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茲特克帝國

阿茲特克帝國

阿茲特克是一個在14世紀-16世紀的墨西哥古文明,其傳承的阿茲特克文明與印加文明、瑪雅文明並稱為中南美三大文明。

阿茲特克文明是世界歷史上一個獨樹一幟的古文明,于15世紀在墨西哥中部建立了帝國。擁有較精確的歷法系統;農業方面,灌溉技術發達;經濟方面,已經出現了原始階段的"貨幣";宗教神話具有鮮明的特色,且對後世也影響深遠;阿茲特克人的建築技術也非常精湛,能夠建造出十分雄偉的建築,特諾奇提特蘭古城便是最好的證明;此外,阿茲特克社會階級劃分森嚴,並擁有完備的法律系統。

15世紀,阿茲特克帝國經過一系列的擴張戰爭,成為了前哥倫布時期中美洲最強大的國家。阿茲特克帝國在鼎盛時期不但完全覆蓋了今墨西哥的中部,而且還佔領了一些對于運輸技術極其落後的美洲人來說的"遙遠國度"。

  • 人口數量
    1.12億(2009年7月)
  • 所屬洲
    北美洲
  • 主要民族
    阿茲特克人、托兒特克人
  • 首都
    特諾奇蒂特蘭
  • 主要宗教
    天主教
  • 主要城市
    特諾奇蒂特蘭
  • 國土面積
    1972550平方千米
  • 官方語言
    納瓦特爾語
  • 政治體製
    君主製
  • 中文名稱
    阿茲特克
  • 英文名稱
    Azteca

簡介

阿茲特克(Azteca)文明的孕育和發展有其特定的地理歷史條件。阿茲特克文明的發祥地是墨西哥谷地。墨西哥谷地處于墨西哥中央高原,海拔200米,南北長100公裏,東西60公裏,氣候宜人,水草豐盛,為阿茲台克文明的發展提供了一個絕佳的自然環境。而正由于這一絕佳的自然環境,墨西哥谷地又是自古以來人類活動繁衍生息的一個中心,人類從事勞動,創造的一個基地,這又為阿茲台克文明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文化物質基礎。

“阿茲台克帝國”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帝國。它沒有全境統一的行政機構。就是“三方聯盟”也沒有統一的行政機構,也就是說,墨西哥谷地部落聯盟不是政治聯盟,而是軍事聯盟。盟主阿茲特克酋長為最高軍事統帥,指導向外擴張,征服的目的不是霸佔領土,而是擴大稅收的範圍和增加內貢的部落。“三方聯盟”不在被征服地區設定行政區域,不派遣行政官員,隻劃分了38個交稅納貢區,派遣收稅官進行監督;戰敗的部落仍獨自存在,自主發展,隻是按時向“三方聯盟”交稅納貢。由是觀之,阿茲特克部落的酋長並不是“阿茲特克帝國”的國王或皇帝,並不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威。

阿茲特克的經濟生活以農業為基礎,土地所有製分公有與私有,村社的土地為公共所有,各家的父親分得一片土地,終身耕種,死後交給村社;如果連續兩年不耕種,村社就得收回。貴族的土地為私人所有,由土地所在的村社農民耕種,耕種技術很原始,沒有耕畜,沒有犁杖。使用“掘土棒”——一種裝有石刀片的長柄農具。為了擴大種植面積,增加生產,在湖區採用兩種方式造田:A湖造田;B挖溝造田。阿茲特克人稱這兩種造田方式為“奇南帕”。人工小島和台地土壤肥沃,一年四季均能種植庄稼和栽培花卉。玉米是主要種植物,其次是瓜類.豆類植物和辣椒。還有生長在缺水幹旱地區的龍舌蘭。

其他信息

阿茲特克的手工業也發展到了一個新的水準。各行各業活動在專門的街區。特諾奇蒂特蘭最著名的行業是製羽業,原料是外地的貢品;匠人們用之製作成武士的頭飾和盾牌,其他重要的行業有金銀首飾,器皿製作等。產品除供應在地外,大部分銷往全國各地。

