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元 -全國政協副主席

陳元

陳元,男,漢族,1945年1月生,上海市人,1970年3月參加工作,1975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經濟系企業管理專業畢業,研究生學歷,經濟學碩士學位,研究員。 

現任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黨委書記。

  • 中文名
    陳元
  • 性別
  • 民族
    漢族
  • 出生時間
    1945年1月
  • 畢業院校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
  • 國籍
    中國

人物介紹

陳元是已故中共元老陳雲同志的長子。陳雲的子女有:陳偉力陳元陳偉華陳偉蘭、陳方。

陳元陳元

陳雲,4歲喪母,由裁縫出身的舅父撫養。陳雲的母親姓廖。陳元的母親于若木對著名傳記作家葉永烈透露:女兒的名字為她所取,兒子的名字為陳雲所取。有人根據《易經》的易理分析,陳元的名字表明:他“謙恭做事,外德人和,大事成就,一門興隆”。 關于陳元受訪的個人信息或人物專訪,幾乎沒有。大部分都是他公開發表的專文和與自己工作直接相關的訪談,即使如此,也是從2002年國家開發銀行的發展態勢徹底扭轉後才陸續出現。而陳元在媒體上較長時間的公開亮相,一次是2004年4月,受邀中央電視台《對話》欄目,暢談開發性金融和國開行實踐經驗;一次是2005年3月,新華社邀請陳元到新華網做關于“中國金融科學發展之路”的線上訪談;另一次是2005年6月,陳元的父親——眾所周知的傑出國家領導人陳雲誕辰100周年時,受邀到中央電視台的新聞會客廳,與任國家行政學院副院長的小妹陳偉蘭一起緬懷他們的父親。

個人經歷

1964-1970年 清華大學自動控製系學習

陳元陳元

1970-1972年 湖南省新邵縣七零三廠工人、技術員

1972-1978年 航天部三院二三九廠研究室技術員

1978-1981年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經濟系企業管理專業碩士研究生

1981-1982年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幹部

1982-1982年 國家計畫委員會綜合局工程師

1982-1983年 北京市西城區委副書記

1983-1984年 北京市西城區委書記

1984-1988年 北京市委常委、市委商業外經外貿部部長、市體改委副主任

1988-1989年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

1989-1995年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黨組成員

1995-1998年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黨組副書記

1998-1998年 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黨組書記

1998-2008年 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黨委書記

2008-2013年 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黨委書記

2013- 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黨委書記

中共第十六屆、十七屆中央候補委員。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副主席。

社會職務

國內兼任: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碩士研究生導師。

陳元陳元

國外兼任:

美國國際經濟研究所理事,

國際清算銀行穩定金融學院顧問委員會成員,

荷蘭國際集團顧問委員會成員,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論壇理事會主席等。

長期從事金融工作,具有研究員職稱,對巨觀經濟理論和國際金融有深刻的了解和研究。先後主持了中國社會主義運行機製課題研究和首都發展戰略研究,並在《經濟研究》和《求是》等雜志上發表了《我國經濟的深層次問題和選擇(綱要)》、 《加強巨觀調控是深化改革的需要》等重要文章。出版了《陳元集——運行·調控·發展》、《香港金融體製與1997》、《美國銀行監管》等論著。

事跡介紹

陳元長期從事金融工作,對巨觀經濟理論和國際金融有深刻的了解和研究,而他的開發性金融發展觀也在國內外引起廣泛關註,被西方譽為“最有現代金融理念的銀行家”。他還主持了首都發展戰略研究,還擔任美國國際經濟研究所理事、國際清算銀行穩定金融學院顧問委員會成員、荷蘭國際集團顧問委員會成員等。到了2004年,國家開發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已經降到1.21%,主要經營指標連續3年穩定在國際先進水準。

陳元陳元

開行初期強調自己是政策性金融,做了很多財政補貼性的事,用信貸資金扶持了不少當期效益不好的企業。後來通過開拓和建設市場來發展自己,帶來了資產質量和經營狀況的好轉。開行在業務所及的範圍內,用資金換取額度,建設體製,推動投融資體製建設和金融市場的發育完善。在今後的發展中,準財政式的政策性金融仍將是開行業務的組成部分,但越來越多的已經是通過建設市場以尋求發展的開發性金融,把未發育的市場作為自己的發展空間,在更廣闊的領域發揮作用。

