阪泉之戰

阪泉之戰

黃帝征服中原各族的過程中,與炎帝兩部落聯盟在阪泉進行的一次戰爭。阪泉之戰對開啓中華文明史、實現中華民族第一次大統一有重要意義。發生在華夏集團活動地域的東半部,較靠近東夷集團分布區,儲存傳說最多的是冀西北的涿鹿。

阪泉之戰曾見載于春秋時期的史籍中。公元前636年由于內亂,周王出奔于鄭國,次年狐偃建議晉文公"求諸侯,莫如勤王"。晉文公"使卜偃卜之,曰:吉,遇黃帝戰于阪泉之兆"。後來司馬遷"西至空桐、北過涿鹿、東漸于海、南浮江淮",收集民間傳說並進行實地考察,參證文獻記載寫成《史記·五帝本紀》,復原了阪泉之戰的歷史過程。

  • 名稱
    阪泉之戰
  • 地點
    存在爭議 未確定
  • 時間
    三皇五帝時代
  • 參戰方
    黃帝部落聯盟/炎帝部落聯盟
  • 結果
    黃帝部落聯盟獲勝
  • 參戰方兵力
    不詳
  • 傷亡情況
    不詳
  • 主要指揮官
    黃帝/炎帝

基本信息

阪泉之戰是中國上古時期傳說中的一場戰爭,見于《史記·五帝本紀》。

涿鹿之戰的硝煙剛剛散去,一場新的戰爭又在醞釀之中,而這場新的戰爭卻爆發在炎黃聯盟內部。炎黃聯盟是在外敵入侵之際建立起來的,這兩個有姻親關系的部族結成的聯盟,首先是以炎帝為首領的。但是,在抵御外來入侵的戰爭中,屢戰屢敗的炎帝逐漸喪失了權威,而黃帝卻在戰爭中以自己的睿智和果敢贏得眾部族的信任,並且隨著他領導的軍隊打敗蚩尤,逐漸樹立起無可匹敵的權威。

矛盾已不可調和,昔日的盟友終于反目成仇。炎帝和黃帝各自帶領自己的部族厲兵秣馬,準備著一場廝殺。但是,戰爭雖未開始,結局卻可以預料。黃帝族擁有風後、大鴻、力牧等名將,又有一支在戰爭中磨礪出來的精銳之師,更有眾多部族的支持,而炎帝的軍隊是由老弱婦孺拼湊而成的。

雙方激戰于阪泉。阪泉地望,古來說法不一。曹魏時期的《靈河賦》中有黃河“涉津洛之阪泉”的名句,所謂“靈河”就是黃河。說明阪泉實際應為黃河之濱的一個湖泊,其具體位置應在今孟津黃河段。這也可以說明阪泉之戰發生在洛陽孟津。雖然,關于阪泉的地望還有其他觀點,但是,這些觀點引用的材料沒有早于《靈河賦》者。

阪泉之戰沒有涿鹿之戰那樣激烈,但是仍然經歷了三次戰役,炎帝的軍隊才最終潰敗,炎帝被俘獲。黃帝義釋炎帝,炎帝無奈之下率全族皆降。

黃帝通過阪泉之戰,平息了聯盟內部的紛爭,眾部族推舉黃帝為天子,以代替炎帝神農氏。《商君書·畫策》說:“黃帝作君臣上下之義,父子兄弟之禮,夫婦匹配之合,內行刀鋸,外用甲兵。”意思是說,黃帝“內行刀鋸,外用甲兵”,建立了新的統治秩序。

這種新的秩序實際上是一種新的社會形態的出視,這種新的社會形態就是酋邦王國。

按《管子》的說法,為了統治這個由萬姓諸侯聯合而成的王國,黃帝任用了負責天時、倉廩、手工業、農業、兵馬、監獄管理的“六相”。同時黃帝以風後等人為三公,以倉頡為史官,建立了“中央官製”。

為了統治這個東達大海,北至大漠,西極流沙,南到江南的龐大王國,黃帝開始巡狩四方,而他把自己的都城建在“河南”即河洛地區。如《魏書》引北魏孝文帝語“黃帝都河南”。

黃帝晚年鑄鼎于荊山之陽,崩于荊山,葬于橋山。史學家許順湛認為,以黃帝為代表的劃時代的社會,呈現出大動蕩、大融合、大變革、大發明的文明曙光,與世界各個文明中心交相輝映,照亮了地球的東方。

