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羅宣言 -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時期中美英發表宣言

開羅宣言

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時期中美英發表宣言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1943年,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曙光初露的時候,中美英三國首腦蔣中正、羅斯福、丘吉爾于1943年11月22日至26日在開羅舉行會議(即:開羅會議),此後的1943年12月1日,美國白宮發表宣言,宣示了協同對日作戰的宗旨,承諾了處置日本侵略者的安排。這就是有名的《開羅宣言》。

  • 中文名稱
    開羅宣言
  • 外文名稱
    Cairo Declaration
  • 地點
    開羅
  • 時間
    1943年12月1日

基本簡介

1943年11月,中國美國英國三國首腦在埃及首都開羅舉行的盟國首腦會議。在就《開羅宣言》草案討論中,中英代表進行了頗為激烈的爭論。英國代表賈德幹說,宣言草案中對日本佔領的其他地區都提“應予剝奪”,惟獨滿洲、台灣和澎湖寫明應“歸還中華民國”。他建議,為求一致,將滿洲、台灣和澎湖也改成“必須由日本放棄”。中國代表王寵惠反駁道,全世界都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戰是由日本侵略中國東北而引起的,如果《開羅宣言》對滿洲、台灣、澎湖隻說應由日本放棄而不說應歸還哪個國家,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都將疑惑不解。他反對賈德幹的修改意見。賈德幹辯解道,草稿中的“滿洲、台灣和澎湖”之上,已冠有“日本奪自中國的土地”的字樣,日本放棄之後,歸還中國是不言而喻的。王寵惠據理力爭,他說,外國人對于滿洲、台灣和澎湖,帶有各種各樣的言論和主張,英國代表想必時有所聞,如果《開羅宣言》不明確宣布這些土地歸還中國,而使用含糊的措詞,那麽,聯合國家共同作戰和反侵略的目標,就得不到明確的體現。《開羅宣言》也將喪失其價值。美國代表哈裏曼贊成王寵惠的意見,賈德幹陷于孤立。結果,英方未能就宣言草案這一實質問題進行修改,隻是對美方草案作了一些非實質性的文字上的改動,將宣言初稿此段文字表述為:“被日本所竊取于中國之領土,特別是滿洲和台灣,應歸還中華民國”,這樣就刪去了美方文本中語氣較強的“背信棄義”和“理所當然”兩個片語。丘吉爾本人又對宣言草案文字進一步做了修改。

開羅宣言開羅宣言

經過當天認真討論,《開羅宣言》草案經中、美、英三國首腦一致同意後,正式定稿,但暫不發表,由美英人員送往德黑蘭,聽取參加美、英、蘇三國德黑蘭會議的斯大林的意見。如今,丘吉爾引用了《開羅宣言》有關日本歸還其侵佔領土的一段話,問詢斯大林的意見如何。斯大林回答稱他“完全”贊成“宣言及其全部內容”,並明確表示:這一決定是“正確的”“朝鮮應該獨立,滿洲、台灣和澎湖等島嶼應該回歸中國”。

1943年12月1日,中、美、英三國在重慶、華盛頓、倫敦三地同時發表《開羅宣言》。關于台灣回歸問題,《開羅宣言》的其主要內容是:中、美、英三國對日作戰的目的在于製止和懲罰日本的侵略;“剝奪日本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在太平洋上奪得或佔領的一切島嶼”,使日本強佔的中國領土,例如東北地區、台灣和澎湖群島等“歸還中國”。

這樣,《開羅宣言》在反法西斯戰爭的歷史背景下,以中、美、英三國首腦會談精神為基礎,由美方代表草擬,經中、美、英三方代表認真討論(中國代表據理力爭),三國首腦同意,並征得斯大林的完全肯定,實際上以國際協定的形式公布于世,表達了同盟國打擊並懲罰侵略者、維護國際正義的共同政治意願。其合理性、嚴肅性、正義性和有效性無庸置疑。

