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秀蘭

陰秀蘭

梁羽生名著《聯劍風雲錄》中的人物。

七陰教主陰蘊玉之女。

這是一個可憐的女子,與她的母親有著類似的命運。先是同張玉虎龍劍虹作對,近而與他們之間產生了情感糾葛;接著遇上喬少少提親,又被喬少少折磨……

最後幸而周山民夫婦同情和喜歡這個姑娘並收留她,更希望她能成為他們的兒媳婦。

  • 中文名稱
    陰秀蘭
  • 國籍
    中國(明朝)
  • 民族
  • 籍貫
    苗疆

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小說《聯劍風雲錄》

門派:七陰教

父親:石鏡涵

母親:陰蘊玉

丈夫:周志俠

公公:周山民

婆婆:石翠鳳

師祖:赤霞道人、姬環

師叔:盤天羅、陽宗海、蒙元子、姬尤

義弟:萬天鵬

世伯:萬家樹

伯母:劉湘雲

曾喜歡過的人:張玉虎

情敵:龍劍虹

後代傳人:陰聖姑、伊壁珠瑪、卡蘭妮(天魔教主)、厲南星

暗器:連環子母彈、毒霧金針火焰彈

武功:七陰毒掌

人物簡介

陰秀蘭,七陰教主陰蘊玉之女。她是陰蘊玉被師兄強暴後生下的孩子,是一個本不該來到這個世界上的人,幸好她的母親對她還是充滿了母愛。可惜她母親獨力難支,最終還是讓她飽受了喬家的折磨。不過,最後她與金刀寨的少寨主周志俠相愛,終于得了一個不錯的結局。

出場描寫

一個是二十歲不到的少女,都下了車來抬那車把,想把陷在泥沼中的騾車拽出。

——《聯劍風雲錄》第九回 毒掌詭謀 重傷周志俠 神壇法杖 再見畢擎天

最後出場

這對年輕人沉醉在大自然壯麗的圖畫裏,沉醉在愛情中,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龍劍虹說道:“嗯,天都快要亮了!”張玉虎好像是從一個甜蜜的夢裏醒來,還在留戀,但他抬頭一看,隻見遠處一雙人影,周志俠和陰秀蘭已經回去了。

——《聯劍風雲錄》第四十回 驚見劍光寒 元凶授首 愁看人影杳 一鳳凌雲

人物評價

典型事例:

當時他急著要去解救那個女子,沖到那棵樹下,但見那女子被綁在樹上,正自宛轉呻吟,那老學究被鞭打得衣裳碎裂,身上現出一條條血痕,委頓地上,連叫聲都嘶啞了。周志俠義憤填膺,一記重手法就將那名打手擊倒,順手點了他的麻穴,無暇訊問,立即給那女子脫綁。那女子滿眼淚光,向他微微點首,表示謝意,原來她口中也被塞了一團碎布。脫綁之後,才將這團破布取出,立即盈盈下拜,嘶啞說道:“先生大恩,永世不忘!”周志俠做了一件好事,心中舒暢之極,俯身待要將她扶起,忽地想到人家是個書香女子,雙手剛剛沾著她的衣裳,又慌不迭的縮了回來。正自不知如何是好,陡然間聽得背後金刃劈風之聲,周志俠這一驚非同小可,尚未轉過身軀,那女子忽然一躍而起,軟綿綿的手掌在他胸口一按,笑道:“多謝先生!”

······

張玉虎迫得松開了手,冷不及防,被七陰教主飛起一腳,踢中了膝蓋,蹬,蹬,蹬!連退數步。七陰教主正要趕上去再起一個連環飛腳,陰秀蘭忽地“哎喲”一聲,倒在她母親懷中,七陰教主驚道:“你受了傷麽?”陰秀蘭道:“哎喲,嚇死我了,我的琵琶骨給捏碎了吧?”她這乃是故意撤嬌,琵琶骨若然捏碎,哪裏還會如此出聲?七陰教主嚇了一跳,隨即會心微笑,說道:“你放心,我隻把他生擒便是。”

······

陰秀蘭面色一陣紅一陣青,按著刀柄說道:“我陰秀蘭雖然本事低微,絕不受人凌辱!于姑娘,你是特地為了嘲笑我來麽?”于承珠道:“陰小姐不要多心,我是幫你來的。”陰秀蘭冷笑道:“你來幫我。我害過你們的人,又搶了你們所要得到的貢物,你不恨我,反要幫我嗎?哼,哼,你要動手便爽爽快快的將我殺了吧,說這些風涼話幹嗎?”

