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漢卿 -元代戲曲作家

關漢卿

關漢卿(1219-1301年),元代雜劇奠基人,元代戲劇作家,“元曲四大家”之首。晚號已齋(一說名一齋)、已齋叟。漢族,解州人(今山西省運城),其籍貫還有大都(今北京市)人,及祁州(今河北省安國市)人等說,與白樸、馬致遠、鄭光祖並稱為“元曲四大家”。

以雜劇的成就最大,今知有67部,現存18部,個別作品是否為他所作,無定論。 最著名的是《竇娥冤》。關漢卿也寫了不少歷史劇,《單刀會》、《單鞭奪槊》、《西蜀夢》等,散曲今在小令40多首、套數10多首。他的散曲,內容豐富多彩,格調清新剛勁,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關漢卿塑造的“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響璫璫一粒銅豌豆”(〈不伏老〉)的形象也廣為人稱,被譽“曲聖”。

  • 本名
    關漢卿
  • 別稱
    關已齋、關一齋、已齋叟
  • 字型大小
    己齋叟
  • 所處時代
    元代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解州(今山西運城)
  • 出生日期
    約生于金末(1234年前)
  • 逝世日期
    卒于元成宗大德(1297—1307)年間
  • 主要作品
    《感天動地竇娥冤》、《拜月亭》
  • 主要成就
    “元曲四大家”之首 元雜劇的奠基人
  • 地位
    “元曲四大家”之首
  • 榮譽
    世界文化名人,中國“莎士比亞”

人物生平

有關關漢卿生平的資料缺乏,隻能從零星的記載中窺見其大略。據元代後期戲曲家鍾嗣成《錄鬼簿》的記載,“關漢卿,大都人,太醫院尹,號已齋叟”,“太醫院尹”別本《錄鬼簿》作“太醫院戶”。關于關漢卿的籍貫,有大都(今北京市)(《錄鬼簿》)、解州(在今山西運城)(《元史類編》卷三十六)、祁州(在今河北安國市)(《祁州志》卷八)等不同說法。查《金史》或《元史》均未見“太醫院尹”的官名,而“醫戶”卻是元代戶籍之一,屬太醫院管轄。因此,關漢卿很可能是屬元代太醫院的一個醫生。《拜月亭》中,他有一段臨床診病的描寫,宛若醫人聲口,可以作為助證。

元末朱經《青樓集·序》載:“我皇元初並海宇,而金之遺民若杜散人、白蘭谷、關已齋輩,皆不屑仕進,乃嘲弄風月,流連光景。”杜散人即杜善夫,是由金入元的作家,白蘭谷即白樸,金亡(1234)時才8歲,估計關漢卿的年代同他們接近,也是由金入元的作家,關漢卿今存〔大德歌〕10首,“大德”是元成宗的年號(1297~1307),上距金亡已70年左右。由此可以推斷出關漢卿約卒于元成宗大德元年(1297)以後,他的生年,估計在1220年左右。《錄鬼薄》作者鍾嗣成稱關漢卿為“前輩已死名公”,說“餘生也晚,不得預幾席之末”。《錄鬼簿》成書于1330年,故將關漢卿卒年定在1300年左右,當去事實不遠。

南宋滅亡(1279)之後,關漢卿曾到過當時南方戲曲演出的中心杭州,寫有〔南呂一枝花〕《杭州景》套曲(中有“大元朝新附國,亡宋家舊華夷”句)。還曾到過揚州,寫曲贈朱簾秀,有“十裏揚州風物妍,出落著神仙”句。

關漢卿是一位熟悉勾欄伎藝的戲曲家,《析津志》說他“生而倜儻,博學能文,滑稽多智,蘊藉風流,為一時之冠”。明代臧晉叔《元曲選·序》說他“躬踐排場,面敷粉墨。以為我家生活,偶倡優而不辭”。關漢卿在元代前期雜劇界是領袖人物,玉京書會裏最著名的書會才人。據《錄鬼簿》、《青樓集》、《南村輟耕錄》記載,他和雜劇作家楊顯之、梁進之、費君祥,散曲作家王和卿以及著名女演員朱簾秀等均有交往,和楊顯之、王和卿更見親密。

主要成就

關漢卿在中國乃至全世界都享有崇高的地位。在中國的戲劇史和文學史上,被稱為“元雜劇的鼻祖”;與馬致遠、鄭光祖、白樸並成為“元曲四大家”,其塑造的“我卻是蒸不爛、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響璫璫一粒銅豌豆”(〈不伏老〉)的形象,被譽“曲家聖人”,簡稱 “曲聖”。此外,在世界文學藝術史上,享有 “中國的莎士比亞”之稱; 1958年還被譽為與達芬奇擁有同樣地位的“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一。

