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尖刀

鐵血尖刀

大型諜戰電視劇《鐵血尖刀》是電視劇《尖刀隊》的姐妹篇,將懸疑、諜戰、動作、槍戰等多種元素融合在一起的大型戰爭情節片。該劇由北京金天地影視公司出品,王國良執導,編劇宋凌雲、張多、雷鳴聯合創作,匯集了沈曉海劉小鋒邵桐等眾多實力派藝人,講述解放戰爭時期,華東野戰軍尖刀隊在隊長馮梁山領導下,深入虎穴,勇鬥頑敵,出生入死的戰鬥故事。《鐵血尖刀》于2014年9月4日起登入河南衛視、重慶衛視黃金檔全國首播。

  • 中文名稱
    鐵血尖刀
  • 出品時間
    2012
  • 出品公司
    北京金天地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 製片地區
    中國內地
  • 導演
    王國良
  • 主演
    沈曉海,劉小鋒,楊蕊,樂珈彤,
  • 集數
    36集
  • 類型
    戰爭情節劇
  • 播出時間
    2014年9月4日
  • 播出平台
    河南衛視、重慶衛視

基本信息

劇名:鐵血尖刀電視劇鐵血尖刀(12張)

題材:戰爭情節劇

導演:王國良

藝術總監:胡偉躍

製片人:張香永

鐵血尖刀鐵血尖刀

出品人:王金榮

主演:沈曉海劉小鋒楊蕊樂珈彤邵桐劉交心苗洛依朱曉華、陳穗穗、高曉萍

集數:36集

出品公司:北京金天地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上海金天地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演員表

角色——演員——配音——備註

馮梁山——沈曉海——沈曉海——解放軍尖刀隊隊長,英俊成熟,果斷冷靜

唐英傑——劉小鋒——劉曉峰——保密局虔州站站長,一個對黨國有近乎信仰忠誠的人

魯小河——楊蕊——楊蕊——尖刀隊神槍手,野丫頭,從小與兄長魯大山馮梁山一起成長

袁白——樂珈彤——----——馮隊兒時伙伴,與馮隊互生愛慕、多次出手相救尖刀隊成員

江志清——邵桐——----——博士、愛慕小河、精通無線電、炸彈、醫術

木木——朱曉華——----——穆遠山,尖刀隊員之一,不善言辭,炸彈專家,大家都管他叫木木

古德安——傅方俊——----——喬妝專家

龍嫂——趙飛——----——尖刀隊大管家

羅凱旋——于洋——----——海外歸來的共產黨員,在火車上被武宜家用毒針殺害

首長——鄭曉寧——鄭曉宇——馮隊的頭兒

武安邦——劉交心——----——虔州守軍軍長,心系百姓,明辨是非的國民黨將領

武宜家——苗洛依——----——武安邦之女

霍鎖鎖——張雅涵——----——按時到達

劇情梗概

講述解放戰爭時期,華東野戰軍尖刀隊在隊長馮梁山領導下,深入虎穴,勇鬥頑敵,出生入死的戰鬥故事,全劇分四單元。

《黎明前的槍聲》講述尖刀隊為探尋國民黨“南柯行動”的真。

《陽光下的暗戰》講述我重要情報人員嚴金明不幸被敵人俘虜,尖刀隊一路追擊攜我方人質逃跑的軍統特務,最終,尖刀隊揪出了內奸,搶救回了丟失的重要情報。

《虎穴裏的交鋒》是圍繞著一份標記著秘密軍火庫的勘探圖,尖刀隊與國民黨殘部以及土匪三方展開了復雜的爭奪戰。最終將土匪和國民黨殘部一網打盡。

《迷霧後的魔影》講述了在一座剛解放的大城市裏,敵人利用走私葯品為幌子,製定了險惡而周密的破壞計畫,尖刀隊撥開重重迷霧,發現了諸多假像背後的真相,最後關頭將敵人的陰謀徹底粉碎。

分集劇情

第1集

1949年中共地下黨員羅凱旋從國外歸來執行秘密任務,不料剛到上海就遇到國民黨追捕。就在羅凱旋在被敵人包圍時,華野尖刀隊隊長 馮梁山帶著幾名手下成功殺掉所有國民黨解救了羅凱旋。火車上馮梁山向幾名同志交待此次的任務安全地護送羅凱旋到嶺南的虔州城。羅凱旋介紹情況自己一直在歐洲父親和 武安邦是好朋友,父親一直打理武安邦在海外的財產,父親去世後便由羅凱旋來打理,前不久接到武安邦的地方要取出存在瑞士銀行所有存款。這時馮梁山介紹國民黨為了阻止我軍南下在秘密進行一項行動,名字叫南柯計畫。上級派羅凱旋回來就是刺探南柯計畫的內容。馮梁山陪著羅凱旋上洗手間時和一個擦肩而過突然脖子麻了一下但又沒覺得什麽特別。回到座位後羅凱旋拿出武家的資料向大家介紹,這時外面傳來了聲音,火車保密局的人正在查一個人。馮梁山等人感覺不好這是在找羅凱旋。還有五分鍾火車便要進站,馮梁山換上羅凱旋的風衣讓其它同志保護羅凱旋下車。馮梁山故意在火車上吸引了保密局的註意,保密的人在檢查馮梁山的證件時名字是羅凱旋。一聽羅凱旋的名字旁邊的一位女孩便問馮梁山你是凱旋哥?女孩正是羅安邦的女兒 武宜家。這時旁邊座位傳來吵鬧聲,眾人過來一看羅凱旋竟然死了,死之前羅凱旋用密碼告訴馮梁山完成自己沒完成的任務。馮梁山決定自己假扮羅凱旋。正在這時竟然有土匪劫持火車,土匪打死保密局的人後直接劫走了武宜家。馮梁山和同志位商量決定由自己代替羅凱旋完成這個任務。武安邦正在指揮家人搬家,正時 唐英傑前來質問武安邦這是要做什麽,要搬到哪裏。兩人正說話時手下來報宜家被綁架了,這個訊息正是馮梁山假扮的羅凱旋帶來的。武安邦接到綁匪電話讓他一個人到指定地點。武安綁救女心切一個人開車離開。馮梁山告訴武安綁的如果如果想救羅家宜信的自己的帶著狼狗會找到被綁的位置。

