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閘

關閘

關閘,為中國澳門特別行政區與廣東省兩個的陸路通道出入口的其中之一。原位于關閘馬路中段,于1574年(明萬歷二年)由廣東香山縣所建,為中式閘門城樓一座,樓高三層,門楣刻有「關閘門」字樣,並派官兵駐守。1673年(清康熙十二年),關閘重修,增建官廳,設關閘汛。

  • 中文名稱
    關閘
  • 適宜遊玩季節
    四季皆宜
  • 所屬國家
    中國
  • 地理位置
    中國澳門特別行政區與廣東省之間
  • 建于
    1774年
  • 門票價格
    免費
  • 著名景點
    關閘門樓
  • 開放時間
    全天開放
  • 類型
    通關口岸
  • 所屬城市
    澳門

歷史

1874年(清同治十 三年),葡萄牙侵佔澳門加劇,關閘被強行拆除,門楣的「關閘門」石碑現今鑲嵌於民政總署大樓內。葡萄牙官兵其後把澳門邊界北移,另建凱旋門式大閘門,即今關閘所在。

關閘關閘

1993年,澳葡政府決定恢復對從中國內地出入境的民眾實施邊檢措施,遂建成出入境驗證大樓。驗證大樓設東西兩翼,東翼為入境大廳,西翼為離境大廳。另設中央大樓,並有一條直通拱門的觀光走廊。

用途

鑒於出入境驗證大樓不敷套用,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於2001年向珠海市租借關閘以北「三不管地帶」地段,興建新的關閘邊檢大樓。新邊檢大樓總面積為38,000平方米,有71條出入境行人通道和22條行車通道,設計人流量為每天200,000人,另外附設有關閘廣場和地下客運總站,於2004年啓用。

中葡關閘之戰

關閘口位于澳門北邊,是廣東省珠海縣(今珠海市)前山鎮與澳門半島交界處,也是如今拱北海關的所在地。1952年7月25日下午,佔領了澳門半島的葡萄牙方一名執勤的士兵肆意挑釁,越過了我方警戒線。當我守衛戰士堅決製止時,雙方發生了軍事沖突,這就是震驚中外的"關閘口事件"。

澳門原是我廣東省香山縣(今中山縣)一個三面環水與大陸相連的半島,面積約16.96平方公裏。15世紀末葉,處于資本主義原始積累時期的西歐國家,開始向東方進行海盜式的侵略活動和殖民擴張,葡萄牙就是最早來到廣東的西方侵略者,接踵而來的是西班牙、荷蘭和英國等老牌帝國主義國家。

1514年(明正德九年),葡萄牙人航行到廣東東莞屯門島(今寶安商頭)一帶,大肆進行搶掠活動,激起廣東人民的憤怒。明政府發出警告,要求入侵的葡萄牙人離境,但他們拒不離去。1521年(明正德十六年),海道副使汪鉉,組織軍民將他們驅逐出境。然而葡萄牙侵略者並不死心,此後又多次到澳門附近進行騷擾。1553年(明嘉靖三十二年),又侵入廣東香山縣蚝鏡(即澳門),以需晾曬水浸貢物為由,通過中國奸商周鸞賄賂廣東海道副使汪柏,取得了在澳門的居住權。開始時,他們建草舍數十間,其後便運瓦木石,建屋成村。

1577年(明萬歷五年),葡萄牙人又買通澳門守將王綽,將借地改為租地,租借澳門為貿易地,每年納租金500兩。1622年(天啓二年),葡萄牙入侵者在大三巴、水坑尾地區修築城牆,此後就一直佔據城牆以南之地。租佔澳門後,葡萄牙人便在島上設定行政機構,任命官吏。從此他們壟斷了澳門對外貿易,把中國的絲綢、瓷器、花生、棗子、葯材等運向印度、日本和西歐,又將外國的胡椒、象牙、檀香等運進來。他們不僅偷稅漏稅,而且還販賣人口,販賣鴉片。