貿易十分活躍。有當地的集市貿易和遠距離貿易。特諾奇蒂特蘭城中有許多大小廣場,均用作商品貿易場所。商品來自“帝國”各地,各地商品在廣場上分片集中擺攤。商品應有盡有。特諾奇蒂特蘭是全“帝國”的商業中心,全國各地的商品運往那裏,城裏生產的各種手工業品又流向全國各地。從事這種商品販運活動的商人形成了一個特殊的社會階層。他們不光從事商業活動,還充當間諜,收集情報,向京師報告,在擴張領土的征服活動中又是先遣人員.因此可以說,貿易和從事貿易活動的商人是“阿茲特克帝國”生存和發展的一大支援。

神靈

Tonatyw 中譯名托納提烏阿茲特克神話中的烈日之神,“五太陽周期”最後一個紀元--“四度變遷”的統治者。在太陽和月亮誕生之前,地位卑下的神納納華特辛主動犧牲自己,和虛榮的特庫希斯特卡特爾神一起跳進了熊熊烈火之中,納納華特辛成為了強大的太陽神托納提烏,並提出用別的神靈的心和血來供奉他。他同時也有戰神的神格,與惠齊洛波契特利、狄斯克特裏波卡同為佑護戰爭之神,從這一點可以看出阿茲特克強烈的軍事國家性。古代阿茲特克人常常為了捕捉戰俘,以活人心髒來獻祭給這個托納提烏而進行戰爭。阿茲特克文明

阿茲特克族是古代墨西哥文化舞台上最後一個角色,他們創造了輝煌的阿茲特克文明,開創了阿茲特克族最興盛的時期。我們從簡單的了解阿茲特克帝國的歷史進程和它在各方面的情況來粗略的認識一下這個文明。阿茲特克族是北方貧瘠而居無定所的狩獵民族,後來侵入墨西哥谷地,征服了原有的居民托爾特克人。在十六世紀西班牙入侵之前,特諾奇蒂特蘭作為阿茲特克帝國的中心,擁有人口20-30萬,是當時世界上最繁榮的城市之一。它的文化不僅具有自己民族的特色還具備其他部落的特色,它的宗教信仰就是其中比較明顯的一個方面。在宗教的庇護下阿茲特克的經濟得到了長足的發展。經濟的發展進而推動了阿茲特克人的教育、科學研究、天文學歷法文字藝術各方面的發展。阿茲特克人的輝煌文明最後毀于西班牙殖民者之手,它的歷史從此被攔腰截斷。

傳說

關于阿茲特克族的定居有一個有趣的傳說。受他們的保護神維洛波切特利(Dios de la Guerra)的啓示,他們去尋找一隻,它棲身在一株仙人掌上,口中還銜著一條,找到之後就應該在那裏建造城市。而阿茲特克人在墨西哥谷地的特斯科科湖中的一個小島上找到了這隻鷹,于是他們就在這裏建立了以後成為印第安著名古都的“特諾奇蒂特蘭”,意即“仙人掌之地”。今天的墨西哥的國徽就是根據這個傳說而來。

這雖然隻是個傳說,但它說明了阿茲特克族並不是墨西哥谷地的原住民。他們是北方貧瘠而居無定所的狩獵民族,後來侵入墨西哥谷地,征服了原有的居民托爾特克人。在阿茲特克人之前,有很多支印第安人的部落都曾在這個與眾不同的地方定居。

墨西哥谷地

在墨西哥谷地的不同地區建立的各個時期的文明對阿茲特克文明都有一定的影響,其中影響最大的是以特拉米洛爾帕和索拉爾潘為中心的特奧蒂瓦坎文明和以圖拉為首都的托爾特克文明。

