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山 -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

關山

關山,青年書法家,中國當代著名書法家關東升教授之女。 關山幼承三代書香門第,3歲開始隨父親學書,靈慧異秉。曾得到前輩著名書法家啓功先生、劉炳森先生、吳建賢先生的悉心關懷和指導。刻苦磨礪二十餘年,長期臨研龍門二十品、張猛龍碑、宋四家(蘇軾、黃庭堅、米芾、蔡襄)及歐陽詢九成宮體全銘等諸家碑帖。尤鍾愛探驪北碑書體的行書化,擅長榜書。

  • 中文名稱
    關山
  • 畢業院校
    日本拓殖大學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981年
  • 職業
    書法家
  • 民族
    滿族

人物簡介

關山,女,1981年出生,滿族,青年書法家,留學日本;

關山

日本國拓殖大學 學士學位;

中國書法專業大學 大學部畢業;

中國書法家協會 會員;

北京書法家協會對外聯絡與發展委員會委員;

北京國際友好聯絡會理事;

美中商業協會中國北京分會代表;

全日本華人華僑總工會顧問。

關山幼承三代書香門第,3歲開始隨父親關東升教授(中國當代著名書法家)學書,靈慧異秉。曾得到前輩著名書法家 啓功先生、劉炳森先生、吳建賢先生的悉心關懷和指導。刻苦磨礪二十餘年,長期臨研龍門二十品、張猛龍碑、宋四家(蘇軾、黃庭堅、米芾、蔡襄)及歐陽詢九成宮體全銘等諸家碑帖。尤鍾愛探驪北碑書體的行書化,擅長榜書。她的書法大氣磅礴,俊秀多姿,剛峻奇偉,端庄秀雅,給人耳目一新的感染力和創新感,甚獲好評,被譽為脫穎而出的80後女性青年書法家。

榮譽簡介

1993年(12歲) 榮獲中國共青團中央主辦的全國青少年書畫作品大賽少年組 一等獎;

關山

1998年(17歲) 應邀參加日本國墨鬥會書展 獲優秀獎;

1999年(18歲) 應邀在日本國舉辦《關東升、關山書道展》;

2004年,參加第十二屆中國藝術博覽會,獲書法組 一等獎;

2009年,應中國駐尚比亞大使館邀請,其書法作品贈送給"非洲之父"尚比亞開國總統 卡翁達、第二任總統 奇盧巴、第叄任總統班達;

為日本國第92代首相 麻生太郎、 外務大臣中曾根弘文書贈作品(麻生太郎親筆題贈"關山書道藝術"以示褒揚);

為中非共和國博齊澤楊古翁達總統書贈作品;應中國駐馬爾他共和國大使館邀請,其書法作品贈送馬爾他共和國邁克爾費南多議長及其他首腦;

應中國駐馬爾地夫共和國大使館邀請,其書法作品贈送給馬爾地夫共和國總理;

同時,其作品廣泛受到國際影星、社會名流等海內外各界人士收藏。

藝術交流歷程

2011年6月,參展美中藝術交流展; 2012年3月,作為中國書法家代表應邀赴美國,受到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的親切會見;

2014年9月【關山書法展】在北京保利藝術博物館舉辦 關山崇尚"上善若水,厚德載物"的博愛精神,其書品人品俱佳。她多次應邀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CCTV、北京國際友好聯絡會、國際著名慈善組織"扶輪社"書贈作品,並積極參與中外文化交流和慈善活動,為促進世界和平、增進各國人民的友誼做出了積極貢獻。

2014年8月

人物自述

書源吾心

我是一個80後,成長在飛速發展的時代與喧囂的鬧市之中,能與書法結下深厚的緣分是一件幸運而又幸福的事情。

我出生在一個對"書寫藝術"有著特別甚至近乎固執堅持的家族之中。我的太阿公是晚清宮廷書家,阿公是鄉野遠近聞名的"善書先生";而我的父親是當代著名書家。幾代人的"愛書善寫"血脈,註定了我在呱呱墜地之時,便與書法結緣。

從小我就喜歡塗塗畫畫。聽母親說,還在咿呀學步時,便會步履蹣跚的走進書房,靜靜地看著案頭舞文弄墨的父親,眼神中充滿了童真和好奇。

三歲握筆,父親理所當然地成了我的啓蒙老師,他拿出各種歷代書帖,鼓勵我臨摹,而那時的我,獨愛隸書。在父親早期的一次個人書展中,還很年幼的我寫下了"謙受益"三個隸書字,為他的展覽加油。如今,這幅字被父親珍藏了起來,那薄薄的一張宣紙承載了初學書法之時我們父女之間的難忘回憶。

