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恩澤

閔恩澤

閔恩澤(1924.2.8-2016.3.7),四川成都人,祖籍浙江,石油化工催化劑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英國皇家化學會會士,200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得主,感動中國2007年度人物之一,是中國煉油催化套用科學的奠基者,石油化工技術自主創新的先行者,綠色化學的開拓者,被譽為"中國催化劑之父"。

1946年,閔恩澤畢業于國立中央大學;1951年,獲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博士學位;1955年,進入石油工業部北京石油煉製研究所工作;現為資深院士、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高級顧問。

閔恩澤主要從事石油煉製催化劑製造技術領域研究,20世紀60年代主持開發了製造磷酸矽藻土疊合催化劑的混捏-浸漬新流程通過中型試驗,提出了鉑重整催化劑的設計基礎,研製成功航空汽油生產急需的小球矽鋁催化劑,主持開發成功微球矽鋁裂化催化劑。20世紀80年代開展了非晶態合金等新催化材料和磁穩定床等新反應工程的導向性基礎研究。1995年,閔恩澤進入綠色化學的研究領域,策劃指導開發成功化纖單體己內酰胺生產的成套綠色技術和生物柴油製造新技術。

2016年3月7日上午5時5分,閔恩澤先生因病于北京逝世,享年93歲。

  • 姓名
    閔恩澤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924年2月8日(甲子年)
  • 職業
    催化劑之父
  • 畢業院校
    國立中央大學,俄亥俄州立大學
  • 主要成就
    2007年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 籍貫
    四川成都
  • 逝世日期
    -

​人物生平

1946年,國立中央大學(49年更名南京大學)化學工程系(現南京工業大學)畢業;

1951年,獲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博士學位;

1955年10月,學成回國;

閔恩澤院士閔恩澤院士

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學部委員);

1993年,當選為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

1994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

曾任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研究室主任、主任工程師、副總工程師、總工程師、副院長、首席總工程師、學術委員會主任等職,現為資深院士、中國石化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高級顧問,北京油化縱橫能源研究院高級顧問,石油人文化俱樂部顧問。

研究領域

閔恩澤院士主要從事石油煉製催化劑製造技術領域研究,是我國煉油催化套用科學的奠基者,石油化工技術自主創新的先行者,綠色化學的開拓者。

閔恩澤院士閔恩澤院士

20世紀60年代初,他參加並指導完成了移動床催化裂化小球矽鋁催化劑,流化床催化裂化微球矽鋁催化劑,鉑重整催化劑和固定床烯烴疊合磷酸矽藻土催化劑製備技術的消化吸收再創新和產業化,打破了國外技術封鎖,滿足了國家急需。

20世紀70年代,他指導開發成功的Y-7型低成本半合成分子篩催化劑獲1985年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他還開發成功了渣油催化裂化催化劑及其重要活性組分超穩Y型分子篩、稀土Y型分子篩,以及鉬鎳磷加氫精製催化劑,使我國煉油催化劑迎頭趕上世界先進水準。

20世紀80年代以來,他主持的"環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學和反應工程"項目推動了我國綠色化學研究的廣泛開展,"非晶態合金催化劑和磁穩定床反應工藝的創新與集成"獲得2005年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

20世紀60年代開發了製造磷酸矽藻土疊合催化劑的混捏-浸漬新流程;通過中型試驗提出了鉑重整催化劑的設計基礎;研製成功航空汽油生產急需的小球矽鋁催化劑;又為重油加工,開發了微球矽鋁裂化催化劑;以上催化劑都已投入生產。70-80年代領導了鉬鎳磷加氫催化劑、一氧化碳助燃劑、半合成沸石裂化催化劑等的研製和開發,也均投入生產和套用。1980年以後,他指導開展新催化材料和新化學反應工程的導向性基礎研究,其中新催化材料有:層柱粘土、非晶態合金、負載雜多酸、納米分子篩等;新化學反應工程有:磁穩定床、懸浮催化蒸餾。在這些研究的基礎上,已開發成功己內酰胺磁穩定床加氫、烯烴與苯烷基化的懸浮催化蒸餾等新工藝。他進入綠色化學的研究領域,曾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九五"重大基礎研究項目"環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學和反應工程"的主持人。他還擴展至開發化纖單體己內酰胺的製造技術,正開發新的工藝,己取得長足進展。

