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發妹

長發妹

《長發妹》又是一個取材于我國少數民族侗族的傳說改編而成的經典動畫短劇。侗族民間故事。選自《侗族民間故事精選》。按現在的話來說,長發妹的故事是老套的故事,結局是老套的結局,情節也是平淡的情節,但就是這樣一個樸實無華的故事,卻讓人回味無窮。大概是出去旅遊的時候,總要被導遊忽悠,什麽這裏是某某名人的誕生地,那是是某某名人的洗筆池吧,因而對這種原生態的傳說與景色,總是心馳神往。也許我們神住的不僅僅是那一片山,那一道川,更是那孕育于心底的,對最純真的善良與平實的期待吧。

  • 中文名稱
    長發妹
  • 編劇
    嚴勵
  • 上映日期
    1963年
  • 導演
    岳路
  • 動畫製作
    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

簡介

長發妹長發妹

有個侗族小女孩名叫長發妹,她住在荒涼的陡高山下。一次,長發妹好不容易才給生病的母親弄到一點水,她擔水經過老榕樹,看到樹的枝葉枯黃,就向樹根澆了些水,老榕樹立刻變得全身碧綠。後來,長發妹在陡高山的崖壁上發現了一股泉水,她又驚又喜,忽然一陣黑風把她刮進陰森恐怖的山洞,山妖威脅她,不許把發現泉水的事告訴任何人,否則就把她們全寨人都弄死。長發妹回到家裏,痛苦把她折磨得頭發變黃,又由黃變白。為使鄉親們不被渴死,她終于下決心把泉水的事告訴了大家。可是正當人們為得到泉水而歡樂的時候,一陣黑風又把長發妹刮進山洞,山妖命她躺在泉眼下,千年萬年被泉水沖刷,否則就叫全寨人活不成。長發妹決定犧牲自己,當她來向老榕樹告別時,老榕樹變成一位老人,老人使長發妹的頭發長到一個和她一模一樣的石人頭上,令石人代替長發妹站到泉眼下。這時山妖出現了,老人給了長發妹一副弓箭,射死了山妖,從此長發妹的長發變成了一條瀑布,寸草不生的陡高山變成了花果園,長發妹又長出了一頭烏黑的長發。

影片信息

導 演:岳路

編 劇:嚴勵

上 映:1963年

製作公司: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

地 區:中國大陸

顏 色:彩色

類 型:木偶卡通片

職員表

長發妹長發妹

攝影:蔡正常

服裝設計:黃永玉 王昌誠

煙火設計:陳增福

道具:夏秉鈞 周曼瑋

指揮:陳傳熙

作曲:張棟

伴奏:上影樂團

背景設計:程中岳

故事傳說

陡高山腰有一道長長的瀑布,像一個女人躺在懸崖上把她的又長又白的頭發垂下山來一樣。當地的人叫這瀑布做白發水。

這裏流傳著一個長發妹的故事哩!

很早以前,陡高山附近是沒有水的。這裏人們吃用的水和田地裏用的水都要靠天落雨;若天不落雨就得到七裏外的小河裏去挑水。這裏的水像油一樣寶貴。 陡高山附近的村庄有個姑娘,她的頭發青黝黝的由頭頂拖到腳後跟。她平日把頭發盤在頭頂上,頭頂上盤不完就繞在頸上、肩上。

大家叫這姑娘做長發妹。

長發妹家裏隻有一個瘋癱的媽媽,躺在床上動彈不得。整個家隻靠長發妹一個人養豬來維持生活。

長發妹每天把頭發盤在頭上頸上,到七裏外的小河裏挑水,又到陡高山扯豬菜回來喂豬。她忙天忙地的。

有一天,長發妹背起竹籃到陡高山上去扯豬菜。她爬上了山腰,爬過一個大懸崖,看見一個蘿卜菜長在大石壁上,葉子翠翠綠綠的,非常可愛。

她想:這個蘿卜扯回家去煮來吃,一定香甜可口。

她雙手把蘿卜菜用勁一拔,拔出一個圓圓的洞眼,從洞眼裏流出一股清清的泉水來。一會子,“刷”的一聲,蘿卜從她手裏飛了出來;再“卜”的一聲,蘿卜仍舊塞在石壁上洞眼裏,水流不出來了。

長發妹口裏很渴,想喝水。她又把蘿卜拔出來,洞眼裏流出泉水。她用嘴湊近洞眼,飽飽的喝了幾口水。這水清涼甜蜜,像雪梨汁一樣。她的嘴剛離開石洞眼,“刷”的一聲,蘿卜從她手裏飛了出來;再“卜”的一聲,蘿卜仍舊塞在石壁上洞眼裏,水流不出來了。

長發妹在懸崖上呆呆地望著。

忽然,一陣大風刮來,把長發妹刮到一個山洞裏。

山洞裏石墩上坐著一個滿身黃毛的人。他對長發妹惡聲惡氣地說:“我這個山泉的秘密給你發現了,你可不能告訴別人。你若告訴別人,別人也來這裏取水,我就殺死你。我是山神,你記著!”

