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語

閩語

閩語為漢語方言之一,主要分布于福建、台灣、廣東東部和雷州半島、海南、浙江東南角以及國外華人區。使用閩語的人口大約為漢族人口總數的4.5%。

閩語保留較多上古漢語的特色,同時也有不少古閩越語的遺留。閩語受到歷史上不同時期古漢語音韻的反復多次重疊

閩語的主要語音特征包括:古濁音多數讀為不送氣清音;聲母知組讀同端組;部分的匣母讀同群母;輕唇音、重唇音不分(沒有f、v等聲母);連讀變調較為發達,部分地區有其他連讀變音現象;文白異讀非常豐富,文讀與白讀有體系性的差別。較好體現了漢語古無輕唇音以及古無舌上音等諸多特點。

閩語源自上古漢語,內部分化最顯著。通常分為閩北話、閩東話、莆仙話、閩中話、閩南話(潮汕話屬于閩南話分支)。瓊語和雷州話屬于雷瓊片。閩語中影響力最大的次方言是閩南語和閩東話。傳統的"漢語七大語言"理論中,閩語被看作是漢語方言裏語言現象最復雜,內部分歧最大的一個方言。

  • 中文名稱
    閩語,閩方言,福建話
  • 語系
    漢藏語系漢語族
  • 使用地區
    于福建、台灣、廣東、海南、浙江
  • 使用人數
    約8000萬

歷史

閩語的歷史悠久,其源頭可追溯到5000年前福州曇石山文化以及後期2200年前,中原為主的文化。戰國後期越國被楚國所滅,越國人逃亡到現福建境內,與當地的曇石山閩人(現福州)融合為閩越族原住民,形成了閩語的雛形。

秦時,廢王製改郡製,統一文字,福州為閩中郡,福建行政文化中樞之地。漢時,秦政漢隨,統一漢語漢武帝平閩越,漢武帝以"東越狹多阻,閩越悍,數反復","終為後世患",下令將閩越人全部遷往江淮地區安置,使繁榮一時的閩中成為空虛之地。福州是閩越王(越王勾踐後代)最早建王城之地,名"冶"城,冶城亦在此次戰爭中被毀。皇漢以後,中原動蕩難安,以中原士族為主的漢族先民,紛紛南下,入主閩地。南遷的移民潮,經久不衰,並形成了數個小高潮。永嘉之亂,衣冠南渡,以林、陳、黃、鄭、詹、邱、何、胡八姓為代表的中原士族入閩,史稱"八姓入閩"。中原士族的到來也意味著中原的文化、語言、風俗習慣等等的到來,填補了漢武帝平閩越帶來的文化空虛,也形成了以漢文化為主的閩文化和以漢語言為主體的閩語。

唐朝初,改州製,現福州為閩州,因福州是溫泉地帶,也曾得名為泉 州(非現今福建泉州),後發現,北有福山(一說福山非山名,是風水福山的意思;一說為山名,即今董奉山),據傳是回頭虎的風水福地,卒改閩州為福州至今。唐朝時的閩中,因閩中之主閩州改名福州隨而易名為福建,建字取自閩中早期第二大州建州而合成的。

五代十國時期,閩王王審知成立閩國,福州是閩國的首都,為閩府,閩語福州話成了官語,得到進一步的發展,有非常發達的書寫系統,而能百分百以古漢語書寫。開始有了強大的閩語文化的凝聚力,能與當時強唐分庭抗禮。此時閩南地區,因長期泥沙堆積,開始多出3平方華裏。王審知開始移山填海,在閩南泉州修築拓大子城,此後,共二十七次修築拓城直到清朝道光年,共歷時900多年,閩南泉州,從水澤變泉州陸地擴大30平方華裏。從閩越開始,福州直接管轄(泉州地)至到武榮州成立自理,為時886年。武榮州27年後改名為泉州。