關漢卿是中國文學史和戲劇史上一位偉大的作家,他一生創作了許多雜劇和散曲,成就卓越。他的劇作為元雜劇的繁榮與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是元代雜劇的奠基人。他在生時就是戲曲界的領袖人物,《錄鬼簿》中賈仲明吊詞說他是“驅梨園領袖,總編修師首,捻雜劇班頭”,“姓名香四大神物”。從元代周德清的《中原音韻》、明代何良俊的《四友齋叢說》到近代王國維的《宋元戲曲史》,都把他列為“元曲四大家”之首。著名的雜劇作家高文秀被稱為“小漢卿”,杭州名作家沈和甫被稱為“蠻子漢卿”,可見關漢卿在當時就已享有崇高的地位。

關漢卿一生創作了60多個雜劇,從民間傳說、歷史資料和元代現實生活裏汲取了許多素材,真實地表現了元代人民反對封建階級壓迫與民族壓迫的鬥爭。關漢卿從不寫作神仙道化與隱居樂道的題材。他的嚴肅的創作態度與批判現實的戰鬥精神對後世有巨大影響。

關漢卿是一位傑出的戲劇藝術家,他的悲劇《竇娥冤》“列之于世界大悲劇中亦無愧色” (王國維《宋元戲曲史》),是中國古典悲劇的典範;他的喜劇輕松、風趣、幽默,是後代喜劇的楷模。他的雜劇無論在藝術構思、戲劇沖突、人物塑造、語言運用等許多方面,都為後世提供了許多寶貴的藝術經驗。他的許多雜劇經過改編一直在舞台上演出,為人民所喜愛,給人以強烈的美的享受。但是,元明清三代隻有少數慧眼獨具的評論家能正確評價關漢卿。有的人站在封建統治階級立場上貶低他的影響,如朱權說“觀其詞語,乃可上可下之才”(《太和正音譜·古今群英樂府格勢》);明代有的封建文人還肆意篡改他的作品,把《竇娥冤》改成一部“翁做高官婿狀元,夫妻母子重相會”的庸俗喜劇《金鎖記》,磨平原作反抗的棱角,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關漢卿關漢卿

關漢卿的作品是一個豐富多彩的藝術寶庫,早在一百多年前,他的《竇娥冤》等作品已被翻譯介紹到歐洲。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關漢卿的研究工作受到高度重視,出版了他的戲曲全集。1958年,關漢卿被世界和平理事會提名為“世界文化名人”,北京隆重舉行了關漢卿戲劇活動700年紀念大會。他的作品已成為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共同的精神財富。

歷史評價

關漢卿是元代雜劇作家,約生于金末。鍾嗣成著賈仲明天一閣鈔本《錄鬼簿》吊詞稱他為“驅梨園領袖,總編修師首,捻雜劇班頭”,可見他在元代劇壇上的地位。關漢卿曾寫有《南呂一枝花》贈給女演員朱簾秀,說明他與演員關系密切。他曾毫無慚色地自稱:“我是個普天下的郎君領袖,蓋世界浪子班頭。”在《南呂一枝花·不伏老》結尾一段,更狂傲倔強地表示:“我是個蒸不爛、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響當當一粒銅豌豆”。據各種文獻資料記載,關漢卿編有雜劇67部,現存18部。個別作品是否出自關漢卿手筆,學術界尚有分歧。其中《竇娥冤》、《救風塵》、《望江亭》、《拜月亭》、《魯齋郎》、《單刀會》、《調風月》等,是他的代表作。關漢卿塑造的“我卻是蒸不爛、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響璫璫一粒銅豌豆”(〈不伏老〉)的形象也廣為人稱,被譽“曲家聖人”。《析津志輯佚·名宦》曰:“關一齋,字漢卿,燕人。生而倜儻,博學能文。滑稽多智,蘊藉風流,為一時之冠。是時文翰晦盲,不能獨振,淹于辭章者久矣。”

親屬成員

蒙古人是第一個在中國建立政權的少數民族,它統治的一條措施就是把全國人分為四等,實行民族分化政策,漢族被列在第三等漢人和第四等南人中,地位最低。同時又按職業把全國人分為十等,知識分子的地位隻比乞丐高,稱“九儒十丐”。元政府對知識分子的打擊使一 大批知識分子不再去求功名,專于與市井藝術相結合,便有了元雜劇的興起,而被稱為“雜劇班頭”的關漢卿,其成就的取得離不開他的妻子萬貞兒

