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保衛戰 -重要戰役

長沙保衛戰

重要戰役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長沙會戰》是董亞春執導的大型戰爭史詩劇,由張豐毅、佟瑞欣、斯琴高娃南吉等主演。

該劇講述了1939年9月到1942年1月期間,中國軍隊與侵華日軍在長沙進行的四次大規模攻防戰,史稱"長沙保衛戰"。

  • 中文名稱
    長沙會戰
  • 首播時間
    2013年8月
  • 編    劇
     錢林森
  • 集    數
    10
  • 導    演
  • 類    型
    抗日戰爭
  • 主    演
    張豐毅佟瑞欣,馬曉偉,鄭昊
  • 製片地區
    中國
  • 上映時間
    2013年8月
  • 拍攝地點
    中國

​會戰概述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前兩次長沙保衛戰,雙方都自稱獲得了勝利。從戰術上看,雙方並未分出勝敗,中國軍隊的損失更大;但從戰略上,阻止了日軍的戰略目的,可以認為是抗戰中的勝利。第三次長沙保衛戰則是一場典型的勝仗。

中國特別重視長沙地區的防禦,由第9戰區(後分設第6、第9兩個戰區)集重兵與日軍在戰線上對峙。在1939年到1942年間,日軍先後三次大規模進攻長沙,中國軍隊與之展開殊死搏鬥,終將日軍擊退。

1939年(中華民國二十八年)9月至1942年1月﹐中國軍隊與侵華日軍在湖南長沙地區進行的三次會戰。

戰前形勢

日本改變侵華戰略

1938年10月,日軍侵占廣州、武漢後,由於戰線過長,兵力不足;人力、物力消耗巨大,財政經濟陷入困境;日本國內反戰厭戰情緒開始滋長,統治階級內部因“速戰速決”戰略的破產和對外政策的分歧而爭吵不休;更由於中國人民堅持抗戰,使其稱霸世界的戰略受到極大影響,處處呈現被動的局面。在這種情況下,日本侵略者被迫調整其侵華方針。

在政治上,放棄過去“不以國民政府為對手”的立場,轉而對國民政府採取以政治誘降為主,以軍事打擊為輔的策略。在軍事上,停止對正面戰場的戰略進攻,重點鞏固已有占領區。在經濟上,加緊經濟掠奪,力圖“以戰養戰”。

在改變了侵華方針後,其軍事戰略也做了相應調整。第一,放棄速戰速決戰略,準備長期作戰。第二,明確規定軍事行動要服務於政略和謀略工作。第三,為減少消耗而限制戰爭規模和強度。在作戰範圍上,“如無重大必要不企圖擴大占領地區”,“力戒擴大缺乏準備的戰線”;在兵力上“為準備今後國際形勢的轉變,要在各方面減少駐屯兵力及兵力的消耗”;在作戰形式上“進行小接觸”,只是在“敵軍集中兵力來攻擊時,及時予以反擊,消耗其戰鬥力”。第四,把軍事打擊的重心移向對付其後方的抗日游擊戰。

為加速中國事變的解決,日軍於1939年9月至1940年夏在正面戰場上相繼發動了對長沙、桂南和宜昌的作戰,但並沒有達到預期目的。

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日本再次部分調整了對華戰略。其總體構想是:確保和穩定占領區,使之成為“大東亞戰爭”的總兵站基地,對國民政府繼續施加軍事壓力,削弱其抗戰力量,並以政略和謀略相結合,摧毀其繼續抗戰的企圖,然後利用“大東亞戰爭”的成果,促使國民政府屈服,最終解決中國事變。

正是在上述軍事戰略方針的指導下,第9戰區先後與日軍第11軍進行了第一、第二和第三次長沙會戰。

一次會戰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1939年(民國二十八年)9月至10月,在抗日戰爭中,中國第9戰區部隊在以湖南湖北江西三省接壤地區對日軍進行的防禦戰役。

日軍第11軍為打擊中國軍隊的抗戰意志,消滅中國第9戰區部隊,集中第6、第33、第101、第106師團及3個旅團約10萬兵力,在司令官岡村寧次指揮下,採取奔襲攻擊的方針,發動了“湘贛會戰”,進攻長沙。為打破日軍戰略企圖,中國第9戰區代司令長官薛岳指揮16個軍30多個師約40萬人的兵力,採取逐次抵抗誘敵深入的作戰方針,在長沙附近消滅進攻的日軍。此次會戰,主要在贛北、湘北、鄂南三個方向作戰。

在贛北方面:9月14日,日軍第106師團由贛北奉新向會埠的中國守軍第19集團軍第60軍發起進攻;以第101師團一部向高安中國軍隊第32軍與第58軍進行牽制性攻擊。中國守軍未抵抗住日軍的進攻,陣地被突破,第60軍和第58軍分別向宜豐、凌江口等地轉移;第32軍轉移至錦江右岸之灰埠、袁浦之線。18日,日軍攻占上富、村前街、斜橋等,並向高安猛攻。19日,守軍經激戰後放棄高安,退守石鼓嶺和石腦圩西南高地,阻日軍西犯。21日,第32軍向高安反攻,與日軍展開激烈爭奪戰;22日,克復高安、高城,進占馬形山、趙家山之線。第74軍進占斜橋、南山何。日軍第101師團由高安向東北方向及五橋何退卻。第106師團主力由奉新向西進犯,突破守軍第183師和第15師陣地,24日,占領橫街、甘坊,並繼續西進。25日,中國軍隊調集幾個師兵力向甘坊一帶之日軍反擊,與其展開激戰。至10月3日,日軍進至大墩街、石街。中國軍隊進駐甘坊、橫街,切斷了西進日軍的退路。6日,中國軍隊第1集團軍和第30集團軍奉命圍攻日軍,戰至9日,進占沙窩裡、九仙湯、上富、冶城等地,並乘勝追擊,先後克復羅坊、會埠三都、修水。日軍退回武寧、靖安、奉新。