主要貢獻

催化劑之父

突破催化劑的國際封鎖

1955年10月,在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化學工程系獲得博士學位後並工作4年的閔恩澤沖破道道封鎖回到了闊別8年的祖國。回國之初,很多單位都不敢接受從美國回來的人,接連吃了幾次閉門羹。閔恩澤說,他很感謝當時石油工業部的部長助理徐今強,分配他們去當時正在籌建的北京石油煉製研究所。從此,他的人生和祖國煉油催化事業的發展緊密相連。當時,我國煉油所用的催化劑,依靠從前蘇聯進口,對于這一領域的研究還是空白。

閔恩澤院士閔恩澤院士

"那時候各方面條件都很艱苦,實驗室是向當時的北京石油學院借的幾間平房。"閔恩澤回憶說。實驗設備也隻有從大連石油研究所搬來的幾件舊設備,試驗裝置要靠自己製備。更棘手的是,國內沒有現成可循的技術資料。不過閔恩澤認為,落後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落後而不爭氣的頹廢習氣。他滿懷信心地組織大家製訂建組規劃,設計實施方案。他親自出去購買材料,添置設備,選拔人才。僅僅幾個月,就建立起一個初具規模的中型試驗裝置。當時,他們隻有幾個人,就邊學邊幹起來了。沒有技術資料,他組織大家收集國外有關學術論文、專利文獻、產品說明、廣告圖片,從多方面掌握國外技術發展情況,然後結合我國實際,製訂自己的研究計畫,摸索試製國內需要的催化劑。他們為查閱資料,摘錄筆記,度過不知多少不眠之夜。經過幾年艱苦的努力,閔恩澤和他的助手們在大連石油研究所等兄弟單位的配合下,幾種主要石油煉製催化劑,陸續研製成功,投入工業生產。

1959年,蘇聯援建的我國現代化100萬噸/年蘭州煉油廠投產,其中有一套移動床催化裂化裝置是核心,它把重油二次轉化為航空汽油,所用的移動床小球裂化催化劑一直從前蘇聯進口。上世紀60年代初,中蘇關系緊張後,蘇聯開始以次品供應。"1960年開始,蘇聯逐步減少以至最後停止了對我國的催化劑供應,當時庫存的催化劑隻能維持一年,直接威脅到我國航空汽油的生產,情勢十分嚴峻……"石油工業部的老部長餘秋裏在回憶錄中寫道,"我把研製催化劑的重擔,交給了石油科學研究院從美國回來不久的閔恩澤同志……"

閔恩澤,臨危受命,全身心投入其中,立即組織專題組開展催化劑的研究和開發;參加工廠設計,確定工藝、設備選型;最後擔任工廠開工副總指揮。那些日子,他吃在現場,住在辦公室,每天8點開始工作,一直忙到夜裏1點多,接著又開碰頭會,通常都是凌晨兩三點才休息。閔恩澤決心不辜負黨和政府對自己的信任和期望,用艱苦的勞動去開墾這片廣闊的處女地。早在1948年,閔恩澤在美國第一次看到催化裂化裝置,看到那黑褐色的原油神奇地變成清亮透明的汽油,當時他除了驚奇,隻有感慨:中國何時能建成這樣的裝置?讓他未料到的是,十多年後他卻在研究這套裝置的小球矽鋁裂化催化劑。在試驗過程中他經常與危險擦肩而過,第一次試運轉就發生了掉帶事故,閔恩澤親自鑽進高溫烘烤的幹燥室,後來他指導設計了自動調帶裝置,才將問題解決。由于技術、經驗等方面的不足,他和同事們在幾間非常簡陋的小平房裏冒著危險,反復試驗,失敗、再試驗、再失敗……其間,閔恩澤常用毛澤東主席的話來激勵自己也鼓勵大家,"在戰爭中學習戰爭"、"失敗和挫折教育著我們,使我們變得聰明起來",邊學習、邊實踐、邊總結,從試驗到失敗,從失敗再到試驗,在探索中摸索前進。

