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賈克斯 -歐洲足球豪門

阿賈克斯

歐洲足球豪門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阿賈克斯是古希臘神話中的希臘第二勇士。

  • 中文隊名
    阿賈克斯
  • 外文隊名
    AFC Ajax Amsterdam
  • 運動項目
    足球
  • 角逐賽事
    荷蘭足球甲級聯賽
  • 所屬地區
    荷蘭
  • 成立時間
    1900.3.18
  • 主場館
    阿姆斯特丹競技球場
  • 容納人數
    51850人
  • 擁有者
    約爾
  • 現任主教練
    約爾
  • 知名人物
    範·巴斯滕
  • 主要榮譽
    荷蘭足球甲級聯賽冠軍:29次荷蘭杯冠軍:18次荷蘭超級杯冠軍:7次歐洲冠軍杯冠軍:4次歐洲聯盟杯冠軍:1次展開
  • 主席
    科羅內爾

​人物簡介

古希臘神話中的希臘第二勇士--阿賈克斯

眾所周之,阿賈克斯俱樂部的名字來源于古希臘神話中的英雄人物"Ajax (Aias)-阿賈克斯"(一譯:埃阿斯),阿賈克斯在希臘神話中是怎麽樣的一個人物呢?

阿賈克斯

需要說明的是,希臘英雄中有兩個同名的阿賈克斯,這裏所說的阿賈克斯是大阿賈克斯,小阿賈克斯是大阿賈克斯忠實的戰友。小阿賈克斯是俄琉斯的兒子,俄琉斯與大阿賈克斯的父親特拉蒙也是親密的戰友。

阿賈克斯的弟弟透克洛斯是全希臘最有名、最厲害的神箭手。

身世起源

根據希臘神話記載,阿賈克斯身材魁梧如同巨人,他的父親是忒拉蒙(Telamon)-希臘神話中最勇猛的英雄之一,忒拉蒙與珀琉斯(Peleus)是親兄弟,也就是說阿賈克斯與珀琉斯之子-阿基裏斯(Achilles)是表兄弟。看過電影《特洛伊》的人應該知道阿基裏斯是特洛伊戰爭中希臘第一勇士,而在希臘神話中,阿賈克斯堪稱希臘第二勇士。

阿賈克斯的母親是特洛伊人赫西俄涅(Hesione),赫西俄涅則是電影《特洛伊》中那位特洛伊老國王普裏阿摩斯的姐姐,普裏阿摩斯就是帕裏斯、赫克托的父親。赫西俄涅是在戰爭中被忒拉蒙俘虜,之後成為忒拉蒙的妻子。

"阿賈克斯"這個名字由赫拉克勒斯(Herakles)所起。

赫拉克勒斯是宙斯的私生子-最受希臘人崇敬的神。赫拉克勒斯由于受到宙斯妻子、天後赫拉的嫉恨而被流放出天庭。赫拉克勒斯年輕時候受盡磨難,曾經在特洛伊被暴虐而又專製的特洛伊國王拉俄墨冬侮辱。那是他在討伐亞馬孫人凱旋的途中,從惡龍口中勇敢地救出了國王的女兒赫西俄涅;拉俄墨冬原先是答應送給他駿馬作為報答的,後來卻自食其言。

赫拉克勒斯決定報復拉俄墨冬,他帶著一批戰士和六艘船去攻打特洛伊,其中有希臘著名的英雄珀琉斯、忒拉蒙和俄琉斯等。在出征誓師會上,赫拉克勒斯穿著獅皮來到忒拉蒙面前,看到他正在用餐。忒拉蒙連忙從桌旁站起身,熱情地給他在金杯裏斟滿酒,叫他坐下,一起喝酒。赫拉克勒斯為朋友的熱情所感動,他用手指著蒼天,祈禱說:"父親宙斯,如果你願意施恩,願意聽從我的請求,那麽請賜給忒拉蒙一個勇敢的兒子,一個無敵的兒子,就像穿著尼密阿獅皮的我一樣勇敢。"赫拉克勒斯的話還沒有講完,宙斯給他送來一隻矯健的雄鷹。赫拉克勒斯興奮地叫起來:"喂,忒拉蒙,你即將得到你夢寐以求的兒子了!他將像這隻雄鷹一樣矯健。孩子的名字就叫阿賈克斯(Ajax)。"

不久,赫拉克勒斯和忒拉蒙以及其他的英雄一起征戰特洛伊。最終赫拉克勒斯殺死了拉俄墨冬,奪走了拉俄墨冬的女兒赫西俄涅,並賜予忒拉蒙。而後,忒拉蒙和赫西俄涅生下了阿賈克斯。

特洛伊戰爭中的阿賈克斯

1.阿賈克斯與阿基裏斯的戰功

如電影《特洛伊》一樣,由于特洛伊王子帕裏斯拐走了美麗的斯巴達皇後海倫,希臘人決定攻打特洛伊,希臘聯軍由國王阿伽門農率領。

在希臘聯軍中,除了最英勇無敵阿基裏斯以外,希臘人中另一個勇猛的英雄是忒拉蒙的兒子阿賈克斯。他以掠奪城市而聞名。他率領戰船一直到達色雷斯半島。這裏有國王波林涅斯托耳的王宮。特洛伊國王普裏阿摩斯把自己寵愛的小兒子波呂多洛斯送到這裏,以免他遭到戰禍。為報答色雷斯國王對自己兒子的撫育,普裏阿摩斯送給國王許多黃金和珠寶。然而色雷斯國王是個不講信義的人。當阿賈克斯打到城下時,他用這些黃金珠寶和波呂多洛斯向阿賈克斯求和。他不僅出賣了同普裏阿摩斯國王的友誼,而且把收到的撫育波呂多洛斯的錢和谷物散發給希臘士兵。