在湘北方面:9月18日,日軍主力第6師團及奈良支隊強渡新牆河,向新牆河北岸守軍第15集團軍第52軍發起進攻。守軍頑強抵抗5晝夜,於22日晚,被迫退至河南岸。23日拂曉,日軍在猛烈炮火支援下,強渡新牆河南進;上村支隊在汨羅江口附近營田登入,對第15集團軍形成夾擊之勢;第33師團由麥市南下,企圖消滅湘北中國軍隊。第15集團軍依據新牆河、汨羅江陣地抗擊日軍,予日軍以重創後,於24日撤至汨羅江南岸。26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電令第9戰區在長沙附近與日軍主力決戰。各軍遵令隨即進占陣地,側擊、伏擊日軍。27日,日軍分路南進,至30日,日軍主力進至撈刀河北岸,直撲長沙以北永安市、金井、上杉市、青山市、橋頭驛等地。日軍由於孤軍深入,中途遭到中國軍隊的阻擊、伏擊,被迫停止進攻。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在鄂南方面:9月22日,日軍第33師團向第15集團軍第79軍發起攻擊,23日,進占麥市、桃樹港,繼向汨羅江上游進犯。中國軍隊第27集團軍和第15集團軍第79軍在麥市附近與日軍展開激戰,殲其甚多。至29日,日軍攻占南樓嶺、平江,進抵朱溪廠、龍門廠、長壽街。中國軍隊第20軍、第79軍各一部在獻鍾、南樓嶺、桃樹港一帶夾攻日軍,主力向朱溪廠、龍門廠之日軍追擊。10月1日,第20軍收復龍門廠後,向長壽街之日軍側擊,第79軍克復桃樹港、麥市、獻鍾、嘉義。3日,日軍第33師團主力與第13師團奈良支隊會師於三眼橋,東趨渣津攻修水;4日,與第27集團軍及第79軍發生激戰後,分別向南江橋、麥市、通城方向退卻。第15集團軍尾隨日軍追擊,先後收復安定橋、長樂街、新市、淚羅等地。5日,日軍全線撤退,上村支隊遭到第54軍新編第23師襲擊後,由營田登船從洞庭湖上逃回岳陽;至9日,第6師團退向新牆河;第33師團撤回通城;奈良支隊退回通城。中國軍隊在全線追擊中,收復了平江、南江橋等城鎮。13日,會戰結束。

二次會戰

1941年9月初﹐日軍第11軍司令官阿南惟畿指揮四個師團﹑兩個支隊和航空兵﹑海軍各一部﹐約12萬人﹐進占岳陽﹑臨湘一帶﹐企圖擊潰第九戰區主力於湘北地區。

日軍為打擊中國第9戰區主力,摧毀中國軍民的抗戰意志,第11軍在湘北嶽陽以南地區集結了第3、第4、第6、第40師團和4個旅團,配有戰車第13聯隊,野重炮第14聯隊,獨立野戰重炮第15聯隊第1大隊及部分工兵、空軍、海軍部隊,計有步兵45個大隊,炮兵26個大隊 ,總兵力達12萬餘人;並配有軍艦20餘艘,汽艇200餘只,飛機100餘架。在司令官阿南惟畿指揮下,採取將主力並列於狹窄正面上,以縱深突破的戰略,向長沙進犯。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為了阻擊日軍南犯,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令第3、第5、第6戰區對當面之日軍發動攻勢,以牽制日軍兵力調動,第9戰區對日軍實施襲擊,使其不能集中兵力,然後借新牆河、汨羅江、撈刀河三線陣地,引誘日軍主力深入至長沙東北地區圍殲。第9戰區參加會戰的部隊總計40個師,50餘萬人,由司令長官薛岳指揮。

9月7日,日軍第6師團向湘北大雲山守軍游擊根據地發動掃蕩,以掩護其第3、第4、第40師團在新牆河右岸集結。中國軍隊第4軍進行抗擊後撤守。10日,第58軍增援大雲山,收復該地區;13日,與日軍第40師團在甘田地區遭遇發生激戰,至17日,日軍主力於新牆河北岸展開,完成了對湘北攻擊的部署。18日拂曉,日軍第4師團沿粵漢路向長沙前進;獨立第14混成旅團向洞庭湖南岸進出;第3、第6、第40師團由港口至新牆市一線強渡新牆河,迅速突破守軍正面防線,續向南進,中國軍隊憑藉新牆河英勇阻擊後,向右翼山地轉移。19日,日軍抵達汨羅北江岸地區。

