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

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

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CZ-2F)是在長征二號捆綁運載火箭的基礎上,按照發射載人飛船的要求,以提高可靠性確保全全性為目標研製的運載火箭。火箭由四個液體助推器、芯一級火箭、芯二級火箭、整流罩逃逸塔組成,是中國所有運載火箭中起飛質量最大、長度最長的火箭。

火箭首次採用垂直總裝、垂直測試和垂直運輸的“三垂”測試發射模式,當火箭發生故障,它可以使箭船分離,並拽著軌道艙和返回艙降落在安全地帶,使航天員脫離危險

2016年9月15日-20日,長征二號F火箭擇機發射天宮二號空間實驗室,全面開啓中國空間實驗室任務。

  • 中文名稱
    長征二號F型運載火箭
  • 外文名稱
    The Long March two F carrier rocket
  • 有效載荷-LEO
    8,400千克(19,000磅)
  • 製造商
    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CALT)
  • 製造國家
    中華人民共和國
  • 高    度
    52米(203英尺)
  • 用    途
    發射載人飛船、目標飛行器
  • 首次發射
    1999年11月20日
  • 成功次數
    11
  • 質    量
    464噸
  • 總發射次數
    11
  • 級    數
    2
  • 現    況
    現役
  • 發射場
    酒泉衛星發射中心(JSLC)
  • 直    徑
    3.35米

結構系統

運載火箭有箭體結構、控製系統、動力裝置、故障檢測處理系統、逃逸系統、遙測系統、外測安全系統、推進劑利用系統、附加系統、地面設備等十個分系統,為兼顧衛星的發射,保留了有效載荷調姿定向系統的接口和安裝位置。故障檢測處理系統和逃逸系統是為確保航天員的安全而增加的,其作用是在飛船入軌前,監測運載火箭狀態,若發生重大故障,使載有航天員的飛船安全地脫離危險區

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由四個液體助推器、芯一級火箭、芯二級火箭、整流罩和逃逸塔組成,是中國安全性能最好、起飛質量最大、長度最長的火箭。火箭首次採用垂直總裝、垂直測試和垂直運輸的“三垂”測試發射模式。作為用于發射載人飛船的運載火箭,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與其它常規運載火箭最大的不同是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頂部有逃逸塔,當火箭發生故障,它可以使箭船分離,並拽著軌道艙和返回艙降落在安全地帶,使航天員脫離危險。

用于發射神舟載人飛船的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有逃逸塔,而用于發射天宮一號目標飛行器的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沒有逃逸塔。

開啓任務

​2016年9月15日-20日,長征二號F火箭擇機發射天宮二號空間實驗室,全面開啓中國空間實驗室任務。​

主要參數

全長:52米(發射天宮型)/58.34米(發射神舟飛船)

全重:493噸/497噸

低地軌道載荷:8600千克/8130千克

起飛推力:604.387噸

整流罩直徑:4.2米/3.8米

推進劑:四氧化二氮+偏二甲肼

飛行時序(以發射神舟飛船型為例,理論值):

時間

參數名稱

備註

-40s

牽動

擺桿開啟。

-30s

擺桿擺開到位

-3s

點火

0

起飛

+12s

程式轉彎

+120s

逃逸塔分離

發射天宮型無此項

+154.8s

助推器分離

+159s

一級關機

一級完成任務,由二級繼續完成發射任務。

+159.5s

一二級分離

+212.5s

拋整流罩

+463.1s

二級主機關機

其中包括二級遊機開機(遊動發動機,在主發動機兩邊的兩台小發動機)

+582.1s

二級遊機關機

+585.1s

船箭分離

或器箭分離。

性能

第六枚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保持了與它的兄長們一樣的"身材和體格"。火箭全長58.3米、起飛質量479.8噸,該火箭由箭體結構系統、動力裝置系統、控製系統、推進劑利用系統、故障檢測處理系統、逃逸系統、遙測系統、外測安全系統和附加系統及地面設備系統共10個系統組成。它可以將比神舟五號更重的神舟六號載人飛船發射升空。

助推器、芯級第一級、芯級第二級、整流罩、逃逸塔等箭體結構組成了火箭的"身體"。助推發動機、一級發動機、二級發動機是火箭的"動力和心髒"。控製系統是火箭的"大腦和神經"。為了更加充分有效地利用火箭裝載的燃料,火箭上還設計了推進劑利用系統,能夠保證二級火箭的氧化劑和燃燒劑同時燃燒完畢。

