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蘭·加西亞·佩雷斯

阿蘭·加西亞·佩雷斯

阿蘭·加西亞·佩雷斯,秘魯政治家,1985-1990年與2006-2010年間的秘魯總統。第一任總統期間,雖然取得一定成就,由於政府管理不善,貪污腐敗現象嚴重,造成全國經濟危機。1992年,繼任總統阿爾韋托·藤森立案追究加西亞在執政期間的貪污公款罪和非法致富罪。加西亞逃往哥倫比亞尋求政治避難。2001年1月,他結束流亡生活回國。2006年6月4日,他再次當選秘魯總統,並於同年7月28日宣誓就職。加西亞表示,他領導的新一屆政府決不會重犯以前的錯誤,而要成為一個"和解、對話和開放的政府"。這一屆任期,他一掃上一次的種種弊端,表現可謂可圈可點,卸任後繼續擔任秘魯人民黨黨首。

  • 中文名稱
    阿蘭·加西亞·佩雷斯
  • 職    業
    政治家
  • 出生日期
    1949年5月23
  • 國    籍
    秘魯

人物生平

全黨新秀

阿蘭・加西亞1949年5月23日生於利馬市的一個阿普拉黨世家,其父卡洛斯・加西亞・龍塞羅斯是秘魯阿普拉黨的全國組織書記,其母妮塔・佩雷斯為阿普拉黨大學事務負責人。加西亞從小就受到阿普拉黨鬥爭的薰陶。他呱呱墜地時正值奧德里亞軍政府上台之初對阿普拉黨大肆鎮壓之際,其父已身陷囹圄,他直到5歲時才第一次見到出獄的父親。

阿蘭·加西亞·佩雷斯阿蘭·加西亞·佩雷斯

加西亞上國小時就加入了阿普拉青年聯合會,17歲中學畢業時加入了阿普拉黨,投身於阿普拉事業。此後,加西亞先後在秘魯的著名大學國家天主教大學和聖馬可大學讀書,1971年獲法學碩士學位。由於貝拉斯科軍政府限制政黨活動,加西亞前往歐洲求學。他先在西班牙讀書,1972年獲法學博士學位;1973年又赴巴黎進修。在歐洲期間,他邂逅了正在攻讀經濟學的阿根廷姑娘皮拉爾・諾雷斯,皮拉爾的父親是阿根廷科爾多巴大學校長。加西亞與前妻離婚後,同皮拉爾結為伉儷,二人共育有一子三女。

70年代中期,秘魯出現軍人可能還政於民的形勢,阿普拉黨要求流亡國外的黨員回國。加西亞於1976年回到秘魯後,深得黨的領袖阿亞的賞識。1978年6月18日,阿亞當選立憲大會主席,加西亞等37名黨員當選由100人組成的立憲大會成員,阿普拉黨成為大會中第一大力量。不久,經阿亞力薦,加西亞擔任了黨的組織書記,並隨後在1980年當選全國眾議員。對於即將到來的1980年大選,阿亞當選總統已是眾望所歸,但他不幸在1979年病逝,阿普拉黨倉促推出的總統候選人敗北。於是黨內迫切呼喚新的領袖。加西亞在黨的組織書記、立憲大會成員和眾議員的位子上逐漸展現出過人的才幹和領袖氣質,他對阿普拉事業忠貞不二,充滿活力,具有雄辯的口才,加上1米93的身高,給人聰明幹練、瀟灑倜儻的印象,在民眾中甚有魅力,逐漸贏得全黨普遍的敬佩與信賴。1982年10月,阿普拉黨召開第十四次代表大會,33歲的加西亞在大會上當選為總書記,掌握了黨的領導權。加西亞隨後關於克服黨內矛盾、爭取黨外力量的支持和更新黨的政策策略的努力也為廣大黨員所擁護。在1984年2月的黨內選舉中,加西亞當選總統候選人,成為繼阿亞之後的該黨第二代領袖。