閔恩澤院士閔恩澤院士

經過3個多月的艱苦奮戰,克服了一個個難關之後,終于實現了試生產的成功,生產出了我們自己的高質量的小球矽鋁催化劑。此時,離催化劑庫存告罄僅有兩個月時間。催化劑供應及時得到了保證,中央領導人和石油部領導的心,就像一塊石頭落了地!問題解決了,試生產成功了,閔恩澤卻病倒了。回北京之後,在一次過敏性鼻炎的體檢中,醫生驚訝地發現,閔恩澤已經患上了肺癌,需要動大手術!就在閔恩澤還不到40歲的時候,無情的病魔奪去了他的兩頁肺和一根肋骨!

大病初愈,他爬幾層樓梯都會氣喘吁吁,閔恩澤探索的腳步卻並未停止。在之後的幾年裏,他又接連攻克了重重難關,研製出了我國煉油工業急需的磷酸疊合催化劑和鉑重整催化劑等。就在這些成就的帶動下,一批催化劑工廠、煉油廠拔地而起,很大程度上奠定了我國煉油催化劑發展的基礎。之後,我國煉油催化劑品種不斷豐富和齊全,並形成系列,不但大大滿足了國內煉油生產的需要,而且屢次在國際舞台上嶄露頭角,我國也逐漸成為世界少有的裂化催化劑供應商之一。

綠色化工時代

20世紀90年代初,發展綠色化學、減少環境污染越來越成為普遍的心聲,這時的閔恩澤雖然已經年近七旬,但他依然走在科技發展最前沿。站在歷史的高度,他深感對子孫後代的責任重大,開始致力于把催化科技套用于綠色化學中去,把自己的催化劑研究從石油煉製領域擴展到石油化工的有機化工原料以及化纖單體領域。

閔恩澤院士閔恩澤院士

1995年,閔恩澤擔任中國科學院化學部《綠色化學與技術--推動化工生產可持續發展的途徑》咨詢課題組長,組織調研活動,主編出版調研文集《綠色化工技術》,並提出發展我國綠色化學的建議。同年,他又擔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與中國石化集團公司聯合資助的"九五"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大項目《環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學和反應工程》的項目主持人。閔恩澤高瞻遠矚的學術把握、精心的指導和兢兢業業的敬業精神使這一重大項目取得了圓滿的成功。

為解決國內對己內酰胺這一重要化纖原料的迫切需求,中國石化在20世紀90年代後期相繼耗資25億元、35億元,引進以苯和甲苯為原料生產己內酰胺的裝置各1套,在巴陵分公司和石家庄化纖公司生產。到了2000年,由于多種原因,兩套裝置年虧損近4億元,急需扭虧為盈。

閔恩澤參加中國石化技術服務小分隊,去巴陵分公司技術咨詢後,又主持石家庄化纖公司己內酰胺現場診斷,提出建議;以企業為創新基地,產學研相結合,動員全國優勢單位和人才,聯合攻關,僅用了7億元進行工藝改造,把兩套裝置的生產能力由原來的5萬噸/年分別提高到14萬噸/年、16萬噸/年,提高了產品質量,實現扭虧為盈,而且徹底消除了引進技術帶來的嚴重環境污染,從而開啓了中國的綠色化工時代。面對多方贊譽,閔恩澤真誠地說:"能把自己的一生與人民的需求結合起來,為國家的建設作貢獻,是我最大的幸福。"

新世紀以來,閔恩澤依然精神飽滿,進入綠色化學中的生物物質資源利用新領域,利用油料作物發展生物柴油。這一產業的發展不但可以降低對進口石油的依賴,減少汽車尾氣對空氣的污染,還可以減少二氧化碳的排放、保護環境,並可以支援"三農"問題。