鐵血尖刀

第2集

馮梁山在千鈞一發之際拆下 武宜家身上的炸彈後,得知 武安邦因救女心切陷入劫匪圈套。正當武安邦要被劫匪殺害之際馮梁山及時趕到。但武安邦畢竟是一個老謀深算的軍人,在感謝馮梁山救命之恩的同時,幾次暗藏玄機地聊起與羅凱旋父親的親密往事,馮梁山機敏應對。馮梁山正在慶幸自己在接受任務前詳細掌握羅武兩家交往的資料而心存得意之時,國民黨保密局虔州站站長 唐英傑突然帶人闖入武府抓捕馮梁山,一名青幫嘍啰當面指證是馮梁山策劃了這起綁架。唐英傑對馮梁山大刑伺候,並且給其註射毒品嗎啡,但馮梁山以頑強的意志與之對抗直至昏迷不醒,始終沒有暴露身份。與時同時,尖刀隊戰友們一路跟蹤而來,經過一番槍戰,成功救出了昏迷的馮梁山。在郊外恢復神智的馮梁山說服戰友們,為完成刺探“南柯計畫”任務,必須再回到監獄去抓污告他的青幫嘍啰,以證清白,博得武安邦信任。不料一來歷不明的殺手趕在馮梁山之前將嘍啰滅口。馮梁山出手製服殺手,並意外在其身上發現了重要線索……

第3集

為了給驚魂未定的女兒壓驚, 武安邦在府內舉辦了一個別開生面的舞會。馮梁山在武府因毒癮發作昏迷路旁,恰被前來參加舞會的 唐英傑逮個正著。千鈞一發之際,馮梁山被一女蒙面人救走。馮梁山蘇醒後發現自己在武安邦女兒 武宜家的房間內,他匆匆整理衣裝趕往舞會。正在舞會漸進高潮之際,馮梁山突然拔槍指認軍長陳新才是謀害武安邦父女的幕後黑手。原來馮梁山通過線索查到了青幫嘍啰就是陳新派去的殺手,于是與武安邦策劃了這個“舞會緝凶計畫”。在贏得武安邦初步信任後,馮梁山籌劃著如何探尋南柯計畫。此時隊友 江志清前來告訴馮梁山,羅凱旋在火車上不是死于疾病而是被謀殺!馮梁山一驚,突然意識到事情的復雜性遠超出自己的想像。唐英傑再次闖入武府,欲憑在銀行找到的羅凱旋多年前的簽名字跡與馮梁山所簽字跡不同為由,抓捕馮梁山。危急之際,武安邦私人女醫生 袁白機智地為馮梁山解了圍。面對這個不知是敵是友的漂亮女醫生,馮梁山似乎意識到了什麽。

第4集

馮梁山得知“南柯計畫”在唐英傑直接負責下已緊鑼密鼓地開始施行,決定隻身夜闖唐英傑辦公室,卻遇到一名神秘的黑衣人,兩人大打出手。唐英傑回到辦公室,發現電話機有異樣,知道被人“光顧”,馮梁山隻好暫時撤退,但卻偷聽到唐英傑為順利實施“南柯計畫”將實施槍決一批共產黨人的“清場行動”,並利用“清場行動”將前來營救的共產黨遊擊隊一網打荊。唐英傑斷定馮梁山就是共產黨,故意在行動當晚邀馮梁山打麻將,但他卻不知馮梁山早已識破他的陰謀,在尖刀隊員拼殺下成功營救了俘虜。唐英傑偷雞不成反失把米,惱羞成怒下令全城搜查,結果尖刀隊員卻早已神出鬼沒地回到住地,面對突如其來的搜查,未露出任何破綻。唐英傑把南柯計畫交給武安邦。當武安邦得知“南柯計畫”是要炸毀大壩,用水淹虔州數十萬百姓的生命來阻斷共軍南下,認為國民黨已黔驢技窮。與此同時,馮梁山偵得“南柯計畫”已轉交武安邦,他立即布置尖刀隊員,準備用“調虎離山”偷取“南柯計畫”。

第5集

馮梁山邀請武宜家看當晚的電影。電影放映時,馮梁山找借口火速趕回武府,並成功拍攝下了絕密的“南柯計畫”。正當馮梁山要離開之際,碰巧武安邦夫人雪玫喝得醉熏熏回來,在與馮梁山糾緾中意外被一神秘黑衣人槍殺。事情愈發蹊蹺。唐英傑一口咬定,在事發現場的馮梁山就是殺害雪玫的凶手。面對大家的質疑,馮梁山百口莫辯……馮梁山努力回憶分析當晚見到神秘黑衣人的背影與之前碰到的黑衣人之間的聯系。馮梁山發現武安邦私人醫生袁白的行跡十分可疑。唐英傑也將視線轉向袁白,袁白亮明自己的身份,原來她是南京國防部安插在武安邦身邊的高級特工。武安邦不忍“南柯計畫”殘害幾十萬虔州無辜百姓,親自率手下去拆除大壩上的炸彈,唐英傑趕到,威脅並阻攔了武安邦。心灰意冷的武安邦做了最壞的打算,他將女兒托付給了馮梁山。但在對話中,馮梁山了解到了“南柯計畫”的真實內幕以及武安邦的不忍之心。馮梁山心中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策反武安邦。

第6集

馮梁山來到教堂,假扮成神父的戰友江志清告訴馮梁山“南柯計畫”內容已全部破譯,以及上級批準馮梁山策反武安邦一事。堅決不當歷史罪人武安邦在得知上峰拒絕他改變“南柯計畫”的請求後,寫好遺書準備開槍自盡,馮梁山闖進辦公室阻止了武安邦自殺。馮梁山見時機成熟,將自己的身份和來虔州的目的和盤托出。武安邦震驚,欲殺死馮梁山,但經過馮梁山義正言辭的勸解,武安邦的立場已經開始動遙老奸巨猾的唐英傑此時也疑慮搖擺不定的武安邦是否會被共軍利用,派出殺手假冒共產黨刺殺武安邦。馮梁山成功阻止殺手並幫武安邦認清真相,從而讓武安邦進一步地確定了與共產黨合作的決心。武安邦告訴馮梁山大壩炸彈與遙控裝置的具體細節。馮梁山也提醒武安邦他身邊的袁白非常可疑。尖刀隊眾人連夜趕往大壩勘察,不料馮梁山和魯小河卻遭到敵人的圍攻,陷入困境,在千鈞一發之際,一個神秘黑衣人再次出現,幫助馮梁山和魯小河脫困後又消失無蹤。

