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森

閻森

閻森,男,漢族,1975年生,江蘇省徐州市人。著名桌球運動員,國際級運動健將。閻森是徐州桌球界的一面旗幟,徐州歷史上的第一位奧運冠軍,也是江蘇男子乒乓選手獲得奧運金牌第一人。1975年8月16日,閻森出生在徐州市一個普通工人家庭,6歲開始乒乓之路,1988年進省市隊,1994年進國家隊。左手直拍弧圈結合快攻打法。技術刁鑽,常讓對方摸不到規律。雙打搭檔王勵勤是右手橫握球拍,正手殺傷力極強。這樣的左右手技術組合令對手不能小覷。閻森退役後在國家隊任教練。

  • 中文名稱
    閻森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日期
    1975年8月16日
  • 身高
    1.68米
  • 體重
    60千克
  • 運動項目
    桌球
  • 主要獎項
    2000年第27屆雪梨奧運會男雙冠軍
  • 籍貫
    江蘇

基本資料

球拍底板:YASAKA Extra(YE)

前桌球世界冠軍閻森前桌球世界冠軍閻森

正手膠皮海綿:紅雙喜G888

反手膠皮海綿:Nittaku JO

輝煌戰績

1996年法國公開賽男雙冠軍,國際乒聯總決賽男雙冠軍;

閻森閻森

1997年南斯拉夫、日本、馬來西亞澳大利亞公開賽男雙冠軍,中國、瑞典、巴西公開賽男雙亞軍,第44屆世乒賽男單第三名;

1998年亞運會男團冠軍,亞錦賽男團冠軍,中國、澳大利亞馬來西亞公開賽男雙亞軍,卡達公開賽男雙冠軍,總決賽男雙冠軍;

1999年第45屆世乒賽男雙亞軍(與王勵勤),混雙第五,中國公開賽男雙冠軍;

2000年第27屆雪梨奧運會男雙冠軍(與王勵勤),世界男子俱樂部團體冠軍,巴西、美國公開賽男雙亞軍,中國公開賽男雙冠軍,總決賽男雙冠軍;

2001年國際乒聯職業巡回賽總決賽男雙冠軍(與王勵勤),第46屆世乒賽男雙冠軍(與王勵勤)瑞典、中國公開賽男雙冠軍;

2002年卡達公開賽男雙冠軍,亞運會男團冠軍,男雙第三,荷蘭、中國公開賽男雙亞軍,多哈公開賽男雙冠軍;

2003年第47屆世乒賽男雙冠軍;

2004年日本公開賽男雙冠軍;

2005年第48屆世乒賽混雙第三名(與郭焱),男雙第三名(與王勵勤)。

運動簡歷

1975年8月16日出生,身高169cm,左手直板反膠弧圈球結合快攻打法。

閻森發球變化多,旋轉性強,落點好,多以正手低拋轉不轉短球結合背面的側上、下旋發球為主。發球後,他的一板暴沖最具殺傷力,擊球點早,力量大,線路變化靈活,落點刁鑽。在接發球上,閻森正手連續回擺以及反手擰的質量都很高,加上其出色的補板意識和靈活的跑動,使他在雙打配合中極具威脅。閻森的反手位不僅能以推擋製造旋轉變化,同樣具備了直板橫拉技術,能主動發力,和快撕,即使退台,他的反手技術同樣具備了一定的殺傷力。他和王勵勤的配合,一左一右,一前一後,閻森的前三板特長技術和王勵勤的相持配合嚴密,架構豐滿,照顧範圍大。

1996年,閻森和王勵勤開始配對雙打,並在年末的國際乒聯職業巡回賽總決賽中獲得冠軍。1999年荷蘭世乒賽,他們在決賽中不敵孔令輝和劉國梁,獲得亞軍,這樣的成績也讓他們獲得了雪梨奧運會的參賽資格。雪梨奧運會上,閻森、王勵勤在半決賽戰勝了韓國選手柳承敏/李哲承和劉國梁、孔令輝再次會師決賽。最終,閻森和王勵勤3比1勝出,奪得了男雙金牌,從此,"閻王"組合開始蜚聲國際乒壇。隨後的2001年大阪世乒賽和2003年巴黎世乒賽,他們連續蟬聯兩屆,成為了那一時期乒壇中最優秀的男雙組合。然而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前夕,在男雙之爭中,本來最穩定的這對搭檔卻因閻森遭遇車禍而改變,最終在一場殘酷的隊內生死戰中負于馬琳和陳玘,無緣雅典奧運。

