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西無極刀

關西無極刀

這是一個由來已久的故事。一部新兒女英雄傳。 樓蘭王宮後幃的一場諱莫如深的私情,一場雷鳴電閃的殺戮。王妃死去,武士火旋龍帶著孿生兒子中的一個用無極寶刀沖開樓蘭國王的兵陣,消失在漠之中。

  • 主演
    趙鴻飛,沈傲君
  • 集數
    20集
  • 類型
    武俠
  • 出品時間
    2003年
  • 首播時間
    2003年
  • 製片地區
    中國
  • 導演
    陸濤
  • 編劇
    楊爭光
  • 中文名
    關西無極刀

職員表

製片人:張紀中

執行製片人:孟凡輝

關西無極刀

執行導演黃祖權

動作導演國建勇

攝 影:邵警輝

出品人:劉金璽延藝雲 

編 劇:楊爭光由 甲

攝 影:邵警輝 顧啓明

總美術:杜長順

化妝設計黃樺

服裝設計:鍾佳妮

燈光設計:宋德巍

片尾曲:走天涯騰格爾演唱)

主要演員

趙鴻飛 飾 孩 哥 /樓蘭王子

沈傲君 飾 梅 娘

關西無極刀

孫海英 飾 孩哥爹

杜志國 飾 貨 郎/一刀仙

一 真 飾 沙裏飛

吳 婷 飾 好 妹

劉園媛 飾 王 鶯

繩 中 飾 大 爺

丁海峰 飾 二爺

關西無極刀

臧金生 飾 大遊俠

杜雨露 飾 王峋

李冬果 飾 杜楚臣

李菁菁 飾 女店主

張紀中 飾 樓蘭國國王(客串)

關西無極刀

劉   濤 飾 樓蘭國王妃(客串)

劇情簡介

大漠孤煙長河落日,十八年後,當年的武士在一次追殺中成了拐子,帶著孩子和結義兄弟的女兒在雙旗鎮客堆平靜內斂地生活著。憨厚明亮的大漠少年孩哥和美麗多情的大漠少女好妹,兩人並不知真相地以兄弟相稱快樂成長。

關西無極刀

分集劇情

第1集 

火旋龍與關西無極刀流落在西域大漠。樓蘭國通過外交手段希望友邦尋回無極寶刀。自此,朝廷一聲令下重金懸賞,數十年過去,無數獻刀人為了貪圖萬兩賞金死于刀下。無極刀依然下落不明。 監察衙史王峋謀權篡位的計畫蓄謀了很多年,他收養了被皇上滿門抄斬的刑部尚書的遺孤,將他有培養成一刀見血的一刀仙。他們欲謀在皇上六十大壽時候,通過敬獻無極刀來靠近皇上,然後讓一刀仙將皇上一刀封喉。可是眼見大壽逼近,這無極刀卻連影子也沒見到。一刀仙將目標最後鎖定在他已觀察三年之久,連絲毫沒有露出破綻的雙旗鎮客堆瘸子身上,那是一個卑微膽小的瘸子,卻又有讓人清楚的內容在裏面。 雙旗鎮上商賈雲集,人來人往。雙旗鎮客堆裏陳年的老酒、上好的馬肉讓過往的人贊嘆不已。一個明朗的大漠少年孩哥、一個姣好大漠女子好妹和他們的瘸子爹一心一意營務著這間客堆。 孩哥是酷愛玩刀的,向所有的大漠男人一樣,向往做一名勇敢的刀客。可他的瘸子爹卻十分反對他玩刀。于是,孩哥經常借買馬料的當兒,去甘草鋪找大遊俠看他把式他那花裏胡哨的流沙攪風刀。 好妹初長成人,姣好的面容引得常來客堆歇腳的大漠惡霸二爺垂涎欲滴。 一刀仙從王峋處討得逼刀出鞘的計謀。二爺在一刀仙的授意下前來向好妹提親。風暴向這平靜的一家三口襲來。

