舉地就把一整套套路教給你,陳勛奇學武心切,又愛動腦子,他瞅準老師空閒時去練拳,還帶上老師愛吃的東西、愛喝的酒。老師一高興,又正好閒著沒事,就把東西都教給陳勛奇。過了些日子,師兄門看出來了,跑去問師傅:“老師,陳勛奇為什麽可以學那麽多?”老師說:“哎,你別管了!”後來師兄們才知道,他們每天練一個小時,而陳勛奇每天卻練三個小時。

對武術,陳勛奇絕對是報著“活到老學到老”的態度。在香港練過白眉拳、永春拳和一些南派功夫後,陳勛奇找到去香港發展的內地專業隊運動員,向他們學棍、學槍。到北京拍戲時,認識了北京武術院院長吳彬,他就經常到北京武術隊向運動員學。

中國武術要發展,很有必要利用電影電視把武術推向世界,讓全世界的人們都知道我們的武術博大精深。無論我是站在練武之人的角度,還是站在電影人的角度,都這樣認為。”

音樂發展

陳勛奇最先踏入影視界是作電影配樂。小時候,隻要一有黃飛鴻的電影,阿公就會帶小勛奇去看。而每一部電影的片頭、片尾都會有那段人人會哼唱的、一直沿用至今的黃飛鴻主題曲。陳勛奇崇拜在輝煌音樂的背景中身懷絕技、除暴安良的黃飛鴻。“我至今搞不清楚,我是先喜歡的音樂,還是先喜歡的武術;是因為音樂喜歡的武術,還是因為武術喜歡的音樂。”

小時候,陳勛奇家中兄弟姐妹多,條件艱苦。勛奇國小畢業便和哥哥一樣出外打工。先是找到了一份在寫字樓做打字員的工作。他又瘦又小,手指很細,當時的打字機又很重,每當用小拇指打字的時候,他都要格外使勁才能打出來。“我那個時候很喜歡畫畫,我覺得有份工作更適合我,那就是給戲院畫大看板。戲院的看板一般都有兩三層樓那麽高,在底下一塊一塊畫好以後再放上去。正好我叔叔認識一個畫畫板的朋友,我就跟他說了。但是叔叔很反對,他說那個工作不適合我,很辛苦,尤其一開始,要幫師傅扛大畫板子,我太瘦小了。叔叔告訴我片場正在招學電影配樂的人,我就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去了。”

一到片場,陳勛奇便見到了自己的老師,當時在香港赫赫有名的作曲家王福齡。可能你對這個名字很陌生,那首中國人個個會唱的《我的中國心》,還有膾炙人口的《今霄多珍重》都是出自王福齡之手。

王福齡看著眼前這個又瘦又小卻透著機靈的男孩兒問:“多大了?”

當年15歲的陳勛奇撒了個謊,說:“17了。”

陳勛奇

“那好,上班吧!”

“直到片場看到我還沒有換成正式的身份證,才知道我隻有15歲,他們對王福齡說,您怎麽招了個童工呀?王老師找來問我究竟多大,我說:‘我過兩年就17了"。王老師覺得既然已經工作了好幾天了,也就這樣了。

陳勛奇在音樂方面獨特的感覺很快顯現了出來。沒過多久,所有的大導演都爭著請陳勛奇為自己的影片配樂。再往後便發展到許多導演不好好排戲,指著配樂掩飾影片的粗製濫造,他們對陳勛奇說:“哎,多弄點兒音樂,拍得不太好。”做事嚴謹、一向追求完美的陳勛奇想,對于一部好的電影來說,音樂應該隻是點綴。可現在每個導演都希望用音樂去救活他們的電影,這是不負責任的,既然他們沒有誠意去做導演,還不如我去做導演。”

陳勛奇

其最為經典的作品便是為王家衛的電影《東邪西毒》創作的《天地孤影任我行》由于樂風極其蒼涼雄渾,既豪氣又悲壯,後在電影中多次被引用。最經典的當屬《大話西遊》的引用。大話西遊結尾,紫霞死的時候對至尊寶說:我猜中了開頭,但我猜不中這結局。響起的也是這首曲子,感動了無數人。

影視發展

但是,陳勛奇並沒有像其他學習做導演的人一樣,他選擇了給獨立製片人光頭麥加做副導演,別人大惑不解。陳勛奇認為,在大公司學排戲,就像長在溫室裏的花,什麽都不缺,什麽都學不到。