標新立異

在1985年大選中,36歲的加西亞一舉獲勝,成為秘魯獨立以來最年輕的總統,從而使阿普拉黨獲得歷史性突破,首次上台執政。但加西亞1985年7月28日就任總統後,面臨的卻是經濟凋敝、債台高築、貧困嚴重、恐怖活動猖獗的困境。在執政的頭兩年,他採取了非正統經濟模式,既不靠貸款也不靠外國投資,而是通過刺激國內需求繁榮經濟;制定了勞工穩定法,以超過物價上漲的幅度增加職工工資;在就業、衛生、社會保險上向下層民眾傾斜,增加食品補貼,對農村發展和水電道路建設給予資金支持等。他還實行"限額還債"的政策,即只用出口收入的10%償還外債。在當年9月召開的聯合國大會上加西亞提出,"如果不能解決外債這個欠已開發國家的基本問題,秘魯將拋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加西亞政府的努力在初期曾取得一定成效,1986年和1987年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分別達到8.5%和6.9%。但是,由於人為地擴大社會需求的政策耗資甚多,國庫逐漸告罄,無力推動生產;"限額還債"的措施曾一度控制了外匯的流出,但招致大國的激烈反對,致使秘魯舉貸無門,投資銳減。為解決財政緊張問題,加西亞於1987年10月開始實行本國私人銀行國有化,引起私人企業界的強烈不滿,造成大量資本抽逃國外,國內金融界陷於混亂。隨後,秘魯經濟嚴重惡化,自1988年起經濟連續3年出現負增長,通貨膨脹率曾高達7649%。同時,加西亞打擊暴力恐怖活動的措施未能奏效,爆炸、綁架、襲擊等愈演愈烈。在這種形勢下,阿普拉黨的威信急劇下跌,結果在1990年大選中失敗。

善於反思

加西亞於1990年7月28日卸任後仍在黨內保持著較高威望,1992年2月被再次選為總書記。然而,他卸任不久,秘魯法務部門開始調查他的非法致富問題。1992年4月5日阿爾韋托·藤森發動政變,動用軍隊解散了議會,改組了司法機構。5日當晚,軍隊前往加西亞家中抓捕他,他仗著身材高大躥上鄰居屋頂才得以逃脫,在朋友家中躲藏兩個月後前往哥倫比亞避難,此後8年,一直居住在波哥大和巴黎。秘魯司法機關則對他發出逮捕令。經過執政的挫折和10多年來世界與秘魯形勢的變化,加西亞在流亡期間進行了反思,認為既要堅持阿亞創立的阿普拉主義、堅持民族主義和民眾主義學說,又要總結自己執政成敗的經驗教訓,發展阿普拉主義。加西亞認為,他在執政時曾努力恢復經濟,重視再分配的原則,將有限的資金用於最貧困的階層,特別是實行了"限額還債"的政策迫使美國財長提出對開發中國家減債的"貝克計畫"。但是,其政府也犯了錯誤:繼續保持軍政府建立的國有經濟體,當國家經濟由於缺乏投資而停滯時,實行了銀行國有化,而沒有尋求外國投資或實行稅制改革。在總結自己執政成敗的基礎上,加西亞發展了關於反對帝國主義、國家作用和社會公正、拉美一體化等問題的認識。他對帝國主義的變化進行了深入分析,既認為帝國主義本質不變,又論述了帝國主義的全球主義新形式,揭示了當今帝國主義利用世界大市場為所欲為,剝奪世界弱國的權益。他指出,在21世紀應該繼續反對帝國主義,但現代國家的反帝作用不是對外資企業實行國有化,而是推動開發中國家一致反對全球主義,以使外國資本在公正談判的條件下投資,而不把實行貿易與金融開放、對外企免除稅收和削減勞工權利作為條件。加西亞認為,90年代以來,在資本與產品更加活躍的新世界,發揮國家作用不等於實行國有化,國家的作用是推動與調節市場和促進社會公正,認為民主、公正、自由是阿普拉主義的基本要求,國家不能放棄對窮人和多數人的承諾,不能把他們的命運交給自由市場。加西亞認為,阿亞初期的思想已包含拉美大陸一體化是反對帝國主義的最有效方式。到了20世紀末,秘魯必須依靠大陸一體化來面對全球化和全球生產新模式。

