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泰語系

阿爾泰語系

阿爾泰語系,別譯阿勒泰語系。語言學家按照語言系屬分類方法劃分的一組語群,包括60多種語言,說該語系語言的人口約為2.5億,該語系主要集中于中亞及其臨近地區,語系主要由各個時期的入侵者帶來的語言和當地語言互相融合形成。阿爾泰語系包括突厥、蒙古、通古斯3個語族。主要分布在中國、中亞、蒙古國、俄羅斯、伊朗、阿富汗以及東歐的一些國家。

主要使用民族:蒙古人、布裏亞特語、卡爾梅克語、達斡爾語、莫戈勒語土耳其人亞塞拜然人烏茲別克人哈薩克人維吾爾族、吉爾吉斯族、塔塔爾族、滿族錫伯族、赫哲族、鄂溫克族、鄂倫春族、達斡爾族、東鄉族。

  • 中文名稱
    阿爾泰語系
  • 外文名稱
    Altaic family
  • 別稱
    阿勒泰語系
  • 起源地點
    阿爾泰地區

基本介紹

英語名稱:Altaic family

分類方法:譜系分類法(發生學分類法)

起源地點:阿爾泰地區

主要使用民族:土克曼人、土耳其人蒙古族滿族,赫哲族,鄂溫克族,鄂倫春族,達斡爾族,錫伯族,維吾爾族柯爾克孜族(吉爾吉斯族),哈薩克族

分布範圍:中國土耳其、蒙古、俄羅斯哈薩克土庫曼吉爾吉斯斯坦亞塞拜然烏茲別克

語言概述

“阿爾泰”,是蒙古語,意為“金”,以綿亙于中、蒙、俄邊境的阿爾泰山得名。使用這一語系諸語言的人的所在地域西起土耳其,經過中亞五國,直達蒙古國和中國,東迄太平洋的廣大地區,還包括伊朗、阿富汗斯坦及東歐一些國家,約八千萬人。這一語系又分為三個語族;突厥、蒙古、通古斯。但是學術界對阿爾泰語系下屬的三個語族之間是否存在親緣關系還有不同看法。主要的看法有兩種,其一是認為三個語族之間有親緣關系,它們源出一共同的原始阿爾泰語,並對原始阿爾泰語進行構擬。其中有些學者的看法存在著差別,即承認三個語族之間互有影響,但這些影響卻是次要的。其二是認為三個語族之間不存在親緣關系,沒有構擬原始阿爾泰語的必要。至于三個語族在類型上的一致,他們認為是相互影響的結果。還有些學者介于兩者之間。

從歷史的角度來審視,難以實證操阿爾泰語系諸語言的祖先是哪一個民族。突厥民族最早的祖先,現已知曉是鐵勒人。公元前200年就有了這個民族的文獻。突厥人原居住在森林地帶,他們在阿爾泰山區以狩獵為生。6世紀突厥人組建王國,幅員從中國邊境一直伸展到黑海之濱。而這個時期突厥人所操的語言已經不同于蒙古語了;及後,蒙古帝國興起,大部分的突厥人處于蒙古帝國的統治下,蒙古語必然對突厥語產生極大的影響。關于通古斯語族的諸語言,在17世紀發展前的情況,學術界知之甚少。不過有一點應該明確,操阿爾泰語系諸語言的人,從歷史角度審視,早期都起源于中國的北方,並長期在這裏生息。其中匈奴、烏桓、鮮卑、突厥、契丹、女真、蒙古諸民族曾在這一地區建立過政權。這些政權所統治的國家幅員遼闊。這些國家的臣民歷史上曾將其生活領域向西展拓,達到西亞和東歐,並在那裏建立了政權。歷史上這些政權所統治的國家(不含元、清兩朝),尤其是封建早期的國家,地廣人稀,而且由多民族組成,其中操阿爾泰語族語言的人居多。一個民族在軍事上取得勝利,隨即就建立政權,還來不及對經濟和文化作統籌安排,政權便又易手轉入另一民族手中,如是輾轉遞嬗。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中,對語言的發展有所沖擊,由一種語言分化為地域性的方言,並由方言轉化成各種獨立的語言,這一規律受到影響。再者,由于戰亂及其他因素的影響,居民的流動性很大,接觸其他語言的機會很多,先操一種語言,繼而轉操另一種語言。這充分表明了阿爾泰語系諸語言發展的復雜性。這樣就增加了識別阿爾泰語系諸語言是同源還是相互影響的困難。