成龍見到陳勛奇說:“想當導演應該先當演員。” 陳勛奇笑著說:“我那個時候心裏覺得當演員的都應該像秦祥林、鄧光榮一樣,高大英俊,結果恰巧那個時候,潮流流行奇形怪狀的演員,像洪金寶、像鄭則仕,我想我也是奇形怪狀吧,所以還很受歡迎。”就這樣,陳勛奇又做起了演員。 陳勛奇早期作品《敗家子》:“我在裏邊演一個大反派,我打龍形拳,元彪打永春拳。那部作品真正把當年所有的武俠片都打垮了。”也正是為了他熱愛的影視,他對各種功夫都抱著極大的興趣,他說:“我希望我的影片中永遠有新鮮的東西。”所以,陳勛奇總想學新的功夫。當年,陳勛奇曾經想在一部片子裏使用繩鏢。影片中,他的對手的是一位美國人,美國人在台上,而陳勛奇在台下。陳勛奇把繩鏢勾在台上,飛身上台。可誰知陳勛奇一個縱身、落在台上還沒站穩腳跟,那位美國演員由于沒有經驗不講究節奏便拿著武器打了過來。然後,便是“邦”的一聲,清晰而響亮;緊接又是“啊”的一聲慘叫,陳勛奇的腳被打破了,鮮血從傷口裏汩汩地往外冒。由于運用繩鏢要配合很多相應的翻騰、下落動作,剛剛開始拍攝便受傷的陳勛奇隻得放棄了在影片中使用繩鏢的念頭。

1981年,陳勛奇成立了“永佳電影公司”,創業作為由洪金寶自導自演、陳勛奇主演的《提防小偷》。此後,陳勛奇自導自演《佳人有約》、《空心大少爺》、《邊城浪子》等眾多膾炙人口的影片。多年來,由陳勛奇任指導、監製、主演的電影超過三十部。

永遠不會滿足、喜歡挑戰自我的陳勛奇于1997年嘗試拍攝四十集長篇電視連續劇《上海探戈》,火爆大陸及港台地區。陳勛奇喜歡用新人、善于用新人在香港影視圈裏有口皆碑。他對新人要求很嚴格,拍《上海探戈》時,法語與探戈是演員最頭疼的。由于故事是發生在法租界,所以陳勛奇要求演員們學法語,弄得一班年輕人苦不堪言,但等電視劇拍完後他們又感謝陳勛奇的嚴格要求,不僅片子拍出來真實,而且自己還學會了簡單的法語。至于探戈,陳勛奇更是要求年輕人親自學會。前些日子,劇中的一位女演員特地打來電話感謝陳勛奇當時逼著自己學探戈,使得她在最近參加的一次娛樂節目中不僅沒有丟醜,而且近乎專業的舞技還著實小露了一手兒,讓觀眾大吃一驚。

作品年表

佳人有約 (1982)

提防小手 (1982)

空心大少爺 (1983)

摩登衙門 (1983)

伊人再見 (1984)

公僕 (1984)

小狐仙 (1985)

惡男 (1986)

我要金龜婿 (1986)

代客泊車 (1986)

皇家飯 (1986)

鬼馬保鑣賊美人 (1988)

花心夢裏人 (1989)

龍之爭霸 (1989)

最佳賊拍檔 (1990)

邊城浪子 (1993)

神探POWER之問米追凶 (1994)

沉默的姑娘 (1994)

陳勛奇

導演

佳人有約 (1982)

空心大少爺 (1983)

伊人再見 (1984)

小狐仙 (1985)

惡男 (1986)

我要金龜婿 (1986)

龍虎智多星 (1988)

鬼馬保鑣賊美人 (1988)

龍之爭霸 (1989)

最佳賊拍檔 (1990)

痴情快婿 (1992)

邊城浪子 (1993)

沉默的姑娘 (1994)

神探POWER之問米追凶 (1994)

沒有老公的日子 (1995)

運財五福星 (1996)

辣椒教室 (2000)

決戰芝加哥 (2002)

執行導演

飛鷹計畫 (1991)

醉拳II (1994)

演員

孖寶闖八關 (1980)

敗家仔 (1981)

提防小手 (1982)

佳人有約 (1982)

空心大少爺 (1983)

伊人再見 (1984)

小狐仙 (1985)

惡男 (1986)

我要金龜婿 (1986)

鬼馬保鑣賊美人 (1988)

花心夢裏人 (1989)

龍之爭霸 (1989)

富貴兵團 (1990)

最佳賊拍檔 (1990)

痴情快婿 (1992)

邊城浪子 (1993)

走佬威龍 (1993)

反鬥馬騮 (1993)

沉默的姑娘 (1994)

神探POWER之問米追凶 (1994)

辣椒教室 (2000) ... 歐Sir

決戰芝加哥 (2002)

配樂

小煞星 (1970)

雙俠 (1971)

大決鬥 (1971)

鍾馗娘子 (1971)

玉面俠 (1971)

夕陽戀人 (1971)

六刺客 (1971)拳擊 (1971)

陳勛奇

女殺手 (1971)

新獨臂刀 (1971)

無名英雄 (1971)

水滸傳 (1972)

天下第一拳 (1972)

群英會 (1972)

霹靂拳 (1972)

黑店 (1972)

風雷魔鏡 (1972)

香港過客 (1972)

快活林 (1972)

娃娃夫人 (1972)

仇連環 (1972)

壁虎 (1972)

馬永貞 (1972)

惡客 (1972)

年輕人 (1972)

林沖夜奔 (1972)

雨中花 (1972)

四騎士 (1972)

仙女下凡 (1972)

風流韻事 (1973)

牛鬼蛇神 (1973)

廣東小老虎 (1973)