關西無極刀

第2集

在孩哥和好妹眼裏,一刀仙是他們可敬可愛的貨郎大叔。在瘸子眼裏,一刀仙是古道熱腸不欺侮人的好兄弟。 二爺的提親讓全家人陷入了恐慌。鑼鼓喧天的迎新隊伍朝客堆逼近。 空氣凝固了,好妹掙扎的呼叫聲讓圍觀的鎮民心悸不已,但每個人都隻看著這一切的發生,並未有人敢出手相助,哀求不止的瘸子絕望地倚在門邊看著悲劇的發生。 在後院幹活的孩哥聽到了屋內的紛雜,沖了進來。孩哥拼命保護住好妹,與二爺打鬥著,但顯然不是二爺的對手。孩哥慌亂地朝二爺扔擲著盤子,卻被二爺一一打落。一個盤子飛落在門邊,瘸子看了看盤子,又看了看邪笑著的二爺,將手伸了出去...... 一個盤子朝二爺擲去,瞬間,一切凝固在那裏。 所有的人都以為是孩哥殺死了二爺,訊息不脛而走。孩哥和好妹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切嚇住了,雙旗鎮的鎮民被嚇住了。孩哥殺死了二爺,大爺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那更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 是夜,瘸子將孩哥和好妹叫到跟前,向孩哥和好妹講述了他們原非兄妹的身世,並當晚讓孩哥帶著好妹去鳴沙山投奔當年的結義兄弟智玄方丈。卻不料,被雙旗鎮的鎮民圍得密密匝匝。孩哥如果走了,雙旗鎮將面臨著被大爺屠城的危險。 一家人陷入了困境,大爺很快就會來了。孩哥想到了大遊俠,那個俠肝義膽的漢子,他一定會幫他的。孩哥說服了鎮民,騎上馬去甘草鋪找大遊俠。

第3集

日上三竿,飛沙走石,大爺來了。 大遊俠出現的瞬間,大爺死了。 大遊俠被雙旗鎮民當作了救命英雄頂戴著。隻有貨郎一個人看清楚了那個真正的出刀人。看來,離奪刀現寶、完成義父大業的日子不遠了。 大難之後,孩哥和好妹坐在燈下對未來的幸福充滿了憧憬。 王峋之子王準時任沙州刺史,他在議事廳裏和自己的參事杜楚臣談論著無極刀的事。他對父親費勁心機找無極刀的事百思不得其解。 王峋家的秘室裏,貨郎又變回了一刀仙的裝束,他向義父報告著幾次危機之下,瘸子終于出刀展示火旋無極功的事。王峋欣慰地笑了,看來真真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皇上的六十大壽在及,這時候有了無極刀的下落,真是天助之力呀。王峋交待貨郎一刀仙在取刀的時候,一定要智取,免得斷了線索,重點放在兩個孩子身上下手。 沙州牢獄裏,有個死囚正潑煩地與獄頭胡拉亂扯著。他叫沙裏飛,曾是瘸子火旋龍剛剛逃入大漠時收留的徒弟,後來被火旋龍逐出師門,成了大漠上的一個四下搶劫的盜匪。不幸落獄,很快就要問斬了。 在沙裏飛已陷入絕望的時候,老獄頭的一番話卻讓沙裏飛柳暗花明了。 沙裏飛的心上人梅娘此時正萬分焦慮地為救助沙裏飛四下奔走著,賣掉了賴以謀生的小酒店。 沙裏飛法場上的一聲“刀下留人”惹怒了王準,但一聽是關于無極刀的下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呀。

第4集

沙裏飛法場上的一聲“刀下留人”惹怒了王準,但一聽是關于無極刀的下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呀。從法場上回來的沙裏飛讓梅娘激動得驚魂魄散,兩人個一番柔情密意,商定去瓜州再開一家更大的梅娘酒樓。 雙旗鎮平靜安詳,人們恢復了以往的生活。瘸子想將孩哥和好妹的親事辦了。一刀仙在此時又扮作貨郎的樣子返回了雙旗鎮。 沙裏飛出現在客堆,向師父瘸子懇求無極刀,讓瘸子救他一命。王準有令,沙裏飛如果拿到無極刀方可儲存性命,拿不到無極刀,照樣還是得回去被處死的。而瘸子並不動容,隻說是不知道無極刀的下落。沙裏飛急了,下令搜查。二人短暫的幹戈之後,瘸子定在那裏,從背後飛來的一柄三寸小飛刀插在瘸子的脖脛上。沙裏飛急急地辯白說不是自己背後出刀的。 瘸子倒下了,奄奄一息,在大漠蟄居了十幾年的樓蘭武士火旋龍快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孩哥和好妹外出放馬歸來,見狀,焦急萬分。貨郎一刀仙急切地讓瘸子趕快交待後事,兩人在握手的瞬間,瘸子從貨郎手上的刀痕發現了眼前這個人並不是自己熟悉的貨郎。 瘸子支開了貨郎,將孩哥的身世和無極刀的秘密悄悄告訴了孩哥,闔目而去。貨郎一無所獲,隻得將心中的忿懟抑製住,繼續上演著兩個孩子好大叔的戲。大遊俠自從上次雙旗鎮大爺之死的瞬間出現,被鎮民們誤以為是英雄豪傑之後頗為得意,在江湖上便以火旋龍自居。他在黑關驛遇見了沙州刺史王準的參事杜楚臣,被杜楚臣給抓進了大牢。牢獄裏,自稱是火旋龍的人已經人滿為患了。

