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砍手門

長春砍手門

2011年10月8日下午,長春18歲的高三學生吳天昊在籃球場打球時,與人發生口角,對方家長帶40餘人持刀猛砍吳天昊,吳雙手被砍斷後被送往醫院,于10月9日上午不治身亡

  • 中文名稱
    砍手門
  • 時間
    2011年10月8日下午
  • 地點
    長春市東嶺南街百屹籃球館

事件經過

2011年10月8日,被害人吳天昊在長春市東嶺南街百屹籃球館內打球時,與郝志鵬言語不和,發生肢體沖突。在撕扯過程中,郝某的眼角受傷。隨後,郝志鵬的父母糾集17人沖進球場,將吳天昊左右手臂割傷。9日上午10點,被害人吳天昊因失血過多,在醫院不治身亡。

長春砍手門長春砍手門

事件詳情

長春砍手門 長春砍手門

吳天昊是吉林省實驗中學的高三學生,打算報考籃球專業。2011年10月8日下午3時許,他和幾個朋友相約到長春百屹會館籃球場練球。一小時後,幾個年紀相仿的年輕人來到球場,雙方原本並不相識,隻是湊巧一起打球比賽。

吳天昊的同學回憶說,在打球過程中,因為雙方發生了幾次身體碰撞,就爭執了起來,廝打在一起,但兩伙人很快就被圍觀的人勸開。後來對方那伙人中的一名男生拿出手機,給他的父母打電話。

後來得知這名男生叫郝志鵬,是長春市第二實驗中學高三學生。十幾分鍾後,郝志鵬的父母開著賓士車趕到球場,把吳天昊與幾名同學叫到百屹會館外面,並表示同意協商解決的辦法。但很快又來了幾輛車,有人聽到一男子下車就問郝志鵬的父親"姐夫,咋整?"

小王是吳天昊一起打球的同學,他記得:"他們說了沒幾句,那個男的就轉身沖我們喊,說要收拾我們,誰也別想跑。"隨後從馬路對面沖過來數十名男子,年紀都在二十多歲,每個人手裏都拿著一把長約三十釐米的片刀。另據目擊者回憶,當時起碼有40多人圍毆吳天昊等人。

肇事者的父親叫郝升山,在當地經營一家大型煤礦。案發當時郝升山是開著賓士車過來的,他對吳天昊說,"我們家有的是錢,給你打殘了我能擺平,新來的公安局長我也能擺平。就是打你"。隨後,郝志鵬的母親杜夏娟沖著帶刀男子大聲指揮:"給我打,打壞了我花錢治!"

"在打鬥中,有人拿刀朝吳天昊頭上砍去,他舉起雙手一擋,一隻手就差點被砍下來了。"吳天昊的朋友小聞說,吳天昊被送到醫院時,頭部有十多道傷口,他的左手隻剩下一絲皮肉連著了,右手腕處也有嚴重的刀傷。他聽到吳天昊喊:"你們別打我了,我要不行了。"接著那些持刀男子都跑了,隻剩下渾身是血的吳天昊躺在地上。郝志鵬的母親看到這個情況時,才趕緊開車將吳天昊送往醫院。

吳天昊的姐姐在接受訪談時提到,"到醫院時郝志鵬的母親還不以為然,還在炫耀金錢,從包裏拿出好多錢說'你們要多少錢就開口,我家有錢,不夠我包裏還有',十分囂張。"

吳天昊被送到醫院時,能自行上樓,並有大小便各一次,頭部有十多道傷口,左右手腕處有嚴重的刀傷。

10月9日上午6時吳天昊的手被治療,但是大約過了半小時開始呼吸困難,開始吸痰後吸出來的都是血,8時許,18歲的吳天昊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但家屬決定堅持對其進行人工呼吸。直到10時,吳天昊父親吳曉波趕到搶救室時,家屬才不得不接受吳天昊死亡的事實,吳天昊于當天10時搶救無效身亡。吳天昊于10日上午接受屍檢,當天晚上被家人送往殯儀館。

警方處理

郝志鵬的母親杜夏娟已于8日晚被派出所帶走調查,郝志鵬與父親郝升山于9日晚向公安局投案自首。長春市公安機關隨即成立特偵組,抽調警力200多人,分成五個特偵組,分線開展抓捕。對犯罪嫌疑人"醒煤"設備個體經營者郝升山、杜夏娟及其兒子郝志鵬進行刑事拘留。已抓獲涉案人員17人,依法拘留12人,正在審查5人。

最終宣判

此案已于2013年2月6日,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吳天昊案法院判決:

郝升山、林忠成死刑,剝奪公權終身;

郭守佳無期徒刑、劉春光無期徒刑,剝奪公權終身;

吳和舉14年;杜夏鵑11年;張純潔10年;仁術程8年;郝志鵬5年;申立仁5年;陳永哲5年;彭立剛5年;張也3年6個月;趙遜3年6個月;李慎龍3年。

中學生郝志鵬判了5年(郝志鵬的父親死刑,母親11年)。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