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利·艾伯特·伯克

阿利·艾伯特·伯克

阿利·艾伯特·伯克(Arleigh Albert Burke),第二次世界大戰美國的23驅逐艦隊司令,暱稱31節伯克。阿利·艾伯特·伯克是速度、力量和戰無不勝的代名詞。

戰後,阿利·艾伯特·伯克歷任三屆海軍部長,建成了全核艦隊,以海軍上將軍銜退休,美國海軍阿利·伯克級驅逐艦就是以他命名,以一位在世名人命名軍艦,在美國海軍史上還是第一次。

  • 中文名稱
    阿利·艾伯特·伯克
  • 外文名稱
    Arleigh Albert Burke
  • 別名
    31節伯克
  • 國籍
    美國
  • 出生地
    科羅拉多州
  • 出生日期
    1901年10月19日
  • 逝世日期
    1996年1月1日
  • 畢業院校
    美國海軍軍官學校
  • 主要成就
    戰後歷任三屆海軍部長,建成了全核艦隊

海軍尉官

(DDG-51)(DDG-51) 少年伯克少年伯克

在家鄉的一個普通學校讀了8年然後進入伯德爾讀高中。阿利很早就發現自己的才能和志向不適合務農,于是就爭取到進入美國海軍軍官學校學習的機會。他于1919年6月進入安納波利斯海軍軍官學校,1923年6月7日以全班413名學生而自己排第71名的優秀成績畢業。在畢業典禮的當天下午, 他與來自華盛頓的羅伯塔 葛爾蘇奇(Roberta Gorsuch)在海軍學院的小禮堂舉行了婚禮,而羅伯塔 葛爾蘇奇從此以後成為他一生中的最愛和知己 . 畢業後, 伯克先在“亞利桑納”號 (BB-39) 戰列艦上服役了5年。之後,又在多艘艦艇上擔任不同職務, 在這段時間他完成了軍事工程研究生課程,並2度在軍械局工作。1937年6月, 他調任到“卡文”號驅逐艦 (DD 382)擔任見習指揮官。1938年8月,即在他在海軍服役的第16個年頭, 他被提升為海軍上尉指揮官。1939年6月他擔任“梅格福德”號驅逐艦(DD 389)(“卡文”號的姐妹艦)艦長。在擔任“梅格福德”號艦長期間,他研究出在夜晚用高射炮攔截魚雷的戰術。在那之後不到1年的時間裏, 伯克又調到華盛頓海軍工廠。就是在那個時候 發生了日本偷襲珍珠港事件。盡管他一直想回到軍艦上,但他還是在這個軍工廠工作到1942年年底。

海軍新戰術

在1943年1月,他被任命為43驅逐艦上校分隊隊長;當時美海軍正經歷太平洋戰爭的艱難歲月,由于伯克指揮果敢,不久即取得擊沉一艘日本驅逐艦的戰果。 5月份,他又調任44驅逐艦中隊隊長;沒多久,他在所羅門海域的護航戰鬥中受傷;8月份,他調任第12驅逐艦支隊隊長。此外, 他還指揮第45驅逐艦中隊的兩個分隊。10月份,伯克又從第12驅逐艦支隊調離,被任命為第23驅逐艦支隊(綽號“小海狸”)的隊長。共轄8艘驅逐艦,都是當時最新的弗萊切級。伯克在旗艦奧斯本上統帥全隊。在這之前,由于美國一些老驅逐艦性能和戰術落後,再加上裝備的魚雷故障較多,因而在與日艦的交戰中屢屢受挫,主動權一直在日本巡洋艦,驅逐艦一方。然而伯克上校智勇雙全,才華超群,他總結出一套嶄新的驅逐艦戰術,終于改變了情勢。雖然當時的魚雷性能美國不如日本,但是美國驅逐艦已經裝備雷達,伯克認為用雷達的優勢可以揚長避短,從而佔據上風,于是應選擇夜戰,充分利用魚雷這一殺傷力巨大的決戰武器。他的戰術是將編隊分成兩組,在機動中相互配合,利用暗夜先由第一組根據雷達探測突然襲擊敵艦,然後立即又退出戰鬥,當敵艦精神方定準備還擊的時候,第二組又從敵艦沒有預料的另一方進行攻擊,改變進攻方向,將使敵艦還擊魚雷的解算作業陷于混亂,正在他們手足無措的時候,第一組又回過頭來予敵又一次攻擊,這連續的三次打擊足以使敵艦劫運難逃。但在運動戰過程中,必須記住一條要領,絕不使已艦的側面暴露給敵艦,即絕不讓敵艦得到發射魚雷的有利陣位。在這之後的短短的4個月中該分遣隊在伯克的領導下參加了22場戰鬥,取得了擊沉擊傷日軍10艘軍艦、1艘潛艇、幾艘小型艦艇和大約30架飛機的輝煌戰績。“小海狸”中隊成為當時美國海軍中一顆耀眼的明星,而伯克也成為美國海軍最著名的驅逐艦指揮官之一。