阿爾泰語系阿爾泰語系

語系沿革

由于對這個語系3個語族之間是否有親緣關系,語言學界認識不同,形成兩個學派。一派認為有親緣關系,也就是在3個語族各自的共同語之上還有一個原始阿爾泰語,它的構擬工作正在進行;他們也承認3個語族之間諸語言有互相影響的關系,但認為那是次要的現象。另一派認為3個語族之間沒有親緣關系,因此沒有構擬原始阿爾泰語的任務;至于3個語族彼此在類型上的一致性,應該認為是語言互相影響的結果。還有的學者遊移于兩派之間,認為可以把3個語族之間有親緣關系作為一個假說來看待,等到比較研究取得進一步的成果後再作結論。

文法特點

阿爾泰語系阿爾泰語系

突厥、蒙古、滿-通古斯3個語族類型上的一致性 3個語族的語言都有母音和諧律,構擬的各語族共同語和原始阿爾泰語也有母音和諧律。從理論上講,母音和諧律的內容就是母音分為陽性(後列、緊)和陰性(前列、松)兩類,每類再按舌位高低及圓唇不圓唇來區分,可以假定有下列 8個母音:在同一個詞(詞幹和粘附成分)裏面,要麽都是後列(陽性)母音,要麽都是前列(陰性)母音。也就是說同性相適應,異性相排斥。現代各語言實際上的母音系統,有恰巧是8個母音的,也有比8個有增減和變化的。如:土耳其語和吉爾吉斯語恰巧有8個母音;維吾爾語減去I,增加ε;烏孜別克語(又稱烏茲別克語)和達斡爾語都是o和u不分,和ü不分,I轉變為其他母音;蒙古書面語減去I;蒙古語察哈爾方言增加ε、┐、Y;滿語減去I、,增加ε、e;鄂溫克語增加ε、e。但是各種語言的母音系統都和假定的 8個母音系統有嚴整的對應規律,並且母音增減以後仍舊受母音和諧律的支配。

阿爾泰語系各語言在輔音上的共同特點表現在大多數語言都有16個輔音:b、 p、 m、d、t、s、n、l、r、╫、呇、┎、j、g/γ、k/q、嬜。其中塞音3對,塞擦音一對,每一對都是古代以清濁相對立,現代或以清濁對立,或以清音不送氣與送氣相對立;擦音 3個,鼻音、邊音、顫音共 5個。每一種現代語言在這16個輔音之外又增加了少數幾個輔音。就維吾爾、烏孜別克、蒙古、達斡爾、滿、鄂溫克6種語言增加的輔音而論,共有13個。把6種語言都有的輔音和各語言各別增加的輔音排列在一起,成為下面的輔音表:斜線前表示靠前的軟齶音和前列母音相結合,斜線後表示靠後的軟齶音和後列母音相結合。這就是“輔音和諧”。不加*號的輔音都是後來增加的,6種語言中每種語言具體增加的輔音如表。 從表中可以看出:新增加的都是擦音或舌尖塞擦音;翹舌音是後起的,隻出現于達斡爾語及滿語;新增加的音在每種語言的輔音系統裏都隻佔少數。這 6種語言在輔音上的共同性(隻有鄂溫克語減去s、呇、k/q3個輔音)代表了整個阿爾泰語系語言的共同性。

阿爾泰語系各語言都是粘著語,在構詞法和形態學上有很大的共同性。以在詞根之後加構詞附加成分為派生新詞的主要手段,以在詞幹之後加文法粘附成分為形態變化的主要手段。構詞成分和文法成分都既可以是單層的,又可以是多層的。由一個以上的根詞素構成的合成詞在古老的語詞中比例很小,在晚近的語詞中才逐漸增加,用詞幹內部屈折手段表示文法的情況極為少見。

總之,從語音結構上、語詞派生上和文法構造上看,阿爾泰語系 3個語族各語言之間都表現出類型上的高度一致性。

突厥、蒙古、滿-通古斯3個語族共同的文法成分 3個語族有同源關系的有力證據是名詞(體詞)後面所接的格粘附成分彼此很相似。下面以土耳其語代表突厥語族,蒙古書面語代表蒙古語族,滿語代表滿-通古斯語族,列出各自的屬格、賓格、與格、位格、離格的粘附成分,以見它們的同源關系。