第7集

唐英傑密會安插在武安邦身邊的副官竇建嶸。在武府,精神衰弱、終日怕見陽光的武宜家又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尖叫。看著精神萎靡的武宜家,袁白決定為其做催眠治療,當袁白問到“南柯計畫”時,催眠中的武宜家又發出了凄慘的尖叫聲,袁白心中詫異。為表示與共產黨合作的決心,武安邦率部下再次強行拆除大壩上的炸彈。聞訊趕到的唐英傑呵斥武安邦欲圖謀反,不料卻被武安邦扣押。炸彈被完全從大壩拆除。而竇建嶸趕來告訴武安邦,唐英傑在押送途中逃跑了。武安邦接到唐英傑的電話,得知武宜家已被他綁架。唐英傑逼武安邦交出運走的軍火。為救女兒武安邦無奈屈從。眼看與武安邦合作就要泡湯,馮梁山與尖刀隊員決定不惜一切代價一方面救武宜家,另一方面阻止敵人將炸彈重新裝入大壩。狡猾的唐英傑早已料到尖刀隊會來毀炸葯,設下圈套將尖刀隊團團包圍。關鍵時刻,鏢局遊擊隊員們在神秘蒙面人的帶領下前來營救,幫助尖刀隊脫險。

第8集

魯小河和胖猴歷盡千辛救回武宜家。馮梁山得知唐英傑即將離開虔州坐船去海南,炸毀大壩的遙控裝置在其手下“終結者”手中。武安邦以看破一切、轉交八十五軍軍權為由,與馮梁山設圈套抓捕唐英傑,而唐英傑則抓住尖刀隊的古德安做人質,雙方劍拔弩張。可就在他得意要離開武府之時,意想不到的是袁白的手槍頂住唐英傑的腦袋。原來袁白是我黨潛伏在國民黨內部的特工,此時馮梁山終于知道一直在暗中幫助自己的神秘黑衣人就是袁白,而袁白也正是自己兒時的好友黃蕊蕊,自己一直朝思暮想的初戀女友。馮梁山搜出了唐英傑身上的密碼本,獲取了他與“終結者”的聯絡方式準備抓捕“終結者”。馮梁山等人來到了唐英傑與“終結者”的接頭地,卻中了圈套,險些被炸死。馮梁山在現場發現了他親自送給武宜家作生日禮物的白色高跟鞋,一切真相大白,原來武宜家就是“終結者”!當尖刀隊迅速趕回武府時,武宜家已經用刺刀捅傷了尖刀隊員木木並救走了唐英傑。尖刀隊立即追蹤唐英傑。此時,袁白意識到武安邦也有危險!

第9集

等袁白趕到診所時,被氣中風的武安邦已經被武宜家抓走。武安邦看著眼前這個女兒驚愕不已,武宜家交代了自己這些年加入保密局成為唐英傑手下的經過。原來自唐英傑將她從日本人手中救出那一刻起,她就愛上了這個唐英傑,並在唐英傑的培養下,慢慢變成一個執行命令的工具。從馮梁山進入武府起,她就不斷試探馮梁山,不料馮梁山不露一點破綻,直到馮梁山從電影院裏偷回武府去偷檔案時,她才確定了自己的判斷。此時的武宜家已與之前的乖乖女判若兩人,露出了殘忍瘋狂的真面目。武安邦痛心疾首卻無力挽回。唐英傑將密碼箱轉交給武宜家後,引馮梁山等人來到教堂,他渾身纏滿了炸彈決定與馮梁山決一死戰。與此同時,武宜家帶著武安邦趕去虔州大壩準備炸毀大壩。在解決了唐英傑後,馮梁山等人立即趕往大壩,阻止武宜家實施“南柯計畫”。尖刀隊設計抓住武宜家,而遙控器卻早已轉到了竇建榮的手中。

第10集

尖刀隊押著武宜家追上了竇建榮,在千鈞一發之際,馮梁山阻止了大壩上炸彈的引爆。“南柯計畫”終于被阻止了。尖刀隊戰友們和前來支援的袁白及遊擊隊員歡聚一起,但還沒等馮梁山與袁白互述衷腸,袁白又接到了上級的新任務。大壩上,一對戀人深情地相互望著,身影越來越小……海南保密局中,一名國民黨女情報員前來報告搜尋到得不明波段,座位上梳著背頭的男人轉過頭來,他竟是唐英傑!原來這個尖刀隊的老對手不僅沒有死,此時已經是海南保密局偵防組的組長。唐英傑命令手下準備抓捕共軍。袁白接到新任務後也來到了海南,此時正在一家家具店與地下黨于倩和嚴金明秘密接頭,她通知嚴金明帶著于倩護送一份重要情報回上海。門外唐英傑的手下楊凡和秦飛已經搜查到了這裏……于倩和嚴金明帶上秘密情報準備連夜離開海南,但一伙國民黨特務在電影院門口盯上了他們。于倩和嚴金明被追入死胡同,眼看兩人就要被捕,前來執行護送任務的馮梁山帶領著尖刀隊眾人殺到……

第11集

于倩和嚴金明被暫且安頓在黎州的軍管會中。而老謀深算的唐英傑此時也收到特務密報,得知于倩和嚴金明的下落,他命手下楊凡和秦飛潛入黎州,配合潛藏在那裏的國民黨特務組長薛子材執行暗殺計畫,並奪取情報。秦飛和楊凡殺死軍管會食堂的採買員混入了軍管會,企圖暗殺嚴金明,危急時刻,馮梁山及時發現了兩人的可疑,阻止了刺殺行動。戰鬥中,楊凡死亡,秦飛受傷後被掃地老頭“黃老伯”救跑。原來潛伏在軍官會的掃地老頭“黃老伯”是薛子材手下的老特務,他救了秦飛,並帶著秦飛去見薛子材。馮梁山帶領尖刀隊全城搜查,並未抓到秦飛。但他們發現死去的楊凡是國民黨特務,馮梁山敏銳地意識到嚴金明和于倩已經不安全了,新一輪的危機正向他們一步一步地逼近。秦飛來到了薛子材處,為蒙蔽軍管會搜查,薛子材殘忍地殺死一百姓,造成秦飛因逃跑不成而自殺身亡的假象。

