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宮

長春宮

長春宮是西六宮之一,也是明清兩代後妃居住的宮殿。前殿懸掛有乾隆皇帝御筆匾為“敬修內則”。明代天啓皇帝妃子李氏,曾居住在此宮。

  • 中文名稱
    長春宮
  • 建成時間
    明永樂十八年
  • 初名
    長春宮
  • 前殿懸掛
    敬修內則
  • 黃琉璃瓦
  • 歇山式頂

實用信息編輯

門票信息

門票價格

長春宮不單獨售票,購買故宮門票即可。

旺季(4月1日~10月31日):60.00元

淡季(11月1日~3月31日):40.00元

優待政策

1.2米以下兒童可以隨監護人免票參觀。離休幹部憑離休證免費參觀。殘疾人憑殘疾人證件免費參觀。60歲以上(包括60歲)老年人可購買老人票,大、中、國小學生(含港、澳、台學生;不含成人教育、研究生)憑學生證可購買學生票。

開放時間

故宮開始售票和開放進館時間為08:30;淡季停止售票時間為15:30,旺季停止售票時間為16:00;淡季清場時間為16:30,旺季清場時間為17:00。

交通信息編輯

自駕車

育群胡同-南陽胡同-大佛寺東街-大佛寺東街南口-向右轉-美術館東街-向右轉-五四大街-向左轉-北河沿大街-東華門大街-景區正門。

公共交通

(1)1、2、5、8、10、20、52、22、120、728、802天安門西或天安門東下車。

(2)60路東華門下車。

(3)捷運1號線(天安門東站、天安門西站)、9、17、22、44、48、59、66、110、126、301、646、673、692、729、803、808、901、特4、特7、brT1前門下車或101、103、109、685、814、846路故宮下車。

主要景點

長春宮是故宮內廷西六宮之一,位于太極殿之北,鹹福宮之南。宮殿建築為黃琉璃瓦歇山式頂,前出廊,明間開門,隔扇風門,竹紋裙板,次、梢間均為檻窗,步步錦支窗。明間設地屏寶座,上懸乾隆皇帝御筆所題的"敬修內則"匾。左右有簾帳與次間相隔,梢間靠北設落地罩炕,為寢室。殿前左右設銅龜、銅鶴各1對。東配殿曰綏壽殿,西配殿曰承禧殿,各3間,前出廊,與轉角廊相連,可通各殿。廊內壁上繪有18幅以《紅樓夢》為題材的一組巨幅壁畫,有的是"怡紅院",有的是"瀟湘館",有的是賈母逛大觀園等。繪製的人物栩栩如生;亭台樓閣等景物,富有立體感。布局結構,巨麗精整,畫筆精細,典雅清秀,顯示晚清時期畫師們的精湛藝業和深厚功力。長春宮南面,即體元殿的後抱廈,為長春宮院內的戲台。東北角和西北角各有屏門一道,與後殿相通。後殿為怡情書室,與長春宮同期建成,面闊5間,東西各有耳房3間。東配殿曰益壽齋,西配殿曰樂志軒,各3間。後院東南有井亭1座。

長春宮長春宮

長春宮是明清兩代後妃居住的宮殿。明代天啓皇帝的妃子李氏曾居住在此宮。乾隆皇帝的孝賢純皇後、鹹豐皇帝的慈安太後、西太後、禧妃曾在這裏住過。孝賢皇後的東珠頂冠、東珠、朝珠等物件,曾在這裏陳設。

用途

長春宮是西六宮之一,也是明清兩代後妃居住的宮殿。前殿懸掛有乾隆皇帝御筆匾為"敬修內則"。

明朝嘉靖皇帝的尚壽妃天啓皇帝的李成妃,曾居住在此宮。

長春宮長春宮

清代乾隆皇帝的孝賢皇後曾在這裏住過。乾隆把長春宮賜予孝賢皇後居住是有深深愛意的。雍正十一年,雍正帝賜弘歷號長春居士。登極後,皇後在紫禁城賜居長春宮,在圓明園居所是長春仙館,乾隆將長春宮、長春仙館這種與自己名號相匹配的地方賜皇後居住,其中含義不言而喻。

