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菊英

關菊英

關菊英1958年5月3日出生,香港無線電視旗下經理人契約藝員,星娛樂旗下歌手,是70、80年代香港當紅一線女歌手。

關菊英14歲時憑在市政局主辦的歌唱比賽中勇奪冠軍闖入樂壇,早年多唱電視劇主題曲和插曲。1990年與家人移民加拿大溫哥華過著半退休生活,2006年回香港接拍電視劇《東方之珠》,並于《溏心風暴》一劇中首次飾演奸角。2007年5月再度加入無線電視成為旗下經理人契約藝員。2007年8月1日至2日她在紅館舉行出道以來首次個人演唱會。

  • 中文名
    關菊英
  • 外文名
    Susanna
  • 別名
    大公仔、細契、Sa姨、菊姐、小媽
  • 國籍
    中國香港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香港
  • 出生日期
    1958年5月3日
  • 信仰
    佛教
  • 職業
    歌手,演員
  • 體重
    115磅
  • 星座
    金牛座
  • 血型
    AB
  • 語言
    粵語、國語、英語
  • 家庭成員
    父母,六兄弟姐妹,排行第四
  • 其他作品
    《狂潮》,《過客》,《兩忘煙水裏》

個人簡介

綽號大公仔、菊姐,香港無線電視演員,是70、80年代香港當紅一線女歌手。曾與黎小田結婚,其後離婚。

早期以唱電視劇主題曲及插曲為主,《小白菜》、《田園春夢》(合唱:伍衛國)、《樓台會》(合唱:羅文)都頗受歡迎。後來她更憑主唱無線長篇電視劇《狂潮》的主題曲而在流行樂壇走紅,八十年代又藉無線電視劇主題曲《過客》和《倆忘煙水裏》(合唱關正傑)再上高峰。

關菊英關菊英

90年代淡出娛樂圈,2003年後復出,參加舞台劇《麗花皇宮》的演出.2006年同伍衛國持TVB音樂節目《超級靚聲演鬥廳》同年推出復出後首張大碟《聽往事如夢如煙》.06年底參加電視劇《東方之珠》和《溏心風暴》,更憑借《溏心風暴》中細契一角紅遍香江。07年8月首次登紅館開個人演唱會.

所獲獎項

1982、1983連續兩年獲得寶麗金金唱片獎。

2008年度 TVB 十大勁歌金曲 年度傑出表現獎 金獎

2007年度 TVB我最喜愛的電視女角色 關菊英(《溏心風暴》飾王秀琴)

主要作品

唱片

出版發行過多張唱片:

《環球真經典系列之關菊英》《寶麗金88極品音色系列之關菊英》
《一串問號》《新的一頁》
《傳奇經典金曲》《說不出再見》
《天龍八部》《孽網》
《永恆的琥珀《知己同心》
《遠方的人》《情海》
《啤牌情人》《西廂記》
《狂潮》《痴心等待你》
《過客》《無心害你》(溏心風暴主題曲)
《萬千寵愛》(公主駕到主題曲)《宮心計》宮心計主題曲
《真實謊言》名門暗戰主題曲
演唱會:
關菊英賀歲演唱會 (1986年2月10日至2月12日)
關菊英溏心演唱會 (2007年8月1日至8月2日)

電視劇

1976年 狂潮1978年 強人(香若梅)
1979年網中人(方淑華)、女人三十1980年親情(馮秋雯)
1981年過客、女黑俠木蘭花1982年獵鷹(Wendy Ma)
1983年神雕俠侶(林朝英1984年儂本多情(唐瑛)、武林聖火令
1985年我愛伊人(香壁人)、鼓舞2006年東方之珠(朱小嬌
2007年溏心風暴(王秀琴2008年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鍾笑莎
2009年宮心計(阮翠雲2010年公主嫁到(來喜
2014年名門暗戰(李秋萍)

司儀主持

2006年超級靚聲演鬥廳
2007年開心聊齋
2008年光影流情(客串一集)   、歡樂滿東華
2010年金曲擂台

個人喜好

嗜好:唱歌,跑步,旅行,Shopping

喜愛的食物:生果,蔬菜,魷魚

喜愛的顏色:黑,白,藍,綠,紫

最經常去的地方:佛寺

喜愛的音樂:各類

喜愛的歌手:蔡琴鄧麗君,The Carpenters

最難忘的歌曲:狂潮

曾經登台或旅遊過的地方:泰國,越南,台灣,菲律賓,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美國,加拿大,歐洲,澳洲等地。