阿爾泰語系阿爾泰語系

各種語言的動詞都至少可以接 3套粘附成分,以表達 3種不同的句法功能。一套出現在作句子的主要謂語的動詞詞幹之後,稱為述謂形式或終止形式;一套出現在作句子狀語的動詞詞幹之後,稱為動副詞或動副形式;一套出現在能仿照名詞作句子的幾種不同成分的動詞詞幹之後,稱為動名詞或動名形式。帶後兩套粘附成分的動詞同時也可再帶賓語、補語、狀語、主語、定語。

在歷史上,動詞的一種功能可以向另一種功能轉化,轉化時形式可以不變,也可以增加某種成分。下表列舉動名詞、動副詞各兩種形式(其中將來時有的語言稱為現在將來時或未完成體,過去時有的語言稱為完成體),用哈薩克語、吉爾吉斯語、蒙古族、土族語、滿語、鄂溫克語的材料作對照。

從表看,在這 4種動詞形式上,3個語族有整齊的對應關系。其中少數語音形式不同,有可能是發生了歷史音變,也可能不是共同成分。現代蒙古語和土族語沒有帶 r這種形式的將來時動名詞,但是有ra(土族語有la)這種形式的目的式動副詞。ra中的 a是與格成分,ra中的 r可能是古代將來時動名詞的遺跡(上表用加括弧表示)。 4種動詞形式之中,過去時動名詞和條件式動副詞形式有一點相似,即許多語言都有一個擦音 s或由 s轉變來的其他擦音或塞擦音,將來時動名詞和目的式動副詞形式有一點相似,即都有一個 r或l或d。r、l、d三者互相對應的情況是比較常見的。

特徵介紹

突厥、蒙古、滿-通古斯3個語族之間辭彙的共同性和差異性這 3個語族之間辭彙的共同性最引人註意的是第一、二人稱單、復數的人稱代詞。現以哈薩克語、蒙古書面語和滿語為 3個語族的代表說明彼此之間的一致關系。表中有斜線的,左方是主格形式,右方是主格以外其他各格的詞幹形式,語音形式不同的可以從音變規則中得到解釋。3個語族各有一套數詞,這種辭彙的差異性也是最引人註意的。下面舉土耳其語、蒙古書面語和滿語一至十的數詞為例,以見彼此的不同。

阿爾泰語系阿爾泰語系 阿爾泰語系阿爾泰語系

下面再舉兩組常用詞來觀察3個語族辭彙的異同。突厥語族以維吾爾語、哈薩克語為代表,蒙古語族以蒙古書面語、土族語為代表,滿-通古斯語族以滿語、鄂溫克語為代表。

阿爾泰語系阿爾泰語系

第1組詞和數詞的性質相似,3個語族各自內部一致,而語族之間不同;第2組詞和人稱代詞的性質相似,3個語族似乎是同源的。經過第一派學者精心考察,類似第2組詞的數目可以增加一些,但類似第1組詞和數詞的彼此不同,是構擬原始阿爾泰語的困難所在。第二派學者認為第 2組詞所以彼此相同,是辭彙借貸造成的。但是,推論下去就會引出人稱代詞是否也可以互相借貸的問題。

3 個語族之間存在的同中有異、異中有同的錯綜的語言現象,應該聯系歷史上說這些語言的人民之間的相互關系去考察。

歷史學家和歷史比較語言學家都明確指出,使用阿爾泰語系各種語言的人民在歷史的早期都起源于中國的北方並長期生活在這個地區。匈奴、烏桓、鮮卑、室韋、突厥、契丹、女真、蒙古、滿各個民族在這一地區建立過幅員遼闊的國家,在一定的歷史年代又把他們生活的地域向西擴展,直至西亞和東歐,並在那裏建立了國家。歷史上的這些國家(元代、清代兩個王朝另當別論),特別是封建前期的國家,疆域廣大,但人口密度較小,並且每個國家都是由許多民族組成的,多民族成分中使用阿爾泰語的民族居多數。一個民族在軍事和政治上取得統治以後,往往還沒有來得及在經濟和文化上達到高度統一時,統治權又轉移到另一個民族手中去了,如此迴圈遞嬗。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之下,對于語言發展來說,由一種語言分化為地域方言並在方言基礎上形成不同語言的發展道路是不穩定的。由于戰爭和其他原因,居民的流動性很大,接觸其他語言的機會很多,說一種語言的人轉用另一種語言的機會也多。阿爾泰語言發展歷史的復雜性就在于此。因而研究阿爾泰語言中什麽是同源關系,什麽是互相影響的關系,有時也難于判斷。