第5集

貨郎一刀仙和孩哥好妹一同營務著客堆,他總在伺機打探無極刀的藏匿之地,但孩哥守口如瓶,看來隻能從好妹身上想辦法了。梅娘和沙裏飛來到瓜州,新開張的明月樓生意出奇地紅火,梅娘高興地四下張羅著,但沙裏飛卻一籌莫展,他在師父那裏沒能得到無極刀,卻落得個暗刀殺人的惡名。王準一定不會放過他的,而梅娘,他總是不舍得放下這個讓他牽腸掛肚的心愛女人,躲得了初一,總是躲不過十五的,他得主動回去請罪可能還有一線生機。沙州府大牢裏,沙裏飛遇見了喳喳呼呼的大遊俠,兩個人不免打了一番嘴仗。一心隻為賺錢的老獄卒見沙裏飛又回到大牢,斷了自己財路,疑惑地問沙裏飛前後的原由後,一邊罵沙裏飛榆木腦袋一邊又為沙裏飛指出一條更狠的逼刀出鞘的毒計。 貨郎從好妹那裏套出了無極刀就藏在肉敦子裏,心裏狂喜萬分,他決定當晚就取走刀,將這漫長的持久戰結束掉。卻不料肉敦裏並沒有發現無極刀,而且自己的行蹤也被孩哥發現,心裏十分懊惱。

第6集

孩哥從好妹處得知貨郎打聽過無極刀的事,心裏產生了警惕。但好妹認為孩哥的這種懷疑並無根據,很生氣孩哥對貨郎大叔的誤解,並將孩哥對貨郎大叔的懷疑告訴了貨郎一刀仙。兩人都在猜測孩哥能把無極刀藏在哪兒,因為孩哥從小就很會藏東西。 大遊俠被抓進牢獄之事在鎮民中傳開,孩哥認為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決心籌錢將大遊俠贖出來。在貨郎和鎮長的支持下,孩哥前往沙州牢獄。 孩哥救出了大遊俠,兩人一同往雙旗鎮返回。就在這個時候,貨郎攛掇著好妹與他一同尋找無極刀。他們在水井的轆轤裏發現了秘密,貨郎正要下手取刀的時候,鐵匠前來喚貨郎一同去鎮長那裏謀事。 鎮長家裏,幾個大人決定要幫著孩哥和好妹把親事辦了。

第7集

孩哥與大遊俠一同返回了雙旗鎮。家裏卻一派喜氣洋洋,張燈結彩,專等著他這新郎官回來拜堂。 所有的鎮民都為這全鎮的喜事張羅著,忙碌著。貨郎一直不得脫身,他還惦記著那水井轆轤裏的秘密呢。王準的議事大廳裏,沙裏飛再次請命前往雙旗鎮尋火旋龍的後人找刀。王準以梅娘的性命為籌碼要沙裏飛不成功則成仁。 雙旗鎮土場上,雙旗鎮的鎮民們踏歌而樂。沙裏飛和杜楚臣帶一群蒙面軍漢突然兵臨城下,要求鎮民交出孩哥和無極刀,否則要大開殺戒。就在沙裏飛要嗜血狂魔的時候,大遊俠沖出人群稱自己就是孩哥,不幸死在沙裏飛的刀下。孩哥站了出來,面對著沙裏飛以鎮民性命要挾,孩哥說出了無極刀藏在井台轆轤的秘密。沙裏飛血洗了雙旗鎮。 就在所有的人都在土場與沙裏飛對峙的時候,貨郎一刀仙卻悄悄潛到井台邊尋找無極刀,卻不料,並沒有無極力的影子。氣急之下的小飛刀又一次出現。突然,狂風驟起,飛沙走石,遮天避日的沙暴朝雙旗鎮襲來。風暴過後,鎮民們死的死,失的失,全鎮一片死寂。孩哥四下張望尋找著好妹,卻突然發現貨郎大叔在廢墟瓦礫裏刨著什麽。孩哥跑到井台邊,卻發現無極刀全然不見了蹤影。他和貨郎斷定,刀一定是被好妹收起來了,可好妹在哪呢。鳴沙山廟前,昏迷的好妹被救起。鳴沙山的方丈智玄和尚就是當年與瘸子火旋龍、好妹爹結義的三兄弟,一次與盜匪的廝殺中,好妹爹死去。