歷史

特奧蒂瓦坎文明是古代墨西哥文明中的一個典型的都市文明,約在公元前的兩個世紀裏,特奧蒂瓦坎初具都市的形式,“面積為二十平方公裏左右,人口約五萬”。公元350到650年是特奧蒂瓦坎最繁榮的時期,人口可能達到二十萬左右。“死亡大道”(黃泉大道)向南延伸三公裏,開闢東西向的大街。交叉的十字街道把都市劃分為四塊。克特薩爾科阿特爾神廟在城市的中心。“死亡大道”的北端矗立著的是月亮金字塔,街兩側有許多的廟宇,包括太陽金字塔。在“死亡大道”的南端是羽蛇神廟。特奧蒂瓦坎是一個具有多種階級和多種職業的城市社會,那時就已經有了健全的文明生活。在公元650年到750年,這個文明遭到毀滅,具考古證據表明,這個城市應該毀滅于一場人為的大火。

特奧蒂瓦坎滅亡以後,繼而出現的是托爾特克的新的時期,這個時期的出現也是經過長時間的文化交流和人口雜居而形成的。這些文明的開創者們繼承了特奧蒂瓦坎文明的特色,在墨西哥谷地建立了一個新的文明。托爾特克人主要由外來的部落組成,他們公元九世紀左右來到庫爾華坎,在圖拉建立了自己的首都。

後來阿茲特克人又繼承了托爾特克人的文明,並結合自己的創造,建立了古代墨西哥谷地的最後的印第安文明。這是個文化交替的過程。

就像我們前面所講到的那樣,阿茲特克族並不是墨西哥谷地的原住民,他們是一支遊牧民族。約在公元1276年阿茲特克族進入墨西哥谷地,入住查普爾特佩克(Chapultepec)。而由于他們的好戰本性,不斷的侵擾鄰近部落,使他們的鄰居們憤怒不已。于是他們聯合起來進行了一次討伐。戰爭的結果是阿茲特克人戰敗,他們的大部分被俘,小部分人逃到小島上。被俘的阿茲特克人被帶到由托爾特克人的後裔組成的王朝庫爾華坎,在庫爾華坎的酋長科克斯科克斯的監視下生活。後來由于在庫爾華坎的一次戰役中立功而聲譽猛增。約公元1325年,這些阿茲特克人遷往特斯科科湖中的一個小島上居住,與以前逃至此的人匯合。後來這個小島發展成特諾奇蒂特蘭城

阿茲特克人真正的發展應該開始于他們的第四代首領伊特斯科亞特爾(Izcoatl)(1426-1440),而孟蒂祖瑪·伊爾維卡米納(Motecuhzoma Ilhuicamina,即孟蒂祖瑪一世)則鞏固了阿茲特克人的統治。在阿薩亞卡特爾(Axayacatl)(1449-1481),蒂索克(Tizoc)(1481-1485),阿維索特爾(Ahuizotl)(1486-1502),孟蒂祖瑪二世(1502-1520)的統治下,阿茲特克的統治範圍不斷擴大。

1519年,由科爾特斯領導的西班牙侵略軍發動了對特諾奇蒂特蘭的征服戰爭。根據西班牙人的記載,孟蒂祖瑪二世被自己的人民用石頭砸死;而根據印第安人的歷史,他是被西班牙人勒死的。孟蒂祖瑪二世死後,奎特拉華克繼承王位,但一個月後就死于天花。最後一位酋長是庫奧特莫克,他組織了特諾奇蒂特蘭的保衛戰,四年後被西班牙人絞死。

都城

介紹了阿茲特克帝國的簡單的歷史後,最吸引人的肯定是帝國的都城特諾奇蒂特蘭城了,這座輝煌的印第安古城是中美洲印第安歷史上一個值得提起的地方。它不僅具有神話般的起源傳說,而且還有它獨特的風格。在十六世紀西班牙入侵之前,特諾奇蒂特蘭作為阿茲特克帝國的中心,擁有人口20-30萬,是當時世界上最繁榮的城市之一。

特諾奇蒂特蘭位于特斯科科湖的一個小島上。由于在多雨的年份,特斯科科湖的水位會上升,淹沒該城,而湖水中的鹽份會損害島上的農作物,于是阿茲特克人築起了一條長堤,將特諾奇蒂特蘭置于一個封閉的水灣中。灣內的水位用水閘來控製。三條石壩將小島與湖岸連線起來。這三條石壩都與城內的主要街道連線在一起。而城內的街道以中心廣場為中心呈輻射狀向四周延伸。城內多小河,多用來運輸。