清朝時,福州為福州府,府治福建以及台 灣。把大量閩人遷入台 灣以助發展,台灣此時成為福建九閩。

通行地域

閩語主要通行于福建、廣東、台灣和海南四省和浙江 省東南角,在個別地區有一些閩語方言島。外地人常稱福建話,泛指閩南話。閩語使用人口約8000萬,但閩民系有1億2000萬(粵東和香港澳門閩民系被粵語族群同化)。福建各大方言的分布,一是和歷史上的行政區劃有關;一是與江河的流域有關。 南朝唐宋等期間這些方言形成後,福建境內的行政區劃比較穩定,現有的方言分區和唐宋的州、軍,明清以來的府、 道大體是相應的。又因為在丘陵地帶,人們的聚落多是沿江河分布的,現有的方言分區又和省內幾條大江河的流域大體相當。

具體地點如下:

福建省的55個縣市:福州、閩侯、長樂、福 清、平潭、連江、羅源、閩清、永泰、古田、屏南、寧德、霞浦、周寧、壽寧、福安、柘榮、福鼎莆田、仙遊、同安、廈 門、金門、泉、晉 江、南 安、惠 安、永春、安溪、德化、漳 州、龍 海、長泰、華安、南靖、平和、浦、雲霄、東山、詔 安、龍 岩、漳 平、大田、尤溪、永安、三明、沙縣、將樂、明溪部分、建甌南平延平區(城關除外)、建甌建陽武夷山、松溪、政和、浦城(南部)。以上地區約佔全省面積的3/4。

廣東省東部的12個縣市:潮汕地區的潮州、澄海、南澳、潮陽、汕 頭、饒 平、揭 陽、揭西、普 寧、惠來;海陸豐地區的陸豐、海豐等,以及惠東、豐順、大埔等縣的一部分;雷州半島的湛江、遂溪、廉江、雷 州(原海康)、徐聞、吳川此外,主要通行粵語的中山和陽江、也有少數鎮、鄉說閩語,而電白區是閩語(出自莆田話)大縣,當中的"黎話"、"海話"合起來佔七成以上。

閩語分布圖閩語分布圖

海南省的15個縣市區:瓊山、海 口、文昌、瓊海、萬寧、陵水、三亞、五指山、瓊中、屯昌、定安、澄邁、昌江、東方(少數民族地區除外)、三沙。

台灣省的21個縣市中,除約佔人口2%的高山族地區說高山語,台北、彰化之間的中壢、竹東、苗傈、新竹等地和南部屏東、高雄的一部分地區,以及東部花蓮、台東的小部分地區通行客家語外,其餘各地的漢族居民都說閩方言,約佔全省人口的3/4以上。浙江省南部泰順、蒼南、洞頭、玉環等縣的大部分和平陽縣西部的少數地區,以及舟山群島普陀、嵊泗縣的一部分地區也說閩方言。

以上總計通行閩語的縣市約有 120 個以上。此外,江西省東北角的玉山、鉛山、上饒、廣豐等縣的少數地方,廣西壯族自治區中南部桂平、平南、北流等縣的少數地方,江蘇省宜興、溧陽等縣的少數地方,也有人說閩語。散居南洋群島、中南半島的華僑和華裔中,數百萬人祖祖輩輩也以閩語作為"母語"。在新加坡、馬來西亞、菲律賓、印度尼西亞、泰國、緬甸以及中南半島各國的華裔社區中,閩語也是主要的社會交際語之一。

分區

因閩語內部復雜,隻有大面積的調查,蒐集大量語料,才能更好說明閩語的特點,提出分區的依據以及研究其歷史演變和遷徙。閩語支內部差異巨大,各語言基本無法相互通話。通常分作五片;有些學者將其視為不同語言:

閩語按其語言特點大致分為5個主要的語言片:閩北語、閩東話、閩南語、莆仙話和閩中語。

閩東話

通行于福建省東部以福州為中心的閩江下遊地區和寧德市大部分地區、台灣省的馬祖列島、、東南亞的印尼、汶萊、馬來西亞的東馬(沙撈越州詩巫省有新福州之稱,通行閩東語)及西馬的實兆遠(有小福州之稱),和新加坡也有來自閩東移民講閩東方言;通常北美的福建話即指福州話。總使用者人數估計超過一千萬。在日本和歐洲的部分地區閩東語是主要的閩語。人們通常將福州話看做是閩東方言的代表語言。