第8集

鳴沙山廟禪房裏,好妹漸漸蘇醒,向智玄講述了近來一家人的遭遇和不幸。孩哥和貨郎一路尋找好妹,夜幕降臨,經過一片胡楊林的時候,貨郎提出歇息片刻,孩哥卻猛然發現這片胡楊林他們來過。原來這幾天貨郎其實是帶孩哥在繞圈子,走了大圈冤枉路,想甩掉孩哥。這時,胡楊林外卻傳來了人馬的嘈雜聲。杜楚臣未找到無極刀,無法向王準交待,風暴過後,正返回雙旗鎮準備再一次象蓖子一樣梳一遍,一定要找到無極刀的下落。貨郎讓孩哥熄掉篝火,自己獨自出去對付杜楚臣。孩哥感動地讓貨郎一定小心。貨郎走出胡楊林三下五除二地解決了杜楚臣的手下,沖著杜楚臣直呼其名,並頗有意味地說了一番讓杜楚臣莫說其妙的話。杜楚臣心中納罕,他的名字大漠上並無幾人知曉,大家都稱他為“獨眼龍”,而且這個貨郎話裏有話,到底是怎麽回事呢,杜楚臣雖不明就理,但也不敢輕舉妄動,快馬加鞭返回了。孩哥對隻身擊退追兵的貨郎大叔感到十分欽佩,兩人關于無極刀的一番話讓孩哥猛然想起,自己的瘸子爹曾跟他們說過有事去鳴沙山廟找智玄大叔的囑咐,他斷定好妹一定是去了鳴沙山,並將自己的這種推測告訴了貨郎。王準刺史府,杜楚臣說自己遇到一刀仙了,而這個一刀仙就是那個血洗雙旗鎮時遇到的貨郎,而這個貨郎似乎曾在王準父親王峋的府上見到過。王準更加疑惑了,這也許是大水沖了龍王廟,這貨郎完全有可能是父親安插的另一個線索。至于父親為什麽會和一個殺人不眨眼的一刀仙攪在一起,王準不得而知,但他知道,父親做事總是有道理的。貨郎甩掉了孩哥,先行趕往鳴沙山。貨郎扮作香客進得廟來,四下張望,向小尚寶通寶聲打聽好妹的下落,引起了兩個小和尚的警惕。在貨郎的節節逼近下,智玄隻得安頓好好妹和徒弟,親自出來會會這個披著羊皮的狼。

第9集

兩人的對峙中,被逼無奈的智玄為了斷了一刀仙的念想,一把火將自己的棲身的寺廟炬之一焚。貨郎未能找到好妹,消失在大漠中。待孩哥趕到鳴沙山時,看到的是一片的廢墟。貨郎一刀仙返回王峋的密室,沮喪的匯報事情的發生,說由于王準的插手打亂了自己的計畫。現在唯一的線索就是好妹,但好妹藏身在哪裏並不知道。王峋讓一刀仙死咬住這最後的線索不放松,一定找到無極刀,一定要完成這畢生的大業。他終于將自己的想法和安排向養子一刀仙和盤托出。大漠石窟裏,好妹和被燒傷的智玄大叔說著話。他仍然不明白,他們一家尊敬依賴的貨郎大叔會是謀害她一家的真凶,她與智玄大叔爭辯著。 王準府議事廳裏,王準和杜楚臣商量著沙裏飛的著落。杜楚臣建議留下沙裏飛當狗用,讓他日為官夜為匪,為他們搶劫過往的商隊,將珍稀物品獻給父親王峋。同時可以禍害一下節度史高仙芝。王準早已對這個正經八百的節度史心懷覬覦。沙裏飛意外地受到和王準和杜楚臣的重用,感激涕零,心下暗自得意,決心好好為王準他們賣命,換得和梅娘的平安度日。沙裏飛接到的第一個任務是在黑關驛下手搶劫康國商隊。他一個人先行趕往黑關驛安排好下蒙汗葯的人,希望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幹一次俏活。然後又悠然地返回去接他們軍漢兄弟。康國商隊裏美麗的波斯女子胡姬和一心一意喜歡她的安達鬥著嘴,其他人七仰八與歪地歇息著,等著酒菜。黑關驛店主按照沙裏飛的事先安排將蒙汗葯撒在酒菜裏。轉眼之間,一個個就人仰馬翻不醒世事了。沙裏飛得意地帶著幾個蒙面軍漢朝黑關驛趕來。流落至此的孩哥騎著半路買來的馬又渴又餓,磨著店小二一定要留宿一舍。店小二經不住孩哥的糾纏就將他帶到柴房安頓下來。