2005年上海世乒賽,他和王勵勤再度出現在賽場上,在半決賽負于隊友孔令輝和王皓,獲得男雙季軍,這也是"閻王"組合最後一次征戰世界大賽。2006年,閻森正式退役,開始執教中國桌球女隊。比起雙打,閻森的單打巔峰之作是在1997年44屆曼徹斯特世乒賽,他一路過關斬將進入四強,半決賽不敵瓦爾德內爾獲得季軍。

相關新聞

閻森化妝顯乖乖男一面

初冬的北京,先農壇體育場桌球館一層球館,晚上九點依舊熱火朝天,北京隊的男球員們正在教練的輔導下揮汗如雨地加練。散落一地的白色小球,黑紅相間的球拍揮舞,還有汗水浸濕的綠色或藍色球台。閻森的到來讓孩子們莫明地激動起來,他們不明白,這位時任中國女二隊教練為何駕臨,而且乖乖倚牆而坐,任由一位女化妝師塗脂抹粉……

閻森與王勵勤閻森與王勵勤

閻森的名字對于桌球迷而言,似乎有些遙遠,但記憶絕不會淡忘曾經的"閆王組合"。他們是如何叱吒風雲,讓中國男雙組合天下無雙。而今兄弟王勵勤仍是乒壇公認的一哥,兄長閻森卻已掛拍,身影就此隔在擋板外。但他仍然是中國乒壇公認的老好人。 由于一場意外的車禍,閻森的左手重傷,無奈地告別了2004年雅典奧運會。此後心緒低落的他輾轉于乒超和日本聯賽,2005年上海世乒賽是他最後一次參加世乒賽,也經歷前所未有的提前退場。盡管"閻王組合"的分飛讓人唏噓不已,但閻森坦然一笑。始終記得他走回賓館的路上,仍習慣性地給球迷簽字、合影,來者不拒,像是什麽都沒發生過---面頰始終保持著職業的微笑。

2006年10月,閻森重新審視人生,他痴痴凝望著剛出生的兒子,意識到自己肩負的重擔,和對未來安定的渴求。那一顆漂泊的心,直到全國錦標賽賽場仍未確定方向。作為江蘇隊的一員,賽程間隙,他總是坐在場邊翻開手機靜靜看著兒子嗷嗷待哺的可愛頭像出神。直到乒壇教父---如今的體育總局副局長蔡振華與他一番促膝談心,才解開了閻森的心結,也幫助閻森認清了自我。

閻森與胡可閻森與胡可

孔令輝一樣,咬著筆桿,掙扎在退役的痛苦與競聘的興奮中,哭過、醉過,熬過全國錦標賽的每一夜。鐵漢孔令輝捧著稿紙哽咽,泣倒在講台。輪到閻森,他用語無輪次演繹了夢遊般的心境,顛來倒去盡是酸楚與無奈。

但即便如是,他還是他自己,不懂修飾,不會偽裝。這回專為星戰,下班後來到北京隊的訓練場,徑直站在聚光燈下,眼前所見都是他最熟悉的桌球世界,閻森卻禁不住的汗意淋淋。"這可是我第一次化妝。"強忍了半晌,他終于憋出了這句話。敢情,閻森以前無數次面對鏡頭,哪怕上雜志封面,都是素面。"是啊,這不是轉型當教練,才學著在《星戰》專業一次嘛。"嘴邊掛著玩笑,閻森卻像個孩子一樣尋覓著鏡子,"這輩子沒試過這麽想照鏡子,你們可別把我整得不像我了,回家老婆孩子該認不出我了。"

第一次化完妝的閻森,準確來說僅是配合燈光打了一層粉底而已,卻如臨大敵似的瞪著攝影師。緊張得鼻尖不停淌汗,用紙巾不斷擦拭加之化妝師敬業地時刻補妝的結果,就是閻森拍攝完畢多了一個米老鼠的紅鼻頭。

影星胡可VS冠軍閻森

胡可與閻森此前就已彼此認識,當然那是通過電視。一位世界冠軍,是全中國的驕傲;一位是 名嘴,影視劇中的名角。作為知名的訪談節目主持人,無需任何調試,胡可幾乎走進場館就進入了狀態。別看閻森平時對隊員很"嘮叨",但對採訪特別認真,頗有些嘴拙。可經過不打不相識,他們之間的談話怎麽聽都像是朋友在嘮嗑。

閻森與王勵勤閻森與王勵勤

閆森:你以前打過球吧?