桃色經紀 (1973)

一樂也 (1973)

警察 (1973)

黃飛鴻 (1973)

七十二家房客 (1973)

大海盜 (1973)

刺馬 (1973)

龍虎會風雲 (1973)

蕩寇志 (1973)

毒女 (1973)

小老虎 (1973)

憤怒青年 (1973)

叛逆 (1973)

狼狽為奸 (1974)

蛇魔女大鬧都市 (1974)

黃飛鴻義取丁財炮 (1974)

五大漢 (1974)

鬼眼 (1974)

醜聞 (1974)

電腳踏車 (1974)

聲色犬馬 (1974)

金瓶雙艷 (1974)

太極拳 (1974)

哪吒 (1974)

天網 (1974)

多咀街 (1974)

朋友 (1974)

怪人怪事 (1974)

五虎將 (1974)

誰敢動我 (1974)

少林五祖 (1974)

蛇殺手 (1974)

至尊寶 (1974)

大哥成 (1975)

社女 (1975)

馬哥波羅 (1975)

鏢旗飛揚 (1975)

降頭 (1975)

長發姑娘 (1975)

的士大佬 (1975)

紅孩兒 (1975)

蠱惑女光棍才 (1975)

港澳傳奇 (1975)

同居 (1975)

傾國傾城 (1975)

七面人 (1975)

女捕快 (1975)

八國聯軍 (1975)

扭計祖宗陳夢吉 (1975)

捉奸趣事 (1975)

陳夢吉計破脂粉陣 (1975)

肉蒲團 (1975)

中國超人 (1975)

神拳飛龍 (1975)

拍案驚奇 (1975)

神打 (1975)

洪拳小子 (1975)

五毒天羅 (1976)

龍家將 (1976)

飛龍斬 (1976)

阿茂正傳 (1976)

天涯明月刀 (1976)

香港奇案 (1976)

拈花惹草 (1976)

獨臂拳王大破血滴子 (1976)

小樓殘夢 (1976)

勾魂降頭 (1976)

八道樓子 (1976)

瀛台泣血 (1976)

火燒少林寺 (1976)

賭王大騙局 (1976)

乾隆皇奇遇記 (1976)

騙財騙色 (1976)

香港奇案之二《凶殺》 (1976)

少林寺 (1976)

蛇王子 (1976)

老夫子 (1976)

流星蝴蝶劍 (1976)

沙膽英 (1976)

油鬼子 (1976)

蔡李佛小子 (1976)

方世玉與胡惠幹 (1976)

陸阿採與黃飛鴻 (1976)

江湖子弟 (1976)

毒後秘史 (1976)

血海螳螂仇 (1977)

楚留香 (1977)

絕不低頭 (1977)

鐵拳小子 (1977)

佛跳牆 (1977)

入冊 (1977)

人蛇鼠 (1977)

風花雪月 (1977)

洪熙官 (1977)

江湖漢子 (1977)

發錢寒 (1977)

人虎戀 (1977)

明月刀雪夜殲仇 (1977)

出冊 (1977)

奸魔 (1977)

鐵馬騮 (1977)

白玉老虎 (1977)

天龍八部 (1977)

李三腳威震地獄門 (1977)

廟街皇後 (1977)

決殺令 (1977)

初哥初女初夜情 (1977)

乾隆下江南 (1977)

海軍突擊隊 (1977)

唐人街小子 (1977)

多情劍客無情劍 (1977)

方世玉大破梅花樁 (1977)

射雕英雄傳 (1977)

劍花煙雨江南 (1977)

秀花大盜 (1978)

蕭十一郎 (1978)

五毒 (1978)

鱷魚頭黑煞星 (1978)

拳精 (1978)

倚天屠龍記大結局 (1978)

肥龍過江 (1978)

血芙蓉 (1978)

少林卅六房 (1978)

鬼馬功夫 (1978)

追趕跑跳碰 (1978)

子曰:食色性也 (1978)

贊先生與找錢華 (1978)

笑傲江湖 (1978)

十字鎖喉手 (1978)

胡惠幹血戰西幝寺 (1978)

殘缺 (1978)

射雕英雄傳續集 (1978)

中華丈夫 (1978)

冷血十三鷹 (1978)

點止功夫咁簡單 (1978)

Hello! 夜歸人 (1978)

烏龍濟公 (1978)

老夫子奇趣錄 (1978)

神鷹飛燕蝴蝶掌 (1978)

浪子一招 (1978)

老虎田雞 (1978)

飛渡卷雲山 (1978)

撈家撈女撈上撈 (1978)

倚天屠龍記 (1978)

螳螂 (1978)

殺絕 (1978)

南少林與北少林 (1978)

清宮大刺殺 (1978)

乾隆下揚州 (1978)

踢竇 (1978)

猛男大賊胭脂虎 (1978)

笑拳怪招 (1979)

夠格女郎 (1979)

圓月彎刀 (1979)

出籠馬騮 (1979)

龍拳 (1979)

五爪十八翻 (1979)

街市英雄 (1979)

踢館 (1979)