在《開羅宣言》之前的1941年12月9日,中國政府的《對日宣戰布告》宣布:“所有一切條約、協定、契約有涉及中日間之關系者,一律廢止”;在《開羅宣言》之後的1945年7月26日的美、英、中《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波茨坦公告》),第八項重申“《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同年9月2日,美、英、中、法等九國代表于停泊在東京灣的美國海軍戰艦“密蘇裏”號上接受日本投降。日本外相重光葵和日軍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等代表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在投降書上簽字,同意接受《波茨坦公告》中所列的全部條款,無條件地將包括台灣在內的所掠奪的領土全部交出。日本《無條件投降書》開宗明義第一條就是:日本接受“中、美、英共同簽署的、後來又有蘇聯參加的1945年7月26日的《波茨坦公告》中的條款。”這樣,《中國對日宣戰布告》《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3]》和日本《無條件投降書》,這四個檔案組成了環環相扣的國際法律鏈條,明確無誤地確認了台灣作為中國領土一部分的法律地位,保證了台灣回歸中國的國際協定具有無可否認的有效性。

主要內容

中、英、美三國堅持對日作戰直到日本無條件投降為止;

日本歸還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在太平洋區域所佔的一切島嶼;

日本從中國人偷得的所有領土,比如滿洲、台灣及澎湖,應該歸還給中華民國。

讓朝鮮自由獨立。

該宣言經美、中、英三盟國于1945年7月26日在波茨坦所發表的《波茨坦公告》及1945年9月2日盟國與日本在密蘇裏號戰列艦所簽署的《日本降書》確認,是戰後處理日本問題的共識,也是未來處理戰後亞洲新秩序的一份重要檔案。

宣言原文

羅斯福總統、蔣委員長、丘吉爾首相、偕同各該國軍事與外交顧問人員,在北非舉行會議,業已完畢,茲發表概括之聲明如下:

開羅宣言開羅宣言

三國軍事方面人員關于今後對日作戰計畫,已獲得共識,我三大盟國決心以不松弛之壓力從海陸空各方面加諸殘暴之敵人,此項壓力已經在成長之中。我三大盟國此次進行戰爭之目的,在于製止及懲罰日本之侵略,三國決不為自己圖利,亦無拓展領土之意思。

三國之宗旨,在剝奪日本自從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在太平洋上所奪得或佔領之一切島嶼;在使日本所竊取于中國之領土,例如東北四省(2)、台灣、澎湖群島等,歸還中華民國;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貪欲所攫取之土地,亦務將日本驅逐出境;我三大盟國稔知朝鮮人民所受之奴隸待遇,決定在相當時期,使朝鮮自由與獨立。根據以上所認定之各項目標,並與其他對日作戰之聯合國(3)目標相一致,我三大盟國將堅忍進行其重大而長期之戰爭,以獲得日本之無條件投降。

議定過程

起草

美國總統特別助理霍普金斯在三巨頭會談的基礎上起草了開羅宣言草案。關于日本歸還台灣給中國的問題,其擬初稿明確表示:“被日本人背信棄義地所竊取于中國之領土,例如滿洲和台灣,應理所當然地歸還中華民國。(見《美國對外關系檔案》FRUS1943 開羅和德黑蘭 第401頁)

中英討論稿

英國代表賈德幹爵士在參加修改意見時建議將草案中的“歸還中華民國”改為“當然必須由日本放棄”。中國代表王寵惠據理力爭,美國代表哈裏曼附議中國,將宣言草案的文字表述為:“被日本所竊取于中國人之領土,特別是滿洲和台灣,應歸還中華民國。”這一文本刪去了美方文本中語氣較強的 “背信棄義”和“理所當然”兩個片語。(見《美國對外關系檔案》FRUS1943 開羅和德黑蘭 第404頁)

丘吉爾修改定稿

丘吉爾本人,又對宣言草案文字進一步作了修改,將文中的“特別是”改為“例如”,又在“滿洲和台灣”兩個地名後,加上了“澎湖”。《開羅宣言》就這樣定稿了。(羅斯福和丘吉爾修改稿的影印件載于《美國對外關系檔案》第6冊,沒有加入釣魚島是很大的遺憾。)

斯大林意見

為征求斯大林的意見,《開羅宣言》並未簽字,開羅會議一結束,羅斯福、丘吉爾即刻前往德黑蘭,同斯大林會晤。1943年11月30日,丘吉爾在介紹完《開羅宣言》內容後,詢問斯大林的意見如何。斯大林回答稱他“完全”贊成“宣言及其全部內容”,並明確表示:這一決定是“正確的”,“朝鮮應該獨立,滿洲、台灣和澎湖等島嶼 應該回歸中國”。(見《美國對外關系檔案》[FRUS1943]開羅和德黑蘭 第566頁)

