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巴族

門巴族

門巴族是中國具有悠久歷史文化的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西藏自治區門隅和上珞渝的墨脫及與之毗連的東北邊緣。門巴族有自己的語言--門巴語,但是沒有本民族的文字,通用藏文。

門巴族人主要信仰苯教(一種原始的巫教)和喇嘛教。門巴族有豐富的民間文學,民歌曲調優美、流傳久遠,其中以"薩瑪"酒歌和"加魯"情歌最為奔放動人。

門巴族人主要從事農業,種植水稻,也兼營畜牧業和狩獵,擅長竹藤器的編織和製作各種木碗。門巴族人民與藏族人民長期生活在一起,互相通婚,在政治、經濟、文化生活習俗等方面都有十分密切的淵源關系。

  • 中文名稱
    門巴族
  • 人口
    50000人
  • 分布
    西藏自治區門隅和上珞渝的墨脫等
  • 語言
    門巴語
  • 文字
    通用藏文
  • 信仰
    苯教和喇嘛教

民族簡介

(圖)門巴族(圖)門巴族

門巴族聚居的門隅,北接錯那縣和隆孜縣,東接珞渝,南與印度阿薩姆平原接壤,西同不丹毗鄰,面積約1萬平方公裏。這裏處于喜馬拉雅山脈南麓,山高谷深,道路艱險,交通閉塞,歷史上被視為神秘的地方,藏語稱“白隅吉莫郡”,意為“隱藏的樂園”。

門隅的地勢北高南低,北部最高處可達海拔4000米,而南部海拔高度僅1000米左右。北部河谷比較開闊,包括勒布至達旺的廣大地區,有娘母曲江、達旺曲江兩條河流經此地,是主要農業區,著名的達旺寺就坐落在北部達旺河谷地帶。達旺是門隅宗教、文化中心,氣候溫和、景色優美、物產豐富,被門巴族譽為美麗的“松耳石盤子”。北部高原邊緣,猶如一道天然屏障,將來自南方的溫濕氣流阻擋在峽谷之中,形成了以波拉山口為界的南北迥異的氣候。隆冬時節,高原上已是冰天雪地、寒風凜冽,而河谷地帶仍是山青水碧、春意盎然。門隅北部全年氣候溫和,雨量充足,夏無酷暑,冬無嚴寒,屬山地溫帶氣候。

門隅南部包括申隔宗、德讓宗和打隴宗,卡門河的支流比瓊河、登卡河流經此地。這裏夏季炎熱潮濕,蚊蚋叢生;冬季無霜冰,最低氣溫在10℃左右,屬山地熱帶和亞熱帶氣候。

地區資源豐富,從北到南森林密布。北部多松、、樺、、青和稱巴樹。其中稱巴樹木質堅硬細密,有花紋,略散馨香,是寺院雕刻印經版的絕好原料。南部多經濟林木,如樟樹、漆樹、梧桐、橡膠、茶樹、桑樹、棕櫚等。竹林覆蓋全境。果木也十分豐富,如芭蕉、柑桔、核桃及多種時令水果。門隅的葯材種類也很多,從高海拔地區的雪蓮、蟲草、三七、天麻、仙鶴草、蛇根草、靈芝、貝母,到低海拔地區的沉香、苦楝、丁香、水楊梅、五味子等都有生長。在這裏被列為國家珍稀保護植物的有10餘種。深山密林中,大象、虎、豹、熊、犀牛、黑狐、小熊貓、獼猴、獐、鹿、豺等出沒無常;孔雀、天鵝、鸚鵡、八哥、野雞、杜鵑等隨處可見。

18世紀,有部分門巴族因不堪西藏封建農奴製度的剝削與壓迫,抱著對"蓮花聖地"的宗教幻想,東遷墨脫,逐漸形成門巴族的另一聚居地。墨脫在門隅東北方,地處喜馬拉雅山脈東段的最高峰--南迦巴瓦峰的南坡,雅魯藏布江由東北折向西南,貫穿全境,形成數百裏長的大峽谷。北部有多雄拉、金珠拉、呷龍拉和遂拉等山口,海拔均在5000米左右,是米林、林芝、波密和察隅進入墨脫的必經之路;沿雅魯藏布江向南,則直通下珞渝。墨脫古稱“白馬崗”,藏意涵為“隱藏著的蓮花聖地”。19世紀末白馬崗地區設墨脫宗,從此易名為“墨脫”,仍有花朵之意。墨脫層巒疊嶂,峽谷縱橫,地形十分險要,交通不便,外族人很少能涉足此地。