林世榮 (1979)

搏命單刀奪命搶 (1979)

慌失失 (1979)

豪俠 (1979)

匯峰號黃金大風暴 (1979)

茅山僵屍拳 (1979)

第三類打鬥 (1979)

孔雀王朝 (1979)

龍形虎步千裏追 (1979)

風流斷劍小小刀 (1979)

雜家小子 (1979)

南北醉拳 (1979)

鴻勝蔡李佛 (1979)

銷魂玉 (1979)

新貼錯門神 (1979)

龍虎門 (1979)

發窮惡 (1979)

軍閥趣史 (1979)

差人大佬搏命仔 (1979)

神偷妙探手多多 (1979)

奇招 (1979)

生死鬥 (1979)

鬼叫春 (1979)

鹹魚番生 (1980)

越戰僅存者 (1980)

籠裏雞 (1980)

瘋狂大老千 (1980)

身不由己 (1980)

錢作怪 (1980)

隻手遮天 (1980)

師弟出馬 (1980)

雍正與年羹堯 (1980)

孖寶闖八關 (1980)

鬼打鬼 (1980)

通天老虎 (1980)

碟仙 (1980)

空手入白刃 (1980)

怨婦、淫娃、瘋殺手 (1980)

佛掌皇帝 (1980)

蛇形醉步 (1980)

賊贓 (1980)

扮野小子 (1980)

師爸 (1980)

地獄無門 (1980)

甩牙老虎 (1980)

老鼠街 (1981)

龍咁威 (1981)

南北獅王 (1981)

無毒不丈夫 (1981)

貓頭鷹 (1981)

勇者無懼 (1981)

失業生 (1981)

知法犯法 (1981)

敗家仔 (1981)

危險人物 (1981)

粉骷髏 (1981)

滑稽時代 (1981)

連環大鬥法 (1981)

死亡塔 (1981)

闖王李自成 (1981)

佳人有約 (1982)

追女卅六房 (1982)

提防小手 (1982)

細圈仔 (1982)

龍少爺 (1982)

血旗變 (1982)

天鱷 (1983)

奇謀妙計五福星 (1983)

台北吾愛 (1984)

重慶森林 (1994)

東邪西毒 (1994)冇面俾 (1995)

陳勛奇

墮落天使 (1995)

烈火戰車 (1995)

冒險王 (1996)

天下無雙 (2002)

動作設計

反鬥馬騮 (1993)

飛車特技

霹靂火 (1995)

出品人

君子好逑 (1984)

龍鳳智多星 (1985)

吉人天相 (1985)

冒牌大賊 (1986)

甜蜜十六歲 (1986)

編劇

佳人有約 (1982)

空心大少爺 (1983)

惡男 (1986)

我要金龜婿 (1986)

鬼馬保鏢賊美人 (1988)

龍虎智多星 (1988)

邊城浪子 (1993)

沉默的姑娘 (1994)

辣椒教室 (2000)

決戰芝加哥(2002)

[1-5]

其他資料

陳勛奇:香港最後一位電影全才

壹.配樂奇譚——曾包攬75%港台電影配樂

陳勛奇

熱愛電影 瞞報年齡入王門

陳勛奇原本出身在富裕之家,但其父生意失敗後他小小年紀便需要出來打工養家糊口。喜歡電影喜歡畫畫的他曾考慮到戲院畫大看板,但他叔叔認為他太過瘦小,不同意介紹他入行,而邵氏公司當時正在招配樂學徒,于是就隻讓他報了相對于比較輕松也甚少人問津的配樂。這個決策改變了陳勛奇一生。

“我做音樂是15歲開始,有一個機會跟到香港一個音樂家,叫王福齡老師。我就跟他學電影配樂,我是因為喜歡電影,所以才進去學電影配樂。我小時候很怕音樂,我不是一個會表演的人,五音不全又怕唱歌,但是為了電影,我就先入行再說。”

王福齡是香港一流的音樂家,也是邵氏公司的首席配樂師,眾多膾炙人口的名曲,如《不了情》、《今宵多珍重》、《南屏晚鍾》、《我的中國心》都出自他手。名師出高徒,小徒弟陳勛奇後來也大放異彩。陳勛奇入王門時才15歲(他騙師父自己已經17歲,蒙混過關),苦學之下業有所成,師父便把一些邵氏小片子交由他配樂,但他畢竟年小,很不得導演的信任,陳勛奇從此留起了小胡子,讓自己看起來成熟一些。而從此,小胡子也成了陳勛奇的象征之一。

小胡子是陳勛奇的象征。瘦小的他為了增強體質從小練功,年輕時已經是跆拳道黑帶。後來喜歡上功夫武術,跟各地名家練過各種拳術,龍形拳、螳螂拳、敦煌拳、白眉、詠春。到了後來他做起武術指導,便把所學都用在了電影上……

