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宗我部元親 -日本戰國時代武將

長宗我部元親

日本戰國時代武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長宗我部元親(日語:ちょうそかべ もとちか;1539年-1599年7月11日),為日本戰國時代到安土桃山時代土佐國大名。長宗我部國親嫡長子,幼名彌三郎;由於幼年時皮膚白皙個性軟弱,而被稱為"姬若子"。

永祿三年(1560年)由於父親突然過世而繼承第21代家督,即位後以統一四國為其目標,永祿六年(1563年)消滅齋藤氏,永祿十一年(1568年)消滅本山氏,永祿十二年(1569年)消滅安藝氏,並且於元龜二年(1571年)消滅津野氏,領土大為擴大。天正二年(1574年)一條兼定被放逐後便趁機奪取土佐。天正三年(1575年)長宗我部元親又在四萬十川之戰擊敗一條兼定而完成土佐的統一。之後與織田信長結盟,繼續進侵伊予、贊岐與阿波。天正九年(1582年)織田信長有意渡海攻打四國,但是於本能寺之變中遇害。織田信長死後,長宗我部元親與德川家康結盟,並且於天正十三年(1585年)擊敗十河存保,統一四國。但同年豐臣秀吉派兵攻打四國,只將土佐一國讓予長宗我部元親。

天正十六年(1588年)長宗我部元親將居城遷到大高坂城,慶長四年(1599年)長宗我部元親在政局不穩的情況下病故。其所率長宗我部軍名震四國,其步兵軍團的精銳善戰,更獲得"一領具足"的美稱。

  • 中文名稱
    長宗我部元親
  • 外文名稱
    ちょうそがべもとちか,Chousokabe Motochika
  • 別名
    姬若子,鬼若子,土佐之出來人
  • 國籍
    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
  • 民族
    大和族
  • 出生地
  • 出生日期
    公元1539年
  • 逝世日期
    公元1599年7月11日
  • 職業
    政治家、軍事家
  • 信仰
    神道教
  • 主要成就
    擴充領土,統一四國島
  • 代表作品
    《長宗我部元親百條》
  • 法名
    雪蹊恕三
  • 戒名
    雪渓如三大居士
  • 官位
    從五位下、宮內少輔、土佐守
  • 墓所
    天甫寺山(高知縣高知市)

人物簡介

長宗我部元親長宗我部元親

長宗我部元親為長宗我部國親的嫡長子,幼名彌三郎;由于幼年時皮膚白晰個性軟弱,而被稱為「姬若子」(意思是像女生的孩子)。1560年首次陪同父親參戰,長宗我部元親親自持槍應戰,而被視為勇將;同年由于父親的突然過世而繼承長宗我部家第22代家督。 傳說長宗我部元親初陣時還不曉得如何使槍,曾秘密詢問過一名武士;那武士告訴他,『將眼睛視線和槍尖連成一線,奮力往前沖就是了。』沒想到長宗我部元親輕松的回答:『原來這麽簡單啊』並在初陣有亮眼表現,此後家臣便不再在私底下稱其為姬若子,得到了「鬼若子」、「土佐の出來人」的稱號。

長宗我部元親長宗我部元親

長宗我部元親以四國統一為其目標,1563年消滅齋藤家、1568年消滅本山家、1569年消滅安藝家,並且于1571年消滅津野家,領土大為擴大;1574年一條兼定被家臣放逐後,長宗我部元親便趁機奪取土佐。1575年長宗我部元親又在十川之戰擊敗一條兼定而完成土佐的統一。 之後長宗我部元親與織田信長結盟,繼續進侵伊予、贊岐與阿波;但是1576年長宗我部元親的弟弟吉良親貞的過世、三好家的十河存保的反攻與織田信長的廢除同盟都讓長宗我部元親舉步維艱。1582年織田信長本來有意集合軍隊渡海攻打四國,但是織田信長卻于本能寺之變中遇害。織田信長死後,長宗我部元親與柴田勝家德川家康結盟,並且于1585年擊敗十河一存,而統一四國。但是同年豐臣秀吉派兵攻打四國,長宗我部元親死守居城應戰;最後豐臣秀吉將阿波、贊岐與伊予收為己有,而將土佐一國讓予長宗我部元親。

