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宗我部國親

長宗我部國親

長宗我部家第二十代當主,元親之父。六歲時因為父親·兼序戰死之故,土佐一條氏當主一條房家將其收留並養育成人。經歷許久回到居城之後,以平定土佐為目標積極的擴展領土。雖以閃電般的攻勢擊敗了擁有土佐最大勢力的本山家,但是在突然撤退後驟逝。

  • 別名
    千王丸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
  • 出生地
    土佐
  • 出生日期
    1504
  • 逝世日期
    1560
  • 中文名
    長宗我部元親
  • 信仰
    神道教

起源

說到土佐長宗我部氏,就不能不說說他的起源,根據通行的說法,長宗我部氏起源于中國,源自秦始皇子嗣的一支。早在鐮倉時代之際,長宗我部氏就由信濃遷移至土佐而成為當地的地頭豪族的。

長宗我部國親

山雨來兮

處于戰國亂世的土佐一國雖土地貧瘠,然地方豪族割據並不亞于其他地區,有名的豪族並有七家之多,合稱"土佐七雄",各個勢力間為了爭奪土地人口,戰亂不斷加劇。土佐七雄以一條氏最為強大本領一萬六千貫,其他大名津野氏五千貫,大比良氏四千貫,吉良氏五千貫,本山氏五千貫,安喜氏五千貫,香宗我部氏四千貫,長宗我部氏三千貫。

隨著土佐守護細川家的敗落,長宗我部氏也失去了強有力的靠山,在其他群雄的打壓下,一度陷入了孤立。1509年,長宗我部家再度陷入了困境,本山氏家督養明聯合了山田教道,吉良氏和大平氏,組織起聯軍圍攻長宗我部家,長宗我部家第十九代當主元秀在聯軍面前無力回天,很快居城岡豐陷落,于本丸自盡,是年,本文的主人公國親(千王丸)年僅5歲。

尚在童年的千王丸目睹家族的悲劇,父親的慘死,"復仇!復仇!"眼含淚水的國親,心中不停的吶喊。吉人自有天佑,在家臣的掩護下,千王丸竟然奇跡般的逃脫了本山聯軍的追捕,如果本山氏知道自己放走的5歲孩童,正是以後改寫土佐歷史一代名將,必定追悔莫及。

寄人籬下

歷史就是歷史,任何人都不能改變。5歲的千王丸幸運的得到了一條房家的庇護,命運總是做弄人,房家怎麽也想不到,就是自己的好心,帶來的卻是自家的消亡,這個是後話。生命和生活得到了保障,然年幼的國親怎麽也忘不了岡豐城的悲劇,復興本家以及為最敬愛的父親報仇的願望時時刻刻充斥著他的心靈,在家臣的細心教育下,國親堅毅果敢的性格得以養成。

這裏還有一個國親童年的故事,傳說一條房家在宴請家臣的酒宴上,忽然興起,說隻要千王丸敢從二樓上跳下去,他就幫助國親恢復長宗我部家的家名,當時七歲的千王丸毫不猶豫,立刻就從高達丈餘的樓上跳了下去,房家很是驚異,在坐之人無不動容,可見在國親幼小的心靈裏,家族再興,討殺本山的欲望是多麽的強烈。

卷土重來

1516年,迫于土佐最大勢力一條家的壓力,本山,吉良等家同意交出長宗我部家舊領,同樣土佐的群雄們根本沒有把尚在少年時期的國親放在眼裏,"能退換給你領地,就能再拿回你的土地"。就這樣,帶這復仇的願望,國親再次回到了闊別以久的岡豐城,故地重歸,看著幾成廢墟的岡豐城,悲劇一幕幕不停的在腦海中重現,國親註視著本山氏領方向,眼中充滿復仇的欲火。

在家臣的幫助下,岡豐城重建工作,順利的完成了。至此,長宗我部江村鄉、廿枝鄉三千貫知行的領地得以恢復。

千王丸一十五歲,元服,更名國親,年輕的幼主帶領著忠心于長宗我部的家臣們逐步走上了戰國大名的道路。

臥薪嘗膽

坎坷的童年造就了早熟的英主,身背深仇的國親並沒有草率的出擊,家名剛興,百廢待興,如今的長宗我部已非彼時,當年全盛的主家仍不能抗拒聯軍的進攻,何況此時。國親隻好將復仇的欲火壓在心底,致力于領內的統治。國親更是清楚父親慘敗的原因,與近鄰各家豪族不斷交好,並積極利用婚姻外交政策,成功的拉攏了吉田家,把吉田家的領地納入了自己的版圖。

由于國親的苦心經營,長宗我部氏勢力再次在土佐抬頭,宿敵本山氏逐步感受到國親的威脅,本山氏于是肯求對國親有再造之恩的一條家,希望一條家出面,以達成同長宗我部家的聯姻,以緩解同國親的關系;另一方面,一條家對國親勢力的膨脹也有所忌憚,同意了本山的請求。

抉擇再次擺在國親的面前,與殺父仇人聯姻,從尋常人的角度來說,當然是一百個不願意了。但國親卻認為這是一個瓦解本山聯軍的最好時機,一旦與本山的聯姻成立,不僅可以打消本山家的顧慮,從外交上瓦解了本山聯盟,而且長宗我部家就可安心對付東,南面的諸多豪族,將其各個擊破,以擴充實力。歷史更是證明了國親的英明,國親在之後的東,南面豪族的攻略中,本山聯盟根本沒有什麽反映。