作為戰略科學家,閔恩澤非常關註和熟悉國際科技前沿,並始終站在世界石油化工科技的前沿。20世紀90年代初,他就提出發展我國綠色化學的建議,並指導開發成功多項從源頭根治環境污染的綠色新工藝。21世紀以來,他進入綠色化學中的生物質資源利用新領域,指導學生開展利用油料作物發展生物柴油的生產工藝研究。已開發成功高壓醇解生物柴油生產新工藝,建成2000噸/年的中試裝置。

綠色化學領域

在他的簡歷上,記者看到一條清晰的創新軌跡:1960年,他捧出質量優于國外產品的小球矽鋁裂化催化劑;1981年,他研究開發成功半合成分子篩裂化催化劑;1995年起,他擔任"環境友好石油化工催化化學和反應工程"項目主持人……

問及創新的感受,他毫不猶豫地告訴記者:"思考催化劑的問題是快樂的;當想出一個好的解決方法時,也是快樂的;當課題最終取得成功時,那更是快樂的。"

如今,這位80多歲的長者,其關註點早已放到綠色化學領域。採訪中,他和記者提及最多的是"如何把綠色化學擴展到開發生物柴油和生物質化學品新領域"。他指出:"生物柴油是替代石油柴油的清潔燃料之一。而要使其能在市場競爭中立足,還要配套開發高附加值的生物化學品。世界各國生物柴油的發展步伐快得不得了,我們必須抓緊。"

閔恩澤院士閔恩澤院士

"我們不僅要急起直追,而且要爭取技術領先權易于我手。在別人屁股後面跑,永遠超不過人家。"他說。

閔恩澤正籌劃兩件大事:一是把50多年的自主創新案例寫下來,以便于後來者學習培養創新型人才;二是探索利用生物質資源生產車用燃料和有機化工產品,迎戰油價飆升和大量進口石油的考驗。他的研究成果無疑將恩澤後世。

催化劑是一種它能夠加速反應速率而自身不改變的物質。它能夠誘導化學反應發生改變,而使化學反應變快或者在較低的溫度環境下進行化學反應。作為石油化工領域著名的催化劑專家,閔恩澤用自己的科學創新思維催化著石油化工的突飛猛進,用自己的智慧催生著艷麗的科技之花。

個人榮譽

2007年,獲十大科技英才獎。

2008年1月8日,在2007年度國家科技獎勵大會上,獲得2007年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

2008年2月17日,被評為 "2007年度感動中國人物"。

2012年5月21日,被評為"2012年度南京大學傑出校友"。

2012年5月26日,被東南大學評為有突出貢獻的傑出成就校友。

2013年3月29日,被評為第一屆"石化盈科杯""感動石化"人物。

論文與專利

二十多年來,閔恩澤院士在國內外共申請發明專利205件,已授權140件(國外授權32件);出版專著6部,發表論文233篇,其中SCI收錄78篇;先後獲得國家科技獎8項及全國科學大會先進工作者等榮譽稱號。

創新不止

晶態型的雷尼鎳催化劑

有一種神奇的物質,在它的作用下,能更快更多地生產所需要的產品,1835年,一位瑞典化學家將這種神奇的物質命名為"催化劑"。在過去的半個多世紀,中 國石油煉製和石油化工領域,催化技術不斷發生巨大變化。20世紀50年代,我國石油煉製催化劑領域還是一片空白,如今,國產催化劑早已躋身國際先進行列。

閔恩澤 院士閔恩澤 院士

這其中的一些重大創新和變化,幾乎都無法繞過閔恩澤的名字。

"非晶態合金催化劑和磁穩定床反應工藝的創新與集成",這是2005年國家技術發明獎唯一的一等獎。此前,該獎曾連續6年空缺。這23個字,記者每次重復都覺得有些拗口,幸好對面這位總設計師始終和藹慈祥。

自1925年以來,晶態型的雷尼鎳催化劑一直在有機合成中廣泛使用,技術趨于成熟,技術進步十分緩慢。將雷尼鎳的科學知識基礎由晶態轉為非晶態,由攪拌釜改為磁場控製的磁穩定床,這是原始創新和繼承創新。