胡可:你看呢?怎麽叫打過球嗎?你應該是問我會不會吧?

呵呵,你要這樣認為我也不反對,你會嗎?

怎麽不會,中國人其他項目不會,桌球從小總打過吧。不過,在你眼中,我這實在不算會打球。

別這麽謙虛,人人都是從不會到學會,你的強項我就不會了。

那你覺得我還行嗎?

嗯,還不錯,屬于挺聰明的。早些入行沒準有機會發展。

看,(胡可俏皮地向助理眨眼)我還不錯呢。教練表揚我了。

平時你會健身吧?打桌球嗎?

說實話少,因為有場地限製,而且一個人也沒法打。我們常趕來趕去,沒法保證。所以,我會隨身帶一根跳繩。跳繩這項運動對場地沒有太多的要求,而且全身都能運動到,效果不錯。

你一般跳多少個?

200吧,要看情況,時多時少,先是雙腳跳,累了就變成輪換腳,就像這樣(胡可學起了動作),能輕松些。那你們練球,要練多少個呀? 我們專業的就沒法數了,僅是多球這一項每天就要幾大盆,說著閻森指向訓練場地的大盆(比家裏的臉盆更大更深),至于多少個我從沒數過,我們都是數盆的。但就業餘來說,每天能揮上200下,就相當不錯了。

你們要練這麽多呀,怪不得這麽了不起,中國的桌球是最棒的。

謝謝誇獎,都是大家靠勤奮努力得來的。我們中國桌球隊的基礎非常好,大家的付出也是最刻苦的。就好比你的鏡頭感真是好強。

是嗎?習慣成自然吧,我們平時錄電視節目時,現場一般就會有五台攝影機,從不同角度拍,用哪一台機器,那台攝影機的紅色頂燈就會亮起,我們要在最快速度找到那台亮燈的機器,同時調整好狀態面向鏡頭,要在五個鏡頭前都表現出最好的一面。

怪不得你這麽會擺POSE,我真是大開眼界,普通人絕對不會。

哈哈,還好吧,我是拍多了自己不斷找感覺,其實這也有些套路。

我看一些明星真是很會擺,而且在鏡頭前不斷轉化,不會重。要是我,除了笑,手腳都不自然了。你們都是專業培訓過,沒事就對鏡子練吧?

我沒那麽誇張,但有些明星確實是相當專業。記得有一次我採訪一位模特,她真的很會,僅憑一雙手就能從數位一到十,在臉邊搭配出不同的感覺。這一招我覺得拍大頭貼的時候會很實用。

這我就沒經驗,打球的動作往往是下意識,隻要實用,沒有人去關心是否好看的。

那是,贏球是硬道理,贏了就是世界冠軍。我可沒聽說過擺造型還有拿世界冠軍的。平時你們生活可枯燥吧?有看過我的節目嗎?

運動隊的生活都是兩點一線,相對單純。不過我們也有各自的愛好,當然空閒下來多會看看電視。你的節目和演的電視劇不一定看全,但都有印象。

謝謝。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和你們體育明星多接觸,沒準可以發展出一個新的節。你帶的隊員會參加2008年北京奧運會嗎?

我帶的隊員相對年輕,她們是梯隊,應該不會參加2008年北京奧運會,不過未來或許就有她們。

那你會去現場助威吧,為你以前的隊友,為中國隊。

當然,肯定想去。相信在看台上觀賽和過去在賽場比賽的感覺會大不相同。到時我還抱兒子一起去。

是嗎?孩子多大了?

一歲零兩個月。

喔,他能看懂桌球嗎?你也要培養他打桌球嗎?

