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非利卡人

阿非利卡人,又稱布爾人,南非和納米比亞的白人種族集團之一。其種族來源以17世紀至19世紀移居南非的荷蘭移民和少量法國胡格諾教徒為主,還有德國人和弗拉芒人、瓦隆人的血統在內。操阿非利堪斯語(又稱南非語),多信仰基督教新教加爾文教派。根據2001年的統計,人數約為250萬。

  • 中文名稱
    阿非利卡人
  • 補    充
    早期歷史
  • 別    名
    布爾人
  • 說    明
    納米比亞的白人種族集團之一

早期歷史

1602年,六十家荷蘭商行合伙成立了荷蘭東印度公司,荷蘭聯合省議會賦予它壟斷東印度貿易的專利權。根據尼德蘭聯合省議會的授權,東印度公司可以擁有自己的軍隊、組建自己的船隊、可以獨立地對外締結條約協定,可以對外宣戰、媾和。荷蘭東印度公司迅速壟斷了西歐和香料群島之間的往來貿易,經營東印度群島的胡椒、肉桂、豆蔻、丁香等商品,以及中國和日本的茶葉、絲綢、瓷器、漆器。荷蘭商船隊的單次航程通常需要八九個月,穿越印度洋和大西洋兩個大洋。為了補給淡水、蔬菜、水果和新鮮肉類等給養,需要在中途建立若幹供應站。1598年,荷蘭人佔領了西印度洋一個濕熱的火山島,以當時的尼德蘭聯省共和國執政官--毛裏茨·奧蘭治親王的名字,將其命名為模裏西斯島。荷蘭人在這裏建立了東印度公司最大的商船供應站。但是由于島上鼠害猖獗,以及偏離當時的主要航線,模裏西斯島的生產和供給能力已嫌不足,荷蘭人決定在好望角建立一個更大規模的中途補給站。

建立殖民地

1652年4月,荷蘭船長揚·範裏貝克(Jan Van Riebeeck)載著第一批153名荷蘭移民抵達好望角的桌灣,建立了南非的第一個荷蘭殖民地--開普敦。這些移民都是東印度公司的僱員,根據東印度公司下達的指令來種植作物、飼養牲畜,產品由東印度公司定價收購。不久,一些荷蘭僱員為了擺脫東印度公司對他們的控製,開始向內地移民。不久之後,更多的荷蘭人和受迫害的法國胡格諾教徒前來定居。他們以開普敦為中心,向四周擴散,將商船補給站擴大為開普殖民地。開普敦取代了模裏西斯,成為來往于兩大洋的船隻最重要的中途補給基地。1710年,荷蘭人正式拋棄了模裏西斯島,全力經營開普殖民地。

為了建立向商船供應產品的農場和牧場,荷蘭移民從好望角向內地遷移擴張,圈佔土著人的大片土地,驅趕當地的土著黑人勞動,自己成為奴隸主。這些荷蘭、法國和德國移民的後裔逐漸形成統一的種族,操夾雜法語、德語、馬來語和科薩語的荷蘭文方言,被稱為布爾人(Boer,意為"農民"),但其自稱為阿非利卡人(原意為非洲定居者)。至19世紀中葉,定居在南非的荷蘭移民後裔數量已經達兩萬一千人,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歐洲白人定居者中達24%。

大遷徙

被英佔領

1795年,法國軍隊入侵荷蘭,建立了巴達維亞共和國,成為法國的一個附庸國。英國隨即佔領了法國和荷蘭的眾多海外殖民地。在流亡英國的荷蘭政府同意下,開普殖民地也被英軍佔領。1802年,因拿破崙在馬侖哥戰役中獲勝,奧地利被迫同法國簽訂和約,反法聯盟瓦解。在這種局勢下,英國也不得不與法國簽訂《亞眠和約》,英國撤出馬爾他,不幹涉荷蘭、德意志、義大利的內政,承認法國在歐洲佔領的領土,撤出在海外佔領的殖民地。開普殖民地也歸還給巴達維亞共和國。不久,英國重新同法國開戰,于1806年卷土重來,再次佔領了開普殖民地。在1814年-1815年的維也納和會上,英國在向荷蘭支付了六百萬英鎊的補償款後,把開普地區據為己有。