研究成果

阿爾泰語研究簡史用歷史比較法研究阿爾泰語始于20世紀初。在掌握多種語言材料的基礎上進行比較,提出並論證阿爾泰語有親緣關系,貢獻最大的是芬蘭學者G.J.蘭司鐵。從1902年起,他寫了許多揭示語族之間共同的文法成分和重要的語音對應關系的論文。他的全部成果都薈萃在他死後由他的學生P.阿爾托編輯的《阿爾泰語言學導論》一書中。他的著作為阿爾泰語言學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受蘭司鐵的影響,不少學者繼續他的工作。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波蘭學者W.科特維奇和美國學者N.N.波普。波普用他的研究成果維護阿爾泰語系語言同源論的觀點。他在作了許多專題比較研究的基礎上,寫出了《阿爾泰語比較文法》,把探索同源詞和建立音變規律的工作向前推進了一步。

波蘭學者科特維奇和蘭司鐵一樣,在阿爾泰語比較研究中作了大量工作並受到重視。他的代表作是《阿爾泰語言研究》。他在探索每個語族的語言歷史、揭示3個語族之間一些共同的詞和文法成分以及一些語音對應規律以後,得出的結論卻不是這些語言同出一源,而是這些語言彼此之間在歷史上產生過強烈的互相影響。

到20世紀50、60年代,阿爾泰語系各語言的單獨研究更趨深入,突厥、蒙古、滿-通古斯各個語族內部的比較研究取得更好的成果,分化演變的歷史更趨清楚。這就要求在 3個語族各自的共同語的基礎之上建立原始阿爾泰語的工作提高一步。不僅要認識語族間的個別同源成分,還要說明整個語言系統的發展演變;不僅能解釋相同的語言成分,還要解釋為什麽有那麽多相異的語言成分。以蘭司鐵為代表的學者的工作和波普等人的著作都還沒有達到這樣的要求。因此許多學者在對于阿爾泰語系的親緣關系問題上態度更為謹慎了。例如匈牙利學者C.李蓋蒂認為阿爾泰語的親緣關系隻是一種假說。丹麥學者K.格倫貝克認為阿爾泰語系的存在還沒有證明。J.本辛認為同源關系雖然不是不可能,但目前還沒有得到充分的證明。蘇聯學者Н.А.巴斯卡科夫則強調了阿爾泰語系語言的演變歷史中存在著十分復雜的關系,在以分化為主的趨勢中,分與合交織在一起。

懷疑阿爾泰語言親緣關系的學者也發表了一些論著。如英國學者G.克勞森在20世紀50、60年代發表的論文,提出 3個語族之間的共同成分多半是互相借貸的理論。這個理論在學術界有一定的影響。

在提出阿爾泰語系學說的早期是把烏拉爾語系(包括〗芬蘭-烏戈爾語族和薩莫耶德語族)和阿爾泰語系聯系在一起稱為烏拉爾 -阿爾泰語系的。後來經過深入研究,看到了那些語言和阿爾泰語相遠的一面,不應劃入同一語系。從此包括 3個語族的阿爾泰語系應是獨立語系的觀點才日益明確。用 3個語族的材料和朝鮮語比較時也能找出某些共同的語言成分,因此有人主張阿爾泰語系中應包括朝鮮語。但是朝鮮語本身的獨特徵質,朝鮮語和阿爾泰語大量的相異成分是難于解釋的。因此,朝鮮語屬阿爾泰語系也就隻停留在假說階段。

分類介紹

突厥語族

一、花剌子模

二、古突厥語

三、回鶻語

四、保加爾語支

(1)楚瓦什語

五、東突厥語支

(1)艾努語(新疆阿布達裏語。阿伊努語與此語言無關)

(2)察合台語(已滅絕,成為現代維吾爾語、烏茲別克語等)

(3)伊犁土爾克語

(4)維吾爾語(中國新疆、哈薩克、烏茲別克)

(5)烏茲別克語(也稱烏孜別克語,烏茲別克、中國新疆、阿富汗)

(6)西部裕固語(中國甘肅肅南縣)

六、北突厥語支

(1)阿爾泰語(俄羅斯阿爾泰共和國

(2)紹爾思語

(3)多爾幹語

(4)卡拉嘎斯語

(5)哈卡斯語(俄哈卡斯共和國)

