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佩斯

陳佩斯

陳佩斯,1954年2月1日出生于吉林長春,電影表演藝術家陳強之子,中國著名小品、喜劇、舞台劇演員。80年代陳佩斯主演的喜劇電影多以“二子”這一形象出現,形成了中國第一個喜劇系列電影“二子系列”。在1984年春晚上,他與搭檔朱時茂表演小品《吃面條》一炮走紅,此後兩人搭檔表演的多部小品屢獲大獎,與姜文葛優等人被認為是當代中國內地最具代表性的實力派藝人。

  • 中文名
    陳佩斯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吉林省長春市
  • 出生日期
    1954年2月1日
  • 職業
    喜劇表演藝術家、小品表演藝術家
  • 父親
  • 妻子
  • 黃金搭檔
  • 身高
    178cm
  • 祖籍
    河北省寧晉縣徐家河村
  • 影視成就
    1988年獲小百花獎“最佳男主角獎”, 1988年獲電影百花獎“最佳男配角獎”, 被評選為“1978-1988年度最有影響的中國影星”
  • 其他作品
    小品《吃面條》, 小品《賣羊肉串》, 小品《大變活人》, 小品《宇宙體操選拔賽》

​人物簡介

1980年代陳佩斯主演的喜劇電影多以“二子”這一形象出現,形成了中國第一個喜劇系列電影“二子系列”。1984年在中央電視台的春節聯歡晚會上,他與搭檔朱時茂表演小品《吃面條》一炮走紅,此後兩人搭檔表演的多部小品屢獲大獎,均深受觀眾的喜愛,並逐漸形成了其獨特的表演風格。現任職務:中國電影家協會理事、中國廣播藝術團國家一級演員

名字由來

1950年代,陳佩斯的父親電影表演藝術家陳強隨中國青年藝術代表團到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訪問演出,正逢陳佩斯的哥哥出生,為了紀念這一時刻父親陳強將大兒子取名為陳布達,而數年後二兒子出生則取名“佩斯”。

藝名由來

陳小二是陳佩斯于其春節聯歡晚會中小品所使用的化名。由于“陳小二”這個名字于陳佩斯小品中的廣泛套用,甚至成為了當時對陳佩斯的昵稱。 

陳小二最早套用于陳佩斯和朱時茂第一次扮演的小品《吃面條》。由于受到了廣大電視觀眾良好的反響,于是在第二次的表演《拍電影》中,陳佩斯繼續使用了這一化名。陳小二取自于當時北京稱呼伙計的名稱“小二”。

光頭來歷

1、陳佩斯小時候常與別人打架,便于受傷後縫針才留光頭,後來一直如此。(陳佩斯節目中自爆料)

2、在中國光頭是平民的一個特殊標志,所以陳佩斯演喜劇,是最容易讓人俯視的。(陳佩斯節目中自爆料)

3、自然災害,在他早期的影視作品中就能發現,陳佩斯的頭發實在是不太富餘,以後幹脆以光頭形象示人。

人物經歷

十年沉寂

1998年,意氣風發的陳佩斯帶著新小品準備為次年的春節晚會排練。排練前,他要求導演在小品中使用高科技魔術和電影蒙太奇手法,以滿足觀眾求新求變的要求,但導演沒同意。為此,陳佩斯以“觀念存在沖突”為由,說服朱時茂,兩人決定不參加1999年春節聯歡晚會。

不久,陳佩斯發現央視下屬的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擅自出版發行了自己的《吃面條》,《警察與小偷》等8個小品的VCD光碟。陳佩斯和朱時茂將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訴訟法律,最終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賠償他們16萬侵權金。

陳佩斯

此事一經媒體報道,引發了“央視封殺風波”,直接導致他和央視矛盾激化,陳佩斯被推到風口浪尖上,幾乎一夜之間,許多演出單位和各大電視台不再追捧他,他再也沒有接到與廣電系統有關的演出邀請,沒有上演收入的維系,他的影視公司隻好宣布倒閉了!

1999年春節,多年一直是春晚當紅明星的陳佩斯隻好窩在家裏和老婆一起看春節聯歡晚會,看在螢幕上熱鬧的演出,他禁不住黯然神傷,舞台上沒有了他和朱時茂的身影,沒有了掌聲......半晌,陳佩斯傷心的哭了。

陳佩斯的生活漸漸的走到了低谷,這時候的陳佩斯幾乎是一貧如洗了。

天無絕人之路!

