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部信行

阿部信行

阿部信行(1875年11月24日-1953年9月7日),日本陸軍大將,第36任內閣總理大臣。陸軍大學畢業。歷任參謀本部總務部長、陸軍省軍務局長、次官、代理陸軍大臣、第四師團長、第十任台灣軍司令官(1932年1月9日)、軍事參議官、朝鮮總督等職。

  • 中文名
    阿部信行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民族
  • 出生地
    石川縣
  • 出生日期
    1875年11月24日
  • 逝世日期
    1953年9月7日
  • 職業
    軍人
  • 畢業院校
    陸軍大學

生平簡介

石川縣人,金澤藩士阿部信滿長子,畢業于東京府立一中(現東京都立日比谷高等學校)。1897年11月29日畢業于陸軍士官學校第9期炮兵科,翌年6月27日授予炮兵少尉軍銜。1901年12月23日畢業于陸軍炮工學校高等科第9期,任佐世保要塞炮兵聯隊附。1904年2月9日陸軍大學校第19期中途退學,參加日俄戰爭。日俄戰爭任長崎要塞副官。1906年3月20日陸大復校,1907年11月30日畢業于陸軍大學校第19期(優等)。參謀本部出仕,參謀本部部員,陸大教官,赴德國學習研究軍事,奧匈帝國大使館附武官輔佐官,陸大教官兼元帥副官,野炮兵第3聯隊長(參加西伯利亞出兵),參謀本部編製動員課長,陸大幹事,1922年8月15日晉升陸軍少將。參謀本部總務部長兼關東戒嚴參謀長,陸軍省軍務局長,陸軍次官,內閣國務大臣兼陸軍大臣臨時代理,第4師團長(九一八事變),台灣軍司令官,1933年6月19日晉升陸軍大將。軍事參議官。1934年4月29日授予勛一等旭日大綬章,1936年3月10日編入預備役。1939年8月30日就任第36屆內閣總理大臣,翌年1月16日辭職。後曾任駐華(汪偽)特命全權大使,貴族院議員,翼贊政治會總裁,代替小磯國昭成為第10任朝鮮總督(1944-1945)。戰後被指定為甲級戰犯嫌疑逮捕,後被釋放。1953年9月7日去世。次子陸軍少佐阿部信弘(陸士56期)。女婿陸軍中將稻田正純(陸士29期,陸大37期優等)。

阿部信行阿部信行

阿部信行是陸士9期畢業的,同期6個陸軍大將(本庄繁、阿部信行、真崎甚三郎荒木貞夫松井石根林仙之)他算最會混的一個了。他在第四高等學校上學時正趕上甲午年日本打敗了大清,于是便以軍人作為自己的志向,退學去考了陸軍士官學校。打完日俄戰爭後他以軍刀組的身份畢業于陸大19期。以後他跟著宇垣一成在陸軍中官運亨通,1930年宇垣生病住院還由當時是陸軍次官的他代理了幾個月大臣,過了一把大臣癮。他與皇道派和統治派之間鬥爭的關系倒不大,但因屬于宇垣派在二·二六事件後也沒有逃過退出現役的命運。擔任日中同文書院理事長的閒職。

1939年由于歐洲局勢變化平沼騏一郎內閣倒台。阿部在西園寺公望近衛文麿廣田弘毅、宇垣一成等人的推薦下接受大命成為首相。本來昭和天皇對他還是寄了很大希望的,認為他頭腦慎密,性格平穩,和木戶幸一是姻親,和海軍不擴大派的井上成美是義兄弟,剛下台的陸軍總參謀部的作戰課長稻田正純是他女婿。他能控製住陸軍同時和海軍搞好關系,解決中國事變。可就在他當上首相的第三天(9月1日)德國閃擊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阿部發表聲明"帝國不介入,專心致力于中國事變"。而此時日本陸軍要求與德意締結三國同盟,對這個聲明非常不滿。再加上這個時候日該國內經濟出現危機,阿部內閣採取不了有效的手段解決問題。參謀本部軍事科長有末精三諷刺阿部任用家鄉人,是阿部一族,石川縣內閣。內大臣湯淺倉平也說,除非他有用鼻吸醋三鬥的忍功,否則隻能是一個可愛的布娃娃。一切都說明阿部信行這個官僚人才根本沒有能力勝任首相的職位,上台沒幾個月便遇到了強大的倒閣勢力。最後在陸軍大臣畑俊六和海軍大臣吉田善吾共同反對下內閣總辭職。