奧古斯塔灣戰鬥

在激烈的太平洋戰場,伯克表現出敏銳的洞察力和高超的指揮才能。最典型的是在1943年11月2日夜裏的奧古斯塔皇後灣海戰:這天晚上,日軍調遣重巡洋艦“妙高”號和“羽黑”號、輕巡洋艦“川內”號和“阿賀野”號以及6艘驅逐艦掩護著5艘快速運輸艦(其實就是運送士兵的驅逐艦),向托羅基那角駛去。美國梅裏爾上將在輕巡洋艦“蒙特利爾”號上進行指揮,此外還有它的姐妹艦“克利夫蘭”號、“哥倫比亞”號和“丹佛”號,以及伯克的第45驅逐艦中隊和B.L.奧斯汀中校的第46驅逐艦中隊的8艘驅逐艦(第39特混編隊)。為了對付日軍“長矛”式魚雷的威脅,伯克指示他的驅逐艦率先用魚雷進行攻擊,迫使日艦與他們保持一定距離,然後使用雷達協助遠射程的炮火進行轟擊,這樣可使美國艦隊保持一定的優勢。可惜,日艦進行了一個轉向,第45驅逐艦分隊發射的所有魚雷都未命中。伯克意識到日本人已盯住了他的巡洋艦,他的上述打算並不能阻止日艦的靠近,于是他下令取消原計畫,命令巡洋艦開火。日本巡洋艦“川內”號在大量152毫米(6英寸)炮彈的轟擊下顛簸起來。在混亂中,驅逐艦“五月雨”號和“白露”號相互發生了猛烈碰撞。而美國艦隊也有他們的問題,驅逐艦“富特”號(DD 511)掉了隊,艦尾被日本魚雷擊中,然後靠“克利夫蘭”號巡洋艦的幫助,勉強地緩慢脫離。“斯彭斯”號(DD 512)和“撒切爾”號(DD 514)在以30節高速並列航行中相撞,鋼質艦體摩擦時火光飛濺,然而這場災難並未引起嚴重損傷。此刻日本的重巡洋艦“羽黑”號和“妙高”號正出現在僅僅3658米(4000碼)距離內,在這緊張關頭卻把它們誤認為是美國艦艇,因而沒有發射魚雷,這一失誤是可以理解的。不久之後,奧斯汀中校和伯克上校進行了一次編隊內部的通話:奧斯汀:“我們剛才又面臨一次近彈,希望你們不要對著我們射擊。” 伯克:“對不起,請您原諒下一組的四發齊射,因為已經射出了。”

這個誤會並未發生不良影響,當奧斯汀的一艘驅逐艦“斯彭斯”號因彈葯不足而不能摧毀已失去戰鬥力的“初風”號驅逐艦時,伯克的中隊被召喚來完成了這個任務。驅逐艦正在竭盡全力追擊日艦,梅裏爾將軍再次命令它們撤回到他的巡洋艦近旁,以避免早晨天亮日軍飛機的空襲。至此,日軍增援瓜島的計畫落空,伯克也因這次戰鬥而聲名大震。