1999年,五一期間,在妻子王燕玲的策劃下,他們在北京郊的一個叫延慶縣井庄鎮西三杈的深山承包了萬畝荒地。他們在那裏種植起了石榴,並把這裏當做了以後生活寄托。

就這樣,陳佩斯在絕望中總算看到了一線希望,和妻子成了一對農民夫妻。轉眼間兩年過去了,辛勤的付出有了回報,速成的經濟型樹種變成了搶手的木材,果樹也開始掛果,收購的貨車開到了山腳下。兩年的時間陳佩斯夫婦收獲30萬元。

當經濟情況好了之後,陳佩斯又不安了。知夫莫如妻。王燕玲把這30萬元錢和以前買荒山剩下的5萬元一起給了陳佩斯,告訴他這是重開影視公司的首筆資金,她讓陳佩斯放心地去打拼。

2001年的春天,天降瑞雪,雪地上動物清晰的腳爪給陳佩斯帶來新的生活挑戰。他拿了僅有的35萬元作為本錢,開始了他的話劇生涯。

功夫不負有心人,不久話劇《托兒》在北京上演,上座率達到95%,在北京連續演出10場後,開始了全國巡演,演出場次達到30多場。

後來他又推出了《親戚朋友好算帳》,《陽台》都獲得了空前的成功。2006年,他的凈利潤達到了2000萬元。

陳佩斯

2008年他又創作了話劇《阿鬥》在北京上演,叫好又叫座。這標志著他已經從小品演員成功的轉為話劇明星。

隨後他開始國內巡演,上海,杭州,南京等地都取得了輝煌的票房。

2010年,陳佩斯自編自導的話劇《老宅》在北京BTV大劇院上演,再次引起轟動,隨後又開始了他的國內巡演(上海,成都等地)。

至此,陳佩斯10年沉寂之迷結束。

父子情深

陳佩斯從國小到中學學習都很差,考試成績幾乎門門不及格,父親陳強連打帶罵也是無濟于事。十五歲時陳佩斯終于可以不用學習了,因為文革的到來,父親陳強被打成黑幫,陳佩斯也隨著上山下鄉的洪流來到了內蒙古插隊。他所在的建設兵團是一個沙漠地區,生活環境條件很艱苦,知青們要自力更生,自己種地吃飯,自己蓋房子。陳佩斯上房泥可是一把好手,用鐵鍬往上扔泥,上下翻飛,陳佩斯在這片不毛之地度過了人生中難忘的四年。

陳佩斯

為吃飽飯成為專業演員--陳佩斯在兵團裏總是吃不飽,于是他打起了報考藝術團體的主意。他先後報考了北京軍區文工團、總政話劇團,然而都沒錄取,原因他是陳強的兒子,當時陳強黑幫的帽子還沒有摘掉。陳佩斯的事讓著名電影演員田華知道了,碰巧八一廠準備招收新學員,于是她叫陳佩斯去試試。其實陳佩斯為什麽考八一廠呢?原因很簡單,就三個字:吃飽飯。肚子裏沒有油水的陳佩斯進廠後猛吃,一手能抓五個大饅頭,再加上一盤六分錢的洋白菜,陳佩斯就這樣一天吃三頓。 陳強手把手教陳佩斯演戲--電影《瞧這一家子》是陳佩斯與父親陳強的首度合作,在這部戲中,每一場戲陳強先自己演一遍,再讓陳佩斯模仿,就這樣陳強手把手教兒子陳佩斯演戲,因為父親是名師,所以經過他的指點陳佩斯演技很快就有了提高。陳強可以說是陳佩斯演藝事業的引路人,後來爺倆在銀幕上也曾多次合作,“二子”系列電影就是陳強的創意,一直到後來陳佩斯成為獨立製片人,也都是得益于父親的經驗。觀眾熟悉陳佩斯應該是從小品《吃面條》開始的。說起這個小品,當時無論是導演還是演員,都頂了相當大的風險。陳佩斯和朱時茂在單位偶遇,聊天投緣就成了朋友,後來聊著聊著就聊出了小品《吃面條》。從來沒有這樣形式的表演在舞台上出現過。試演的時候,下面的觀眾都笑成了一團。但是就當時的情勢來看,領導們認為《吃面條》讓觀眾笑成這樣,太不嚴肅,準備斃掉。直到晚會開始前都還沒有做最後決定。導演黃一鶴硬是把這個小品留下了,並向他們保證,有問題自己承擔。直播前十分鍾,終于確定上台,但是黃一鶴不斷提醒陳佩斯和朱時茂一定不要說錯台詞,不要犯錯。就這樣,從此有了“小品”這種喜劇藝術門類。