阿賈克斯並沒有帶著戰利品馬上駛回希臘,他又向夫利基阿海岸進發。他猛烈攻擊忒耳特拉斯的王國,並在對陣中殺死了國王,搶走了他的女兒忒克墨薩。她是個尊貴而美麗的女子。阿賈克斯仰慕她的美貌和氣質,便將她留在身邊,待她如同妻子一般。如果不是希臘人的習俗不允許和野蠻人結婚,他會正式娶她為妻的。

阿基裏斯和阿賈克斯從征戰中滿載而歸。他們率領戰船同時到達特洛伊城外的軍營。希臘人熱烈地歡迎他們,並圍住了兩位英雄,把橄欖枝的花冠戴在他們的頭上,以此嘉獎他們取得的勝利。然後,英雄們聚在一起,商量如何分配他們帶回的戰利品。希臘人把戰利品看成是他們的財產。現在女俘虜們被推到面前,她們的美貌令人稱贊。阿基裏斯理所當然地分到了勃裏塞斯的女兒;阿賈克斯也有權得到忒耳特拉斯國王的女兒忒克墨薩。阿基裏斯還被允許留下勃裏撒厄斯的使女狄俄墨得,因為她不願離開從小在一起長大的國王的女兒,所以跪倒在阿基裏斯的面前,含著眼淚苦苦哀求,不要讓她離開她的女主人,終于得到了允許。祭司克律塞斯的女兒克律塞伊斯被贈給希臘國王阿伽門農,這樣才能表示對他的王權的尊重。阿基裏斯自然也同意割愛。其他的一些戰利品,無論是女俘還是搶來的財產,都在士兵中平均分配。由于奧德修斯和狄俄墨得斯的提議,從阿賈克斯船上卸下的國王波林涅斯托耳的財產歸阿賈克斯,但阿伽門農自然也從中分到大量的金銀。

2.阿賈克斯與赫克托的決鬥

而後由于希臘第一勇士與國王阿伽門農發生矛盾,阿基裏斯拒絕攻打特洛伊人。這樣特洛伊人在他們的頭號勇士赫克托的率領下,殺得希臘軍隊節節敗退。

特洛伊預言家赫勒諾斯在得到神的啓示後,他急忙找到赫克托,對他說:"智慧的赫克托,你願意這一次聽從我的建議嗎?我勸你去挑戰希臘最勇敢的一個英雄決戰。你這樣做毫無危險,因為你命中註定還不會死。"

赫克托聽了很高興。他叫特洛伊士兵停止前進,然後手執長矛,走到陣前。雙方士兵看到他這舉動,果然停止戰鬥,阿伽門農也命令希臘人停止前進。雅典娜和阿波羅變作兩頭蒼鷹,棲息在宙斯的聖樹上看著這裏紛亂的場面。最後大家都安靜下來,赫克托開始說話:"特洛伊和希臘的士兵們,你們聽聽我的發自內心的建議!我們不久前締結的和約沒有獲得宙斯的贊同,他使我們兩個民族兵戎相見,其結果非常明顯,或是征服特洛伊,或是讓你們連同戰船在我們的打擊下徹底毀滅。全希臘最勇敢的英雄們就在你們的兵營裏。誰有膽量跟我單獨作戰,請他站出來。我的條件很簡單,我請宙斯在這裏作證:如果我的對手用長矛將我殺死,他可以剝取我的武器作為戰利品,可是應該把我的屍體歸還特洛伊,讓它在家鄉得到隆重的安葬;如果阿波羅賦予我榮譽,讓對手死在我的矛下,我將把他的盔甲剝下來掛在特洛伊的雅典娜神廟裏。當然,你們可以把死者運回戰船,隆重安葬,在赫勒持滂海灣給他建墓,讓後來的人可以憑吊:瞧吧,這裏是一位英雄,他是被神隻一般的赫克托殺死的!"

希臘人保持沉默,因為拒絕挑戰是恥辱,可是接受挑戰又有生命危險。他們正在為難時,墨涅拉俄斯站了起來,並斥責自己的同胞說:"你們這些怯懦的人哪,都像婦女似的,根本不是男子漢。如果沒有一個人敢跟赫克托作戰,那真使我們羞得無地自容!我願意迎戰,讓諸神決定命運吧!"

說著他緊束鎧甲,但如果不是希臘的幾個王子及時把他拖回的話,這次他必死無疑。阿伽門農握住他的手,說:"兄弟,你怎麽想起來要跟這位強有力的對手作戰?你瘋了嗎?你要知道,連阿基裏斯在戰場上見到他也不敢魯莽從事。我們請你三思而行。"墨涅拉俄斯聽從了他的話,然後涅斯托耳向他的軍隊說了一番斥責的話,告訴他們當年他和亞加狄亞人厄洛宇特哈利翁決戰的故事。"如果我還年輕,"他在結束時說,"還跟當年一樣強壯,赫克托馬上就會找到自己的對手的!"他的話剛說完,軍隊中同時跳出來九個王子。第一個是阿伽門農,其次是狄俄墨得斯,然後是大、小阿賈克斯,接下去是伊多墨紐斯,以及他的伙伴邁裏俄納斯、歐律皮羅斯、托阿斯和奧德修斯。他們紛紛表示要和赫克托作戰。"抽簽決定吧,"涅斯托耳說,"無論誰,抽到簽,他如果決鬥勝利,全希臘人都會為他感到自豪和高興。"于是,每一個人都做了一份簽,將它投入阿伽門農的頭盔裏。士兵們一起祈禱。涅斯托耳搖了搖頭盔,從中跳出了忒拉蒙的兒子阿賈克斯的簽。一個傳令官把簽拿給各位英雄看。阿賈克斯高興地大喊起來:"朋友們,這是我的。我很高興,因為我希望戰勝赫克托。趁著我準備的時候,為我祈禱吧!"