墨脫的地勢也是北高南低,由北部高山海拔5000餘米降至南部深谷海拔500餘米,河床地由北部海拔2800米下降到500米。墨脫的氣候隨海拔高度的不同而變化,從寒帶到熱帶均有分布。門巴族居住的河谷地帶屬熱帶和亞熱帶氣候,年平均氣溫在20℃以上,年降水量高達2000毫米左右,夏季很少有晴朗無雨的天氣。由于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和氣候條件,墨脫的資源和物產十分豐富。森林覆蓋率高達70%,珍稀動植物眾多,原始風貌猶存,生態自成體系,現已被列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據初步統計,在自然保護區內,僅高等植物就有3000餘種,其中珍稀植物10餘類。色彩斑斕的植物王國為各類野生動物的繁衍生息提供了天然條件。已發現野生動物數百種,其中屬國家重點保護的有42種。此外還有千餘種昆蟲。墨脫的水能資源也很豐富,約有7000萬千瓦以上,佔全國水能蘊藏量的十分之一左右。境內的礦產資源還是未普查的處女地,僅裸露地表已被發現的就有鐵、雲母、皂石等。

墨脫四季如春的秀麗景色、獨具特色的封閉天地,在藏文佛經中被稱為“佛之凈土”。歷史上這裏曾為眾多的佛 教徒所向往,把一生中能去一次白馬崗視為最大幸事。門巴族主要分布在我國西藏自治區南部,共約七千餘人(一九九零年)。大多數聚居在錯那縣以南的門隅地區,其餘居住在墨脫、林芝、錯那等縣。

“門巴”,原是藏族對他們的稱呼,現在也成為門巴族的自稱,意思是居住在門隅的人。

門巴族 陳玉先中國畫門巴族 陳玉先中國畫

門巴族人民和藏族人民長期友好往來,互通婚姻,在政治、經濟、文化、宗教信仰、生活習俗等方面都有十分密切的關系。門巴族有自己的語言,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方言差別較大,多通曉藏族,通用藏文。門隅地區位于喜馬拉雅山南麓、洛渝以西。雨量充沛,土地肥沃。這裏,山巒綿亙,河流湍急,景色秀麗,物產豐富。農作物有水稻、旱稻、玉米、蕎麥、青稞、雞爪谷、小麥、大豆、棉花、芝麻等,一年可收獲兩、三次。水果有香蕉、桔、柚、桃、梨、蘋果等。原始森林廣大,生長著松、柏、樺、青江、楓、杉、楠、竹等,木材儲藏量極為豐富。葯材有天麻、三七、黃芪、雪蓮、當歸、黨參等幾十種。在錯那縣勒布區,尚有小塊牧場。有黃牛、馬、羊、驢、騾等牲畜。野生動物有熊、豺、獐、野牛、岩羊、雪豬、熊貓、狐狸、金絲猴等。此外還有雲母、水晶石等稀有礦藏。門巴族聚居的門隅地區,歷來是我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早在公元七世紀,門隅即屬我國吐蕃地方政權的版圖。

門巴族村寨相對分散,十幾戶、幾十戶的村落,往往分幾個居民點。房屋結構因氣候差別而略有不同。門隅一帶的住房用石頭砌牆,“人”字形屋頂上覆蓋木板,加壓石板。房屋一般分三層:上層放草和秸稈;下層關牲畜;中層則是一家人的居所。墨脫地區的門巴族人的住房以幹欄結構為主,房屋與地面相距一米左右,人字形房頂,用蕉葉或木板覆蓋,再用石板壓頂。所有建築門都朝東,因為他們認為太陽出來就照進家門,是吉祥如意的象征。