紅館唱會

關菊英首度在紅館開演唱會“唐家”全家出動,當《講不出聲》的音樂響起,大螢幕上開始播放關菊英過往拍過的電視劇集,關菊英“溏心演唱會”正式在紅館開唱。雖然不是周末時段,但現場幾乎全滿,關菊英一晚共換7套服裝,大曬性感身材,高潮部分《溏心風暴》中的唐家人紛紛登台為“細契”打氣,贏得現場最多掌聲。

懷舊主題

演唱會一開始播放關菊英過往電視劇集,《溏心風暴》、《東方之珠》到《儂本多情》、《強人》、《網中人》等,奠定了整晚的基調——懷舊。關菊英穿著一身金色的長裙唱著《狂潮》出現在舞台中央,金光閃閃,雍容華貴。

兩曲唱罷,關菊英才開始跟大家打招呼:“今晚我靚不靚啊?”自然引得現場觀眾大聲喊“靚”。關菊英由自己小時候回憶起,“我剛出道的時候有個花名叫‘大公仔’,那時候是二十歲左右的年紀,後來又有被人叫‘菊姐’,最近又因為一套劇被大家叫‘細契’,大家一看到她會不會想打她啊?”這番自嘲引得觀眾哈哈大笑。

當晚關菊英大唱老歌,更與兩位嘉賓蘇永康梁漢文分別合唱了《兩忘煙水裏》及《雪山飛狐》,兩人都在台上回顧對關菊英的認識,竟然都來自中國小,慨嘆歲月流逝,每當此時,關菊英就自嘲地搖頭,“講乜嘢?不講了,不講了,講不出聲啊!”

大曬性感

當晚關菊英換足7套衫,一套比一套性感。第一套金色服裝唱完後,關菊英就在台上大方地說:“給你們這件衫看一下,”隨即當場脫掉外套,顯露綠色露背拖地長裙。演唱會快歌部分,關菊英換上紫色前短褲後長裙式樣的裙衫,與舞群一起跳舞,雖然隻是簡單的手部及扭臀動作,但也性感撩人。與“唐家人”一起表演階段,關菊英更大方著超級性感的水紅色禮服,不僅低胸、露背,更露出平坦腹部。

最後一套服裝時,關菊英同樣上演台上換裝、換鞋,然後大方地與伍衛國拖手演唱《田園春夢》,兩人更以《溏心風暴》和《歲月風雲》中的角色互相開玩笑,“你奸點”,“不夠你奸”,認真搞笑。

唐家人心

當晚演唱會的高潮當然來自“唐家人”表演時間。關菊英在台上說:“別人都說開演唱會好似生BB,要懷胎10月,但我這個匆忙點,因為‘風暴’嘛!”然後大螢幕上開始播放“溏心金句”,幾乎每次都是說上句,現場觀眾就能接下句,尤其是大契那句“未登天子位,先置殺人刀”,台下觀眾跟著整齊劃一地念出,看來現場觀眾更多的是沖著唐家人來的。

果然高潮部分,唐家人紛紛亮相。首先是林峰鍾嘉欣唱出《心領》,接著阮兆祥一派司儀模樣出現,兩人合唱了《人在旅途灑淚時》,隨後大鮑夏雨登台,與關菊英合唱《十八相送》,阮兆祥當場說“他們兩個真的有乜嘢!”原來是20年前兩人曾經一起錄歌,引得觀眾哈哈大笑。

最後,大契李司棋亮相,回憶其實多年前就與關菊英合作演戲,並大誇年輕時的關菊英皮膚很好,身材又好,看上去就是臉上兩個“雞蛋”,胸前兩個“雞蛋”,顯示兩人相處融洽,兩人更合唱了《啼笑姻緣》。最終唐家人一起上台給關菊英打氣,祝願她以後“繼續在紅館開唱,場場爆滿”!關菊英則說自己最大的希望是“一家人”能全班人馬再拍一套《溏心風暴》這麽好的電視劇,“唐家人”更送上超大擁抱,大家擁在一團,關菊英則終于唱出《溏心風暴》主題曲《講不出聲》,引得觀眾附和著跟唱。

《溏心風暴》再度紅爆,使得關菊英終于在49歲年紀有機會在紅館開個唱,不過這一連兩場的演唱會實在夠“特別”。

師奶聚會

關菊英的冬粉當然以上了年紀的人為主。演唱會當晚,早早紅館外就聚集了不少中老年人,因為年紀漸大,行動不便,這些歌迷紛紛到紅磡火車站休息,使得車站人群超多,所有座席全部被老年人佔住,即便抱小孩的旅客也隻得站著休息。

因為歌迷年紀大,入場時間也有所提前,工作人員更向記者介紹,保全方面增派了人手,一旦有行動不便觀眾,就立刻有工作人員協助入場,而方便輪椅人士行動的特殊通道也增加了輔助人員。

來看演唱會的,大多是幾位中老年婦女結伴,或者是一對中老年夫妻,年輕人幾乎不得見,即便有少數年輕人,也幾乎都手摟著一位上了年紀的人士,似乎是陪阿麼、媽媽來看演唱會。有路人經過時詫異地說:“今天誰的演唱會,這麽多師奶,肥師奶特別多!”