“結果我在作曲的12年,12年我就把香港台灣75%的電影配樂都包攬了,包攬以後我就覺得電影圈裏面,電影製片人包括觀眾都不重視音樂,根本就不知道有電影配樂。因為我在做電影配樂的那些時間,所有的年輕人對電影的知識完全沒有現在知道的豐富,問起我是做什麽的,我說電影配樂,他們就會‘電影有配樂的嗎?’我就隻能說‘你小時候看的《黃飛鴻》它不是有一個主題音樂嗎?(哼將軍令)’他們才會恍然大悟,我每一次跟人家見面都要介紹一大輪,人家才知道有這個職業。所以呢,有時候就覺得,自己在這個行業做得這麽火,成家班、洪家班、袁家班……那些導演的戲都是找我做配樂,那我就想,怎麽樣才能根據自己的興趣再更上一層樓。”

再度出山 救駕爾冬升王家衛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陳勛奇在配樂界如日中天,大部分港片都找他幫忙。這對整個配樂界來說其實並不是什麽好事,陳勛奇也深感憂慮,他覺得自己再不退出,新人就失去機會鍛煉,于是選擇洗手不幹,開始把精力放在做導演上。

直到十年後,爾冬升的電影配樂出現了問題……

“本來王家衛他們不敢找我來配樂,是爾冬升首先開啟了缺口,他們發現,原來大哥還是接配樂的,這才又找我幫他們的電影配樂。爾冬升拍《新不了情》時,有一天突然找我,說大哥快點過來看看,我過去才知道是配樂出現了問題,他當時請了香港另一位很有名的音樂人來配樂,配得很好,隻是這人不是做電影的,不太懂得電影的節奏感,而我是從電影行過來的,香港那麽多音樂人之中,我造詣最差,但我有個長處,就是從小在電影行裏工作,這個比較佔便宜,他們很多沒拍過電影,所以,往往節奏掌握不好。我當時一聽《新不了情》的配樂,就發現是位置出現了問題,于是就拿過來重新幫忙剪輯了一下,調換了一些位置,整個節奏感就很對了。電影結束後出來字幕,有一列特別鳴謝,上面寫著陳勛奇。當時很多人都不知道為什麽要鳴謝我,哈哈哈。”

爾冬升《新不了情》裏特別鳴謝了陳勛奇,個中緣故很多人並不知道

陳勛奇

“《新不了情》後,知道我還願意配樂,電話就源源不斷來了,後來爾冬升的《烈火戰車》程小東的《冒險王》找的都是我。爾冬升拍《烈火戰車》花了很多時間和金錢,但配樂又出現了問題,爾冬升又打電話過來,我過去一看,就發現這回問題和上一次不同,《烈火戰車》雖然是一部賽車電影,但同時也是一部勵志電影,劉德華他們開賽車並不是隻是賽車,還有勵志人向上的一種東西,但當時配樂並不明白,做的都是些符合賽車的轟鳴配樂,當時時間緊迫,很快就要上映,我不想做配樂,于是就開了一個很高的價格,本來想讓他們知難而退另外找人,結果老板很大方,答應了我的價碼,我隻好幫忙重新再配。後來出來效果很好,《烈火戰車》也十分賣座。”

怪招頻出 王家衛電影的配樂故事

陳勛奇配樂眾多,但最為人熟知、最為人稱道的作品還要數與王家衛的合作。他當年獲得的香港金像獎最佳配樂就來自《墮落天使》。而《東邪西毒》、《重慶森林》也早被定為經典。

“我配樂全憑感覺,而且愛用怪招。王家衛找我配《重慶森林》。有一段金城武和林青霞相識,到金城武從酒店出來跑步,開始配的音樂和畫面老是感覺不對,後來我試著把音樂放慢了一半,就是那種像電池快沒電了,一聽感覺就對了。”

《重慶森林》為配合畫面把音樂放慢一半

陳勛奇

“在94年《東邪西毒》配樂時,我們就有很大爭執。有一場張曼玉在海邊的鏡頭,空曠的大海,我用吉他拉了幾聲海鷗的聲音加了進去,王家衛當時就說‘怎麽還有鳥叫?’想讓我刪掉,而我覺得加了海鷗聲音效果十分幽怨,能突出張曼玉當時的心境,就一直堅持不刪。到了這次新版本,我重新配樂,配完後王家衛又找到我‘怎麽海鷗的聲音沒有了?’又要求我再加回去,哈哈哈。等我再回家翻錄音帶,發現帶子都已經上酶了……”

《東邪西毒》極其幽怨,無論是王家衛的畫面還是陳勛奇的音樂

陳勛奇

“《墮落天使》之後我又決定不再做電影配樂了。97年全家移民,兄弟姐妹加拿大、美國都移民到了其他國家,我就回到了內地,拍連續劇。隔了好幾年,王家衛劉鎮偉打電話過來說:‘大哥,救命,趕緊過來’他們電影音樂出現了問題,我才又去幫忙處理《天下無雙》配樂。他是個藝術家,對音樂要求很嚴,每次我倆合作都爭執得很厲害。