門巴族的飲食結構因地而異,既有吃玉米、稻米、雞爪谷的,也有吃蕎麥、小麥和青稞的。他們喜歡以辣椒佐餐。炊具喜用石鍋,門巴語譯為“可”,石鍋煮出來的飯菜味道更佳。在經濟生活中,門巴族人享譽四方的是他們的家庭手工業,特別是加工木碗和編織竹織竹器的技藝,更是長盛不衰。由于門巴族的木碗具有花紋漂亮、結實耐用、便于攜帶等特點,深受人們的喜愛。藏歷正月初一至十五是門巴族喜慶的日子。新年節慶期間,全村在寬敞的地方唱歌跳舞,表演一種叫作“錯木”的門巴戲劇。

門巴族有豐富的民間文學,民歌曲調優美、流傳久遠。其中以“薩瑪”酒歌和“加魯”情歌最為奔放動人。正是這塊民歌的豐地沃壤乳育出了像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那樣著名的浪漫主義詩人。已被譯成多種文字的著名詩集《倉央嘉措情歌》脫胎于門巴族民歌,在格律和風格上都保留著門巴族情歌的特色。門巴族青年男女交往是很自由的,情歌自然也就成了聯結青年人心扉的紐帶,他們有著世世代代唱不完的情歌。

民族歷史

(圖)門巴族(圖)門巴族

門巴族居住的地方均屬西藏邊陲地區。十七世紀,門巴族社會已進入封建農奴製社會,成為西藏地方政府統治下的全西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藏封建農奴主土地所有製是門巴族社會土地製度的基本形式。門巴族地區的土地、森林和草場等生產資料皆屬西藏地方政府所佔有。西藏地方政府向門巴族地區派遣官吏,設定行政機構,向寺院和世俗貴族封贈土地和農奴,形成了官家,寺院和貴族三大領主對門巴族地區生產資料的絕對佔有和對門巴族農奴人身的不完全佔有關系。

以門隅地區為例,從十九世紀中葉開始,西藏地方政府就授予錯那宗政府對門隅的管轄權,門隅北部的勒布4錯,離宗政府最近,成為政府官員統治和管理最為嚴密的地區。以宗政府為首的三大領主把佔有的土地分割成若幹塊份地,分給有勞動力的門巴族農奴耕種,同時向門巴農奴收取以實物和徭役為主的地租。在門巴族社會中,封建農奴主是利用原始村社組織形式來推行封建農奴製的,封建農奴製與門巴族的原始村社結合形成了一種復合社會形成形態。這是門巴族社會形態的基本特征。

由于人們在土地所有製關系中的處的地位不同,在門巴族社會裏,存在著農奴主和農奴兩種人。農奴主多數是藏族,農奴幾科全部是門巴族,農奴主包括宗本、“粗巴”、上層喇嘛和世俗貴族,他們人數極少,但權力很大,掌握著社會絕大部分的生產資料,具有多種的封建特權,是門巴族社會的統治者。

同廣大藏族農奴一樣,門巴族農奴按其經濟地位高低劃分,可分為“差巴”、“堆窮”、約布”等三個等極。“差巴”在墨脫地區,意為交納租稅的人。他們在農奴中佔很大比便例,按規矩領種領主的份地。為領主支應繁重的烏拉差役,還要向領主繳酥油、木材、染料、木炭等實物和藏幣。“堆窮”,人數比“差巴”少。地位低于差巴,租種大差巴的小片土地,或作幫工、幹雜活,從事副業、手工為生產。“約布”,即家庭傭人,人數很少,隻存在于墨脫地區。他們無獨立經濟,多是單身一人在主人家幹活,依附于主人。

門巴族主要從事農業,兼營牧業。直到民主改革前,農業耕作方式還停留在刀耕火種和鋤耕、木犁犁耕階段。生產工具是鐵木器並用,以木製工具為主。木犁是農業的主要農具,形狀因地而異。

門巴族對農田的管理是粗放的。農作物的種耕鋤草一般進行一到兩次,作物大多任其生長。無水利灌溉設施,施肥也較少,因為土地肥力恢復較慢,加上蟲災、獸害、水災侵害,農用物產量一般都很低。