1586年,豐臣秀吉攻打九州時,長宗我部元親的嫡長子長宗我部信親也參戰,但是戰死。1588年長宗我部元親將居城遷到大高坂城,之後又困于繼承人問題;1599年長宗我部元親便在這樣政局不穩的情況下病故。

生平概述

長宗我部元親長宗我部元親

長宗我部元親(長宗我部元親,ちょうそかべもとちか,1539年—1599年7月11日),為日本戰國時代“四國地區”的大名,史稱“土佐之出來人”。 長宗我部家是著名的“歸化人(大陸移民)”後裔,可能有中國血統,其姓取自定居地附近一條名為“宗我”的河流,因此子孫遂分為“長”宗我部和“香”宗我部兩個分支。

長宗我部元親是第21代家督(族長)國親的嫡長子,幼名彌三郎;因自幼體弱多病、深居簡出而顯得皮膚白皙、性格陰沉內向,不受大人的喜愛。部分家臣更嘲笑其為“姬若子”——像個公主一樣。

1560年在國親與宿敵本山氏交鋒的長濱合戰中,年已二十二歲的元親才初次上陣,這在當時十五、六歲就要上陣的習俗下被視為“缺乏勇氣”的表現。傳說元親初陣時對馬戰毫無信心,臨時向家臣討教如何在馬上揮舞長槍,讓家臣大跌眼鏡(如果有的話)。

長宗我部元親長宗我部元親

這次交戰中,作為傳統軍事強國的本山氏佔盡上風,長宗我部軍處處敗北眼看就要崩潰,主將國親已經放棄了挽回敗局的努力。就在千鈞一發之際,突見元親挺槍躍馬、一人一騎向著敵人的千軍萬馬直沖而去!大驚失色的家臣諸將生怕少主有失,立刻不顧一切緊追其後,慌亂中的士兵也下意識地跟隨自己的長官共同進退,于是在多米諾效應下,長宗我部軍意外地從“全面後撤”變成了“全軍突擊”。本山軍遭此意外打擊軍心大亂,很快地反勝為敗全線潰退,元親一人的英勇竟造就了這樣一次奇跡般的“大逆轉”。 無論是父親國親還是一般家臣,都對此戰元親表現出那一向不為人知的“鬼神之勇”而喜出望外,元親的綽號也從“姬若子”改成了“鬼若子”——英勇如鬼。

戰後數月,長宗我部國親把所有理想托付給元親後含笑而逝,而元親也不負眾望,用一連串的對外擴張和軍事勝利證明了長濱合戰時的“鬼神之勇”絕不是“一時僥幸”的“偶發事件”。1563年攻滅鄰國齋藤氏,68年征服宿敵本山家,69年智取名將安藝國虎,71年吞並津野家讓自己的第三子親忠成為津野的家督,剩下的小豪族們無不望風披靡。至此土佐一國除了西部對長宗我部有大恩的公卿一條家外,已大部分落入元親的掌中。

1574年一條家內亂,眾叛親離的家督一條兼定被家臣驅逐,逃往九州依附岳父大友宗麟。一直覬覦一條領地的富庶、卻苦于一條家是長宗我部家的大恩人而出師無名的元親,笑逐顏開地把握這一難得機遇,以“平定叛亂”的名義將擁兵自立的原一條家臣逐一踏平,輕易地完成了對一條領地的征服。