8月29日受命組閣的記者招待會8月29日受命組閣的記者招待會 平沼騏一郎和阿部信行平沼騏一郎和阿部信行

1944年7位重臣開會策劃打到東條英機的時候,隻有他缺乏政治頭腦的依然含含糊糊地支持東條。不明事理地發問道:"僅僅談論倒閣是不負責任的。我們有什麽把握能成立一個更好的內閣呢?"平沼一語道破天機:"倒閣與否,下屆內閣是強是弱,都不是問題的要害。"關鍵是要找到一隻替罪羊,以轉移國民對連續敗戰責任的追究。會議開到最後,他們搞出了一個除阿部外大家都很滿意的決議,其中聲稱:"此時(部分)改組內閣,對前途多難的時局毫無裨益。必須建成一個 能掌握全國人心、開啟當前局面的舉國一致的強有力的內閣。"阿部在東條倒台後就被趕到朝鮮去當最後一任總督了。

阿部信行的二兒子信弘1944年參加神風特攻隊撞死了。日本戰敗後,阿部被指定為甲級戰犯嫌疑遭到逮捕,在遠東法庭開庭之前又不明不白的突然被釋放了。

官僚代表

阿部善于辨別政治風向,頗懂"明哲保身"之術。當宇垣一成在軍界得勢之時,他是公認的宇垣派,從而在軍內一帆風順,飛黃騰達。更因他與近衛文麿私交甚厚,與木戶幸一結為親家,使得他在戰時的非常時期,跳過一般先做大臣的必要階梯,直接成為首相。1938年8月底,平沼騏一郎苦于無解決對華戰爭政策 ,又被瞬息萬變的歐洲局勢弄昏了頭,留下:復雜離奇"聲明後辭職。當時負責挑選首相的西園寺公望說沒有合適的人選,他也不發表任何意見,重臣會議當時提出來了有讓近衛文磨和廣田弘毅的再上陣,也有人提出宇垣一成陸軍大將,勝田會計原大藏大臣的名字上了,不過都沒有通過。就在這時陸軍推舉阿部,大家考慮。阿部是陸軍大學軍刀組出身。雖然參加過日俄戰爭和西伯利亞出兵出征,但是沒有參加實戰,是出名的沒打過仗的將軍。但是作為軍務局長,陸軍次官發揮出色。在陸軍次官的時候,因為宇垣一成陸軍大臣病住院,他還代理過陸軍大臣。和陸軍的派系鬥爭也不沾邊。這樣就通過了。

阿部信行阿部信行

阿部登台,是統治階級上層迫于內外交困的局勢所做的一種不得已選擇。對受命組閣者,天皇通常是下達遵守憲法,防止財界劇烈變動,避免與國際聯盟不必要的摩擦之類原則性的指令。但阿部組閣時,昭和天皇特別具體指示說,應採取與美英協調的外交方針,陸相人選需從梅津美治郎或者侍從長畑俊六中挑選。這一非同尋常的舉動,表明統治集團內部的危機已經發展到需要由天皇直接幹預的程度,也表明天皇自始便對阿部新首相的統治力持有懷疑。

以華製華

阿部于1939年8月30日走馬上任。兩天後的9月1日,德國發動閃電戰突襲波蘭,3日,英法對德宣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爆發。9月4日,阿部內閣發表聲明宣稱:當次歐洲戰爭爆發之際,帝國將不介入,專心解決支那事變。阿部解釋說,採取這種自主外交,並不意味著孤立外交,日本為解決中國問題,將同所有同期日本這一立場的國家搞好協調關系,並促使企圖阻止日本實現上述目的的國家反省。實際上,阿部採取的企圖是軟化、穩住美英,對德國再看一看的機會主義態度。

所謂全力解決中國問題,實際上並沒有什麽新招術,不過是沿襲前內閣以來的對華方針,推行所謂的和平工作。具體是利用汪精衛建立親日政權。達到以華製華,長期統治中國的目的。經與汪精衛多次談判,1939年底,日汪間簽訂"日華基本條約",但尚未等汪偽政府建立,阿部內閣自己便先行垮台。

外交失敗

自命為"非持有國"的日本,自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以來,屢屢沖擊美國在華利益,威逼美國在亞洲和太平洋地區的勢力範圍,引起美國的極大不滿和不安。阿部內閣認識到,要想根本解決中國問題,緩和日趨緊張的日美關系是必不可少 的一環,為使美國在中國問題上採取綏靖政策,亟待解決的是如何維持日美通商航海條約。美國已經預告,該條約到1940年1月26日期滿後將自動失效。這意味著美國可以隨時限製乃至全面禁止對日輸出,其結果不僅使日本繼續戰爭出現困難,而且將極大影響日本經濟發展的興衰。因此,能否續訂日美通商航海條約,對阿部內閣來說,即使一個機會,也是一個嚴峻的考驗。阿部啓用被認為是穩健派的海軍大將野村吉三郎為外相,主持對美交涉。但因日美對華權益上的見解甚遠,談判終告失敗。次年一月,日美通商條約期滿失效後,兩國進入無條約時代。