鴉片戰爭中英軍佔領了香港,清政府于1842年被迫簽訂中英《南京條約》,將香港割讓給英國。葡萄牙人見清朝國勢日衰,便逐漸越界蠶食中國土地,相繼佔領了關閘口以南半島及凼仔、路環兩個小島。為使佔領澳門合法化,1887年3月,葡萄牙強迫清政府簽訂《中葡裏斯本草約》,並在《草約》中塞進了"葡國永駐管理澳"字樣。同年12月又簽訂了中葡《和好通商條約》,再次確認"草約"中有關澳門的提法,使澳門成為有不平等條約為依據的葡萄牙殖民地。

沖突起因

新中國成立後,為了防止互相越界,中葡雙方都在各自一方部署了軍隊,又在關閘口設了一條警戒線,劃出中立區,並規定雙方都不能進入中立區。當時,葡方有一個營的駐軍,中方則為一個團。

1952年4月,我中南軍區公安第10師第29團奉命進駐珠海縣前山地區。此時,在澳門與我對峙的葡方軍人,大多是葡萄牙花錢僱用的黑人士兵。

1952年7月15日,一名黑人葡兵突然內急,在炮樓外拉開褲子就隨地撒起尿來,兩位解放軍哨兵沒見過黑人光天化日下小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黑人士兵一見解放軍笑,以為是有意取笑,頓時覺得臉上無光,隨即端著槍破口大罵。解放軍士兵從對方的表情可以看出從黑人士兵嘴裏說出來的絕不是什麽好聽的,但語言不通也無可奈何。黑人哨兵越說越來氣,拿起步槍"啪"的一槍打過來。這時這兩名解放軍士兵才反應過來,急忙找掩護並向空曠區投手榴彈以示警告。

我公安第29團1連駐防關閘口後。葡方認為一連初來乍到,好欺負。經常無端挑釁。他們在關閘口葡方一側進行刺殺訓練時,有意向我方大聲吼叫,還經常用照相機對著我方拍照,把吃過的空罐頭盒、用過的廢紙團、吸過的煙頭扔向中立區我方一側。

葡兵挑釁

1952年7月25日下午,6時10分,澳葡在最前哨的一名黑人士兵從關閘口移至與中方哨兵相距約一公尺左右處站崗,並將橫置在雙方哨位間的"木馬"向前推移。中國邊防軍哨兵趙學登按中央軍委 "既不主動惹事,也不示弱,有理有利有節"的指示原則,打手勢令葡兵將"木馬"往後移。對方不僅不聽服勸告,還召來九名葡兵氣勢洶洶將木馬再推向中方警戒線內,該葡兵又越過警戒線一公尺。趙學登再次打手勢向他提出警告,該葡兵置若罔聞。我方由1連3班班代宋有增帶班。他對葡萄牙僱傭兵的挑釁忍無可忍,遂上前警告製止,三名葡兵竟用槍刺傷中方哨兵左上臂及右中指,我方兩名戰士上前救護。關閘葡兵還回營房托出機關槍。

自衛反擊

19時許,藏匿在關閘口地堡內的葡方僱傭兵。在一小頭目的指揮下,突然向我方猛烈射擊,氣焰極為囂張。宋有增和兩名戰士迅速退到安全地帶,我公安部隊在有理有利的原則下奮起還擊。19時30分左右,在我指戰員的反擊下,葡方暫時沉寂了。

7月26日一早,葡方部隊突然集中火力向我方發射炮彈。上午7時50分,我1連3排排長邢起帶領戰士蘇廣照登上旗樓升國旗。葡方軍隊竟喪心病狂地向我旗樓發射迫擊炮彈。一顆炮彈打中了旗桿,邢起和蘇廣照當場犧牲。我方戰士忍無可忍,進行了堅決的反擊。

守衛茂盛圍的1連2排8班,在地形極其不利、進退維谷的困難情況下,依然堅守陣地。在翻飛的泥土、嗆人的硝煙和敵機槍的掃射中,他們堅守陣地一整天,一頓飯沒吃,一滴水未喝。當營領導決定將他們換下來時,全班同志堅決要求留下來守衛陣地。下午5時20分。天空突然下了一場陣雨,8班瞅準機會,立即組織強大火力向敵人陣地發起猛烈的反擊。在艱苦而危險的環境中,8班在茂盛圍堅守了3天。