經過

黃帝,名軒轅。黃帝時期,神農氏統治著各部落,但神農氏日漸衰微,于是各部落之間爭戰不斷。以軒轅為首領的部落,在戰爭中逐漸強大起來。很多小的部落都歸附了軒轅。炎帝和蚩尤也是兩個很強大的部落的首領。炎帝和蚩尤成為黃帝最大的兩個對手。炎帝和蚩尤先發生沖突,炎帝聯合黃帝擊敗蚩尤。黃帝修整軍隊,經過充分的準備後在阪泉和炎帝進行決戰。經過三次激烈的戰鬥,最終黃帝戰勝了炎帝。

阪泉之戰

地點

阪泉之戰的地點,一種說法認為在河北涿鹿東南。也有說在今北京延慶。另一種說法認為是阪泉在今山西運城市解州鎮。

戰爭背景

眾所周知,今天華夏民族又稱炎黃子孫,共尊炎帝和黃帝為祖先。

黃帝部落最初居住在涇水流域的姬水沿岸,因而姓“姬”。傳說黃帝發明造車作為輿乘,因黃帝有土德之瑞,土色泛黃,遂稱黃帝。當炎帝作為中原地區部落聯盟首領之時,黃帝部落也參與了這個聯盟並接受炎帝的領導。此時,各部落之間為爭奪土地和財富經常發生侵伐征戰,黃帝部落在征戰中日益崛起,而炎帝部落則日漸衰落。當黃帝部落也從涇水流域沿著黃河向東擴長時,就不可能避免地與炎帝部落發生了沖突,阪泉之戰就是在這種歷史背景下發生的。

阪泉之戰

由于參戰的兩個部落都有很強的實力,戰爭的規模頗為壯觀。漢代賈誼《新書》雲:“炎帝者,黃帝同母異父兄弟也,各有天下之半。黃帝行道而炎帝不聽,故戰于涿鹿之野,血流漂杵。”《呂氏春秋·蕩兵》也記述雲:“兵所自來者久矣,黃、炎故用水火矣。”《列子·黃帝》曰:“黃帝與炎帝戰于阪泉之野,帥熊、羆、狼、豹、貙、虎為前驅,雕、鶡、鷹、鳶為旗幟。”《大戴禮·五帝德》則雲:“(黃帝)與赤帝(炎帝)戰于阪泉之野,三戰,然後得行其志。”從上述文獻記載來看,黃帝部落和炎帝部落為了取得這次戰爭勝利,做了相當充分的準備,他們不僅調動了本部落的全部力量,而且也聯合了其他部落作為盟軍,在這方面黃帝表現得更為出色。文獻中所記述的熊、羆、豹、貙、虎和雕、鶡、鷹、鳶並非猛獸飛禽,而是各部落圖騰的名稱。大規模的戰役一共三次,廝殺地非常激烈,黃帝和炎帝分別還使用了水攻和火攻,但炎帝最終還是被打敗了,黃帝便取而代之做了中原地區部落聯盟的首領。

阪泉之戰背景

黃帝剛剛打敗蚩尤,一直屯兵于阪泉而作旁觀的炎帝,突然向黃帝發起軍事攻擊,他想趁黃帝因多年征戰疲憊不堪之際,將黃帝一舉打敗,以泄胸中積聚已久的怨恨,並借此以洗與蚩尤一戰即潰的恥辱,重振往日的威嚴。