(6)雅庫特語(俄薩哈共和國)

(7)圖瓦語(俄圖瓦共和國)

七、南突厥語支

(1)亞塞拜然語(分布于亞塞拜然和伊朗西北部)

(2)哈拉吉語

(3)卡什加語

(4)克裏米亞韃靼語

(5)撒拉語

(6)巴爾幹嘎嘎烏孜土耳其語

(7)嘎嘎烏孜語(烏克蘭、保加利亞、羅馬尼亞)

(8)呼羅珊土耳其語

(9)奧斯曼土耳其語(已滅絕,成為現代土耳其語)

(10)土耳其語(土耳其、保加利亞)

(11)土庫曼語(土耳其、土庫曼)

入、烏魯姆語

九、西突厥語支

(1)卡拉-卡拉帕克語

(2)喀喇汗語

(3)哈薩克語(哈薩克、中國新疆伊犁)

(4)吉爾吉斯語(柯爾克孜語,吉爾吉斯斯坦、中國新疆)

(5)諾蓋語(俄車臣)

(6)猶太-克裏米亞韃靼語

(7)卡拉伊姆語(立陶宛、波蘭)

(8)庫曼語

(9)卡拉切-巴爾卡爾語

(10)庫梅克語

(11)彼切尼克語

(12)巴什基爾語

(13)楚利姆語

(14)塔塔爾語(也稱韃靼語,俄韃靼斯坦共和國)

十、古代語言:塞爾柱-奧托曼語、波羅維茨語(庫曼語)、布勒加爾語、鄂爾渾碑銘語、回鶻語、哈扎爾語

蒙古語族

一、契丹語(古代語言)

(1)達斡爾語(中國黑龍江、內蒙古、新疆)

(2)康家語(瀕危語言)

(3)土族語

(4)保全語(中國甘肅)

(5)東鄉語

(6)東部裕固語

(7)布裏亞特語(俄布裏亞特共和國

(8)蒙古語(蒙古國、中國內蒙古)

(9)達爾哈特語

(10)衛拉特語(卡爾梅克語,俄卡爾梅克共和國)

(11)莫戈勒語

二、通古斯語族(滿-通古斯語族)

(1)鄂溫語

(2)鄂溫克語(通古斯語)

(3)鄂倫春語(中國東北)

(4)涅吉達爾語

(5)鄂羅克語

(6)烏爾奇語

(7)鄂羅奇語

(8)烏德語

(9)滿語(瀕危語言,中國東北)

(10)赫哲語(納奈語、戈爾德語)

(11)錫伯語(中國東北)

(12)女真語(古代語言)

存在爭議

阿爾泰語系的存在與否,至今依舊有爭議,有的語言學家認為突厥語族、蒙古語族和通古斯語族三種語族之間沒有同源關系,這些反對阿爾泰語系的學者認為,這些語族雖然有許多相同的文法特點和共同辭彙,但是這些是因為民族長期接觸,互相融合而產生的,是借用的結果,而並不是原始語遺留下來的原始特征。一般認為是蒙古語借用突厥語的辭彙和文法形態。目前這個問題還在議論之中。

語言概況

突厥語族

楚瓦什—突厥語族,通常稱為突厥語族。楚瓦什語和共同突厥語的祖先為共同突厥語出現之前的一個共同體,稱為前突厥語。其發展關系是前突厥語分為原始楚瓦什語和原始突厥語;原始楚瓦什語發展為楚瓦什語,原始突厥語發展為突厥語。

突厥語族分為兩大語群,即Z群(突厥語)和R群(楚瓦什語)。在阿爾泰語系中,突厥語是唯一的Z群語言,即突厥語中位于詞中和詞尾的Z通常與蒙古語族、通古斯語族以及楚瓦什語中的R對應。

1.突厥語

突厥語種類為數甚多,使用的人數在1億3500萬人以上。突厥語Z群一般分為5支:(1)雅庫特語,(2)北群圖瓦語等,(3)南群土克曼語等,(4)東群維吾爾語等,(5)西群吉爾吉斯語等。