發表

第二天,即1943年12月1日,《開羅宣言》由白宮向外界公布,正式發表。

偽造觀點

1. 不是宣言:新聞公報有“滿洲、台灣、澎湖歸還中華民國”字樣。但新聞公報的標題隻是新聞公報不是開羅宣言,波茨坦宣言要實施的是開羅宣言不是新聞公報。

開羅宣言開羅宣言

2. 無人簽字:新聞公報原稿上羅斯福、丘吉爾、蔣介石無一人簽字。

3. 與會者不在場:新聞公報原稿沒有發布的時間和地點,但中國稱公報于1943年12月1 日由“3巨頭”在開羅發布,但當時羅斯福、丘吉爾在德黑蘭和斯大林開會,而蔣介石已回到中國重慶。由此可證 1943年12月1日“3巨頭”均不在開羅,亦未在新聞公報上簽字,證明不是他們所發布。

4. 無承諾:新聞公報雖刊有“滿洲、台澎歸還中華民國”字樣,但1955年2月1日丘吉爾在英國國會答復質詢時否認開羅宣言有此承諾。

5. 全盤否定:中國版的開羅宣言亦稱將把滿洲(指旅順、大連)給中華民國。但1945年2月11日羅斯福、丘吉爾在雅爾塔秘約簽字,承認旅順、大連給蘇聯,全盤否定中國所說“開羅宣言承諾把滿洲、台灣、澎湖劃給中華民國”。

相關爭議

二戰所有數十個同盟國,與戰敗國日本,從來沒質疑開羅宣言這份歷史檔案的存在。從聯合國各項會議記錄可知道,目前聯合國一百多個會員國,都沒有提出質疑。開羅會議的會議記錄好幾百頁,還有羅斯福和丘吉爾對開羅宣言的親筆修改稿,都記錄在美國國務院出版的《美國對外關系檔案》FRUS1943 中,根本沒有質疑的必要。

但是主張台灣獨立的人士普遍質疑開羅宣言。有的質疑存在性,有的質疑有效性,有多種意見。否定的意見目前還未統合。其實這些台獨人士的質疑很無謂,不管過去簽哪種條約,之後台灣一樣能經由適當的各種程式獨立。

反對方

主張台灣獨立或民進黨人士多半否定開羅宣言的有效,認為開羅宣言不足以決定戰後台灣的主權歸屬。 反對方質疑開羅宣言,否定的意見目前還未統合,他們的意見分為以下互相矛盾的幾種:

世界上根本沒有《開羅宣言》這項檔案。

有《開羅宣言》,但是沒有檔案原件。

有《開羅宣言》,也有檔案原件,但沒有經過中美英三國領導人取得共識。

有《開羅宣言》,也有檔案原件,也經過中美英三國領導人取得共識,但無人簽名。(如李筱峰意見[14])

有《開羅宣言》,也有檔案原件,也經過中美英三國領導人取得共識,雖無人簽名但經中美英官方確認,但隻是新聞公報沒有效力。(如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意見)

有《開羅宣言》,也有檔案原件,也經過中美英三國領導人取得共識,雖無人簽名但經中美英官方確認,雖然公報也有效力,但隻對中美英有效力,對日本沒有效力。

有《開羅宣言》,也有檔案原件,也經過中美英三國領導人取得共識,雖無人簽名但經中美英官方確認,也經日本官方日本降書確認而有效力,但沒有法律效果。(如彭明敏意見)

有《開羅宣言》,也有檔案原件,也經過中美英三國領導人取得共識,雖無人簽名但經中美英官方確認,也經日本官方確認,也經日本降書等檔案確認而有法律效果,但台灣地位要以後續的和約為準。(如呂秀蓮意見)

有《開羅宣言》,也有檔案原件,也經過中美英三國領導人取得共識,雖無人簽名, 但經中美英官方確認,也經日本官方確認,也經日本降書等檔案確認而有法律效果,雖然中日和約明定台灣人皆屬中華民國國民,中華民國有效控製台灣故台灣為中華民國領土而有法律效果,但要以中華民國沒簽的舊金山和約為準。主張:日本國業已放棄對于台灣及澎湖群島以及南沙群島及西沙群島之一切權利、權利名義與要求。(台灣主權未定論)