黃帝對于親兄弟之間的反目成仇非常吃驚,雖經多方面努力而終不能化解炎帝的怒恨,因而嘆息:“貞良而亡,先人餘殃。猖獗而活,先人連禍。卑而正如增,高而倚者崩。山有木,其實屯屯。虎狼為猛可揗,昆弟相居,不能相順。同則不肯,離則不能。傷國之神,神何不來?胡不來相教順兄弟?茲昆弟之親,尚何易哉!”于是黃帝告知炎帝,擇日決戰。一連兩天,黃帝都是親率熊、羆、貔、貅、貙、虎六部之軍,出軒轅之丘,在阪水河谷谷口,樹大旗七桿,擺起了一字長蛇陣,向阪泉進軍,炎帝自然都是嚴陣以待。但戰鬥的結果,卻都是黃帝所率的軍隊顯得十分疲憊,不勝而歸軒轅之丘。到了第三天,當兩軍相接之際,黃帝突然擺動大纛,以黃帝所在之衛隊為搖光,後隊變前衛,分別以六部之軍為開陽、玉衡、天權、天璣、天璇、天樞,變成了一個七星北鬥軍陣,其以虎部軍隊為首的的鬥魁,立刻形成了杓頭一樣三面包圍、一面開網的陣勢,像刮著旋風似地卷向了炎帝所在之處。炎帝心慌,急忙奪路而逃,誰知黃帝就如同緊握杓柄揮動,炎帝始終逃不掉這個隨他而動的身後杓形合圍軍陣,當炎帝感到體力不支之際,也就款款地做了戰俘。回到軒轅之丘,文武群臣像早有準備似地以禮恭迎他們的行政領袖,黃帝自亦動情撫慰,但炎帝卻很冷漠,始終辭而不再做事,直到黃帝以戰去戰一統華夏大地,派官、置法以治全國各地之際,黃帝又提出與炎帝分治南北,炎帝仍不肯為君“後”,黃帝隻好封其為“縉雲”之官,任其主政于南方。

阪泉之戰

戰爭過程

背景

阪泉之戰是在黃帝與炎帝共同戰勝九黎族團蚩尤、平定了叛亂之後的又一次重大戰役。阪泉之戰是有熊集團內部帝、後之間因權力之爭而爆發的。這場戰爭,在歷史意義上,是徹底結束了原始社會末期因戰爭產生而形成的帝、後雙頭領導體製。黃帝在這場戰爭中,經“三戰然後得其志”,成為各部落擁戴的天子,而炎帝敗得心服口服,甘願稱臣,發誓不再與黃帝抗衡。所以說,阪泉之戰,是部落方國時期雙頭領導體製向文明時代一元領導的一個轉換,是一種政治製度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歷史變革。

起因

黃帝、炎帝本是同父母所生的親兄弟,為什麽會同室操戈?《新書·製不定》:“炎帝者,黃帝同父母弟也,各有天下之半。黃帝行道而炎帝不聽,故戰于涿鹿之野”。事實上,其核心性本質問題,還是部落方國帝、後雙頭領導奪權之爭。戰爭的起因,是自黃帝建議派官到少昊、太昊兩地施治,炎帝親往太昊,而蚩尤駐兵少昊後,假借黃帝之命暴掠民財,隨意設使“奸宄奪攘矯虔”行為,逼迫黎民隨其作亂。炎帝聞訊後,率兵北上山東,築邑空桑以監。後被蚩尤追殺,一直將蚩尤引到涿鹿,黃帝為使驕兵之計,做好戰場布陣,故意按兵不動,未及時出兵救援被蚩尤追殺的炎帝,炎帝對此心存積怨,是釀成了這次戰爭的根源之一。

阪泉之戰

經過

黃帝戰蚩尤,炎帝基本上駐兵于阪泉,並未消耗力量。涿鹿之戰後,加上炎帝內部有人挑撥,要炎帝統領稱帝。所以,炎帝乘黃帝喘息未定之際,舉兵向黃帝發難。《六韜》中所引的《黃帝經》中一段軒轅黃帝語,大約就是他此時心跡的一種體現:“日中不彗,是謂失時;操刀不割,失利之期;執斧不伐,賊人將來。涓涓不塞,將為江河;熒熒不救,炎炎奈何?兩葉不去,將用斧柯”。于是“養性愛民,不好戰伐”的黃帝決定“以戰去戰”,消除未來戰爭的隱患,“天下有不順者,黃帝從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嘗寧居:東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雞頭;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葷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神州一統的國家製度。

阪泉之戰是在礬山鎮西南、涿鹿山北的阪泉河谷中進行的,面積不過八平方公裏,開戰後,黃帝率領“熊、羆、貔、貅、饕、虎”六部軍隊在阪泉之野與炎帝擺開戰場,六部軍隊各持自己的崇拜物為標志的大旗,黃帝作為六部統帥也持一面類似“大纛”之旗,列開了陣勢。

