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歷

陰陽歷

陰陽歷(英語:lunisolar calendar),在天文學中是指兼顧太陽、月亮與地球關系的一種歷法。陰陽歷以月亮繞地球一周為1個月,但設定閏月,使得一年的平均天數與回歸年的天數相符,因此這種歷法與月相相符,也與地球繞太陽周期運動相符合。夏歷就是陰陽歷的一種,具體的歷法還包括紀年(紀元)的方法。日本、朝鮮、及中東以色列的傳統歷法也是陰陽歷,其他民族如藏族、傣族也是使用陰陽歷。

陽歷年固定在365天或366天不同的是,不同陰歷年的天數有時會相差一個月。為了協調陽歷與陰歷之間的天數,于是產生了陰陽歷,即現行的農歷,採用的方法是"19年7閏"法,即在19個農歷年中加上7個閏年。農歷閏年因為多了個閏月,因此一年有383天-385天,而農歷平年一般有353天-355天。

  • 中文名稱
    陰陽歷
  • 外文名稱
    Lunisolar
  • 特點
    兼顧月亮和地球周期
  • 類別
    歷法

概述

陰陽歷,是指用年、月、日計算時間的方法,歷法的一類。陰陽歷以月亮繞地球一周為1個月,但設定閏月,使得一年的平均天數與回歸年的天數相符,因此這種歷法與月相相符,也與地球繞太陽周期運動相符合。夏歷就是陰陽歷的一種,具體的歷法還包括紀年(紀元)的方法。

陰陽歷是兼顧月亮繞地球的運動周期和地球繞太陽的運動周期而製定的歷法。陰陽歷歷月的平均長度接近朔望月,歷年的平均長度接近回歸年,是一種“陰月陽年”式的歷法。它既能使每個年份基本符合季節變化,又使每一月份的日期與月相對應。它的缺點是歷年長度相差過大,製歷復雜,不利于記憶。我國的農歷就是一種典型的陰陽歷。

我國的歷法在幾千年的過程中,不斷改進、充實、完善,逐漸演變為現在所用的農歷。農歷實質上就是一種陰陽歷,以月亮運動周期為主,同時兼顧地球繞太陽運動的周期。

二十四節氣

節氣就實質而言是屬于陽歷範疇,從天文學意義來講,二十四節氣是根據地球繞太陽運行的軌道(黃道)360度,以春分點為0點,分為二十四等分點,兩等分點相隔15度,每個等分點設有專名,含有氣候變化、物候特點、農作物生長情況等意義。二十四節氣即立春、雨水、驚蜇、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滿、芒種、夏至、小暑、大暑、立秋、處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以上依次順屬,逢單的均為“節氣”,通常簡稱為“節”,逢雙的則為“中氣”,簡稱為“氣”,合稱為“節氣”。現在一般統稱為二十四節氣。

二十四節氣在我國是逐漸確立完善起來的。我國周朝和春秋時代是用“土圭”測日影的方法來定夏至、冬至、春分、秋分。土圭測影,就是利用直立的桿子在正午時測量日影的長短。秦朝《呂氏春秋》的《十二紀》中所記載的節氣已增加為八個,即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等。還有一些記載是有關驚蜇、雨水、小暑、白露、霜降等節氣的萌芽:一月“蟄蟲始振”,二月“始雨水”,五月“小暑至”,七月“白露降”,九月“霜始降”。到了漢朝《淮南子·天文訓》中已有完整的二十四節氣記載,與今天的完全一樣。

我國民間有一首歌訣:

春雨驚春清谷天,

夏滿芒夏暑相連,

秋處露秋寒霜降,

冬雪雪冬小大寒。

這一歌訣是人們為了記憶二十四節氣的順序,各取一字綴聯而成的。

陰陽歷(下)

我國農歷的主要內容

農歷的歷月長度是以朔望月為準的,大月30天,小月29天,大月和小月相互彌補,使歷月的平均長度接近朔望月。

農歷固定地把朔的時刻所在日子作為月的第一天——初一日。所謂“朔”,從天文學上講,它有一個確定的時刻,也就是月亮黃經和太陽黃經相同的那一瞬間。(太陽和月亮黃經的計算十分繁瑣和復雜,這裏就不予介紹了)