早在1999年,陳元國家開發銀行和一家小型商業銀行合並,增加了1000名員工。該銀行在全國的分支網路並不涉足商業貸款業務,而是被用來監督貸款。陳元把貸款決策權從前線工作人員手中移交到後台工作人員。有些客戶還嘗試去影響後台工作人員,因此陳元設立了一個輪值委員會來發出每周的貸款審批建議——每周隻在周五提出待審批的貸款項目申請供審議。這種安排在很大程度上抑製了申請人所謂的“公關努力”。

相關信息

陳元:發揮開發性金融促進社會建設的優勢

加強社會建設,事關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全局,是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的必然要求,對于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加快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具有重要意義。中央提出,“十二五”時期要加強社會建設,在發展社會事業和改善民生方面取得更大進展。開發性金融在促進社會建設中具有獨特優勢,能夠發揮重要作用。應積極探索開發性金融促進社會建設的新思路、新途徑,推動社會建設不斷取得新進展。

陳元陳元

現階段迫切需要大力加強社會建設

長期以來,我國社會建設相對滯後,經濟發展與社會發展“一條腿長,一條腿短”,就業、醫療、教育、保障性住房等領域矛盾和問題比較突出。當前,我國既處于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又處于社會矛盾凸顯期,社會建設面臨的情勢更加復雜,社會管理的難度不斷加大,加強社會建設、促進社會發展的要求更加迫切、任務更加繁重。

各國發展的實踐表明,社會發展必須與經濟發展相適應。社會發展與經濟發展相互促進、相互補充,同時相互影響、相互製衡。如果社會發展與經濟發展不協調,就會拖累一國的整體發展。例如,一些拉美國家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忽視社會建設,導致社會矛盾加劇。在社會建設方面,發達國家也有一些教訓。例如,美國發生次貸危機的一個直接原因,就是把實現“居者有其屋”的住房體系建設任務完全交給逐利的商業機構去做,結果偏離了民生發展的普惠性,導致投機盛行、風險積聚;歐洲一些國家以透支財政的方式實行高福利政策,造成經濟負擔沉重、社會發展困難。這些教訓說明,一方面,絕不能以經濟發展代替社會發展;另一方面,促進社會建設須探索正確的途徑和模式,既不能單純依賴財政,也不能單純依靠市場,而必須註重發揮政府與市場的合力,整合各方面的資源和力量。

改變我國社會事業發展滯後的現狀,需要大力加強社會建設。這裏所說的社會建設,不僅包括社會基礎設施、社會事業等方面,而且包括社會管理、社會服務、社會額度、社會規則等方面。隻有把這些方面的事情都做好,才能實現社會事業又好又快發展。  

陳元:以開發性金融服務經濟發展方式轉變

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是黨的十七大明確提出的戰略任務,是深入貫徹落實科學發展觀的重要目標和戰略舉措,是事關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重大戰略問題。特別是在當前世界經濟格局大變革大調整的情勢下,我國能否鞏固和擴大應對國際金融危機沖擊的成果,在新一輪國際競爭中搶佔製高點,促進經濟長期平穩較快發展,關鍵在于能否在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上取得實質性進展。

陳元陳元

國際金融危機凸顯我國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緊迫性

這次國際金融危機對我國經濟的沖擊表面上是對經濟成長速度的沖擊,實質上是對經濟發展方式的沖擊。綜合判斷國際國內經濟情勢,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已刻不容緩。

從國際看,世界經濟復甦曲折緩慢,新興市場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經濟發展勢頭整體良好,歐美日等發達國家經濟前景仍然不明朗,國際經濟環境仍然復雜多變。在這樣的背景下,一方面,國際市場需求受到抑製,對我國轉變經濟發展方式形成了巨大的倒逼壓力。比如,各種形式的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對我國鞏固和擴大外需形成了較大製約。另一方面,新一輪科技創新和產業升級增加了我國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外部壓力。主要發達國家紛紛通過發展新能源、綠色經濟、低碳技術來培育新的成長點。我國如果仍停留在原有的經濟結構和發展方式上,就會在新一輪競爭中陷于被動。