長宗我部元親長宗我部元親

1575年一條兼定以岳父大友宗麟為後盾,秘密潛回土佐招兵買馬嘗試奪回自己的家園,然而羽翼已豐的元親,輕而易舉將兼定擊潰,並最終完成了土佐國的完全統一。由于這是貧窮落後的土佐國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統一全國並對外用兵的大英雄,長宗我部元親因此被史書稱述為“土佐之出來人”。 統一土佐全國的元親充分表現出他“如鬼神般”的攻擊性,立刻展開了對鄰國伊予、贊岐和阿波的侵略——土佐、伊予、贊岐、阿波是在一個大島上劃分出來的四個行政區,這個大島就根據這種劃分而被命名為“四國”——然而元親的對外擴張舉步維艱:西部伊予的河野氏在超級大國毛利家的外援下頑強抵抗;北方的贊岐和東方的阿波都是三好家族的領地,兩國連成一線其總實力遠超土佐一國之上。元親曾嘗試採用“遠交近攻”的策略,與三好的敵人織田信長聯手夾擊,瓜分三好的領地。但隨著三好戰敗並投降于信長,這個最強大的盟友立刻翻臉不認人,變成為最強大的敵人。

1582年,有一舉吞並四國之野心的織田信長,以“織田的盟友三好家受到來自長宗我部的威脅”為借口,以第三子織田信孝為主將、四宿老之一的丹羽長秀為副將,率領數萬大軍計畫入侵四國,卻因為“本能寺之變”織田信長葬身火海而草草收場。 才驚出一身冷汗的元親不敢怠慢,抓緊時間立刻向三好領地發起暴風般的突擊。之前由于河野家的內訌,元親終于成功排除毛利的幹擾實現了對伊予的征服,國力有了顯著的提升。此番在實力相若的情況下對贊岐、阿波兩國發動孤註一擲的連續強攻,已經改姓十河的三好家繼承人十河存保在外無強援的情況下節節敗退,抗戰持續到1584年中以十河存保喪失所有領地、倉皇逃離四國而結束。

長宗我部元親長宗我部元親

至1585年春,長宗我部元親成功壓製了一切反對勢力,勝利完成了統一四國的歷史壯舉,然而他的輝煌事業也已走到盡頭……就在元親統一四國的1585年,完全接管了織田信長的一切事業、志在平定天下的豐臣秀吉以其弟豐臣秀長為主將,舉傾國之兵入侵四國。面對無論數量還是質量都佔壓倒性優勢的豐臣大軍,長宗我部的抵抗就像是擋在推土機前面的屎殼郎,一切的英勇都歸于徒勞……最終,力屈勢窮的長宗我部元親不得不接受自己的命運,將自己和全族的前途托付給勝利者豐臣秀吉的仁慈……

豐臣秀吉的仁慈,就是“赦免”長宗我部的“抵抗之罪”,沒收伊予、贊岐、阿波三國土地,隻允許保留土佐一國作為為豐臣家充當打手加炮灰的本錢。對于力屈投降的戰敗者而言,不僅保住了腦袋而且還獲得歸還一國的領地,秀吉的器量果然比他之前的信長和之後的家康都要雄偉太多,一般人都會感恩戴德的吧。而對于投降後的元親來說,“鬼神之勇”已經隨著光榮和自尊一起永遠棄他而去了……

失去雄心壯志的元親,唯一的安慰是大有出息的嫡長子信親,在把家族的前途托付給繼承人後,自己過起了充滿享樂和迷醉的“退休生活”。然而悲劇之神還不肯輕易放過這個凄涼的老人。 信親奉命參加豐臣家侵略九州的遠征軍並在一次戰鬥中陣亡,元親最後一點的理智也隨著嫡子的死而灰飛煙滅。此後的元親,在狂亂中倒行逆施,寵信奸臣誅殺忠良、疏遠弟弟香宗我部親泰、處死家中棟梁·侄子吉良親實,甚至逼死了親生兒子香川親和,最後幹脆和全體家臣對著幹,把遭到一致反對的末子盛親立為繼承人。

1599年7月,就在決定長宗我部家最終命運的前一年,這個失去了一切光榮和才華的老人也最終失去了他的生命,如果他能夠多活一年,是否能夠改變長宗我部家在第二年就滅亡的命運?如果長宗我部元親擁有能夠預知自己命運的能力,即使他能夠活到關原之戰,也許他仍然會選擇提前死去吧?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