人海戰術

拿破崙戰爭結束後,英國有三十多萬復員的士兵和水手涌入國內的勞力市場,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問題。為了緩解國內的就業壓力,英國決定向地廣人稀的澳大利亞、加拿大和南非組織移民。移民到開普的英國人很快便在數量上壓倒了已經移民到這裏一百多年的南非荷蘭人。這時的英國在全世界實行自由貿易政策,要將帝國的所有殖民地變成英國工業品的銷售市場和原料產地。而開普殖民地的經濟基礎,是建立在布爾人牧場主免費獲得大片土地、並對當地黑人實行奴隸製度這種落後的經濟形態下的,顯然不符合英國的自由資本主義經濟政策。19世紀30年代,英國人宣布開普殖民地的土地為"皇家土地",不再允許布爾人農場主們免費佔據、開發,而實行土地拍賣製度,同時限製布爾人向奧蘭治河以北移居,此外,英國還在1834年宣布廢除開普殖民地的奴隸製度,並用嚴格的殖民地官吏任用製度取代了布爾人的傳統自治議會。英國資產階級自由主義者在南非宣傳的"人人平等"思想招致抱有種族主義思想的布爾農場主的反感。他們表示:"如果讓奴隸享有與基督徒平等的地位,那麽我們寧願離開。"

被迫離開

1836年春天,大批對英國殖民政策感到不安和不滿的布爾人農場主們拋棄了自己的牧場、房子,駕著牛車,趕著牲口,帶著全部家當和奴隸,離開原先居住的赫克斯河谷和布立德河谷(在開普敦附近),開始向南非內陸地區的大遷徙。大遷徙斷斷續續持續了四年,參加大遷徙的布爾家庭組成若幹個自衛民團。牛車既是運輸工具,又是家,又是禮拜堂。夜間遷徙者把牛車圍成首尾相接的圓陣,組成防御工事,提防當地的祖魯人和科薩人的進攻。這次遷徙被稱為"大遷徙"(Groote Trek)。

布爾共和國

分路遷徙

遷出開普的布爾人遷徙者分為兩路,一路向東北的納塔爾地區前進,在民團司令官安德列斯·比勒陀利烏斯(Andries.W.J.Pretorius,老比勒陀利烏斯)的指揮下,戰勝了當地的祖魯人,于1840年在納塔爾地區成立了納塔利亞共和國,首都為彼得馬裏茨堡。1842年,英國人以布爾人同受英國保護的土著酋長國交戰為由,在德班港登入,于1843年包圍了彼得馬裏茨堡,吞並了納塔利亞共和國。當地的布爾人不願意接受英國的統治,在老比勒陀利烏斯的帶領下,再次向西邊的內陸高原地帶遷移。

建立國家

第二路布爾人遷徙大軍則向北,一部分越過瓦爾河,與從納塔爾向西遷徙的布爾人會合,建立了幾個名為"共和國"的小殖民區,如萊登堡共和國、溫堡共和國。通過同當地部落和土著王國的戰鬥,這些小殖民區最終在1849年合並,建立了南非共和國(Zuid Afrikaansche Republik),又稱為德蘭士瓦共和國,德蘭士瓦的意思為"越過瓦爾河"。其首都被命名為比勒陀利亞,以紀念帶領布爾人擺脫英國統治的老比勒陀利烏斯。老比勒陀利烏斯以布爾人的代表自居,出面和英國人談判,德蘭士瓦共和國的獨立在1852年獲得了英國的承認。一年之後,老比勒陀利烏斯去世,其子馬蒂烏斯·比勒陀利烏斯(Martius Pretorius,小比勒陀利烏斯)出任德蘭士瓦首屆總統,最終建立了現代意義上的德蘭士瓦國家。

其他人員

除了這些人之外,還有另外一部分布爾人留在了奧蘭治河以北、瓦爾河以南的地區,他們建立了自治政府,接受納塔利亞共和國的領導,在納塔利亞共和國滅亡後,這裏的布爾人于1844年宣布獨立,並在1854年同英國簽訂《布隆方丹協定》,建立了獨立的奧蘭治自由邦共和國(Republik Van Die Oranje Vrijstaat),首都為布隆方丹。小比勒陀利烏斯幾次嘗試吞並奧蘭治自由邦,統一布爾人國家,但是因德蘭士瓦內部的權利鬥爭而未能實現,所以南非得以維持兩個布爾人國家長時間並存的局面。

