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裏郎 -2003年韓國同名電影

阿裏郎

由于女演員在片場發生了危機性命的意外,亦由于一直教導的學生投靠了他人的麾下,導演金基德長久以來對于電影的執念發生了動搖,年逾五十的他發現原本高產的自己竟然再也沒有了拍電影的熱情與沖動。于是,失意的導演選擇過起了離群索居的生活,在物質條件極為簡陋的高山之上開始了自我質疑和質問的心靈旅程,他用攝像機拍下了這一段困頓生活中的自問自答,經過剪輯,于是有了這部電影。拍電影究竟是為了什麽?將那些飽受爭議的畫面和意向放置在電影裏又有著怎樣的意義?即使是金基德,也給不出標準的答案。唯一能夠確定的,是他已將電影融入了生命,情到深處人孤獨,在《阿裏郎》的歌聲裏,除了電影本身之外,一切都顯得不再那麽重要……

  • 中文名
    阿裏郎
  • 類型
    劇情,紀錄片
  • 外文名
    Arirang
  • 片長
    100分鍾
  • 上映時間
    2011年5月13日
  • 製片地區
    韓國
  • 對白語言
    韓語
  • 導演
    金基德
  • 編劇
    金基德
  • imdb編碼
    tt1922551
  • 製片人
    金基德

劇情介紹

阿裏郎講述了金基德一人分飾三角的故事。 通過阿裏郎,我越過了人生的一座小山; 通過阿裏郎,我試著理解人類,感謝大自然; 我接受目前的生活狀況。 在今日物欲橫流的人類社會、充滿憂傷的幽靈世界和藏匿著我們夢想的幻想世界中,不知何時,我們變得無休止地瘋狂。 感情是什麽,是在心中駐留還是就這麽腐爛? 為什麽它在我腦海中影響我的情緒? 為什麽它藏在我的心底激起憐憫? 當我不向他人開放心懷,我便成了一個壞人,我便把它忘了。 但當我敞開心懷,我不能懦弱地讓它為所欲為。 喔,阿裏郎! 是的。 在我們心中自相殘殺,直至死亡吧。 我憎恨並寬恕。我因殺人的欲望而顫抖。 等著瞧吧。 那個一直惦記著您的我會殺了我自己。

電影阿裏郎電影阿裏郎

演職員表

演員表

Ik-hyeon Na Dae-won Choi Pil-mo Lee

Mi-jeong Jo 崔柱峰 (Choi Ju-bong) Sin-jeong Hwang

職員表

導演:Doo-yong Lee

編劇:Mu-rak Park Woon-gyu Na Doo-yong Lee

製作人:Cheol-min Lee

劇情製作公司:Theory Entertainment

發行公司:Movies Entertainment

製作背景

由于女演員在片場發生了危機性命的意外,亦由于一直教導的學生投靠了他人的麾下,導演金基德長久以來對于電影的執念發生了動搖,年逾五十的他發現原本高產的自己竟然再也沒有了拍電影的熱情與沖動。于是,失意的導演選擇過起了離群索居的生活,在物質條件極為簡陋的高山之上開始了自我質疑和質問的心靈旅程,他用攝像機拍下了這一段困頓生活中的自問自答,經過剪輯,于是有了這部電影。

電影阿裏郎電影阿裏郎

拍電影究竟是為了什麽?將那些飽受爭議的畫面和意向放置在電影裏又有著怎樣的意義?即使是金基德,也給不出標準的答案。唯一能夠確定的,是他已將電影融入了生命,情到深處人孤獨,在《阿裏郎》的歌聲裏,除了電影本身之外,一切都顯得不再那麽重要……

影片製作

抑鬱期“也要拍電影”

金基德的影片一直以粗糲彪悍的力量感而著稱,然而《阿裏郎》呈現的卻是一個脆弱、陷入失敗的導演形象。在一間簡陋的山間小屋中,金基德為自己準備了一頂帳篷,吃著最簡單食物,取雪為水,唯一能夠證明他身份的是一溜擺放在櫃子上的榮譽獎章,其中包括柏林的銀熊獎和威尼斯的金獅獎。他人格分裂般地扮演質問者、回答者和旁觀者,並在痛哭流涕中說出了無法拍片的原因——2008年,他遭受了雙重的打擊。首先,拍攝電影《悲夢》(Dream)時,由于女演員出了意外而導致他對電影意義的質疑;其次,兩位助理導演離他而去,讓他嘗到了背叛的感覺。

因為《阿裏郎》是金基德患社交恐懼症後的第一部電影,因此得到了很大的關註,而金基德則稱:“我之前一直在睡覺,是坎城讓我醒來。”影片之所以名為《阿裏郎》,因為在金基德看來,這是“韓國人在悲傷、迷茫時會唱的一首歌”。

韓國電影人稱“丟臉”