這項創新帶給閔恩澤很多啓示,"最重要的是,我對自己增強了信心。這項創新的思路和概念完全是我們自己的,是經過我們二十年的努力。它證明,中國科技人員有能力自主創新。"

人物言論

作為200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得主,2008年1月8日,他從胡錦濤總書記手中接過殷紅的獎勵證書。站在人民大會堂大禮堂主席台中央,他看起來依然平靜又謙遜。他用一生未改的四川鄉音說:"這成績是屬于大家的。""把自己的一生與國家的建設、人民的需要結合,是我最大的幸福。"

閔恩澤院士閔恩澤院士

閔恩澤回憶起接受胡錦濤總書記頒獎時的情景充滿了幸福感。他欣喜地說,我很幸運,這是黨和國家給予科技人員的最高榮譽,反映了黨和國家對科技事業的高度重視,對科技人員的親切關懷。"我隻是個上台領獎的代表,這個獎項是全國幾代石化人集體智慧的結晶。我很幸運,50多年來祖國石油工業的興旺發展,為我提供了發展專業、施展才華的大好機會。事實證明,我50多年前回國是正確的選擇。"

責任驅動

當記者問他:"您一生都在不斷追求創新,其中最大的驅動力是什麽?"他回答:"責任。"在他看來,一個人做的事,能夠和國家強盛、民族命運聯系在一起,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1948年,他在美國第一次看到催化裂化裝置,看到那黑褐色的原油神奇地變成清亮透明的汽油,當時他除了驚奇,隻有感慨:中國何時能建成這樣的裝置?

但讓他未料到的是,12年後他卻在研究這套裝置的微球矽鋁裂化催化劑,而當時,國外對這種催化劑的製造技術嚴密封鎖。

1964年,他研製出小球矽鋁裂化催化劑。當時我國面臨的情況是,國外不再向我們提供小球矽鋁裂化催化劑,沒有小球矽鋁裂化催化劑,就不能生產航空汽油,我們的戰鷹面臨飛不上藍天的危急局面。

閔恩澤院士閔恩澤院士

他不僅把一生的興趣都和國家需求緊密結合。"責任"也體現在他工作生活的一點一滴。

時至今日,學生宗保寧仍記得做博士論文時的一件事。當他的論文一遍遍地被退回,他忍不住賭氣地說:"不寫了,我和您的寫作風格不一樣。"閔恩澤說:"不是風格不一樣,是水準不一樣。"嚴師出高徒。如今,宗保寧已是中國石油化工科學院副總工程師。

因為"責任",閔恩澤的心中自有論文達標的杠。因為"責任",他記得每個學生、每個學生的孩子的生日。也因為"責任",他生平最討厭說話不算數、不講額度的人。

閔恩澤閔恩澤

這些年,他一直還有一個最大的心願,他告訴記者說:"我真希望能培養出更多、更好的催化領域的攀登者。這個責任很重。"因為他認識到,"做科研,不僅要有信念、有方法,還要發揮優勢各盡所能,要講團隊精神團結協作。"

雄關險道,今又從頭。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閔恩澤繼續用他的智慧、執著和愛國情懷,在催化領域裏燃情未來。

人物軼事

"又辣又愛"

每當北京有一家新的川菜館開張,閔恩澤都忍不住要立刻趕去。他喜歡吃川菜,尤其喜愛"麻辣燙"。他還詼諧地用"麻辣燙"來比喻創新的體會:"創新好似吃'麻辣燙',又辣又愛。堅持下去,終獲成果!"