為阻止日軍向長沙推進,第9戰區電令第37、第99軍堅守汨羅江南岸,阻擊日軍;第20軍協同第58、第4軍於19日拂曉向日軍側擊;第26軍由金井向撈刀河以北急進;第74軍向瀏陽河附近急進;準備於長沙以北三姐橋、金井之線實施反擊。此時日軍破譯了第9戰區作戰命令的電報,決定放棄原作戰計畫,命令各師團向東挺進,於撈刀河以北地區圍殲從東面側擊日軍的中國軍隊。24日,日軍強渡汨羅江,企圖圍殲右翼守軍。21日至23日,第58軍在洪橋,第20軍在關王橋,第4軍在洪源洞以南,與日軍展開激戰,第37軍和第10軍與日軍第4、第3師團激戰於神鼎山、密岩山、班召廟一帶;第2軍與日軍第6、第40師團各一部激戰於瓮江、蒲塘地區。突破了第37軍陣地。第37軍被迫向安沙地區撤退。第26軍被日軍包圍於蒲塘地區。該軍於25日夜,奉命向更鼓台、石灣方向突圍;24日晨前來增援第10軍,遭日軍攻擊,苦戰至午,陷於混亂,26日,被迫突圍轉移至石鼓牛及天雷山之線。第74軍從江西趕來增援,在春華山、永安市附近地區與日軍遭遇,展開激戰,又遭日機襲擊,損失甚重,被迫向南撤退。日軍第4師團於26日渡過撈刀河。27日下午該師團一部渡過瀏陽河,並於傍晚從長沙城東南角沖入市內,28日占領長沙。29日,日軍第3師團攻抵株州附近。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中國第9戰區已於27日奉最高統帥部電會,轉移攻勢,從各方調集增援部隊陸續趕至戰場投入戰鬥,將日軍包圍於撈刀河、瀏陽河之間。與此同時,第3、第5、第6戰區部隊分別向當面之日軍發動了攻勢。長沙被圍之日軍與後方聯絡線已被切斷,補給十分困難,遂於10月1日傍晚向北撤退。2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命令筇9戰區部隊追擊;第79軍向長樂街、新市方向跟蹤追擊,第58軍、第72軍向關王橋、楊林街,方向追擊;第4、第20、第99軍主力在馬鞍鋪、青山市、金井一帶截擊日軍;第26、第74軍和暫編第2軍清掃瀏陽河、撈刀河間戰場。5日,中國截擊部隊在汨羅江以南地區與日軍展開激戰,迫使其北渡汨水向新牆河以北退卻。6日,追擊部隊渡過汨羅江;8日,越新牆河,繼續向日軍攻擊。11日,中國軍隊恢復了原陣地,與日軍對峙於新牆河,會戰結束。

三次會戰

1941年12日中旬﹐日軍為配合其在香港地區的作戰﹐阿南惟畿指揮四個師團﹑三個旅團(支隊)﹐約10萬人﹐以三個師團進占湘北新開塘﹑西塘﹐沿岳陽至長沙鐵路進犯長沙﹐一個師團由贛北安義西犯上高﹐配合其主力進攻長沙。薛岳指揮13個軍﹐約17萬人﹐十個軍在湘北新牆﹑長沙地區﹐三個軍在贛北武寧﹑上高地區組織防禦。19日﹐湘北日軍一部攻占了岳陽東南段山。24日起﹐第3﹑第6﹑第40師團先後突破新牆河﹑汨羅江防線南下﹐守軍以一部兵力與日軍保持接觸﹐第37﹑第99軍主力向金井以東及鐵路以西地區轉移。31日﹐日軍越過撈刀河﹑瀏陽河﹐從南東北三麵包圍長沙﹐次日發起攻擊﹐守城的第10軍英勇抗擊﹐日軍受挫。1942年1月4日﹐守軍第4﹑第79軍等九個軍對敵反包圍﹐實施反擊﹐日軍被迫向東北方向退卻﹐守軍跟蹤追擊﹐日軍傷亡嚴重。16日﹐日軍撤至新牆河以北地區﹐由贛北西進的第34師團也被擊退﹐會戰結束。 1941年12月~1942年1月,中國軍隊第三次抗擊侵華日軍進攻長沙的作戰。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第23集團軍同日進攻香港。9日,中國政府正式對日宣戰,並調集軍隊反攻廣州。日軍中國派遣軍為牽制中國軍隊,策應香港作戰,令第11集團軍司令官阿南惟幾指揮4個師、2個旅、3個支隊(相當於營)及航空兵一部共12萬餘人,向長沙方向發動進攻,企圖在汨羅江兩岸殲滅第九戰區主力。中國第九戰區司令長官薛岳指揮13個軍、1個挺進軍、1個飛行大隊等30餘萬人,採取逐次抗擊、引誘日軍深入戰法,擬在撈刀河、瀏陽河之間地區包圍殲滅日軍。