對著鏡頭袒露一切,這顯然為金基德贏得了大多數觀眾的同情。然而,他在片中不斷重復“有很多觀眾在等著你,金基德”,讓部分觀影者認為“自戀”。而金基德在片中強調自己的影片是因為各類國際電影節的拯救而獲得生命,否則“我隻是一個在國內票房慘敗的導演”、直呼姓名地批評因為大明星、大項目離自己而去的兩位助理導演,這顯然讓韓國人覺得不安。

電影阿裏郎電影阿裏郎

釜山電影節組織人之一的Jeon Chanil是金基德的好友,他告訴早報記者,“這完全是對金基德以前影片的顛覆,他之前的影片都那麽有力量。”在他看來,雖然目前有一種電影趨勢是將電影做得極端化,但這必須有一個界限,而這次“金基德走得太遠了”。對于記者追問片中的金基德是否有表演成分,並非完全出于自己社交恐懼的心理狀況,Jeon Chanil不置可否,“我對此也感到非常迷惑。我感到羞愧和丟臉。”

影片評價

韓國導演金基德在1996到2008年間完成了十五部優秀的故事影片,是電影節時代出現的一位非常多產的製作人。但是,既上一部作品《悲夢》(2008)之後,金基德卻令人意外的沉寂了三年的時間。他的最新影片《阿裏郎》,可以被我們魯莽地或者是殘忍地叫做《瘋狂的金基德》,此片講述的是這位導演由于個人和事業上出現的危機,在一個封閉偏遠地區長達三年的自我流放生活。

雖然在國際影壇上取得了藝術成功,金基德的作品卻一如既往地被韓國的觀眾排斥。更糟糕的是,在製作《悲夢》時韓國女演員李娜英幾乎被吊死在拍攝現場,這個意外給金基德帶來了嚴重的精神打擊。不可否認的,觀眾看到《阿裏郎》的最初感覺,好像是在目睹這位曾經著名的導演在荒蕪人煙之地慢慢地任由自己走向瘋狂。本片在2011年的坎城電影節上放映之後,《綜藝》雜志的萊斯利·費潘金堅決地認為觀看本片就好像是 "在酒吧裏有一個醉漢坐在你的身旁,一味地抱怨著自己曾經是多麽的成功,他身邊的朋友都是一幫混蛋,以及他最終明白了生命的意義”。阿裏郎是古代朝鮮的一首民歌,並沒有實際的含義,是韓國人在悲傷、迷茫時唱起的歌,因此金基德選擇這個名字,並沒有想宣告自己變得更加睿智,而是想強調自己悲傷的心情。

電影阿裏郎電影阿裏郎

本片是一幅導演的勇敢無畏的自畫像,故事以他完完全全的逃離韓國電影界,在山上的一座簡陋小木屋裏的生活開始。那些對金基德有所熟悉的觀眾們也許會驚訝的發現,在幾年間他變得如此的蒼老:臉上布滿了愁紋,頂著滿頭的灰發。盡管看起來無法與外面的世界互動,金基德依舊知道如何構造一部電影,使言語保持有趣,沒有把它變成為一個小人的低俗埋怨。為了引導故事的發展,他本人扮演起了三個不同的角色:隱居的電影製片人,好奇的採訪者(綁起頭發的金基德)和金基德的‘影子’。當沒有在做飯或者是在發呆時,金基德會冒出幾句對過去的合作伙伴張勛(金基德的弟子,因執導《電影就是電影》而人氣飆升,卻“禁不住資本主義誘惑”而被主流工作室收買)的咒罵。如果說這些對話都是一些尖酸的影片日記的話,影片中還有其他一些半紀實半虛構的情節,例如金基德經常被奇怪的敲門聲嚇倒,影片的最後,他還戴著自製的銀手槍,開著汽車進了城。

《電影舞台》雜志在對2011年坎城電影節的報道中引用導演Raffi Asdourian的話說:“《阿裏郎》這部影片應該給人免費線上看,因為沒有人會花錢看這種電影”。顯然,金基德是在尋求一種精神的宣泄而不是經濟上的回報。《阿裏郎》的主題是導演的精神困境,是一個電影天才向世界宣告自己的回歸。本片顯然滿足了那些想知道導演為啥長時期沒有作品問世的影迷們的好奇心,也是導演對于自己至今為止的生活和工作的總結,影片的‘主人公’嘗試著反省自己過去的行為,卻陷入了一個渾沌的思想深淵。金基德帶著武器回到文明世界的舉動,使人聯想到《海岸警衛隊》(2002)中受到精神打擊的士兵努力在城市中保持像正常人一樣的平靜。金基德也許會說"攝像機捕捉這個世界,卻也加進去太多的點綴“,但是《阿裏郎》是原始的,當車開進城,金基德叫喊道“我要來殺了你!”的時候,這種誇張的行為卻是那麽的逼真。充滿了導演風格的戲劇性和沖突性,《阿裏郎》就是經典的金基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