第12集

在驗屍房中,馮梁山和江志清卻發現了死者的種種疑點,識破了敵人的幌子,為安全起見,馮梁山決定次日一早就乘火車出發。而恰在此時,于倩卻收到了一張神秘的照片,照片上是她分別多年的女兒。原來這是薛子材手下的老特務“黃老伯”借于倩女兒威協,他告訴于倩,若想活著見到女兒就必須帶嚴金明去城中的鳳儀銀樓與其見面。與此同時,魯小河告知馮梁山于倩和嚴金明不見了,馮梁山連忙帶人搜尋。于倩領著嚴金明一進鳳儀銀樓就被埋伏在那裏的特務抓住,危急關頭被一路追尋來的馮梁山等人救了他們。但是薛子材已經從于倩那掌握了尖刀隊護送嚴金明次日去上海的火車車次。薛子材臉上露出了陰險的笑容。火車上,喬裝好的尖刀隊員們紛紛入座,他們採取了最嚴密的措施確保這次護送任務能順利完成。但薛子材和他的眾多手下也混在了乘客中,雙方都保持著警惕,一場惡戰一觸即發。而此時的于倩心理做著鬥爭,迫于薛子材的威脅,于倩準備開始行動。

第13集

于倩執意要和嚴金明去去餐車吃飯,馮梁山等人隻好暗中保護。這令馮梁山從于倩這些天的反常表現中發現端倪。馮梁山與江志清暗中搜查她的行李,卻未有發現。  此時秦飛混入車頭殺死了駕駛員。餐車中,尖刀隊員與薛子材等人正激烈的槍戰中,于倩和嚴金明被紅茶中的麻醉劑迷昏,由于敵人火力猛烈,尖刀隊員無法靠近。分享者影視,雙方陷入僵持。馮梁山和江志清趕往餐車,也遭到特務阻攔,連線車廂的閥門被開啟,火車分成兩截,馮梁山和江志清與隊友們分散了。  被甩下的馮梁山和江志清正在無奈之際,袁白驅車趕到,原來她得到敵人行動的情報,連夜趕來支援。三人追上火車,馮梁山跳上車廂,力挫敵人。袁白拉下製動閥,火車停下。薛子材見狀不妙,丟下手雷,乘亂帶走于倩和嚴金明逃脫。  因為護送行動的失敗,上級懷疑尖刀隊內部出現問題,下令暫停尖刀隊的一切行動,調查護送失敗的原因。同時另成立營救行動小組,由主要袁白負責。尖刀隊陷入困境。

第14集

尖刀隊全體成員都接受審查,大家心裏都憋著火,馮梁山找胖猴比武出氣。薛子材在成功劫持嚴金明和于倩之後,逼迫嚴金明開啟手上的密碼箱,交出情報。嚴金明想借輸錯密碼,觸發密碼箱中的炸彈裝置而與敵人同歸于盡。薛子材發現了嚴金明在密碼箱動了手腳,丟下密碼箱帶著于倩和嚴金明倉皇逃離。密碼箱的爆炸暴露了特務的藏身地。袁白向首長請求尖刀隊協助其調查。尖刀隊在爆炸廢墟中發現了一些線索,線索表明敵人想要帶著嚴金明和于倩逃往海南島。但敵人究竟要走哪條路線,袁白與馮梁山的意見不同。江志清在廢墟裏發現了敵人的微型收發報機,此時“黃老伯”突然出現,奪走了收發報機,但卻被江志清用過氧化鈉燒傷面部。得知老黃頭已經暴露後,薛子材殺死了他。尖刀隊封鎖了各個路口,薛子材殘忍殺害了一群養蜂人,把于倩和嚴金明裝進蜂箱,偽裝成養蜂人混過了關卡。

第15集

薛子材一行人通過當地特務“沉魚”的幫助進入了黃坪鎮,並計畫三天後從黃坪鎮的密道繞道逃往海南。江志清破譯了薛子材幾日前的密電記錄,知道薛子材等人帶著嚴金明和于倩逃往三不管地帶的黃坪鎮。上級首長命令尖刀隊速去黃坪鎮解救于倩和嚴金明。尖刀隊穿過了瘴氣環繞的密林之後終于抵達了黃坪鎮大門口,這裏的鎮衛人手眾多、裝備精良。馮梁山等人進入黃坪鎮正準備前去拜訪鎮長瞿征北,不料遭到拒絕。馮梁山出手打倒了幾個鎮衛,迫使瞿征北出來。馮梁山自稱廣東葯商,想在黃坪鎮做個生葯鋪買賣。瞿征北見馮梁山等有些來頭便請眾人進府。但此時馮梁山卻心急如焚,他擔心薛子材等人早已逃跑,逐派古德安外出偵察。而此時廖管家卻發現尖刀隊所帶筐中私藏著武器,身份可疑,準備拿下尖刀隊。 唐英傑命令薛子材必須在三天內審問出共軍特工“地骨皮”在海南的真實身份,否則將于倩和嚴金明兩人就地正法。

第16集

薛子材明知道唐英傑是故意刁難自己,也隻能加緊逼迫嚴金明說出地骨皮的真實名字,以換取自己回海南總部的機會。在薛子材的威逼利誘下,自覺逃生無望的嚴金明決定以死來保護情報和組織,與于倩一起點火自焚,但被薛子材等人發現。薛子材與于倩的一席話道出了于倩與黃坪鎮的種種糾葛。原來瞿家的管家廖近南正是于倩的親哥哥,並且是國民黨潛伏在瞿家的特務。他害死了于倩的共產黨丈夫,還將于倩留在瞿家,瞿鎖鎖正是于倩的親生女兒。後來于倩偷偷逃往延安,當上了共產黨的特工,但她始終割舍不下自己的女兒。她知道廖近南為了逼她就範,一定會不擇手段。瞿府中,廖近南將尖刀隊員關在院內,瞿征北審問江志清,江志清堅稱自己是生意人。此時,逃出來的馮梁山設計製住了瞿征北。馮梁山向瞿征北打聽薛子材,瞿征北和廖管家都說不知道此人。但細心的袁白卻發現了廖管家的可疑之處。

