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傳奇之獨立營

鐵血傳奇之獨立營

《鐵血傳奇之獨立營》是白濤執導,王新軍、黃小蕾、郭常輝等主演的電視劇。

講述了抗日戰爭時期,在東北肇州的大地上,江雪原、牛勝力、關奎、董連山、褚長德等幾名幸存下來的獨立營戰士頑強不屈,英勇奮戰,在敵佔區與日軍大部隊一次次展開鬥智鬥勇的遊擊戰,並最終迎來了抗戰勝利的曙光。

  • 中文名稱
    鐵血傳奇之獨立營
  • 出品時間
    2012年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集    數
    43
  • 導    演
    白濤
  • 首播時間
    2013年11月12日
  • 製作許可證號
    甲 第076號
  • 類    型
    近代革命、抗日
  • 發行許可證號
    (蘇)劇審字(2013)第010號
  • 主    演
    王新軍黃小蕾郭常輝,王唯,高強,郭柏松,劉紫鳴
  • 上映時間
    2014年5月4日(上星)
  • 首播平台
    湖南經視
  • 上星平台
    重慶衛視
  • 其它譯名
    鐵血獨立營、獨立營
  • 編    劇
    黃偉英、司天雄;蔣雪藍、黑經文
  • 出品公司
    南京廣播電視台

劇情介紹

1942年,白山黑水的關東大地上,獨立營與日軍的一場廝殺,幾乎全軍覆沒;隻剩下了牛勝力、關奎、董連山、褚長德、葉殿臣、田廣義六個人撤離了戰場......

鐵血傳奇之獨立營鐵血傳奇之獨立營

兩年後,死裏逃生的營長江雪原找到這六個已回歸各自尋常百姓生活的戰士,重建獨立營,在敵佔區與日軍大部隊展開一次一次的遊擊戰,過程中收編了黑風嶺上的匪幫,壯大隊伍,與日軍一次次展開鬥智鬥勇的生死較量,在中華大地上譜寫一曲蕩氣回腸的戰鬥之歌。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
江雪王新軍
火鳳凰黃小蕾
牛勝力郭常輝
葉殿臣郭柏松
褚長德高強
關奎王唯
董連山王懷臣
田廣義趙小銳
二叔馬侖
筱玉花劉希媛
老嘎達孫鵬
鬼谷劉小溪
小島郝剛
錢翻譯李大光
岳鳴錢漪
二東宋家騰
徐雁之孫藝菲
野島立雄松原
孫志平劉紫鳴

職員表

出品人:包涵、周天江

製作人:王宏、金秋俊、徐國華

監製:于勇、林睿

導演:白濤

編劇:黃偉英、司天雄、蔣雪藍、黒經文

攝影:曲有衛

動作指導:歐成尾

造型設計:白雪松

服裝設計:徐桂花

幕後花絮

由白濤執導的大型抗戰題材電視劇《鐵血傳奇之獨立營》已經在上海開機,該劇匯集了王新軍、黃小蕾、 郭柏松 、趙小銳等知名演員。一向以抗日英雄角色示人的王新軍出演男一號江雪原,繼《獨立縱隊》、《抗倭奇俠》之後再次走上抗日的道路。 該劇講述了在1942年,白山黑水的關東大地上,獨立營與日軍的一場廝殺,幾乎全軍覆沒;隻剩下了牛勝力、關奎、董連山、褚長德、葉殿臣、田廣義六個人撤離了戰場。兩年後,死裏逃生的營長江雪原找到了這六個早已過上他們自以為安逸生活的戰士。

江的出現讓他們意識到了平靜的生活隻是一個假象,必須把日本鬼子徹底趕出中國,才能過上真正安穩太平的日子,于是獨立營東山再起。在敵佔區與敵人進行艱苦卓絕的鬥爭過程中,獨立營收編了黑風嶺的匪幫,壯大了隊伍,從此江雪原帶領獨立營的兄弟們與敵人展開了鬥智鬥勇的生死較量。 王新軍此次飾演的角色與以往的抗日英雄不同,他不隻是正派的抗日英雄,在劇中既要帶領獨立營與日本人做鬥爭,又要與潛伏的國民黨特工周旋。經過他的詮釋,使江雪原這個人物亦正亦邪,更加立體,值得期待。