無熒光棒

當晚觀眾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紀的人士,所以相對冷靜,全場幾乎沒有燈牌及熒光棒,也甚少觀眾拿手機攝像,整塊整塊的座位看上去似乎沒人,再仔細一看,座位全部坐滿,隻因他們既無燈牌也無熒光棒,隻是兩手交疊地認真看演唱會,看上去與其他當紅歌手的演唱會觀眾完全不一樣。

台上提詞

當晚舞台為四面台,每面的正中心都有提示歌詞的“提詞器”,關菊英也在台上說:“記歌詞記得好辛可能是為了答謝苦,記不住,不過記歌詞可以有效防止老年痴呆症”。果然,當晚幾乎沒有一句歌詞出錯。

歲月風雲

TVB對自己的扶持,“唐家人”上台撐場時,司儀又介紹“大家因為來看菊姐的演唱會,看不了《歲月風雲》,不如叫《歲月風雲》的演員上來介紹一下的劇情啦!”結果連帶林峰,一共四位《歲月風雲》的演員逐一介紹了現場觀眾當晚錯過的劇情,這一PART實在無趣,以致有觀眾問“《溏心風暴》演唱會為什麽講《歲月風雲》,他們是來踩場子的嗎?”

沒有續唱

演唱在關菊英的《過客》中結束,音樂一停即刻全場燈亮,完全無ENCORE階段,現場觀眾似乎也無ENCORE概念,紛紛起身離場,可能也是體諒關菊英49歲年紀大又跳了將近3個小時太辛苦。

其他資料

演員心得

從未覺得自己該拿視後

“以前對拍戲一竅不通,現在開始嘗試了不同的角色,忽然發現自己開始愛上了拍戲,特別是遇到了好的劇本,還能和其他優秀的演員合作,當中的趣味是很難以言語來形容的。”07年,剛復出不久的關菊英接拍了《溏心風暴1》,當年憑借“細契”一角與“大契”李司棋爭奪視後寶座。並未如外界渲染般盼望拿獎,當年的關菊英卻一直未料到自己是大熱門,從受追捧到成為視後大熱門,直至奪得“我最喜愛電視女角色”獎,這一切都來得太快,讓她甚至于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那時候別人老說我是大熱門,我卻從來不覺得自己是熱門。事情發生得太快,都還來不及問自己‘我到底是不是值得拿這個獎?’。”從大熱門到沖擊視後失敗,觀眾替她感到可惜,但從未投入過“角色”的當事人自然沒有失望:“上年拿了獎其實感覺挺突然的,因為我來就不是演戲出身,拍戲是為了興趣,隻能算是半路出家,而且這麽多年以來一直沒有拍劇,《溏心風暴1》是我復出之後拍的第二部劇,沒想到就這樣獲得了提名,這已經讓我很意想不到了,當時的心態是:就算能不能得獎也已經很開心。司棋姐不一樣,她是實至名歸的,所以這個獎她該得。”

《家好》已經是大贏家

在《溏心1》裏面風頭盡出的“細契”,到了《溏心2之家好》被安排飾演李司棋的妹妹:鍾笑莎,隻能屈身在“荷媽”與“紅姨”的爭鬥中做一片興風作浪的“綠葉”。與視後失之交臂再淪為大配角,盡管依然奸得讓人咬牙切齒,卻再難以成為焦點,某種程度上更意味著去年奪冠熱門今年極有可能成了看熱鬧的。關菊英直認今年光環不再屬于自己,但依然笑得輕松:“我不會替自己感到不值,自己是不是演得很好我不敢說,我不需要用獎證明自己,觀眾的喜愛已經能夠證明一切。能不能得獎是天給我的,就算今年依然不屬于我我也會很開心。”