特諾奇蒂特蘭城的房屋,有用泥砂砌成的,也有高檔的用石塊建造的,還有兩層的樓房。而在這些房屋的頂上多種滿了花草,猶如一個個的“空中花園”。城內有兩個主要的廣場,一個是特拉爾特洛爾科廟廣場,另一個是真正稱為特諾奇蒂特蘭的宗教中心廣場。

在特諾奇蒂特蘭最具有特色的要屬它的人工島了。在特斯科科島上,由于帝國的不斷發展,人口猛增,而小島的面積又非常有限。為此阿茲特克人在島嶼的四周建了很多的人工島。他們先是在沼澤地建運河,然後建起擋土牆,在牆內放入一些腐敗的植物,並定期的將運河底的沃土補充到牆內作為表層。人工的四周則種上樹來防止水土流失。人工島上就用來種植玉米等作物,玉米是最主要的作物。這種人工島被西班牙人稱為“水上花園”。怪不得歐洲人會把特諾奇蒂特蘭比做義大利威尼斯

特諾奇蒂特蘭城中有兩個很大的市場,其中一個就在中心廣場的附近。這個市場每隔5天有一次集市。每到開市的那一天,人們一大早就搖著小木船或抬著轎子把商品運到市場上。市場上的商品應有盡有,琳琅滿目。主要的商品還另闢專賣區。當時阿茲特克人還未使用鑄幣,所以商品都是物物交換。但有些物品已經具有貨幣的職能,如一袋袋的可可豆,T形的小塊,裝在羽毛管裏的金砂金粉等。市場上還設有為人理發的地方,其工具是經過精心磨製的石刀。

在特諾奇蒂特蘭城中的人們同這座美麗的城市一樣奪目。阿茲特克人是愛美的民族,他們非常註意裝飾自己的外表。男人一般都披掛寬大的鬥篷和綬帶,女人則穿拖地的長袍。他們的衣服有棉布的,但大多數是用野雞、鸚鵡蜂鳥等珍貴的鳥的羽毛編製而成的。阿茲特克人不論男女都佩帶頭飾手鐲、腳鐲和耳環等一系列飾物。這些事物一般是用金銀和珠玉做成的。

但這座古城卻在西班牙殖民者的侵略下付之一炬。以後墨西哥人民在特諾奇蒂特蘭的廢墟上建立了墨西哥城。現在,這座城市的遺跡不斷從墨西哥城的地底下挖掘出來。它曾經的輝煌繁榮仍在墨西哥人民心目中留著深厚的印象,無怪乎在墨西哥城國立人類學博物館的阿茲特克紀念碑上刻著這樣一段銘文:“隻要這個世界可以延續存在,阿茲特克人所創造的特諾奇蒂特蘭這一名城的聲威和光榮,就永遠不會消失。”

宗教

阿茲特克帝國是在繼承墨西哥谷地原有住民文化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它的文化不僅具有自己民族的特色還具備其他部落的特色,比如說特奧蒂瓦坎、托爾特克。它的宗教信仰就是其中比較明顯的一個方面。

在美洲,印第安人的宗教是一個復雜的問題,一般說,印第安人對自然力產生某種崇拜,因為他們無法解釋自然界奇特的力量,所以他們相信動物、樹木及其他的自然物都具有一種不可捉摸而又無法征服的力量。阿茲特克人最為崇拜的是蛇神。而這種蛇神被稱為“羽蛇”克薩爾科亞特爾(Quetzalcoatl),他是托爾特克人的主神,他的歷史可以推到特奧蒂瓦坎時期。除羽蛇神外,阿茲特克的主要神還有戰神維洛波切特利,他是特諾奇蒂特蘭的保護神;雨神特拉洛克,掌管著雨,他是一個古老的神,可以追溯到特奧蒂瓦坎時代。除了上述提到的神外,阿茲特克人還有其他的許多的神靈。這些神靈都需要人們的祭祀。