孝賢皇後去世曾停靈長春宮,《述悲賦》載:乾隆十有三年春車駕幸山東禮成返蹕,皇後以三月十有一日崩于德州舟次,星夜解維,兼程旋軫歸。殯于長春宮,奉遷于觀德殿,喪儀有製,時日如流,觸緒增悲,非文兮述感孫楚除服之篇效潘岳悼亡之作,用緣情而遣藻。聊寄恨于哀弦。

孝賢皇後百日忌辰時,乾隆親臨長春宮,他寫了《教潘岳悼亡詩體即用其韻》,評述此時的心情和處境:他說,十旬一下子就來臨,我並沒有覺得時間有多長,就像才過一天一樣。別後杳無音信,但往事還是歷歷在目,長春宮裏隻有遺像空懸,為皇後奠酒,盡一種誠心,可一心又紛亂為百下。爵中之酒已經傾盡,可眼淚還是不能幹。為什麽,因為平生恩愛集聚太多啊。獨自不能入睡,靠著枕頭心懷百端。三宮六院,嬪妃齊備,可是面對她們,簡直就像面對虛空一樣,詩前半部分為:

十旬攸以臨,服製眾雲易。予懷未覺遙,有如一日隔。偕老歡莫追,嘆逝愁奚益。

因悟宇宙間,率為形神役。別後已杳杳,憶前尤歷歷。惟其無顯名,是矣貽芳跡。

嗟哉長春宮,遺像空懸壁。歡去悲以歸,每念增憂惕。蘭湘陳豆核,椒漿泛爵雙。

三奠盡一心,一心紛百析。傾爵酒頻酹,拭巾淚尤滴。滴淚不能幹,平生恩愛積。

齊物慚未能,難學庄盆擊。獨旦不能眠,欹枕懷百端。魄淵促代謝,朱明形欲闌。

涼秋率感人,況逢形影單。未聞蛩杵聲,已覺寢簟寒。寒宵那更同,梧月虛膧朧。

九御鹹備位,對之吁若空。

他知她已亡故,但仍對她直難以忘懷。而令他再難忘的是她的諸多美德,而非僅是她的美貌而已:"所重在四德,關雎陳國風。詎如漢武帝,為希見美容"。但一方面,他也漸說服自己去接受凡人皆生而有死的現實限製,而且皇後享年已近四十,因此不算是早卒了:"達人應盡知,有生孰免逝。況年近不惑,亦豈為夭厲"。雖然他不斷地以此自我安慰,然而他仍不免感傷"猶惜窈窕質,忽作朝雲翳"。

皇後故去兩年後,宮廷又迎來除夕佳節,在熱鬧繁忙之際,乾隆獨自一人來到皇後居住過的地方長春宮憑吊。並寫下詩歌:"椒閣蛛塵落玉筵,華煙曷過意凄然。那忘琴瑟娛良夜,忽寂珩璜向兩年"。

孝賢皇後去世後,為了能使自己時常回到與愛妻在一起的回憶中,乾隆帝下令保留長春宮孝賢皇後居住時的原陳設,凡是她使用過的奩具、衣物等,全都保留,一切按原樣擺放。並將孝賢皇後地畫像、生前用的東珠頂冠和、東珠朝珠供奉在長春宮。這種陳設和做法一直保留了多年,直到乾隆60年乾隆帝禪讓皇位給兒子嘉慶帝沒,才下令撤掉,允許其他後妃們居住。

清實錄亦載:諭、長春宮向有孝賢皇後東珠頂冠、東珠朝珠等件。在彼陳設。因思國家宮殿。俱有定製。若皇後服物陳設宮中。則其地即扄閉清嚴。未便再行居住。一朝之後。服物陳設一宮。世代相承。禁籞幾無餘地。況此等貴重物件。原為端闈服飾。自當為世代皇後之用。又何必虛為供奉。致佔宮闈之地。朕前降諭旨。以重華宮為每年錫宴之所。將來不應復安神御。當循其舊。以為世世子孫衍慶聯情、吉祥福地。即猶此意。所有長春宮供奉孝賢皇後東珠頂冠、東珠朝珠等物。嗣皇帝即位後。皇後即可服用。從此雲礽繼慶。翚翟增輝。更為無疆盛事。此旨著交內閣、尚書房、內務府、敬事房、各存貯一分。以垂法守。