陳佩斯為了照顧父母親,和父母親住在一起,陪父親聊天、回家吃飯,而且他和哥哥陳布達輪流給老先生洗澡,他覺得特別幸福。幾年前陳強不幸腦中風,幸虧搶救及時,老先生身體才沒什麽大問題,現在,老先生的健康成了陳佩斯的頭等大事。

陳佩斯

陳佩斯用“父愛綿長”來形容父親陳強對自己愛,是父親手把手把自己帶上大銀幕的。《瞧這一家子》的創意來自陳強,陳佩斯在劇中的表演可圈可點,他說,每句台詞每個動作每個眼神,都是父親在開拍之前給自己演示過一遍的,是父親“手把手”的教出了自己。自己的每一步路都有父親的指點,陳佩斯對于父親的感激溢于言表。

中國著名老一輩電影表演藝術家、喜劇巨星陳佩斯之父陳強,因病醫治無效,于2012年6月26日21時38分在北京安貞醫院逝世,享年94歲。

擔任火炬手

北京奧運會在南京傳遞,在南京的208位火炬手中,有一位我們熟知的笑星——陳佩斯,在第九棒傳遞奧運聖火。早早就等候在交接位置上的陳佩斯表示,自己早已經迫不及待了。聖火傳遞開始後,預定跑第9棒的陳佩斯早早就等候在自己的交接位置上。當他手中的“祥雲”被點燃後,顯得非常興奮,雖然胡須已經被歲月染上斑白,但陳佩斯的臉上仍洋溢著他固有的笑容。陳佩斯在傳遞中雙手輪換著,高擎著“祥雲”火炬,另一隻手不斷向周圍觀眾致意,時而攥拳時而豎起拇指,不知不覺中,屬于他的一段路已經走到盡頭。在與下一棒火炬手交接聖火後,還與他擊掌致意。而並不廣為人所知的是,本次傳遞聖火並不是陳佩斯首次與奧運聖火親密接觸。早在四年前,他就曾傳遞過雅典奧運會聖火。更不為人所知的是,年輕時的陳佩斯也是運動場上的健將,最拿手的項目是跳高和排球。還奪得過內蒙古建設兵團的冠軍。陳佩斯在昨天接受北京奧運官網記者採訪時表示,現在全國上下團結一心,肯定能戰勝地震災害。“國家的富強對人民太重要了,現在我們的國家和全民族都有能力、有力量援助災區人民,我們看到了希望,”陳佩斯說,“希望將自己的祝福融入聖火傳遞中”。而他也在獲悉地震災情後,第一時間向災區捐獻了5萬元善款。

陳佩斯

為人低調

一身休閒裝,一雙黑布鞋,一臉謙和的笑容,這就是眼前的陳佩斯。

開名車、穿名牌、燈紅酒綠的時尚生活離陳佩斯很遠。陳佩斯的一件出口轉內銷的毛線衣穿了16年,因為“穿著隨便,舒服”。他至今開著2000年買的桑塔納。陳佩斯說:“車這東西永遠沒有止境。買一輛能夠滿足現有能源和公路條件的就行了,大排量的車對能源消耗太大。”

另外,陳佩斯的環境意識也走在了國人的前面。他不用一次性筷子,不穿皮衣,並呼吁人們不穿羊絨衫,不使用羊絨製品。陳佩斯的道理很簡單:“羊絨出在羊身上。一隻山羊大概需要十幾畝、甚至幾十畝草場才能養活。大量生產羊絨衫,造成土地迅速沙化,實際上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陳佩斯從來不打高爾夫球,因為“太貴了”。1999年“五一”期間,王燕玲拉著陳佩斯去了北京延慶市井庄鎮西三叉村。下車後,王燕玲從包裏拿出一份承包契約,指著眼前的一片荒山告訴陳佩斯:“一直沒有告訴你,早在去年我就用多年積攢的70多萬元私房錢承包了1萬畝荒山,承包期為50年。”