而在阿茲特克人的宗教祭祀中最重要的就是人祭的儀式。人祭並不是阿茲特克人的獨特的祭祀方法,早期的印第安人就有人祭的習慣。

阿茲特克人的人祭可以追溯到特奧蒂瓦坎時期。在特奧蒂瓦坎時期,在墨西哥谷地和中美洲地區都流行著一種金星崇拜。金星崇拜的傳統除軍事征服外,還有一種就是通過處死戰俘的儀式,來象征血轉化成了水和豐收。特奧蒂瓦坎的羽蛇神就象征金星。有關于金星周期祭祀的毛骨悚然的實在證據就在羽蛇金字塔的建築物的底下,1925年墨西哥考古學家佩得羅·多薩爾在金字塔(羽蛇金字塔)四角外各發現一處單人葬坑,所埋的顯然是殉葬者。後來在1983-1984年墨西哥國家人類學歷史學主持的挖掘工作期間,蘇吉亞馬和卡夫雷拉在挖掘探溝時發現,沿金字塔的南邊有3處對稱葬坑。最大的是190號坑,其中有18具男性青年骨骸。他們發現這18具骨骸的大部分手腕交叉在背後,說明他們被放入葬坑之前是被綁著的。調查者的結論是:這是殉葬的軍事人員。190號葬坑兩側的兩個小葬坑,每坑隻埋有一人,他們也可以證實為殉葬者。1988-1989年期間,一些墨西哥的人類學家和歷史學家進入了羽蛇金字塔,為特奧蒂瓦坎的尚武精神和人祭提供了確鑿的證據。

托爾特克人也有人祭的傳統。墨西哥尤卡坦半島北端的奇琴伊察(Chichen Itza)古城曾在與瑪雅人的戰役中被托爾特克人所佔領,在古城中的"戰士廟"(Temple of the Warriors)裏就殘留著人祭的痕跡。在神廟中有一座巨大的雕像,就是傳說中的查爾穆爾神(Chacmool),它以一種僵硬的姿勢半躺半坐在地上,手中捧著一個空盤子,放置在胸前,而兩隻眼睛凝視著西方。這位神胸前的空盤子就是用來裝剛從人身體中挖出的心髒的。根據一位西班牙人說:“犧牲者的心髒被挖出之前,人們帶領著四處招搖展示……然後把他放置在供桌上。四個人抓住他的手腳,向外伸張。劊子手拿著一把堅硬的石刀走過來,熟練的在他身體左側、乳頭下方的肋骨之間,割開一個切口,然後伸出手一下插進去,就像餓虎擒羊那樣……”這些犧牲大部分是戰俘,也有是本部落的人。一般來說這些被選中的人被殺之前都可以有一定的享受,到了祭祀的那一天就被送上祭壇,這些人認為做犧牲是一種莫大的榮耀。托爾特克人之所以要向戰神供奉活人的心髒,是因為他們認為供奉可以延緩世界末日的到來,這一說法不隻在托爾特克人中盛行,在整個中部美洲也是廣為認可的。

而阿茲特克人就繼承了特奧蒂瓦坎和托爾特克的人祭傳統,一直延續著金星崇拜。16世紀的西班牙編年史家貝納迪諾·法·薩阿貢就曾生動的描述過阿茲特克人的進行崇拜的人祭儀式:“至于晨星,這顆偉大的星,據說當它重新出現時,恐懼便會降臨到他們身上;人人都很害怕,各處出口和(房屋)通道都被關閉。據說當它出現時偶爾的一點(亮光)都可能帶來病源、災禍之類的不幸。但是,有時它被看成是仁慈的。它出來時還要殺俘虜喂養它。他們向它撒血。用俘虜的鮮血向它潑撒,用中指和拇指向它彈血;以血作為貢品拋向它;以供奉的形式滋養它。”

雖然阿茲特克人的這種宗教崇拜帶有血腥的味道,但在當時的原始部落的這種行為也是人類發展到這個階段所不能避免的,就是中國的古代也有人祭的現象,隻要隨著社會的進步,這種人祭的行為自然就會消失了。