乾隆四十九年元旦凌晨,74歲的乾隆帝在養心殿的東南窗下,望著窗外幻般的月色,再次想起了去世已經三十六年孝賢皇後,握筆寫詩。他在詩中稱孝賢皇後為"老伴":昔日謾教思老伴,開年且喜得玄孫。 旁自註道:孝賢皇後與予齊年,亦當古稀有四,視玄孫矣。

晚清時,同治皇帝親政後,西太後也曾在這裏居住。同治十三年(1874年),為西太後四旬大壽,辦理長春宮佛堂、正 殿、後殿及體元殿佛堂等處鋪設地毯、床毯、簾幔、坐褥、靠背、桌套、杌套等項三百多件,共用白銀十七萬多兩。西太後除在這裏看戲之外,無可消遣,還召令唱盲詞者入宮,演說諸般故事。

清末,末代皇帝溥儀的淑妃文綉也居住在此宮。

相關史料

乾隆六十年十二月。

長春宮陳設長春宮陳設

○辛卯。諭、長春宮向有孝賢皇後東珠頂冠、東珠朝珠等件。在彼陳設。因思國家宮殿。俱有定製。若皇後服物陳設宮中。則其地即扄閉清嚴。未便再行居住。一朝之後。服物陳設一宮。世代相承。禁籞幾無餘地。況此等貴重物件。原為端闈服飾。自當為世代皇後之用。又何必虛為供奉。致佔宮闈之地。朕前降諭旨。以重華宮為每年錫宴之所。將來不應復安神御。當循其舊。以為世世子孫衍慶聯情、吉祥福地。即猶此意。所有長春宮供奉孝賢皇後東珠頂冠、東珠朝珠等物。嗣皇帝即位後。皇後即可服用。從此雲礽繼慶。翚翟增輝。更為無疆盛事。此旨著交內閣、尚書房、內務府、敬事房、各存貯一分。以垂法守。《清實錄》

孝賢鸞馭去長春 翟茀釵鈿色色新 長婦承家應有主 珠冠珠串拂輕塵

註:乾隆六十年十二月諭長春宮供奉孝賢皇後東珠頂冠東珠朝珠嗣皇帝即位後皇後即可服用

列戟通侯十四人,外家恩澤古無倫。君王親誄河洲德,檢點褘笄倍愴神。

註:孝賢皇後事孝聖皇後最得歡心,高宗稱其淑德為古今賢後,故侍遇後族寵貴無比,前後膺五等封爵者富察氏凡十四人。孝賢崩後,御祭文字哀婉沉摯,凡平日所御奩具、衣物,不令撤去,照常陳設,聖心眷註亦古今所罕見也。《清宮詞》

【初】長春宮前殿,恭懸高宗純皇帝御筆匾日:敬修內則,東壁懸梁詩正敬書《聖製太姒誨子贊》,西壁懸《太姒誨子圖》,後殿恭懸高宗純皇帝御筆匾曰:德協坤元,西室匾曰:德協六官。(《國朝宮史續編》)

按:聖製,清乾隆製也。宮正中設寶座。遼、金、元大內俱有長春宮之名。見《欽定日下舊聞考》。

長春宮向有孝賢皇後東珠頂冠、東珠朝珠等件在彼陳設。嗣皇帝即位後,皇後即可服用。(清乾隆六十年諭旨)

按:孝賢皇後,乾隆後也。崩于德州,梓宮奉安長春宮。

又按:《嘯亭雜錄》:孝賢純皇後性節儉,平時惟插通草、織絨等花,不御珠翠,珍惜金銀線索。歲時,進呈純廟荷包,惟以鹿羊毿毯緝為佩囊,仿先世關外之製,寓不忘本意。又,《清官詞》:"列戟通侯十四人,外家恩澤古無倫。君王親誄河洲德,檢點神笄倍愴神。"原註略雲:孝賢事孝聖最得歡心,高宗稱為賢後,故寵侍後族,先後膺五等封爵者,富察氏凡十四人。

鹹豐十年元旦,賜廷臣宴于太和殿,偕惠親王、科爾沁札薩克親王等,蒙賜飯于長春宮。(《彭文敬蘊章年譜》)

鹹豐十一年,上奉母後皇太後居長春宮綏履殿,聖母皇太後居長春宮平安室,每日親詣問安。(《王氏東華續錄》)