第10集

沙裏飛一行細細地查看著康國商隊的行物,想先找最珍貴的寶貝下手。卻不料一個綱頭已經醒了,大喝一聲倒嚇了沙裏飛一跳。旋即,沙裏飛揮一手做了一個砍頭的動作,一不做二不休,全部殺掉。沙裏飛一伙很快結果了商隊,卻發現那胡姬和安達跑掉了,還有黑關驛的驛頭也躲得不知去向。孩哥目睹了這晚的血腥,一早起來到廚房找到了驛頭,向驛頭索要自己的馬。驛頭氣急敗壞地讓孩哥找沙裏飛要去。孩哥一聽沙裏飛這三個字分外眼紅,心下一橫,決定一定要找到沙裏飛報仇血恨。胡姬施出旋功與安達脫身而去。沙裏飛將搶到的質汗葯和兩匹康國寶馬送到王準面前,並告知王準行動由于蒙汗葯失效而被逼將整個商隊滅掉的事。王準為沙裏飛的心狠手辣心中一凜,還是讓人嘉獎了沙裏飛。石窟裏,智玄的頭巾慢慢解開,露出被火燒後猙獰的面容,好妹談起從前他悄悄去客堆的事,談起孩哥,談起正在瓜州街上打探他們下落的貨郎。好妹恨不得立刻見到貨郎,質問他為什麽這樣對待她的一家。 明月樓前,昏迷的孩哥被伙計救起。其中的一個伙計曾是雙旗鎮鐵匠鋪的狗蛋,他一眼認出了孩哥。梅娘遣人急忙請郎中為孩哥醫治。康國商隊遇劫的事引起了高仙芝的極大震動,急忙召集各州刺史商議,並要求各州嚴加管理各自屬地,如果誰地出了問題,誰就革職查辦。同時告知各州刺史,樓蘭、康國、回鶻和安國四國王子應邀去長安遊學,不日,樓蘭王子將途經安西各州,要求各州刺史做好接應事宜。孩哥在梅娘的悉心照料下很快康復,對梅娘的救命之恩十分感激。梅娘從孩哥身上看到了自己死去兄弟的影子,想起了自己身為刀客的父兄,不禁格外感到親切。

第11集

梅娘認為天下的刀客都是兄弟,冤冤相報,何時是了。而孩哥卻一心想著報仇,將仇恨的火種埋在心裏。王準接到了父親的八百裏急報,尋問無極刀的下落並告知了一刀仙的身份。杜楚臣想到了上次在胡楊林見過的孩哥,這是火旋龍的傳人,隻有找到他還有最後的一線希望。朝廷花了如此大的力氣尋找無極刀,隻是為了與樓蘭國重修舊好,但父親的心思好像遠遠不止是為朝廷效忠這麽簡單。處處顯示出來的大事做派讓王準和杜楚臣心下一驚,兩人心照不宣地將各自的想法放回了心裏。痊愈後的孩哥準備離開明月樓,繼續尋找好妹。在梅娘的挽留下,孩哥留在了明月樓做工掙錢,決定攢足盤纏後再走。孩哥手腳勤快,釀醋的手藝又好,伙計們都輕松不少,每個人都樂得有孩哥這麽個好幫手。狗蛋從沙州辦事回來後與孩哥相遇,兩人提起血洗雙旗鎮的事以及好妹的下落。孩哥的不幸遭遇在伙計們傳開,大伙都十分同情他。明月樓又來了一伙軍漢喝酒,孩哥在上酒時,錯將一個遊騎校慰認作沙裏飛,舉起一個酒壇子,喊著沙裏飛的名字,就朝那人砸去,引得校慰勃然大怒。梅娘百般地求不是也沒能平息軍漢們的怒氣。他們將酒樓砸得唏哩嘩啦。梅娘想起孩哥口裏喊的是沙裏飛的名字,將孩哥叫進裏屋,問個究竟。孩哥將沙裏飛為了無極刀殺了自己父親並血洗雙旗鎮的事告訴了梅娘。但梅娘無論如何都不相信,在她心裏沙裏飛是個行俠仗義的大漠英雄。她要趕走孩哥。就在孩哥要離開梅娘明月樓的時候,狗蛋悄悄拉過孩哥告訴了梅娘就是沙裏飛心上人的秘密。他一直不敢說,怕說了孩哥會鬧出更大的事端,如今孩哥要走了,他才將這事講出來。孩哥聽到這裏,卻放下包袱不走了。他要等著沙裏飛來,他一定要等他。瓜州街市上,智玄大叔吆喝著叫賣還魂十三香,貨郎一刀仙向他走去。