分集劇情

第1集

1942年冬,東北抗日聯軍獨立營和日軍在關東大地激烈交戰,戰鬥極其慘烈,牤牛河,日寇將獨立營圍困了五天五夜。營長江雪原和僅存的幾名戰友拼死反擊,彈盡糧絕進入了最後和血戰,江雪原命褚長德帶人先行撤退,他留下來掩護眾人,江雪原被日軍追至懸崖旁,殺死數名日軍後他奮力跳下,他幸運地活了下來。

1944年,江雪原成為東北抗日聯軍駐蘇聯教官,他得知當年打垮獨立營的鬼谷一郎就在肇州,江雪原奉命趕往重組獨立營,他還不知道徐雁之還活著,徐雁之正在執行特殊任務。江原雪帶人在趕往肇州途中被日軍邊境巡邏隊伏擊,隨行的老韓引開一隊追兵,受傷的小于在犧牲前將通訊密碼交給江雪原,電台被打爛,江雪原獨自一人脫險。江雪原在飯館裏遇害上盤查良民證的特務,特務們沒等開槍就死于江雪原手上。鬼谷一郎看到江雪原扔出的飛鏢,當年他臉上曾受過傷害,他判斷江雪原還活著。江雪原在肇州城門口前冒充偵緝隊的人混入城中,日軍沒有多加懷疑。

鬼谷一郎命人在肇州城中搜查江雪原,抓獲的獾子在日軍的刑訊逼供下身亡,江雪原入城後換了一身打扮。江雪原來到教堂裏和潛伏人員接頭,他了解到獾子的情況,江雪原需要發報員和良民證,但組織上的發報機已經損壞,他以李鴻發的身份潛伏下來,還約定了接頭地點。江雪原進入教堂就被特務盯上,出門後他趁機上了一輛黃包車,等特務追趕上之後江雪原已經逃脫。江雪原在街上看到日軍行動,特務在四季旅社搜查時發現一隻空箱子。江雪原在胡同裏看到曾經的敵人鬼谷一郎,開槍打鬥是中了槍傷。

第2集

江雪原帶傷再次脫離危險,鬼谷一郎非常生氣,他率人沿著血跡追趕過去。關奎帶著頂賬的棺材來到葉殿臣的鋪面前,他要給葉殿臣當伙計,葉殿臣讓關奎不要打自己女兒的主意,他讓關奎趕快將棺材弄走,他們都在牤牛河一戰中死裏逃生。日軍在葉殿臣的院子裏發現血跡,追至跟前看到一頭剛殺的豬,進屋後看到葉殿臣在指責關奎,關奎隻好拉著棺材離開,葉殿臣回頭時看到鬼谷一郎正帶人搜查,日軍沒能搜到江雪原。關奎將棺材拉回董連山店中,董連山不明白他的用意,受傷的江雪原被關奎和葉殿臣藏在棺材中才躲過搜查。

鬼谷一郎被司令部指責,他命人加大搜尋力度。江雪原召集當年牤牛河一戰中幸存的部下,葉殿臣幫他處理傷口。葉殿臣拿出自己的積蓄,他不想再參加今後的行動,兩年來葉殿臣也賺了不少錢。董連山拿出錢交給葉殿臣,葉殿臣隻讓他留下關奎的工錢。關奎夜裏醒來後發現江雪原沒在,他猜出他肯定行動了,兩人相互配合在城中伺機行動,北門警察所的幾名日偽軍被襲擊,成功拿到槍支彈葯後趕馬車匆忙出城。鬼谷一郎天亮後才得到訊息,他看到江雪原留下的字跡,還看到那熟悉的飛鏢。鬼谷一郎全城戒 嚴,江雪原成了他的心腹之患。江雪原來到肇州城的日軍電報局,他的舉動沒引起日本的懷疑。

第3集

抗聯獨立營的字跡出現在肇州城裏,江雪原聯系上失散的褚長德,褚長德見他活著感到意外,江雪原跟著褚長德來到他的住所,他打算住下來,褚長德不想再跟著他幹,江雪原讓他幫忙搞一部電台,褚長德思慮之後讓他留下來。江雪原見褚長德遲遲還回就出門尋找,他不慎中了圈套。肇州北門分戒所的警察跑光了,鬼谷一郎知道後十分生氣。黑風嶺的土匪收到日本軍車路過的訊息,他們準備劫貨殺人。江雪原在賭場找到褚長德,兩人約定賭註,褚長德押上了自己的命。