一陣大風刮來,把長發妹刮到山腳底。

長發妹悶頭悶腦地走回家來。

她不敢把泉水的事告訴給媽媽聽,更不敢告訴給村上的人聽。她一想到凶惡的黃毛人,即刻滿身雞皮疙瘩。

長發妹是個好心腸的姑娘,她怎能不把泉水的訊息告訴給村上的人聽呢?然而,她又怎敢把泉水的訊息告訴給村上的人聽呢?

她痛苦極了!

長發妹原來是個活活潑潑的女孩子,近來變成呆頭呆腦的笨孩子了。

她看見田地裏的土塊幹巴巴的,庄稼枯黃黃的。

她看見村上的男女老少,每天挑著水桶到七裏外的小河裏去挑水。各人挑得汗流滿面,氣喘叭哈。

她想告訴村上的人:陡高山上有泉水,隻要扯掉蘿卜,砍碎蘿卜,鑿大洞眼,泉水就嘩嘩流下山來。她嘴一張,剛說出“陡高山上有……”,可一想到凶惡的黃毛人,她的話就咽進肚子裏去了。

她痛苦極了!

她吃不下飯,她睡不著覺,她像個啞子,她像個呆子。

她的眼睛不再是水汪汪的,而是陰黯黯的了。她的臉蛋不再是紅緋緋的,而是黃蠟蠟的了。她的長頭發不再是青黝黝的,而是枯焦焦的了。

媽媽抓住長發妹瘦瘦的手說:“孩子,你有什麽病呀?”

可是,長發妹咬住嘴唇,不說話。

一天一天過去,一月一月過去。

長發妹的頭發由青黝黝變成白雪雪的了。她沒有精神梳理,也沒有精神挽起,讓這白雪雪的長頭發散披在身上,像一個白毛人。

“啊!好奇怪啊!年紀輕輕的姑娘,滿頭白雪雪的頭發!”

這話在各處傳講著。

長發妹呆呆地靠在大門口,望著來來往往的人。她喃喃地說:“陡高山上有……”。她說到這裏,就用牙齒緊咬住嘴唇,咬出一個個的血印子。

有一天,長發妹靠在門口,看見一個白胡子老人由七裏外的小河裏挑回一擔水,顫巍巍地在路上走。一不留心,碰著一塊石頭,跌倒在地上。水潑光了,水桶壞了,老人的腿子撞破了,鮮血一直淌著。

長發妹跑過去扶起老人。她在身上撕下一塊衣襟,蹲下來替老人綁住傷口。她聽著老人哎喲哎喲地哼著。她望著老人的閉著的眼睛,臉上的皺紋抽抽搐搐的。

長發妹自言自語地說:“長發妹,你好怕死啊!因為你怕死,田地上的泥塊才幹巴巴!因為你怕死,田地上的庄稼才黃枯枯!因為你怕死,全村的人才汗流滿面、氣喘叭哈!因為你怕死,老爹爹才跌斷了腳!你,你,你!……”

她捶打著自己的頭。

她再也忍不住了。她忽然大聲地對老人說:“老爹爹,陡高山上有泉水啊!隻要拔掉蘿卜,砍碎蘿卜,鑿大石洞眼,泉水就嘩嘩地流下山來了。真的,真的!我親眼見過!”

她不待老人回答,她站了起來,披著長長的白頭發像瘋子一樣在村上來回跑著,大聲呼喊:

“陡高山上有泉水啊!隻要拔掉蘿卜,砍碎蘿卜,鑿大石洞眼,泉水就嘩嘩地流下山來了。真的,真的!我親眼見過!大家快去吧!”

接著她又說出發現泉水的經過,隻是沒有把山神的話說出來。

村上人素來認為長發妹是好心腸的孩子,大家都相信她的話。

村上人有的拿菜刀,有的拿鋼鑿,跟著長發妹爬上陡高山,爬過大懸崖。長發妹雙手拔下石壁上的蘿卜,丟在石頭上,說:“大家砍碎這蘿卜,快!砍碎它,快!”

幾把菜刀剁剁剁的,把紅蘿卜砍成了碎渣渣。

石洞眼的泉水刷刷地射出來了。可是,石洞眼隻有茶杯大,泉水流出不多。

長發妹又說:“大家用鋼鑿下力鑿啊!把石洞眼鑿得寬寬的,快鑿呀!快鑿呀!”

幾把鑿子,“底底打打”,鑿呀鑿呀的。一會子,石洞眼有大碗那麽大了!再一會子,石洞眼有水桶那麽大了!再一會子,石洞眼有大水缸那麽大了!