至于定農歷日歷中月份名稱的根據,則是由“中氣”來決定的。即以含“雨水”的月份為一月;以含“春分”的月份為二月;以含“谷雨”的月份為三月;以含“小滿”的月份為四月;以含“夏至”的月份為五月;以含“大暑”的月份為六月;以含“處暑”的月份為七月;以含“秋分”的月份為八月;以含“霜降”的月份為九月;以含“小雪”的月份為十月;以含“冬至”的月份為十一月;以含“大雪”的月份為十二月。(沒有包含中氣的月份作為上月的閏月)

農歷的歷年長度是以回歸年為準的,但一個回歸年比12個朔望月的日數多,而比13個朔望月短,古代天文學家在編製農歷時,為使一個月中任何一天都含有月相的意義,即初一是無月的夜晚,十五左右都是圓月,就以朔望月為主,同時兼顧季節時令,採用十九年七閏的方法:在農歷十九年中,有十二個平年,為一平年十二個月;有七個閏年,每一閏年十三個月。

為什麽採取“十九年七閏”的方法呢? 一個朔望月平均是29.5306日,一個回歸年有12.368個朔望月,0.368小數部分的漸進分數是1/2 、1/3 、3/8 、4/11 、7/19 、46/125, 即每二年加一個閏月,或每三年加一個閏月,或每八年加三個閏月……經過推算,十九年加七個閏月比較合適。因為十九個回歸年=6939.6018日,而十九個農歷年(加七個閏月後)共有235個朔望月,等于6939.6910日,這樣二者就差不多了。

七個閏月安插到十九年當中,其安插方法可是有講究的。農歷閏月的安插,自古以來完全是人為的規定,歷代對閏月的安插也不盡相同。秦代以前,曾把閏月放在一年的末尾,叫做“十三月”。漢初把閏月放在九月之後,叫做“後九月”。到了漢武帝太初元年,又把閏月分插在一年中的各月。以後又規定“不包含中氣的月份作為前一個月的閏月”,直到現在仍沿用這個規定。

為什麽有的月份會沒有中氣呢? 節氣與節氣或中氣與中氣相隔時間平均是30.4368日(即一回歸年排65.2422日平分12等分),而一個朔望月平均是29.5306日,所以節氣或中氣在農歷的月份中的日期逐月推移遲,到一定時候,中氣不在月中,而移到月末,下一個中氣移到另一個月的月初,這樣中間這個月就沒有中氣,而隻剩一個節氣了。

上面講過,古人在編製農歷時,以十二個中氣作為十二個月的標志,即雨水是正月的標志,春分是二月的標志,谷雨是三月的標志……把沒有中氣的月份作為閏月就使得歷月名稱與中氣一一對應起來,從而保持了原有中氣的標志。

從十九年七閏來說,在十九個回歸年中有228個節氣和228個中氣, 而農歷十九年有235個朔望月,顯然有七個月沒有節氣和七個月沒有中氣,這樣把沒有中氣的月份定為閏月,也就很自然了。

農歷月的大小很不規則,有時連續兩個、三個、四個大月或連續兩個三個小月,歷年的長短也不一樣,而且差距很大。節氣和中氣,在農歷裏的分布日期很不穩定,而且日期變動的範圍很大。這樣看來,農歷似乎顯得十分復雜。其實。農歷還是有一定迴圈規律的:由于十九個回歸年的日數與十九個農歷年的日數差不多相等,就使農歷每隔十九年差不多是相同的。每隔十九年,農歷相同月份的每月初一日的陽歷日一般相同或者相差一、二天。每隔十九年,節氣和中氣日期大體上是重復的,個別的相差一、兩天。相隔十九年閏月的月份重復或者相差一個月。

幹支紀法

幹支就字面意義來說,就相當于樹幹和枝葉。我國古代以天為主,以地為從,天和幹相連叫天幹,地和支相連叫地支,合起來叫天幹地支,簡稱幹支。

天幹有十個,就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有十二個,依次是子、醜、、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古人把它們按照一定的順序而不重復地搭配起來,從甲子到癸亥共六十對,叫做六十甲子。