······

于承珠說道:“所以是正是邪,全看你自己。你願意將那隻馬鞍交給我們呢,還是交給喬老怪,或者你們自己想要?”陰秀蘭道:“我不貪圖寶貝,當然也不給喬老怪!”于承珠道:“要騙你的是喬老怪他們,不是我們,你明白嗎?”陰秀蘭低聲哭泣,于承珠輕撫她的頭發,說道:“你到我們那邊去吧,到我們那邊去,就不用怕他們了。”陰秀蘭突然抬起頭道:“不,我不到你們那邊去,那隻馬鞍我交給你,你不用管我,我寧願一人流浪江湖!”

······

可是令人意料不到的是,陰秀蘭卻悄悄的下山了。這一晚她思前想後,終于下了決心,她要為張玉虎去迫趕龍劍虹,她要向龍劍虹表白她的心事。她留下了一封信給周山民,半夜裏悄悄的在張玉虎的窗前,再向他偷望一眼,強抑下心底的辛酸,便毅然的下山去了。

人物介紹:

陰秀蘭,七陰教主陰蘊玉被百毒神君石鏡涵奸污所生,由母親撫養長大,喜歡張玉虎但對方已有心上人,終與金刀寨主周山民之子周志俠相好。

人物評論:

初出場時,仿佛是個嬌柔弱女、知書達理的模樣,一路糾纏張玉虎與周志俠二人,卻也是巧,這二人一個是她後來的戀人,一個是愛她最終交好的人,企圖趁機搶走他們的玉帶。張玉虎的試探下,沒有露出破綻使其起疑,逐漸消除戒心後,最終張周二人上當,陰秀蘭把握時機也很好,毫無防備下重傷周志俠。一邊下狠手傷人,另一邊還嘻哈作笑,一副嬌態,讓人無從恨起。

再出場,是七陰教與丐幫大戰之際。當七陰教主要傷害張玉虎時,連裝帶演,撒嬌傳意,嬌愛可人間又不著痕跡達到了目的——保護情郎。其實不知道陰秀蘭是怎麽喜歡上張玉虎的,她認定了就不會放過,更不會讓他受到傷害。如果沒有陰秀蘭的再三保護,或許張玉虎小命早就已經丟了。面對情郎的責罵質疑,嬉笑置之,玩鬧依舊,那般的從容。

雖然一副弱不禁風的外表配上嬉笑的神態,但是她也那般的堅強自立,面對喬家的威脅利誘,始終不為所動,堅持自己所愛、自己的原則。即使是對母親,也沒有絲毫讓步,冷言冷語,什麽話都不怕直說,沒有七陰教主般的瞻前顧後、顧忌多多。于承珠來找她談時,陰秀蘭戒心很高,毫不客氣的表明自己的態度,高傲而倔強,不等對方開口,就先‘出言不遜’,或許換個人不會先讓對方不高興,但是陰秀蘭不在乎,也不準備有任何的妥協。多次相邀,都被陰秀蘭拒絕,出身邪派的陰秀蘭,多少會有些自卑,會顧忌正派人士怎麽看她,既然無法忍受別人的眼光,不想屈就自己,面對戀人的無情,又不肯使盡手段、低三下四的追求,或許自己獨自闖蕩江湖是最好的選擇,縱使危險孤獨,但隨心所欲,自由自在。

她還是心地善良的,這點根本難以被她冷漠孤傲的外表所掩飾,連隻見過幾次面又是情敵的龍劍虹在危難關頭都會信任她。從小,隻有母親撫養長大,每天與那些苦難的女子為伍,她的生活該是怎樣過的?她的善良並沒有被磨滅,或許每天看到這些,讓她對別人多了一份同情理解。當她得知母親的遭遇,自己的身世,對她該是怎樣一種震驚?她安慰著母親,同情著母親,果斷地與她站在同一戰線上,卻也依舊認她那個爹,沒有絲毫的怨恨,可是,她害怕,她無法想像會有這麽狠毒的人,而這個人,是她的父親,面對他,她也不知道怎麽辦,她又能怎麽辦。

對于張玉虎這段感情,她是通達的,知道強求不來,有母親的例子在前,她心有餘悸,又如何敢強求?明知張玉虎不會愛她,但是還是要救他,還是要讓他得到幸福。因愛生恨、不擇手段的爭搶是走極端,一味自相情願的讓情又何嘗不是?龍劍虹因為同情,因為想報答,獨自離開,把張玉虎留給陰秀蘭,害得是他們三個人,她沒有資格替張陰二人選擇,而陰秀蘭又怎能接受這種‘施舍’?她也明白張愛的不是她,她給張玉虎自由選擇的機會,讓他得到真愛,自己獨傷心,因為她知道,如果勉強,她們都不能得到幸福,不如再選擇一個人去愛。

使毒功力:2、其它功夫:1、機敏:2、其它:2、綜合:7.0

——節選自 金華丹 《梁書十大毒婦》九

周志俠&陰秀蘭:可憐少女身世凄慘,金刀小俠仗義相助,共同對敵,終成眷屬。(梁羽生《聯劍風雲錄》)

——節選自 公孫玄機 《武俠情侶合集》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