12月24日晚,集結於岳陽東南麻塘、新開塘一帶的日軍第6師、第40師主力在新牆、潼溪街一線強渡新牆河。次日晨,第3師亦隨第6師之後徒涉過河。第九戰區第20軍與日軍激戰竟日,一部與日軍保持接觸,主力向關王橋、王家坊山區後撤;第58軍向西側擊日軍,後撤至楊林。27日,日軍第3師於汨羅附近強渡汨羅江,南攻第99軍,迫其退至營田、湘陰一線。29日日軍第6、第40師乘勢於新市、長樂街渡過汨羅江,遭到第37軍頑強抗擊,激戰至30日,第37軍由浯口退至社港。日軍獨立混成第9旅由岳陽前進至關王橋,並指揮澤支隊掩護軍主力左側翼。阿南惟幾見進攻順利,令所部向長沙進攻。31日,日軍進入撈刀河與瀏陽河中間地區。1942年1月1日,日軍第3師渡過瀏陽河,在20餘架飛機支援下,向長沙東南郊猛攻。第10軍頑強抵抗,激戰一晝夜,白沙嶺陣地失陷。2日日軍第40師主力集結於金井,保障翼側安全;第6師主力集結於梨市,一部於長沙東北展開,向城內攻進。守軍在嶽麓山炮兵第1旅重炮火力支援下堅守陣地,擊退日軍多次進攻,並殲滅突入白沙嶺陣地日軍。3日,日軍第3、第6師在航空兵與炮兵協同下,再向長沙猛攻。守軍得第73軍第77師增援,奮力搏殺,戰鬥十分激烈。日軍受守軍炮火壓制,進攻受阻,至4日因傷亡慘重,彈糧將盡,且第九戰區調至長沙外圍的10個軍已從四面包圍,進行向心攻擊,被迫下令北撤。贛北日軍第34師、獨立混成第14旅為策應湘北方向作戰,於12月25日分別向上高、修水發動進攻,至次年1月6日亦被守軍擊退。5日晨,湘北日軍在航空兵掩護下,向東北突圍。在中國軍隊前堵、側擊和追擊下,傷亡慘重,至16日退至新牆河北岸,會戰結束。是役日軍自稱傷亡6 000餘人。

此戰,中國軍隊採用逐次抗擊,引誘日軍深入,堅守長沙核心陣地,合圍聚殲,動員中國軍民破壞日軍補給線等戰法,取得長沙會戰勝利。

重要影響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第一次長沙會戰,發生在歐戰爆發後的十幾天,當時正值波蘭敗亡、歐洲危急的關鍵時刻。國民黨軍隊在這次會戰中予10萬來犯之日軍以迎頭痛擊,挫敗了其殲滅第9戰區主力的目的,從而有助於引起歐洲各界人士對中國局勢的關注。第二次長沙會戰,發生在蘇德戰爭爆發後的3個月。面對著德軍的強大攻勢,蘇聯戰局岌岌可危。國民黨軍隊在這次作戰中雖然損兵折將,日軍也一度攻進長沙,但最後日軍還是撤出了長沙,中國戰局並沒有因此而受到影響;第三次長沙會戰緊接太平洋戰爭而爆發,當時日軍一路勢如破竹,同盟國軍隊接連敗北。在此形勢下,國民黨軍隊取得了第三次長沙會戰的勝利,這不僅對中國國內,對同盟國來說也是意義重大。正因為如此,這次會戰的勝利引起了盟國、特別是英、美的廣泛關注。

還在第三次長沙會戰進行過程中的1942年1月1日,世界上26個反法西斯的國家在美國華盛頓集會,發表聯合宣言。中國與美國、英國、蘇聯作為四大強國,領銜在宣言上籤字。1月3日,盟國成立中國戰區盟軍統帥部,經羅斯福提名,由蔣介石出任盟軍統帥部最高統帥,統一指揮在中國的美國軍隊以及東南亞越南、泰國的軍隊對日作戰。羅斯福在第三次長沙大捷後的第22天給蔣介石發來了一份熱情洋溢的賀電,同時宣布再次向中國提供5億美元的貸款。其後,他並以他夫人的名義,邀請蔣介石夫人宋美齡訪問美國,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他還通過他的代表,駐華美軍司令官、中國戰區參謀長史迪威,授予第9戰區司令長官、第三次長沙會戰的具體組織者、指揮者薛岳一枚美國勳章。另外,第三次長沙會戰勝利後不久,美、英政府便主動向中國提出,要廢除西方列強與中國歷屆政府簽訂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歸還上海、廈門等地的公共租界,取消領事裁判權。

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必須自尊、自強,才能贏得世界上其他國家和民族的尊重與平等對待。第三次長沙會戰的勝利,給中國帶來的種種榮譽與平等待遇,再一次證明了這一真理。

中國國際地位的提高,並不僅僅是因為中國取得了第三次長沙會戰的勝利。應該說,這是整箇中華民族同仇敵愾、共御外侮,經過長期不懈的艱苦努力才換來的,特別是中國人民不能忘記,中國共產黨及其所領導的抗日武裝在整個抗日戰爭中所起到的中流砥柱的作用。

相關人物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指揮長沙會戰的抗日將軍——薛岳

薛岳,又名仰岳,1896年生於廣東省樂昌縣。1910年加入中國同盟會,曾擔任孫中山警衛團的營長。後在國民革命軍李濟深第4軍任師長。1935年任貴陽綏靖主任,曾代理黔省主席。抗戰開始後,薛岳主動請纓殺敵,率部參加了“八•一三”上海抗戰。1939年代理第9戰區司令長官,負責指揮兩湖和江西部分地區對日作戰。