按:上,清同治帝也。母後,慈安也。聖母,慈禧也。遜帝淑妃亦曾居此宮。

鹹豐十一年十月乙醜,聖母皇太後聖壽節,上詣平安室行禮。(《王氏東華續錄》)

長春宮賞親郡王等飯。(《翁文恭日記》)

按:時同治六年。日記並載:同年,上在長春官問安畢,始到房。上頭暈惡心。傳懿旨:命即至長春宮看視。(《翁文恭日記》)

按:上,清同治帝也。

長春宮縛出一人,張姓,本京人,住西城,直達配殿咳唾,查究始得其人。問從何來,則滿口胡說,類病瘋者,交慎刑司訊辦。蓋自中正殿角門人宮也。(《翁文恭日記》)

按:時光緒六年。日記並載:光緒九年,內監王來和偷竊長春宮御用衣服八件。十年,內監董長慶竊紗綢陳設等物。皆慈禧召對時諭及。

又按:慈安、慈禧,同治時同居長春宮,迨光緒入承大統,慈安移鍾粹,慈禧獨居長春。

僅賜糖一包而退。(《翁文恭日記》)

按:時光緒七年,慈禧正居長春宮。

慈禧皇太後居體元殿,以遠臣不便召見,上命見于養心殿。(《翁文恭日記》)

按:時光緒七年,河南巡撫到京請安。

上龍袍龍褂,詣長春官道喜,遞如意。(《翁文恭日記》)

按:時光緒八年,慈禧病好賀喜。

光緒十年十月,自初五日起,長春宮日日演戲,近支王公、內府諸公皆與。醫者薛福辰、汪守正來祝,特命賜膳、賜觀長春之劇也。即寧壽宮賞戲,而中官撅笛,近侍登場,亦罕事也。此數日,長春宮戲八點鍾方散。(聞初八日戲台上焚去假樹一株,又樓上一人幾被擠落。)有小伶長福者,長春宮近侍也,極儇巧。滿洲命婦多報病,惟福錕、崧申、巴克坦布三人之妻入內。聞終日侍立,進膳時在旁伺候一切。傳恭邸第四子人內賞戲,遞如意。戲台前,殿階下偏西,設一台,有高御座,向來所無。(《翁文恭日記》)

按:《南亭筆記》:某年,西太後萬幾之暇,無可消遣,召令唱盲詞者入宮,演說諸般故事。

【續】長春官各殿油飾。西配殿添安抱廈,前後配殿分中開門,官門內改安井字天花,配殿內添安雀替、床張,拆改水房。(《內務府奏銷檔》)

按:時在鹹豐九年。檔並載:同治十三年,為慈禧皇太後四旬萬壽,修理長春官。又載:光緒十六年,經內務府奏請,由戶部按照估需銀兩十成開放,修理長春宮。又載:光緒二十三年,修理體元殿大殿五間,抱廈三間,東西穿堂六間,東西配殿六間。長春宮院內,東西配殿六間。遊廊十四間,東西小院水房四間。其費用並太極殿、永壽宮、乾清官、養心殿、毓慶宮、弘德殿、昭仁殿、鍾粹宮等處修理費計算,需十成實銀二十八萬餘兩。內務府援照成案,奏請飭下戶部籌撥。

初,世祖章皇帝時,選大臣之子傅爾察等十四人,在長春宮讀書。至順治十八年五月,改令人監讀書。(《清聖祖實錄》)

乾隆十三年三月,大行皇後梓官至京。文武官員及公主、王妃以下,大臣、官員命婦,內府佐領、內管領下婦女,分班齊集,縞素跪迎。由東華門入蒼震門,奉安長春宮。上親l臨視,皇子祭酒。王以下文武官員,俱齊集舉哀行禮。越數日,上至長春宮大行皇後梓宮前,再奠酒。翼日如之。(《清高宗實錄》)

按:大行皇後,乾隆後,孝賢皇後也,崩于濟南舟次。

鹹豐十年正月初十日,御長春宮,賜惠親王、載垣、端華、僧格林沁、彭蘊章、穆蔭、匡源、林翰、文祥等食。(《清文宗實錄》)