泉水嘩嘩啦啦地向山下奔流下去。

村上的人,呼呼哈哈笑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大風刮來,長發妹不見了。

大家盡望著泉水笑,沒有發覺長發妹不在身邊。

後來有個人說:“長發妹呢?”隨著有人回答:“大約她先回家了。先回家向病在床上的媽媽報告好訊息去了!”

大家歡歡喜喜地爬過懸崖,走下山來。

可是,長發妹不是先回家,而是挨山神抓去了。

山神用一陣風把長發妹抓進山洞。他大聲叱責說:

“叫你不要告訴別人,你卻帶起大批人來砍碎紅蘿卜,鑿大石洞眼。現在要把你殺死!”

長發妹披著白頭發,冷冷地說:“為了大家我願意死!”

山神磨著牙齒說:“我不讓你好好死!我要叫你躺在懸崖上,讓泉水從高處沖在你身上,叫你長期受痛苦!”

長發妹冷冷地說:“為了大家,我願意挨水沖。可是,我請求你給我回家一轉,托人照顧我的病媽媽和幾個豬仔。”

山神想了一想,說:“給你回家一轉。你若不來,我就封住水口,還要殺死全村的人!你來時,自己躺在懸崖上挨水沖,不要再來麻煩我了!”

長發妹點點頭。

一陣大風把長發妹從洞裏刮下山腳。

長發妹望著山上的泉水嘩啦啦地流下山來,望著田地上水汪汪的,望著庄稼青乎乎的,她笑了,她哈哈地大笑了!

她回到家裏,她不能把實話對媽媽講啊!講了會急死媽媽的。她隻說:“媽,陡高山上有水流下來了,我們村上不愁水了。”接著又說:“媽,鄰村的小姐妹邀我去玩幾天,我交代隔壁嬸嬸來照顧你和小豬。”

媽媽笑笑地答應說:“好的!”

長發妹到隔壁交待了嬸嬸,回轉家來摸摸媽媽的臉,說:“媽,我說不定要在鄰村玩十把天啊!你……”

媽說:“你高興玩就玩吧!隔壁嬸嬸是個好人,會照顧我的。”

長發妹摸摸媽媽的臉,摸摸媽媽的手,她的眼淚滴下來了。

長發妹到豬欄邊,摸摸小豬的頭,摸摸小豬的尾巴,她的眼淚滴下來了。

她在房門口說了一句:“媽,我走了!”不等媽回話,她甩甩長長的白頭發朝陡高山走去。

半路上有一株枝長葉茂的大榕樹。以前,長發妹經過這裏,總坐在樹底的石塊上乘涼。

現在,長發妹走過樹底,摸一摸樹幹,說:“大榕樹啊,以後我不能再來你下面乘涼了!”

忽然,大榕樹後走出一個高大的老人,綠色的頭發,綠色的胡子,穿著一身綠色的衣服。他說:“長發妹,你去哪裏呢?”

長發妹嘆了一口氣,低著頭不出聲。

老人說:“你的事情我已知道了。你是好人,我要救你。我鑿起一個石頭人,像你一樣。你來大樹後面看吧!”

長發妹轉過大樹後,看見有一個大石頭鑿成的石姑娘,很像自己,隻是沒有頭發。

長發妹呆住了。

老人說:“山神要你躺在懸崖上挨水沖,這苦可受不了呀!我把這石頭人扛到懸崖上,讓石頭替你受刑。可隻缺少長長的白頭發。小姑娘,你忍痛吧!我把你的白頭發扯下來,安在石頭人的頭上。這樣,山神才不會疑心。”

老人不待回答,就按住長發妹的頭扯頭發。一索一索的扯下,一索一索的安在石頭人的頭上。也奇怪,安上就生了根。

長發妹的頭光了,石頭人的頭上卻長滿了雪白的長頭發。

老人笑笑地說:“姑娘,你回家吧,這村裏的田地有水了,你和村上的人下勁耕種吧!以後村上人的生活會慢慢好起來的!”說完,他扛起石頭人,飛快地朝陡高山跑去。

綠老人扛著白頭發的石人,走上陡高山,走到懸崖。他把石人放在懸崖上,讓急流的泉水沖著。泉水沖在石人身上,依著石人的頭發流下山來,長長的,白白的。

啊!白發水!白發水!

長發妹靠著樹根看呆了。

長發妹忽然覺得自己頭上癢癢的,伸手一摸,啊!頭發又長出來啦!啊!頭發又長長地垂下地來啦!

她用手拉過前面一看,啊!青黝黝的,啊!青黝黝的!她好喜歡啦,喜歡得跳起來!

她在大榕樹下等了許久,不見綠老人回來。忽然,微風吹來,大榕樹枝搖葉動,發出了聲音:

“長發妹,山神這家伙挨瞞住了,你好好回家吧!”

長發妹望望陡高山上長長的白發水,望望山腳下青乎乎的庄稼,望望田頭地尾歡歡樂樂的人,望望綠幽幽的大榕樹。她甩著青黝黝的長頭發,一跳一跳地回家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