談到每年必議的話題爭獎,身為“過來人”的關菊英笑言外界比演員自己還要緊張,對于《家好》今年形成內鬥的局面,手心手背都是肉的她更拒絕加入競猜冠軍誰屬的行列:“在我心中每個人都好,不好怎能獲得提名?得獎不是一兩位演員個人的功勞,可惜獎隻有一個,這是沒辦法的事情,隻要是有我們《家好》的份,已經證明了我們是贏家。”愛奸角從《溏心1》到《家好》,關菊英無一例外演繹的都是奸角,就連在明年的重頭製作《宮心計》中,演的依舊是不討好的大反派。有的演員靠演忠角上位,如“攞女”楊怡,偏偏關菊英自己對演奸角引以為榮:“身邊很多朋友都問我:他們安排給你的角色那麽奸那麽壞,為什麽這樣的角色你都肯演?但是我認為演奸角不一定就是一件壞的事情啊,隻要有發揮空間,能讓我演,我就很喜歡,很有滿足感。”關菊英對“細契”和“sa姨”都演繹得入木三分,不過卻都不符合她的原型:“這兩個角色都沒有一點像我原本的性格,真實生活中的我很幸福,也很隨緣,所以不喜歡也不需要像她們那樣爭這爭那的。關于退休也是一樣,隻要有工作就一直做,哪天沒得可做了,就退休,一切隨緣。”

關菊英

《家好月圓》

一個《溏心風暴之家好月圓》把親人枚、爛GAG、吹口哨、李司祺、關菊英、夏雨一眾或熱或冷的炒成一碟,這陣子幾乎逢“溏”必紅!紅得已經沉寂近乎半生的關菊英忽然變成人氣偶像,連同幫她寫那首大熱金曲歌詞的張美賢也提高了不少搜尋可能。難怪無線TVB要在大結局辦慶功宴,也因為這一場慶功宴,我們忽然看到了香港電視連續劇的凋零淪落,一部隻能說好看但說不上精良的劇集都已經開了慶功宴。對上一部大家記得的應該是《金枝玉孽》吧?而我們什麽時候也變得如此飢渴,即使有那麽多BUG位那麽多不合情理的劇情的戲,我們還是一集集追下去,追到萬人空巷?如果說那是對于人性的深切刻畫打中我們的心,我會在想,小孩眼裏的“溏心風暴”又是如何的一出戲?

關菊英關于這部電視劇的主題曲《無心害你》與插曲《講不出聲》的歌詞裏面已經嗅到人性的風聲鶴淚,字字句句都已經是劉墉《我不是教你詐》的歌詞版了。它在說著人性的復雜,不是非一或零的絕對。因為經歷種種,人已經圓滑如蟮,人前人後各留三把刀。防的未必是別人的傷害,最起碼是自保,可以在四面楚歌時,仍有底氣笑著走出去。

剛開始聽到《講不出聲》的時候,第一時間想起的是甄妮的《明日話今天》,有著那種用豪邁說盡人生大道理的豁達,但後來才發現裏面多了許多的陰險。張美賢的詞一向少為人所留意,能說得起的都算是彭羚的《隔世情》和鄭秀文的《痴心等待》也是上個世紀的事了。他的詞鋒平和而帶點中國古意,亦因此不大起眼,但這次的兩首歌詞卻有著八十年代大時代笑看風雲的感覺。

《無心害你》裏說到在變幻時候跟風駛(巾裏)/在抉擇時候隻好勢利/誰想講骨氣最先必須有一些儲備/在抱著時候知己知彼/在對立時候爭取勝利/無非人生道理。就此幾句,這些氣概與想法已經不是《勢不低頭》時的“誰人逼我,屈我辱我”的憨直,反而總結了那句“識時務者為俊傑”的講法。時代改變,舊時我們父母教育我們的真誠、心無城府與真摯待人都在這一場“家好月圓厚黑學”裏被改寫。在最壞時候必須卑鄙,在決裂時候彼此妒忌。有如豁出去般一開始已經黑到徹底。我記得有朋友跟我說,單親家庭的子女其實沒有什麽不好,他們更早的結束了童夢時代,更快去知道這個世界的真實,以後他們也是這個世界最有適應力的一群人。更何況歌詞最後一句:原本無心害你。有如人生警句,不要再問媽媽,他是不是壞人。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壞人與朋友,隻是在某個時候,對于你來說,他會是個壞人而已。

而當你接受了如上說的世界觀後,是否覺得自己對這個世界已經看透一半?《講不出聲》有如姐妹篇的開始陳述擁有這樣心態的人的悲慘下場——無窮無盡神鬼無間的心態煎熬。承接著世態炎涼的眼光,麻木活下去;交際禮儀般接受擁抱與祝福,隨時迎接突襲而來的打擊而變得刺蝟一樣生存,這種殘酷足以讓人半死不活行屍走肉。她說的“講不出聲”不是不能講,而是“你講的我都知道,你做的我也可以做到,隻是,你不是我,你怎麽了解那種黑?”為保護自己而最後淪成半人獸,我不是教你詐,但你可以如此嗎?