按:惠親王,名綿愉,嘉慶帝第五子,鹹豐帝叔父也。

鹹豐十一年九月甲寅,上奉母後皇太後、聖母皇太後還宮。乙卯,上詣綏履殿問母後皇太後安,平安室問聖母皇太後安。(《清穆宗實錄》)

按:時鹹豐帝梓宮由熱河抵京。同治帝奉母後慈安、聖母慈禧還宮,分居長春宮之綏履殿、平安室,時詣問安。聖壽節、萬壽節、元旦、除夕暨諸節令,則恭詣行禮。具見《清穆宗實錄》。

同治三年六月戊戌,以紅旗報捷,克復江南省城。上詣綏履殿慈安皇太後前、平安室慈禧皇太後前賀喜。(《清穆宗實錄》)

按:實錄並載:諭內閣略雲:本日官文,曾國藩由六百裏加緊紅旗奏捷,克復江寧省城,逆首自焚,賊黨悉數殲滅,並生擒李秀城、洪茌達等逆一折。覽奏,與天下臣民同深嘉悅。發逆洪秀全,自道光三十年倡亂以來,由廣西竄兩湖、三江,並分股擾及直隸、山東等省,逆蹤幾遍天下。鹹豐三年,佔據江寧省城,僭稱偽號。本年六月,曾國荃率諸將士克收。

同治六年十二月,以江南剿平捻匪,紅旗報捷。上詣綏履殿慈安皇太後前、平安室慈禧皇太後前賀喜。(《清穆宗實錄》)

按:實錄並載:諭內閣略雲:捻逆偽魯王任柱、偽遵王賴文沈,糾眾肆擾,流毒中原。經朝廷特授李鴻章為欽差大臣,督師進剿,捷書屢奏。旋斃任逆。復經劉銘傳等窮追,賴逆生擒。又載:同治七年七月,以直隸、山東剿平捻匪,上詣賀喜同。並派悖親王(名奕謾,同治帝叔父)祭告定陵(鹹豐陵)。上親詣壽皇殿行禮,景山關帝廟拈香。

同治十年正月壬辰,上詣鍾粹宮問慈安皇太後安,長春宮慈禧皇太後問安。奉兩宮幸漱芳齋侍午膳。(《清穆宗實錄》)

按:正月壬辰,正月初二日也。慈禧自奉成豐帝梓宮由熱河回京,即隨慈安住長春宮。至是年,慈安由長春宮移居鍾粹官,而長春宮遂為慈禧一入居住。同治帝問安行禮,東西分詣。遇慈禧聖壽節,即詣此宮侍早膳,其奉幸侍膳之所,則兩宮同蒞焉。實錄並載:同治十一年四月,通政使司副使王維珍,請益廣孝思以臻豫順折,擲還議處。五月,諭內閣曰:"御史李宏謨,奏請勤召對一折,覽奏實堪詫異。自朕御極後,兩宮皇太後垂簾訓政,勵精圖治,惟日孜孜,召見臣工,訪求治理。本年入春以來,慈禧皇太後聖躬,時有不適,仍以勤政為心,無間召對。迨三月初旬以後,聖體違和,久未痊愈,始月餘未經視朝。然四月二十六日,猶力疾召見軍機大臣。嗣因聖體尚未大安,是以連日仍未召見。李宏謨近在京師,豈獨毫無聞見?竟以逐日召見為請。噴噴瀆陳,冒昧已極。朕意本欲從重懲處,乃我皇太後以廣開言路之時,特降懿旨,加恩免其褫革,仍傳旨嚴行申飭。"

長春宮庭中花木與鍾粹官同,蘋果樹獨多,實將紅熟。行禮畢,太後問何處人、年歲及在地情形。次診脈。內府大臣太醫院跪左,寶田跪右,命先診脈,餘起行至榻前,上施黃紗帳,太後坐榻中。外設小幾安小枕,太後出手放枕上。手蓋素帕,惟露診脈之三部。餘屏息跪,兩旁太監侍立。餘先診右部,次診左部。約兩刻許,奏"由鬱怒傷肝,思慮傷脾"等語。太後問:"要緊否?"奏:"求節勞省心,不日大安。"方內先敘病源,次論方劑。草稿呈內務府太醫院與諸醫看後,用黃箋折子楷書進呈御覽,再由御葯房配葯。(《北行日記》)