閩南語

又稱"福建話"(Hokkien)、"台語",通行于福建省南部廈門、漳州、泉州、福建 新羅區、漳平、福清縣南部少數村落、寧德霞浦三沙至福鼎地區、浙江南部少數地區以及東南亞(東南亞華人部分講閩南話)、台灣的大部分地區。閩南語發源于福建閩南,現在以廈門腔作為標準腔(中國大陸與新加坡的廣播都是用廈門話Amoy)。

閩北語

通行于福建省北部建甌、建陽、南平(鄉區)、崇安(今武夷山)、順昌、松溪、政和、浦城(南部)等縣市,以建甌話為代表。

莆仙話

通行于福建省東部沿海的莆田、仙遊縣,泉港北部、東部、本來屬于莆田縣的新厝鄉在解放後被從莆田縣劃到福清。福清市漁溪鎮西部和南部本來屬莆田縣,稱為蘇田裏,東張鄉西部也本來屬莆田縣,稱為安香裏,該片明代末期清代初期從莆田劃入福清 。比如福清市漁溪鎮的東際、江山、柳厝、水頭等村的部分村,東張鄉的蘆嶺、金芝、雙溪等村的部分村,鏡洋鄉的後溪、善山等村的部分村,音西鎮的雲中村村,江陰鄉的莆頭村、小麥嶼、下石村的部分村,總計幾萬人。寧德霞浦大嶼鄉、比如大嶼鄉後門村,上千人。還比如福安縣下白石鄉幾千人。福鼎三都澳地區,比如福鼎縣沙埕鎮澳腰、釣澳、後港等村,上千人。仙遊縣口音與莆田略微不同,可以莆田話交流;莆仙話以莆田話為代表。

閩中語

通行于福建省中部永安、三明、沙縣,以永安話為代表。

分片標準

若依有(1)有無鼻化母音;(2)次濁聲母m、n、ng在口母音前念b、l、g可把閩語簡單的分為兩種:

其中(b)又有幾種情況:

語音

聲母

各地閩語的聲母比較一致,大都隻有15個,稱為"十五音"系統。不少聲母保留了上古漢語的特點:

a、沒有把來自重唇生母念作唇齒聲母f,古非敷奉聲母字口語中一部分讀為p-、讀書音則為h-(或x-),即所謂"輕唇歸重唇"。

b、古知徹澄聲母字,多讀t-、即所謂"舌上歸舌頭"。

c、古全濁聲母並奉定從澄群字多讀為不送氣清音聲母,少數讀為送氣的也很一致。

d、古匣母部分字閩方言口語讀為k-或零聲母。

e、古照組聲母字與古精組字混讀。

韻母

閩語各主要語言特征在韻母方面存在著較大的差別,主要表現為:

a、閩語的韻母不同程度地保留了古音中的鼻音韻尾和塞聲韻尾。其中閩南語保留較為完整,閩東語、莆仙話保留較少,閩北語和閩中話則幾乎已無塞聲尾韻而隻有鼻音尾韻了。

b、閩語中不同程度地存在著文、白異讀現象,閩南語特別突出,幾乎文、白兩讀各成系統。

c、閩語不少地區(尤其是閩南語)有豐富的鼻化韻。

d、閩語不少地區沒有撮口呼韻母。如閩南語中的廈門、潮州、台北等地都沒有y-韻。

e、閩語中部分地區存在著"雙韻尾"的現象,主要表現在閩東、閩北、閩中三個語言區。

聲調

閩語各地都有入聲調,聲調數目6~8個,以7個為多見。閩南語的潮州話有八聲:平、上、去、入各分陰、陽;閩北語(建甌話)有八聲,閩中話(永安話)隻有六聲:閩北是平、上不分陰陽,而去、入分陰陽;閩中是平、上分陰陽而去、入不分陰陽。七個聲調的地方遍布閩南語的廈門、台北、海南、浙南等地和莆仙話的莆田、仙遊,以及閩東語的福州、福安等地。閩語中還普遍存在著復雜的音變現象,其中閩南語、閩中話有相當整齊的連讀變調規律,閩東語、莆仙話在連讀時音變涉及聲母、韻母的變化。