牧業和採集野生植物是彌補糧食不足的重要手段。放牧和飼養的牲畜主要是氂牛、犏牛和黃牛,馬和羊的數量較少,氂牛、犏牛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牲畜,給門巴族提供牛奶、酥油、奶渣、肉食、牛毛用于紡織、牛與外民族進行交換的物資,而公犏牛和公氂牛則是承擔交通運輸的主要工具。

狩獵活動一年四季都在進行。男子出門多隨身攜帶弓箭長刀。門巴人利用弓箭、弓和下繩套等方法捕獲野獸。獲得的獸皮、獸角、獸骨是與外民族進行交換和向領主交納的實物。獸肉將割成肉條烤幹,分給參加的狩獵者和同村的好友親鄰。

門巴族世世代代是一個以農業為主體的民族。手工業門類僅是農業生產的副業,與相鄰民族雖已發生了交換貿易關系,但自給自足的經濟仍佔主導地位。封建農奴製度國一直是阻礙社會生產力發展的桎梏,使門巴族落後的生產水準年復一年地在原有基礎上重復,長期處于停滯的狀態。直到民主改革結束了封建農奴製度,社會生產才得到了解放。

禮儀

(圖)門巴族(圖)門巴族

一、婚姻 門巴族的婚姻戀愛自由,門巴族的有些地區則是由男方家父母親自帶酒和哈達去女方家去求婚的。到後,男方家父母首先給女方家父母獻哈達,然後再一邊喝酒一邊提出訂婚請求。女方家父母若同意這門婚事,則會明確的答復男方家父母;若不同意,女方家即使不直言謝絕,也會借故托辭。

門巴族多為一夫一妻製,成婚儀式頗具戲劇性,饒有興趣。結婚之日,清晨新娘梳妝打扮好,由父母、兄弟姐妹及姑舅等親屬押著前往夫家,行前新娘依戀不舍地對父母表白,二老把我養大卻要離開雙親,實在對不起。娘家一般要送女兒手鐲、戒指、頭飾、腰帶等作為陪嫁,有時還帶上一兩件勞動工具。新郎一方則早已請媒人帶上幾個機靈善說的人在路上等候迎親,他們拿著竹筒酒,途中請新娘喝三次。到達新郎家進屋坐定,擺上酒肉、油餅盛情待客。新娘的舅舅最受尊重,他代表父方說話,這時他挑起毛病來,酒釀得不好啦,肉薄厚大小不勻啦,並質問:是我女兒哪點長得不好嗎……每講一句就用拳頭使勁擊一下桌子,裝作氣急敗壞的樣子。于是新郎家連連陪禮,趕緊獻上哈達,重新添酒加菜,直到新娘的舅舅點頭滿意。其實這種戲劇性的挑剔,目的是考驗男方的誠意。酒至半酣,眾人即興唱歌起舞,盡情歡樂,通宵達旦。富裕一些的人家婚禮往往持續三、四天。這對于年輕的小伙子和姑娘們來說,也是互相交往和談情說愛的好機會。

二、節日 門巴族的節日主要有兩大類型,一類是宗教節日,一類是歲時年節。宗教節日主要在曲科節、薩嘎達瓦節、主巴大法會、達旺大法會,歲時年節主要有門巴族新年。

曲科節:在每年的六月庄稼成熟時舉行。過節時人們聚集起來,舉行隆重的朝拜儀式,然後在喇嘛和扎巴的帶領下,背經書舉經幡,圍繞村庄和庄稼地轉一周,祈求神靈保佑,人丁興旺,庄稼豐收。民眾自備酒飯,在地頭田間載歌載舞,整個活動進行2—3天。

薩嘎達瓦節:相傳藏傳佛教的佛祖釋加牟尼誕生和圓寂的日子是藏歷四月十五日,為了紀念這一天,門巴族地區的所有寺廟念經祈禱,舉行各種宗教活動。到時每家都要拿出一定數量的糌粑、酥油和青稞酒,交給寺廟,寺廟的喇嘛再把糌粑做成“措”分給大家吃,眾人互相敬酒吃喝,到晚上,每家房前屋後還要點酥油燈,以示慶祝,並把這一天作為進入農時的標志,從這一天開始,人們就要開始做農活了。