聽了妻子的話,陳佩斯情緒激動萬分。妻子接著說:“這萬畝山林可以保證我們後半輩子的生活。每年投入10萬元,如果種果樹和速生木材樹,七八年後每年少則賺100萬元,多則幾百萬。最有意義的是,10年後萬畝荒山還會變成綠色林海!”就這樣,陳佩斯在絕望中總算看到了一線希望,和妻子成了一對“農民”夫妻。他專門僱了6戶山民,看山、養山、植樹。陳佩斯一有空就上山,除雜草、搬石頭,常常揮汗如雨。

轉眼間兩年過去了,昔日光禿禿的荒山也變成綠色的林海。辛勤的付出最終也有了回報,速成的經濟型樹種變成了搶手的木材,果樹也開始掛果,收購的貨車開到了山腳下。兩年的時間,陳佩斯夫婦收獲30萬元

拒上春晚

2011年11月,陳佩斯出席了“2011北京喜劇藝術節”的啓動儀式。在喜劇節啓動儀式上,陳佩斯被問及是否重登春晚舞台時表示,“我回不去了,不能回到襁褓中去,時光不能倒流。”他透露,此前確實接到春晚導演的邀約簡訊,但因為“沒有檔期”而婉拒。

陳佩斯明確不再上春晚

喜劇《好大一個家》是陳佩斯首次回歸熒屏之作,除了擔任導演,他還將和楊立新、劉蓓、白玉等組成“三夫兩妻”。2013年8月,剛結束了電視劇拍攝的陳佩斯,又一頭扎進了話劇的排練場。談及是否還會上春晚,陳佩斯連說兩個“不會”,對于春晚,陳佩斯沒有更高的熱情,他說:“我不是太關心誰來執導春晚,在我看來誰都能導,我沒有什麽更多的感受。”  

今年的春晚由馮小剛執導,對此,朱時茂坦言有很多期待,“他平時不生活在電視台裏,接觸社會更多,有各方面的手段、人才,我希望能夠出新。”之前,朱時茂透露接到了馮小剛導演的邀約電話,希望他跟陳佩斯再出山,合作演小品。對此,朱時茂稱這是兩個人的事,要聽陳佩斯的意見,“這對我們來說,是件很大的事,他現在還是個模棱兩可的態度。”如果上春晚,朱時茂坦言沒有現成的段子,還得現寫。

朱時茂曾稱他的導演水準肯定比陳佩斯高,如此高調叫板老搭檔,朱時茂坦言完全不擔心陳佩斯生氣,“我跟他這個關系,不需要吹捧、奉承,實事求是就行。我們經常會互相逗樂,我逗他幾句,他得聽著,他如果說他的戲比我好,我也不會生氣,我們這種關系,互相損幾句,無所謂了!”

說到朱時茂執導的作品,陳佩斯說:“他的東西都特別時尚,人和人之間的關系都特別怪異,我都看不懂。”生活中,朱時茂也有陳佩斯無法忍受的缺點,他說:“我最忍受不了的就是他打高爾夫球,哎呀,一個動作揮桿就要好半天,太佔用時間了,這點我真受不了。”

重返央視

2015年1月22日,闊別熒屏十餘年的陳佩斯再度出山執導電視劇,21日,陳佩斯自導自演的電視劇《好大一個家》舉行開播發布會,全劇以“八方街”舊城市拆遷為背景,講述了一個大家族的故事。陳佩斯率劇中主演楊立新、劉蓓等悉數亮相,現場播放了一段片段預告,陳佩斯在觀看完片段預告後上台大笑不止,以至于笑到無法開口說話,“我現在看還是覺得實在太好笑了,作為有喜劇經驗的人,我知道觀眾也一定會喜歡。”本劇于2015年1月27日登入央視一套。

主要作品

小品

歷屆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作品:

吃面條(1984年)

拍電影(1985年)

羊肉串1986年

狗娃與黑妞(1988年)

胡椒面(1989年)

主角與配角(1990年)

警察與小偷(1991年)

姐夫與小舅子(1992年)

大變活人(1994年)

宇宙體操選拔賽(1997年)

王爺與郵差(1998年)

警察與督察(警察慰問晚會)