希臘人遵從他的意志。于是,阿賈克斯束緊金光閃閃的鎧甲,大步走向戰場。他揮舞著粗大的長矛,好像戰神一樣,嚴肅的臉上泛起一絲微笑。希臘人看到他威武的形象都很高興,而特洛伊的士兵卻感到恐懼,連威風凜凜的赫克托也感到心跳加速。但他不能後退,因為這場決鬥是他挑起來的。阿賈克斯走到赫克托面前,威脅地對他說:"赫克托,這下你該知道,希臘人中除了珀琉斯的獅心兒子外還有別的英雄。好吧,讓我們開始作戰!" 赫克托回答說:"威武的忒拉蒙的兒子,你別把我當一個弱小的孩子進行挑逗。我身經百戰,有豐富的作戰經驗。你是一位勇敢的好漢,我不會使用詭計,我要當著你的面投出我的長矛,看它能否擊中你。"

說著,他急速地投出他的長矛,擊中阿賈克斯的盾牌,矛尖穿透了六層牛皮,隻是沒有穿透第七層。現在輪到阿賈克斯投矛,它飛過空中,穿透赫克托的盾牌,刺破了他的鎧甲。要不是赫克托及時躲閃,它一定會刺穿他的腹部。現在雙方持矛對刺。赫克托瞄準阿賈克斯的盾牌中心刺去,但槍尖折彎,不能刺穿青銅盾面。相反,阿賈克斯則刺透了對方的盾牌,劃破了他的脖子,即刻流出了血。赫克托往後退了兩步,他的右手穩健地抓起一塊石頭,擊中阿賈克斯的盾牌,發出當的一聲巨響。阿賈克斯從地上撿起一塊更大的石頭,用力朝赫克托擲去,打穿了赫克托的盾牌,砸傷了他的膝蓋。赫克托不由得往後踉蹌了幾步,可是他仍然抓住盾牌。隱身在他旁邊的阿波羅伸出手來,把他扶住。兩個人又拔出劍來,沖向對方,進行最後的決戰。

這時,雙方的使者匆忙走上前來。特洛伊人的使者是伊特俄斯,希臘人的使者是塔耳堤皮奧斯。他們舉起棍棒隔開了兩位激烈交戰的英雄。"別再鬥了,"伊特俄斯大喊一聲,"你們兩個都是勇敢的人,都是宙斯喜愛的人,這是我們大家都看到的!現在天時已晚,請聽從黑夜的命令停戰吧!""跟你的同胞去說吧!"阿賈克斯回答他,"正是他向最勇敢的希臘人進行挑戰!如果他同意停戰,那麽我也同意!"赫克托向對方說:"阿賈克斯,是神隻給了你強壯的身體、力量和投矛的本領。我們今天暫且停戰,以後我們再決鬥,直到神隻把勝利交給我們兩個民族中的任何一方為止!現在讓我們互換禮物作紀念,讓特洛伊人和希臘人將來有理由說:'你們瞧,他們在戰鬥時想拼個你死我活,然而在分手時卻是友情深厚!'"說著,赫克托把銀柄寶劍,還有劍鞘和漂亮的劍相贈給對方,阿賈克斯解下他的紫金腰帶送給赫克托。最後雙方各自分手。

3.阿賈克斯保衛希臘人的戰船大本營

由于阿基裏斯拒絕出戰,希臘人在戰鬥中漸漸潰敗。而另一方面赫克托勇猛而無所畏懼,他率領特洛伊人勇往向前,直搗由戰船組成的希臘人的大本營。雙方又進行了激戰。阿賈克斯威武地站在希臘大本營最前面擋住特洛伊軍隊前進的路線,赫克托首先朝阿賈克斯擲去一槍。但阿賈克斯的盾牌和橫跨他胸前的寬厚的劍帶保護了他的身體,使他沒有受傷。赫克托失去了武器,不情願地退入自己的隊伍中。阿賈克斯朝他身後投去一塊巨石。赫克托沒有提防,背部被擊中,他跌倒在地上。盾牌和頭盔四下飛散,身上的鎧甲也丁當作響。希臘人齊聲歡呼起來,長矛如雨點般地擲過來,他們想把倒在地上的赫克托搶走。特洛伊的英雄們紛紛趕過來救援。埃涅阿斯,波呂達瑪斯,高貴的阿革諾耳,呂喀亞人薩耳佩冬和他的同伴格勞庫斯都圍上來,用盾牌擋住他的身體,並把他從地上扶起來,把他抬上戰車,平安地送回特洛伊城。

希臘人看到赫克托逃走,更加英勇地追擊敵人。阿賈克斯更加勇猛,朝四面八方投槍刺殺,殺死了許多特洛伊人。不過希臘人中也有幾位英雄陣亡,這使他們的伙伴們哀痛不已。小阿賈克斯為死者復仇大顯身手,他沖入特洛伊人的隊伍中大肆砍殺,如風卷殘葉一般。特洛伊人一片混亂,驚恐萬分,紛紛退出戰壕,越過寨柵逃跑了。

宙斯派他的兒子福玻斯·阿波羅來到赫克托身邊。阿波羅看到赫克托已不再躺在地上,而是坐了起來,原來宙斯已經給了他力量,使他蘇醒過來。赫克托感到身上不再冒冷汗,呼吸也順暢多了,四肢也可以活動了。當阿波羅滿懷同情地走到他的面前時,他悲傷地抬起頭說:"仁慈的神隻啊,你對我這麽關心,來看望我,你究竟是誰呀?你是否聽說,英勇的阿賈克斯用一塊巨石擊中我的胸部,阻止我取得戰爭的勝利?我原以為逃不過厄運,今天就會去地府見冥王哈得斯了!""請放心吧!"阿波羅回答說,"我是宙斯的兒子福玻斯,是他派我來保護你,就像我從前幫助你一樣。我要揮舞手上的寶劍,為你開路。你登上自己的戰車吧,我幫你把希臘人趕入大海!"