作為我國古代戲劇的偉大奠基人,元曲四大家之首的關漢卿,所作雜劇共有六十多種,現存《竇娥冤》、《救風塵》、《拜月亭》、《單刀會》總計十五種,其中以《竇娥冤》的成就最高。《竇娥冤》是以年輕的寡婦竇娥被流氓欺壓,並且很冤枉地被地方官處死的故事展開 的,按照關漢卿原來的構思,以為竇娥太可憐了,劇情一路悲悲切切地發展下去,太過于凄槍,因想安插一些“先苦後甜”的情節,以喜劇結尾。萬貞兒從來是關漢卿戲曲作品的第一個讀者,在看了《竇娥冤》的初稿後,說道:“自古戲曲都脫不了‘先離後合’,‘苦盡甘 來’的老套,《竇娥冤》何妨以悲劇結尾,不落前入窠臼,也許更能給人巨大的震撼力。”關漢卿聽取了這一意見。便也贏得清代王國維的贊詞:“關漢卿的《竇娥冤》與紀群祥的《趙氏孤兒》列入世界悲劇之中,亦無愧色。”萬貞兒當時告誡丈夫:“戲曲力求通俗易懂, 不可咬文嚼字而自炫才華,更要運用活的語言,扣緊觀眾的心弦。”有人談到關漢卿的戲曲時說:“以唐詩喻之,則關漢卿似白樂天;以宋詞喻之,則關漢卿似柳耆卿。”但很少有人談到萬貞兒的貢獻。

萬貞兒和關漢卿就住在元大都一條偏僻幽靜的巷子裏,共有兩進院落,中間一座穿堂,後一進是個小小庭院,房屋已很破舊。院子裏有兩顆亭亭如蓋的梧桐,幾叢芭蕉,一架綠葉繁茂的葡萄,遮住半個天井,牆邊有樹桂子。

這天,天已過午,萬貞兒安頓了三個孩子睡午覺,便坐在樓下做針線。她把自己的一條舊黃綾裙子,改給女兒穿。秋天到了,兒女還沒有夾衣。萬貞兒的父親萬一顎是前朝俊逸,萬貞兒出生在大戶人家,卻絲毫也沒有千金小姐的嬌氣,自從和關漢卿結婚以後,一直過著貧寒 的生活,經常吃了上頓愁下頓,脫了單衣愁寒衣。她從來沒有一句怨言,按照一個賢妻良母的規範,將她的心血,她的青春,獻給了丈夫、兒女、家庭。

她原來生得也是玉貌花容,十分秀美的;生活的磨折,養兒育女的辛勞,以及隨著年華悄悄地逝去,便隻剩下了大家閨秀的溫柔、端庄、文雅的風韻。由于操持家務,她一雙纖纖素手也變得粗糙了。丈夫天份極高,性情豪邁,多才多藝,但也有些放蕩不羈,她從不對丈夫的 生活範圍過多幹涉,隨意他與各色各樣的人物接近,丈夫有時長時間的在外面遊歷,到很遠的地方去,她也不幹預,因為她知道隻有這樣,才能使丈夫吸收到更多的營養,使戲曲創作更具特色。丈夫的生活就象他自己說的:“我玩的是梁園月,飲的是東京酒,賞的是洛陽花 ,攀的是章台柳;我也會圍棋、會打圍、會插科、會歌舞、會吹彈、會寫作、會吟詩、會雙陸;你便是落了我的牙、瘤了我的腿、折了我的手、天賜我這般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除卻是閻王親自來喚,小鬼親自來勾,三魂歸地府,七魄喪幽冥,天哪!那期間才不向煙花路 上走!”可不久她不得不對丈大有所警覺。

時間在不知不覺地過去,隨她陪嫁的丫環喜兒漸漸地由黃毛丫頭,出落得亭亭玉立了,豐腴的軀體,迸發出青春的芳香,白裏透紅的皮膚,蕩漾著誘人的華採。她註意丈夫最近在這丫環端茶送水,遞中打扇的時候,露出欣羨暖昧的眼神,她心中酸酸的,但她卻不能做聲,那 天,她檢視丈夫的書房,偶爾間她發現丈夫寫的一首小令,那小令寫道:

鬢鴉,臉霞,屈殺了在陪嫁;規模全似大人家,不在紅娘下;巧笑迎人,娓娓回話,真如解語花;若咱得了她,倒卻葡萄架。

吃晚飯的時候,她悄悄地問丈夫,這一首小令是為誰寫的,她是十分巧妙地以玩笑的口氣問的,想不到這一問,丈關卻乘機提出要納喜兒為妾,終于引起了一場爭吵。

平時,關漢卿脾氣爆發,萬貞兒總是不聲不響,用她的溫順,她的體貼,她的柔情,使風暴漸漸平息,然後再委婉地規勸幾句。今天她一來覺得事情的嚴重;二來這兩天她的心情很不好,不僅因為生活貧困,斷炊待米,更主要的是來自感情上的問題,于是也毫不相讓,關漢卿脾氣很大,爭吵漸漸地扯到別的問題上,關漢卿瞪著眼睛說:“我知道,你輕視我是個隻會吟詩譜曲的無用書生,怨恨我碌碌半生,沒能為你爭一個夫貴妻榮。”說罷,一揮手,把一隻碗碰到地上,打得粉碎,萬貞兒哭著跑上樓去。

此後好些日子裏,萬貞兒經歷著很大的痛苦。自從那一天爭吵以後,她一直受著關漢卿的冷落。開始她以為關漢卿象平時一樣發過脾氣,就會向她賠情,言歸于好,可是這一次不但沒有向她賠情;而且連樓都不上了,每天一大早出門,直到深夜才歸家。

萬貞兒暗自傷心流淚,表面上絲毫不曾露出怨恨之情。一位名門千金,深明閨訓,恪守“三從四德”,怎麽能為一個丫環爭風吃醋呢!在官宦人家,男人納姬賣妾,尋花問柳,本是常事;何況關漢卿生性多情,過去也曾喜歡依紅偎翠,沾花惹草,做過一些風流的事,每次都 能懸崖勒馬。她和關漢卿是患難相共,貧賤相守的恩愛夫妻,她想丈夫一定能理解她。

又一個黃昏,關漢卿從外面回來,關漢卿走到樓梯口,但卻在樓梯前停住了腳步,他知道夫人在忍受著痛苦,可他上去對她說些什麽呢?難道能裝出虛情假意地樣子去和她親熱,講些甜言蜜語安慰她?這樣做,是在欺騙自己和欺騙夫人。萬貞兒站在樓上,聽到丈夫似乎要上 樓來,她等待著,卻終于沒有見到丈夫的身影,她思前想後,終于寫下這樣四句話,叫丫環喜兒送給關漢卿。

聞君偷看美人圖,不似關羽大丈夫;

金屋若將阿嬌貯,為君喝徹醋葫蘆。

關漢卿讀了這一首打油詩後,更明白妻子是斬釘截鐵地反對自己納喜兒為妾,他的心軟了,他慢慢地走進妻子在樓上的臥室,答應妻子今後永不再有納妾的想頭。

關漢卿的《救風塵》又快完稿了,還是原來的習慣,在沒有全部脫稿之前,關漢卿讀給萬貞兒聽:

[混江龍]:我想這姻緣匹配,少一時一刻強難為。如何可意,怎地相知?怕不便腳踏著腦構成事早,怎知他手拍胸脯悔後遲!尋前程,覓下梢,恰便是黑海也似難尋覓。料的來人心不問,天理難欺。

[油葫蘆]:姻緣薄全憑我共你?誰不待揀個稱意的?他每都揀來揀去百千回。待嫁一個老實的,又怕盡世兒難成對;待嫁一個聰俊的,又怕半路裏輕拋棄。遮莫向狗溺處藏,遮不向牛屎裏堆,忽地便吃了一個合撲地,那時節睜眼怨他誰!

[脫布衫]:我更是的不待饒人,我為甚不敢明聞;肋底下插柴自忍,怎見你便打他一頓?

[小梁州]:可不道一夜夫妻百夜恩,你可便息怒停填。你村時節背地裏使些村,對著我合思忖:那一個雙同叔打殺俏紅裙?

關漢卿邊唱邊說,萬貞兒聽著,兩眼滿含著淚水。

主要作品

《錄鬼簿》著錄關漢卿雜劇名目共62種(今人傅惜華《元代雜劇全目》著錄關劇存目共67種),今存18種,其中幾種是否關作,人們尚有不同意見。現將諸本簡介如下:

1、《感天動地竇娥冤》:四折一楔子。此劇第四折寫竇天章任兩淮提刑肅政廉訪使之職。據《元史·百官志》與《南村輟耕錄》記載,至元二十八年(1291)改按察司為肅政廉訪司。知此劇當作于至元二十八年之後,是關漢卿晚年的作品。此劇現存版本,主要有明代陳與郊編、萬歷十六年(1588)龍峰徐氏刊刻《古名家雜劇》本,明代孟稱舜編《古今名劇合選·酹江集》本和明代臧晉叔編《元曲選》本。臧晉叔曾參照多種藏本進行加工校訂,故關劇諸版本中以臧本為最佳(下同,不一一註明)。