褚長德最終輸給江雪原,他心服口服,江雪原準備對日本電報局下手,他的新任務就是開闢新的戰場,江雪原要整一部電報機和上級取得聯系。黑風嶺的田廣義準備去尋找抗聯獨立營的行蹤,二當家火鳳凰留在山上。鬼谷一郎對抗聯獨立營有些擔心,雖然已經加強了城防。江雪原將剩下的錢交給葉殿臣,他替褚長德還了賭賬addintime.com。董連生在房間裏安慰妻子趙玉娥,她已有孕在身。江雪原找董連生商量行動之事,關奎還很年輕,江雪原讓董連生繼續關照關奎。田廣義帶人來到董連生的棺材鋪,他向中他打聽起抗聯獨立營的訊息。江雪原換上日軍服裝後帶著關奎進入日本電報局。

第4集

董連山將江雪原的情況告訴田廣義,田廣義指責董連山不顧兄弟之情,他不能眼看著江雪原等人處于危險之中,田廣義帶人去接應江雪原。江雪原在電報局看到日軍加強了戒備,等上樓後被盤查證件,江雪原用槍挾持一名日本軍官,他的身份很快被識破。江雪原和關奎被日軍圍困在電報局裏,進入發報室後他們成功地挾持一名日軍發報員和一個電台,褚長德在窗外接應他們,等日軍到時他們已經趕著馬車離開。褚長德趕著馬車沖出城去,江雪原排斥他們撤退,見他們安全後江雪原騎馬奔出城外。田小鳳帶土匪埋伏起來,他們打算襲擊路過的日軍車輛。

小島因失職被鬼谷一郎指責,江雪原劫持的發報員在馬車上被打死,他們隻能先保護好發報機。路過黑風嶺的日軍車輛被土匪襲擊,土匪打掃戰場時被趕到的日軍襲擊,他們隻好邊打邊撤退。田廣義掩護老嘎達等人離開,還交待他們去找抗聯獨立營,但田廣義死在日軍槍下。鬼谷一郎對于運輸物資的失利降罪到小島身上,他計畫用土匪頭子的屍首來引誘土匪們自投羅網。江雪原在途中救了老嘎達等人,老嘎達醒來後聽他們說起獨立營。田廣義的屍首被日軍吊起來示眾,江雪原躲在人群中看到。

田廣義的犧牲讓董連生很意外,褚長德回家收拾東西,董連生已將家裏情況安頓妥當。趙玉娥在門前撿她掉在地上的大洋時被日軍一槍打中腹部,日軍趕到後又在她的肚子上捅了多下,董連長趕回後趴在地上痛哭起來。日軍在肇州全城展開盤查,沒良民證的人都被抓起來。

第5集

錢翻譯帶偵緝隊來到百福樓搜查,葉殿臣不在那裏,小島隨後帶人前來,錢翻譯隻好帶人離開。趙玉娥的死讓董連生更加憎恨日本人,董連生發誓要報仇,他拿著斧子出門時被江雪原攔住,董連生痛哭流涕。

鬼谷一郎命小島加強對田廣義屍首的看管,田小鳳在靈前發誓要接回田廣義的屍首。老嘎達在江雪原和關奎的陪同下來到黑風嶺,江雪原亮明他們獨立營的身份,他想阻止田小鳳等人的行動,江雪原清楚日軍埋伏在那裏。

江雪原答應田小鳳會在三天內接回田廣義的遺體,他留下電台為保證。江雪原晚上在街上行走時被日本特務盯上分享者影視,特務追趕上去時被董連山在後面用斧子劈死,董連山正式歸隊,他願意聽從江雪原的安排。葉殿臣情緒很激動,他看到田廣義的屍首掛在城頭後感到難受,葉殿臣也要求再次加入獨立營。江雪原讓葉殿臣繼續經營百福樓,那是最好的掩護,還讓董連生繼續做棺材鋪的買賣,關奎跟隨江雪原伺機行動。葉殿臣在百福樓打聽到值勤的日軍情況,江雪原還有兩天時間,等天黑後他們摸向城門下。

關奎按江雪原的交待來到黑風嶺,他讓他們必須嚴格按照信上的內容執行,任何人不得帶槍進城。葉殿臣在百福樓請偽軍張排長喝酒,還拿出戲票給他看。

第6集

田小鳳帶人進城時被盤查,沒帶東西才順利入城,他們看到被掛在城頭的田廣義。入夜後江雪原帶著關奎換上日軍衣服,看守日軍被殺後田廣義的屍首被放下來,然後日軍的屍首被吊上去。江雪原故意開槍吸引日軍註意,鬼谷一郎聽到槍聲後給警備司令部打去電話。  