主巴大法會:是墨脫宗全宗性的大法會,在豐收年的十一月至十二月間舉行,歷時3—18天不等,歉收之年不舉行。主要活動有念經、跳神、演出宗教戲劇等。人們自備酒肉、食物,歡聚一起,白天飲酒觀看跳神表演,夜晚在野外點燃篝火,載歌載舞,歡度節日。

達旺大法會:在每年的藏歷十一月二十九日舉行,歷時三天。節日裏,人們除了觀看跳神表演、傳統戲劇《卓娃桑姆》、跳氂牛舞等,還要舉行一些自娛活動,如賽馬拔河射箭等。

新年:藏歷元旦是門巴族最重要的節日,門巴語稱為“洛薩”,錯那門巴族過新年是從藏歷的元月一日開始,到元月十五日結束,與藏族人過新年基本上沒什麽區別,而墨脫地區門巴族的新年則不同,他們一年中有兩個新年,一個是元月新年,從藏歷的元月一日開始,歷時2—3天;另一個是十二月新年。十二月新年是墨脫門巴族最富特色的年節,從藏歷的十二月一日開始,歷時10—15天,節前,家家戶戶要打掃房屋,殺牛宰羊,置辦豐盛的酒菜,宴請賓客。節日期間人們穿著盛裝,互相拜訪慶賀,載歌載舞,飲酒狂歡。另外還要舉行各種遊藝活動,如拔河、角力、抱石頭、射箭等。

三、喪葬 門巴族的喪葬表現出多樣性與復雜性的特點,就葬式看,有土葬、水葬火葬、天葬和崖葬,還有屋頂葬和屋底葬;有一次葬,也有二次或三次葬型的復合葬。其喪葬過程更是禮儀繁縟,活動甚多。門巴族喪葬的復雜性,還表現在不同地域的門巴族在看待和選擇葬式上觀念殊異。

葬式的選擇不同,但在出殯前對屍體的處理以及儀式卻基本一致:人亡後,將屍體用繩子或死者腰帶捆縛,並腿屈膝或蹲式,雙手交叉胸前,男性死者左手靠胸、女性死者右手胸,狀似胎兒。為死者設定靈位,擺放供品,停屍數日。停屍期間,請喇嘛念經做法事,擇定安葬方式、出殯時辰和葬地方位,並確定背屍人和屍體出屋方向。

在多種葬式中,土葬和水葬是最普遍的,為一般民眾所採用。火葬、天葬、崖葬多為富裕戶、頭人、喇嘛等採用。屋頂葬、屋底葬僅適用于夭折的未成年孩子。

四、禁忌 墨脫門巴族認為一個月的五、十、十五、二十五、三十日為“喪葬日”,這些日子裏不能介紹婚姻,禁止人們下地勞動,禁止上山打柴和下河抓魚,亦不準殺牲,隻能在家幹家務勞動。

獵人出行獵前三天,家裏不能煮酒,外人不能進屋。

家裏人出遠門旅行或交換,當天不能掃地,違反了認為人畜不能平安,交換也不順利。

家裏有人患病,要在門口插上有刺的樹枝以示外人莫入,以免把鬼帶進加重病情。半夜裏忌諱聽見狗叫雞叫,公雞叫預兆不吉利,辦事不順利;蛇鑽進屋裏或者看見死蛇則認為預兆不好。

有些地方對男女婚配屬相有忌諱,如鼠和馬、牛和羊、和龍、豬和蛇、猴和等屬相碰在一起的男女不能婚配。認為人逢十二、二十五、三十七、四十九、六十一、七十三、八十五的年歲可能會遇上災難。門巴族稱這些年齡“嘎”。

新娘出嫁,新郎入贅行至途中,忌諱遇上背空筐或空水筒的人,如回避不了,預示婚後不祥。

經濟

(圖)門巴族(圖)門巴族

自14世紀竹巴噶舉派確立了對門巴地區的統治後,封建農奴製度的生產方式逐漸滲入門巴族社會。藏族統治者對門巴族人民實行長期的封建統治。門巴族人民在封建農奴製度的統治下,生活貧困,生產力水準一直很低,直到解放前,尚保留著大量的原始公社製的殘餘。門巴族主要從事農業,兼事狩獵和採集。手工業還沒有從農業中分離出來。手工業者本身大多從事于農業生產,手工業中有竹編、木碗製作,工藝精巧,暢銷藏區。門巴族使用的生產工具十分簡陋,鐵製農具很少,約有70%的土地實行刀耕火種,墨脫的稻田還使用二牛抬杠的木犁耕種。