特征

閩語雖然內部差異性大,主要表現在音韻方面,卻仍有不少彼此相通之處。

各閩語分支大多擁有大量的文白異讀、頻繁的連音變調,並且皆無唇齒咬合發聲的唇齒音f(海南話除外;亦有部分觀點認為,在閩東語的南片福清話中和北片的福安話,是存在 [f] 這個音素的,不過是[θ]的變體)。 此類字白讀多讀為雙唇音(重唇 p, b)。

多將中古的知組(知 [ʈ]、徹 [ʈʰ]、澄 [ɖ])讀為端組(端 [t]、透 [tʰ]、定 [d])。例如知ti5,陳tin5

閩語的這些特徵,體現了漢語古無輕唇音以及古無舌上音等諸多特點。

辭彙

閩語有一大批屬于本方言區常見而其他方言少見的語言詞。這些方言詞有兩個特點:一是繼承古代的語詞多,二是單音節詞多。例如 "卵"(蛋)。"目"(眼睛)、"塗"(泥土)、"曝"(曬)、"拍"(打)等等,都可以從古籍中找到出處、也都是單音節詞。此外、也有一部分閩方言詞借自外語。這些外來詞大都借自印度尼西亞-馬來語,形成了閩語辭彙中的獨特色彩,例如廈門話"雪文"(肥皂)來自sabon,"道郎"(幫助)來自tolong,"洞葛"(手杖)來自tongkat,"斟"(接吻)來自chium。也有一些來歷不易判明的方言詞,例如"揚"(抽打)等。

在閩語的五個片中,有許多語言詞是各片共有的,但也有不少方言詞隻存在于某一些地方。大致說來,在五個閩語片中,閩東、閩南、莆仙三個沿海片辭彙上比較一致,而閩北、閩中兩個片,則有不少和閩東、閩南、莆仙不一樣的語詞。

語音差異以外,如下表所示,各地辭彙差異較多,影響彼此交流。

辭彙對照表

類型

閩語

贛語
(南昌)

客 家話
(梅 州)

粵語
(廣州)

北京 官話
(北京)

日語
(東京)

閩東語
(福州)

莆仙語
(莆田)

(廣義)閩南 語

閩北語
(建甌)

閩中語
(永安)

閩南語
(廈 門)

潮州語
(汕 頭)

海南語
(海 口)

全語共通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漢字

閩語共通

筷子

筷隻、箸隻

筷子

筷子

鑊、

鼎、罐

鑊頭

(中華)鍋

雞卵

雞卵

雞卵

雞卵

雞卵

雞卵

雞卵

雞蛋

雞卵

雞蛋、雞春

雞蛋、雞子兒

鶏卵

內陸部客家語共

犬姆

狗母

狗母

狗母

狗母

狗嫲

狗嫲

狗婆

狗嫲

狗乸

母狗

雌犬

稻(粙)

稻(粙)

稻(粙)、稻子(粙仔)

稻(粙)

稻(粙)

早子

稻子

各語特有

汝各儂

汝輩

恁、您

恁、您

汝儂

你伙人

汝儕

你俚

你等人

你哋、你哋

你們

貴方達

琵琶兜壁

鳥翕

蜜婆

蜜婆

飛鼠、佛鼠

比婆

卑婆燕

檐老鼠

帛婆仔

飛鼠、蝠鼠

蝙蝠

蝙蝠

明旦

逢早

明旦日、明仔再

明起、明日

旦白

明朝

明朝

明日

天光日、晨朝日

聽日、聽朝

明天

明兒

明日

文法

①名詞附加成分的運用。

②人稱代詞單復數的運用。

③數詞"一"和指示詞"這"、"那"的省略。量詞前面的數詞"一"或指示代詞"這"、("那")在閩方言中往往可以省略,量詞直接與名片語合。例如潮州話:"張畫雅絕" (這張畫很漂亮),"隻雞肥死"(這隻雞很肥)。與此相關,指示"這"、"那"不能直接修飾名詞,如國語"這人很好"在閩方言說成"隻個人很好",不能說"隻人很好";同樣,"這書"也隻能說"隻本書",不能說"隻書"。