阿茲特克經濟

這種宗教信仰在社會政治經濟生活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在宗教的庇護下阿茲特克的經濟得到了長足的發展。經濟的發展進而推動了阿茲特克人的教育科學研究、天文學、歷法、文字、藝術各方面的發展。

阿茲特克人的這種神靈崇拜是當時阿茲特克手工業發展的動力。在特諾奇蒂特蘭的每個家庭都設有一個祭壇,一切行為都受到某種神靈的保護。阿茲特克人經常為這些神舉行宗教儀式人們總是抱著最虔誠的態度和奉獻自己最好的實物進行祈禱,每個家庭對神靈的崇拜都力圖超過以往。因此祭祀用品就充分展示了當地的最好手工藝

在當時黑曜石是最具有經濟價值的物品,它被用來製作各種物品,其中祭祀時用的刀是最常見的一樣物品,它要求的技術很高,需要製作的又薄又鋒利。他們還用這種岩石為神像安裝眼睛。而最具特色的應該是阿茲特克人雕鑿的黑曜石杯子,由于黑曜石又硬又脆,造這種杯子很是不易。

特諾奇蒂特蘭最著名的行業是製羽業。原料是外地的貢品,工匠用來製作武士的頭飾和盾牌。

同在宗教方面一樣,阿茲特克人在文化上也繼承了一切的優秀文化傳統,並在此基礎是推陳出新,發揚光大。在教育方面,他們設有各級的學校,兒童、青少年不分男女,人人有學上,人人要學習。阿茲特克人從孩提時就開始不但接受自然、歷史、法律、宗教、體育、軍事和科學等教育,還要接受道德教育。而阿茲特克人的科學研究也達到了一定的水準,他們對植物特別有研究,還建造了植物園,對各種植物的生長過程進行觀察,對它們的特徵和用途進行研究、分類,分別套用于醫療、手工業生產、食品製作等方面。帝國境內有4大著名植物園,分別設在特諾奇蒂特蘭、伊斯塔帕拉潘(Iztapalapan)、特斯科科和瓦斯特佩克(Huaxtepec)四座城池。許多植物園集中研究葯用植物學。一些植物園還附設診所治療疾病。在葯用植物普遍套用的基礎上,各部落均有一所醫院,為平民治病。此外,還有一些專科醫院。

阿茲特克歷法

阿茲特克人還根據日月運行的規律和季節性的變化,相當精確的製定了自己的歷法。一共有兩種歷法:一種是“太陽歷”,把一年分成18個月,365天;一個月20天,剩餘的5天,閏年(每四年一個閏年)加一天。第二種是“月亮歷”,一年為13個月,260天;一個月也是20天。每52年兩種歷法重合一次。阿茲特克人的這兩種歷法在許多方面都有重要的作用:首先在農業方面,確定農耕季節,指導農業生產活動;其次在紀年方面,用于記錄歷史的發展和歷史事件的發生;第三在祭祀方面,可以確定舉行祭祀儀式的日期,指導人們的宗教節日活動;最後在天文方面,可以記錄天體運行規律和天文現象。

阿茲特克天文

在天文學方面,阿茲特克人根據多年的觀察,對天體的運行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他們不但測算出了日蝕和月食發生的時間,而且還記錄下了水星土星、金星等一些肉眼可以觀察到的行星的運動周期和軌跡。這些表明阿茲特克人具有很高的數學水準,擁有一套精確的計算方法。

阿茲特克文字

阿茲特克人和其他地區的古代文明一樣也創造了象形文字,他們還會造紙,用于書寫,這樣就為後人留下了很多古籍。他們的文字有表意和象形兩種。比如用火燒神廟來表示某個地方已被征服;用一隻鹿角表示一隻鹿。用于書寫的材料除了紙張外,還大量套用鹿皮和棉布。也有書寫在石頭上的。