(1)雅庫特語是最北的突厥語,使用于俄羅斯東西伯利亞北部雅庫特共和國。雅庫特人自稱“薩哈”人,而“雅庫特”是通古斯人給起的名稱,人數約24萬人。雅庫特語無論是在語音方面,還是在文法方面,都不同于其它突厥語。在辭彙方面,隻有50%的詞出自突厥語。雅庫特人在第一批俄國傳教士到來之前,沒有自己的文字。第一次借助于俄文字母書寫的嘗試是在19世紀。1979年開始推行以基利爾字母為基礎的現行字母。(鮑培:《雅庫特語》、《突厥語基礎》,第671~684頁)

(2)北群,圖瓦—哈卡斯語群,可以分為3支:圖瓦語和哈卡斯語;阿巴坎方言和梭爾語、楚雷姆語、土巴語和有關的方言。

(3)南群,土克曼語群,包括土克曼語、嘎嘎烏茲語土耳其語、亞塞拜然語、撒拉語。

(4)東群,察合台語群,由一種中古突厥語而得名,包括烏茲別克語維吾爾語

(5)西群,欽察語群,這是突厥語中最大的語支之一,使用者達1000萬人以上。主要包括卡萊語、庫梅克語、卡拉柴巴勒卡爾語、克裏米亞韃靼語、伏爾加韃靼語、巴什基爾語、諾蓋語、哈薩克語吉爾吉斯語阿爾泰語,另外還有不再使用的中古突厥語的庫曼語。

2.楚瓦什語

楚瓦什語是突厥語族中唯一的R語言,為居住在俄羅斯楚瓦什共和國,更確切地講,為居住在伏爾加河中遊地區的150萬人所使用的語言。楚瓦什語包括兩大方言:一為阿納特裏方言,即下方言(下河口語);另一為維裏雅爾方言,即上方言(上河口語)。楚瓦什語的前古語是公元7至14世紀,存在于伏爾加河和卡馬河河岸的保加爾王國中所使用的古伏爾加保加爾語的一種方言。(安德列耶夫,葉果羅夫,帕甫洛夫:《現代楚瓦什語文法資料》,1957年)

蒙古語族

13世紀初,蒙古族傑出的領袖成吉思汗統一諸部落,建立了早期的封建國家。隨後便率領蒙古軍隊東征西討,疆域曾橫跨歐亞,且其子孫在中原建立了統一的王朝——元朝。因此,蒙古族各部落亦散居各地,所使用的語言也隨之帶到了各處。隨著時間的推移,不同地方的語言形成了各自的語言特點,即產生了許多方言。因為它們都源于同一種語言——蒙古語,故將其稱為蒙古語族。蒙古語語言的歷史,一般分為古代、中世紀、現代三個時期。12世紀以前的蒙古語稱為古代蒙古語,13世紀至16世紀的蒙古語稱為中世紀蒙古語,17世紀以後的蒙古語稱為現代蒙古語。而蒙古語書面語的歷史分期與之不同,一些蒙古學者將書面語分為前古典蒙古書面語(17世紀以前)和古典蒙古書面語(17世紀至今)。

蒙古語族包括9種方言,即蒙古語、布裏亞特語、卡爾梅克語、達斡爾語、莫戈勒語、東部裕固語、土族語、東鄉語保全語

1.蒙古語,指居住在我國及蒙古國境內的蒙古族所使用的語言。蒙古語是蒙古語族中使用人數最多的語言,最具代表性。在我國境內的蒙古族所使用的語言為傳統蒙文;蒙古國境內所使用的語言為新蒙文,即1941年進行文字改革採用基利爾字母書寫的蒙古語,一般稱之為新蒙文或喀爾喀蒙古語。

2.布裏亞特語,指布裏亞特族所使用的語言,主要分布在前蘇聯布裏亞特地區和貝加爾湖地區。

3.卡爾梅克語,指居住在前蘇聯的卡爾梅克族所使用的語言,分布在伏爾加河下遊右岸、裏海低地的卡爾梅克共和國西伯利亞中亞等地區。

4.達斡爾語,指我國達斡爾族所使用的語言。達斡爾族分布在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盟和黑龍江齊齊哈爾市附近、嫩江支流一帶,另外還有幾千人居住在新疆塔城縣。

5.莫戈勒語,指阿富汗斯坦的莫戈勒人所使用的語言。它是一種正在消亡的語言。莫戈勒人現大多改用波斯語

6.東部裕固語,指居住在我國甘肅省南裕固自治縣境內的一部分裕固族所使用的語言。

7.土族語,又叫蒙古爾語,主要是我國青海省的土族人使用。土族人自稱“察罕蒙古”,意為“白蒙古”。

8.東鄉語,指我國東鄉族所使用的語言。東鄉族主要居住在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東、西、南、北四鄉中的東鄉,故稱東鄉族。