第12集

貨郎試探著智玄,想看看眼前這個面有燒疤的人是不是智玄。卻被智玄機智地擋住了。回到石窟的智玄將貨郎一直追蹤的事講給好妹聽,好妹一陣陣地心悸。孩哥繼續苦練自小練習的火旋功,梅娘看著這種情景,心下頗不是滋味。王準府議事廳裏,王準正交待杜楚臣將劫來的質汗葯和兩匹寶馬送往京城。在杜楚臣的不斷暗示下,王準悟然意識到,為了配合父親的大業,自己應該盡快擠走高仙芝,榮居節度史的位置,掌握邊關軍權,到時候便可以和父親裏應外合,事半功倍。當下如何製造出一個將高仙芝一下端掉的事端是當務之急。樓蘭王子的過境正是時機,在別州殺掉樓蘭王子,製造出彌天大罪,皇上一定會撤掉高仙芝,到時候,一直身為沙州刺史的王準絕對會因為長期以來治州有方而被提升為安西節度史。王準被杜楚臣這個膽大妄為的計謀嚇住了。他想寫信征詢一下父親王峋的意見,但顯然,如果想抓住這次千載難逢的行動機會的話,那麽這個時間是來不及的,他必須做出決定了。作為這次行動的最佳合適人選,沙裏飛無疑又派上了大用場。派他前往瓜州,在樓蘭王子過境的時候,直取王子性命。而且那梅娘總是一個最有價值的籌碼讓沙裏飛乖乖賣命。王準與沙裏飛濁酒三杯,從沙裏飛嘴裏套出了當年沙裏飛為得到梅娘而上演的一出殺人救美的奸計。王準聽得大為吃驚,心下納罕這貌似粗悍的盜匪卻有如此心計,不得不小心用之。沙裏飛領命後,連夜帶人趕往瓜州府地流星鎮。孩哥每天劈柴釀醋,繼續等候著沙裏飛的到來。明月樓按州府刺史的要求準備了六十個大壇子,梅娘讓孩哥和狗蛋趕駱駝去月牙泉打水,準備釀酒。月牙泉邊,孩哥和狗蛋看到了一隊異國人馬。

第13集

樓蘭王子和樓蘭使者一行在衛隊的護衛下在月牙泉邊休息。孩哥和狗蛋被上次在明月樓發生爭執的遊騎校慰擋在了泉邊,不得靠近。他們的再次爭執引起了樓蘭王子的註意。這兩個長相一模一樣的同胞兄弟也隻有這一面之緣。沙裏飛帶幾軍漢來到明月樓,梅娘一見又喜又驚,怪嗔一番。梅娘跟沙裏飛提起有人要找他尋仇的事,問沙裏飛是不是在外面得罪了什麽人。酒樓前堂,波斯舞女飛快地舞著,鼓點急促有力。狗蛋突然看到沙裏飛,緊張地想撒尿。他告訴孩哥沙裏飛來了,讓孩哥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孩哥一聽卻鉚足了勁朝樓上走去。酒樓裏熱鬧喧天,廚房裏伙計們忙得不亦樂乎,讓孩哥上菜,孩哥卻背起一把菜刀走了出去。卻不料沙裏飛早有防備,一把抓住孩哥將他帶走了。梅娘向沙裏飛求情,沙裏飛在這件事上卻沒有聽梅娘的話。王準和杜楚臣坐臥不寧地等候.午夜過後,沙裏飛傳來的驚天的訊息。這時,一聲聖旨駕到傳來。王準被調往瓜州任刺史,克日赴任的訊息更如一聲驚雷讓王準和杜楚臣癱軟在那裏。從日期上算就意味著今晚殺掉樓蘭王子是在王準任期內的事,這真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現在阻止沙裏飛或許還來得及。王準和杜楚臣飛馬加鞭向流星鎮奔去。王準和杜臣見到沙裏飛時,沙裏飛帶著手下押著孩哥,手裏端著一個人頭,得意向杜楚臣請賞。杜楚臣心一驚,一切都晚了。當他的目光落在孩哥臉上的時候,愣了一下,他又定睛看了眼沙裏飛手裏的人頭。讓手下人好生看管孩哥。他們派人將智玄抓來,他要智玄施出自己的巫術用還魂十三香為樓蘭王子還魂。智玄卻發現了樓蘭王子屍體上的一枚玉鈕扣,同樣的一枚玉鈕扣他在好妹脖子上見過,那是孩哥給好妹的。

第14集

智玄的無能為力,讓王準心徹底掉在冷窖裏,這個時候,看來隻能硬著頭皮救助父親王峋了。王峋知道後大為震怒,這一家老小的性命全被這沒頭沒腦膽大妄為的逆子給斷送了。但事已至此,他與一刀仙商量後,決定自己親赴瓜州處理此事。並示意一刀仙繼續對智玄施壓,盡快找到好妹,找到無極刀。孩哥被關在王準瓜州府裏好吃好喝。沙裏飛懇求孩哥看在梅娘的份上將無極刀交給她,以保全性命。王峋家精思堂裏,王峋痛斥王準,杜楚臣悄悄地躲在門外不敢言語。但辦法總是要想的,王峋示意兒子移花接木,找人頂替樓蘭王子,權且做一時之計。杜楚臣適時地走了出來,將孩哥與樓蘭王了酷似的事稟告王峋。  王峋來到宰相李林其家,將兒子王準搶劫康國商隊得來的質汗葯送給李林其享用。並告知李林其樓蘭王子感受風寒,所以自己為了朝廷社稷決定自己親自前往瓜州迎接。  智玄將樓蘭王子的屍體偷回了石窟,好妹見了誤以為是孩哥遇害,大哭。智玄將好妹身上的玉鈕扣和樓蘭王子的玉鈕名做了比對,確信這個王子就是孩哥的孿生兄弟。智玄向好妹講述了火旋龍一家的悲慘命運以及火旋龍帶著孩哥流落大漠的經過。王準與父親一行返回瓜州,方知道王子的屍體被盜,看來得盡快讓孩哥就範了。卻不料,孩哥跑了。