赫克托聽完阿波羅的話,馬上跳起來,躍上戰車。希臘人看到赫克托飛一般撲了過來,頓時嚇得呆住了。最先看到赫克托的是埃托利亞人托阿斯,他即刻將他看到的告訴那些王子。"天哪,真是出了奇跡。"他大聲叫道,"我們都親眼看到赫克托被阿賈克斯用巨石擊倒,但他現在又站了起來,駕著戰車沖了過來。這一定是宙斯在援助他!你們快聽我的勸告,命令部隊都退回戰船,讓最勇敢的人跟我們在這裏抵擋他的進攻。"

英雄們聽從他明智的勸告。他們召喚最勇敢的戰士們,迅速聚集在大、小阿賈克斯、伊多墨紐斯、邁裏俄納斯和透克洛斯的周圍。其餘的士兵們則在他們的掩護下撤退到戰船上。同時特洛伊人以密集的隊伍沖了過來。赫克托高高地站在戰車上,率領士兵們前進。阿波羅隱身在雲霧中,手持可怕的盾牌,指引赫克托勇往直前。希臘英雄們嚴陣以待,雙方高聲吶喊。不一會兒,投槍紛飛,弓弦作響,在短兵相接中,特洛伊人箭不虛發,因為福玻斯·阿波羅始終跟他們在一起。隻要他揮舞金盾,在雲中咆嘯,希臘人就嚇得心驚膽戰,束手無策,不知如何防衛。

赫克托大顯身手,首先打死了俾俄喜阿人的國王斯提希俄斯,然後又刺死梅納斯透斯的忠實朋友阿爾刻西拉俄斯;埃涅阿斯殺死雅典人伊阿索斯和洛克裏斯人埃阿斯的異母兄弟墨冬,繳下他們的武器和鎧甲。墨喀斯透斯在波呂達瑪斯的手下喪命。波呂忒斯殺死厄喀俄斯,克洛尼俄斯被阿革諾耳刺死。得伊俄科斯正從陣地上逃跑,被帕裏斯用槍投中,槍從後背直透前胸。正當特洛伊人忙于剝取陣亡將士的鎧甲時,希臘人亂作一團,向壕溝和寨柵潰逃,有些已經退到了圍牆後面。這時,赫克托大聲鼓勵特洛伊人:"放下那些穿著鎧甲的屍體,快去搶佔戰船!"他叫喊著,駕著戰車朝壕溝奔去,特洛伊的英雄們都駕著戰車跟了上來。

阿波羅站在壕溝的中間,抬起充滿神力的腳,猛踩戰壕邊上松動的地方,溝土嘩的一聲塌了下去,鋪成一條通道。太陽神首先從通道上跨過壕溝,用金盾推倒希臘人的圍牆。希臘人逃入戰船之間的巷道中,高舉雙手向神隻祈禱。當涅斯托耳祈禱時,宙斯深表同情,用慈悲的雷聲回答他。特洛伊人以為天降喜兆,便吶喊著連人帶馬沖進圍牆裏面,從戰車上揮劍砍殺。希臘人逃上戰船,在甲板上抵御敵人。

正當希臘人和特洛伊人在圍牆上激戰時,帕特洛克羅斯仍然坐在歐律帕洛斯的漂亮的帳篷裏為他治傷。當他聽到特洛伊人奮力攻打圍牆的吶喊聲和希臘人潰逃時恐怖的呼救聲時,他拍了一下大腿,痛苦地說:"歐律帕洛斯,盡管我想繼續給你醫治,但是現在我不能在這裏久留了。外面的殺聲震天,我實在坐不安穩!我必須去找阿喀琉斯,希望在神隻的保佑下說服他重新投入戰鬥!"

爭奪戰船的廝殺越來越激烈,雙方相持不下。赫克托跟阿賈克斯正在爭奪一艘戰船。可是,赫克托既不能把阿賈克斯斯推下水去,也不能放一把火燒毀戰船。當然,阿賈克斯也無法擊退赫克托的進攻。阿賈克斯一槍刺中赫克托的親戚卡萊托爾,赫克托轉身殺死阿賈克斯的伙伴呂科佛翁。透克洛斯急忙趕來援助他的克弟,從背後一箭射中波呂達瑪斯的御者克利托斯。波呂達瑪斯徒步作戰,奮力牽住往回逃的戰馬。透克洛斯看得真切,又朝赫克托射去一箭,但宙斯讓弓箭折斷,箭鏃飛向一邊。這射手發現有神隻在阻撓,感到很痛心。這時阿賈克斯勸他的兄弟放下弓箭,執矛持盾作戰。透克洛斯照他的意思辦了,並在頭上戴了一頂堅固的頭盔。赫克托大聲呼喊戰士們前進:"英雄們,勇敢前進呀!我發現雷霆之神親自折斷了希臘人的弓箭!神隻們是站在我們一邊的!"