“到了2002年,劉鎮偉拍《天下無雙》,王家衛做監製,他們戲已經拍得差不多了,才又打電話找到我,讓我幫忙做配樂,劉鎮偉拍戲天馬行空,明明是古裝戲,一開始交通**都出來了,張震還弄了一個爆炸頭,都不知他想搞什麽,哈哈。到了後面風格才確立,如果他們能一開始就確立影片的風格,一開始就做音樂,整部戲會好很多。王家衛找我我才知道他們想做黃梅調的音樂,于是我就推薦了香港另一位著名音樂人——黃沾,但他們和我合作最多,認為我最合適,就堅持用我,裏面劉鎮偉用了許多黃梅調,比如我老師當年在《江山美人》的《鳳求凰》,林黛唱的,我就重新配了一些,比如梁朝偉王菲的啦啦啦,黃梅調是琅琅上口的音樂。和我老師王福齡能以這麽種形式合作,也很讓我高興。”

需要提及的是,今年王家衛修復《東邪西毒:終極版》,再次邀請大哥陳勛奇出來幫他重新配樂。

貳.影壇奇事——開創時裝動作喜劇潮流

挑中麥嘉 差點入新藝城

不為人重視的電影配樂,人才稀少,陳勛奇獨霸一方,財源自然滾滾而來,這也讓他過起了明星般的生活。愛好車子的他買了跑車,一到半夜便和好朋友成龍、曾志偉出去飆車鬥快,大鬧香港。話說回來,盡管生活燦爛,可在陳勛奇心中,他更想做的還是導演這一職業。

“那時候我被人家講‘做幕後的工作,過明星的生活’因為,做電影配樂是沒有壓力的,票房不好不關我的事,隻要導演說OK就行了你就OK,票房不好是他的事。但是香港的導演大部分都是不懂音樂的,所以大部分都是OK的。然後大部分電影都是你做(配樂),你的收入自然就高了,跑車啊名牌服裝自己都有了。那種這麽優越的工作呢,自己不甘願,我自己就想做導演。那時候我在邵逸夫的邵氏片場工作,全東南亞最大的片場,裏面有很多大導演我都沒有挑,我就挑了演光頭神探的麥嘉。麥嘉那時候還沒紅,我就說老麥,我不做配樂,跟你學做副導演,因為我不敢說學做導演,我說我學做副導演,他說行,但是你的酬勞我不懂怎麽給你,他知道我做音樂的收入,我說錢沒問題,最重要的是你給我一個機會就行。他就OK了,讓我去他的奮鬥房。他自己家裏的書房叫‘奮鬥房’,那時候奮鬥有多少人呢,我叫他們新藝城七怪,麥嘉、石天、泰迪羅賓、曾志偉、徐克……反正香港最奇形怪狀的7個人就在裏面。本來呢,我要是參加進去就變成‘八仙’了,每天聊劇本,聊通宵,後來‘八仙’沒做成,為什麽呢,因為成龍說你要做導演,其實可以先做演員,因為做演員學的東西更多,又更舒服,而且那時候呢,也有很多製片人找我做演員,那些朋友以為我想做演員,你就音樂幫我做好一點點,我下部戲就讓你演一個角色,他們以為我想做演員嘛,我說沒有,怎麽遊說都遊說不到我做演員,就是給成龍一腳就把我踢到幕前來。”

陳勛奇

因為成龍的勸告,陳勛奇開始了他的演員生涯,而且起步非常不錯。

“我就先離開麥嘉,簽了嘉禾公司,拍了兩部戲,一部戲(《雙寶闖八關》)是我跟雪莉——《龍少爺》的女主角——演的,愛情喜劇,當時還是有一點點動作;第二部戲就把我的人生改觀了,就是跟洪金寶演的,剃了頭演一個清朝小王爺叫《敗家仔》,那部戲讓我演反一號,我開始都沒有信心,因為在我們傳統的腦海裏面反一號起碼要有成奎安的身材啊,我怎麽會想到我會是反一號,然後他解釋給我聽,我才知道,原來我學的那種功夫——就是《敗家仔》裏面打的功夫——是中國傳統拳法裏面一個叫‘龍形拳’一種叫‘白眉拳’,這兩種拳法都比較硬朗,原來他設計好我這個拳法呢還有和元彪他們一起學的玩的(詠春),我小時候還練跆拳道,練跆拳道的人很喜歡用腳去玩人家,所以他就先設計好我的角色,然後就設計元彪打詠春拳,兩種拳法配合起來就變成是現在的戲劇效果很好。然後就開始我的演員生涯了。”

成立永佳創潮流 捧紅李修賢

1982年,陳勛奇在雷覺坤的“金公主”支持下,成立了永佳影視(金公主旗下還有麥嘉石天黃百鳴等人的新藝城、徐克的電影工作室、李修賢的萬能),迎來了事業的另一大變奏。

“演員生涯以後呢,我還是想學做導演,但不敢隨便打沒把握的仗,那時候就有一個財團想支持我成立公司,拍完《敗家仔》我就請洪金寶幫我做導演,拍一部《提防小手》,他演我師兄,兩個人做扒手,那部戲在八十年代,就把喜劇動作片的潮流完全改變過來了。因為那時候嘉禾公司、邵氏公司比較傳統,成龍、洪金寶就隻能拍民初功夫動作片,拍現代片那些片商不買,他們腦袋裏面想的,功夫怎麽能在現代生活裏面用呢,因為現代生活都是開槍,結果我們《提防小手》一出來後,就讓他們知道原來觀眾需要一種新的東西,那就開始有了《五福星》、《**故事》系列,80年代就開始有了時裝喜劇動作片……”