9.保全語,使用保全語的是我國的保全族和土族。保全族主要居住在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土族主要居住在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縣

通古斯語族

通古斯語族分為兩大語支,即南支(滿洲語支)和北支(通古斯語支)。

南語支包括10個語種

1.鄂溫克語,為我國境內鄂溫克族(俄國稱通古斯族)所使用的語言。由于歷史上鄂溫克族遷移的範圍很廣,西至烏拉爾河上遊,東到庫頁島。因此形成的三個方言區,海拉爾方言主要分布在鄂溫克族自治旗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鄂倫春自治旗阿榮旗和黑龍江省的訥河縣等。鄂溫克人中有80%使用海拉爾方言。二為陳巴爾虎方言,主要分布在陳巴爾虎旗。三為敖魯古雅方言也稱索倫語,主要分布在額爾古納左旗,齊齊哈爾、海拉爾、布特哈、愛輝地區,以及俄羅斯邊境地區的鄂溫克方言。鄂溫克語沒有文字,讀寫經常借用滿語字母,今天俄國境內也借用俄文字母。由于鄂溫克語的文法與音是阿爾泰語系在東北亞分支中的典型代表,因此近代國際語言學界以鄂溫克語在俄國的名字“通古斯語”作為為東北亞地區阿爾泰語系分支的通用名稱,這也是“通古斯語族”一詞的來源:《索倫語資料》,1931年,列寧格勒。/杜塔哥夫:《遠東通古斯語研究》1960年,莫斯科。)

2.女真

(女直),古代女真人使用的語言,後隨皇太極改族名為滿洲改為滿洲語。最重要的文獻是《華夷譯語》(女真),編于16世紀,書中包括女真文和用漢字標寫女真文的內容。它接近于滿洲語,可以認為是古滿語或滿洲語的方言之一。(李蓋提《對女真“小字”解讀的初步看法》,載《匈牙利學報》,1953年,第211~238頁)

3.滿語,我國東北地區滿族所使用的本民族語言,它與古代女真語屬于同類語言。使用群體主要是居住在我國東北的滿族人。近代以後由于受到漢語的沖擊能夠熟練使用滿語的人已很少了,今天的滿語使用者主要是居住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與黑河地區的滿族老人,1599年噶蓋借用蒙古字母拼寫滿文;1632年由達海加以改革,增加了右側圈點形成了完整滿文書寫體系。(奧斯汀:《滿語的音位和形態音位》,1630年,第15~22頁)

4.赫哲語(那乃語),居住在黑龍江下遊的一個少數民族所使用的語言,人數約7萬人。這一民族1931年前沒有文字,1937年後用基利爾字母書寫。(阿甫寫抄:《那乃語文法》1~2,莫斯科—列寧格勒,1959~1961年)

5.烏爾察語,是與果爾迪語使用地區相鄰的少數人所使用的語言,人數最多不過005萬人。(施密特:《烏爾察語》,載《拉脫維亞大學學報》,1923年,第8期第229~288頁)

6.奧羅其語,指居住在阿穆爾州濱海地區的幾百人所使用的語言。(施密特:《奧羅其語》,同上,1928年第7期)

7.烏德語,指居住在黑龍江烏蘇裏江沿岸及一些支流地區的少數人所使用的語言。

北語支包括4個語種:

8.涅吉達爾語,是指居住在阿姆河河谷的人所使用的語言,使用人數不到8萬人。(梅爾尼科娃和清齊烏斯:《涅吉達爾語研究資料》、《通古斯語集》,1831年,列寧格勒)

9.埃文基語鄂溫克語),由生活在東西伯利亞地區北部的4萬人所使用。埃文基語分為3支方言,即北、南、東。1930年起有了文字;1938年起使用基利爾字母。(康斯坦丁諾娃:《埃文基語語音、文法》,1964年,莫斯科—列寧格勒)

10.穆特語,為居住在堪察加半島上以及雅庫特地區的9萬人所使用,自稱Ewen。此名字起源于埃文基語(amudi“海上的”)。拉穆特語分為3支方言:東、中、西。1931年前無任何文字,1937年開始引用基利爾字母。(清齊烏斯:《埃文語(拉穆特)文法綱要》,1947年,列寧格勒)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