2008是國人的盛事,帶他感受一下,至于未來由他自己選擇,我不勉強。

好,那就期待中國隊包攬所有金牌,我們一起為國球加油。

美女弟子向閻森挑戰

對于站在奧運會最高領獎台的閆森,一覽眾山小。就採訪過最難纏大腕的胡可而言,手到擒來。兩人相遇,卻不打不相識。千萬別誤會,此"打"非彼"打",《星戰》為他們提供的是由國教指導名嘴打場"國球"。

胡可特別忙,霧都重慶有重要戲份,北京又有幾台節目等著錄製,不得已隻好當起空中飛人。為了《星戰》與閆森相約,行程一改再改,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正當她訂好機票準備從重慶飛往北京,偏遇上大霧,航班延誤。當所有人為幾乎錯過的相約倆共之際,終于,晚上九點,胡可出現在了先農壇體育場。

厚重的外套下,亮麗的裙裝,及膝長靴,胡可出現在訓練館門口的剎那,就"謀殺"了所有的目光。先前揮汗如雨的隊員們,無不停下球拍,向他們心中的明星投上最真摯的註目禮。"她,她是胡可吧?""好像是哎,她怎麽來了?"大家咬起了小耳朵。

"我這樣可以進去嗎?"胡可指了指靴子,望向指揮訓練的教練。這句話當真屬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因為這是難能可貴對專業的尊重。鑒于桌球場地要鋪設特製的地膠,訓練時也必須鋪防滑地板,進入場地時嚴禁穿有跟的皮鞋、靴子,一是傷地膠、地板,二是發出"囉噔,囉噔"的聲響影響訓練,非常不禮貌。但即便體育記者仍會犯這種錯誤,胡可一開口就讓才恢復訓練的隊員再度側目而視。"沒關系,今天特殊情況,通融一次。"得到教練首肯,胡可這才小心翼翼地掀開擋板走進內場,還特意沿著邊沿走到最遠端特別空出的攝影區。

閻森此時正閉著眼"面牆思過"---接受平生第一次化妝。"你好啊!"一聲清脆的招呼,親切而友好,就像熟稔的老朋友。徒地睜開雙眼,胡可正笑容可掬地揮手。"你好,不好意思,他們(我們的化妝師和攝影師)要給我上個妝。快好了。"閻森忙不迭地示意。"沒關系,我先進來和你打個招呼,這就去換運動服。"胡可指了指助理的手袋。

再度進入場地,胡可已是一身運動服,做起了拉伸運動。拿起特意挑選的道具---球拍,調皮地揮舞起來。"我來陪你打幾個球吧,"助理笑著拿起另一塊球拍走向球網對面。"這……"胡可自然不會錯失自己的機會,"我想和他(閻森)打。"話雖是對助理說的,眼神卻不好意思地看向閆森。"可以嗎?"這回是向閻森發問,語氣仍是不敢確定。"行,沒問題。"世界冠軍落落大方,沒一點架子。

原先還在為如何幫助兩人盡快進入角色而憂心的攝影師,見此情形,喜出望外,即刻舉起相機,捕捉最自然,最靈動的瞬間。

當然,胡可的球技與她的口才沒法比,但也有模有樣。反觀閻森,面對鏡頭拗造型別提多生硬,但恢復到本色,給美女主持喂球指點迷津,卻有板有眼。經過名師的一番點撥,很快胡可就掌握了一定的技巧,能夠連續多拍接球,還跟閻森手把手地學起了高拋發球。15分鍾過後,"自來熟"的胡可與靦腆的閻森已以師徒相稱。一個拜對方為桌球師傅,一個誇對方鏡頭感超強是造型師。不打不相識的兩位明星,竟在《星戰》結成了一幫一的紅對子。

奧運冠軍成功轉身

"哎喲,這樣打早晚得給扣死。"在武漢洪山體育館,城運會女雙第三輪正在進行中,場上文佳正在揮拍打雙打,一個動作不到位,前奧運冠軍、現中國桌球二隊的教練閻森顯得有點著急。 "我主要是來觀摩的。"閻森告訴記者,如今他帶了李曉丹、文佳等幾位國家隊二線運動員,這次是特意現場觀看球員的表現,好在今後的訓練中對症下葯。