之後,我喜楷書。再後來,我又愛上了行草。在書法探索的漫長道路上,我也曾沉醉于曹全碑、張遷碑的典雅凝整、奇古渾厚;喜歡歐陽詢"九成宮醴泉銘"的豐厚挺拔,顏真卿"多寶塔"、"勤禮碑"的厚重軒昂,柳公權"玄秘塔"的俊美體勢、道健骨力。

如今,我偏愛榜書大字,痴迷于魏碑行書化。張猛龍碑的艷麗多姿、氣韻雄強、方圓並進、生動自然讓我贊嘆;而米芾"蜀素帖"、"多景樓"的顛放舒展、開張氣勢、萬毫齊力、八面用鋒與黃庭堅"松風閣"、"經伏波神祠"的長槍大戟、開張奇倔更是讓我震撼。

每當我端摹古人的名跡時,我內心充滿感動,我為這些歷經千百年流轉而與我相遇的美麗書法而感動。我在先人們成熟的筆法、字形和章法之中學習、積累、博採眾長,我嘗試用我的心去感受這些作品的生命,我渴望在紙墨的黑白世界裏穿越千年,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走入作者的筆墨思想世界,靠近古人的書法精神家園。

在書法創作的時候,我努力把自己從已有的"法度"之中超脫出來。"抒豪情于形骸之外,立新意于法度之中",所謂"師古而不泥古",在採擷古韻古意,博採眾長的同時,逐步建立自己的書法風格。尤其是在創作榜書大字時,我時時會融入自己對不同漢字的理解,嘗試在"法度"中見瀟灑,在秀逸中見端庄,用理性抒發感性,用真情感悟藝術的精髓。

我與書法、書法與我,相伴三十載,時間並不短暫。但是,對于一個書法探索者的"朝聖之路",三十年的光陰卻又很短,對于書法的博大精深與悠久歷史,80後的我又是那樣年輕。被賦予"青年書法家"的稱號,有時自己倍感壓力,但同時也給予了我永不止步、攀登書法藝術高峰的動力。

回望我與書法一起成長的時光,對這個一直陪伴自己左右的"角色"我也有過不同的感悟,也曾迷茫過,甚至嘗試逃避它。

貪玩的孩提時代,我會抱怨被父親強迫"練字"是一種負擔。後來,步入學堂的我因為字寫得漂亮而被老師表揚,被同學們羨慕,自己倍感滿足,更加自信。再後來,浮躁又年輕氣盛時的我曾一度不知道該怎麽面對書法-是我的興趣愛好,還是我的終身職業?然而,讓我慶幸的是,書法最終卻並沒有因為我的一時迷茫和逃避而與我擦肩而過。在日本留學八年,每一次的握筆揮毫,都讓獨自漂泊異鄉的我仿佛回到了我的祖國,回到了我的家,回到了在書房練字的我的父親身旁。它就像一個親人陪伴著孤獨的我,用不曾改變的親切感慰藉著我遊子的心靈。而且,耳濡目染了日本對傳統文化一絲不苟的傳承態度,求學中年輕的我也很受啓示,祖孫幾輩代代相傳卻沒有因為時間的改變而退步的拉面館、壽司店,這些留學生活中平凡的存在,都促使我對祖國的文化傳統,以及自己家族一脈相承的書法傳統倍感珍惜。

父親的一場大病給了我極大的震動,很擔心他的書法、他畢生求得的藝術精髓會離我遠去,再也不會有一位老師像我父親那樣,把畢生所學的書法精髓毫無保留、不厭其煩地傳授于我,這對我來說,將是莫大的痛苦與遺憾。而自己曾經有過的那種對父親的書法高山仰止,擔心自己無論如何也無法超越,而淪為父親影子的想法,在那一刻看來又是那樣的幼稚可笑。

幸運的是,父親的身體一天天好轉,我也更加堅定了傳承家學書法,以此為業,並且為此不懈奮鬥的決心。

這一次,有幸在保利藝術博物館舉辦我的個人書法展覽,我很高興,也很激動。這也是我第一次舉辦個人書法展,第一次將自己多年來用心書寫的作品集中展示于公眾面前。這次展覽我一共帶來了自己精心挑選的38件作品,我希望給觀眾傳達一個80後對書法藝術深深的熱愛,我希望大家能從我的"贏"、"佛"、"禪"、"福"、"壽"等榜書大字中得到獨特的觀感,我希望觀眾能感受到一個"青年書法家"的用心。同樣,我更加希望大家能有自己的個性體驗與獨立思考。

從兒時的"負擔",到讓我獲得"滿足感",再到曾經渴望的"逃避",再到後來異國他鄉的陪伴和如今的堅守,我和書法一起走過的三十年是幸福的。日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對書法也會有更多不同的感悟與理解,但是無論如何,書法都不會離開我,我也早已離不開書法。