陳小二乘以二(2008年,實為北京電視台春晚)

電影

南海風雲》(1976年) 

《獵字九十九號》(1978年)

《歸心似箭》(1979年)

《瞧這一家子》(1979年)飾:嘉奇

《法庭內外》(1980年)

《夕照街》(1982年)

《琵琶魂》(1982年)

《出門掙錢的人》(1983年)

《父與子》(1985年)飾:二子

《二子開店》(1985年)飾:二子

《少爺的磨難》(1986年)

《京都球俠》(1987年)

傻冒經理》(1988年)飾:二子

《遊俠黑蝴蝶》(1988年)

《父子老爺車》(1990年)

《爺倆開歌廳》(1991年)

臨時爸爸》(1992年)飾:陳總經理

《迷途英雄》(1992年)

《賺它一千萬》(1992年)

《編外丈夫》(1993年)

孝子賢孫伺候著》(1993年)

《太後吉祥》(1995年)

《好漢三條半》(1998年)

《防守反擊》(2000年)

《戒煙不戒酒》(2011年)

喜劇短片

《兩個小木匠》

《修路燈》

陳佩斯

《木匠廚師》

《擦汽車》

《見利忘義》

《拳擊比賽》

《獻給王道樂土的厚禮》

仿古無聲片

《奇妙的活動照相》

《騙人的匣子》

《袁大頭外傳》

電影拍攝系列

《電影煙火大師的喜劇》

《擬音趣話》

《光說不練的假把式》

熱點訪談系列

《熱點訪談》

《流水作業》

廣告作品

黑牛豆奶

立白(洗滌產品)

史丹利(化肥產品)

得利斯肉腸

電視劇

《考場》(1981年)

《無事生非》(1983年)

《火種》(1984年)

《狼穴》(1984年)

陳佩斯

《敏的故事》(1985年)

《四重奏》(1986年)

《馬路邊》(1986年)

《火火尋寶記》(1986年)

《夫妻奏鳴曲》(1990年)

《飛來橫福》(1994年)

《為了新生活前進》(又名我是鄉巴佬)(1996年)

《同喜同喜》(1997年)

《揚州八怪》(1998年)

《給點陽光就燦爛》(2002年)

《好大一個家》(2015年)

舞台劇

《托兒》

《親戚朋友好算賬》

《陽台》

《阿鬥》(古裝舞台劇)

《老宅》

電影配音

寶蓮燈》:孫悟空

花木蘭》:木須龍

《超人特攻隊》:衣夫人

寶葫蘆的秘密》:寶葫蘆

大鬧天宮》:土地公公

其它

《一件小事》

《九六搖滾指南》

《哥們兒情誼》

陳佩斯

《山外有山》

《暗戀黃花》

《照鏡子》

《趕場》

《醉鬼回家》

藝術成就

1991年組建大道影業公司,共拍攝了五部電影、一部十集電視劇、一部26集短劇、一部賀歲電影,其票房和收視率均名列前茅。

2001年底,第一部舞台喜劇《托兒》,在全國各地連續演出達120場,觀眾多達17萬人,票房近4000萬元,創造了當今話劇界無法超越的神話。

2003年,第二部舞台喜劇《親戚朋友好算賬》熱鬧上檔。一年內在全國演出近60場,觀眾達8萬人之多。

2004年底,第三部舞台喜劇《陽台》先後推出了四川方言版、國語版、雲南方言版以及上海戲劇學院教學版,三種語言版本共演出近137場。該劇于2007年10月28日在北京海淀劇院完美落幕。

獲得榮譽

1980年,參與演出的《瞧這一家子》獲文化部“優秀影片獎”

1981年,參與演出的《法庭內外》獲文化部“優秀影片獎”

1984年,因出演影片《夕照街》獲金雞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1988年,因出演電影《少爺的磨難》獲小百花獎“最佳男主角獎”

1988年,因出演電影《京都球俠》獲電影百花獎“最佳男配角獎”

1995年,被評選為中國“1978-1988年度最有影響的中國影星”