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構造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構造

為了保證航天員的安全,保證火箭在突發的意外情況下能夠將航天員順利地救生,脫離危險的故障火箭,第六枚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同它的兄長一樣設定了故障檢測處理系統,用于參數檢測、判斷,在火箭出現重大故障的情況下發出逃逸指令,並按逃逸模式執行逃逸指令。火箭的逃逸系統是故障檢測處理系統的執行機構,我們在火箭的最前端看到的帶尖的就是逃逸塔了。

為了測量火箭的彈道,接收地面逃逸指令和安全控製指令,火箭設定了自己的安全系統。為了了解火箭飛行過程中的工作情況,火箭上還設定了遙測系統,它能夠測量、記錄、傳送火箭在飛行中的所有工作參數和環境參數,為故障檢測處理系統提供檢測參數,為地面故障判斷即時提供遙測參數,這兩個系統都需要同地面的測量設備協同工作,也就是需要我們的地面測控站和遠在太平洋的"遠望號"測量船來接收火箭傳回的信號,並給火箭發出相應的控製指令。

同樣,這一枚火箭還需要主要由耗盡關機信號系統、加註液位測量、推進劑測溫、垂直度調整以及地面整體綜合測試網組成的附加系統和由地面發射平台、推進劑加註設備、轉運車、吊裝設備、各系統地面測試設備等組成的地面支持系統來共同完成火箭在發射場的組裝、測試、轉場等一系列火箭發射前的準備工作。

獨具的"千裏眼"

在以往的飛行中,火箭的關機、分離等動作,地面控製中心都是靠相應的遙測參數來獲知的,但是,這些參數具有間接性,不直觀。第六枚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在遙測系統中首次設定了圖像測量系統,用于監視助推器分離、級間分離、整流罩分離、船箭分離的過程,使地面控製中心人員能夠直接"觀看"到分離過程,這是我國長征系列運載火箭第一次裝上了"千裏眼"。

我們日常在地面上的監視設施相對都比較簡單,如電腦的攝像頭,連線好之後通過網路就可以傳輸圖像信息了。但讓火箭也裝上"千裏眼"卻不是那麽簡單的事情,它面臨著許多困難。

首先,由于圖像信息相比較原來的參數信息,需要佔用的資料頻帶較寬,原來分配給遙測系統的資料傳輸速度就不夠用了,需要從整體上調整遙測參數,為圖像信息資料調整出所需要的頻帶。同時增加圖像壓縮處理器,盡量壓縮圖像信息的資料量。

其次,需要上天飛行的CCD攝像裝置、圖像壓縮處理器、圖像綜合控製器等一系列設備還要經歷嚴酷的火箭飛行環境的考驗,包括高過載、振動、高溫、真空等。因此,這些設備的設計標準和歷經的試驗都需要通過高標準的考核。

需要解決的還有這些儀器,尤其是攝像頭的安裝位置,如何才能保證收集到的圖像信息更加清晰、更加豐富,如何才能減少太陽光對鏡頭的影響,讓鏡頭適應快速的明暗變化,如何讓這些新設備的工作環境更好,也是讓設計人員費盡了心思。通過周密分析,一個攝像頭被安裝在了二級箱間段外側,鏡頭朝向火箭尾部,觀測助推器分離和一二級級間分離。另一個則安裝在飛船支架外側中下部,鏡頭向側上,觀測整流罩分離和船箭分離。

還有,圖像測量系統供電問題、對其他系統的影響問題、地面的接收解碼和顯示問題等,都通過科研人員的努力被一一解決了。圖像測量系統還通過了電氣試驗,光強影響試驗,無線接收幹擾試驗,壓縮演算法和處理格式比對試驗,箭上、地面設備聯合試驗,溫度、振動、沖擊、低氣壓等環境試驗等一系列試驗,這隻火箭的"千裏眼"把地面控製中心人員的視野第一次帶入太空。

安全措施

故障自動檢測處理系統

長征二號F火箭上增加了自動故障檢測處理系統,這套系統可以在飛船待發射階段和上升階段自動進行故障檢測,一旦有問題它會自動報警。假如航天員正在塔架上尚未進艙,他們可以就近跳進塔架上的逃逸布袋,布袋是用一種彈力很強的特殊帆布做的,航天員跳進去後用四肢的阻力來控製下降的速度,像乘軟滑梯一樣從上面一直滑到地下室的安全地區。假如航天員已經進艙,這套系統可以指揮火箭頂部的逃逸塔自動點火,把飛船返回艙拽離火箭,安全降落。