"書如其人",我的書法裏有我年輕的生命。

"書為心畫",我的書法裏有我的用心,有父親的愛。

書源吾心。

關 山

2014年8月

前輩評論

著名作家 梁曉聲

關山是當代著名書法家關東升教授之女。

關東升先生酷愛魏碑,開魏碑行書化之新風,尤以榜書名貫書壇;其作品風靡世界,為國內外藏家所青睞,曾作為國禮贈送給一百多位國家元首、政府首腦等;是公認的"筆立中華,墨染五洲"的大家。

東升先生曾是民盟中央文化委員會副主任,故與東升先生交往甚深,友誼甚篤,因而十幾年前就與關山相熟。關山幼時也酷愛書法,尚魏碑體。在其父耳提面命之下廢寢忘食;父女每每各持管毫,臨案勤書,切磋研討,交流心得,其樂融融,儼然成為關家一景。

中國書法博大精深、人才輩出。像關山這樣的80後才俊,超塵脫俗,精研書道,終成不可多得的新一代美女書家。這既是她個人天賦和勤奮筆耕的結果,也是東升先生悉心指點所收獲的一份欣慰;同時也是中國書法界的幸事。

東升先生與關山,既是父女,又為師徒。不必諱言,關山書法受其父藝術風格影響甚大,然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此堪稱關氏書藝一脈相承的佳話。

魏碑書法端庄規穆,筆劃厚重,神氣堅實,素有殿堂之質。縱使近草,亦如快劍長戟,刀劈斧剁,姿相狂而不野,狷而不媚,庄骨必存,為古今男書家所擅長。

關山乃憂花嘆月,心緒細婉之女子。這令她的書法作品久端祥之,可見筆劃運行中,不但有庄,有雅,也有力透紙背的幾許柔美;短長肥瘠、剛柔相濟,筆筆字字,各有姿韻。尤其是其中的柔顯露出她溫柔的天性。

關山書法作品,乃是隱憂之天性與厚重之傳統,敢于創新而又自然天成的結合,招招式式都顯出女性的力道,使人在領略書法藝術的同時,也領略到女性習書的另一番美。

值關山書法展開幕之際,我祝關山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在書法藝術的道路上如鴻鵠展翅,飛的更高,更精彩……

梁曉聲

2014年7月3日于北京

中國書法美術評論家 白煜章

金秋時節,在我國頂尖藝術殿堂--保利藝術博物館,將隆重推出我國80後"美女"書法家關山的書法藝術展。其實,早在1999年,年僅18歲的關山,就已應邀在國外與父親關東升教授成功舉辦過父女兩代書法展。

關山出生于三代書香門第。父親關東升教授為著名書法大家,其書法作品曾作為國禮先後為世界100多位國家元首和政要所珍藏,被譽為"國寶級"大師,"筆立中華,墨潤五洲",創造了當代中國書法史的一個傳奇,為促進世界和平與國際和諧,為新中國外交事業做出了傑出的貢獻。而當今,在欣賞關山書法藝術的同時,您會感受到這個傳奇正在奇跡般地延伸。

宋代大書家米芾曾有"字要骨骼,肉需裹筋,筋須藏肉,貼乃秀潤"的名句;魯迅先生也曾有"意美以感心、音美以感耳、形美以感目"的感悟。關山書法藝術濃烈地顯示了漢字書寫所產生的文化魅力和精神內韻。關山的"和"、"善"、"佛"、"愛"、"福"、"壽"、"贏"等佳作,給人一種大氣磅礴、俊秀多姿的感染力和震撼力;祝福祖國的中國夢、和弘揚人文精神的博愛情,透出其熱愛祖國、關愛人類的真摯情結。在關山縱橫自如揮毫創作之時,隨處可見其熟諳筆法,行筆流暢,運筆豪放的洗練氣勢,而筆勢與結體章法又井然有度,達到了相當的造詣。能這般"老道"者絕非凡人,關山書法藝術既達到了挺拔飽滿、含蓄圓潤、秀逸可觀的字像美,又迸發出挺進活潑、精神外耀、大膽創新的縱橫靈動美,穩健自然、散淡曠放之風躍然紙上。尤其善用順入順出、中鋒快速行走的筆法,既有"意在筆先"之立意,又有"意在筆後"之奇妙。關山書法尚雅,從書法美學層面觀察,至少有兩美:其一韻體美,其二意蘊美。集書法藝術理趣、情趣、意趣、韻趣、禪趣為一體,實在難能可貴。

唐代大詩人李商隱詩曰:"桐花萬裏丹山路,雛鳳清于老鳳聲"。祝願中國著名青年書法家關山書藝百尺竿頭,層樓更上,向著書法藝術更高、更好的目標邁進!

2014年8月于北京

人物作品賞析

關山作品關山作品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