31節伯克

“31節伯克”的稱號出自1943年11月,當時第23驅逐艦支隊正在庫拉灣的哈斯海峽加油,他們接到命令,要高速航行去攔擊一支載有空軍撤離人員的日本護航隊。“查爾斯 奧斯本”號確定了和支隊內的另外3艘僚艦會合的約定時間。這時在小威廉·弗雷德裏克·哈爾西上將的指揮室裏,作戰參謀計算出要以31節的平均速度航行才能在指定的時間內到達目的地,考慮到伯克平時指揮他的支隊所用的最高編隊速度為30節,于是哈爾西上將又給伯克下了第二道命令:“伯克,你必須以31節航行,越過布克島至拉包爾之間的日軍撤退航線,到達布克島以西30海裏處,在那裏如果未發現敵人,等到25日的凌晨3時可南下加油;如果遇到敵人,你完全知道應該怎麽辦。”

結果戰鬥在聖喬治角發生了,就在1943年11月25日的頭幾個小時,美國的“查爾斯·奧斯本”號、“戴森”號(DD 572)、“克拉克斯頓”號(DD 571)、“康弗斯”號(DD 509)和“斯彭斯”號與日本驅逐艦“大波”號、“卷波”號、“天霧”號、“夕霧”號和“卯月”號之間進行交戰。伯克認為漆黑的夜晚是個“理想的魚雷攻擊好機會”,在第一次攻擊中,擊中了日本“大波”號和“卷波”號驅逐艦,然後美國驅逐艦一心要尾追向北逃去的其餘3艘驅逐艦。也許這是伯克驅逐艦戰術的高明之處:15分鍾之後,他估計日軍即將展開還擊,突然命令他的驅逐艦調轉航向,以避免可能受到的魚雷還擊。正當5艘美國驅逐艦回到他們原來的航線時,3枚“長矛”式魚雷在後面爆炸了,這些魚雷的引爆不是由于它們行駛完了航程,就是進入了美國驅逐艦的尾流;在這種情況下,人們不得不對伯克高超的指揮感到驚訝,接著,伯克指揮艦隊繼續追擊,在暗夜中又擊中了“夕霧”號。這次戰役美艦奇跡般的未受任何損傷,人員無一傷亡,而日艦卻被擊沉了三艘,這就是著名的聖喬治角海戰,這次戰役被很多海軍學家稱為最完美的海戰,而他也因此次戰役被授予海軍十字勛章;從此,“31節伯克”的美名在美國國內廣為傳誦。

海軍參謀長

伯克1951年伯克1951年

1944年3月,伯克接到調令,任命他擔任馬克·米切爾上將(第3航母大隊副司令)的參謀長,而米切爾也是最近才被任命為第58航母特混艦隊(CTF58)的司令的。伯克不得不永遠的離開他心愛的驅逐艦,而米切爾上將從此擁有了一名出色的參謀。(歐內斯特·約瑟夫·金上將認為,海軍將領要想指揮艦隊取得戰鬥勝利,一定要有優秀的驅逐艦指揮官當參謀)。

歐內斯特·約瑟夫·金很快與伯克建立了一個歷經二戰和戰後很多年的密切合作關系。在之後的15個月裏,擁有4個航母大隊的TF58特混艦隊在太平洋上攻擊了日軍機場、運輸船隻和基地的工業設施。在菲律賓群島、台灣和沖繩群島以及日軍本土,TF58特混艦隊參加了太平洋戰爭中的絕大部分戰鬥,包括在6月的馬裏亞納海戰、關島搶灘、塞班島搶灘以及緊接著的菲律賓海戰;解放菲律賓和10月的萊特灣海戰、1945年2月和3月的卡羅琳群島戰役和硫磺島戰役以及在4、5月間的沖繩戰役等。