我國古人用這六十對幹支來表示年、月、日、時的序號,周而復始,不斷迴圈,這就是幹支紀法。

傳說黃帝時代的大臣大撓“深五行之情,佔年綱所建,于是作甲乙以名日,謂之幹;作子醜以名日,謂之枝,幹支相配以成六旬。”這隻是一個傳說,幹支到底是誰最先創立的,現在還沒有證實,不過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已有表示幹支的象形文字,說明早在殷代已經使用幹支紀法了。

陰歷

陰歷在天文學中主要指按月亮的月相周期來安排的歷法。以月球繞行地球一周(以太陽為參照物,實際月球運行超過一周)為一月,即以朔望月作為確定歷月的基礎,一年為十二個歷月的一種歷法。在農業氣象學中,陰歷俗稱農歷、殷歷、古歷、舊歷,是指中國傳統上使用的夏歷。而在天文學中認為夏歷實際上是一種陰陽歷。

歷法依據歷法依據

以太陽視運動為依據設定的歷法,叫“太陽歷”,簡稱“陽歷”;月亮為“太陰”,以月亮的視運動規律為依據設定的歷法,稱為“太陰歷”,簡稱“陰歷”。

依據

陰歷定月的依據是月亮的運動規律:月球運行的軌道,名曰白道,白道與黃道同為天體上之兩大圓,以五度九分而斜交,月球繞地球一周,出沒于黃道者兩次,歷二十七日七小時四十三分十一秒半,為月球公轉一周所需的時間,謂之“恆星月”。唯當月球繞地球之時,地球因公轉而位置亦有變動,計前進二十七度餘,而月球每日行十三度十五分,故月球自合朔,全繞地球一周,復至合朔,實需二十九日十二時四十四分二秒八,謂之“朔望月”,習俗所謂一個月,即指朔望月而言。

中國歷法

因朔望月較之回歸年易于觀測,遠古的歷法幾乎都是陰歷。因為地球繞太陽一周為三百六十五天,而十二個陰歷月隻有約三百五十四天,所以古人以增置閏月來解決這一問題。我國的歷法自古就是一種陰陽歷。因為每月初一為新月,十五為圓月,易于辨識,使用方便,所以通常稱這種歷法為陰歷。直到今天,由于歷法中有節氣變化,跟農業種植活動密切相關,所以“陰歷”在國人尤其是農民的生活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真正意義上的陰歷,隻有伊斯蘭歷一種。即十二個陰歷月為一年,不管季節變化。陰歷主要用來指導他們的宗教節日等,因此穆斯林的齋戒節有時在夏天,有時在冬天。但伊斯蘭教國家另設一種陽歷指導世俗生活。

所以我國的民間歷法從嚴格意義上說是“農歷”更為準確,農歷運用了設定閏月和二十四節氣的辦法,使得歷年的平均長度等于回歸年,這樣它就又具有了陽歷的成分。這個角度上說,農歷有了其優勢。

伊斯蘭歷法

伊斯蘭教國家和地區採用的歷法,又稱回歷。它純粹以朔望月為歷法的基本單位,奇數的月為30日,偶數的月為29日,平均每個歷月為29.5日。積12個月為一年,共354日,12個朔望月實際上約有354.3671日。為使月初和新年都在蛾眉月出現的那天開始,回歷採用置閏的辦法,每30年為一周,共加11個閏日。在30年迴圈周期中,第2、5、7、10、13、16、18、21、24、26、29各年為閏年。閏年在12月底增加一日,共355日。

回歷年比公歷年約少11日,因之歲首逐年提早,約33年迴圈一周(即比公歷多出一年)。

回歷的起始歷,元定在穆罕默德從麥加遷到麥地那的一天,即儒略歷公元622年7月16日(星期六)。

兩河流域的太陰歷

兩河流域的人們,通過觀察月亮陰晴圓缺的變化,編製了太陰歷。他們規定七天一星期,每天各有一位星神值班,從星期天到星期六分別是:太陽神、月神、火星神、水星神、木星神、金星神、土星神。我們現在使用的七天一星期的製度就是由此演變過來的。

陰歷陰歷

陽歷

在天文學上,指主要按太陽的周年運動來安排的歷法。它的一年有365日左右。陽歷是根據太陽直射點的運行周期而製定的,其平均歷年為一個回歸年,其歷年有兩種,一種是平年,一種是閏年,閏年和平年僅差一天。