小島接完電話後趕往城北方向,由于天黑他們也沒發覺城牆上的變化。田小鳳帶著哭喪的隊伍出城,看守的偽軍要開啟棺材查看時被張排長輕易放過。天亮後日軍發現地上的血跡,抬頭看時才發現情況不對,他們立即追趕至城門口。

日軍開車追向出殯的隊伍,江雪原讓田小鳳帶人先撤,他率獨立營的幾人留下來狙擊日軍。褚長德扔出炸葯後搶到日軍一挺機槍,江雪原命人馬上撤退。日軍在肇州全城戒嚴,站崗值班的人被全部扣押,偽軍排長張友富被抓起來,張友富講出當晚值班人員還有松本,但沒能爭過日本人。  

江雪原帶人撤至黑風嶺,他準備連夜趕回肇州,田小鳳將江雪原獨自拉到田廣義在靈位前,她想讓他當黑風嶺的大當家,江雪原拒絕了。田小鳳讓江雪原坐在炕上,她禁不住哭出來,張國才在門外聽到他們的談話,江雪原講起道理。

江雪原帶人離開黑風嶺,張國才擔心田小鳳會跟著下山。江雪原在茶樓見到跑堂的牛勝利,牛勝利意外萬分,兩人另找地方坐下聊天,牛勝利明白他的意思,兩年來牛勝利心裏一直想著唱戲的筱玉花。

第7集

張友富等人被日本人看押,小島向鬼谷一郎建議殺了他們,鬼谷一郎沒有繼續追究,他放了被關押的偽軍,張友富官復原職,眾人意外萬分。鬼谷一郎再次看到江雪原扔出的飛鏢,原本想用死人當誘餌的計畫失敗了。  

鬼谷一郎懷疑肇州城中有抗聯據點,日軍開始全力搜捕,城中百姓再次遭殃,路上跑的行人被槍打死,孫智平在街上遇上葉小琴,二東及時帶他們到安全地方,這才安然無恙地回到家中。肇州戲樓停演,要等日軍司令部的許可才能開放。  肇州全城戒嚴,筱玉花表演結束想回家時被門口日軍攔住,鬼谷一郎正好開車路過,筱玉花拒絕了他的請求後徑直回家。日軍情報部門收到異常電台的發報情況,沒搜到具體地方就沒了信號。  

日軍報務長用聲音推斷對方用的自己生產的發報機,也懷疑自己身邊潛伏的敵人是重慶方面派來的。江雪原準備對付肇州的日軍,首要任務是保護好自己,江雪原想炸毀日軍肇州城中的軍火庫。牛勝利對筱玉花十分關心,他還親手烤了地瓜給她。  

江雪原看出牛勝利的心思,小島提醒錢翻譯不要多管超出自己職責範圍內的事情,錢翻譯對發報以興趣讓他起疑,鬼谷一郎讓錢翻譯去找筱玉花,筱玉花不想去見鬼谷一郎。日軍軍火庫的防守十分嚴密,江雪原提出行動方案,他們要想辦法弄一張軍火庫通行證。

第8集

江雪原帶人來到錢翻譯的住處,錢翻譯隻能按他的話去辦,江雪原需要軍火提貨單和軍之庫的地圖,他給錢翻譯三天時間。江雪原命人在小西崗集合,戰鬥結束後計畫撤向榆樹溝。關奎按江雪原的想法來到黑風嶺,他想讓土匪們假裝攻打肇州城,由關奎指揮他們統一行動。  

鬼谷一郎的五十壽誕在肇州城舉辦,參加生日晚宴的都是城中有頭有臉的人,筱玉花被請去唱戲。關奎收到信號彈的信號後率人向肇州城發起攻擊,槍聲驚動了城中日軍,江雪原帶人來到軍火庫前,他拿出提貨清單,衛兵有些疑問,江雪原訓斥他們後進入彈葯庫。  

關奎見時機成熟後率眾人撤退,鬼谷一郎收到抗聯進攻肇州的訊息後馬上帶人趕過去。江雪原將日軍倉庫中的發電機搬走,裝好一些彈葯後開車離開,在走之前點燃導火索。鬼谷一郎趕到城門前時聽到爆炸聲,日軍彈葯庫被成功炸毀,江雪原等人全身而退。江雪原來到黑風嶺對他們的幫忙表示感謝,張國才有些悶悶不樂,還對江雪原有些不滿。  