2、《望江亭中秋切鱠》:共四折。現存明息機子編萬歷二十六年(1598)《雜劇選》本、明王驥德編萬歷顧曲齋刊《古雜劇》本和《元曲選》本。前兩本劇名作《望江亭中秋切鱠旦》。

3、《趙盼兒風月救風塵》:共四折。現存版本,有《古名家雜劇》本與《元曲選》本。

4、《包待製智斬魯齋郎》:四折一楔子。《錄鬼簿》于關漢卿名下未著錄此劇,故本劇是否關作,有人持懷疑態度。但明代《古名家雜劇》本和《元曲選》本都題“關漢卿撰”;《今樂考證》、《曲海總目提要》諸書也題“關漢卿撰”。從劇作藝術風格看來,也與關劇肖似。且第三折張圭唱詞中曾引用與關氏“莫逆交”的楊顯之《酷寒亭》劇中的故事,故在未有新的否定材料發現之前,可暫定為關作。現存主要有《古名家雜劇》本與《元曲選》本。

5、《包待製三勘蝴蝶夢》:四折一楔子。孟稱舜、曹棟亭刊本《錄鬼簿》未著錄此居,故有人疑非關作。但天一閣本《錄鬼簿》、《太和正音譜》、《古名家雜劇》及《元曲選》均題關漢卿撰,故可以肯定為關作。現存有《古名家雜劇》及《元曲選》本。

6、《杜蕊娘智賞金線池》:四折一楔子。現存有《古名家雜劇》本、顧曲齋《古雜劇》本、《古今名劇合選·柳枝集》本及《元曲選》本。

7、《錢大尹智寵謝天香》:四折一楔子。現存《古名家雜劇》本及《元曲選》本。

8、《溫太真玉鏡台》:四折。現存《古名家雜劇》本、《古雜劇》本、《古今名劇合選·柳枝集》本與《元曲選》本。

9、《尉遲恭單鞭奪槊》:四折一楔子。現存明趙琦美《脈望館鈔校本古今雜劇》本和《古名家雜劇》本、《元曲選》本。後二本題尚仲賢撰。尚仲賢所作為《尉遲恭三奪槊》,現存《元刊雜劇三十種》本,故從趙琦美鈔校本,定為關作。

10、《關大王獨赴單刀會》:四折。現存《元刊雜劇三十種》本、《脈望館鈔校本古今雜劇》本及近人王季列編《孤本元明雜劇》本。《錄鬼簿》與《元刊雜劇三十種》著錄本劇名目為《關大王單刀會》,脈望館本作《關大王獨赴單刀會》。

11、《王閏香夜月四春園》:四折。《錄鬼簿》有《錢大尹鬼報緋衣夢》,即本劇。天一閣本《錄鬼簿》簡名《非衣夢》,題目正名為“王閨香夜昂四春園,錢大尹智勘非衣夢”。說集本、孟稱舜本《錄鬼簿》簡名《緋衣夢》,《也是園書目》作《錢大尹智勘緋衣夢》。現存《古名家雜劇》本、《古雜劇》本與《脈望館鈔校古今雜劇》本。

12、《劉夫人慶賞五侯宴》:五折一楔子。本劇是否關撰,尚不能肯定。劇中較多描寫了關劇其他本子中未出現過的農村生活場景,還採用了五折一楔子的形式。這在關劇中屬破例。

13、《鄧夫人苦痛哭存孝》:四折。現存有《脈望館鈔校本古今雜劇》本與《孤本元明雜劇》本。

14、《山神廟裴度還帶》:四折一楔子(楔子在第四折前)。按元末明初賈仲明也有《裴度還帶》劇,天一閣本《錄鬼簿續編》題目正名為“長安市璚涯報恩,山神廟裴度還帶”。因此有人認本劇為賈作。現存《脈望館鈔校本古今雜劇》本與《孤本元明雜劇》本。

15、《狀元堂陳母教子》:四折一楔子。本劇名目孟稱舜本、曹棟亭本《錄鬼簿》俱不載,思想傾向、藝術風格和關漢卿其他喜劇不類,疑非關作。現存《脈望館鈔校本古今雜劇》本與《孤本元明雜劇》本。