民族形成

在1877年-1880年英國統治德蘭士瓦的三年期間,布爾人的民族情緒高漲,德蘭士瓦和開普兩地的布爾人聯合起來,于1880年在開普敦成立了民族主義組織--阿非利卡人大會(Afrikander Bond),並且在獨立的奧蘭治自由邦共和國也發展了分會。布爾戰爭期間,英屬開普殖民地和納塔爾省的阿非利卡人居民普遍參加德蘭士瓦和奧蘭治的軍隊,或為其遊擊隊提供幫助。

布爾戰爭結束後,英國採取與阿非利卡人和解的政策。1906年,在揚·克裏斯蒂安·史末資將軍的努力下,德蘭士瓦獲得自治地位,1907年奧蘭治河殖民地也獲得了自治地位,恢復了奧蘭治自由邦的舊名。1909年,為了統一南非的殖民地財政、關稅、鐵路,英國國會通過了"南非法案"。1909年9月20日,英王愛德華七世批準了議會提出的建立南非聯邦的法案。1910年5月31日,由開普、德蘭士瓦、奧蘭治自由邦和納塔爾共同組成的南非聯邦(Union of South Africa,Unie Van Suid Afrika)成立,南非成為與澳大利亞、紐西蘭和加拿大一樣的自治領地。為了妥協舊英屬殖民地和新吞並各行省之間的利益關系,南非聯邦的首都也按照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的原則,分別設在開普敦、比勒陀利亞和布隆方丹。此時居住在南非四個殖民地的阿非利卡人已有60萬人,遠遠超過英裔白人的數量。他們具有相同的文化、宗教(加爾文派改革教會)和語言(由荷蘭語演化而成的阿非利卡語);英布戰爭大大促進其民族認同的心理狀態的形成,南非聯邦的成立則使他們合並成為單一國家。經歷了長期演化和認同過程,在布爾戰爭之後,南非的荷裔移民後裔終于形成為一個統一的阿非利卡人民族。南非聯邦成立後,原來各殖民地中的阿非利卡人政黨很快結合成單一的政黨--南非黨,由路易·博塔任主席。在1910年9月的南非第一次普選中,南非黨得到阿非利卡人農場主的一致支持,擊敗英裔的聯邦黨,在1911年11月正式成立南非聯邦政府。

阿非利卡人

南非種族隔離製度結束後,在一部分阿非利卡人當中出現了擴大種族範圍的傾向,鼓勵以阿非利堪斯語為第一語言的南非和納米比亞籍有色人種宣布自己為阿非利卡人。在阿非利堪斯語中,黑人、印度人等非白人人種被稱為"kleurlinge",而這些操阿非利堪斯語的有色人種則被稱為"bruine afrikaners"(棕色阿非利卡人)或"bruinmense"(棕色人種)。他們在種族隔離時期的南非也被稱為混血人種,或巴斯特人{Bastera,意為"雜種"),納米比亞的雷霍博斯人(Rehobothers)與其來源相同。

南非和納米比亞的混血人種出現于18世紀下半葉,是遷徙到南非內地的布爾農民與祖魯、科薩、納馬等土著民族婦女通婚的結果。他們操阿非利堪斯語,起荷蘭名,信仰加爾文教派。在南非和德屬西南非洲,混血人種曾與布爾人一同展開對黑人的戰爭,作為報酬,他們被允許保留自己的土地。

考慮到南非殖民時期和種族隔離時期不同種族間的嚴格界限,白種阿非利卡人的這種態度可以被認為是一種進步。但是操阿非利堪斯語的有色人種並不認為自己與白阿非利卡人屬于同一種族,因為經過漫長的隔離,他們已經發展出了完全不同的種族文化。同時,"阿非利卡人"這個詞語的種族主義背景容易令人產生不愉快的聯想。這些人傾向于用更加中立的形容詞格"阿非利堪斯人"(Afrikaanses)來稱呼自己。