CZ-2FCZ-2F

配備逃逸系統

為保證航天員的安全,長征二號F火箭還取消了其他火箭一旦姿態不穩便自動自毀的功能,配備了逃逸系統,一旦出現意外,它可以隨時啓動。逃逸塔在飛船的頂部,塔高8米,從遠處看像是火箭上的避雷針。它的任務是在火箭起飛前900秒到起飛後120秒時間段內,也就是飛行高度在0公裏至40公裏時,萬一火箭發生故障,它可以拽著軌道艙和返回艙與火箭分離,並降落在安全地帶,幫助飛船上的航天員脫離險境。逃逸塔分離後到拋整流罩前(40~110公裏)出現故障由整流罩上的高空分離發動機逃逸,拋整流罩到飛船入軌前(110~200公裏)出現故障飛船可以直接和二級火箭分離,緊急返回

在神舟一號飛行試驗前,逃逸塔已進行過多次成功的地面試驗和一次地面零高度飛行試驗(1998年10月)

承載環境

火箭在飛行過程中,由于火箭發動機的工作、發動機頻率與火箭結構耦合振動、火箭的高速飛行與空氣的摩擦等都會產生很大的振動和噪音,這些對于我們的航天員都是很不利的。為了給航天員們創造更舒適的飛行環境,火箭和飛船的研製人員進行了共同的努力,其中改善運載火箭在飛行過程中的力學振動、沖擊和噪聲環境是重要的方向。火箭的科研人員在改善火箭乘坐舒適性方面進行了大量的努力,進行了助推器氧化劑管路的水介質和模擬介質振動試驗、船罩組合體振動試驗和全箭振動試驗,找到了改善火箭振動環境的方法,並在試驗中進行了驗證。第六枚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的飛行環境得到了進一步改善,乘坐神舟六號飛船的航天員可以感覺到,他的"坐騎"更加柔韌和舒適。

運載器

載人運載火箭最重要的就是可靠安全,為了不斷提高長征二號F火箭的可靠性和安全性,科研人員進行著孜孜不倦的努力。在第六枚長征二號F火箭上進行了一些設計改進,使得可靠性和安全性本已經相當高的可靠性和安全性又達到了更高的新水準。

首先,為了保證逃逸系統固體發動機發射場操作的安全性,在這些固體火箭發動機上採用安全機構。安全機構對這些固體發動機起保險作用,在安全機構沒有轉換到點火狀態的情況下,如果出現誤點火信號以及各種幹擾信號等情況,都無法點燃固體發動機。而在航天員進入飛船,火箭已經準備起飛的時候,將安全機構轉換到點火狀態,把點火通路接通。這樣在出現危險情況的條件下,正確的點火信號就可以把逃逸固體發動機點燃,把航天員迅速帶離危險的故障火箭。

其次,對火箭全身進行了一次系統的體檢,對體檢中所發現的薄弱環節和單故障點都進行了改進。例如對于二級尾艙發動機附近的所有儀器設備和電纜管路都進行了細致的絕熱材料包裹,徹底杜絕了火箭發動機工作時所釋放出來的熱量對這些設備的影響。

基礎資料

火箭的可靠性為0.97,安全性為0.997:0.97的可靠性就是說100次發射裏,隻有3次火箭可能出現問題;0.997的安全性是指火箭出現1000次問題裏,可能有3次會危及航天員的生命安全。這是載人火箭的特徵。一般的商用火箭可靠性為0.91到0.93,沒有安全性要求。

火箭起飛重量(基本型)為479噸:火箭加上飛船重量約44噸,其它的都是液體推進劑。因此,火箭的90%都是液體,比人體含水量還大。水通常佔人體的60%到70%。

飛船重量為8噸多,佔船箭組合體起飛重量的六十二分之一:要把一公斤的東西送入軌道,就得消耗62公斤的火箭燃料。神舟六號飛船比神舟五號在重量上有所增加,因此發射神六的火箭也重了不少。