恢復元氣

2000年11月藤森政府倒台。翌年1月18日秘魯最高法院取消逮捕加西亞的命令,他於1月27日返回利馬,結束了將近9年的流亡生活。隨後,他即被阿普拉黨推舉為總統候選人參加當年4月8日的大選。在競選中,加西亞再次表現出非凡的政治才幹和驚人的演講能力,並按照流亡時的反思,檢討了80年代執政時的失誤,表示既要發展經濟又要消除貧困。加西亞和阿普拉黨迅速恢復元氣,他在參選的8名總統候選人中得票第二,該黨獲得29個議席(上屆僅有6席),成為議會第二大黨。在6月3日第二輪選舉中,加西亞惜敗於"可行的秘魯"黨的候選人托萊多。

2004年6月,阿普拉黨召開第二十二次代表大會,再次選舉加西亞為黨的主席。2006年秘魯大選鳴鑼開戰伊始,加西亞以其在黨內的威望和號召力毫無爭議地再次被阿普拉黨推舉為候選人。為摘掉對手給自己戴上的"失敗總統"的帽子,消除首次執政所犯錯誤給民眾心理造成的陰影,加西亞坦誠地承認首次執政的失誤,強調通過吸取以往教訓,在政治上已走向成熟;他努力塑造阿普拉黨及其個人的"親民形象",允諾改變本黨傳統經濟政策,贊成與美簽署自貿協定,歡迎外國投資。在競選策略上,加西亞針對兩名主要對手――左翼的胡馬拉和右翼的弗洛雷斯的特點,大打"中間牌",既反左也反右,既批評弗洛雷斯秉承壟斷者的旨意,漠視勞動者的權利,又批評胡馬拉是假民族主義者,以極端政策蠱惑民眾,積極樹立自己既推進改革又保持大政方針連續性的穩健形象。

還有一則"趣聞"值得一提。秘魯競選期間,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不斷抨擊加西亞,力挺個人經歷、政治理念與自己相似的烏馬拉。查維茲稱加西亞是"竊賊"、"美國白宮在秘魯的哈巴狗候選人"。他甚至從自己的上衣口袋裡掏出一張紙幣,戲謔地說,"如果我參加國家首腦會議,得看看他(加西亞)會不會在我的口袋裡偷錢。"而加西亞則針鋒相對,指責查維茲為烏馬拉提供經濟援助,妄圖把"秘魯變成委內瑞拉的殖民地"。連秘魯政府也出面"助陣",於當年4月29日召回駐委內瑞拉大使,抗議查維茲"持續和公然干涉秘魯總統選舉"。大選結束後,秘魯媒體調侃說,是查維茲把加西亞"罵"上台的。

再任期間

政壇人物需要面對媒體和公眾,因此必須具備一定的"表演"才能,而加西亞作為經歷過多次選戰磨鍊的政治家,自然深諳取悅選民之道。

在如何顯得"親民"方面,加西亞很為老練。他本來就愛好音樂,喜歡一展歌喉。2010年6月,加西亞前往利馬某工地視察。看到工程進展順利,加西亞很高興,於是叫人拿來啤酒,與工人們一起暢飲慶祝,還以南美人特有的奔放的方式,當眾唱了一首秘魯老歌。

當然,要真正贏得民心,不僅需要"作秀",還得動點真格的。自2006年7月上台後,加西亞先後採取了一系列節儉政策,通過大幅削減總統、部長和國會議員的工資以及嚴格限制公費外出訪問等措施,把節省下來的資金用於基礎設施建設和解決貧困問題等。更令加西亞自豪的是,秘魯這幾年經濟總體表現良好,是拉美經濟成長速度最快的國家之一,經濟平均增長達到5%。在金融危機中加西亞政府還出台了一系列以基礎設施建設促進就業和帶動經濟發展的計畫,得到了國內外的一致好評。