守衛在炮台山製高點的第29團2營炮兵排,接到命令後,迅速進入作戰陣地。7月26日上午,當敵人向我方開炮時,炮兵排指戰員及時校準方位,準確回擊。一發發炮彈飛向敵人陣地,給了敵人以沉重打擊。

前山地區的民兵也組織了運輸隊、擔架隊,奔赴前沿運水送糧、救護傷員,場面十分感人。當時,一位名叫梁阿根的中年男子,得知戰士們打了一天仗還未吃東西,便冒著生命危險,一路滾爬,給守衛在茂盛圍的2排8班陣地送面包。當8班指戰員捧著還帶有餘溫的面包時,激動得緊緊握住梁阿根的手說:"有人民的支持,再苦再累我們也要堅守陣地,保衛邊防。"

有戰鬥就會有傷亡。為了及時救護傷員,29團衛生隊的同志們冒著生命危險,奔忙于陣地上。當時,拱北邊防檢查站有一位年輕的女衛生員叫曾萍,戰鬥打響後,她主動請纓奔赴前沿陣地搶救傷員。7月26日,關閘口打得正激烈,我方有兩名戰士犧牲,4名戰士負傷。曾萍背起救護包,奮不顧身沖了上去,獨自一人把負傷的戰士背下了陣地。在隨後幾天的零星戰鬥中,她表現得異常頑強。僅她一個人就從前沿陣地上救護了7名傷員。戰鬥結束後,她榮立戰功,受到表彰,還出席了全國英模代表大會,受到毛澤東主席的接見。

7月27日,英駐葡京大使及駐遠東陸軍總司令對外宣稱"英葡訂有軍事同盟",企圖借以威脅我方。同日,美國正在台灣海域演習的幾艘軍艦,也在去韓國的途中折回香港,並大肆造謠生事,企圖擴大事態。美、英帝國主義的插手,使澳門的情勢顯得十分復雜。一時間,澳門地區人心恐慌,不少居民紛紛逃往香港。盡管當時船運公司票價暴漲,但眾多居民仍然擁往碼頭。爭相上船。據有關人員統計,事發3日內,去香港的就達7000人之多。

關閘口事件發生後,我方暫時中斷了對澳門的食品、蔬菜等物資供應,對澳門的經濟打擊很大,澳門物價飛漲,青菜從原來的1.6元葡幣1公斤,狂漲至14元葡幣1公斤,豬肉從原來的5元葡幣1公斤,狂漲至32元葡幣1公斤,其他蔬菜果品也隨之狂漲了八九倍。澳門居民的生活陷于一片混亂之中。

取得勝利

關閘口戰鬥一直延續至7月30日,葡軍共向我方射擊8次,發射了各種口徑的炮彈490餘發;步槍、機槍子彈18000餘發。至8月1日。澳葡當局目睹澳門居民不斷逃往香港,市面冷落,經濟受創,恐戰事持續下去對其不利,遂以澳門經濟局長羅保為首,遊說澳門華商總會會長何賢、副會長馬萬祺,向中方提出和談要求。

中方接受了葡方的請求,經中共中央華南分局同意,由華南分局統戰部、廣東省外事處作為地方性事件。在珠海前山以邊防第5分局的名義出面談判。同時,華南分局決定,派公安第29團副政委李慶堂和公安第10師保衛科科長何致峰作為談判代表與葡方談判。

談判從8月1日開始,由于葡方總督不願承擔責任,雙方談談打打,打打談談。經過15次談判,葡方最後被迫答應了中方提出的3個要求:一、承認錯誤,向中方道歉。二、此次事件是由于葡方士兵經常越界引起的,葡方哨位退後50米,脫離接觸,保證今後不再侵犯中方警戒線。三、葡方向中方賠償損失計人民幣44372.03萬元人民幣(舊幣)。

至此,這起由葡萄牙殖民主義者挑起的關閘門事件。最後以中方取得勝利而告終。

中南軍區公安部隊黨委批準,為捍衛五星紅旗而壯烈犧牲的邢起、蘇廣照被追認為革命烈士。在他們殉難的地方,珠海市人民政府修建了烈士墓。

如今,可以告慰二位烈士的是,澳門已經在1999年回歸祖國的懷抱。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