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聯

《關聯》是由荒廢的時光 所作的短篇小說。講述了一個愛情故事。
  • 中文名稱
    關聯
  • 拼音
    guān lián
  • 註音
    ㄍㄨㄢ ㄌㄧㄢˊ

書籍簡介

貼近到連一句貼心的話都不能說。不自覺地對彼此隱瞞那些心裏的能跟外人說卻不足對情人說道的不算秘密的秘密。我們為求全愛情而自設了無法穿越的障礙。越想靠近卻反而越讓彼此在無意間疏離,不能有深刻的關聯。

截選文章

一杯熱咖啡。她說。從手包裏掏出錢包。機械的重復容易使人疲憊,然而工作就是這麽回事。真巧。她旁邊的人說。喔。她扭頭。呵,有種不自在的笑容浮在她的臉上。這個男人曾經是她的愛人。隻是不知道什麽時候,就沒了感覺。其實他們才分手沒多久。如果不是他的那句真巧,她是一定不會認出來他的。當故事結束的時候她就會迅速的將自己從過去的情感中抽離。然後忘記這個人的所有的一切。與幼年不同,幼年的時候她會一直懷念每一段消失的感情,然後一直給自己傷害,直至多年後慢慢的抽絲剝繭般的倒吐幹凈才算完。這段感情帶給了她怎樣的傷害。她自己知道。

她說最近過得好嗎?他說,還好吧,隻是……他開始了平靜的訴說。他生活裏的那些問題,瑣碎微小凌亂的。她靜靜地坐著聽他訴說。她看見冬日的陽光明亮的透過寬大的玻璃窗,寒風卷起街道上所剩不多的枯枝敗葉。他說他的侄子外甥如何如何,他的父母如何熱切的盼望著自己結婚等等等等。這些也曾經帶給過她相同的快樂。她在心裏暗想。他說他的工資要交一部份給家裏,他不敢給新女友知道。怕她生氣。他說自己最近總是會感到很累,有些力不從心,構想好的未來似乎越來越遠。隻是他的女人並不理解他,一味的要求。他說,偶爾還是會想和你通通話,發發簡訊什麽的。什麽都不是,不想,隻想有你的訊息就好。隻是她會一直偷看我的與外界連通的工具。簡訊,QQ,MSN。他說與你在一起的日子很快樂。有一些懷念。我們很少煩惱。這些話他從前是從來都不會對她講的。他們曾經一起去床單被罩碗筷器皿,一起品評某家飯館菜餚的好壞。他省下買喜愛的遊戲軟體的錢買她所喜歡的貴的要命卻隻能穿一季的裙子;下雨的時候他脫下自己的外衣當雨衣披在她的身上,用自己的手暖她的手。會以有損身體健康的名義阻止她這麽大量的喝咖啡。她拋棄自己的喜好隻做他愛吃的那幾道菜;在他生病的時候給他煮清淡的湯,體貼入微的照顧著他。她會以不利身體將康的名義阻止他抽煙。

她還記得自己曾經也一直追著他問她從前的女朋友怎麽樣,有時也會疑心他的薪資到底都哪裏去了。然而卻沒有其他的意思,隻是過問。她想與與他有關的所有的一切都有所關聯。她覺得那是她的職責。然而他卻一向都緘口不提任何事。隻是低頭抽煙。她曾經是那麽地想接近他的心靈看他的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麽。可是他們之間卻始終都隔著一層無形的障礙物。她想讓自己與他有更深的關聯,可始終不得要領。反倒是他的那些親朋好友都與她有了關聯,什麽人喜歡什麽,什麽人在乎什麽。她都一一清楚,現在想來依舊歷歷在目言猶在耳。

你那時也會為了心裏惦記的那個人而害怕我的追蹤,你也會偷偷地把錢給家裏一部分然後擔心我知道了會生氣……她想想這些事,然後笑笑的對他說。

記積分手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她看見他忘記關掉的Email裏有人用很曖昧的口氣給他寫信。她追問,這是怎麽回事?他默不作聲,隻是低頭抽煙。她不是一個蠻不講理無理取鬧的人,隻是她不明白為何他們這樣的親密的關系,他卻始終都還是會有些秘密想要欺瞞她。依舊不能把所有的事都明明白白的講出來。那一刻她覺得他是那麽的陌生,這麽多的親密的舉動都不能給他們帶來任何深入的關系,仿佛就是兩個完全不存在關聯互不了解的陌生人。

她的心中一片凄惶。一怒之下,就決心要分手。

他說分手就分手,你隻知盤問我,你心底裏的那些話何曾跟我說過。他不小心看見過她給好友發的簡訊,她的心底也藏著許多的秘密。她對從前的那些人的懷念,不自覺地把他與他們進行比對,她對他的種種不滿,毛燥不安,不成熟穩重。對于他們的前途她憂心忡忡。她都同別人講而從來不對自己提及。

兩個人同時爆發。一切無可挽回。

她想了想笑笑說。看看,其實是你忘記了的。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他們就這樣的傾心交談著,仿佛是最好的朋友。不存一點兒芥蒂。暖暖的彼此關懷。如家人一般。

她說我們曾經貼近到連一句貼心的話都不能說。不自覺地對彼此隱瞞那些心裏的能跟外人說卻不足對情人說道的不算秘密的秘密。我們為求全愛情而自設了無法穿越的障礙。越想靠近卻反而越讓彼此在無意間疏離,不能有深刻的關聯。分了手反而倒是什麽都能講了,反而是有了更深的關聯了。

也許在一起的時候始終是人心隔肚皮,彼此都設了一層防,都藏著自己的一些私心,為求全愛情而自設了無法穿越的障礙。所以就算太想有所關聯也仍舊是不能關聯。于是就在分開以後在這個不透風有陽光照射的時刻空間裏才得以如此的貼近。忙著關聯的時候反而沒了功夫關聯,隻有沒有了關聯的時候才會真正的有關聯。

終于關聯上了。

隻是他再也不會以有損身體健康而阻止她喝咖啡了,而她也再不會以不利身體將康的名義阻止他抽煙了。隻是那些與彼此勾勾連連的人和事卻和對方再也沒關聯,他們隻是與彼此有關聯。她的嘴角有微微的笑。

相關連線

http://www.readnovel.com/novel/33644.html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