阿賈克斯在另一方也大聲呼叫:"希臘人,恥辱啊!我們不是死,就是救出戰船,沒有其他選擇!如果赫克托毀了戰船,你們就隻能從海上步行回家了!"說著他挺起槍,刺死了一名沖來的特洛伊的英雄。可是,每當他殺死一個特洛伊人時,赫克托也殺死一個希臘人。

在血腥的混戰中雙方死傷慘重,現在特洛伊人的主力部隊朝戰船沖了過去。宙斯好像決心要讓忒提斯(阿基裏斯的母親)的無情的願望(在阿基裏斯得到阿伽門農的道歉前,讓希臘人潰敗)得以滿足,因為她也跟兒子阿基裏斯一樣怒氣長久未能平息。宙斯等待著,他要讓一艘希臘戰船起火燃燒,以此為信號立即改變戰局,把潰退的命運降臨在特洛伊人的頭上,而把勝利重新賜給希臘人。這時,赫克托憤怒地大肆砍殺,他殺得口中噴著白沫,兩眼在濃眉下閃著凶狠的光芒,戰盔上的羽飾在空中威武地飄動。宙斯知道赫克托的死期快到了,所以最後一次賦予他神力和威嚴。帕拉斯·雅典娜正在一步步地引他走向殘酷的死亡。但現在赫克托看到哪兒希臘人最密集,就朝著哪兒沖去。他苦戰了許久,均未能獲勝。希臘人緊密地站立著,如同一座山岩,任何巨浪都無法使它動搖。

現在希臘人又受到沉重的打擊,開始從前排的戰船上撤退,但他們並沒有被擊垮,仍然在營房周圍繼續戰鬥。希臘人相互鼓勵,特別是老英雄涅斯托耳大聲激勵士兵們奮勇作戰。

忒拉蒙威武的兒子阿賈克斯抓緊時機檢查戰船。他手執一根箍有鐵環的二十二肘長的搖櫓,從一條船跳上另一條船,召喚希臘人下來戰鬥。赫克托自然也沒有閒著,他朝一條戰船上沖了過去。宙斯從他後面推著他,使他一直前進,士兵們蜂擁著跟在他的後面。

爭奪戰船的血腥拼殺又重新開始。希臘人寧死也不後退,特洛伊人卻想放火燒毀戰船。赫克托乘機佔據了一艘戰船的船尾。這是帕洛特西拉俄斯當年來特洛伊時乘坐的大船,可是他在這場戰爭中第一個喪身。戰船還在,可惜不能載他回鄉了。現在特洛伊人蜂擁而上,希臘人誓死抵擋,雙方為這艘戰船拼命爭奪,在短兵相接中,弓箭和投槍都派不上用場,大家揮舞著戰斧和利劍,地上血流成河。赫克托耳緊緊守住船尾,等他稍微緩過一口氣來,便大聲呼叫:"快拿火把來,放火燒!宙斯終于給了我們這一天報仇雪恨!這些船給我們帶來那麽多的苦難,讓我們去佔領它們,這是宙斯給我們的命令!"

阿賈克斯好像也抵擋不住赫克托的進攻了。箭矢來得又猛又急,他防不勝防;便從船舷上略略後退,倚在舵手的長凳上,但仍然頑強地抵御敵人,並揮舞長矛,阻擊舉著火把逼近戰船的特洛伊人。同時,阿賈克斯用如雷鳴般的聲音地呼喊著他的伙伴和士兵們:"朋友們,現在到了你們爭當英雄好漢的時候了!你們不像特洛伊人一樣有城池可以躲避,你們再也沒有後退的餘地了!我們遠離故土,是在敵人的土地上。我們的命運全依靠兩臂的力量!"他一面呼喊,一面舉槍刺殺舉著火把逼近船隻的特洛伊人。不一會,有十二具特洛伊人的屍體躺在他的面前。

4.阿基裏斯之死

阿基裏斯重新武裝

阿基裏斯在好朋友帕特洛克羅斯被赫克托殺死以後,無比悲傷、憤怒,決意復出,為好朋友報仇。于是阿基裏斯和希臘國王阿伽門農達成樂和解協定。

...... 阿基裏斯原來的盔甲已經被赫克托奪去,阿基裏斯的母親前往神隻的鐵匠赫淮斯托斯住處,請求他為阿基裏斯鍛造全新的武器。赫淮斯托斯先打造一面五層厚的盾牌,背面有一個銀把手,鑲上三道金邊。盾面上繪製了大地、海洋、天空、太陽、月亮和閃爍的星星;遠方是兩座美麗的城市。 赫淮斯托斯造好盾牌,又趕造了一副比火焰還要光亮的鎧甲;然後造了大小和頭部正好合適的戰盔,頂上有金色的羽飾;最後用柔軟的錫製成脛甲。當一切完工後,赫淮斯托斯把它們交給阿基裏斯的母親。于是阿基裏斯又重新獲得了神一般的武器。可是誰又會知道,這套神一般的武器最後竟然讓與阿基裏斯一樣齊名阿賈克斯為之而死......

...... 如果問希臘人和特洛伊人什麽時候會有共同的看法,那就是他們都覺得憤怒時候的阿基裏斯是世界上最讓人恐懼的勇士。重新武裝起來的阿基裏斯飢渴萬分地沖進戰場,他讓每一個特洛伊人心膽舉碎,他瘋狂地追殺特洛伊人。

...... 在特洛伊城下,阿基裏斯毫不客氣地殺死了赫克托,特洛伊人終于感到末日到來了。

...... 特洛伊人雖然害怕呵基裏斯,但仍渴求戰鬥,他們從城垣後沖了出來。不久,雙方又開始了激烈的戰鬥。阿基裏斯殺死了無數的敵人,把特洛伊人一直趕到城下。阿基裏斯沖到特洛伊城門前,他深信自己的力量超人,能夠撞開城門,為希臘人開啟進城之路。特洛伊人的保護神阿波羅在奧林匹斯聖山上看到特洛伊城前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十分惱怒。他猛地從神座上站起來,背上背著盛滿百發百中的神箭的箭袋,向阿基裏斯走去。他用雷鳴般的聲音威嚇他說:"珀琉斯的兒子!快快放掉特洛伊人!你要當心,否則一個神隻會要你的命!"