門巴族社會同藏區一樣,西藏地方政府、貴族和寺院三大領主佔有門巴族地區的絕大部分土地、山林、草場等,門巴族人民大部分是他們的農奴和奴隸。門巴族的農奴同藏族農奴一樣,也分為“差巴”和“堆窮”兩個等級。大“差巴”對“小差巴”和“堆窮”也進行剝削。門巴族人民不堪忍受三大領主的壓榨,曾多次以破壞運輸、拒支“烏拉”、抗捐逃亡等方式,進行反抗。在一些尚保留著原始社會殘餘的村庄,都有一部分集體公有的土地、牧場和山林,經本村頭人允許可以墾荒種植、砍伐竹木,歸個人使用,不付報酬。

1951年,西藏獲得了和平解放,黨和人民政府派工作隊深入門巴族地區訪貧問苦,幫助發展生產。1959年,門巴族人民和藏族人民一道,支援人民解放軍平息了西藏上層反動分子發動的叛亂,實行了民主改革。民主改革的勝利,大大激發了門巴族人民的生產積極性,他們發展生產,建設家園,走互助合作道路;同時開山築渠,改良土壤,逐步實行科學種田,改變了過去那種“刀耕火種”的落後耕作方法,農業生產有了很大發展,門巴族人民的物質生活得到了改善,住上了新房,安裝了電燈。各地修築了公路,江河上架起了剛索吊橋。鄉、村建立了醫療衛生機構,並培養了一批本民族的醫生和衛生員,提高了人民的健康水準。門巴族地區還普遍辦起了國小和夜校。門巴族的幹部、教師隊伍正在成長。

門巴族

(1)服飾 由于長期與藏族共居雜處,服飾和生活習俗與藏族接近。門隅地區男女都穿土紅色氆氌袍子和紅黑色軟底長筒靴,頭戴褐頂桔黃邊小帽、前沿留有缺口。女子身前圍一條白氆氌圍裙,背上披一塊作避邪用的小牛皮,佩掛松石、珊瑚瑪瑙等串飾。墨脫地區女子服飾有所不同,她們穿白色短衣或無袖無領的寬大褂子及花色長裙,腳穿綉花氈靴,戴項鏈、耳環、戒指、腰鏈等飾物。男子皆耳垂大環。

門巴族服飾有地區差異,門隅地區的男女皆穿藏式的赭色氌氆長袍,束腰帶。戴褐色小圓帽,帽邊鑲桔黃色,前邊留一個精巧、醒目的小缺口,具有民族特色。腳穿筒靴,靴筒用紅、黑兩色氌氆縫製,靴底為牛皮軟底。婦女還在袍外加系白色圓筒圍裙,背披小牛皮或山羊皮。墨脫地區男女都喜歡穿棉麻製成的衣服,有長、短兩種款式的白色上衣。男子留長發,佩戴耳環和腰刀。婦女穿花色裙子,發辮盤于頭頂,並以紅、黃、綠等彩色的線裝飾。門巴族婦女擅長紡毛線、織氌氆和腰帶,門巴族婦女喜歡佩戴嵌有珊瑚、綠松石等寶石的銀手鐲、耳環、戒指、項鏈

(2)飲食 食物以大米玉米蕎麥、雞爪谷為主。大米吃法與漢族同,玉米和雞爪谷則作成糊粥,也吃糌粑、面餅、奶渣,喝酥油茶,喜吃辣椒,尤愛吃的是在青石板上烙的蕎麥餅。

(3)民居建築 房屋多半是木頂、竹頂或草頂的兩三層小樓,以石塊、木板或竹籬築牆,屋頂為人字形,上層住人,下層關圈牲畜。夜晚在室內地板上鋪粗毛毯或獸皮,和衣而臥。

文化

(圖)門巴族(圖)門巴族

門巴族沿用藏歷,節日也與藏族相同,節日期間要殺牛宰羊,置辦豐盛的酒菜,宴請賓客。門巴族日食三餐,有些地區主食糌粑。門達旺地區、錯那縣、墨脫縣等地以雞爪谷加工成食品作為主食。門巴族還喜用蕎麥面在薄石板上烤烙蕎麥餅。大米的吃法與漢族相同,玉米和雞爪谷則用來做成糊粥食用。肉類以氂牛、黃牛肉居多,也食豬肉和羊肉及獵獲的野生動;食用方法習慣燉或製成肉幹。