有《開羅宣言》,也有檔案原件,也經過中美英三國領導人取得共識,雖無人簽名但經中美英官方確認,也經日本官方確認,也經日本降書等檔案確認而有法律效果,中華民國無人簽署舊金山和約,中日和約明定台灣人皆屬中華民國國民,但台灣早已獨立自主,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民進黨台灣前途決議文)

支持方

支持方主張二戰所有數十個同盟國,與戰敗國日本,從來沒質疑開羅宣言這份歷史檔案的存在。開羅會議與會的中美英三國後來都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聯合國各常任理事國與一百多個會員國所代表的全球數十億人口,對開羅宣言也並無質疑。

《開羅宣言》當然存在,其原件存于美國國家檔案館(RG59)。開羅宣言原文收錄在美國國務院出版的美國條約匯編(參閱: charles i. bevans, treaty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agreement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776-1949, vol. 3, multilateral,1931-1945, washington, d.c.: us )與《美國法規大全》(United States Statutes at Large)等書,日本國會圖書館已經影印儲存,網頁上也有原件掃描檔。另外在日本外務省所匯編的“日本外交年表並主要文書”下卷也有官方譯文。中華民國方面收藏之原件原由外交部保管,目前寄放于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計英文一頁。英國方面可洽詢英國外交部,或查詢英國政府文書局(British Majesty's Stationery Office)的檔案。

《開羅宣言》是當時中美英三國領導人共識。可參見“《美國對外關系檔案》FRUS1943 開羅和德黑蘭”一節,有議定過程。美國國務院編輯的《美國對外關系檔案》,是由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印行,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有掃描檔典藏。這些議定過程已經滿足《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十條甲款:條約約文依下列方法確定為作準定本:(甲)依約文所載或經參加草擬約文國家協定之程式。

國際法中,隻要官方確認,國際條約就有效力,並不單看有沒有簽字。可參見一般的國際法教科書,或《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十一條:一國承受條約拘束之同意得以簽署、交換構成條約之文書,批準、接受、贊同或加入,或任何其他同意之方式表示之。日本降書承諾要實行《波茨坦宣言》,《波茨坦宣言》承諾要實行《開羅宣言》。所以中美英蘇日等國已經是批準、接受、贊同或加入《開羅宣言》了。

國際法中,宣言甚至新聞公報都可以視為國際條約。可參見一般的國際法教科書,公約、條約、宣言、公報、議定書、..等,都可以是條約。或參見《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二條:稱‘條約’者,謂國家間所締結而以國際法為準之國際書面協定,不論其載于一項單獨文書或兩項以上相互有關之文書內,亦不論其特定名稱如何。《開羅宣言》業已經過日本降書等檔案確認,而有法律效果。國際上有許多高峰會議後的新聞公報,都代表與會國的承諾。如G20峰會公報,全球核安峰會公報,APEC峰會公報等等。另外像《聯合國共同宣言》、《世界人權宣言》,隻要宣告加入的國家,也都代表與會國的承諾,並沒有必要在原始檔案上由該國元首簽名。

開羅宣言開羅宣言

日本不管與各國怎麽簽和約,都不會否認《開羅宣言》的存在。在日本國會圖書館的官網裏面,仍保留開羅宣言的章節,還將開羅會議中蔣介石與羅斯福會談中對天皇製的意見,做為天皇存續的依據。連未列入開羅宣言的部份都承認了,當然不會否認開羅宣言的存在。

二戰相關國際會議檔案方面:《日本降書》承諾要實行《波茨坦宣言》,《波茨坦宣言》承諾要實行《開羅宣言》,《開羅宣言》明示要將台澎歸還給中華民國。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45條規定:隻要國家明白同意條約有效,或仍然生效或繼續有效,或者已默認條約之效力或條約之繼續或施行,就不得認為條約失效、終止、退出或停止施行。《開羅宣言》從來被三國所確認,無論就形式或內容都具有廣義的國際條約的性質。事實上《開羅宣言》應該是有效的。