廣州武漢相繼陷落後,粵漢間的湖南成為日本侵略者攻擊的主要目標。日軍在兩次攻占長沙均未得逞的情況下,於1941年12月23日,又以第40師團主力發動了第三次對長沙的進攻。薛岳總結前兩次會戰的經驗教訓,提出了一套利用湘北複雜地形,與日軍決戰的“天爐戰法”。日軍先乘大雨和夜色突破了中國軍隊前沿陣地,渡過新牆河,撲向汨羅江北,並與沿粵漢線南下的日軍第3師團會合後,很快攻至汨羅江南岸,進入中國軍隊預設之決戰區域。薛岳向所部官兵下達手令:“第三次長沙會戰,關係國家存亡。岳抱必死決心、必勝信念。”他要求“各集團軍總司令、軍、師長,務必確實掌握部隊,親往前線指揮,適時捕捉戰機,殲滅敵軍”。日軍第3師團在飛機支援下向長沙東南阿彌嶺等中方陣地發起了進攻。薛岳下令第10軍李玉堂布下巷戰陣勢,守衛長沙市區。雙方在長沙東南郊展開激戰,拚死爭奪,幾乎所有據點都反覆易手。日軍的攻勢受挫。為了加強長沙防守和反擊力量,薛岳又調第77師進入長沙預備作戰。與此同時,他部署外圍的中國各軍由遠處向長沙逼近。當日軍看到被中國內外線兵團包圍的危險準備撤退時,薛岳即命令各部隊從不同方向對日軍展開圍追堵截。日軍且戰且退,損失慘重。薛岳指揮中國軍隊利用湘北山丘河流交錯縱橫的複雜地形,繼續以各種方式追擊,使日軍處處挨打。第三次長沙會戰取得大捷。整個戰役共殲滅日軍5萬多人,沉重打擊了日本侵略者的囂張氣焰。

抗戰勝利後,薛岳被委任為徐州綏靖公署主任。1949年任廣東省政府主席,同年底任海南島防衛總司令。1950年5月去往台灣。

老兵回憶

我用槍榴彈打下日軍偵察機,真過癮

“注意隱蔽,日軍戰機又來了!”王維本叫了一聲,將身邊的團長張越群按到。4架日軍的飛機幾乎同時從他們頭上掠過。

一陣機關槍掃射的聲音,王維本感覺到頭上一涼,帽子被打飛了。接著“轟、轟”幾聲巨響,王維本明顯感覺到大地在震動,接著濺起的泥土打在頭上和身上。他用手支起身子,震了震,將身上的泥土抖落,然後抓起旁邊的帽子,帽子的頂部已經被飛機的機槍打了一個很大的洞,他拍了拍帽子上的土,戴上、扶正。

這是1942年1月2日的長沙南郊,第三次長沙會戰的第二階段打響的第二天。從元旦凌晨5時左右開始,王維本所在的國民黨第10軍預10師張越群團所在的第一道防線,也就是第三次長沙會戰的正面防線,不但要經受日本精銳第3師團石野聯隊的地面進攻,同時還經常遭受日本飛機的掃射轟炸。

“日軍的飛機每次都是3至4架一批進行掃射轟炸,從早上開始到晚上基本就沒有停過。”王維本回憶起當時的戰況時依然神情激動:“1942年1月1日凌晨5時,日軍開始集結兵力攻擊29團第一營防守的阿彌嶺陣地。戰況非常激烈,激戰中,一營的基層指揮官幾乎全部陣亡,第一營的營長曾建葉也陣亡了,張團長派團副去督戰。但一營陣地在下午4時還是被突破了,營長曹建業陣亡,整個一營損失慘重,只能向侯家塘、小林子沖邊打邊撤,在撤退中,團副陳善新被日軍的流彈打死了。只一天的戰鬥,一營幾乎就打完了”。

“1月2日凌晨6時,日軍在飛機的掩護下開始向三營楓樹山、雨花亭攻擊,並以騎兵衝擊三營陣地的制高點七里廟高地。鑒於戰場形勢,團指揮所從黃土嶺當時的中央無線電機廠(現長沙政治學院內)向黃土嶺以西高地上轉移,但從凌晨6時開始,就遭到了日軍戰機的多次掃射轟炸。”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當天上午約10時,不知是想看清點還是藐視中國軍隊沒有高射武器,一架日軍的偵察機以超低空進行盤鏇偵察,低到我甚至可以看見日軍駕駛員的樣子。我背起一個槍榴筒來到掃把塘大道邊的一個大石牌坊下,架起,在日軍戰機掠過的時候開了火。日軍戰機晃了晃,冒出一股煙,並掉下了一塊木膠片,向南歪歪斜斜飛去,不多時就看到裡面跳出一個傘兵,接著就看到敵機栽頭墜毀了。”

1941年12月13日,日軍11軍司令官阿南惟幾發布了第三次進攻長沙的命令。12月23日,日軍在新牆河上游油港以北地區發起進攻,並揚言要在長沙度1942年元旦,第三次長沙會戰打響。

中國第九戰區司令長官薛岳當時指揮的軍隊共13個軍約17萬人。薛岳採用“天爐戰法”的後退戰戰略抵抗日軍。整個戰役分成三個階段,以第二階段長沙保衛戰尤為重要,薛岳將守衛長沙的任務交給了第10軍。王維本說,第10軍自參加第二次長沙會戰之後,就奉命在株洲以南地區休整,12月下旬才調守長沙。不過第10軍的兵源並未補充,全軍三個師及軍直屬部隊共約2萬人。12月28日薛岳向第10軍下達命令:“命令你軍固守長沙,務求成功,嚴令部隊作戰,不得退縮,擅自後退者殺無赦,重傷兵亦不得後撤。”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王維本在他的回憶里寫著:經部署,第3師(師長周慶祥)防守長沙東郊,190(師長朱岳)防守長沙北郊,預10師(師長方先覺)防守長沙南郊,另外調派來支援的孔荷龐師防守沿江城廂一帶兼作預備隊。