按:太後,慈禧太後也。時光緒六年。

又按:《觀堂集林》所載《頤和園詞》,隱括慈禧一生事跡。鈔錄如下:"漢家七葉鍾陽九,灝洞風埃昏九有。南國潢池正弄兵,北沽門戶仍飛牡。倉皇萬乘向金微,一去宮車不復歸。提挈嗣皇綏舊服,萬幾從此出宮闈。東朝淵塞曾無匹,西宮才略稱第一。恩澤何曾逮外家,咨謀往往聞溫室。親王輔政最稱賢,諸將長征捷奏先。迅掃橇槍回目月,八荒重睹中興年。聯翩方召升朝右,北門獨對西平手。因治樓船鑿漢池,別營台沼追文圍。西直門西柳色青,玉泉山下水流清。新錫山名呼萬壽,舊疏湖水號昆明。昆明萬壽佳山水,中間宮殿排雲起。拂水回廊千步深,冠山傑閣三層峙。瞪道盤行凌紫煙,上方寶殿放祈年。更栽火樹千花發,不數名珠徹夜懸。是時朝野多豐豫,年年三月迎鑾馭。長樂深嚴苦敝神,甘泉爽塏宜清暑。高秋風日過重陽,佳節坤成啓未央。丹陛大陳三部伎,玉卮親舉萬年觴。嗣皇上壽稱臣子,本朝家法嚴無比。問臥起每偕榮壽主,丹青差喜繆夫人。尊號珠聯十六字,太官加豆依前製。別啓瓊林貯羨餘,更營玉府搜珍異。月殿雲階敞上方,宮中習靜夜焚香。但祝時平邊塞靜,千秋萬歲未渠央。五十年間天地母,後來無繼前無偶。卻因清暇話平生,萬事何堪重回首。憶昔先皇幸朔方,屬車恩幸故難量。內批教寫清舒館,小印新鐫同道堂。一朝鑄鼎降龍馭,後宮髯絕不能去。北渚何堪帝子愁,南衙復遘丞相怒。手夷端肅反京師,永念沖人未有知。為筒儒臣嚴諭教,別求名族正宮闈。可憐白日西南駛,一紀恩勤付流水。甲觀曾無世嫡孫,後宮並乏才人子。提攜猶子付黃圖,劬苦還如同治初。又見法官馮玉幾,更勞式帳坐珠襦。國事中間幾翻覆,近年最憶懷來辱。草地閒關短轂車,郵亭倉卒蕪蔞粥。上相留都樹大牙,東南諸將奉王家。坐令佳氣騰金闕,復道都人望翠華。自古忠良能活國,于今母子仍玉食。宗廟重聞鍾鼓聲,離宮不改池台色。一自官家靜攝頻,含飴無冀弄諸孫。但看腰腳今猶健,莫道傷心跡已陳。兩宮一旦同綿懾,天柱偏先地維折。高武子孫復幾人?哀平國統仍三絕。是時長樂正彌留,茹痛還為社稷謀。已遣伯禽承大統,更攀公旦覲諸侯。別有重臣升御榻,紫樞元老開黃閣。安世忠勤自始終,本初才氣尤騰踔。復數同時奉話言,諸王劉澤號親賢。獨總百官居冢宰,共扶孺子濟艱難。社稷有靈邦有主,今朝地下告文祖。坐見彌天戢玉棺,獨留命書盟府。原廟丹青儼若神,鏡奩遺物尚如新。那知此日新朝主?便是當年顧命臣。離宮一閉經三載,綠水青山不曾改。雨洗蒼苔石獸閒,風謠朱戶銅蠡在。雲韶散樂久無聲,甲帳珠簾取次傾。豈謂先朝營楚殿?翻教今日恨堯城。宣室遺言猶在耳,山河盟誓期終始。寡婦孤兒要易欺,謳歌獄訟終何是。深宮母子獨凄然,卻似灤陽遊幸年。昔去會逢天下養,今來劣受厲人憐。虎鼠龍魚無定態,唐侯已在虞賓位。且語王孫慎勿疏,相期黃發終無艾。定陵松柏鬱青青,應為興亡一拊膺。卻憶年年寒食節,朱侯親上十三陵。"