通常所說的陽歷,即格裏歷,為現行公歷。基于一年有365.242199174 日,而並非剛剛好的365 日,故每四年有一次閏年,即二月多了第二十九日。經過四年一閏後,已修正為365.25,但仍有誤差,故每一百年就會減一個閏年,即1700,1800,1900年等均沒有閏年,再修正後為365.24。最後每四百年加回一個閏年,即1600年、2000 年、2400年 等均有閏年,最後修正為365.2425。仍有0.0003 誤差,需要約3000年才會出現一天誤差,所以已經很準確了。

太陽歷又稱為陽歷,是以地球繞太陽公轉的運動周期為基礎而製定的歷法。太陽歷的歷年近似等于回歸年,一年12個月,這個“月”,實際上與朔望月無關。陽歷的月份、日期都與太陽在黃道上的位置較好地符合,根據陽歷的日期,在一年中可以明顯看出四季寒暖變化的情況;但在每個月份中,看不出月亮的朔、望、兩弦。

如今世界通行的公歷就是一種陽歷,平年365天,閏年366天,每四年一閏,每滿百年少閏一次,到第四百年再閏,即每四百年中有97個閏年。公歷的歷年平均長度與回歸年隻有26秒之差,要累積3300年才差一日。

目前世界通行的公歷,是人們最熟悉的一種陽歷。這部歷法浸透了人類幾千年間所創造的文明,是古羅馬人向埃及人學得,並隨著羅馬帝國的擴張和基督教的興起而傳播于世界各地。

古埃及的太陽歷

公歷最早的源頭,可以追溯到古埃及的太陽歷。尼羅河是埃及的命根子,正是由于計算尼羅河泛濫周期的需要,產生了古埃及的天文學和太陽歷。七千年前,他們觀察到,天狼星第一次和太陽同時升起的那一天之後,再過五、六十天,尼羅河就開始泛濫,于是他們就以這一天作為一年的開始,推算起來,這一天是7月19日。

最初一年定為360天,後來改為365天。這就是世界上第一個太陽歷。後來他們又根據尼羅河泛濫和農業生產的情況,把一年分為三季,叫做洪水季、冬季和夏季。每季4個月,每月30天,每月裏10天一大周,五天一小周。全年12個月,另加5天在年尾,為年終祭祀日。

這種以365天為一年的歷年,是由于觀測天狼星定出來的,叫天狼星年。

它和回歸年相差約0.25天,因而在日歷上每年的開始時間越來越早,經過1461個歷年,各個日期再次與原來的季節吻合,以後又逐漸脫離。看起來,天狼星年好像在回歸年周期左右徘徊,因而又叫它為徘徊年、遊移年,1461年的迴圈周期被稱為天狼周期。

後來,埃及人通過天文觀測,發現年的真正周期是365.25日,但僧侶們為了使埃及的節日能與祭神會同時舉行,以維護宗教的“神聖”地位,寧願保持遊移年。後來出土了一塊石碑,上面有用埃及文和希臘文所寫的碑文,記載了歐吉德皇帝在公元前238年發布的一道命令:

每經過四年,在第四年的年末五天祭祀日之後、下一年元旦之前,再加一天,並在這天舉行歐吉德皇帝的節日慶祝會,以便讓大家記住。歐吉德皇帝校正了以前歷法的缺陷,這增加一天的年叫定年,其它年叫不定年。

古羅馬的歷法

古羅馬人使用的歷法經歷了從太陰歷到陰陽歷、陽歷的發展過程。羅馬古時是義大利的一個小村,羅馬人先是統一了義大利,而後又成為地跨歐、亞、非三洲的大帝國。最早,古羅馬歷全年10個月,有的歷月30天,有的歷月29天(這十分類似太陰歷),還有70幾天是年末休息日。羅馬城第一個國王羅慕洛時期,各月有了名稱,還排了次序。全年10個月,有的月30天,有的月31天,共304天,另外60幾天是年末休息日。以羅馬城建立的那一年,即公元前753年作為元年,這就是羅馬紀元。某些歐洲歷史學家直到17世紀末還使用這個紀年來記載歷史事件。

第二個國王努馬,參照希臘歷法進行了改革,增加了第十一月和第十二月,同時調整各月的天數,改為1、3、5、8四個月每月31天,2、4、6、7、9、10、11七個月每月29天,