預10師於31日渡過湘江後,全師在長沙南郊採取縱深配備,以29團為第一線。王維本當時就在防守第一線的29團(團長張越群)任中尉偵察排長同時協助團副工作。他說當時他們團的兵力配置是:以第一和第三營為第一線:第一營防守區域為左至南大十字路、左家塘、阿彌嶺,右是楓樹山至侯家塘。第三營防守區域為楓樹山、雨花亭、金盆嶺、冬瓜山一線。第二營為預備隊,位於侯家塘、小林子沖一帶。團指揮所設在黃土嶺中央無線電機廠。

“當天我就派出三組6名便衣分向東山鎮、洞井鋪、黑石鋪等地偵察敵情,當天下午約5時,向東山方向偵察的偵察員報告說,東山鎮發現日軍已駐滿鎮,村民大部分逃到山上,且發現日軍還陸續在進駐。當天晚上,日軍以第3師團為先頭部隊約3萬多人,到達長沙南郊郊外。尚有數量不詳的日軍步騎兵有迂迴、包圍長沙之勢。通過偵察,主攻中國軍隊團防禦陣地的是日軍第3師團的石野聯隊。”

日軍使用毒氣彈,29團最後幾成空殼

王維本說,根據日軍的部署:1942年元旦這天將全部占領長沙,但由於中國軍隊的完全抵抗,第一天日軍只是突破了預10師一線部分陣地。但是阿南惟幾眼見先鋒部隊已經進入到長沙城內,搶先匯報日軍總部,宣布11軍已經攻克長沙。這個訊息對於第一和第二次長沙會戰兩次沒有攻下長沙的日軍而言,是值得驚喜的。日本國內當天就組織了慶祝,以歌頌日軍終於攻克長沙的“神威”。但是由於中國軍隊奮勇抵抗,日軍在長沙陷在巷戰與肉搏戰之中,日本新聞發布日軍已經攻陷長沙的快報,成為一個大笑話。

1月2日上午,也就是在王維本打下日軍偵察機不久,惱羞成怒的日軍炮兵部隊開始向29團指揮所所在的黃土嶺覆蓋轟擊。日軍的騎兵部隊也開始向29團指揮所所在陣地突擊。

“團副曾友文命令警衛人員掩護團長先撤退,然後帶著中國軍隊偵察排戰士和部分警衛衝上了陣地對進攻的日軍進行阻擊。阻擊戰打得十分艱苦,日軍騎兵部隊輪番向我進攻,由於地勢的原因,日軍的騎兵部隊機動性並不強,中國軍隊戰士用手榴彈和機槍打退了日軍的進攻。”

“一段時間後,團副指揮我們開始逐漸撤退。撤退中,團副曾友文在從隱蔽點出來時被日軍的狙擊手打中胸部,當場陣亡了。我和戰士們在陣地的附近找了一個偏僻的凹陷處,將團副的屍體放入,並用薄土掩蓋好。戰士們圍著這個簡單的墓敬禮,一些戰士還哭了出來。”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我帶著部隊邊打邊撤,撤到了仰天湖東邊的大古墓與團長會合。在清點人數的時候才發現,我們團指揮所僅剩下了團長張越群、幾名傳令兵、司號長以及我和13名警衛和偵察排的戰士。由於團部與師部已經失去了聯繫,團長命令我死守該處,沒有他的命令不準撤退。他帶著幾名傳令兵和司號長向師指揮所走去,就在前往的途中,司號長因為銅號的反光暴露,被日軍的狙擊手打中死亡。”

“我則與第二營過來的一個連隊就地組成了新的阻擊防線。下午3時左右,日軍一小分隊向我陣地發動兩次攻擊,但被我們用手榴彈和槍榴彈擊退。日軍開始用步兵炮輪番轟擊,接著又向中國軍隊陣地發射了煙幕彈,當我們以為日軍要趁煙霧突擊我軍陣地時,日軍又向中國軍隊陣地發射了毒氣彈。由於措手不及,也沒有防毒面具,很多戰士吸入毒氣都開始發暈,我命令一個戰士去收取各人的水壺及毛巾去打水,讓戰士們用濕毛巾護住鼻嘴,但即使如此,也還是有些戰士喪失了戰鬥能力。”王維本介紹說,日軍的毒氣彈發射後因為有明顯的煙霧,因此借用煙幕彈作為掩護施放,就可以最大限度地傷害中國守軍。

最後,王維本所在的防線在毒氣彈的打擊和日軍的攻擊下,只剩下了13人。王維本說,從元月1日到此役過後,張越群團幾乎只剩下了空殼:29團的減員在70%以上。日軍也不好受,也付出死亡六七百人的代價。

方師長預立遺囑,士兵有感誓死守土

預10師守第二條防線的是全師戰鬥力最強的28團。實際上,在1942年1月2日,日軍第3師團7000餘人就開始猛攻長沙城南郊冬瓜山28團防守的陣地,當天28團官兵在團長葛先才率領下,擊退敵人無數次衝鋒。