第15集

高仙芝聽到樓蘭王子感受風寒的事,立即前來探視。王準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王峋卻巋然不動。躺在床上沉睡的孩哥身著王子的服裝,額頭上冒著細細的汗珠,高仙芝並未有任何懷疑,告辭離去。在王峋的安排下,一切有驚無險。孩哥就要醒了,戲會如何往下演。王峋一聲令下,沙裏飛被五花大綁。孩哥醒來的時候,恍如在夢境般。王峋一席恩威並施的話,讓孩哥就範了。王峋幫助孩哥除掉殺父仇人沙裏飛,代價是孩哥必須按要求認認真真地扮好樓蘭王子。為了訊息不被走漏,所有的知情人都會有應得的下場。杜楚臣知趣地自盡了。智玄叫賣著還魂十三香,看著護送樓蘭王子的衛隊起程,他向孩哥靠近,孩哥停下來,向他打聽智玄其人。隊伍走遠了。貨郎留了下來,一柄毒飛刀刺向智玄。智玄掙扎著回到石窟,讓好妹帶上無極刀去京城找扮作樓蘭王子的孩哥。

第16集

李林其帶著自己的傻兒子李岫上門向王峋的女兒王鶯求親。王鶯躲著不願見李家父子。大殿上,樓蘭使節見到本國的王子甚是親切,與樓蘭王子寒暄國內的事。孩哥卻不能應對,王峋在一旁努力周旋,終于掩飾過去。王鶯對四國來的王子頗感興趣,更想見見這新來的樓蘭王子,纏著遠道歸來的父親王峋和哥哥王準問這問那。智玄用盡了最後一絲氣息,交給好妹一匹識途的老馬,讓好妹去京城投奔他在京城開傘店的表弟。四國王子的迎接儀式引得萬人註目,人群裏有康國舞女胡姬和她的跟班安達,有剛剛到達長安城的好妹,當然也有王峋的女兒王鶯和丫鬟眉兒。風採各異的王子也新奇地打量著長安城的一切。隻有那樓蘭王子顯得鬱鬱寡歡。好妹向京城的兩個小痞子銅哥鐵弟打聽著路。她一家一家傘店打聽著,卻一無所獲。興慶宮裏,三個王子互相介紹著自己,隻有樓蘭王子說不出什麽。胡姬酒樓裏,胡姬肆意的狂舞著,安達擔心地看著她。她愛著康國王子康俊,她為他千裏迢迢追隨而來,但她卻帶著讓她痛苦萬分的任務而來,她要殺了康俊。王峋跟兒子一番促膝談心讓父子二人更加堅定了上陣父子兵的決心和完成大業的鬥志,現在一切的成敗都系在無極刀身上了。

第17集

一刀仙告訴王峋他發現了好妹還活著蹤跡,找到好妹,就會找到無極刀。王鶯與眉兒在花園裏蕩著秋千,眉兒從小姐對幾個王子的描述中看出了小姐對樓蘭王子情有獨鍾。正說著,卻見樓蘭王子走進府來。孩哥再也憋不住了,這一天一天的王子生活遙遙無期,報仇血恨的願望何時才能實現。他徑自來到王峋府上,想問究竟。王峋正與一刀仙商議事情,聞訊掩不住心中的震怒,讓一刀仙回避到密室。自己出來對孩哥又是一番曉以利害,並答應帶孩哥看看打入死牢的沙裏飛,讓孩哥安心做王子。王峋府門前,尾隨著樓蘭王子想確認是不是孩哥的好妹在四處張望。府役將她轟走了。爭吵卻被一刀仙聽到了,他向府役問訊剛才爭吵的小女子的情形,斷定這就是好妹。好妹又遇到了銅哥鐵弟,這兩個無聊尋事又身懷絕技的小痞子開始打好妹的主意了。好妹身上的包袱很快落到了銅弟的手裏,二人找開一看,卻是無用的破刀片子,至多拿到當鋪當了,換一到胡姬酒樓的波斯吃食。四個王子的課堂上,孩哥聽得昏昏欲睡,被老學究叫起來回答問題。卻不料,幾個王子在談及為國之君後的治國抱負時,孩哥一席盛世太平百姓樂業的描繪讓老師大為感動。樓蘭王子在課堂上的大出風頭,康俊力邀他們一起前往胡姬酒樓品嘗康國佳餚。遇到了胡姬和安達。