"又辣又愛"道盡創新苦與樂,"堅持下去"折射人生盡執著。就在老人的講述中,記者的思維又一次在時空中穿梭,由近及遠,由遠及近。

閔恩澤閔恩澤

邊學習、邊實踐、邊革新,1960年,閔恩澤等開發成功獨特的混捏-浸漬法製備磷酸矽藻土催化劑,生產出合格的磷酸矽藻土疊合催化劑,其耐水性超過進口催化劑,且價格便宜。這背後是他們近5年的努力。

1964年5月,小球矽鋁裂化催化劑正式投產。投產期間,他也親自到現場主持製定試生產方案和操作規程,甚至食宿都在現場。這背後,是他們4年的堅持。

"非晶態合金催化劑和磁穩定床反應工藝的創新與集成",這更是一個集體為之探索20年的成果,既沒有現成的模式,也沒有可以借鏡的經驗,閔恩澤感慨:"中間的曲折坎坷實在太多了。但堅持到底,所有問題都解決了。"

午後的冬陽照進他的書房,也落在他的身上,讓人的心情感到格外燦爛、溫暖。

這是來自他最親的人的評價--

同是中科院院士的夫人陸婉珍這樣評價,他能取得一些成績,並不是他比別人聰明,隻不過是他一輩子都在不停地鑽研這件事。女兒說:"他的腦子比較單純,一天到晚就在想他那個催化劑的事。"

而他自己,則笑呵呵地對記者說:"就像《西遊記》一樣,取經要經過九九八十一難,唐僧就很執著,碰到再多困難,也沒有動搖他取經的決心,最後終于到了西天,取得真經。"

個人生活

恩愛的院士伉儷

閔恩澤夫人陸婉珍,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的分析化學家。

傍晚時分,北京西北一隅的中國石化石油化工科學研究院內,經常可以看到兩位老人攜手散步,林蔭路上留下他們斜長的身影。這兩位看起來很平凡的老人就是兩院院士閔恩澤和他的夫人陸婉珍院士。在我國科學家陣容中,夫妻院士並不多見,而閔恩澤與陸婉珍就是一對獲得過我國工程科技界最高榮譽的恩愛伉儷。

閔恩澤院士和夫人陸婉珍在一起閔恩澤院士和夫人陸婉珍在一起

1950年,閔恩澤與當時已經是博士後的妻子陸婉珍走上了紅地毯,跨進了婚姻的殿堂。閔恩澤與陸婉珍是中央大學學習時的同班同學。陸婉珍喜歡數理化,數學一直全班第一,她的理想是當"中國的居裏夫人",對個人問題並不重視。所幸緣分一直跟隨著他們。後來,兩人一前一後赴美國留學。

1951年7月讀完博士以後,閔恩澤和妻子都參加了工作,在當時,兩個博士的收入是相當可觀的。對于這時的閔恩澤來說,生活已經相當優越了,但在他心裏,"出去是為了學有所成,學成了就回來"。這時,抗美援朝戰爭爆發了,國際局勢日漸緊張,美國政府限製理、工、農、醫等專業的人才離開美國國境,回國之路變得異常艱難。甚至有美國人諷刺說,回國,就等于拿腦袋往石頭上撞。盡管如此,閔恩澤和夫人一方面在工作中努力鑽研先進科學技術,收集各種技術資料,為參加新中國建設作準備;一方面為取得回國簽證進行不懈的鬥爭,一直沒有停止歸國的腳步。終于,他托朋友在香港找了一份工作,到了查濟民先生在香港創辦的中國染廠當研究室主任,條件是9個月以後輾轉回大陸。1955年10月,閔恩澤終于偕妻子一起跨過羅湖橋,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閔恩澤

小行星命名

2011年5月3日,4位在學術上造詣精深、貢獻巨大的中國科學家獲小行星命名。他們是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得主物理學家黃昆(已故),肝髒外科專家吳孟超,小麥育種專家李振聲及化工催化劑專家、綠色化學開拓者閔恩澤。

閔恩澤

全國政協副主席、科技部部長萬鋼,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分別向吳孟超、李振聲、閔恩澤本人和黃昆的代表頒發小行星命名證書和小行星運行軌道圖。

小行星命名是世界公認的一項殊榮,具有嚴肅性、唯一性和永久不可變更性。以黃昆、吳孟超、李振聲、閔恩澤名字命名的小行星是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施密特CCD小行星項目組發現並獲得國際永久編號,經國際天文學聯合會小天體命名委員會批準而正式命名的。

2010年9月23日國際小行星中心發布公報,將第30991號小行星永久命名為"閔恩澤星"。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