第17集

瞿征北的鎮衛用迷香迷倒了魯小河和胖猴,並控製了尖刀隊,但瞿征北雖不願與共產黨為伍,也無意為難尖刀隊,他下令尖刀隊立刻離開這裏。可廖管家卻不願放過這個除掉尖刀隊的好機會,他拔槍指向瞿征北,亮明了自己國民黨的身份,他告訴瞿征北他早已收買了黃坪鎮的大批鎮衛,一旦剿滅尖刀隊員,就可以取代瞿征北掌握黃坪鎮,為黨國佔據這一塊風水寶地。危急之際尖刀隊果斷出手,帶著瞿征北逃離了瞿府。廖管家帶著眾多鎮衛,以救瞿老爺為名對尖刀隊進行搜捕圍剿。尖刀隊料定廖近南此時一定會與薛子材聯系,就讓胖猴和古德化裝成鎮衛監視廖近南的一舉一動,找尋嚴金明和于倩的下落。經過一番搜尋,胖猴找到了薛子材等人的藏身之所,並且確定了嚴金明和于倩還活著。馮梁山此時也知道了于倩的真實身份,大家終于明白于倩一直被人以女兒性命要挾,受到了薛子材的操控,致使一系列護送行動失敗。尖刀隊立即分頭行動,開始營救嚴金明和于倩……

第18集

于倩和嚴金明誓死抗爭,拒不交代半點“地骨皮”的信息。正當薛子材準備殺害他們之時,尖刀隊趕到,但薛子材挾持住于倩,雙方陷入僵持。狗急跳牆的薛子材舉槍對準嚴金明,危急中于倩用身體擋住子彈而壯烈犧牲,尖刀隊員們開槍殺死了薛子材。尖刀隊與廖近南一番激戰過後,尖刀隊消滅了廖近南的隊伍,廖近南也被擊斃。馮梁山和尖刀隊戰友們正沉浸在勝利的喜悅之中,而袁白卻在留下了一封簡短的書信之後又獨自默默地離開去執行新的任務。 馮梁山被首長召去總部接受新的任務:去匪患猖獗的葉州救出一個地質學博士韓路辛和他身上的重要情報。馮梁山帶領尖刀隊趕赴葉州的萬家庄。此時的萬家庄正在被一伙土匪進攻,匪首金二響凶悍殘忍,而我方部隊寡不敵眾。連長蔡老理隻得帶領眾鄉親逃離萬家庄,前往白葉城避難。不料金二響帶領大股土匪窮追不舍,想要攔截蔡老理等人,蔡老理為掩護車隊和鄉親們撤退,帶領部隊抵抗土匪,卻陷入了重重包圍,處境極其危險……

第19集

蔡老理在成功拖延了土匪的攻勢之後立即撤退。但這時秘書曹吉安帶回了噩耗,撤退隊伍遭到金二響的突襲,死傷慘重,而韓路辛也陷入敵人的包圍之中。蔡老理又帶著隊伍前去支援卻不幸遭遇埋伏。被圍困的蔡老理正組織戰友們突圍,不料金二響居然拉出被抓百姓作為要挾。蔡老理無奈,帶領同志們和金二響做殊死拼殺。正在這關鍵時刻,馮梁山等人趕到,在尖刀隊的巧妙設計下,以少勝多,將金二響等人打得暈頭轉向。金二響以為解放軍的大部隊來了,慌亂中被馮梁山打傷,挫了金二響不可一世的銳氣。  馮梁山告訴蔡老理自己是為救護韓路辛而來,可是並沒有在民眾中找到韓路辛,眾人分析得知韓路辛是被金二響抓走帶往萬家庄。馮梁山等人決定由蔡老理帶路,潛回萬家庄救韓路辛。  萬家庄廣場上,金二響正要拿殺害韓路辛等人出氣,被萬老大製止,萬老大欣賞韓路辛寧死不屈的勇氣。萬老大命人將韓路辛等俘虜帶至牢房關押。

第20集

化妝成土匪的馮梁山等人看到了發生的一切,偷偷跟隨去牢房。馮梁山撬開牢門正要營救之時,不料金二響來牢房查看。馮梁山決定暫時放棄營救,撤出萬家庄,另尋良機。  馮梁山經過一番調查,決定扮成土匪混入萬家庄,趁土匪舉行結盟大會的時機救出韓路辛。  當馮梁山等人到達萬家庄時,卻遭到了金二響的輕視,拒絕讓他們參加結盟大會。情急之下女扮男裝的魯小河故意激怒金二響,讓其和她比試槍法。比試中,魯小河雖勝了金二響,卻意外暴露了女兒身。金二響為此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親自帶他們入庄安排住處。  在金二響離開之後,馮梁山立即布置任務,準備等晚上救出韓路辛。馮梁山告訴眾人,韓路辛手中的勘探圖裏藏有軍火庫的準確位置,事關重大。  真是冤家路窄。此時萬家庄裏來了一位郭老板,目的是與萬老大合作,讓萬老大攻下白葉城。但是萬老大卻不知道這郭老板的真實身份就是尖刀的老對手唐英傑!原來唐英傑奉命來葉州籠絡土匪伺機反攻。

第21集

入夜,尖刀隊開始營救韓路辛。當他們來到牢房時卻意外發現俘虜們都被金二響讓人拉到後山去槍斃了。尖刀隊掉頭直奔後山,慶幸的是在被槍斃的俘虜當中沒有發現韓路辛。韓路辛到底是死是活?為完成營救任務,馮梁山決定繼續留在萬家庄與土匪周旋,設法尋找韓路辛的下落。  次日結盟大會,當金二響要宣布萬老大為聯盟的總司令時,卻遭到了馬耳彪等各路老大的反對。金二響和馬耳彪拔槍對峙。馮梁山奪下兩人的槍,“兩肋插刀”幫助萬老大成功的當上總司令。魯小河等對馮梁山插自已兩刀的用意十分不解,尖刀隊內部引發爭論。而此時萬老大借機前來看望馮梁山。一是感謝馮梁山幫助他贏得尊位,二是借此試探一下這個從未謀面卻對自己歷史如數家珍的馮梁山到底是什麽來路。在與萬老大“虛寒問曖”的較量中馮梁山雖未露出破淀,卻意識到萬老大狡猾過人。  此時,一直下落不明的韓路辛終于出現,原來他被萬老大單獨囚禁著。