門巴族狩獵是一種集體活動,狩獵時自願結伙,公推首領,首先擊中獵物者,在分肉時要分得雙份,其餘人均一份。狩獵結束後,將肉割好、烤熟背回。如果獵物很多,則在離村較近的地方點火為號,召集村民共同來接應,進村後要將多餘的獵物分給村人或共同聚餐。如果在歸途中遇見行人,無論相識與否,都要贈一份獵物,認為這樣下次狩獵才有好運氣。

門巴族婚禮饒有風趣,婚禮前,新郎一方要帶幾竹筒酒上路迎親,新娘途中要喝三次酒。新娘進屋後,新郎家要擺酒肉和油餅款待客人,屆時新娘的舅舅要故意刁難新郎家,以考驗男方的誠意。新郎家要獻哈達、陪話,不斷增加酒肉,直到舅舅滿意後,才能開懷暢飲。婚宴上,新郎、新娘要輪流給客人敬酒,客人還要求新郎、新娘互敬對飲,並讓他們當眾比試誰喝得快,誰先喝完就預示著今後誰當家。門巴族婚姻為一夫一妻製。

宗教信仰

(圖)門巴族(圖)門巴族

門巴族有著對鬼、神、佛的最大的寬容精神,不分遠近、親疏、厚薄,都請在他們的心靈的祭祀上按部就座,奉獻人間的禮遇和犧牲。原始宗教、原初本教和藏傳佛教,是在門巴族社會中並存的、為門巴族共同信仰的三種宗教。

原始宗教古已有之,是門巴族理解、處理和解決人與自然的基礎、矛盾和沖突的原則。“萬物有靈”是門巴族原始宗教的“理論”基礎;而巫師和巫術是人與神、鬼之間的“律師”、“法官”和“審判庭”。直到本世紀中葉,人們還真誠地信仰天神地靈、山鬼水妖、石精樹怪、鳥獸蟲魚也都有神性靈氣。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對人自身不能理解的現象,也是信仰和崇拜的對象,門巴族崇拜的“屋梁神”,是在居室屋梁上懸掛的木製的大、小不等的木杵狀的器物,以保佑 人丁興旺、子孫萬代,這實際上是原始的男性生殖器崇拜的反映。真誠地信仰培育了審美感,人們從此認為懸吊木杵狀器物的房屋是美的。鬼神靈氣無所不在,並且喜怒無常,它們既能賜福人間,也常布災降難,凡病痛或不祥,異常或禍殃,認為都是某種鬼靈妖氣造成的,唯有請求巫師施行巫術,請神送鬼,才能禳災除禍。門巴族巫師有登龍坎、巴窩、覺母和巴母等。

門巴族信仰的本教師從藏區傳入門隅的。但本教在門巴族信仰觀念中與原始宗教並沒有嚴格界限。本教來到門隅,並未享受到門巴族給予的特殊待遇,它沒有特別的儀式和儀軌,是擠在原始宗教的祭壇上一同品嘗犧牲,它沒有自己的單元住宅,隻是在人們的心靈上承認它的存在。不過,本教也確實拓展了門巴族的信仰思想,它們從本教那裏請來了天神,給原始宗教的各霸一方的眾鬼們找到了最高的主宰;他們接受的本教的宇宙“三界”的結構“理論”,並與民族的實際相結合。他們認為,他們曾經崇拜的那些山神就是本教說的通向“拉”界的“通天之路”。墨脫的門巴族朝拜的南迦巴瓦峰,就是認為是與“拉”界相連的神山。原始宗教崇拜的鬼靈們也被接納為本教神祗的成員;同時本教的神祗也加入了原始宗教崇拜的鬼靈的行列,如龍、精怪、戰神等。本教傳入門隅,產生了本教的神話、傳說,並在詩歌、舞蹈、戲劇中滲進了本教的思想觀念。