首先,炎帝在黃帝沒有防範的情況下,先發製人,率兵以火圍攻,使得軒轅城外經常濃煙滾滾,遮天蔽日,應龍帶人用水熄滅火焰,黃帝帥兵將炎帝趕回阪泉之谷,囑手下士兵隻和炎帝鬥智鬥勇,不傷其性命。在阪泉河谷中,豎起七面大旗,擺開了星鬥七旗戰法。炎帝火戰失利後,面對星鬥七旗戰法,無計可使,一敗塗地,躲回營內不敢挑釁。黃帝仰慕炎帝的醫葯和農耕技術,決心與他攜手建立文明國家。他在炎帝營外擺陣練兵,千變萬化的陣法層出不窮,星鬥七旗陣,讓炎帝的士兵看的眼花繚亂,在長達三年多的操練中,使各部的戰鬥力逐漸增強,而炎帝利用崖頭作屏障,隻能觀望陣勢。然而,黃帝在這三年多的時間內,一邊以星鬥七旗戰法練兵做掩護,一邊派人兵日夜掘進,早將洞穴挖到炎帝營的後方。忽一日,黃帝兵將突然竄出,偷襲了炎帝營,活捉了炎帝,俘虜了兵丁,這一戰讓炎帝輸的誠服,甘拜下風。甘願幫助黃帝燒荒墾田,治理家園。

史記記載

《史記·五帝本紀》

炎帝欲侵陵諸侯,諸侯鹹歸軒轅。軒轅乃修德振兵,治五氣,五種,撫萬民,度四方,教熊羆貔貅貙虎,以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三戰,然後得其志。

《呂氏春秋·蕩兵》

雲:“兵所自來者久矣,黃、炎故用水火矣。”

史記相關記錄如下

以與炎帝戰于阪泉之野。集解 服虔曰:“阪泉,地名。”皇甫謐曰:“在上谷。”正義 阪音白板反。括地志雲:“阪泉,今名黃帝泉,在媯州懷戎縣東五十六裏。出五裏至涿鹿東北,與涿水合。又有涿鹿故城,在媯州東南五十裏,本黃帝所都也。晉太康地裏志雲‘涿鹿城東一裏有阪泉,上有黃帝祠’。”案:阪泉之野則平野之地也。三戰,然後得其志。□正義 謂黃帝克炎帝之後。蚩尤作亂,不用帝命。

正義 言蚩尤不用黃帝之命也。于是黃帝乃征師諸侯,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集解 服虔曰:“涿鹿,山名,在涿郡。”張晏曰:“涿鹿在上谷。”索隱 或作“濁鹿”,古今字異耳。案:地理志上谷有涿鹿縣,然則服虔雲“在涿郡”者,誤也。遂擒殺蚩尤集解 皇覽曰:“蚩尤冢在東平郡壽張縣闞鄉城中,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氣出,如匹絳帛,民名為蚩尤旗。肩髀冢在山陽郡鉅野縣重聚,大小與闞冢等。傳言黃帝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黃帝殺之,身體異處,故別葬之。”索隱 案:皇甫謐雲“黃帝使應龍殺蚩尤于凶黎之谷”。或曰,黃帝斬蚩尤于中冀,因名其地曰“絕轡之野。”註“皇覽”,書名也。

記先代冢墓之處,宜皇王之省覽,故日皇覽。是魏人王象、繆襲等所撰也。而諸侯鹹尊軒轅為天子,代神農氏,是為黃帝。天下有不順者,黃帝從而征之,平者去之,□正義 平服者即去之。披山通道,◇集解 徐廣曰:“披,他本亦作‘陂’。字蓋當音詖,陂者旁其邊之謂也。披語誠合今世,然古今不必同也。”○索隱 披音如字,謂披山林草木而行以通道也。徐廣音詖,恐稍紆也。未嘗寧居。

黃帝,名軒轅。黃帝時期,神農氏統治著各部落,但神農氏日漸衰微,于是各部落之間爭戰不斷。以軒轅為首領的部落,在戰爭中逐漸強大起來。很多小的部落都歸附了軒轅。炎帝和蚩尤也是兩個很強大的部落的首領。炎帝和蚩尤成為黃帝最大的兩個對手。炎帝和蚩尤先發生沖突,炎帝聯合黃帝擊敗蚩尤。黃帝修整軍隊,經過充分的準備後在阪泉和炎帝進行決戰。經過三次激烈的戰鬥,最終黃帝戰勝了炎帝,組成炎黃部落。[1]