第18集

王峋如約帶孩哥悄悄進入死囚牢。沙裏飛掙扎著大叫著讓孩哥不要被蒙蔽了。遠在大漠瓜州的梅娘苦苦地在王準府門前等候著王準,懇求王準能救沙裏飛一命。在王準的威逼下,以身相報。沙裏飛從監禁子口中得知自己其實是被王峋關在自己的私家囚牢裏,永無出頭之日了。又無意中得知滿朝文武,王峋隻懼宰相李林其一個人。沙裏飛用自己藏匿的一顆波斯珍寶收買了監禁子,寫下血書,講述了假樓蘭王子的來龍去脈,讓監禁子一定幫自己送到李林其手中。李林其收到信後,大喜。跟自己的傻兒子說,這下你可以娶到你那日思夜想的王鶯了。王府花園裏,王鶯正和自己偷偷喜愛的樓蘭王子下著棋,沉浸在滿心的快樂中。當鋪的老板得這對其貌不揚的刀片子後,一不留神掉在地上,不料,地上擺著的幾對刀竟被斬斷了。他急忙拿著這對刀去器庫作坊請老胡子辯認。這一切被一旁的一個馬臉軍漢看到了。胡姬和安達路遇好妹賣傘,胡姬對花花綠綠的傘十分喜愛,但並沒有帶夠錢。好妹跟著胡姬去胡姬的酒樓取,恰逢銅哥鐵弟在那喝酒。胡姬幫好妹製住了這兩個小痞子,好妹焦急地向他們討還自己的刀,一聽他們已經當掉,急得大哭。

第19集

贖當的時候,當鋪掌櫃已深知這對刀是對寶貝,斷然不肯贖給他們。看著好妹著急的樣子,銅哥鐵弟計上心來。當鋪掌櫃給每個伙計發十年的工錢將大家遣散。一個眼尖的伙計發現那對刀又多出來一對。是夜,鐵弟翻牆入室。緊接著,當鋪遭到一場洗劫,為首的是那個馬臉軍漢。刀又多出一對,好妹聞了聞,欣慰地捧著那對散發瘸子爹汗腥味的刀,高興地笑了。銅哥鐵弟兩聽到好妹是來找自己男人的,而她居然還說自己的男人是樓蘭王子,兩兄弟不禁笑得前仰後合。但笑歸笑,他們還是決定要幫幫這個韌性十足的小女子。一刀仙得到了馬臉軍漢的報告,在城內展開了追殺好妹和銅哥鐵弟的行動。孩哥見到了好妹的紅腰帶,終于高興起來,他叫喊著:好妹來找我了。傘店裏,一刀仙見到了好妹,好妹鎮靜地將那對假刀交給一刀仙。但她知道,很快一刀仙就會發現真相,她必須盡快找到孩哥將真刀交給孩哥。萬事備隻欠東風的王峋和一刀仙感慨地望著得來不易的無極刀。卻不料得到了樓蘭國王病危,讓樓蘭王子即日返國。一旦樓蘭王子返國,那麽假王子的事必將暴露,看來還是要起用沙裏飛,讓他完成這最後一次任務。與此同時,胡姬也前來執行養父交給的任務,但卻在刺殺的瞬間,才發現眼前的人是與康俊易了裝的樓蘭王子。胡姬的寒冰劍遇上了孩哥的火旋功失去任何威力。王鶯意外聽到了父親要殺掉樓蘭王子的訊息大吃一驚。

第20集(大結局)

沙裏飛懷著劫後餘生的心情回到大漠,卻看到了與王準在一起的梅娘。梅娘知道了沙裏飛當年為了得到她,派人殺害自己父兄的事,萬念俱焚。對王準以死相拼。孩哥趕到的時候,梅娘與沙裏飛已喝下了鶴頂紅倒在地上。孩哥知曉了這一切的幕後殺手是王峋時,怒發沖冠,返回長安城。王峋和一刀仙積極地準備著第二天皇上六十大壽行動的事。一刀仙在密室裏內心無比激動,對著父母的亡靈告慰。孩哥出現在王峋面前,他怒斥王峋的陰謀,卻被王峋一笑斥之,欲殺之,王鶯擋在了父親的刀前。李林其帶人沖進了王峋府。一刀仙在李林其的引領下向皇宮走去。兩人的機鋒中,李林其告訴了一刀仙當年他的父親後部尚書張全其實是死在王峋的讒言之下。雙旗鎮街,一片繁榮詳和的景象,叫賣聲,打鐵聲,聲聲入耳。鐵匠鋪裏,那對讓無數人為之流血奔命的無極刀化作了一對風鈴,一隻隨樓蘭商隊回到樓蘭國,一隻掛在雙旗鎮客堆的門前,讓過往的客商聽到鈴聲,駐留在客堆品陳年的好酒,嘗上好的馬肉。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