從國內看,通過實施應對國際金融危機沖擊的一攬子計畫,有針對性地加強和改善巨觀調控,積極推進經濟發展方式轉變和結構調整,國民經濟繼續朝著巨觀調控的預期方向發展。經濟平穩較快成長,夏糧再獲好收成,投資、消費成長趨于協調,物價總水準基本穩定,節能減排和結構調整取得積極成效,改革開放積極推進,就業持續增加,人民生活進一步改善,經濟社會發展態勢整體良好。同時也要看到,我國正處在由回升向好向穩定成長轉變的關鍵時期,經濟發展面臨的國內外環境仍然錯綜復雜,製約經濟平穩運行的矛盾和問題還不少。鞏固經濟回升向好勢頭,提高經濟成長質量和效益,著力點之一就是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

陳元:當前經濟情勢與開發性金融的作用

​經濟復甦冷熱不均,世界經濟向多極化發展。整體來看,與發達國家的消費不足、經濟低迷相比,新興市場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的經濟發展勢頭整體良好,成為經濟復甦的積極力量,世界經濟多極化趨勢進一步增強。這當中,“中國生產、美國消費”成為當前拉動世界經濟成長的火車頭,人們也紛紛用G2來描述這一世界經濟發展的新格局。具體來看:

陳元陳元

一是美國的霸主地位進一步削弱。長期以來,美國通過華爾街資本市場把美國消費所產生的債務,做成泡沫化的各種金融工具賣到全世界,為美國的高消費籌資。但這次金融危機宣告了這種依賴虛擬資產財富效應支持負債消費的發展模式的破產,也宣告了華爾街神話的破滅。盡管美國仍將長期是世界頭號大國,但其下行的趨勢已不可逆轉,世界各國對美國的信任度也開始嚴重下降,不再盲從。

二是歐盟和歐元面臨挑戰。歐盟的成立和歐元的發行把歐洲分散的力量整合起來,在經濟金融領域直接對美國和美元構成競爭。但債務危機暴露了歐盟和歐元的短板,也是製約歐盟進一步發展的兩個突出問題:一個是歐盟內部的經濟失衡與成員國各自為政的矛盾。歐元隻是貨幣的統一,但財政沒有統一,成員國間又缺乏協調,使歐盟內部經濟發展失衡的問題被放大。另一個是社會高福利和人口老齡化,導致發展包袱沉重、動力不足。這兩個問題解決不好,將長期拖累歐盟的發展,影響歐元的作為。

三是日本長期深陷衰退,發展有限。日本經濟在出口拉動和城市化升級的帶動下,自1960年起經歷了 30年的快速發展期。但日本對美國言聽計從,最終使自己陷入被動。先是在美國的壓力下通過“廣場協定”使日元升值。之後,又實施低利率等錯誤的經濟政策,造成金融資產的吸引力下降,而房地產的吸引力上升,地價飆升,最終導致房地產泡沫破裂,宣告了日本這一輪城市化的完成,使日本失去了發展的空間、目標和動力,出現了自1995年以來經濟的持續衰退。

四是中國正在崛起,已經成為世界經濟發展中不容忽視的力量。這次金融危機爆發後,與發達國家國內市場已經飽和、需求小于供給、失去了經濟成長動力的情況不同,中國在13億人口的城市化、工業化進程中,釋放出前所未有的內生動力,並在4萬億的刺激經濟措施的配合下,最大程度抵消了出口減速的拖累,使中國經濟率先實現復甦。同時,中國抓住機遇努力在國際經濟金融格局中發揮更大的作用。比如,中國推動東盟建立了1200億美元的亞洲區域外匯儲備庫,與亞洲、拉美國家簽署了總額高達6500億元人民幣的貨幣互換協定,向IMF註資500億美元。中國經濟的發展和影響力的增強,開始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和肯定,今年初世行將中國投票權從 2.77%調增到 4.42%就是證明。

五是新興市場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經濟發展有很大潛力,表現出明顯的“中國化拉動”特征。中國與開發中國家普遍有著高度的政治互信,現在中國經濟發展的成就,使這些國家在治國和發展理念上,都高度認同中國的發展模式,開始形成高度的經濟互信,並在互利共贏的基礎上加深合作。同時,這些開發中國家在合作中受益于中國的廣大市場,分享中國發展的成果,擴展了自身的發展空間。比如,亞洲其他國家有1/4的貿易是與中國開展的,而與美國的貿易比重則從上世紀90年代的35%下降到18%。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