戰爭舊址

地點一

許多學者指出,阪泉之戰的地點,在今山西運城市。理由是,運城的解州鎮,在春秋晉國時稱解梁,漢代設定解縣。據《解縣志》說:解梁古時曾稱作涿鹿。

阪泉之戰

地點二

第二種證據就是,從如今的地圖上來看,炎帝的都城是蒲阪,即今天的山西省永濟縣蒲州鎮;“黃帝居于軒轅之丘”,是在今日的鄭州市軒轅丘,而運城正好處于兩者之間,離永濟相當近。

地點三

還有的說法認為,當時是黃帝突襲炎帝,才取得決定性勝利,所以運城解梁的說法更比較可信。如果認為他們是在河北涿鹿的話,那麽這兩個兩個大帝故意北上開戰,是很不合情理的。莫非他們是故意在蚩尤面前顯威風不成?所以運城解梁,最有可能是“阪泉之戰”的交戰地點。

歷史傳說

黃帝打敗炎帝之後,許多諸侯擁戴他當天子。炎帝的許多子孫不甘心向黃帝臣服,幾次三番挑起戰爭,尤以蚩尤為甚。蚩尤是炎帝的孫子。據說,蚩尤生性殘暴好戰,他有八十一個兄弟,都是能說人話的野獸,個個銅頭鐵額,拿石頭、鐵塊當飯吃。蚩尤原來臣屬于黃帝,可是炎帝戰敗後,蚩尤在廬山腳下發現銅礦,他們把這些銅製成劍、矛、戟、盾等兵器,從此軍威大振,便起野心要為炎帝報仇。蚩尤聯合風伯、雨師和誇父部族的人,氣勢洶洶地來向黃帝挑戰。最後蚩尤在涿鹿戰敗,被應龍捉住,遭黃帝械殺。

現狀

現在在黃帝擺星鬥七旗陣的地方,原有個村子,是歷史上的古阪泉村,後來改稱“七旗村”,隨著歷史的變遷,村子上下沿河居住有一裏多長,最後以泉為界,上遊叫“上七旗”,下遊叫“下七旗”。

文獻記載的阪泉舊址在今天延慶縣下阪泉村,到實地探訪,稱得上歷史遺跡的,隻有村北的清代老龍廟遺址,遺址上隻留下一株二三百年樹齡的油松。後來偶然在村東南的一片荒野中,發現了一座古代要塞遺址。從軍事的角度看這裏背山面野,進可攻退可守,處在媯水河與海坨山之間,地當交通要沖,在這裏發生激戰是順理成章的。這裏恰好是老阪泉村的位置。原來1958年為修建宮廳水庫,把阪泉村移到了現在位置較高的地方,這裏就被廢棄了。阪泉之野上最引人註目的是高大的古代烽燧遺址,方方正正,有十餘米高。這座夯土台原來是包磚的,估計建于明代。後來磚被拆走,解放後又一度被改為磚窯,現在已經隨著阪泉村的遷移而被廢棄了,台頂成了一大群野鴿子的棲身之地。台下是一個小湖,蘆葦成片,小湖的出口有一座古老的石橋。台東南還有城牆遺跡,並有一眼古井。 更為奇妙的是,這裏平地出泉,附近有大小泉眼十幾個,即使在冬季依然有極大的水量,這大概就是阪泉名稱的由來吧。也有傳說河北諑鹿黃帝泉亦稱阪泉。歷史學家魏開肇先生和歷史學家尹均科先生說:“黃帝時代是中華民族優秀歷史文化創興的時代,這樣一個時代在延慶大地上留下了永不磨滅的印記,這不能不令延慶人民引以自豪。

阪泉之戰

戰爭地點分析

阪泉之戰的地點,一種說法認為在河北涿鹿東南。也有說在今北京延慶。另一種說法認為是阪泉在今山西運城市解州鎮。

理由有二:解州鎮春秋晉國時稱解梁,漢代置解縣。據《解縣志》記載:解梁古時曾稱作涿鹿, 第二,從如今的地圖看,炎帝的都城是蒲阪,即今山西省永濟縣蒲州鎮,“黃帝居于軒轅之丘”,是在今日鄭州市軒轅丘,而運城正好處于兩者之間,離永濟相當近。有個說法是黃帝突襲炎帝,取得決定性勝利,那麽運城解梁的說法就比較可信。如果是河北涿鹿的話,那麽兩個大帝得故意北上開戰,不合情理。所以運城解梁是最有可能的阪泉之戰地點。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