早在2000年奧運會上,還是乒乓國手的閻森與王勵勤搭檔,一舉打敗孔令輝、劉國梁組合,拿下男子雙打冠軍。這場勝利造就了兩個新的奧運冠軍,從此出發,王勵勤在2001年、2005年和2007年三度捧起世乒賽男單冠軍獎杯,確立了當今乒壇男子第一人的地位。而同樣勢頭正猛的閻森則在2003年下半年因車禍骨折,痛失參加雅典奧運會的機會。傷愈後,閻森還曾重返賽場,出戰上海世乒賽。

"後來我感覺到自己的狀態很難再恢復,于是就想到了退役。"退役後,閻森依然選擇了與桌球密切相關的教練一職。2006年秋,他出任國家二隊教練,肩負培養桌球後備力量的重任。

"剛開始轉成教練時還不太適應。"閻森說,"當運動員時一天都在運動,而當教練卻得一站一天,真還不習慣。"好在時間久了,人也就"站"住了。在教運動員時,倒還得心應手。因為自己本身就是運動員,又有大戰經驗,看女弟子訓練,就能知道個八九不離十,指出毛病在哪兒,然後製訂訓練計畫。"我已經適應了現在的生活。"閻森說。

昔日奧運冠軍的榮耀已歸于平淡,看昔日搭檔王勵勤仍在賽場上馳騁,準備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再一次贏得榮譽,為國爭光,而自己卻已無緣奧運,閻森略微遲疑了一下,然後笑著說,"他(王勵勤)身體比我好。"

戰勝孔令輝、劉國梁奪得奧運會男雙冠軍的經典一刻已漸漸遠去,小個子的閻森跳到王勵勤懷裏,兩人相擁著轉了一圈,相信那個畫面會永遠定格在很多人的記憶裏。

競聘教練的幕後故事

10月12號,全國教練員會議在無錫召開,那一天,孔令輝退役的新聞鋪天蓋地。13號早晨,當我拖著疲憊的腳步來到會場,閻森卻又出現了,背著他那個巨大的LV斜挎包,手裏拿著幾頁A4紙。原來,無錫也是他運動生涯的最後一站。

正想找他問個究竟的時候,會場裏卻找不到他的身影,走出來,看見他趴在窗台上,咬著筆桿恨不得錘胸頓足寫他的競聘稿。"我昨天在賓館關了一天,才寫出這麽多來。"閻森向我展示他寫的一頁多紙:"師傅給我寫了這個,我不敢念。誰都知道我閻森是一個什麽樣的人,我要念這個,蔡指導也不能答應。所以我必須要自己寫!"

閻森說的師傅是男隊教練李曉東,曾經把他和王勵勤帶上雪梨奧運會男雙冠軍的功勛教練。李指導在乒乓隊向來以才子著稱,寫的文章動輒以萬字計,這回徒弟參加競聘,他趕緊幫寫出了篇競聘稿,五六頁的稿紙拿在手裏,前後呼應,結構嚴謹,詞藻華麗,真是一篇好文章!可是,正象閻森說的,師傅的好意隻能心領,那確實不是閻森可以說出來的話!會場裏坐的一百多位教練恨不得都是看著閻森成長起來的人,他敢哄誰呀?

閻森的競聘演說是在13號的下午,中午他一直念叨著找乒羽中心的工作人員趙霞幫忙,把競聘稿打出來,他嫌自己寫在那張破紙上的稿子太難看了!江蘇男人的細膩在這一刻體現了出來。

一切備妥,閻森終于站到了競聘演講台上,用他自己的話說,面對幾萬個人打球一點不怵,對著這一百多人上台演講,腿卻一直在發抖!閻森緊張的情緒傳染到了全場,台下的我們也跟著一起緊張,好不容易等他把一頁多紙的競聘稿念完,大家也都舒了一口氣!