“永佳開拍《公僕》時本來打算用梁家仁,(後來檔期不合,用不上)李修賢就想試試,那時候他已經走下坡了,于是我就大膽用他,結果《公僕》出來後,火得不得了,李修賢一舉拿下金像獎金馬獎兩個影帝,從此崛起,(李修賢從《公僕》開始演了眾多**,成了香港著名‘李sir’,後來金公主幫李修賢成立萬能影視)”

拍戲花絮 打破香港電影記錄

片場故事多,有許多也耐人尋味,陳勛奇的故事,靜下來細看,能感受到他為什麽會成功。

“成龍拍《龍少爺》踢毽子,頭頂腳踢破門,他和我說,他破了香港電影的記錄,一個鏡頭拍了108次,沒想到後來我破了他的記錄,我拍《空心大少爺》打桌球,黃錦燊——趙雅芝丈夫——他在國外學過撞球,把球擺好了,他一桿能把全部球都入洞,我把鏡頭放在球桌上面,能清楚拍下一桿全部入袋的鏡頭。已經很難了,當時劇情是講我們兩個比打撞球,還有什麽能難過這個呢,我就想到了一個‘一桿入兩個洞’,什麽意思,就是先吐一個煙圈,然後撞球,球過了煙圈再入袋口,本來很容易拍,你拍一個球過煙圈的鏡頭,然後再補一個球入袋口鏡頭,用手扔過去都行啊,但我當時就想一個鏡頭完成,結果辛苦得不得了。我在桌子底下安排了一個專門吐煙圈的,他吐了煙圈還不能迅速走開,因為走得太快還有氣流,會把煙圈破壞,等他慢慢走開,我就一撞球,但不是沒過煙圈就是不進袋口。有時候似乎是過了,問攝影師過沒過,他也疑惑,撓頭說‘好像……’那時候沒有監視器,一說‘好像’就得重新再來了。

電影新計畫成龍做主打

陳勛奇和成龍是老友,當年就曾幫成龍拍過《霹靂火》、《飛鷹計畫》、《醉拳2》。時隔多年,已經許久不碰電影的陳勛奇,如今也有了新的電影計畫,而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好友成龍。

陳勛奇

“最近幫成龍大哥籌備了兩個計畫,一個是《飛鷹計畫》的續集,叫《十二生肖》,是很愛國的,因為以前的動作片很少牽涉到愛國題材,大哥看到保利集團他們為了圓明園十二生肖的銅頭,花了很多錢拍了很多回來,裏面就有一個劇情,想利用《飛鷹計畫》裏面的“飛鷹”把剩下的7個頭再給找回來。接下來,我在運城拍戲的時候,想到關公出生在運城,突然有個想法,想找成龍來演關公可能好看。因為他的形象就是**,我們香港有一個很特別的現象,香港的**供奉關公,而黑社會也供奉關公,所以關公的形象除了正義啊,還有很多面,我想如果成龍來演,比如一張海報,一面是他拿著槍,一面是他拿著關刀,會很有意思。”

除了這兩個計畫,陳勛奇也有其他想法,但但似乎註意力都放在了成龍身上。

“我曾經想過翻拍邵氏的《十四女英豪》(程剛導演),也就是楊家將寡婦征戰。楊家將故事是有陰謀的,奸臣想讓楊家將絕後,所以都派他們家的男人出征打仗,好讓他們都死光了。我就讓成龍來演楊宗保,開頭十分鍾就是他的戲,外國片商鐵定會買。他是客串嘛,一開頭就死了,然後找房祖明飾演楊文廣,為什麽找房祖明呢?不知道你們發現沒有,房祖明他一看就像從女人窩裏長大的,很符合楊文廣的氣質。最後一場,穆桂英大獲全勝,為什麽呢,遠遠看過去,不是穆桂英在掄槍,而是楊宗保的魂靈在後面扶著她的雙臂在掄槍。後來成龍告訴我,林鳳嬌看了這個劇本感動到哭,她叫大哥問我:誰演穆桂英?其實當時我是想讓梅艷芳來演的,可惜她去世了。”

“前段時間在香港影展,突然看到有展台擺出《楊家將》的故事出來,我一看就知道糟了……”