阿茲特克人使用的計數法是二十進位。因為他們的手指頭和腳指頭加起來一共是20.這一方法普遍套用在他們的日常記賬交易買賣和稅收登記方面。

阿茲特克藝術

在阿茲特克時期,石雕是用來刻畫人物形象的通常手法。這些石雕通常是阿茲特克神話中的男女諸神。在這種粗糙的男女諸神的復製過程中,依然表現出古代工匠在這一藝術領域中捕捉人物生命之光的天然能力。

阿茲特克人的繪畫藝術表現在古手抄書籍上。他們為了記錄歷史事件、交流思想、傳遞信息,就在紙上設計出各種表意的圖形。使用顏色是阿茲特克人的又一藝術特色。在其中使用的最多的是紅色和黑色,阿茲特克人在手抄本雕塑上著色,用以區別不同的神。

阿茲特克毀滅

阿茲特克帝國的發展正處于鼎盛的時期,卻遭到了來自大西洋彼岸的侵略者的摧殘,這個輝煌文明最後毀于西班牙殖民者之手,阿茲特克發展的歷史從此被攔腰截斷。

西班牙人很早就開始在墨西哥灣和加勒比海沿岸進行殖民活動。1518年前後,一些西班牙的殖民者在墨西哥沿岸探聽到了一些關于阿茲特克帝國的情報,西班牙駐古巴總督貝拉斯克斯于是對那個充滿黃金的天堂向往不已,就決定派科爾特斯為隊長對墨西哥進行征服。科爾特斯是西班牙的貴族,曾伙同貝拉斯克斯入侵古巴,是一個野心很大的人。接到這個命令後,科爾特斯馬上召集部眾,傾其所有家產,把賭註就壓在這次遠征上。貝拉斯克斯看出了他的野心,怕科爾特斯一旦羽翼豐滿就會難以控製,于是就收回命令,但科爾特斯置之不理,于1519年2月強行出海。科爾特斯登入後,迅速打敗了墨西哥沿岸奮起抵抗的印第安人,並得到了一個印第安女子,這個女子是一個阿茲特克酋長的女兒,她懂瑪雅語和阿茲特克語,後改信天主教,取名瑪麗娜,她很快又學會了西班牙語,成為科爾特斯在征服過程中的翻譯。

1519年4月,科爾特斯沿海岸北駛,兩天後到達阿茲特克王國的境內。阿茲特克的國王孟蒂祖瑪二世早已知道了他的行蹤,于是派一些印第安酋長沿途提供科爾特斯的食宿,並派人送來了黃金和各種禮物,希望這樣能阻止科爾特斯入侵特諾奇蒂特蘭。但這些禮物不但沒有消除科爾特斯進攻的計畫,反而助長了他侵入阿茲特克帝國的野心和掠奪財物的欲望。1519年11月8日,科爾特斯堂堂正正的進入了特諾奇蒂特蘭,並還受到了阿茲特克人的歡迎。進城後,西班牙人借口幾個西班牙人被阿茲特克人所殺而俘虜了國王孟蒂祖瑪二世,並在他的王宮內的地下室中大量掠奪財寶。1520年的一次阿茲特克人的宗教活動中,西班牙人大肆殺害了阿茲特克人,遭到了阿茲特克人的群起反抗,他們將西班牙人的駐地團團圍住。1520年6月30日夜,科爾特斯組織突圍,狼狽逃出特諾奇蒂特蘭城,損失過半。1521年4月18日,科爾特斯再次圍攻特諾奇蒂特蘭,阿茲特克人在新首領庫奧特莫克的領導下進行了英勇的抵抗。8月,西班牙殖民者攻入特諾奇蒂特蘭城內,大肆破壞,燒殺搶掠,破壞了這座印第安的著名城市。