這次在無錫參加競聘的教練員,都有五分鍾的時間接受大家的提問,很多時候蔡指導都親自充當提問者。站在蔡指導這個高度,提的問題自然非常尖銳,一點兒也不給人留面子,我們都笑言他才是最優秀的記者!可是,在面對自己弟子閻森的時候,蔡指導放棄了話語權:"我還是不要說了,你都緊張成這樣了,我再問你不更緊張啊!"然後笑著把話筒提給了別人。

看的出台下的這些教練們都挺喜歡閻森的,大家都笑著不接話筒。總得有人提個問吧?閻森的好兄弟,黑龍江女隊主教練王永剛沖了上來:"閻森,你看你做為中國桌球隊的一員,不僅嘗到過別人難以忍受的磨難,也取得過奧運會冠軍這樣的好成績,……"我已經在會場後的椅子上笑倒,天!這哪是提問啊?簡直就是開表彰大會嘛!也難怪,別人都在競聘報告裏頭說自己如何如何的好,閻森的競聘稿裏完全沒有,而且還在狠狠地強調自己作為一個剛剛退役的運動員,還有很多東西要向老教練們學習,怨不得王永剛要使勁地幫他說話呢!

那一刻,全國教練員會議現場氣氛充滿溫馨,最終王永剛說出了一句大家的心裏話:"閻森,我覺得你以後要加強表達能力的訓練,提高自己的文化水準!"這句話也引來大家善意的哄笑。

競聘會的結果不出所料,閻森競聘女二隊教練員成功!

其實在這裏想要說的,並不是閻森的表達能力如何,我隻想告訴大家一點,象閻森這樣有些木訥、不善言辭的人,為什麽大家會一致通過選他當教練?原因隻有一個,他確實具備當教練的能力!以閻森的成長經歷、他的驕人戰績、他刻苦鑽研桌球的精神以及他的人品都是一個優秀教練的不二人選,這一點蔡指導很清楚,所以不提問;台下的一百多位教練也清楚,所以把選票投給了他!

閻森的口頭禪

想到閻森這個人,熟悉他的人立即會從腦海裏蹦出小個子、絮叨、樸實這樣的形容詞。然而就是這個基本不會花言巧語的老實人,有時候說出的句子卻能給你留下最深刻印象。對于我來說,一想起閻森,就會想起他常說的一句話:"小狗騙你!"為什麽會是這樣一句類似孩子的語言呢?我慢慢地說,你慢慢地聽!

第一次是在2004年,男隊廈門備戰雅典奧運會,閻森當時正處在右臂受傷後的恢復階段,那時候,他是全訓練館裏的"祥林嫂",隨時端著胳膊步履蹣跚,隻要有一個人關切地看他一眼,他就會過來跟你說胳膊如何如何疼,如何如何難受。當時隻覺得他怎麽那麽絮叨啊!等回到房間看他接受隊醫治療,看他趴在床上咬牙切齒忍著不掉淚的時候,這才真正體會到他有多疼。我們當時拍了很多他接受治療的畫面,閻森跟我說:"周到我求你了,別把我難受的那些樣子播出去好嗎?"他的目的僅僅是不讓家人知道自己的痛楚,對于這樣的請求,我能拒絕嗎?

拍完他做治療之後開始採訪。問一句,答一句,最要命的是幾乎不得要領,奧運會就在眼前,你說他怎麽就不能說幾句期待為國爭光的豪言壯語呢?左問右問問不出來,急的我都想替他說了!閻森當時坐在床上,一臉無助地看著我:"周到,咱們打交道久了你就了解了,那些豪言壯語我說不出來,我真的不會!"怕我不信,他又加了一句:"小狗騙你!"當時就被閻森打敗了!這樣一個用孩子語言跟你下保證的男人,怎麽可能說出豪壯的誓言?

第二次是從廈門回北京之後,奧運男雙名單出爐之前,我到天壇公寓找他們。那個時候乒乓隊對一切媒體持抗拒態度,所有的教練以及隊員都不接受採訪。我悄悄問閻森情形怎麽樣了?他回答自己和我一樣不知情。然後順便說起隊裏規定不接受媒體採訪的事,我開始逗他:"閻森,我現在要採訪你,你怎麽辦?"他的回答讓我終生難忘:"周到,隻要是你採訪,我肯定接受。"我開玩笑地問:"隊裏不讓採訪你也接受?""對,頂破頭我也接受你的採訪,小狗騙你!"這句話在別人嘴裏也許就是個玩笑,可是他一說出來我就深受感激。閻森,雖然我們大家都清楚這隻是一句並不會被實現的承諾,但我明白,你已經拿我當成一個朋友,一個值得相信的人!