鐵血尖刀

第22集

馮梁山因“兩脅插刀”而在萬家庄有了相當的地位,這令金二響心裏很不是滋味。一日,萬老大請他們兩人商議攻打白葉城,結果金二響和馮梁山當著萬老大的面激烈交鋒,令萬老大大怒,當場轟走二人。  已經絕食好多天的韓路辛想著既然逃走無望,那就必須毀掉勘探圖,因為圖上標著重要情報。韓路辛用他父親送給他的銀鏈子騙開守衛,闖入天威堂挾持住了萬老大要他還給自己工具包。馮梁山和金二響同時趕到天威堂。馮梁山意外發現韓路辛,為保住韓路辛,馮梁山搶先出手將韓路辛製住。萬老大雷霆大怒,不顧馮梁山的反對下令讓金二響在天黑時槍斃韓路辛。馮梁山和尖刀隊員製定了營救韓路辛的計畫。刑場上,一切都按著馮梁山的計畫在進行著。不料萬老大突然趕到,製止了行刑。原來他看到銀鏈子後認出了韓路辛是他的親生兒子。尖刀隊的營救計畫被迫中斷。萬老大請求韓路辛原諒自己,說起過去,覺得對不起韓路辛和他的母親,但是韓路辛無法接受眼前這個土匪頭子就是親生父親的現實。

第23集

馮梁山急中生智示意韓路辛先認下萬老大作父親,韓路辛會意。但讓萬老大沒有想到的是,因兒子韓路辛是共產黨,引來了眾土匪的猜疑和內鬥,馬耳彪帶領眾土匪來找萬老大理論:要麽殺了共黨兒子,要麽讓出總司令的寶座。金二響為保住大權,設計毒殺了馬耳彪,但下毒之事很快敗露。為平息眾怒,萬老大隻能將金二響關入大牢。這一番波折令萬老大心力交瘁,馮梁山看出了土匪聯盟內部的矛盾,以及萬老大對韓路辛的感情,他決定讓韓路辛勸萬老大投誠。但是當韓路辛跟萬老大說起此事時,萬老大卻讓他不要再提及此事。尖刀隊戰友轉告馮梁山,上級同意他勸降萬老大的計畫,但同時也帶回一個令馮梁山瞅心的訊息,袁白因執行特殊任務,至今下落不明。韓路辛告訴馮梁山明天是母親的的祭日,希望能勸降自己的父親。在韓母的墳頭上,韓路辛讓萬老大回頭,萬老大依舊是一口回絕,稱自己曾經殺害過共產黨人,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第24集

眼看勸降計畫又要失敗,馮梁山不顧個人安危,向萬老大主動亮明了自己就是共產黨的身份。經過韓路辛和馮梁山的不懈努力,萬老大終于答應談判。正當馮梁山陪同萬老大要去與首長談判之時,狡猾的唐英傑卻意外地出現了。馮梁山見到身著國軍軍裝的唐英傑,突然意識到這個老對手的出現將對自己的下一步行動帶來變數。唐英傑認出了馮梁山,說與馮梁山似曾相識,馮梁山矢口否定。萬老大因為唐英傑的到來對與我首長見面心生顧忌,馮梁山隻好同意另作安排。唐英傑讓手下女特工杜九娟監視馮梁山,因為早有準備,唐英傑並未找到馮梁山的破綻。一計不成,唐英傑又生一計。唐英傑指令萬老大攻打溫泉鎮,一來考驗萬老大對共軍的態度,二來想借此機會殺掉韓路辛奪得勘探圖。原來唐英傑此時不僅知道萬老大兒子韓路辛是共黨分子,而且身上還有一張標有重大秘密的勘探圖。面對唐英傑的歹毒用意,馮梁山和韓路辛做好了兩手準備。

第25集

土匪頭子“花滿天”帶領隊伍攻打下溫泉鎮,洋洋自得。  突然一伙匪徒持槍挾持走韓路辛,情況萬分危急,馮梁山和前來支援的尖刀隊員擊退匪徒救下了韓路辛。為確保韓路辛安全,馮梁山命令尖刀隊員化裝秘密潛回萬家庄。萬老大聽說有人殺害韓路辛後大怒,終于下定決心簽訂投誠書。他和馮梁山商議借“溫泉鎮大捷慶功宴”設下鴻門宴,以摔杯為號捉拿唐英傑。唐英傑和“花滿天”帶著一個特大的壽桃來給萬老大祝賀。在萬老大欲摔杯之際,唐英傑引爆了暗藏在壽桃內的炸彈,萬老大身負重傷。同時杜九娟用槍製住了企圖行動的馮梁山。原來唐英傑早就知道萬老大和馮梁山的投誠計畫。危急關頭,尖刀隊員開槍擊退眾匪徒掩護韓路辛逃走。在撤退中木木身負重傷,為不拖累戰友,木木引爆了身上的炸彈。但敵人很快尾追而來。激戰中,魯小河讓馮梁山帶領戰友們先走,自己斷後。

第26集

被唐英傑從監獄放出的金二響像惡狼一樣,凶狠地殺死義父萬老大。洞口外,魯小河與金二響遭遇。魯小河設計欲與金二響同歸于盡但未成功。金二響讓手下把魯小河綁起,並要與魯小河成親。逃出後的馮梁山發現魯小河沒有出來,決定和江志清一起回去營救魯小河。正當魯小河被押著與金于響強行拜堂時,江志清從屋頂扔下煙霧彈。土匪亂著一團,受過訓練的特工杜九娟,看出情況不妙,要金二響先行洞房,以便引出馮梁山等人。洞房中,金二響正要對魯小河施暴,馮梁山趕到打傷金二響後,領著魯小河趁黑逃脫。馮梁山等人在撤退中遭到了眾土匪的追殺,龍嫂和蔡老理等帶人趕到打退了土匪。夜,尖刀隊和蔡老李的連隊在青馬寺裏休整,馮梁山突然發現一個黑影,正準備追擊,卻聽到屋裏傳來聲音。原來有人給韓路辛下了毒並且盜走了勘探圖。