元月3日,在師長方先覺的指令下,28團葛先才團長將包括王維本在內的29團退下來的部隊重新進行了收容整編,並投入了冬瓜山及紅山頭一帶的防線。

也就在這天,王維本他們聽說師長方先覺預立遺囑,要與長沙防線共存亡的事。1942年元月1日晚,王維本所在的29團部分防線被日軍突破後,薛岳來電話向方先覺詢問戰況,最後問:“你能守多久?”方說:“我能守一個星期。”薛岳問:“如何守法?”方說:“我第一線守2天,第二線守3天,第三線守2天。”薛岳說聲“好”,便放下了電話。當天深夜,方就寫了一封信叫副官主任張廣寬派人送到後方他的家眷那裡,要求第二天以前一定要送到。這封信被當時的政治部代主任楊正華拆看,原來這封“家書”竟是他的遺囑,內容為:“蘊華吾妻,我軍此次奉命固守長沙,任務重大,長沙的得失,有關抗戰全局的成敗。我身為軍人,守土有責,設若戰死,你和五子的生活,政府自有照顧。務望五子皆能大學畢業,好好做人,繼我遺志,報效黨國,則我含笑九泉矣!希吾妻勿悲。夫子珊。”

楊看過後,決定在報紙上發表以鼓舞士氣,於是擬了新聞稿連夜送給《長沙日報》。次日<長沙日報>頭版大字標題:“方師長誓死守土,預立遺囑”。

王維本說,許多戰士聽說方師長立了戰前遺囑之後,十分感動,一些士兵和學校表示要“成則以功勳報祖國,死則以長沙為墳墓”,抱著必死的決心投入戰鬥。

陣地上除了硝煙外只有殘肢斷臂

1942年1月3日,預10師的第二道防線遭受到了空前慘烈的攻擊。王維本現在回想起來依然經常緊握雙手。

王維本說,2日晚,他派出了幾組便衣進行敵情偵察,發覺日軍的第3師團已經得到第6師團的部分增援,而且增援部隊都聚集在大小冬瓜山以及火車南站至紅頭山一帶。他估計第二天日軍可能進攻的重點就在大小冬瓜山一帶,目的是突破陣地後占領杏花園高地上的軍械庫。他將情況報告了團長張越群並引起了師部的重視。

3日開始,日軍主力果然開始攻打冬瓜山、紅頭山一帶防線。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中國軍隊在陣地上修建了許多明暗工事,交叉的火力造成日軍很大的傷亡。為突破中國的陣地,日軍向中國陣地投擲了許多燃燒彈,燃燒彈把中國許多在明工事的戰士捲入了火海,這些戰士就這樣被活活燒死。”

“儘管如此,中國軍隊修建的暗火力點還是造成了日軍進攻部隊極大的傷亡。日軍為了摧毀我暗火力點,開始使用‘肉彈’攻擊:遇到陣地的暗火力點時,日軍就出動敢死隊,全身用烈性炸藥綁在身上前仆後繼地向前沖,直到炸飛這些暗火力點。最後高地易手,整個高地被削平了一截。”

“日軍有敢死隊,難道中國就沒有敢死隊嗎?”王維本說,為了奪回陣地,葛先才也組織了幾十支敢死隊,在集中20多挺機槍的掩護下,投向冬瓜山。“中國的敢死隊身綁炸藥,趁著日軍還沒有穩固陣地時,向他們攻擊,我們的戰士看著人多的地方就沖了上去,然後拉響炸彈,與日軍同歸於盡。”他回憶說,當時陣地上除了硝煙之外就只有殘肢斷臂,就像修羅地獄。到整個戰役結束為止,雙方白刃拉鋸11次,我方奪回了陣地。該處防線28團除50餘人生存外,其餘官兵全部壯烈殉國!

3日晚,日軍夜襲中國軍隊陣地,多次交戰後,日軍敗退了下去。下去之前,日軍的夜襲部隊將兩日來陣亡的日軍屍體也帶了回去。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經過偵察,他發現日軍帶回屍體的目的是集中在金盆嶺石牌坊下進行焚燒,由於該處是日軍和中國軍隊交戰的一個地點,在焚屍時,石牌坊因為裂開而倒塌,壓死了幾名日軍。

1942年1月4日,重慶<新華日報>報導:“兩日來,長沙東南郊血戰結果,在中國軍隊陣地前,日軍遺屍至少在15000具以上。”

王維本說,長沙守城之戰的成功,還有一個重要部隊:炮兵部隊。1月4日中午,日軍飛機向地面部隊投送彈藥和給養,不但許多降落在中國軍隊陣地,其中一個給養箱還被炮兵部隊擊中,許多戰士都認為那是“天佑長沙”!