16、《閨怨佳人拜月亭》:原本未分折目,實應為四折一楔子。有《元刊雜劇三十種》本,僅存曲詞及部分科白。

17、《詐妮子調風月》:原本未分折目,實應為四折,有《元刊雜劇三十種》本,僅存曲詞及部分科白。

18、《關張雙赴西蜀夢》:有《元刊雜劇三十種》本,無“題目正名”及科白,僅有四套曲詞。

此外有劇目流傳的尚有下列45種:

1、董解元醉走柳絲亭(《錄鬼簿》著錄劇名,已佚,下同)

2、丙吉教子立宣帝

3、薄太後走馬救周勃

4、太常公主認先皇

5、曹太後死哭劉夫人

6、荒墳梅竹鬼團圓

7、風月狀元三負心

8、沒興風雪瘸馬記

9、金銀交鈔三告狀

10、蘇氏進織錦回文

11、升仙橋相如題柱

12、金谷園綠珠墜樓

13、漢匡衡鑿壁偷光

14、劉夫人書寫萬花堂

15、呂蒙正風雪破窯記

16、晏叔原風月鷓鴣天

17、姑蘇台範蠡進西施

18、開封府蕭王勘龍衣

19、柳花亭李婉復落娼

20、甲馬營降生趙太祖

21、賢孝婦風雪雙駕車

22、雙提屍鬼報汴河冤

23、老女婿金馬玉堂春

24、宋上皇御斷姻緣簿

25、崔玉簫擔水澆花旦

26、隋煬帝牽龍舟

27、風雪狄梁公

28、屈勘宣華妃

29、月落江梅怨

30、管寧割席

31、白衣相高鳳漂麥

32、孫康映雪

33、唐明皇哭香囊

34、唐太宗哭魏徵

35、武則天肉醉王皇後

36、翠華妃對玉釵

37、漢元帝哭昭君

38、劉夫人救啞子

39、劉盼盼鬧衡州

40、呂無雙銅瓦記

41、風流孔目春衫記

42、萱草堂玉簪記

43、楚雲公主酹江月

44、魯元公主三噉赦

45、醉娘子三撇嵌

寫作風格

關漢卿的雜劇內容具有強烈的現實性和彌漫著昂揚的戰鬥精神,關漢卿生活的時代,政治黑暗腐敗,社會動蕩不安,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十分突出,人民民眾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的劇作深刻地再現了社會現實,充滿著濃鬱的時代氣息。既有皇親國戚、豪權勢要葛彪、魯齋郎的凶橫殘暴,“動不動挑人眼,剔人骨,剝人皮”的血淋淋現實,又有童養媳竇娥、婢女燕燕的悲劇遭遇,反映生活面十分廣闊;既有對官場黑暗的無情揭露,又熱情謳歌了人民的反抗鬥爭。慨慷悲歌,樂觀奮爭,構成關漢卿劇作的基調。在關漢卿的筆下,寫得最為出色的是一些普通婦女形象,竇娥、妓女趙盼兒、杜蕊娘、少女王瑞蘭、寡婦譚記兒、婢女燕燕等,各具性格特色。她們大多出身微賤,蒙受封建統治階級的種種凌辱和迫害。關漢卿描寫了她們的悲慘遭遇,刻畫了她們正直、善良、聰明、機智的性格,同時又贊美了她們強烈的反抗意志,歌頌了她們敢于向黑暗勢力展開搏鬥、至死不屈的英勇行為,在那個特定的歷史時代,奏出了鼓舞人民鬥爭的主旋律。關漢卿是位偉大的戲曲家,後世稱關漢卿為“曲聖”。1958年,被世界和平大會理事會定為世界文化名人,在中外展開了關漢卿創作700周年紀念活動。同年6月28日晚,國內至少100種不同的戲劇形式,1500個職業劇團,同時上演關漢卿的劇本。他的劇作被譯為英文、法文、德文、日文等,在世界各地廣泛傳播,外國人稱他為“東方的莎士比亞”!經過七百多年歷史的考驗,關漢卿在中國戲劇史和世界文化史上的地位,已被大家所公認。他的創作遺產已成為民族藝術的精英,人類文化的瑰寶,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財富。​