第27集

經過調查,發現蔡老李的小舅子曹吉安失蹤。眾人在樹林中堵住了曹吉安,蔡老理萬沒想到自己小舅子竟是叛徒。原來曹吉安早已被唐英傑收買,萬老大的投城書就是被他偷走。正當眾人要嚴懲叛徒時,馮梁山卻故意放跑了曹吉安。原來此前馮梁山就發現有內奸,此次故意拿假勘探圖就是將計就計引出唐英傑並消滅之。拿到勘探圖的唐英傑立即讓金二響召集隊伍趕往勘探圖中所標出的“稀寶山”尋找日軍遺留下的軍火庫。但唐英傑萬沒想到剛到“稀寶山”就遭到了馮梁山等人的伏擊。唐英傑和金二響趁亂逃走,在密道洞口,狡猾的唐英傑殺死了金二響隻身逃脫。解放戰爭情勢發展迅速,上級命令尖刀隊馬上投入新的戰鬥。在木木的墓地旁,馮梁山低頭吹著竹笛,思念著為人民犧牲的戰友們,也思念著至今生死不明的袁白……在西南的邊境,一群趕屍人住進了客堆,通過監聽,尖刀隊確認了他們就是借當地習俗假扮趕屍人走私西葯的青幫,抓捕行動開始!

第28集

走私頭目鍾金九趁亂挾持住魯小河,危急中一直暗戀魯小河的江志清不顧一切拿刀亂砍鍾金九!馮梁山等將鍾金九送至崇城醫院搶救,並安排尖刀隊員輪流看守。龍嫂從江志清保護魯小河時的過激行為中看出了江志清對魯小河的情絮,對魯小河說要是不喜歡江志清的話就跟他說明,並給魯小河支招。魯小河在江志清請她去吃飯時告訴江志清,自己一直喜歡馮梁山,這令江志清心裏十分難受。馮梁山繳獲了大批西葯並通過審問青幫混混橘皮等人得知,鍾金九有個神秘的軍師,一直在幕後行動。馮梁山查出鍾金九與軍師的聯絡方式,設計捉拿軍師。但是唐英傑從崇城特務李虹飛口中得知鍾金九已被捕,就秘密捉走了鍾金九的軍師。醫院裏,唐英傑手下殺手阿寬在魯小河眼皮底下成功刺殺了鍾金九,魯小河奮力追趕,卻被阿寬逃走。馮梁山得知了鍾金九被殺後,大聲斥責魯小河,魯小河突然暈倒,原來在與阿寬的對戰中魯小河中了一槍。看不過去的江志清質問馮梁山和魯小河相戀的事,馮梁山否認。

第29集

尖刀隊員胖猴一路追查阿寬的線索,但阿寬早有準備,用了好幾種反偵察的手法,使得胖猴無功而返。馮梁山通過種種跡象判斷,敵人老巢很可能就在醫院這一帶。在醫院裏,魯小河發現醫院的後院裏有一棟神秘的大樓,而在大樓裏她無意間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她隻身前往探個究竟。唐英傑對西葯被共軍繳獲十分氣憤,命令阿寬襲擊了軍管會監獄,並放走了所有犯人。馮梁山勘察現場,發現劫獄者訓練有素,很可能與之前的案件相關聯。馮梁山下令發動民眾抓捕逃逸犯人,但隻有橘皮下落不明。而此時的橘皮正在唐英傑跟前,唐英傑要他幫忙做一件事。當馮梁山分析出敵人救橘皮的真正目的是西葯時,橘皮已經通過挖洞方式盜走了倉庫裏的西葯。龍嫂去醫院看望魯小河,魯小河意外得知西葯被偷走,決定出院去找線索,經過對現場的勘察,她找到了雪茄煙頭,根據這個線索,魯小河告訴馮梁山劫獄和殺鍾金九的是同一個人所為。

第30集

橘皮知道偷回的這些西葯十分珍貴,希望阿寬能給幾盒葯作為報酬。阿寬和特務李虹飛決定殺掉橘皮,但他們的話卻被橘皮偷聽到了。地痞出身的橘皮先下手為強用毒酒迷倒了阿寬並偷走了幾盒西葯,橘皮準備將西葯賣給崇城醫院院長常振藩,但常振藩卻將情況報告給馮梁山。馮梁山設下埋伏等待抓捕橘皮。不料橘皮卻在前往約定地點的路上被阿寬殺害。原來神秘的內線告訴李虹飛尖刀隊已經設下了埋伏。阿寬在橘皮身上搜查西葯時,尖刀隊趕到,阿寬倉皇逃走。經過這事,魯小河等人懷疑尖刀隊有內奸,當魯小河找到馮梁山時,馮梁山說沒有證據不要懷疑。唐英傑也認識到神秘內線的重要性,讓李虹飛一定要控製好那個人,當得知還有一盒西葯落在尖刀隊手裏時,唐英傑要求李虹飛一定要拿到或者毀掉那盒葯。因為唐英傑花重金走私來的西葯與眾不同。醫院裏,院長常振藩接到一個神秘的電話說,在他簽字收的一個郵包裏藏有炸彈!

第31集

常振藩不顧一切地舉著郵包向醫院外奔跑。炸彈在醫院的空地上爆炸,雖沒造成什麽傷亡,但卻使整個崇城醫院陷入恐懼之中。馮梁山等人即刻開始調查,並安排尖刀隊輪流保護常振藩。魯小河等跟著常振藩進了醫院的後院並聽到了女人的慘叫,魯小河回憶起上次進到這個後院的情景,突然意識到她當時看見的背影就是袁白!魯小河告訴馮梁山,袁白沒有死,她被藏身在精神病院中。經過細致調查並沒有發現袁白,也沒有發現其它什麽可疑的地方。馮梁山深感失望,也意識到情況可能比想像的更加復雜。另一方面,組織上批準江志清轉業到崇城醫院當院長,馮梁山對這個日夜和自己戰鬥在一起的戰友依依不舍,決定給他辦個隆重的歡送會。江志清借歡送會正向魯小河表達自己心儀之意時,有一聲稱是江志清鄉下老婆的陳穗穗來找江志清,但江志清卻說不認識這個女人,陳穗穗便大哭大鬧,拿出兩人的結婚照,大家驚訝不已,紛紛安慰陳穗穗,責備江志清一直隱瞞自己的情況。