火箭芯級直徑為3.35米:古羅馬人使用兩匹馬拉的車,車輪在石板路上磨出兩道溝。由于車輪寬窄不一樣,路上留下了不同寬窄的溝。後來他們想把輪距統一起來,就把兩匹並排的馬屁股當成標準,即1.435米,後來英國人修鐵路也把鐵軌軌距定為1.435米,並被各國沿用。按照這個軌距修建的鐵路,能夠運輸的貨物最寬為3.72米,去掉車廂外殼,隻剩下3.35米。因此,用標準鐵路進行運輸的火箭最大直徑隻能達到3.35米。

火箭入軌點速度為每秒7.5公裏:這個速度是音速的22倍。每秒7.5公裏的速度,相當于1秒鍾內從北京建國門至復興門

火箭軌道近地200公裏,遠地350公裏:地球半徑6400公裏,火箭軌道與地球的距離,僅為地球半徑的幾十分之一。如果站在地球外面看,飛船就像貼著地面在飛行。

成果

隨著神舟七號載人飛船發射升空,長征系列運載火箭已成功發射109次。 長征二號F型火箭可靠性指標達到0.97,航天員安全性指標達到0.997,這意味著1000次故障所採取的救助措施隻允許有3次不成功。這是中國航天史上技術最復雜、可靠性和安全性指標最高的運載火箭。火箭能夠安全可靠地將飛船送入預定軌道,同時,在飛出大氣層之前,若出現重大故障,能按救生要求使航天員安全脫離故障危險區。到目前為止,長征二號F型火箭已經成功地將4艘神舟號無人飛船和神舟五號、六號、七號載人飛船、天宮一號、神舟八號、神舟九號,神舟十號載人飛船送入太空預定軌道,發射成功率達到100%,取得十全十美的戰績。

總設計師

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總設計師劉竹生,個子高高,面容清矍、目光睿智、笑容謙和。然而,就是在他靜若溪水、清澈甜美的生命中,讓人感受到了一名航天人的自豪與偉大,體味到了"神箭"總設計師的情懷。

劉竹生和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劉竹生和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

2002年12月30日凌晨,當大漠的沉寂又一次被耀眼的火光和震耳欲聾的響聲驚醒,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托舉著"神舟"四號飛船直刺蒼穹,中華民族"飛天"征程又向前邁出了一大步。此時此刻,人民不會忘記那些為我國航天事業作出貢獻的廣大科技工作者,他們的功績將載入共和國史冊。

掛帥總師

劉竹生說,"少年時代嫦娥奔月的飛天夢、中學時代探索星空的航天夢、40年的鑄箭強國夢,成為我心中一個永不泯滅的夢想,就是這三個夢想支撐著我幹了40多年的航天。"

劉竹生是我國運載火箭捆綁分離技術的開拓者,攻克的助推捆綁分離技術,填補了我國運載火箭捆綁技術的空白,使我國進入了世界捆綁運載火箭的先進行列。該項技術在後續的多種火箭中得到推廣使用,為提高我國火箭的運載能力和實現載人航天奠定了基礎。

載人航天這項"不敗工程",人命關天,隻能成功,不能失敗。為了提高載人火箭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作為火箭總設計師,劉總的壓力難以言表。不僅要動腦筋、出主意、想辦法,永無止境地策劃,還要不停地找設計員進行方案的設計和論證。在發射神舟四號飛船的日日夜夜裏,他經常是食不甘味、夜不能寐。當他對鏡撫摩兩鬢的白發時,他隻清楚地記得,載人工程還有許許多多的事情等待著他去做。當有人提起這些時,劉總隻有一個解釋:"這是我的事業"。

"火箭綜合征"

每當火箭要轉入發射陣地時,看到昂首待發的神箭,劉總對火箭難以割舍的柔情就愈發強烈,悵然若失的感覺使劉總舍不得離開"她"半步,他都要爬上十幾層的平台,從上而下地仔細地端詳、撫摸他心愛的孩子"。

"一分鍾準備!","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點火"隨著那扣人心懸的倒計時和閃爍的大螢幕,劉總的拳頭握得更緊了,他的手心不自覺地出汗了。是啊,這時他的緊張程度是可想而知的。這大概就是劉總說的"火箭綜合征"吧!