在5月11日的早晨,米切爾的旗艦“邦克山”號航空母艦在沖繩島附屬檔案,遭到兩架日本自殺飛機的撞擊並受到重創,其中包艦橋和無線電室;在當天日本神風敢死隊自殺飛機的瘋狂攻擊下,TF58艦隊中的許多艦艇受傷和沉沒。伯克盡全力營救生存者,幫助救援受傷者。因為這次“邦克山”號受損嚴重,米切爾、伯克還有其它主要官員被調到“企業”號(CV 6)航空母艦上。但是三天後,“企業”號在沖繩島附近又被一架自殺飛機撞上。這班人馬于是又被調到“倫道夫”號(CV 15)航空母艦上。

在1945年5月28日,米切爾、伯克和TF58艦隊的其它一些官員從戰場返回國內,對于他們來說,戰爭結束了。伯克早先被提升為海軍準將而現在又回到他原先的上校職位,並再被派遣到華盛頓,在那裏負責一個研究防御日軍自殺式飛機攻擊的部門。但是當他剛剛到那裏開始工作的時候,戰爭就結束了。米切爾在1946年9月被任命替換喬恩 英格拉姆上將擔任大西洋艦隊司令。而伯克則接替米切爾的第八艦隊參謀長職務。1947年2月,米切爾因心髒病逝世。至此,他們兩人在二戰中結下的偉大友誼結束了。

1950年9月,伯克調到華盛頓海軍部任參謀長之後,他意識到自己的經驗僅局限在作戰技巧上,于是開始努力學習歷史、經濟、科學、政治和國際關系方面的知識,以開拓自己的知識面。他在學習中預見到海軍在美國未來國家安全中的重要性和在其中擔任的角色。于是他在1948年中期撰寫了一篇報告,名為“未來十年國家安全和海軍的作用”,雖然這份報告當時沒有引起很大的反響,但它證明了阿利·伯克已經具備戰略思想家的貭素。朝鮮戰爭期間他任海軍司令部參謀長在遠東工作並且作為聯合國停戰代表團成員參加了朝鮮戰爭停戰談判。朝鮮戰爭結束後他回到海軍部任戰略計畫部主任。

海軍部長

伯克級下水典禮伯克級下水典禮

1955年8月,伯克被任命為海軍作戰部部長(CNO),在擔任部長期間,伯克積極推動海軍在飛彈和核動力領域的發展,為美國海軍艦艇的飛彈化和核動力艦艇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在1961年7月25日美國海軍學院為他舉行的典禮上,史無前例連任三界海軍部長的伯克上將御任退休。第二天,約翰·肯尼迪總統在白宮授予伯克優秀服務勛章;迄今為止,他仍然是美國海軍歷史上擔任海軍作戰部部長職務時間最長的人。

盡管伯克將軍在海軍平步青雲、身名顯赫,但是他對驅逐艦卻始終

伯克墳墓伯克墳墓

有著難以割舍的偏愛,他在1962年出版的《驅逐艦:60年》一書中寫道:“一直以來,驅逐艦官兵都是一個充滿自豪感的團體;他們以自己的出色表現和能力贏得了海軍同僚的尊敬;對他們來說,沒有什麽任務是完成不了的。”1989年9月,美國海軍新一代驅逐艦首艦(DDG 51)下水並被命名為“阿利 伯克”號;美國海軍之所以將這艘裝備著最新、最先進的“宙斯盾”系統的飛彈驅逐艦以伯克將軍的名字命名,不但是出于對他的尊敬,更是期待這艘軍艦能夠像伯克將軍一樣:快速、靈活、勢不可擋!

1996年1月1日,阿利·艾伯特·伯克將軍在馬裏蘭州比斯塔市(Bethesda)國家海軍醫院逝世,終年94歲;他的遺體被安葬在美國海軍軍官學校公墓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