阿基裏斯聽出這是神隻的聲音,但他毫不畏懼。他不顧警告,大聲地回答說:"為什麽你總是保護特洛伊人,難道你要迫使我同神隻作戰嗎?上一次你幫赫克托逃脫死亡,為此我很憤怒。現在,我勸你還是回到神隻中去,否則,哪怕你是神隻,我的長矛也一定會刺中你!"

說著,他轉身離開了阿波羅,仍去追趕敵人。憤怒的太陽神隱身在雲霧裏,拉弓搭箭,朝著珀琉斯的兒子容易傷害的腳踵射去一箭,阿基裏斯感到了一陣鑽心的疼痛,像座塌倒的巨塔一樣栽倒在地上。他憤怒地叫罵起來:"誰敢在暗處向我卑鄙地放冷箭?如果他膽敢面對面地和我作戰,我將叫他鮮血流盡,直到他的靈魂逃到地府裏去!懦夫總是在暗中殺害勇士!我可以對他明確地說這些話,即使他是一個神隻!我想,這是阿波羅幹的事。我的母親忒提斯曾經對我預言,我將在中央城門死于阿波羅的神箭。恐怕這話要應驗了。"

阿基裏斯的肢體裏熱血沸騰,他抑製不住戰鬥的欲望,沒有一個特洛伊人敢靠近這個受傷的人。阿基裏斯從地上跳起來,揮舞著長矛,撲向敵人。他刺中了赫克托耳的朋友俄律塔翁,矛尖從太陽穴一直刺入腦子。接著又刺中希波諾斯的眼睛,刺中阿爾卡托斯的面頰,並殺死許多逃跑的特洛伊人,可是他感到肢體在逐漸變冷。阿基裏斯不得不停住腳步,用長矛支撐著身體。他雖然不能追擊敵人,但發出了如雷的吼聲,特洛伊人聽了仍嚇得拼命逃跑。"你們去逃吧!即使我死了,你們也逃不了我的投槍。復仇女神仍會懲罰你們!"

特洛伊人聽到他的吼聲,渾身打顫,以為他並沒有負傷。突然,他的肢體僵硬起來。他倒在其他屍體的中間。他的盔甲和武器掉在地上,大地發出沉悶的轟響。

阿賈克斯保護阿基裏斯的屍體

阿基裏斯的死敵帕裏斯第一個看見他倒了下去。他喜出望外,不由得歡呼起來,即刻激勵特洛伊人去搶奪屍體。許多原來見了阿基裏斯的長矛都趕快逃避的人都圍攏過來,想剝取他的鎧甲。但阿賈克斯揮舞長矛守護著屍體,逐退逼近的人。他還主動地朝特洛伊人進攻,呂喀亞人格勞庫斯死在他的長矛下,特洛伊的英雄埃涅阿斯也受了傷。

和阿賈克斯一起戰鬥的還有奧德修斯和其他的希臘人。可是特洛伊人也在頑強地抵抗。帕裏斯大膽地舉起長矛,瞄準阿賈克斯投去。但阿賈克斯躲過了,順手抓起一塊石頭猛地砸了過去,打在帕裏斯的頭盔上,使他倒在地上,他的箭袋裏的箭散落一地。他的朋友們趕快把他抬上戰車。帕裏斯仍在呼吸,但很微弱,由赫克托耳的駿馬拖著戰車朝特洛伊飛奔而去。阿賈克斯把所有的特洛伊人都趕進了城裏,然後,踩著屍體和滿地散落的武器,大步走向戰船。每一個希臘人都哭泣著,他們為失去了最偉大的英雄而悲痛不已。

阿賈克斯最後結局

阿賈克斯與奧德修斯

為紀念阿基裏斯,希臘人舉行了隆重的殯葬賽會。首先進行角力競賽。阿賈克斯和狄俄墨得斯兩個英雄參加了競賽,他們勢均力敵,不分勝負。其次進行了拳術比賽,後來又進行了跑步、射箭、擲鐵餅、跳遠、戰車競賽等。競賽緊張激烈,動人心魄。獲勝者都各自得到了獎品。

忒提斯準備把她兒子的鎧甲和武器作為獎品獎給有功的英雄。她蒙著黑色的面紗,無限悲痛地對希臘人說:"現在,請最勇敢的希臘英雄,即那個救出了我兒子的屍體的英雄站出來,我願把兒子用過的武器獎給他。這些都是神隻的贈禮,而且神隻自己也很喜歡這些寶貴的禮品。"

即刻從隊伍中跳出兩位英雄:拉厄耳忒斯的兒子奧德修斯和忒拉蒙的兒子阿賈克斯。阿賈克斯伸手拿過武器,並請伊多墨紐斯、涅斯托耳和阿伽門農為他作證。奧德修斯也同樣請他們為自己作證,因為他們是全軍中最明智,而且最受尊重的人。涅斯托耳把另外兩位證人拉到一旁,為難地說:"如果兩位英雄為爭奪阿基裏斯的武器而反目,那麽我們就會面臨一場巨大的災難!他們中間無論誰受到了冷落,就會退出戰場,我們就會因此受到損失,後果不堪構想。因此,你們還是按照我的建議去做:在我們的營地有許多特洛伊的俘虜,還是讓他們當仲裁,解決阿賈克斯和奧德修斯的爭端。因為他們對誰都沒有偏愛,不會偏袒任何一方!"兩人都點頭贊成他的建議。他們在俘虜群中挑選了幾個高貴而正直的特洛伊人為裁判。