而這次西班牙殖民者之所以能滅亡阿茲特克帝國,有幾點原因。首先,也是最主要的是殖民者的凶殘和武器的先進。從歷史上看,一個落後的文明在一個先進的文明的侵略下,總會處于下勢,阿茲特克帝國也不例外。在科爾特斯到達阿茲特克的宗教聖地喬盧拉城時,就借口孟蒂祖瑪二世在喬盧拉設好了對付西班牙人的陷阱,對城中的阿茲特克人發動了一場血腥的大屠殺,死者多達三千多人。而在阿茲特克人的一次宗教活動中竟然借口阿茲特克人的人祭極其凶殘而對慶祝的人群大肆的砍殺,當即有一些貴族和六百多平民倒在血泊中。不止這些,西班牙對城市的破壞也是不留餘地的,墨西哥最早的並儲存至今的大教堂建造在特諾奇蒂特蘭大廟的廢墟上;在特拉特洛爾科,聖地亞哥教堂建造在供奉印第安之神"維洛波切特利"最大偶像的地方。他們是在毀滅一切以後再在廢墟的上面重新增造自己的城市,將歷史悠久的古城毀于一旦。

西班牙人帶來的疾病是阿茲特克人的第二個災難。科爾特斯的一個奴隸患了天花,于是這種疾病就開始傳播開來,使毫無抵抗病菌能力的阿茲特克人迅速的染上了這種不治之之症,這些新大陸的居民不得不為他們這麽多年的與世隔絕付出沉重的代價。對阿茲特克帝國,甚至整個美洲的征服,既是由武力,也是由病菌完成的。

阿茲特克人的神靈崇拜又給西班牙殖民者帶來了契機。阿茲特克人曾有一個關于來自海上民族的傳說,是指一些白皮膚、白胡子的人從海上而來,教給他們各種知識,幫助他們建造神廟,後來又從海上離去,並許諾以後一定回來,這些人被阿茲特克人稱為“克薩爾科亞特爾”。所以當西班牙人到阿茲特克帝國的特諾奇蒂特蘭時,他們的白皮膚給了他們極大的優勢。阿茲特克人以為他們的神依照諾言又回到了他們身邊,于是設宴慶祝。沒想到這些“神”卻毀滅了他們。而阿茲特克人為神靈而發動的戰爭的風格也給他們帶來了惡運。他們的戰爭的目的是獲得俘虜,以此來供奉神靈,並不是要將敵方至于死地,他們與西班牙殖民者以掠奪為目的的戰爭截然不同。這兩種戰爭的雙方遇到了一起,前者失敗的結果是必然的。

歷史意義

阿茲特克帝國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特諾奇蒂特蘭再也不能再現往日的光輝了,留下的隻是人們對它的追憶和懷念。就像阿茲特克的一首詩歌中所寫到的那樣:

難道我們真的活在人間?  不會永遠活在世上;隻是短暫的停留。  即使是玉,也會被壓碎,  即使是黃金,也被壓壞,  即使是克特扎爾神的羽毛,也被撕得四分五裂。  不會永遠活在世上;隻是短暫的停留。

但阿茲特克帝國留給後人的遺產是豐富的。到了現在,玉米已經在全世界各地扎根,特諾奇蒂特蘭雖然毀滅了,但它在人們的腦海裏仍是一座輝煌的古城。阿茲特克的帝國被毀滅了,但它的文明並未被消滅。像其他的美洲印第安文明一樣,仍然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顯示著它們的力量。阿茲特克文明及其它美洲的印第安文明就像一顆明珠,經久不衰。

​帝國統治者

阿茲特克帝國共傳了12位統治者。

傳說中的建立者: Ténoch

1375年-1395年: Acamapichtili

1395年-1417年: Huitzilíhuitl

1417年-1427年: 奇馬爾波波卡(Chimalpopoca)

1427年-1440年: 伊茲柯阿特爾(Itzcóatl)

1440年-1469年: 蒙特蘇馬一世(Moctezuma I)

1469年-1481年: 阿哈雅卡特爾(Axayacatl)

1481年-1486年: Tízoc

1486年-1502年: Auítzotl(通常拼為 Ahuitzotl)

1502年-1520年: 蒙特蘇馬二世(Moctezuma II,有名的蒙特蘇馬)

1520年: 庫伊特拉華克(Cuitláuac,通常拼為 Cuitlahuac)

1520年-1524年: 庫奧赫特莫克(Cuautémoc,通常拼為 Cuauhtemoc)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