阿非利卡人與布爾人

現在仍然有相當一部分阿非利卡人仍然用"布爾人"這一稱呼。這些人大多是居住在原英屬開普省範圍之外的布爾共和國公民後裔,他們的祖先包括1690年遷出荷蘭東印度公司開普領地的布爾人和1836年"大遷移"的布爾人。"阿非利卡人"的叫法在1930年代得到南非聯邦政府(當時為英國自治領)的鼓勵,因為這個稱呼不會使人聯想到著名的兩個布爾共和國,因此有一種"民族統一"的語感。但是那些堅持拒絕與英國人和解的德蘭士瓦和奧蘭治後裔則堅決拒絕自己被稱為"阿非利卡人"。他們認為自己的祖先比留在英國殖民地的阿非利卡人更加珍視自由,在遇到殖民企圖時奮起抵抗,因此不應與那些甘受英國殖民統治的阿非利卡人劃為同一民族。

第一次布爾戰爭

第一次布爾戰爭,1880年12月16日至1881年3月6日,是英國與南非布爾人之間的一次小規模戰爭。

1876年,英屬納塔爾省總督謝普斯通(Sir Shepstone)于前往德蘭士瓦共和國進行遊說,勸其接受英國統治。由于財政困難,以及面臨與東邊祖魯人王國的大規模沖突,德蘭士瓦共和國接受了歸並英國的要求。1877年4月,英國發表聲明,德蘭士瓦共和國成為英國殖民地,任命謝普斯通爵士為行政長官。德蘭士瓦總統伯格斯辭職。

1879年祖魯戰爭之後,英國消滅了祖魯王國,解除了布爾人面臨的最大威脅。由于英國人統治德蘭士瓦共和國的三年期間,並沒有著手改善中下層布爾人的生活條件,也沒有增加投資、改善當地的財政、經濟和政治生活,反而允許英國商人進行土地投機、向布爾人補收以前欠德蘭士瓦共和國的稅款,引起了布爾人民廣泛的不滿情緒。

布爾人起義

1880年9月,為了從土著手中收繳金伯利鑽石礦作為工資發到黑人勞工手裏的大量槍支,在英國保護國巴蘇陀蘭(今賴索托)發生了"繳槍暴亂。"英國駐德蘭士瓦的主力部隊南下鎮壓暴亂,留在德蘭士瓦的英軍總數不超過三千人,隻駐守在比勒陀利亞呂斯滕堡萊登堡、斯坦德頓等幾個重要城鎮,防務空虛。該年12月16日,五千多不滿英國治理的布爾人聚集在帕爾德克拉爾舉行國民大會,宣布進行武裝反抗,恢復南非共和國。推舉在布爾人當中德高望重的保羅·克魯格(S.J.Paulus Kruger)、皮埃特·茹貝爾(Jacobus "Piet" Joubert)和小比勒陀利烏斯(Martius Pretorius)三人為首領。同日,新組成的三人政府將南非共和國的獨立聲明送到了比勒陀利亞駐軍的手中,英國人拒絕接受,下令各地駐軍火速增援比勒陀利亞

作戰過程

1880年12月17日,布爾人市民和英國駐軍的沖突在波切夫斯特魯姆爆發。12月20日,駐扎在萊登堡的英軍第94團兩個連馳援比勒陀利亞,在布龍克霍斯特幹河(Bronkhorst Spruit)遭到布爾民團的伏擊,第一場戰鬥打響。由于布爾人採取了遊擊戰的戰術,在交戰中,英軍247人中有77人陣亡,157人受傷,布軍隻有2人死亡,4人受傷。

1881年1月,增援的英軍部隊從納塔爾殖民地出發,向德蘭士瓦進軍。英軍司令科利將軍(Sir George Colley)率這支千餘人的援軍,西進德蘭士瓦。在納塔爾與德蘭士瓦邊境的朗峽(Laing's Nek)受到茹貝爾將軍的阻擊。英軍有93人被打死,133人受傷,54人被俘,科利本人也在山頂被擊斃。布軍方面隻有1人陣亡,5人受傷。

1881年3月6日,英國和德蘭士瓦軍隊簽訂停戰協定,8月3日雙方又簽訂了《比勒陀利亞協定》。該協定規定,保證德蘭士瓦可以建立在英國女王宗主權下的完全自治的政府,英國保持三項特權:控製德蘭士瓦對外關系;保持對德蘭士瓦同非洲部落關系的控製權;戰時英軍有權借道德蘭士瓦。