又按:《夔笙文稿》:光緒二十二年春,上奉皇太後(慈禧)駐蹕頤和園。王鵬運上疏,略日:聞皇上前次還官,乙夜始入禁門。又今之頤和園與圓明園情形迥異。其時承平百年,各署入直之廬、百官待漏之所,規模大備,相習忘勞。今則蕪廢度已逾三十年,一切辦公處所,悉皆草創,俱未完繕。大臣雖僅有憩息之區,小臣之踟躕宮門,露立待旦者,不知凡幾。而綴衣趣馬,先後奔走于風露泥淖之中,更無論矣。

又按:《十朝詩乘》:頤和園內德和園與諧趣園鄰,為慈禧觀劇之所。林畏廬(紓)作《諧趣秋陰圖》自題詩雲:"內宴傳呼供奉班,歌台斜面玉泉山。匆匆記得渾陀舞,弟子于今改盛顏。""雙垂紫袖列朝儀,日午東朝出殿遲。錦帕御床龍袞侍,天顏憔悴有誰知?""征歌多在德和園,勸善金科久不存。御輦無聲秋草合,西風徹夜霽清軒。""舊柳蕭疏傍岸斜,一泓御水長蘆芽。八年玉笛收聲久,殘譜何從問月華。"

承平時,菊部諸伶成隸內府,月有廩餼。每令節聖壽及官闈慶典,必召入奏技,偶邀宸嘗,輒蒙賜賚,或給冠服。宮中劇本,別出內製,有名《勸善金科》者,為張文敏(照)手訂。又有《鼎峙春秋》、《忠孝璇圖》二譜,則庄恪親王(允祿)所製。夏嘯盒(仁虎)《樂師曲》雲:

"瑤池昨夜停歌舞,一尺紅氍掩塵土。子晉平拋鳳翅笙,雙成罷擊麟皮鼓。白發青衫老樂師,當年供奉霓裳部。投梟一笑博東王,法曲三千獻王母。尋常奏技悅天顏,宮錦纏頭擲如雨。聞道宵來罷宴還,門前鶴蓋紛無數。忽然一夜紫霜飛,龍馭不留返煙霧。寂寂離官掩落花,沉沉舊渚迷芳杜。九重夢遠渺人天,一曲歌終即今古。凄絕龜年已白頭,抱琴獨共斜陽語。"

又按:《宮中檔差務雜錄》載:慈禧太後祭祖、祭父母所書上下款式:祭祖,上書"先祖父吉二老太爺,先祖母吉二老太太",又,平行書"祖父景二太爺,祖母景二太太",下書"當今慈禧皇太後孝孫女敬獻衣履、財寶"。祭父母,上書"先考惠二太爺,先妣惠二老太太",下書"當今慈禧皇太後,孝次女敬獻衣履、財寶,祭奠"。

同治十三年,為慈禧皇太後四旬萬壽,辦理長春宮佛堂、正殿、後殿及體元殿佛堂等處鋪設地毯、床毯、簾幔、坐褥、靠背、桌套、杌套等項三百十件,約需工料實銀十七萬餘兩。(《內務府奏銷檔》)

本月初八日巳刻,由內交出頭戴小帽,身穿布大衫,手持煙袋、香火,口出"曖"聲,走人體元殿,將香火向上拋擲,聲言"我來放火"人犯劉振生一名。(清光緒六年十一月總管內務府折)

按:此事經審訊後,以瘋漢事之。詳《內務府奏銷檔》。

宣統元年十一月,崇上皇太後徽號,上詣長春宮,恭進母後皇太後奏書。(《宣統政紀》)

按:皇太後,指隆裕,光緒後也。

宣統二年正月初十日,隆裕皇太後萬壽節,遣官祭太廟後殿。上詣膳曾無賜坐時,從遊罕講家人禮。東平小女最承恩,遠嫁歸來奉紫宸。長春宮皇太後前行禮。(《清代內記註》)

門楹對聯

風雨和甘調六幕;星雲景慶映三階

長春宮 長春宮

山靜都涵仁壽意;星羅喜見會同歸

萬象皆春入鳳管;八方向化轉鴻鈞

麟遊鳳舞中天瑞;月朗風和大地春

月傍九霄眾星齊北拱;山呼萬歲爽靄自西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