2016年,獲頒“2015中華文化人物”。

人物生平

1966年—1969年,于北京師範大學第二附屬中學學習

1969年—1973年,在內蒙古生產建設兵團工作

1973年—1986年,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八一電影製片廠演員

1987年至今,任中央廣播說唱團演員

1991年,成立海南喜劇影視有限公司

1993年更名為大道影業有限公司 陳佩斯先後報考了北京軍區文工團、總政話劇團,然而都沒錄取,原因不外是他是陳強的兒子。陳佩斯的情緒一下子跌下低谷。這事讓著名電影演員八一電影製片廠的領導田華知道了。田華當年在歌劇《白毛女》裏演喜兒,陳強演黃世仁,兩人是老搭檔了,他們在舞台上是仇人,在台下卻是知心朋友。碰巧“八一”廠準備招收新學員,于是她叫陳佩斯去試試。最終陳佩斯精彩的表演折服了大家,從《萬水千山》的匪兵乙開始了他的演藝生涯。進入八十年代,陳佩斯的一系列作品取得了成功,《夕照街》、《少爺的磨難》、《京都球俠》、《爺倆開歌廳》,逐漸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表演風格,觀眾對陳佩斯的喜愛,正是從他演的喜劇開始,而春節電視晚會上的喜劇小品則大大提高了他的知名度。幾年中,陳佩斯又開了海南喜劇影視公司,拍攝了《臨時爸爸》、《編外丈夫》、《賺它一千萬》、《孝子賢孫伺候著》等影片,收到了較好的票房效果。

陳佩斯

社會評價

盡管陳佩斯現在已擁有相當數量的觀眾,但仍有一部分人認為其喜劇為一種鬧劇。陳佩斯堅持自己獨特的個性風格和特有的銀幕魅力,在銀幕上塑造了一系列滑稽,笨拙但本性不失善良的小人物,觀眾對這位光頭影星給予了莫大的支持,愛護。

陳佩斯經歷了自己創作的三個階段:無足輕重的小人物;和父親一同出演喜劇但無特定形象;光頭固定形象,從而完成了所飾人物的風格化和系列化。陳佩斯認為中國的喜劇電影一直是一個較為荒蕪的領域,他的喜劇創作較為帖近生活,整體風格更加成熟和完整。

著名藝術評論家殷謙:”而陳佩斯卻不一樣,在“權力”的異化性扭曲下產生的人格依附及精神病象,在這裏似乎要把可愛的青年人訓練得過早地‘馴良’起來,把一切自然的、藝術獨創性和野蠻勁都驅之殆盡,這讓他深感別扭很難接受。幸運的是他是幸運的,脫離了某種‘權利’的束縛,反而使他的藝術走向了澄明之境。與那些隻滿足于‘自己和自己玩’的藝術家相比,陳佩斯是一位真正意義上的藝術家,他把為他人藝術當作自己的一種責任,是因為他有著對苦難的敏感和對殘缺的不滿,有著與底層的‘小人物’站在一起的勇氣。

相關資訊

陳佩斯16年後再登央視

日前,陳佩斯自導自演的電視劇《好大一個家》舉行了開播發布會,本劇將于1月27日登入央視。當他說“這個(央視)大樓我很久沒有來過了,確實算是闊別了很長時間,今天我來發現大廳都變了,以前的咖啡廳沒有了,但我還是感覺很熟悉。”館主不禁感嘆,物是人非朱顏改啊。

“十六年後,在此重會,夫妻情深,勿失信約。”這是小龍女在絕情谷留給楊過的十六個字。《神雕俠侶》吐槽結束後,十六年這個漫長歲月,電視機前的觀眾終于等來了陳佩斯。

話說這麽多年來,看官們的印象是不是還停留在陳佩斯的春晚小品?館主那時年幼,很多時候看到陳佩斯和朱時茂這對兒搭檔的小品都是電視上的節目回放。“隊長!別開槍,是我!”《主角與配角》裏那句台詞時不時搬出來和朋友調侃,還是能逗樂大家。《吃面條》那個啞劇的形象時隔多年,也在館主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還有《大變活人》時的稀奇古怪。

上個世紀末,陳佩斯和朱時茂的作品《吃面條》和《拍電影》等8部作品被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擅自出版後,二人立即起訴這種侵權行為,雖然打贏了官司,但此後二人就告別了央視的舞台。不得不說,對二人,對觀眾都是一種遺憾。不知看官怎麽想,館主倒是希望能夠在央視春晚的舞台上看到那些久違的面孔。當然,不隻是陳佩斯和朱時茂。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