第32集

魯小河從女人的敏感中感覺到江志清這個鄉下老婆的別樣。魯小河陪陳穗穗去裁縫鋪做新衣服,卻意外發現伙計阿寬的肩膀受過傷,關鍵是他身上有一種魯小河一直都形容不出的“甜絲絲”的氣味。難道這個裁縫鋪就是敵人的據點嗎?為避免打草驚蛇,馮梁山派尖刀隊員日夜監視。與此同時,龍嫂報告馮梁山,她發現陳穗穗和江志清並不像真正的夫妻,這中間一定有什麽情況。因為又有病人離奇死亡,馮梁山帶人前往醫院調查。性急的魯小河自作主張打電話給裁縫鋪老板李虹飛說要買葯。狡猾的李虹飛意識到自己可能已經暴露,于是設下陷井……李虹飛與神秘人物接頭,暗中跟蹤的尖刀隊員古德安用相機拍下了一切。前往買葯的魯小河遭到了敵人的埋伏,馮梁山及時出現救了她。當他們回到軍管會時,卻發現戰友古德安被敵人殺害。

第33集

魯小河發現並追蹤唐英傑,竟發現他和袁白在一起,魯小河立即用相機拍下了兩人的會面情景。當江志清把照片洗出來後,他告訴馮梁山,古德安很可能是袁白殺的。夜裏,有人給馮梁山留下一張字條:西葯在裁縫鋪地下室。于是馮梁山即刻召集人手前往裁縫鋪,但是他們還是晚去了一步,因為又有人提前打電話通知李虹飛轉移。這個打電話的人到底是誰呢?馮梁山仿佛看到身邊總有一隻鷹一樣的眼睛在盯著尖刀隊的一舉一動。龍嫂在江志清的衣兜裏意外發現了古德安的“鷹洋”,馮梁山判斷江志清很有可能就是那個內奸。馮梁山秘密找到常振藩,要求對江志清所做屍檢重新再做一次。終于發現病人都是中毒而死,而且極有可能是用過那西葯而死的,這與江志清報告的結果天差地別! 馮梁山與常振藩即刻去葯房查看西葯,卻發現有人在偷西葯。追捕中馮梁山打傷了偷葯的人。馮梁山接連試探江志清。魯小河發現陳穗穗和唐英傑見面,跟蹤時卻被阿寬暗算,醒來的魯小河發現自己身上被綁上了定時炸彈……危急中,袁白救了她。

第34集

魯小河告訴馮梁山,陳穗穗有問題,而且自己看到了袁白。唐英傑受傷回來,說襲擊他的那個人像被自己關在精神病院的袁白。于是讓李虹飛通知手下去查看,發現袁白依舊傻傻地呆在病房裏,並且照例天天給她灌了葯。可是誰又能知道每次在敵人離開她之後,袁白都強忍著巨大痛苦把吃下的葯一點一點地吐出來。馮梁山也覺得袁白沒有死,他想起了在精神病院裏看到的那個多出來的飯盒。為了試探江志清是否是內奸,馮梁山和魯小河定下了一個瞞天過海之計……江志清聽到了魯小河“犧牲”的訊息,傷心不已。江志清痛罵陳穗穗這幫特務,對自己的行為後悔至極。陳穗穗拿著江志清偷來的西葯來找唐英傑,可是唐英傑卻發現那葯已經被調包過了,唐英傑大怒,擔心“迷霧計畫”被破壞,派人前去刺殺江志清。袁白告訴馮梁山魯小河自己這一段的艱難行動,並說出了敵人“迷霧計畫”的關鍵。馮梁山等人來到醫院,發現江志清正與特務們打成一團。

第35集

馮梁山將江志清帶回了軍管會,龍嫂問江志清是否是他害死了古德安,江志清默認。龍嫂傷心至極,她狠狠地扇了一把江志清說:都是戰友你怎麽下得了手啊?馮梁山審問江志清。原來特務李虹飛在江志清感情被魯小河拒絕內心痛苦、精神不振之際,引誘江志清喝下葯酒,並給江志清拍下了一堆與女特務不堪入目的床照。李虹飛以此不斷要挾江志清提供尖刀隊的情報。起先江志清以為李虹飛隻是單純的走私商人,可隨著事件越鬧越大,江志清這才發現李虹飛是唐英傑手下的特務,自己已經一步步被逼成唐英傑潛伏在尖刀隊裏的內線。而古德安就是因為拍到了他和李虹飛見面的情景而被李虹飛害死。江志清坦白,他知道那些毒西葯的問題,也知道唐英傑“迷霧計畫”的具體目標。但是江志清並沒有告訴馮梁山。當魯小河來到牢房看他的時候,江志清在心裏做出了一個決定。龍嫂進來給江志清送飯,江志清趁著龍嫂不註意挾持了她。

第36集

江志清挾持龍嫂到了門口,告訴馮梁山“迷霧計畫“的最終目標就是把那些有問題的西葯送往西南前線,殘害前線將士。江志清扔下煙霧彈逃走,他想靠一己之力炸掉運假西葯的車隊。魯小河和胖猴發現了唐英傑,兩人分頭圍堵。江志清已經攔住了運假西葯的車隊,並且與李虹飛等國民黨特務激戰。馮梁山袁白帶領隊伍趕到並消滅了敵人。李虹飛挾持了身上多處受傷的江志清。江志清看著曾經的戰友們,含笑地引爆了身上的炸彈炸掉運假西葯的車隊。此時唐英傑押著受傷的魯小河趕來,要挾馮梁山並企圖打死袁白。馮梁山用身體擋住射向袁白的子彈,並用飛刀刺中唐英傑,唐英傑被尖刀隊隊員亂槍打死。馮梁山痛苦地看著魯小河身上綁滿炸彈。魯小河跑到了懸崖邊與馮梁山告別之後縱身躍下懸崖……戰友墳前,竹笛聲如訴如泣。而此時在遙遠的北京,新中國成立的鍾聲馬上就要敲響。

播出信息

首播平台:河南衛視、重慶衛視

播出時間:2014年9月4日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