12月最短,隻有28天。根據那時羅馬的習慣,雙數不吉祥,于是就在這個月裏處決一年中所有的死刑犯。這樣,歷年為355天,比回歸年少10多天。

為了糾正日期與季節逐年脫離的偏差,就在每四年中增加兩個補充月,第一個補充月22天,加在第二年裏,另一個23天加在第四年裏,所增加的天數放在第十二月的24日與25日之間。這實際上就是陰陽歷了,歷年平均長度為366.25天,同時用增加或減少補充月的辦法來補救歷法與天時不和的缺點。但這樣卻更增加了混亂:月份隨意流轉。比如,掌管歷法的大祭司長在自己的朋友執政的年份,就硬插進一個月,而當是仇人執政,就減少補充月,來縮短其任期。民間契約的執行也受到影響,祭祀節與齋戒日都在逐漸移動,本該夏天的收獲節竟跑到了冬天舉行。

當儒略·凱撒第三次任執政官時,指定以埃及天文學家索西琴尼為首的一批天文學家製定新歷,這就是儒略歷。

儒略歷的主要內容是:每隔三年設一閏年,平年365天,閏年366天,歷年平均長度為365.25日。以原先的第十一月1日為一年的開始,這樣,羅馬執政官上任時就恰值元旦。

儒略歷每年分12個月,第1、3、5、7、9、11月是大月,大月每月31天。第4、6、8、10、12月為小月,小月每月30天。第二月(即原先的第十二月)在平年是29天,閏年30天,雖然月序不同于改歷前,可是仍然保留著原來的特點,是一年中最短的月份。

儒略歷從羅馬紀元709年,即公元前45年1月1日開始實行。

這一年,為了彌補羅馬歷與太陽年的年差,除了355天的歷年和一個23天的附加月外,

又插進兩個月,其中一個月為33天,另一個月為34天。這樣,這一年就有355+23+33+34=445天。這就是歷史上所稱的“亂年”。

西方歷法從儒略歷實施開始,終于走上正軌。滑稽的是,那些頒發歷書的祭司們,有本事從烏鴉的爭鬥預卜吉凶,卻把改歷命令中的“每隔三年設一閏年”誤解為“每三年設一閏年”。這個錯誤直到公元前9年才由奧古斯都下令改正過來。

“奧古斯都”是神聖、庄嚴、崇高的意思。在古羅馬,這個尊號過去隻是在舉行宗教儀式上才授予的。在公元前27年,元老院把它授給了屋大維。他是儒略·凱撒姐姐的兒子,是凱撒遺囑的第一繼承人。

想當年,偉大的凱撒大帝南征北戰,東討西伐,雄才大略,不可一世,後來更成為事實上的獨裁者。樹大招風,遭到許多人嫉妒。公元前44年,當凱撒意圖公開稱帝時,卻在元老院的議事廳遭到刺殺。此時屋大維還不滿20歲,但他卻頗具智力和手腕,逐漸積蓄力量,到公元前30年,擊敗所有對手,成了羅馬“第一公民”。屋大維實際上就是唯一具有無限權力的統治者,他結束了羅馬共和時期。因此,歷史上把從公元前27年開始的羅馬,稱為羅馬帝國。

當奧古斯都準備改正閏年錯誤時,已經多閏了三次,于是他下令從公元前8年到公元4年停止閏年,即公元前5年、公元前1年和公元4年仍是平年,以後又恢復為每四年一閏了。

為了紀念他的這一功績,羅馬元老院通過決議,把儒略歷的第八月改稱為“Augustus”,即奧古斯都月,因為他在這個月裏曾取得過巨大的軍事勝利。但這個月是小月,未免有點遜色,何況羅馬人以單數為吉,而30天卻是個雙數,于是就從2月份拿出一天,加到奧古斯都月裏,8月就31天了,可憐的2月在平年隻有28天,碰上四年一次的閏年也不過29天。7、8、9月連續三個月都是大月,看起來很不順眼,使用也不方便,

就把9月改為30天,10月為31天,11月為30天,12月為31天。這樣,大小月相間的規律破壞了,一直到兩千年後的今天還受到影響。

奧古斯都修改過的歷法格式與現行公歷一模一樣了,但它的紀元,即計算年代的起算點還不是公元元年,它的閏年方法與現行公歷還不完全一致。這兩點差別與基督教的起源和發展有密切的關系。