第二次布爾戰爭

第二次布爾戰爭,1899年10月11日至1902年5月31日,英國與德蘭士瓦共和國奧蘭治自由邦之間的戰爭。

戰爭起因

1884年,探礦專家在德蘭士瓦共和國的比勒陀利亞和瓦爾河之間的一個偏僻牧場上,發現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威特沃特斯蘭德金礦(簡稱蘭德金礦,Rand)。隨後在這座金礦上建立了約翰內斯堡。來自金礦的利潤和稅收使德蘭士瓦共和國的經濟得到飛速發展,同時也加劇了與英國的摩擦。

1890年,德蘭士瓦政府宣布定居在約翰內斯堡的外國僑民要繳納全額的賦稅,但不得享受參加總統和立法會(Volksraad)選舉的權利,除非在德蘭士瓦住滿14年並歸化國籍。此外,所有的外僑都不能擔任政府公職,其子女不能上政府資助的學校。這一法律遭到了英國的抗議,因為德蘭士瓦的外僑大多是英國人。德蘭士瓦同英屬南非殖民地之間的貿易戰和關稅壁壘、德蘭士瓦對國內英資礦業公司的高額稅收和經濟限製,是19世紀晚期德蘭士瓦同英國之間關系緊張惡化的三大主要原因。

布爾人的戰爭計畫是,在英國援軍到達南非之前,集中優勢兵力,分為兩路,一路向東進攻納塔爾,分割並包圍兩個主要的英軍據點--萊迪史密斯(Ladysmith)和鄧迪(Dundee),並佔領德班港,獲得出海口;另外一路向西南,佔領西開普鐵路線上英軍主力駐扎的兩個戰略要地--馬弗京(Mafeking)和金伯利。同時,在開普殖民地煽動布爾人暴亂,牽製英軍兵力,尤其是破壞東西兩條開普鐵路的運輸,阻止增援的英軍利用鐵路向北挺進。此外,為了防備非洲土著趁開戰之機進攻布爾人,由普林斯洛將軍(Antonie Princloo)率重兵駐守遠離前線的象河流域,防備佩迪人的暴動,800-1000人的民團駐守史瓦濟蘭邊境,1000人的民團駐守卡利登河谷的巴蘇陀邊界。

第一階段

①塔拉納山戰役

1899年10月12日,由德蘭士瓦軍隊和奧蘭治武裝部隊組成的布爾聯軍向東開拔。布軍總司令皮埃特·茹貝爾將軍率領主力部隊,從東奧蘭治翻越德拉肯斯山,進入納塔爾殖民地,直撲納塔爾英軍主力所在地萊迪史密斯。10月20日清晨,追擊的布軍在塔拉納山(Talana Hill)同駐扎在這裏保衛萊迪史密斯外圍防線的一旅英軍發生了戰鬥。布軍指揮官梅厄將軍(Lucas Meyer)利用有利的地勢和晨霧的掩護對英軍發動了突然襲擊。英軍損失465人,布軍損失145人。

另一支布軍由有"西德蘭士瓦之獅"之稱的德拉瑞將軍指揮,在10月11日進入英屬貝專納蘭境內,切斷了西開普鐵路幹線,從而阻隔了開普地區與羅得西亞間的聯系。德拉瑞將部隊分為兩路,一路由克龍耶將軍(Piet Cronje)指揮,包圍馬弗京,另一路(主要是奧蘭治人)由路易·博塔(Louis Botha)指揮,包圍了鑽石重鎮金伯利。

第三支布軍渡奧蘭治河南下,吸收了英屬開普殖民地的小股布爾人武裝,在開普東北地區活動,威脅東西開普鐵路線。英軍不得不對奧蘭治河鐵路大橋嚴密防守,提防布爾人的炸橋企圖。西開普鐵路線上最重要的鐵路樞紐站和軍用物資集散地德阿爾(De Aar)也遭到了布爾人的騷擾。為了保護東西開普鐵路的正常通行,英國人不得不把4.7英寸的海軍炮安裝在列車上,在其掩護下慢慢推進,一小段一小段地修復鐵路。