縱橫捭闔

暫時擺脫了本山家的威脅,國親的南面攻略出乎意料的順利,連續吞並了天竺氏,細川氏後,接下來就是下田以南的池氏了。由于池氏的抵抗,國親的攻略一度受阻,國親在仔細分析池家的情況後,利用計謀將池家的大將岩松除掉,再利用慣用的婚姻外交,使池氏屈服于本家。

婚姻外交政策是國親統一土佐過程中使用最多的策略了,訂立這種策略,也是不得以而為之。由于土佐土地貧瘠,人口稀少,戰爭的主力多是農兵,過多的征戰,必將影響土地的收成,想想長宗我部幾千貫的領地,南征北戰,那能供給戰爭的需要。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戰之達者。正是國親英名的決斷,不僅保證了領內的繁榮,更是天翔般的擴大了領土,為後期元親的四國統一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元親應好好感謝他的父親,正是國親成就了他的武名。

在消除了南面的諸豪族後,東面的諸多領主,就是國親的下一個目標。同樣,還是依靠國親的婚姻政策,逐步降伏了改田地方的領主蚊居田氏等豪族後,至此長宗我部的勢力已初具規模了。

血債血償

1549年,國親再次出兵,這次的對象是當年參與岡豐城血債的主要氏族山田氏,在成功利用了山田氏家族內亂的機會後,當年就消滅了山田氏。

隨著多年的征戰生涯,年幼的千王丸也已近五十高齡,復仇的心願雖說已快實現,但多年的困苦和心靈的折磨使國親疲憊不堪,也許是懷著對父親的景仰,更是對父親的愧疚,國親剃度出家並修建了兼序寺。據《土佐物語》記載,國親曾經說過:俺六歲的時候就孤苦一人,人間的不幸在俺身上也可以算是無以復加了,然而憑借著不可思議的天運,雖然家業得以興旺,但是俺的心境卻是常常懷著悲哀的……。英雄的心裏難免惆悵,豈是你我尋常人等可以理解的。

香宗我部氏也是土佐七雄之一,隨著長宗我部家勢力的快速膨脹,香宗我部親秀再次敗倒在國親的外交政策下,不過這次國親送出的不是女人,而是自己的親子。(國親的外交手腕,實不在德川之下。)

輕易吞並香宗我部後,與本山家的對立已如箭在弦上。多年的宿怨,現在就要有個說法了。此時本山家當主是殺父仇人本山養明之子,在國親擴張領土的幾十年裏,本山家也沒閒著(本來家底就好,創業的難度低了很多),本山的領土已達到了頂峰時期,實力仍在國親之上。

抱憾離世

在本山家最傑出的家主梅慶死亡後,國親的機會來臨了(父債子來報,父債孫來還)。

1556年,國親與本山氏麾下的秦泉寺掃部展開了激戰並大敗了本山氏的援軍,不久又成功的寢反了本山的家臣,攻陷了本山家的堅城長濱城。本山家在得知長濱城失守後,馬上集結全部主力進行反攻。雙方又在長濱城附近布陣,在奮戰多個時辰以後,兵數佔有絕對優勢的本山軍(據史料記載,本山軍2000多人,國親軍僅1000人不到)在充滿復仇欲望的長宗我部軍猛烈的突擊下崩潰。在本此合戰中,本山氏的精英大多戰死,重多家臣被討取,國親部士氣空前的高漲。隨後,國親率軍直取浦戶城,兵臨本山家居城朝倉城指日可待;然而,悲劇再次上演了,年邁的國親因長濱合戰過度疲勞,不幸身患重病,在浦戶城下的軍帳內客死他鄉,這一年國親剛滿五十七歲。

長宗我部國親

據傳說,國親死前異常的清醒和興奮,在大笑後隨即大悲(回光返照乎?)後,把下代家督元親叫到身前說:"吾一生未完成的心願,兒等務必要討殺本山,祭于我的靈前!"

英雄垂暮,其死也悲,想想國親戎馬一生,家族的仇恨就像一塊巨石壓在他的心上,難怪國親死前會大笑,死對他來說或許更是一種解脫和安慰;大笑後而大悲,恐怕不僅僅是未能親自為父親報仇這麽簡單,還有一絲對自己一生的無奈和悲哀。的確身處在戰國亂世,很多人失去了選擇生活的權利。

後記

此後,新任家督元親繼續完成國親的遺願,在同本山家多次交戰中,逐步消弱本山家的勢力。在本山茂辰病死,其子親茂繼位後不久,元親終于攻破了本山家最後的堡壘,親茂投降,本山家消亡。這裏需要提一下元親,長宗我部元親是長宗我部家武名最響的當主,此人僅僅用了15年的時間,就統一了土佐一國。在對一條家的攻略上,更是不顧父親國親"不與一條為敵"的遺言以及家臣一族的勸阻,背上忘恩負義的罵名,消滅了對家族幾代有恩的一條氏。嗚呼戰國,強權代表一切!

國親的遺產

領土的擴長,以及領內的繁榮,前面已經說過。國親當主的時候,利用婚姻以及過繼養子的策略,控製了諸多豪族,這些豪族雖然看似相對獨立,但卻緊緊團結在主家的周圍,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正是國親的外交策略使眾多豪族甘心為其所,形成一種聯盟態勢,相對的保全了主家實力。此外,更寶貴的,乃是人才。

國親作為父親,可以說是完全合格的,元親的兄弟們哪一個不是能爭善戰驍將:二子吉良親貞,三子香宗我部親泰,以及為不毀主家武名而戰死的四子島親益。

上對父親,他做到了,下對諸子,他也做到了;他的一生,唯獨缺少的卻是對他來說最最重要的那個句號。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