再接下來就是他和王勵勤的男雙落選,在打完雅典奧運會亞洲區預選賽之後,乒乓隊全體登長城。在長城腳下我看到閻森,精神有些萎靡地坐在施之皓的車裏。"閻森,你還好吧?"我問。"挺好的,我沒事。"閻森回答。"真的?""真的,小狗騙你!"

大家眼裏的閻森

劉國梁:雅典奧運會後我找閻森談過兩次,讓他退役當教練,但是他一直不舍得放下球拍,今天他競聘教練成功,我衷心祝福他!教練員和運動員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角色,也是兩種不同的工作方式,總的來說就是從一個被管理者成為一個管理者。剛從運動員轉型,需要一段時間去慢慢適應。但是這兩種角色有個共同點,就是需要你用全身心去熱愛桌球,我想以閻森對桌球的執著,他一定能夠勝任這個角色!

王勵勤:閻森退役挺好的,以我對他的了解,不論是他對桌球的理解,還是他的性格,都挺適合當教練的,我祝願他早日轉型成功,成為一個好教練!可惜的是以後不能和他一起打球了,到現在為止我和他的配合是最默契的。另外還要祝賀他榮升為一位父親,隻不過我還是覺得他生孩子有點太早了,同年齡的這一批隊員象孔令輝啊、張勇啊都還沒結婚呢!

劉國正:我覺得閻森退役是一個理智的想法,你想,他是奧運冠軍,當不了主力隊員,從那麽高的位置上下來很難擺正自己的位置,再加上他的打法,又受過傷,退役已經成了不可抗拒的決定。閻森是我的好朋友,我受傷做手術前前後後,他隻要有時間就陪著我,挺感激他的。關于他兒子嘛,也是我幹兒子啦,太好玩了!渾身太軟了,我幾乎不敢抱他!

和蔡指導在一起

中國桌球隊現役已經剛剛退役的這批運動員,或多或少都會受到蔡振華的影響,在他們嘴裏,"蔡指導"是一個永遠的稱呼。從小到大耳濡目染,某種程度上蔡指導也影響了他們對未來職業的選擇,那些走上教練崗位的退役運動員,仿佛都在循著師傅蔡振華的腳步。離開桌球台的蔡振華完全不復當年教練員的嚴肅,相反越來越慈愛,但是我們曾經見過的一些經典的畫面,卻永遠定格在記憶裏。

第一幕:

2004年備戰雅典奧運會集訓期間,閻森右胳膊韌帶由于術後粘連需要撕開,不用我說的多麽詳細,你也知道這件事的痛苦程度。當時蔡振華任中國桌球隊總教練,當著我們的攝像機,蔡指導敲山震虎:"閻森需要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痛苦,絕不能怕疼,他必須得把韌帶撕開。桌球是一種毫釐之間的運動,如果他不把韌帶撕開到正常人的程度,在揮拍的時候就會自然反應去保護那條胳膊,這樣打出來的球就變形了!你們去告訴閻森,有什麽可怕疼的,就算把胳膊打斷了再來又怎麽樣?"蔡指導語氣的凶狠出乎我們的意料,而此時閻森正在離他10米過的地方凝神細聽。此事的結果是:閻森以最快的速度,把對右胳膊的運用恢復成了受傷前的樣子。

第二幕:

當閻森的妻子程怡端起酒杯給蔡指導敬酒,這位乒壇老教練語重心長地說了兩點:"閻森以後當教練了,你作為妻子一定要理解他!首先,當教練沒有當運動員那麽自由,運動員隻要不訓練、不比賽還有個休息日,教練員基本沒有;另外,當教練掙不了運動員那麽多的錢!"蔡指導說的全是自己的切身體驗!

第三幕:

閻森兒子擺滿月酒那天,臨近散場,蔡指導一直摟著閻森的肩膀到門口。不善言辭的閻森有太多話要向蔡指導傾訴,說出話來卻隻是不停地念著:"蔡指導,我……蔡指導,蔡指導……"蔡指導隻是回答了一句:"閻森,你不用說了,你要說的我全明白!"

北京正值初秋,夜晚的風輕輕吹過已有一此涼意,這師徒二人的對話從耳旁飄過,心頭涌過一陣溫暖。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