關漢卿關漢卿

關漢卿所處的時代背景

元末明初,社會進入實體戰爭帶來的變革期。元代是外族中原統治的一個失敗範本。它沿襲了封建主義的國家建製,但是卻沒有廢除奴隸製的殘規陋習。客觀上來看,元朝是幾千年封建時期過後,一個奴隸製王朝的短暫復闢。對漢人的過分盤剝(一個漢人的價值等同于一頭牛)勢必引發激烈的民族沖突。很快漢人農民階級的先鋒性體現出來,在部分知識分子參與下 ,完成暴力起義,建立明王朝。封建製繼續得以維系,並進一步中央集權。在這個時而倒流,時而集權的背景關系中,誕生了一批關漢卿這樣,由北向南流亡的戲劇家。常年的流亡生活,增廣了關漢卿的見聞,同時更加深入的了解了下層人民的苦難生活。大變革時期的關漢卿其實更加接近思想改革的前沿,底蘊也更加深厚。關漢卿創作了大量具有戰鬥意義的作品。批判了元朝腐朽的民族統治,揭露了官場的黑暗,再現了農民水深火熱的生存環境。關漢卿的人生映襯著濃鬱的時代背景,他必須承擔起宣揚反抗精神的歷史重任。但同時,也因為封建製度的松懈,女性權利開始受到關註。一些普通婦女形象,比如竇娥、妓女趙盼兒、杜蕊娘、少女王瑞蘭、寡婦譚記兒、婢女燕燕等,各具性格特色。她們大多出身微賤,蒙受封建統治階級的種種凌辱和迫害。女性意識覺醒投影到作品當中,不能說不是時代給予關漢卿的偉大饋贈。亦影響到後世對他作品前沿性的盛贊。可關漢卿並沒有放大出所應有的先進性,在對社會弊端的揭露程度上,都隻是略微的碰觸。通過個人的悲劇,沒有達到延伸及社會共體的高度。不過,我們應該理解,中國的思想運動遠沒有形成像歐洲一樣的風潮,元代等級製度嚴密,任何不利于貴族統治的言論都會引來株連九族之禍。但就《竇娥冤》而言,關漢卿已經是一次大膽的嘗試,而其中極具浪漫色彩的描述,秉承東方傳奇衣缽的故事構建,可以說是對唐宋傳奇小說的偉大復興。其中犀利的批判意義,也隻有少數具備獨立思考能力的中國知識分子得以具備。可往往他們的人生和結局,也是非常潦倒的。此後,王實甫的《西廂記》在這個模式上又有新的創新和探索,但都是在封建婚姻和自由戀愛的杠桿中尋找支點,缺乏劃時代的作品。根深蒂固的自然經濟,束縛了中國的資產階級萌芽,甚至出現歷史倒退。可見,中國資本主義萌芽前後時期的士大夫階級,既有其獨特鮮明的覺悟性,又有其階級局限的不可磨滅的滯後性(也包括後來的黃宗羲,李贄等人),不能擔當思想啓蒙運動的重任,也沒有思想啓蒙運動的土壤.

關漢卿關漢卿

藝術形象

關劇是中國古典戲曲藝術的一個高峰。關漢卿嫻熟地運用元代雜劇的形式,在塑造人物形象、處理戲劇沖突、運用戲曲語言諸方面均有傑出的成就。

關漢卿的劇作把塑造正面主人公放在首要的地位。《竇娥冤》自始至終把戲集中在竇娥身上,先寫她悲慘的身世,繼之展開她和流氓地痞的沖突,再集中寫貪官污吏對她的壓迫,最後寫她的復仇抗爭。《單刀會》在公與司馬徽烘托關羽的英雄氣概,使關羽雖未上場但已有先聲奪人的強烈效果。在中國文學史上,還沒有一個戲曲家象關漢卿那樣塑造出如此眾多而又鮮明的藝術形象。如同是妓女,趙盼兒、宋引章、杜蕊娘、謝天香等各具不同的個性。同在魯齋郎的壓迫下,都有著妻子被掠佔的不幸遭遇,但中級官吏張珪和工匠李四對事件的態度就截然不同。在《竇娥冤》、《望江亭》、《拜月亭》、《西蜀夢》、《詐妮子》等劇裏,出色的心理描寫開啟了作品人物內心世界的窗扉,成為塑造主要人物形象不可缺少的藝術手段。

在處理戲劇沖突方面,關漢卿善于提煉激動人心的戲劇情節。這裏有善良無辜的寡婦被屈斬而天地變色的奇跡(《竇娥冤》);有單槍匹馬懾伏敵人的英雄業績(《單刀會》、《單鞭奪槊》);有忍痛送妻子去讓權豪霸佔的丈夫(《魯齋郎》);有讓親生兒子償命而儲存前妻兒子的母親(《蝴蝶夢》);有被所愛的人拋棄而被迫為他去說親的婢女(《詐妮子》)。這些情節看來既富有傳奇色彩,又都是扎根在深厚的現實土壤裏的。