官製失敗

阿部內閣在外交上一事無成,在內政方面也接連失策。軍部為確保掠奪中國及亞太地區的資源,適應整體戰需要,提出將外務省通商局獨立出來,擴大為貿易省。財界鑒于通商貿易上的困難,也希望貿易行政一體化。10月初,內閣做出新設貿易省的決定。但是,外務省主要官員為維護本省許可權,以外交一元化為由,堅決抵製政府的決定,並以辭職相要挾。阿部見勢不妙,趕緊復原了政府的決定,暴露了政府的無定見和缺乏統治力。

限價失敗

阿部的失敗還表現在製定物價政策上。曠持日久的戰爭和戰時統治經濟的實施,急劇瓦解這國民經濟的基礎,破壞了國民的日常生活。物價上漲,物品奇缺狀況日趨嚴重,連火柴和肥皂等生活必需品都在市場上消失了。阿部內閣不顧人民死活,于1939年11月調整米價統治政策,把糙米價格從每石38日元提高到43日元,並規定食品、金屬製品、燃料、絲綢製品的公定價格,頒布價格凍結令和工資凍結令。這一坑害國民政策的結果,促使黑市貿易盛行,價格暴漲,對掙扎在死亡線上的一般民眾不啻釜底抽薪。

政黨倒閣

內外政策的失敗,再次激起民眾對政府的不滿,也使統治階級大失所望。1939年12月第75次議會召開時,議會中的各政黨自發組織起來,共同提出對內閣的不信任案,要求阿部下台。阿部採取了改組內閣的方式,啓用了兩名政黨人士,企圖瓦解政黨的攻勢。但是,政黨方面的倒閣運動沒有停止,再次發動276名議員聯名上書彈劾政府。事態發展到這種地步,阿部還指望在陸軍支持下強行解散議會,延長政府壽命。但軍部對他已失去信心,又害怕解散議會會進一步助長國民的反軍反戰情緒,決定拋棄阿部。即海軍聲明反對解散議會後,陸相畑俊六面見阿部,希望他為了政局考慮下野。這樣,最初由陸軍抬上轎子的阿部,執政僅僅四個半月又被陸軍從轎子上拉了下來。