2007年2月,加西亞還宣布了一項重大決定――拍賣總統專機。這架總統專機於1995年由前總統藤森購入,每飛行1小時的花費約為5900美元。加西亞說,在一個貧困率高達50%的國家,使用總統專機是一種"浮誇"的表現。2009年11月,加西亞對韓國進行國事訪問時,乘坐的就是日本航空(JAL)由東京飛首爾的航班,而且是經濟艙。據說,航空公司方面要給他換商務艙,但加西亞沒有同意。包括外長在內,加西亞的隨行人員只有5人。加西亞曾對身邊人士說:"出訪時如果使用專機並有很多人隨行,就要花費50萬美元左右,而用這筆錢可以在貧困山村建立一家醫院。"作為一國元首,能如此行事,真的堪稱難能可貴。

軼聞

認私生子

加西亞結過兩次婚,現任夫人皮拉爾・諾雷斯是他的第二任妻子。皮拉爾出身阿根廷富有的商賈之家,對丈夫走上政治道路不無幫助。加西亞與皮拉爾育有4女1男,最大的已32歲,最小的19歲。在加西亞重新上台前幾年,不時有傳聞稱夫妻倆琴瑟不協,但當事者不置一詞。

2006年10月21日,秘魯大牌名記曝料稱,總統加西亞曾與夫人分居,並在此期間與一名情婦秘密同居,並且還生下了一個私生子!

就在各種八卦漫天飛舞之際,10月23日,處於風暴中心的加西亞卻出人意料地來了個"主動出擊"。他在夫人和4個孩子的陪伴下舉行新聞發布會,對於私生子傳聞"供認不諱":"我想告訴這個國家的是,2004年4月至2005年10月期間,我與一名女子同居,並於2005年2月生下了一個男孩。我已經將他認做我的孩子。"

在加西亞面對電視鏡頭侃侃而談的時候,他的妻子和孩子一直靜靜地坐在他的身邊。妻子皮拉爾自始至終一語未發,時而專注地聆聽丈夫的發言。對於夫人的寬容,加西亞表達了自己的感激之情,並稱自己之所以敢於自曝家醜,是因為妻子給了他"道德支持"。"我對能得到妻子的諒解感到欣慰。她向這個國家展示了她作為第一夫人的難以置信的尊嚴。"

加西亞的這名情婦是秘魯著名"美女經濟學家"伊莉莎白・羅香妮・奇斯曼・拉科維克。時年45歲的拉科維克出生於美國,擁有美國和秘魯雙重國籍。據知情人透露,早在1989年拉科維克便與加西亞展開了地下情,甚至還曾與後者在1992年至2001年海外流亡期間,追隨他至巴黎。他們的兒子被"公之於眾"時已經20個月大,當時生活在美國。

2009年2月18日,加西亞在利馬總統府迎接其已滿4歲的私生子,還對在場記者表示:"費德里科是一個非常漂亮的男孩子,他將跟隨我的姓氏。只要我活著,我就會拿他當兒子一樣保護,履行一個父親的職責。我的大門始終向他敞開,無論是我家還是總統府。"

分析人士認為,加西亞快刀斬亂麻地認下"孽債"實屬明智之舉,有利於他爭取秘魯民眾寬容,維持其高達60%的民意支持率。他的這一舉動也是吸取了"前車之鑑"。加西亞的前任托萊多,曾於2001年上任後不久被曝出有一名私生女。一開始,托萊多死不認賬,結果支持率大跌。直至2002年10月,秘魯內閣就此召開緊急會議,他才硬著頭皮承認,但最終沒逃過狼狽下台的下場。

外交無禮

2010年6月初,美國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訪問秘魯。按原定日程,在她與加西亞的會談結束後,還將舉行聯合新聞發布會。

在秘魯總統府新聞發布會現場,所有擺設都是為兩個人準備的:一張桌子、兩把椅子、兩個麥克風、美國和秘魯兩國國旗。希拉蕊和加西亞一同走進了發布會現場。希拉蕊坐了下來,她的面前擺放著一個藍色資料夾,裡面是她事先準備好的發言摘要。但加西亞卻沒有坐下來,他站在桌子旁邊,用西班牙語發表了一段長長的聲明,然後迅速離開了房間,將希拉蕊當眾"晾"在新聞發布會現場。就在翻譯用英語轉述加西亞的聲明時,秘魯總統府的工作人員急忙跑了過來,移走了為加西亞準備的椅子和麥克風。