關劇緊湊集中,不枝不蔓,省略次要情節以突出主要事件。《竇娥冤》在這方面最為傑出,它除用楔子作序幕,交代竇娥身世外,接下的四折戲都帷幕啓處見沖突。至于竇娥的結婚、丈夫的病死等事件均一句帶過,甚至連竇娥丈夫的名字作者都吝于交代。

關劇善于處理戲劇沖突還表現在它的過場戲簡潔,戲劇場面隨步換形,富于變化。這在《望江亭》、《拜月亭》、《單鞭奪槊》、《哭存孝》諸劇尤為突出,如《哭存孝》劇中,劉夫人到李克用處為李存孝說情,眼看李存孝就要得救了,突然劉夫人出去看打圍落馬的親子,李存信乘機進讒,存孝隨即被車裂。這樣處理戲劇場面,搖曳多姿,變化莫測,出觀眾意想之外,又在人物情理之中,效果十分強烈。

關漢卿是一位傑出的語言藝術大師,他汲取大量民間生動的語言,熔鑄精美的古典詩詞,創造出一種生動流暢、本色當行的語言風格。他是元曲中本色派的傑出代表,真正做到了"人習其方言,事肖其本色。境無旁溢,語無外假"(臧晉叔《元曲選·序》)。

關劇的本色語言風格首先表現在人物語言的性格化上,曲白酷肖人物聲口,符合人物身份。如竇娥的樸素無華,趙盼兒的利落老辣,宋引章的天真純樸,謝天香的溫柔軟弱,杜蕊娘的潑辣幹練,皆維妙維肖,宛如口出。同是反面人物,葛彪的語言粗魯強橫,不脫惡霸凶徒的本色;周舍的語言幹練利索,很符合他"酒肉場中三十載,花星整照二十年"的老狎客身份;楊衙內口白粗鄙,有時卻附庸風雅,裝模作樣;張驢兒語言流裏流氣,切合他流氓無賴的性格;魯齋郎權勢顯赫,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大貴族官僚,他講話時彬彬有禮,並不挾粗棍子嚇人,有時甚至還帶著幾分幽默,這些表面上不瘟不火的說白,令他炙手可熱的威勢發出一股咄咄逼人的寒光,更見其性格的蠻橫冷酷。語言切合人物的身份性格,這是關劇藝術描寫上的一大特色。

關劇本色的語言風格還表現在作者不務新巧,不事雕琢藻繪,創造了一種富有特色的通俗、流暢、生動的語言風格。像《竇娥冤》中這段普通的說白:

(正旦雲)婆婆,那張驢兒把毒葯放在羊肚兒湯裏,實指望葯死了你,要霸佔我為妻,不想婆婆讓與他老子吃,倒把他老子葯死了。我怕連累婆婆,屈招了葯死公公,今日赴法場典刑。婆婆,此後遇著冬時年節,月一十五,有瀽不了的漿水飯,瀽半碗兒與我吃,燒不了的紙錢,與竇娥燒一陌兒,則是看你死的孩兒面上。這樣樸素無華的說白,多麽肖似竇娥這個封建社會裏小媳婦的聲口,從中我們幾乎看不到加工的痕跡,就像生活本身那樣自然、貼切、生動,正是這些平凡不過的話語,鮮血淋漓地揭示了這個從小就給人做童養媳的小媳婦屈辱的地位與悲慘的命運。

關漢卿是一位熟悉舞台藝術的戲曲家,他的戲曲語言既本色又當行,具有“入耳消融”的特點,沒有艱深晦澀的毛病。不像明清時期有些文人劇作,搬弄典故、愛掉書袋。關劇在詞曲念白的安排上也恰到好處,曲白相生,自然熨貼,不愧是當時戲曲家中一位“總編修師首”的人物。

後世紀念

關漢卿墓

在今河北省安國市關漢卿故裏伍仁村東北500米處,有關氏陵墓。墳墓原長4米,寬3米,高1.5米,東南-西北向。相傳村西北角為關宅遺址,俗稱"關家園,面積九畝九分。另有關家渡、關家橋、普救寺等遺址,現存"蒲水威觀"石匾,傳為關漢卿手跡。其軼事傳聞在故裏世代相傳,老幼引以自豪。關漢卿紀念館設在葯王廟(在今安國市南關),全國政協副主席王任重題寫館名。展出關氏文物、歷史資料和國內外研究關氏作品文章及名人題詞。1958年,全國劇協主席田漢視察後,國家撥款修成磚墓。

關宅遺址關宅遺址

1986年縣政府撥款重修。現為直徑10米,高3米的磚基大墓,四周遍植松柏,墓前樹碑,碑陽為"偉大戲劇家關漢卿之墓"。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