作為總設計師,能看到自己親手鑄造的神箭扶搖直上、沖破九霄,能親身感受到自己心愛的產品在星空下噴薄而起,是對自己勞動成果的最大慰藉。每當火箭騰空之時,他都要在發射指揮大廳,所以從未親眼目睹自己的火箭升空時的震撼,有人問他,"你不後悔麽"?他總是很鄭重地說:"我的心早已與神箭一起飛到了浩翰的蒼穹,在那裏,有我未了的飛天情……"

"包公"的忙與閒

作為總設計師,劉竹生除了抓各系統的基本方案、指標和要求技術狀態的變化、火箭逃逸系統等技術創新工作等,還要當抓火箭質量的"黑臉包公"。談到質量問題,雖說劉總講話話音不高,份量卻很重。更是時刻不忘為他的"嚴細慎實"質量經作詳細的註解!

為了發射的成功,每天的技術陣地都能找到他高大而忙碌的身影。但任務的間隙,劉總也有松弛一下綳得緊緊的神經"靈丹妙葯",就是欣賞從荒涼的戈壁灘上撿回很多極有滄桑感的樹根和各種千奇百怪的大漠石。就這樣一張一弛,劉竹生在奮鬥著。

任務統計

起飛時

運載火箭

發射場

工位

軌道

載荷

近地點

遠地點

傾角

1

1999.11.20-06:30:03.500

CZ-2F Y1

酒泉

921

LEO

神舟一號

200.04

348.715

42.564

2

2001.1.10-01:00:03.561

CZ-2F Y2

酒泉

921

LEO

神舟二號

3

2002.3.25-22:15:03.544

CZ-2F Y3

酒泉

921

LEO

神舟三號

4

2002.12.30-00:40:03.345

CZ-2F Y4

酒泉

921

LEO

神舟四號

5

2003.10.15-09:00:03.497

CZ-2F Y5

酒泉

921

LEO

神舟五號

199.14

347.8

42.4

6

2005.10.12-09:00:03.583

CZ-2F Y6

酒泉

921

LEO

神舟六號

200.65

344.725

42.4

7

2008.9.25-21:10:04.988

CZ-2F Y7

酒泉

921

LEO

神舟七號

200.108

346.8

42.4

8

2011.9.29-21:16:03.507

CZ-2F T1

酒泉

921

LEO

天宮一號

200.046

346.857

42.757

9

2011.11.1-05:58:10.430

CZ-2F Y8

酒泉

921

LEO

神舟八號

200.012

329.808

42.780

10

2012.6.16-18:37:24.558

CZ-2F Y9

酒泉

921

LEO

神舟九號

200.019

330.163

42.836

11

2013.6.11-17:38:02.666

CZ-2F Y10

酒泉

921

LEO

神舟十號

200329.842.4

LEO:近地軌道(Low Earth orbit),又稱低地軌道,是指航天器距離地面高度較低的軌道。

型號分支

長征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共有兩種型號分支:

長征二號F/G

長征二號2F/G火箭在長征二號2F基礎上作了少許改進,主要是助推器推進劑加註量增加,改用雙雷射慣組主從冗餘,運載能力略有提高(載人飛船8130千克,空間實驗室8600千克)。天宮系列空間實驗室的發射重量在8.5至9噸之間,長征2F/G已夠用,所以預計天宮二號、天宮三號仍由長征2F/G火箭發射。

神舟七號發射任務完成後,CZ-2F基本型不再執行任務,後續任務暫時由CZ-2F/G執行

長征二號F/H(開發中)[長征七號]

"長征二號F/H"運載火箭為帶助推的兩級火箭,分為載人和無人兩種狀態。無人狀態全箭總長約52米,起飛重量579噸,近地軌道最大運載能力為13.5噸。載人狀態全箭總長約57米,起飛重量582噸,近地軌道最大運載能力為12.5噸。兩種狀態的芯級直徑均為3.35米,採用4個2.25米直徑的助推器。芯級和助推器均安裝液氧煤油YF-100型發動機。

發射歷史

神舟一號飛船

1999年11月20日上午5:30分,中國第一艘無人試驗飛船-"神舟一號",在中國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由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發射升空。神舟一號環繞了地球14圈並完成了各項實驗,在11月21日上午3:41分重返地球並著陸了中國內蒙古自治區。這次飛行是中國航天史上一個重要的裏程碑,標志著載人航天科技的一大進程。

神舟二號飛船

"神舟"二號飛船于2001年1月10日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由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發射升空,在軌運行7天後成功返回地面。"神舟"二號是我國第一艘正樣無人飛船,由軌道艙、返回艙和推進艙組成,飛船技術狀態與載人飛船基本一致,並首次進行了微重力環境下的空間生命科學、空間材料、空間天文和物理等領域的實驗。