阿賈克斯首先走出來。"哪個妖魔迷住了你的眼睛,奧德修斯,"他生氣地叫道,"你竟敢和我相爭?你和我比,就像一條狗和獅子比一樣。你難道忘了,在遠征特洛伊前,你是怎樣不情願離開家庭啊,要是你當時索性不來該多好啊!還有,勸我們把不幸的菲羅克忒忒斯遺棄在雷姆諾斯海島上的也是你!帕拉墨得斯比你高強,比你聰明,你卻挾私仇誣陷他,置他于死地。現在,你竟忘了我對你的救命之恩,忘了你在戰場上無法逃脫時是我救了你。當爭奪阿賈克斯的屍體時,把屍體和武器扛回來的不是我嗎?你根本沒有力量扛動這些武器,更不用說扛起他的屍體了!你趕快知趣一點退下去,我不僅比你高強,而且出身也比你高

貴,並且還跟阿基裏斯有親屬關系!"阿賈克斯越說越激動。但奧德修斯譏笑地回答說:"阿賈克斯,你何必說這麽多廢話呢?你罵我膽怯、軟弱,卻不知道智慧才是真正強大的力量。正是智慧和聰明,教會水手穿過驚濤駭浪,教會人類馴服野獸、雄獅和猛豹,並使牛馬為人類服務。"

奧德修斯接著說:"因此,無論在危難時,還是在會議上,一個有智謀的人總是比有體力的蠢人更有價值。狄俄墨得斯認為我比任何人都聰明,所以在遠征時他一定要我參加。是啊,正是因為我的智慧,珀琉斯的兒子才被說服前來征伐特洛伊。而現在,我們卻為得到他的武器爭論不休。假如希臘人真的想得到一位新的英雄,那麽請相信我,阿賈克斯,那不是靠你的粗大的胳膊,也不是靠軍中任何人的詭計可以做到的,而要靠我的婉轉動人的言語才能把他爭取過來。再說,神隻除了賦予我智慧外,還賦予我一身力量。你說你把我從敵人手中救出來時,我正在逃跑,這是不真實的。相反,我常常迎著敵人沖去,殺死一切敢于抵抗我的敵人,而你卻遠遠地站在一旁,如同一棵庄稼一樣,隻註意自己的安全!"

兩個人就這樣語言激烈地爭吵了好一陣,互不相讓。最後,擔任裁判的特洛伊人被奧德修斯的語言所打動,一致同意把阿基裏斯的燦爛的武器判給奧德修斯。

阿賈克斯聽到這個裁決,頓時怒火中燒,血液在血管裏沸騰,身上每條筋肉都在顫動。他像根石柱似的呆呆地站在那裏,垂著頭註視著地面。最後,他的朋友們好言相勸,才把他拖回戰船上。

阿賈克斯悲憤地離去

夜色籠罩著大海。阿賈克斯坐在營帳內,不吃不喝,也不睡。最後,他穿上鎧甲,手執利劍,想著是去把奧德修斯砍成碎片,還是去燒毀戰船,或者把希臘人全殺死。

這時,保護奧德修斯、反對阿賈克斯的雅典娜使他發狂,否則,他在三者中必然擇一去行動。阿賈克斯苦惱得不能控製自己,他奔出營房,沖進羊群中。女神蒙蔽了他的雙眼,使他以為那是希臘人的軍隊。牧羊人看到對面沖來一個狂人,馬上躲進斯卡曼德洛斯河旁的灌木林中。阿賈克斯在羊群中,揮舞利劍,左砍右殺,同時他嘲弄地說:"你們這些豬狗,快去死吧!你們再也不會為不公正的裁判作證了!還有你,"他繼續說,"你這躲在角落裏,昧著良心的壞家伙,從我手裏奪去了阿基裏斯的武器,現在這也幫不上你的忙了。一件鎧甲能給懦夫幫什麽忙呢?"說著,他抓住一頭大綿羊,把它拖到營房裏,綁在門柱上,並揮起皮鞭,用盡全力朝它抽打起來。

這時,雅典娜走到他身後,撫摸著他的頭,頓時他又從瘋狂中清醒了。可憐的英雄這才看清自己站在一頭被打得皮開肉綻的公羊面前,他馬上明白過來,雙手無力地垂下來,鞭子從他手中滑落。他精疲力竭地癱倒在地上,知道是一個神隻在惱恨他,使他發了瘋。當他終于從地上站起來時,他無法移動腳步,隻是木然地站著。最後他發出一聲嘆息說:"天哪,永生的神隻為什麽如此恨我呢?他們為什麽這樣侮辱我,而厚愛狡猾的奧德修斯呢?現在,我站在這裏,雙手沾滿了綿羊的鮮血,這會成為全軍的笑柄的,也會被敵人嘲諷的!"

他從夫利基阿擄來並作了他妻子的公主忒克墨薩抱著幼兒,正在營地裏到處找他。忒克墨薩對丈夫十分溫順、體貼,她看到她的丈夫悶悶不樂,卻不知道為了什麽事,因為他拒絕回答她的問題。等他離開營房後,她懷著一種不祥的預感跟著出來找他。後來,她親眼看到丈夫在羊群中的所作作為,便趕緊回到營房裏,發現他滿面羞愧地站在那裏。他絕望了,呼喊著弟弟透克洛斯和兒子歐律薩克斯的名字,並祈求一種壯烈的死。忒克墨薩抱住他的膝蓋,懇求他不要丟下她留給敵人當俘虜。她讓他想起年邁的父親和在薩拉密斯的母親,並把兒子塞在他的懷裏,告訴他,如果孩子尚未成年便失去了父親,那他的命運該是如何凄慘。

阿賈克斯十分感動地抱過孩子,吻著他,說:"孩子,希望你像父親一樣,但不要像父親一樣不幸。希望你更幸福,並成為一個真正的人。我的兄弟透克洛斯將會把你撫養成人。現在,我的隨從要把你送到薩拉密斯我的父母那兒,他們會照顧你,你在那裏一定會享受童年的歡樂。"說著,他把孩子交給僕人,並留下遺言托他的同父異母弟弟照應他的妻子忒克墨薩,然後他從她的擁抱中掙脫出來,抽出他從赫克托那兒繳來的利劍,將它插在營房的地上。