②萊迪史密斯會戰

1899年10月30日(後來被英軍稱為 "悲哀的星期一"),萊迪史密斯的四千英軍在喬治·懷特中將(Sir George White)的指揮下向布軍發動反攻,在尼科爾森峽谷(Nicholson's Nek)同茹貝爾指揮的布軍主力遭遇,英軍戰敗,損失1272人,餘部退回萊迪史密斯,旋即被包圍。由于萊迪史密斯防守嚴密,茹貝爾幾次攻城不克,于是派出斥候部隊深入英軍腹地,前至到埃斯特考特(Estcourt)一線,偵察可以用來進行固守的地點。其餘的主力部隊則在萊迪史密斯周圍扎營休整,等待英軍海外兵團的到來。

10月底,由英國援軍(南非遠征軍)總司令、曾經在愛爾蘭鎮壓過當地起義的雷德弗斯·布勒上將(Sir Redvers Buller)率領的兩萬英國部隊終于到達開普敦。從11月中旬開始,布勒指揮的英軍在東、中、西三條戰線上向布軍發動反攻:梅休因中將(Lord Paul Methuen)在西線解金伯利之圍,弗蘭奇中將在中線進攻奧蘭治自由邦,布勒將軍率領主力部隊在東線解萊迪史密斯之圍。

布勒上將于12月15日清晨在萊迪斯史密斯西南的小車站科倫索(Colenso)對那裏的布軍發動進攻,企圖強渡圖蓋拉河(Tugela River),前往萊迪史密斯。布勒指揮的兵力包括英軍第二、第四、第五、第六旅,總計16000人,此外還有四個輕騎兵團、由殖民地騎兵組成的三個槍騎兵中隊。炮兵則有5個炮兵連,30門大炮,此外還有16門海軍的12磅炮和4.7英寸炮。包括騎兵和炮兵在內,布勒的總兵力為22000人。投入科倫索之戰的布爾軍隊包括來自約翰內斯堡、海德堡、克魯格斯多普、弗賴黑德、烏得勒支等八個地區的民團,奧蘭治自由邦的部隊,還有約翰內斯堡和史瓦濟蘭的白人警察部隊,總計3500人。此外還有一門120毫米德製克虜伯榴彈炮,1門75毫米克虜伯野戰炮,2門75毫米法製什耐德-克魯索加農炮,1門37毫米馬克西姆速射炮(PomPom)。由于布軍事先隱蔽了炮兵陣地,以及英軍統帥的指揮失誤導致兵力分散和戰術死板,英軍在此次戰役中遭到慘重失敗,陣亡1139人,失蹤250人,丟失10門大炮。布爾軍隊僅僅陣亡8人,傷30人。

在萊迪史密斯會戰的同一時期裏,英軍在西線的金伯利和中線的斯托姆貝格也遭到失敗,損失2800多人,在英國陸軍史上被稱為"黑暗的一星期"。布勒上將因為兵敗,引咎辭去英國遠征軍總司令的職位。

第二階段

1899年12月17日

羅伯茨勛爵(Lord Frederick Roberts)被英國首相索爾茲伯裏勛爵任命為南非遠征軍總司令,基欽納(Lord Herbert Kitchener)為參謀長。由于遭到失利,好戰情緒在英國國民中高漲,索爾茲伯裏內閣"將戰爭進行到底"的政策得到支持。

1900年1月10日

羅伯茨和基欽納抵達開普敦。他們帶來了本土的第七軍、來自澳大利亞、紐西蘭和加拿大的增援部隊,以及駐印度和錫蘭的三個騎兵分隊。到1900年1月,南非戰場上的英軍增至18萬,3月再增至22-25萬人,居于絕對優勢。此外,還有幾千匹軍馬從英國和澳大利亞運抵南非,增加了英軍的機動性。

1900年2月

在權衡了戰場局勢之後,羅伯茨改變了戰略,將主攻方向從納塔爾西移到中路兵力較弱的奧蘭治地區,同時改變刻板的正面強攻戰術,採取迂回夾擊的策略。西線方向,英軍擊敗布軍最凶猛的"黑將軍"皮埃特·克龍耶指揮的民團,于2月16日解放被圍困數月之久的金伯利。東線英軍于2月27日發動攻勢,3月3日在多得雷赫特(Dordrecht)打敗了布爾人,終于得以解萊迪斯史密斯之圍。