世情如此復雜,一部《家好月圓》都已經泄露慘情萬千,我們還可以如何跟小孩說童話?有時我在想,小孩問:媽媽,世界真的有那麽多壞人嗎?我說,是的。于是她童話幻滅,黑衣上路的情景,我真不知道該如何描述這個世界的好?

演藝精神

關菊英專心拍攝《宮心計》 鼻敏感家中禁花

自完成《家好月圓》後,關菊英便專心投入拍攝新劇《宮心計》,以致長時間沒在公眾活動上露面。2009年6月15日關菊英出席健康食品活動,她穿上全白裝束,並以新發型示人,精神奕奕兼富有夏日感覺,現場Fans反應熱烈,一涌到台前,希望與關菊英來個近距離接觸。另外,關菊英表示自己一向有鼻敏感,就算在空氣清新的加拿大生活時,也對花粉敏感,所以不能在家中插花,起初回港拍劇,要適應更是十分痛苦,但後來服用了冬蟲夏草,情況才得以改善。

關菊英

關菊英開戲前必旅行減壓 新戲角色依然強勢

關菊英在《家好月圓》中塑造的Sa姨角色以其潑辣深入人心,下月她將開拍《宮心計》,角色依然強勢。關菊英還透露農歷新年會出外旅行,這已成為她開戲之前的習慣。

關菊英介紹說,她在《宮心計》中扮演四個尚宮之一,不過現在具體的劇本還未到手,細節不詳。但她的角色雖然是一個善良的人,卻也不容易別人欺負到頭上來。由于之前拍過了兩部戲《溏心風暴》和《家好月圓》都成為年度最熱大戲,對于即將開拍的《宮心計》她也寄予厚望,希望可以同樣成為觀眾喜歡的電視劇。不過她坦稱不會給自己太大的壓力,自己盡力去演好角色就是了。

至于即將到來的農歷新年,關菊英透露會和家人團聚一起吃飯,隨後更會出外旅行。旅行回來就開戲,這已經成為她一種減壓的方式了。

前夫資料

黎小田(Lai, Michael)著名音樂家黎草田之子,五十年代當過童星,六十年代己是樂隊領班。七十年代,與薛家燕組成《家燕與小田》組合,當時極受歡迎。除了幕前演出,黎小田亦監製過為數極多的唱片,以及創作過大量出色的流行曲、電影電視主題曲和插曲如《問我》、《大地恩情》、《人在旅途灑淚時》等,都是其中經典作品。

原名黎田英,香港流行音樂作曲家兼任編曲。5歲已為電影童星,演出電影有《兒女經》、《可憐天下父母心》,16歲赴英國留學,1960年代任樂團領班。其歌曲代表作有《問我》、《大地恩情》、《戲劇人生》、《天蠶變》、《儂本多情》《舊歡如夢》和《胭脂扣》等。過去亦有主唱兒歌(如《銀河鐵路九九九》)並編曲(如《千年女王》)

1973年奪得香港無線電視第一屆「作曲邀請賽」季軍,從而開始作曲及編曲。1975年加入麗的電視與薛家燕主持綜藝節目《家燕與小田》並發行唱片;1980年代轉投無線旗下之華星娛樂有限公司並先後捧紅梅艷芳張國榮呂方等歌手;1988年曾投資開拍電影《奇跡》;1995年曾加盟華娛電視與沈殿霞盧海鵬客串演出節目,及後電視台改變方針從而淡出電視圈並在北京開設廣告製作公司。

1982年曾與歌手關菊英結婚,五年後離婚,2006年2月一同主持無線電視的音樂節目《超級靚聲演鬥廳》。1998年3月5日與2005年2月2日凌晨曾被毆打而見報。

獲得獎項

1988年: 香港十大奇才

1989年: 第八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曲——《胭脂扣》

2006年: 音樂成就大獎

代表作品

萬裏長城永不倒》(又名《大俠霍元甲》) 葉振棠

《儂本多情》 張國榮

《胭脂扣》 梅艷芳

《我願意》 張國榮

《風箏》 孫燕姿

《太陽花》 陳百強

《心肝寶貝》 梅艷芳

《傳說》 高登

《再向虎山行》 徐小明

《風箏》 陳升

《誰知我心》 葉振棠 鄔瑪莉

《分手》 張國榮

《偷天》 張家輝

《迷路》 張國榮

《變色龍》 張國榮

《意亂情迷》 徐小鳳

《心魔》 鐵竹堂

《傳說》

《人在旅途灑淚時》 關正傑 雷安娜

《換到千般恨》 張偉文

《Crying in the Party》 陳奕迅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