④ 形容詞-量詞-名詞的結構形式在閩方言各地普遍存在,但能和量詞直接組合的形容詞不多,最常用的是"大"和"細"(小)。例如廈門話"大隻牛"、"細泡燈"等。

⑤動詞"有" 的特殊用法。閩方言動詞"有" 的用法很多,其中之一是放在動詞的前面,表示完成時態。例如:福州話"我有收著汝個批"(我收到了你的信),廈門話"伊有食我無食"(他吃了我沒吃),台北話:"我有買"(我買了),潮州話"你有睇電影阿無?"(你看了電影沒有)。

賓語提前的現象比較常見。如"蘋果買兩斤"(買兩斤蘋果)的說法就很普遍。國語 "主語-動詞-賓語"的句式在閩方言中常加上一個介詞"共"(或"甲"),並把賓語提到動詞前面,例如"我共汝講"(我和你說)。

⑦動詞"去"常用作補語,表示動作行為已成為結果,相當于"已經"的意思,例如"飛去了"(已經飛了),"死去了"(已經死了),"碗破去了"(碗已經破了)。

⑧特殊的比較方式。閩方言的比較句有特別的結構,福建、台灣的閩方言多用"甲-較-形容詞-乙"表示,如廈門話"伊較懸(高)我",台北話"高雄較大新竹"。也有簡單一點的表達方式:"甲-形容詞-乙",如福州話"伊懸(高)我"。廣東省和海南省內的閩方言(潮州話、海南話)比較的方式略有不同:"甲-形容詞-過-乙"如潮州話:"牛大過豬"。閩方言的等式比較,常用形容詞"平"的重疊來表示"一樣",如"我共伊平平懸"(我跟他一樣高)。

⑨"把"字句的表達方式。閩方言"把"字句的表達方式是把賓語提到最前面,後面跟一個"共伊"(把它)即:"賓語-甲伊-動詞",閩南方言片各地普遍通行這種說法。

各地閩語

閩語主要通行于中國的福建、廣東、海南、和浙江南部,以及江西、廣西、江蘇、安徽四省的個別地區以及台灣東南亞及歐美各地零星分布,使用人口約8000萬。

福建

福建有55個縣市使用閩語,佔全省面積的3/4:福州、閩侯、長樂、福清、平 潭、連江、羅源、閩清、永泰、古田、屏南、寧德、霞浦、周寧、壽寧、福安、柘榮、福鼎莆田、仙遊、同 安、廈 門、金 門、泉浦、雲霄、東山、詔安、龍 岩、漳 平、大田、尤溪、永安、三明、沙縣、將樂、明溪部分建甌、南平(城關除外)、建甌建陽、武夷山、松溪、政和、浦城(南部)。

台灣

台灣有16個縣市使用閩語:金 門縣、連江縣、台北市、高雄市、台中市、台南市、基隆市、嘉義市、新北市、桃園市、彰化縣、雲林縣、屏東縣、宜蘭縣、南投縣、澎湖縣(少數民族地區除外),大約1500萬人。閩南語迄今仍為台灣第一大母語、及使用量第二的語言。根據2009年中華民國年鑒,台灣大概有73%的人會使用閩南語

由于該地域曾為日本殖民地,因此部分語言已融入日語現代標準漢語用法(如:台灣稱煤氣為瓦斯(Gas)從日文發音"ガス,Gasu"而來、機車(Autobike)稱為"歐都邁"(日語:オートバイク,羅馬字:Ōtobaiku)等,而閩南語也音近日語),甚至彼此影響而形成台灣國語。為了區隔此不同也有稱為台灣閩南語或台語。

廣東

廣東粵 東地區有12個縣市使用閩語,分別是:潮 汕地區的汕頭、潮州、澄海、饒平、南澳、揭陽、揭西、普寧、惠來、潮陽、汕尾、海豐、陸豐,以及惠東、豐順、大埔的一部分。

另外,粵西地區的7個縣市使用閩語:湛江、遂溪、廉江、雷州、徐聞、吳川、電白;以及茂名茂南區,陽西縣一部分。

此外,主要通行粵語的中山市的沙溪、大涌、張家邊、三鄉鎮亦有少量閩語人口分布;惠東縣的吉隆、稔山等鎮;陽西縣的儒洞,上洋等鎮;豐順縣的湯坑、留隍鄉鎮;茂南區鰲頭,袂花鄉鎮等。大約 2100萬人。