消滅了最強悍的克龍耶對其左翼的威脅之後,羅伯茨將主攻兵力轉回奧蘭治,穩步向北挺進。由于吸取了第一階段失敗的教訓,英軍改變了戰術。在遭到布軍伏擊時步兵部隊不再保持隊形,而是就近挖掘戰壕,掩護騎兵對布軍陣地發動沖鋒。在這種戰術下,布軍在白楊樹林(Poplar Grove)、亞伯拉罕牛欄(Abrahams Kraal)等地的阻擊接連失敗。3月10日,英軍第六師和第七師在亞伯拉罕牛欄擊敗了布軍裝備最精良的約翰內斯堡警察部隊。3月12日,奧蘭治自由邦總統馬蒂烏斯·斯泰因帶領政府和國會官員逃出首都布隆方丹,逃往北方的克龍斯塔德(Kroonstad)。3月13日下午,英軍開入布隆方丹。3月中下旬,英軍部隊傷寒流行,羅伯茨不得不下令就地休整,英軍的攻勢被迫中斷。3月26日,布軍總司令茹貝爾在柳樹農庄(Willow Grange)之戰中再次墜馬重傷,次日宣告不治。根據他的遺願,擅長遊擊戰的路易·博塔(Louis Botha)繼任布爾野戰部隊總司令。

1900年4月底

又有一大批英國援軍開到南非。經過兵力調整,在主攻方向上,羅伯茨有八個步兵師(第3、6、7、8、9、10、11師、殖民地師)和第12騎兵師。英軍在5月初重新發動進攻。5月12日,羅伯茨的大軍攻克奧蘭治自由邦的新首都克龍斯塔德。由于接連遭到失敗,布爾人的士氣一落千丈。在羅伯茨的寬大許諾下,許多在英軍後方活動的民團團員紛紛向英國人投降,交出武器,然後返回自己的農場。到5月中旬,仍在戰鬥的布爾人隻剩下了兩萬多人。

1900年5月24日

米爾納勛爵在布隆方丹宣布英國兼並奧蘭治自由邦。吞並奧蘭治之後,英軍加緊向德蘭士瓦進攻。5月29日,弗蘭奇將軍指揮澳大利亞騎兵部隊,在約翰內斯堡南郊的克利普河擊敗了最後一支防御部隊。5月30日,克魯格總統乘坐火車離開首都比勒陀利亞。5月31日,羅伯茨進入約翰內斯堡,6月5日清晨開進比勒陀利亞。

1900年9月1日

羅伯茨宣布英國兼並德蘭士瓦,並宣稱戰爭結束。9月11日,克魯格總統得到流亡的德蘭士瓦政府授權,抵達葡屬莫三比克首府洛倫索馬貴斯,10月19日,克魯格乘坐荷蘭女王威廉明娜派來的巡洋艦格爾德蘭號(De Gelderland)前往歐洲求援。

第三階段

攻佔比勒陀利亞之後,羅伯茨的4萬部隊在原地休整。但英軍從開普敦到比勒陀利亞的漫長補給線受到了仍在抵抗的布爾人的襲擊。此時德蘭士瓦和奧蘭治的主要城市和鐵路線已經被全部佔領,布軍開始轉入遊擊戰。在約翰內斯堡和比勒陀利亞兩地,英軍還挫敗了多起布爾人的暴動企圖。

羅伯茨將軍于1900年11月29日離開比勒陀利亞,回國接任英軍總司令的職務。他將南非軍隊的指揮權交給基欽納勛爵,伊安·漢密爾頓勛爵(Lord Ian Hamilton)接任參謀長。

退出城市的布爾軍隊此時已經化整為零,組成多股遊擊隊。布爾人的遊擊隊在德韋特、德拉瑞、博塔、揚·史末資(Jan Smuts)和詹姆斯·赫爾佐格(James Hertzog)等人的領導下,發揮野戰騎射之長,襲擊英軍交通線,掠取英軍給養,殲滅小股英軍。1900年12月至1901年4月,布爾遊擊隊在博塔和德韋特的指揮下深入英屬開普殖民地作戰。1901年4月到9月的冬季戰役中,布軍遊擊隊對德蘭士瓦和奧蘭治的英軍發動多次偷襲,並屢屢得手,俘獲大量軍火、給養和大炮。1901年9月至1902年5月,史末資和赫爾佐格再次進入開普殖民地。他們率領5000名騎兵,分成若幹小股遊擊隊,奔襲千裏,深入英軍大後方,一直推進到大西洋沿岸和開普敦近郊,迫使英國在開普地區宣布戒嚴。