阿部內閣名單

職務

姓名

所屬

開始任期

結束任期

總理大臣

阿部信行

預備役陸軍大將

1939.8.30

1940.1.16

外務大臣

阿部信行

兼任

1939.8.30

1939.9.25


野村吉三郎

預備役海軍大將

1939.9.25

1940.1.16

內務大臣

小原直

貴族院所屬,同和會

1939.8.30

1940.1.16

大蔵大臣

青木一男

貴族院所屬

1939.8.30

1940.1.16

陸軍大臣

畑俊六

陸軍大將

1939.8.30

1940.1.16

海軍大臣

吉田善吾

海軍中將

1939.8.30

1940.1.16

司法大臣

宮城長五郎

司法省官僚

1939.8.30

1940.1.16

文部大臣

河原田稼吉

貴族院所屬,昭和研究會

1939.8.30

1940.1.16

農林大臣

伍堂卓雄

予備役海軍造船中將

1939.8.30

1939.10.16


酒井忠正

貴族院所屬,研究會

1939.10.16

1940.1.16

商工大臣

伍堂卓雄

農林相兼任

1939.8.30

1940.1.16

逓信大臣

永井柳太郎

立憲民政黨

1939.8.30

1940.1.16

鐵道大臣

永井柳太郎

逓信相兼任

1939.8.30

1939.11.29


永田秀次郎

貴族院所屬,同和會

1939.11.29

1940.1.16

拓務大臣

金光庸夫

政友會

1939.8.30

1940.1.16

厚生大臣

小原直

內務相兼

1939.8.30

1939.11.29


秋田清

第一議員倶楽部

1939.11.29

1940.1.16

內閣書記官長

遠藤柳作

貴族院所屬,昭和研究會

1939.11.29

1940.1.16

法製局長官

唐澤俊樹

內務省官僚

1939.11.29

1940.1.16

政權特使

阿部在受命後稱,支持汪精衛中央政權。1940年3月20日,汪精衛偽滿洲政府在南京宣布成立。南京市的市民在警察的引導下,各家都掛出了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日本本來主張新政府使用以前北洋政府時代的五色旗,因為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和重慶方面的國旗一樣,容易造成混淆敵我。但汪精衛堅持用國民黨的這個國旗,最後雙方達成妥協,在國旗下增加一個寫有"和平、反共、建國"字樣的黃色三角巾。南京市民們看到以前的國旗又飄揚在街頭心裏確有幾分高興,但看到國旗下的黃色三角巾心裏又有幾分酸楚。這天還發生了日本兵槍擊國旗事件,因為中日開戰以來前線的日本兵一直對著這個旗幟而戰,很多日本兵在這個旗幟面前倒下,現在這面旗幟突然在他們面前升起,使不少日本兵在感情上一時接受不了。

1940年4月26日,新政府在南京舉行"還都"儀式。前首相阿部信行作為特使,和日本眾議院議長、貴族院議長、以及日軍總叄謀長等要人出席了還都儀式。儀式在國民政府大禮堂舉行,裏面擠滿了文武官員和前來祝賀的市民,文官身穿中式禮服,武官身穿軍裝,但大家的臉上都沒有表現出還都的興奮。大禮堂裏人頭攢動,卻是一片肅靜,偶爾還傳來低聲的嘆息聲甚至哭泣聲。汪精衛宣讀完《還都宣言》後,不禁流出了兩行熱淚,周佛海和影佐幀昭也落下了眼淚。

汪精衛的中央政權建立半年後,在以前密約的基礎上又進行了一次談判,簽訂了公開的《華日基本條約》。1940年11月30日在南京舉行《華日基本條約》簽字儀式,汪精衛以行政院長的身份出席簽字。汪精衛身穿禮服站在禮堂的石階前,等待日方特使阿部信行到來時,眼淚忽然忍不住奪眶而出,沿著雙頰一滴滴流下。突然他以雙手抓住自己的頭發,用力地撥拉,鼻子裏不斷發出了"恨恨"的聲音。這時軍樂聲響起,汪精衛身旁的翻譯周隆庠悄聲提醒汪精衛說∶"先生,阿部大使來了。"汪精衛這時才恍然從夢中醒來一般,周隆庠用手帕替汪精衛拭去淚水,用梳子梳整一下汪的頭發,此時汪精衛的臉上重新浮現出一絲微笑,走下台階迎接阿部特使。

大事記年

明治30年(1897年)11月29日-陸軍軍官學校畢業(9期)。

明治31年(1898年)在6月27日-少尉時晉升。

明治33年(1900年)在11月-中尉時晉升。

明治34年(1901年)12月23日-陸軍炮工學校高等科畢業(9期)。佐世保要塞炮兵聯隊附。

明治36年(1903年)在11月-大尉時晉升。

明治40年(1907年)11月30日-陸軍大學畢業(19期賞賜)。

明治41年(1908年)在12月-少校時晉升。參謀本部員。

明治42年(1909年)9月-陸軍大學教官。

明治43年(1910年)11月- 德國駐在。

大正2年(1913年)2月- 奧地利大使館附武官侯補校官

大正4年(1915年)1月-元帥副官。在2月-中佐時晉升。

大正7年(1918年)在7月24日-大佐時晉升。野戰炮兵第3聯隊長。8月- 西伯利亞出征。

大正9年(1920年)8月10日-參謀本部編製動員科長。

大正10年(1921年)6月3日-陸軍大學幹事。

大正11年(1922年)在8月15日-少將時晉升。

大正12年(1923年)8月6日-參謀本部總務部長。9月3日-兼關東戒嚴參謀長(11月)。

大正15年(1926年)7月28日-陸軍省軍務局長。

昭和2年(1927年)在3月5日-中將時晉升。

昭和3年(1928年)8月10日-陸軍次官。

昭和5年(1930年)12月22日-第4師長。

昭和7年(1932年)1月9日-台灣軍司令官。

昭和8年(1933年)在6月19日-大將時晉升。8月1日-軍事參議官。

昭和11年(1936年)3月10日-預備役編入。

昭和14年(1939年)8月30日-第36代內閣總理大臣。

昭和15年(1940年)1月15日-內閣總辭職。4月1日-駐華特命全權大使(12月7日)。

昭和17年(1942年)5月20日-翼贊政治會會長。5月28日-貴族議院的決議員。

昭和19年(1944年)7月22日-第10代朝鮮總督(昭和20年(1945年)9月28日)。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