接著,他向蒼天舉起雙手作祈禱:"萬神之父宙斯啊,我求你為我做一件好事:在我死後,讓我的弟弟透克洛斯即刻趕到我的身邊,免得敵人將我搶去喂狗。我也請求你,復仇女神,如同我的慘死一樣,讓阿特柔斯的兒子也不得好死!來吧,請不要慈悲,請隨心所欲地施行報復吧!還有你,太陽神,你在燦爛的天空飛越而過,當你的金車經過我的故鄉薩拉密斯上空時,請你稍待一下,把我的不幸的命運告訴我的年邁的父親和可憐的母親。再見了,神聖的陽光!再見了,薩拉密斯!再見了,家鄉的原野!再見了,雅典城和故鄉的山水!再見了,特洛伊的廣闊的原野,我在這裏生活了多年,經歷了多年激烈的戰鬥!死神,請你降臨吧,請給我投來同情的目光!"說著,他拔劍自刎,他的鮮血如同咆哮的河流一樣噴出,他的身體如同一座巨塔一樣轟然倒下,激起大地的振動。

希臘人聽到阿賈克斯自刎而死的訊息,成群結隊地跑來,撲倒在地上痛哭,並無限悲傷地捧起泥土撒在自己的頭上。希臘人沒有想到他們剛失去阿基裏斯不久,又失去了一個無比勇猛的英雄。

阿賈克斯的弟弟透克洛斯記住他的父親的囑咐,如果沒有阿賈克斯他也不準從特洛伊回來,如今他也要自殺,幸虧他的朋友們及時奪走了他手中的利劍,不然他也跟著阿賈克斯一起離去了。透克洛斯伏在兄長的屍體上放聲痛哭。過了一會兒,他重新鎮定下來,轉過頭來,看到絕望的忒克墨薩僵直地坐在死者身旁,懷裏抱著僕人們交給她的孩子。透克洛斯上前安慰她,向她保證一定保護她,並像父親一樣撫育她的孩子。他吩咐將母子兩人送回薩拉密斯去,而他因害怕父親忒拉蒙會遷怒于他,所以仍然留在營中。

接著,他準備安葬親愛的兄長的遺體。可是,墨涅拉俄斯卻出來阻止他。"他的行為比我們的敵人,比特洛伊人更為惡劣!一個自殺的人不值得隆重安葬。"阿伽門農也支持兄弟的意見,並在激烈的爭執中罵透克洛斯是奴隸的兒子。透克洛斯提醒他們不要忘掉阿賈克斯的功勞,當特洛伊人放火燒船時,是阿賈克斯拯救了全軍,他說希臘人應該感謝阿賈克斯。

可是,這一切解釋都不能說服在場的人。"你們應該明白,"他叫道,"你們虧待了這個死去的英雄,就等于侮辱了他的妻子忒克墨薩和他的兒子,以及他的兄弟!你們想過沒有,你們這種行為會使你們獲得人間的榮譽和神隻的保護嗎?"

正在爭執中,狡黠的奧德修斯來了,他向阿伽門農問道: "你能容許一位忠誠的朋友冒昧地說句真話嗎?""請說吧!"阿伽門農驚奇看著他,"的確,我把你看作軍中最忠誠的朋友!"

"好,那麽請聽我的話,"奧德修斯說,"看在諸神的份上,請你們不要使他得不到安葬!你們不能因為權力在手,就恩怨不分!你想,如果你們這樣侮慢一個英雄,這不是虧待他,而是踐踏了神隻的法律,違背了神隻的意志!"

阿特柔斯的兒子聽到這話,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終于阿伽門農大聲問道:"奧德修斯,你願意為這個人違背我的意志嗎?你難道沒有想到,你現在為他求情,而他卻是你的死敵嗎?""他的確是我的仇敵,"奧德修斯回答說,"他活著時我恨過他。現在,他已經死了,我們應該為失掉一位高貴的英雄而感到悲哀。這時,我不能也不允許再把他當作自己的仇敵。我同意安葬他,並幫助他的兄弟完成這一神聖的義務。"

透克洛斯看到奧德修斯走來時本已厭惡地走開,現在聽到他這番話時,便連忙走上去,諒解地伸出了雙手。"高貴的英雄,"他大聲說,"你是他的最大的仇敵,現在卻隻有你為他說話!可是我仍然不想讓你觸摸他的屍體,因為他的靈魂還是不願意與你和解的。我為得到你的幫助而高興,你可以在其他方面幫助我,因為還有許多事情等著做呢!"說完,他指了指始終悲愁地默默地坐在一旁的忒克墨薩。奧德修斯轉身朝她走去,堅定地對她說:"任何人都不得佔有你,把你當作他的奴隸。隻要透克洛斯和我還活著,你和你的孩子便會得到安全,就好像阿賈克斯仍活在你的身旁一樣。"

阿特柔斯的兩個兒子聽到這話感到慚愧,不敢再持反對意見。阿賈克斯的巨大身體由幾個人用力抬起,他們把他送上戰船,洗去他身上的泥土和血跡。最後,又把他放在巨大的柴堆上火化。

...... ......

英雄終于離去,但是希臘人沒有忘記阿賈克斯,他們一直認為能與阿基裏斯並提相論的英雄隻有阿賈克斯一個!阿賈克斯的英雄故事永遠被希臘人傳頌!

後記

與阿賈克斯相爭的奧德修斯也沒有得到什麽好下場,他的船在返回希臘的路上被風暴吹離艦隊,在海上漂泊,歷經17年才返回家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