海南

海南有15個縣市使用閩語:海 口、瓊山、文昌、瓊海、萬寧、陵水、三 亞、崖縣、瓊中、屯昌、定安、澄邁、昌江、東方(少數民族地區除外)、三沙,大約500萬人。

浙江

明末清初有部分泉州人流入溫州府南部的泰順、蒼南、洞頭、玉環、平陽西部等地。在太平天國戰爭之後,浙南閩語人口又流入浙東舟山群島普陀、嵊泗部分地區,以及浙西湖州西北部山區。

方言島

太平天國戰爭之後,浙南閩語人口除流向本省其他地區之外,一部份也播遷至蘇南宜興溧陽山區以及皖南宣州、徽州山區。但這些人對外都使用當地方言,隻有內部才使用閩語。此外,江西的玉山、鉛山、上饒、廣豐等地,廣西的桂平、北流等地亦有閩語人口分布。

香港

香港2004年總人口685.4萬,福建籍(含鄰近潮汕) 約160萬,佔香港總人口23.5%。在歷代以至現今的人口普查中以福建話學術名為閩南 話,香港、東南亞稱閩南 話為福建話,閩東話為福州話)為母語的約潮州話的1.7倍(參香港粵語),而香港的廣東人更多來自珠三角而非潮州以及客家地區,閩東話的人口則比上海話更少,列入其他方言的選項,香港的閩民系以閩南 語、莆田話、潮州 話、閩東語為母語。跟據歷代以至現今的語文資料,以及政府公布以至全國政協省籍成份資料,香港最大的民系為廣府人(特別是廣州人),其次為閩南人,第四大則為潮州人,閩東人則不在五甲之內,但香港亦有一定數量的閩東人。早期香港語言情況較為復雜,但隨逃港潮,大量粵語廣州話人口進入香港,使香港廣州話成為最多人使用的方言,而且達到一定高的比例,香港政府決定以粵語廣州話作為香港通用語,香港在教育、廣播、政府部門隻使用粵語廣州話,不少閩語人口及其後代在廣州話成為香港官方的通用語後放棄閩語,令50歲以下的閩語人口絕大多數都變成粵語廣州話人口,雖然不少仍懂得聽閩語,但很多都不懂得說閩語,很多連一句簡單的閩語句子亦說不出來,大多像各省籍的香港人一樣以中英夾雜的港式粵語與父母或祖父母的閩語溝通,很多在中學中文堂(香港的中文科即廣州話為本的中文)時亦學會粵語正音以應付考試(特別是中文會話科),隻有較少比例對語文有興趣的年輕人口的懂流利閩語,很多5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仕亦改以廣州話和子女溝通,但50歲以上的閩籍港人很多都懂得閩語,不過部份因長年沒說閩語而有些生疏,對閩文化較重視的人口以及年紀較大的人仕仍以閩語作為母語,他們保持閩南習俗如信奉天後等,在說起廣州話的時候或有閩語口音。部份中老年原籍福建或潮州的閩語人口,與較不相熟的同鄉說話時以大多廣州話溝通,但與非常相熟的同鄉以及近親溝通時不少50歲以上人士仍以閩語溝通。五十年代,香港市區有來自中國南方北方各民系各語系的語言,但都以粵語和閩語為主,六十年代末期,香港化運動後,各民系(包括閩民系)都迅速轉以廣州話作為交流語以至日常生活的第一以至第二語言。而以閩南人為大多數的國家如新加坡以及台灣等地亦推廣國語,國語亦是多數華人的通用語,很多閩民系的後代的國語比閩語更好,而香港的廣州話以外各方言已經變得很式微,但在歷屆的人口普查中,福建話的人口在華語中隻比廣州話低,因為祖籍閩南人口基數是在廣府人以外中最大群體,在六十年代以前,在香港市區亦經常會聽到閩南話。