內地經驗、替身經驗

92年陳勛奇得到機會回內地拍電影,那一次他自認學到許多在香港學不到的東西。

“內地的人很專業。我們拍《邊城浪子》時,服裝師是內地的,他過來問我,‘導演,衣服是明朝的還是宋朝的?’我一聽就呆住了,我們香港那時候拍古裝片,衣服隻分古龍的金庸的,還有民初的,哪分什麽明朝清朝。但內地的電影人很專業,他們要求細致,我在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我們香港人,是沒有四季概念的,因為在那塊小地方,一年四季天氣都差不多,結果那年我來內地拍《邊城浪子》,就和內蒙古電影製片公司到內蒙古看景,一片綠油油的草原,他們還答應給我上千匹馬拍在草原賓士的戲,我高興得不得了。幾個月後,我們開著兩輛吉普再去當地,就發現不對勁,草都不見了,一片白茫茫,副導演問我草原在哪裏?我那時還堅信我的判斷,說過了這片雪地就到了。當時好在是開兩輛車,一輛拋錨了,另一輛可以停下來挖雪什麽的,結果越走越害怕,我的副導演就說‘如果兩輛車都壞了怎麽辦?我們還是回去吧?’我當時也怕,但我畢竟是導演,一軍統帥,心裏怕也不能表現出來,聽他這麽說,我就一拍他大腿,說:‘好吧,既然你害怕了,那我們就回去吧!’”

“後來我們才知道草原冬天是這樣的。而且也不可能有幾百匹馬,想要拍幾百匹馬的戲,就得這家牧民借幾匹,那家牧民借幾匹,這樣才能湊夠幾百匹馬來拍戲……”

“《邊城浪子》有一場戲,需要拍烽火台,美術指導做了一個烽火台,我一看覺得太假,就要找真的,後來經過努力,就找到真的烽火台去拍。結果苦得不得了,烽火台的環境和天氣都不好,黃沙漫天,我在這邊山嶺架了一台機器,拍遠景,狄龍大哥就在烽火台前打,這邊喊停想再拍一遍,那邊也聽不到,後來,拍著拍著,就看到狄龍大哥走了回來,說不能拍了,滿臉黃土,他要回酒店洗個臉再繼續拍——他不在這裏我才說,哈哈——我心裏想,你在這麽遠誰能看到你的臉啊,但當時又不能說出來,怕狄龍大哥罵我‘看不到臉你還讓我來,你找個替身不就行了?’”

“其實演員都不愛用替身,因為替身畢竟不是你自己,他可以身材很像,但舉手投足畢竟不一樣,因此,我都不建議演員用替身,能親自上場就親自上。我當年拍《敗家仔》時,和元彪他們都是真打,詠春的‘橋手’力道是很硬的,打一下手臂就淤一點,我是從點到線到面,整隻手都淤了,洪金寶大哥就安排了替身來替我,我隻好無奈的坐在旁邊,但又急切想上去自己演,所以一看到替身打完了,就跑過去說‘累了嗎?你休息休息,我來……’”

對于影迷提及的《邊城浪子》的續集,陳勛奇解釋說是當年韓國片商要求才拍的,並不是原班人馬,隻用了很少時間便拍了出來。

叄.縱論影人影事——王家衛被外界誤解了

小弟王家衛其人 當自己是黑澤明

王家衛在新藝城被黃百鳴趕出來,便到了陳勛奇的永佳。一待就是7年,王家衛一直視陳勛奇為大哥,那麽,在這位大哥眼中,小弟王家衛是怎麽一個人呢?

“王家衛在我永佳待了7年。他隻能我來用,因為他寫的那些劇本,有時一句台詞都不能用,讓他改,改出來的還是用不了。有時候實在來不及,當天就要拍戲了,就隻好我自己邊寫邊拍。但我又知道他是個人才,又不願意趕他出去。對他實在是又愛又恨。”

“王家衛是被外界誤解了,其實他是一個很有喜劇天賦的人,他當年度的那些橋段好笑得不得了。早期永佳的電影大多都是他的點子,比如劉鎮偉的猛鬼系列,就是他和劉鎮偉度的。他和劉鎮偉是好朋友,但祖師還是王家衛。比如《神探power之問米追凶》,是我唯一拍的一部無釐頭電影,編劇是陳家聲,是誰呢?陳就是我陳勛奇,家就是王家衛,聲就是左頌升”。

“王家衛喜歡拉陳輝虹來度橋,《重慶森林》、《墮落天使》都有他。陳輝虹的腦子也很好用,度的東西天馬行空。我當年就是太過信任他,結果給他導的那部戲慘不忍睹。”

“王家衛看了很多日本電影,他自己拍的電影受日本電影影響很多,有時候他看到一段好的鏡頭都會拉我去看,說你看這段鏡頭……怎麽說呢,王家衛是一個很會經營自己的人,你看他戴墨鏡,已經成為一個標志。他為什麽這麽喜歡戴墨鏡呢?我常常說他是在學黑澤明,見黑澤明戴也跟著戴,戴久了都以為自己是黑澤明了。”

相關新聞

陳勛奇女兒墮樓身亡

據香港媒體報道,香港著名電影人陳勛奇女兒陳開心(原名陳杏妍,後改名陳雨書),昨晚11時許被發現于將軍澳寶林邨寶儉樓從高處墮下,倒臥地上昏迷,終年40歲。救護員接報場,將事主送院搶救,但終于不治。警方調查證實死者為陳勛奇女兒,據知生前患有情緒病,現正了解其墮樓原因。

陳勛奇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