作為主人的總統撇下美國最高級別的外交官,甚至等不及翻譯將自己的話傳達完畢就走人,這狀況著實有點"雷人"。當然,此舉並非加西亞"首創",2010年3月,烏拉圭當選總統何塞・穆希卡也曾提前離席,而將來訪的外國貴客撇在新聞發布會現場,但當時穆希卡是為了趕去參加自己的就職典禮,也算情有可原。

對於秘魯總統的提前離場,被"放鴿子"的希拉蕊顯然沒有思想準備。她靜靜地坐在那裡,臉上的表情有點呆滯,又有點困惑。但希拉蕊畢竟是外交老手,面對秘魯總統的怠慢,她表現得非常"高姿態"。她讚美了秘魯經濟的快速發展,並為"耽擱了總統的日程安排"而道歉。最後,希拉蕊也提早離場,沒有接受在場記者的提問。

其實加西亞在外交方面的"超常"舉動已有先例――2009年11月中旬,加西亞對韓國進行國事訪問,原定日程為兩天。但在到達首爾的第二天,加西亞在青瓦台與韓國總統李明博舉行會談時說:"昨天到韓國一看,漢江真的很漂亮,這裡的一切都很好,因此我問(韓國)外交部能否再待一天。"李明博也是個"明白人",當即表態說:"我正因為您快要走而感到遺憾,這樣再好不過了。那么請您再騰出一天時間去看看想看的地方。"對於此事,韓國國內頗有微詞,青瓦台發言人朴先圭曾感慨地說:"這在外交慣例上幾乎沒有先例。"

多次打人

加西亞有一副好身材,卻沒有好脾氣,極容易動怒,甚至動粗。儘管如今已過"耳順"之年,"火氣"卻依然不減。

2010年10月9日,加西亞前往利馬某醫院探望一名親友,當他在8名保鏢的簇擁下,準備乘電梯下樓時,一名青年男子突然躥了出來,攔住他的去路,並當面高聲大罵:"腐敗分子!"

加西亞先是愣了一會兒,然後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了這名毛頭小伙一記響亮的耳光。然而,小伙子面無懼色,反而譏笑總統先生說:"這就是您理解的言論和表達自由?"惱羞成怒的加西亞此時猶如快被吹爆的氣球,只見他再次抬手,照著對方又是一記重重的耳光。緊接著,他的8名保鏢七手八腳地將那個"冒失鬼"按倒在地,有人給他戴上了手銬,更多的人則對他拳打腳踢。隨後,眾保鏢將小伙子押上車,加西亞一行揚長而去。

此事發生時,雖然加西亞的保鏢盡力將其護住,並曾一度企圖搶奪圍觀民眾的手機,但依然有不少人保存了手機中的視頻資料,有網友還威脅將它發到網上。

當眾冒犯總統的年輕人是名建築工人,名叫萊昂,27歲,家住利馬貧民區。加西亞的打人醜聞經媒體曝光之後,秘魯上下民怨沸騰。眾多網民發帖聲援萊昂,稱他是"英雄",而加西亞則被封"暴力總統",有人稱"這是打在這個國家臉上的一記耳光"。

其實,加西亞打人早有"前科"。 2001年,參與總統競選的加西亞在台上發言時,因不滿思緒被閃光燈打亂,竟飛腳踹向一名女攝影記者,當時輿論一片譁然。 2004年,在秘魯全國總工會組織的一次遊行集會上,加西亞曾用腳踹翻一名殘疾小伙的輪椅,理由是後者"擋住了他的去路"。為此,他不得不支付數額可觀的賠償費以避免上法庭。時隔兩年後,為證明自己已"痛改前非",加西亞還在競選期間專門前去探望這名殘疾人,對他噓寒問暖。不過,當時就有人質疑其動機,認為加西亞只是為了收買人心。"他不是真正關心窮人,"一位名叫馬里薩・華瑪尼的女傭曾對記者說,"他像蛇一樣狡猾,我們相信他就是傻瓜了。"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