佛教傳入門隅大約在7世紀、8世紀。至今在歷史上屬上門隅的錯那縣勒布門巴族中,還廣泛傳著蓮花生修建桑鳶寺後來到門隅傳經授法、降服妖魔的故事。在上門隅的許多地方被認為是蓮花生在這裏活動的遺址。門隅在7世紀時就被納入吐蕃王朝的版圖。這裏自古就是西藏腹心地區通往印度的古道之一。這些傳說有一定的可信性。藏傳佛教扎根門隅是在11世紀以後。傳說,藏傳佛教寧瑪派活佛帝爾頓•白瑪寧巴和他的弟弟寧瑪派的烏金桑布活佛來到喜馬拉雅山南麓這塊被稱作是“隱藏著的幸福之地”,傳授佛法。烏金桑布親自主持修建了桑結凌、措結凌和烏堅凌三座著名寺廟(至今還在),並給門隅曼扎崗地方門巴族施授馬頭金剛灌頂,他因此被稱作“達尊神”。曼扎崗也因此更名“達旺”(達即達尊,旺即灌頂之意)。他又在信徒的幫助下,在達旺建立了達旺寺,親自執掌達旺寺宗教事務。烏金桑布在門隅的活動,深受門隅土王楚卡爾娃的賞識,許配其女兒多吉宗巴,招為婿。從那時起,藏傳佛教寧瑪派在門隅廣為傳揚。

寧瑪派意為古派或舊派,認為他們的一套教法是從蓮花生傳下來,使胃西藏歷史最久遠的佛教派別,俗稱紅教派,因僧人穿戴紅衣帽而得名。寧瑪派組織渙散,教徒分散各地,教法內容也不一致,僧人可以居家成親。而最大的特點是該教派大量的吸收了原初本教的教義、教規和崇拜對象、修行高深的喇嘛和本教巫師攜手同行,佛性普遍存在的理論和“萬物有靈”的觀念統一起來,崇尚密咒,修持“大圓滿法”,供奉佛尊和凶神,與原初本教活動結合一體,所以自它傳入門隅地區以後,為信仰原始宗教和原初本教的門巴族所喜聞樂見,很易滲進門巴族的文化結構和心理結果之中。至17世紀中葉五世達賴時,雖有格魯派傳入門隅並得到官方支持,但在廣大門巴族民眾中,寧瑪教派依然具有深刻廣泛的影響。

木碗生輝

(圖)門巴族(圖)門巴族

由于地理環境和歷史的原因,門巴族的生產力水準一直處于緩慢發展狀態,生產工具雖然鐵木並舉,但十分簡陋,多為木犁、木鍬、木耙、尖木棒、木叉、木槌、木連枷等。

門巴族生活的地方,有十分豐富的竹木資源,他們特別擅長竹蔑藤條的編織工藝。竹方盒、竹鬥笠、藤背簍、竹筐等製品堅固耐用,工藝精美。特別是他們製作的傳統手工藝品——木碗,別具一格,奪目生輝,在西藏乃至國外享有盛譽。

關于木碗的來歷,有一個有趣的傳說:很早以前,藏區的人都使用泥碗,有一天,一位門巴木匠去森林伐木,不小心將泥碗砸碎了。聰明的木匠臨時加工了一隻大木勺用來吃喝。後來,人們覺得這木勺輕便,耐用,逐漸也就產生了木碗並進入了人們的家庭。

製作木碗,要選用質地堅硬的桐樹、桑樹或樺樹的樹幹、樹節或樹疙瘩做原料,經過切削刮製而成。精細的木碗,要經過五、六道工序,紋路清晰,厚薄均勻,再塗上鮮紅的染料,令人愛不釋手。據說用這種木碗喝酥油茶,茶的香氣濃鬱撲鼻,且攜帶輕巧方便,深受藏民喜愛。門隅北端的麻瑪村,是聞名的“木碗之鄉”。老藝人噶爾拜白馬製作的木碗,遐邇聞名。集市上,這種小巧玲瓏的木碗,常被外地人帶回家鄉,作為工藝品珍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