基督教產生于公元一世紀的巴勒斯坦,“基督”一詞是古希臘語的譯音,意為“救世主”。傳說基督教的創始人是耶穌,他作為救世主,許諾窮人死後升入天堂,而富人要進入天堂比駱駝穿過針眼還難。由于撥動了社會下層人民的心弦,基督教逐漸傳播開來,引起羅馬統治者不安,在提庇留皇帝時代,羅馬派駐猶太的總督,將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但是第三天,耶穌從墳墓中復活過來,並升了天,他將來還要對所有的死人、活人施行末日審判。後來,基督教徒把這些傳說和耶穌言行記錄下來,編寫了《新約聖經》。

早期的基督教,因為打破了羅馬帝國的神權統治,而多次遭到鎮壓。後來,羅馬帝國日漸衰落,奴隸製日趨瓦解,原來的社會上層分子在彷徨中紛紛加入基督教,並逐步控製了它,努力尋求統治者對教會的支持。統治者對教會轉而採取懷柔政策,到四世紀末,羅馬帝國終于宣布基督教為其國教。

公歷的紀元,就是從“耶穌降生”的那年算起的。這與基督教的興盛密切相關。

此後,儒略歷被認為是準確無誤的歷法,

于是人們把3月21日固定為春分日,卻帶來了未曾料想到的麻煩。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發覺,真正的春分不再與當時的日歷一致,這個晝夜相等的日期越來越早,到16世紀末已提前到3月11日了。

春分逐漸提前,是由于儒略歷並非最精確的歷法,它的歷年平均長度等于365.25日,還是比回歸年長了11分14秒,這個差數雖然不大,但累積下去,128年就差一天,400年就差三天多。

格裏高利歷法

為了不違背宗教會議的規定,滿足教會對歷法的要求,羅馬教皇格裏高利十三世設立了改革歷法的專門委員會,比較了各種方案後,決定採用義大利醫生利裏奧的方案,在400年中去掉儒略歷多出的三個閏年。

1582年3月1日,格裏高利頒發了改歷命令,內容是:

一、1582年10月4日後的一天是10月15日,而不是10月5日,但星期序號仍然連續計算,10月4日是星期四,第二天10月15日是星期五。這樣,就把從公元325年以來積累的老賬一筆勾銷了。

二、為避免以後再發生春分飄離的現象,改閏年方法為:

凡公元年數能被4整除的是閏年,但當公元年數後邊是帶兩個“0”的“世紀年”時,必須能被400整除的年才是閏年。

格裏高利歷的歷年平均長度為365日5時49分12秒,比回歸年長26秒。雖然照此計算,過3000年左右仍存在1天的誤差,但這樣的精確度已經相當了不起了。

由于格裏高利歷的內容比較簡潔,便于記憶,而且精度較高,與天時符合較好,因此它逐步為各國政府所採用。我國是在辛亥革命後根據臨時政府通電,從1912年1月1日正式使用格裏高利歷的歷法。

瑪雅歷法

太陽歷Haab’ 是根據天文測算而來的金星歷法,因此對瑪雅人的農耕作息十分重要。一年有18個月,每個20天,另有 5天禁忌日(不吉利的日子,瑪雅認為這5天中人間和地獄之間的門會開啟),這樣一年為365天。精于星象觀測的瑪雅人經過長期觀察、周密計算,將一年的長度修正為365.242129天,這同今天科學測定的絕對年長365.242198天的數值,相差不足萬分之一。

當神歷年輪回了73圈後,剛好和周轉了52圈的太陽年回到同一個標記上,由此形成一個52年的大周期,稱Calendar Round。並沒有證據顯示瑪雅人把這52年定為一個世紀,但是對瑪雅人來說每個52年大周期結束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他們會大肆祭拜神靈祈求神賦予他們另一個52年。這個周期中最後一年的5天禁忌日由此變得異常的不吉利,瑪雅人相信冥界的神靈會在幾天內來到人間吞噬人類。目前一些流行的瑪雅興趣讀物中所提到的“世界末日”恐慌估計就是來自這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