神舟三號飛船

"神舟"三號飛船由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所屬的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和上海航天技術研究院為主研製,"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由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為主研製。這次發射是長征系列運載火箭第66次飛行。自1996年10月以來,我國運載火箭發射已經連續24次獲得成功。中國科學院和信息產業部等有關單位為這次發射研製了對地遙感、生命科學、空間科學等船載儀器和地面測控設備。

神舟四號飛船

神舟四號飛船于2002年12月30日由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發射升空,1月5日返回,耗時6天零18小時。

飛船技術狀態與載人飛行時完全一致,解決了前三次無人飛行試驗中發現的有害氣體超標等問題,運載火箭和飛船完善了航天員逃逸救生功能。

神舟五號飛船

神舟五號載人飛船是"神舟"號系列飛船之一,是中國首次發射的載人航天飛行器,于2003年10月15日09時00分由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發射升空,將航天員楊利偉送入太空。這次的成功發射標志著中國成為繼前蘇聯(現由俄羅斯承繼)和美國之後,第三個有能力獨自將人送上太空的國家。飛船于2003年10月16日6時28分安全返回地面。

神舟六號飛船

神舟六號飛船于2005年10月12日9時00分03秒583毫秒由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從中國酒泉衛星發射中心載人航天發射場起飛,將航天員費俊龍(指令長),聶海勝(操作手)送入太空。10月13日聶海勝迎來他41歲的農歷生日,這是中國人首次在太空慶祝生日。飛船于2005年10月17日4時33分成功著陸,共飛行115小時32分鍾。

神舟六號載人飛船是中國"神舟"號系列飛船之一。"神舟六號"與"神舟五號"在外形上沒有差別,仍為推進艙、返回艙、軌道艙的三艙結構,重量基本保持在8噸左右,用長征二號F型運載火箭進行發射。它是中國第二艘搭載太空人的飛船,也是中國第一艘執行"多人多天"任務的載人飛船。這也是世界上人類的第243次太空飛行。

神舟七號飛船

神舟七號飛船于2008年9月25日21點10分04秒988毫秒由長征二號F運載火箭從中國酒泉衛星發射中心載人航天發射場發射升空。搭載航天員翟志剛(指令長),劉伯明,景海鵬,其中翟志剛,劉伯明于9月27日16時35分進行我國首次太空行走。飛船于2008年9月28日17點37分成功著陸于中國內蒙古四子王旗主著陸場。神舟七號飛船總計飛行2天20小時27分鍾。

天宮一號

天宮一號是中國首個目標飛行器,于2011年9月29日21時16分03秒507毫秒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發射,由長征二號F/T1火箭運載,火箭全長52米,運載能力為8.6噸。天宮一號設計在軌壽命兩年。

神舟八號飛船

神舟八號無人飛行器,是中國"神舟"系列飛船的第八個,也是中國神舟系列飛船進入批量生產的代表。神八已于2011年11月1日5時58分10秒430毫秒由改進型"長征二號"F遙八火箭順利發射升空。升空後,于11月3日凌晨與天宮一號目標飛行器進行第一次自動交會對接,之後天宮一號與神舟八號組合飛行12天,第二次交會對接于11月14日20時成功完成。 第二次交會對接飛行2天之後的16日,神舟八號第二次撤離天宮一號,並于17日19時32分返回地面。

神舟九號飛船

神舟九號飛船于2012年6月16日18時37分21秒點火起飛,飛船搭載三名航天員景海鵬,劉旺,劉洋(女),其中景海鵬曾執行過神舟七號飛船飛行任務,由此成為中國航天兩度飛天的第一人劉洋則是第一位飛天的中國女航天員。6月18日11時左右飛船轉入自主控製飛行,14時左右與天宮一號實施自動交會對接;6月24日12時42分飛船與天宮一號目標飛行器順利完成我國首次手動交會對接。這是中國實施的首次載人空間交會對接。並于2012年6月29日10點00分安全返回。

神舟十號飛船

神舟十號飛船于2013年6月11日17時38分02秒由CZ-2F Y10火箭點火起飛,飛船搭載三名航天員聶海勝、王亞平(女)、張曉光,其中聶海勝曾執行神舟六號飛船飛行任務。如今發射活動已經圓滿結束,飛船成功入軌。此次神舟10號飛船將執行15天的套用性航天載人飛行任務。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