為了早日結束戰爭,從1901年3月開始,基欽納採取碉堡戰術、焦土政策和設定集中營來對付布爾人的遊擊隊。在布爾遊擊隊活動的地區,英軍架設鐵絲網,將布爾共和國分割成若幹綏靖區域,進行分區掃蕩。鐵絲網的總長度達6000公裏。綏靖區內每隔1至2公裏設一座木板碉堡,派士兵駐守,凡是有人走近碉堡射程,一律射殺。共設定了八千多座碉堡。在這些綏靖地區內,凡發現布爾農場主幫助遊擊隊,則周圍10英裏內的農場、房舍一律燒毀。此外,基欽納還一改以往對戰俘的寬大政策,投降、被俘的遊擊隊成員,以及參加過遊擊隊的成年男性公民,一律流放到遙遠的印度、錫蘭和百慕大戰俘營。在開普殖民地和納塔爾殖民地,凡有回響"拿起武器"的號召的荷裔英國公民,一旦被俘皆判處死刑。

為了徹底消滅遊擊隊的活動基礎,基欽納下令先後將13.6萬名布爾人婦女,兒童和老人以及八萬多黑人僕役統統從被焚毀的農場上抓走,用敞蓬貨車或牛車運到一起,關進集中營。

南非的集中營首創于1900年9月,起初是收容那些家園被焚毀的布爾軍人家屬的難民營,基欽納在1901年將其改造為關押所有布爾平民的集中營。南非境內的集中營有50多座,分布在開普、德蘭士瓦、奧蘭治和納塔爾的鐵路線兩側,以及約翰內斯堡、布隆方丹、德班等大城市近郊。集中營內實行嚴格而苛刻的配給製度。每人每天四分之三磅玉米面、大米或土豆,一盎司咖啡,兩盎司糖,半盎司鹽,每周一磅肉(有親屬參加遊擊隊的婦女和兒童得不到肉)。嬰兒和六歲以下的兒童每天可以領到四分之一誇脫的牛奶。黑人集中營的情況更糟,但是他們可以得到黑人親友的接濟,也可以在宣誓效忠英國後被釋放。集中營的四周環繞鐵絲網,凡有嘗試翻越逃跑者一律射殺。集中營內人口密度極高,帳篷、毯子、衣服和葯物奇缺,瘟疫流行,營養不良,死亡率極高,奧蘭治地區白人集中營的死亡率在1901年10月曾高達40.1%。

集中營的高死亡率嚴重動搖了布爾軍人的士氣,同時也使英國人的形象在全世介面前一落千丈。英國婦女埃米莉·霍布豪斯為集中營的狀況所震驚,向國內提交了一份長達15頁的報告,描述了集中營內的慘狀。霍布豪斯小姐被英國政府宣布為"祖國的敵人",立即逮捕並驅逐出境。但是她回歐洲後堅持鬥爭,得到了廣泛的支持。在野的自由黨以年青的威爾士民族主義者勞合-喬治為首,猛烈抨擊保守黨和陸軍的野蠻政策.瑞士、德國、荷蘭、法國、美國派出了視察人員,歐美各國向集中營內的平民捐贈了大量物資。在國際和國內輿論的強大壓力下,英國國會不得不派出調查團前往南非。在對基欽納和集中營官員進行了嚴厲的批評後,集中營的配給和醫療條件方得以改善,死亡率迅速跌落到2%。

整個布爾戰爭期間,死在集中營內的布爾平民共有27927人,其中包括1676名老人,4177名婦女和22074名兒童。

著名人物

保羅·克魯格(1825 - 1904) 政治家,德蘭士瓦共和國總統。南非最大的國家公園以其命名

揚·克裏斯蒂安·史末資(1870 - 1950) 政治家,南非總理,英國陸軍元帥

德克勒克(1936 - ),政治家,舊南非共和國最後一任白人總統,推動種族隔離製度的取消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