《中日和約》第十條指出台灣澎湖等地人民均成為中華民國國民,如果台灣主權屬于台灣人民,那麽台灣主權即為中華民國所有。

《中日和約》換文照會第一號指出中華民國有效控製的領土均為中華民國領土,中華民國有效控製台澎,台灣主權即為中華民國所有。

中華民國與日本是簽《中日和約》不是簽《舊金山和約》。而不管《中日和約》或是《舊金山和約》都是默認與實踐《波茨坦宣言》和《開羅宣言》的承諾,而非否定。可參見《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45條規定:隻要國家明白同意條約有效,或仍然生效或繼續有效,或者已默認條約之效力或條約之繼續或施行,就不得認為條約失效、終止、退出或停止施行。

1955年2月1日丘吉爾在英國國會答復質詢時, 明白拒絕將台灣交給“共產中國”(Communist China),丘吉爾本人參加了開羅會議,從會議之後一直到丘吉爾過世,從來沒否認過開羅宣言的存在。1955年2月2日紐約時報記者Drew Middleton報道前一天丘吉爾拒絕將台灣交給“共產中國”,並報道開羅宣言是由羅斯福,丘吉爾,蔣介石共同簽署,報道並不否認開羅宣言的存在。

歷史意義

歷史正當性

開羅宣言不僅在形式上具有法律效力,而且得到歷史正當性的實質支撐。它是解決此前二、三百年裏國際社會逐漸形成並激化的兩大主要矛盾的產物,它既講打贏反法西斯戰爭問題,也講解決殖民地問題。從17世紀至20世紀,世界範圍內出現了兩大主要矛盾,主導著國際社會的重大事件,一是帝國主義與殖民地半殖民地之間的矛盾,二是新老帝國主義之間的矛盾。這兩對矛盾引發了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戰爭。解決這兩對矛盾:一是要打敗法西斯、軍國主義,二是要解放殖民地、解決殖民地問題。一戰結束後戰勝國重新瓜分殖民地,不解決殖民地問題,結果又爆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二戰中,人們認識到這兩對矛盾必須同時解決才能真正解決,否則都無法解決。開羅宣言就是同時解決兩大矛盾的基本國際檔案。它不僅表達了同盟國打敗日本軍國主義的堅定決心,而且明確了武力掠奪別國領土的非法性、無效性。所以,開羅宣言有著充分、深刻的歷史正當性,強有力地支撐著它的合法性。

法律基石

開羅宣言所發揮的是基石作用,並且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基石。二戰後,整個亞太地區的領土安排和國際秩序的“大廈”就建立在這塊基石上。我們可以從戰後許多國際檔案和國家檔案中看到這種“基石和大廈”的關系。比如1951年周恩來總理兼外長關于舊金山對日和約的聲明、1972年中日實現邦交正常化的聯合聲明,均明確以開羅宣言為基礎。除了中國以外,俄羅斯、朝鮮、韓國以及亞太地區其他國家與日本的領土界線和國家間關系,無不以開羅宣言為基礎。即使美國策劃的舊金山對日和約,性質上是非法的,但其第二條關于日本領土的規定,也不得不以開羅宣言為基礎,不敢過分偏離開羅宣言的規定。

戰略智慧

共同發表開羅宣言的羅斯福、丘吉爾、蔣介石“三巨頭”都可以說是有一定水準的戰略家,但他們的戰略智慧有所不同。相比之下,羅斯福是大智慧,他不僅考慮到解決“平面”(當下)的問題,還考慮到解決“垂直”(歷史)的問題,因而他的戰略智慧是立體的。丘吉爾隻想解決“平面”(當下)的問題,不考慮解決“垂直”(歷史)的問題,他說:“我當英國首相,不是來主持大英帝國解體的”。他隻想打贏戰爭,不想解決殖民地問題,沒有歷史進步意識,隻能算是中智慧。蔣介石的智慧又遜一點,面對日本侵略,他起先不想抵抗,在強大外力推動下才開始抗日,後來也隻想解決中國本身面臨的問題,沒有更大的戰略安排。羅斯福多次問他琉球群島怎麽安排,還提到英國應該“大大方方”地把香港還給中國,蔣介石都沒有給出堅定的、戰略性的回應(比如對琉球問題的回應應該是“琉球群島是日本侵略所得,不應該再作為日本的領土”)。開羅宣言主要是在羅斯福的帶動下形成的,蘊含著羅斯福總統的戰略智慧。[6]

《開羅宣言》是第一份確認台灣是中國領土的具有國際法效力的條約性檔案,它從法律上明確了日本侵佔台灣的非法性,為戰後中國處理台灣問題提供了國際法依據。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