也就是1月4日那天,中國軍隊的73軍、第4軍、第37軍、第20軍、第58軍等部隊已經完成了對日軍的合圍態勢。日軍為了避免全軍覆沒,開始命令部隊撤退。中國軍隊開始全面反攻,直至取得第三次長沙會戰的勝利!王維本說,由於第10軍在長沙守城戰中傷亡太大,沒有參與追擊行動。

一次輝煌的勝利

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軍奇襲美國珍珠港,同一天,日陸軍23軍開始進攻香港,為使攻占香港順利進行,日軍大本營命令駐湖南地區的11軍向湘南進攻,以牽制中國軍隊南援行動。11軍司令官阿南惟幾接受命令後,於12月13日發布了第三次進攻長沙的命令。12月23日,日軍在新牆河上游油港以北地區發起進攻,並揚言要在長沙度1942年元旦,第三次長沙會戰打響。

蔣介石十分重視第三次長沙會戰,親臨南嶽督促部隊作戰。薛岳當時指揮的軍隊共13個軍約17萬人。

鑒於日軍11軍調動頻繁、大規模集中的情況,薛岳就針對日軍的進攻行動制定名為“天爐戰法”的後退戰戰略:將第九戰區的兵力集中在湘北地區,在日軍進攻的地點逐次抵抗,將中國主力部隊置於兩翼,引誘日軍主力於瀏陽河、撈刀河間地區,然後集中優勢兵力進行包抄,形成一個南堵北追、東西夾擊、四面合圍的戰備態勢,將日軍予以殲滅。並將整個戰役分成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逐次抵抗、誘敵深入,消耗日軍、爭取集中兵力的時間;第二階段是長沙保衛戰,以一個軍的兵力死守長沙,贏取其餘部隊包圍進攻日軍的時間;第三階段為反攻追擊階段,即對包圍的日軍進行殲滅追擊。這一戰略取得了空前成功。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第三次長沙會戰,日軍傷亡56000餘人,俘虜139人,中國軍隊傷亡28000餘人,中國軍隊取得輝煌勝利!這是珍珠港事變以來,盟國在亞洲戰區中唯一的勝利,是自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盟軍的第一次重大軍事勝利。這時候日本的南方軍,在百日之內,就橫掃盟國在亞洲所有的據點與要塞。

西方國家的軍隊,在被日軍擊敗之後,真正知道了落後的中國能夠單獨地對抗日本如此之久,實在是有著過人的能耐。美國記者福爾門氏在報導中說:“中國第三次長沙大捷,證明了兩個原則,那就是中國軍隊的配備,若能與日軍相等,他們即可很輕易地擊敗日軍。”英國<泰晤士報>說:“12月7日以來,同盟軍惟一決定性之勝利系華軍之長沙大捷。”

就歷次中日戰爭中的戰場成果與記錄而論,第三次長沙會戰的戰績應是最為輝煌的,就兵力動員的規模以及日軍死傷來看,中國軍隊在長沙大捷的表現,比在台兒莊、萬家嶺、崑崙關、上高會戰所得的勝利,還更為出色。而薛岳將軍更是因此得到日軍的“長沙之虎”的封號。

遺址現狀

長沙會戰長沙會戰

為紀念中國抗戰勝利60周年,再現當年長沙會戰的歷史,長沙市決定在2005年7月底前修建好嶽麓山上的6大抗戰遺址。

長沙市有關部門負責人對兩份全面修復整理嶽麓山抗戰文物的提案進行了督辦。 “嶽麓山保存了大批抗戰遺蹟。”長沙市政協文教衛體和文史委員會的負責人說,抗戰期間,中國軍隊與侵華日軍在長沙進行了四次大規模會戰,史稱“長沙三次會戰”和“長衡會戰”,有力地打擊了日軍的囂張氣焰,阻擊了日軍的侵華步驟,產生了很大的國際影響。在這幾次會戰中,嶽麓山曾是中國第九戰區司令部戰時所在地。自上世紀30年代起,這裡相繼建成岳王亭、忠烈祠、陸軍第七十三軍抗戰陣亡將士墓、長沙會戰紀念亭等紀念性建築物,山中保存了當時的戰壕、彈坑、炮台及九戰區戰時指揮所等遺址,並出土有當年抗日將士遺留的槍枝、彈殼、電話筒等文物。

抗戰遺址不同程度破損

折戩沉沙鐵未銷!但現在的嶽麓山已難以感受當年金戈鐵馬的激情。因種種原因,除七十三軍抗日陣亡將士公墓和忠烈祠(含岳王亭)在近年得到修復整理外,嶽麓山上的這批抗戰文物很多沒得到保護和利用,或坍塌荒廢,或被風雨剝蝕。

其中長沙會戰紀念亭於上世紀50年代被拆毀後,其亭內“長沙會戰紀念碑”廢置路旁;記錄了九戰區各參戰部隊士兵(名錄)的紀念碑石,成了雲麓宮前坪圍欄的欄板;九戰區戰時指揮所(地處清風峽內山洞)長期關閉;曾作為指揮所的警察紀念堂(1935年建)則成了一棟危房;七十三軍抗日陣亡將士公墓原來規模宏大,忠烈祠至紀念碑中軸線的兩側,曾分別建有長明燈、紀念亭(分別稱歸宿亭、紀念亭),現中軸線雖已修復,但兩側仍處殘破狀態。至於那些戰壕、彈坑、炮台等,則更是無人管理,已逐漸被人淡忘。

六大遺址再顯崢嶸歲月

嶽麓山風景名勝區麓山景區管理處主任劉祖建說,在保持原樣、不破壞周邊環境、不違背歷史事實的基礎上,今年計畫修繕6處抗戰歷史遺蹟:七十三軍抗戰陣亡將士公墓、清風峽作戰指揮部、湖南省會警察紀念堂、長沙會戰碑、陣亡將士名錄碑、炮台、戰壕遺址。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