香港的福建籍人口在民國以及二戰後曾接近總人口的40%,但逃港潮人口中絕大部份來自廣東各地區,廣東省以外的人口比例一直下降,但各省籍的人士亦有把家屬申請到港,因為福建籍人口在民國合法移民大約佔總香港人口的40%,所以申請來港者亦大約有40%為福建籍(但在60年代香港人口即以廣東籍為大多數,因為逃港人口已達總人口的30%,但逃港者居港權未定,在1980年以前極少有逃港者成功把親屬申請到港,家屬移民以民國時來港的廣東福建籍人口為主),加上福建籍人口亦有從東南亞新加 坡等地遷居,人口下降得沒其他省籍人口快,現今社會各界上流、富豪以及非常重要的人物才可參加的全國政協委員,福建籍的亦佔1/4以上,香港的福建籍人口由民國時代的接近40%一直下降至現今的25%。由香港移居外國(如歐美)的福建籍人口,特別是五十歲以下的人士,他們大多數以廣州話在外國溝通。其他省籍的總人口比例亦一直下降。香港人口普查語言分類以及全國政協委員比例大可代表了各族群在港的人數,在廣東籍以外的主要為福建籍,其次則為浙江籍、江蘇籍以及山東籍。

海外

東南亞

歐美,非洲,亞洲其他各國

語言定位

中 國和西洋是兩個完全獨立、截然不同的文明,中國文明講"合",西洋文明講"分"。反映到語言的分類(或歸屬、定位)上,即西方人認為語言是人與人的交流工具,因此,隻要彼此聽不懂,便可定義為兩種分別的語言。而中國人認為語言是一個民族的體現(請註意西方人強調"人與人",是"分";而中國人強調"族與族",是"合"),因此同一個民族使用同一種語言,漢民族是一個統一的民族,故漢語是一個統一的語言。故中國認為閩語是漢語的一個分支。

如果完全按照西方的標準,即"隻要彼此聽不懂,便可定義為兩種分別的語言",那麽五種閩方言都不能互相通話,甚至閩南語底下的次方言間都有完全不能通話的。閩語就不能被定義為一種方言,各種閩方言都可以成為獨立的語言了,所以不能簡單的用西方的"先進標準"來套用閩語。

事實上,即使是西方自己也不能按照其自己的"先進標準"來要求自己,比如,葡萄牙語西班牙語是可以溝通的,瑞典語丹麥語挪威語也可以互相溝通,但是它們仍被認為是不同的語言。 可見,連西方自己都無法落實的標準,中國人民大可不必在意。在科學合理的前提下護守自己的固有文化、固有文明才是我們該有的態度。

差異

閩中閩北地區,向來有十裏不同音的說法,有的甚至僅相隔一山便無法對談。通常越往沿 海地區移動,隨著交通的便利和受官 話、普通 話影響,口語的互通程度就越高。

閩南地區的泉 州、廈 門、漳 州,和台 灣、東南亞閩南語可以彼此溝通(閩台片),

福州話不僅在福州(福州十邑)與海外(東南亞、日本、北美)福州人社區之間可以順利溝通,與鄰近的寧德話也相近,但與閩南語互相溝通不大。

研究史

福建地區在唐宋時期曾是漢語音韻學興盛的地區之一。兩部早期韻圖韻鏡》和《七音略》都跟福建人有著很密切的關系(《七音略》由莆田鄭樵刊印,《韻鏡》的刊印者三山張之麟可能是福州人,福州別稱三山,不過也有別的地方別稱三山的)。但唐宋時期人們關心的隻是如何解釋《切韻》,而對方言口語並不關心。明清時期,出現了第一部閩語韻書--《戚林八音》,該書記載了18世紀福州話的音系。此書對閩語韻書影響甚大,閩南韻書所用十五音實則《戚林八音》首創,後來《建州八音》等閩北、閩東地區韻書也受到《戚林八音》很大的影響。廈門、福州、汕頭、海南、台灣等地開埠後,西方傳教士紛至沓來,開始用西方語言學理論來描寫、解釋閩南縣語。小川尚義在20世紀初調查了台灣的方言。 30年代,中國學者用現代語言學理論描寫、解釋閩南語的著作日益增多(例如《閩音研究》)。1950年代是兩岸方言調查的一個高峰期,同時海外亦有《四個閩南方言》的出版。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