江雪原請求黑風嶺的土匪加入獨立營,他們高呼願意。鬼谷一郎因失職而自責,他請小島嶼做介錯,沒想到會敗在江雪原手上,他想以死謝罪時被小島勸阻,小島提出將責任推在獨立營身上,鬼谷一郎不想欺瞞,但為了活下去便採用了小島的建議,寫報告的任務交給小島。日軍三名要員即將到達肇州,鬼谷一郎命小島做好安保工作。  

錢翻譯回家時看到江雪原坐在沙發上,他十分驚慌,江雪原拿出軍火提領單和地圖來要挾錢翻譯,錢翻譯誠惶誠恐,他想拿回圖紙,錢翻譯將關東軍總部派出要員的情況講出來,江雪原讓他繼續打聽。江雪原派關奎去黑風嶺,土匪為增援力量。

第9集

土匪們提前進攻日軍讓江雪原有些意外,田小鳳失去了對他們的控製,日軍發起反攻。老嘎達想率人撤退時被葉小鳳阻止,江雪原見情況有變就讓關奎去通知黑風嶺的土匪們先撤退,土匪們收到訊息後匆忙撤退,江雪原也帶人消失在夜色之中。鬼谷一郎帶兵增援後搜尋前行,牛勝利戰鬥中被兩塊大洋救了一命。  

江雪原讓關奎去黑風嶺打探傷亡情況,他們去葉殿臣那裏集合。黑風嶺損失慘重,土匪們議論紛紛,關奎帶著葉殿臣上山為傷員看病。鬼谷一郎從戰場上留下的東西上判斷獨立營就潛伏在城中,江雪原讓董連生撤出棺材鋪。葉殿臣看完傷員後收拾東西和關奎一起下山,張國才命人將他們關起來,田小鳳從中勸說。  

日軍通過棺材來查找線索,一些無辜老百姓打死,幾番詢問之下才知道是董記棺材鋪製作。日軍趕往董記棺材鋪搜查,結果空無一人,董連生已經提前撤退。鬼谷一郎舉刀要砍棺材時被錢翻譯提醒,錢翻譯從棺材下面找到導火索的引線後割斷。  

田小鳳指責張國才做事魯莽,江雪原來到黑風嶺奠基死去的戰友們,他分析了紅草溝一戰的失敗原因,並沒追究責任。小島發現錢翻譯跟蹤他,錢翻譯解釋隻是好奇,小島提醒他離自己遠一些。錢翻譯回家時見到江雪原,他意外萬分。  

江雪原讓錢翻譯幫忙查找那三名日本官員的去處和目的,褚長德對黑風嶺的土匪進行訓練,張國才讓眾人散開,田小鳳見狀從中調解,褚長德因首先開槍而被繳槍。

第10集

錢翻譯準備了名貴的絲綢讓鬼谷一郎過目,鬼谷一郎讓他繼續給筱玉花送東西。牛勝利在山上心裏一直想著筱玉花,褚長德勸他不要胡思亂想。鬼谷一郎來到戲園看筱玉花表演,結束後請她喝酒,筱玉花無奈隻好將酒喝下。  

褚長德拿著錢找土匪賭錢,江雪原沒在山上,褚長德輸個精光,他將機槍押上,結果又輸了,褚長德不想留下機槍,張國才讓他寫下字條後離開。江雪原讓錢翻譯以後有情報時送給葉殿臣。江雪原向錢翻譯打聽日軍運送軍火情況,還提醒董連生要註意殺敵的策略。  

錢翻譯將打聽到的情報交給董連生,董連生將它交給江雪原,江雪原看後準備三天以後行動。江雪原房外著火,看到火苗後他叫醒眾人起來救火,火是土匪偷偷放的,放火的人被張國才識破,所幸江雪原等人沒事,重要的東西都搶出來了,江雪原拿出門口的油桶。  

田小鳳召集土匪們詢問放火之人,張國才站出來辯解,逼問之下他承認是自己放火,他對獨立營上山並不滿意,田小鳳清楚張國才心裏的想法,張國才被臭罵一頓,張國才扭頭轉身離開。  

張國才出門後找人叫來褚長德,還拿出那張字條,褚長德手頭緊張,他不想讓江雪原知道賭錢的事情,褚長德向他保證會在三天內還賬,否認就用機槍頂賬,褚長德無意中對張國才說出日軍軍火路過之事。江雪原找田小鳳商量伏擊日軍軍火車之事,田小鳳答應下來。

第11集

張國才得知日軍情況後帶人伺機準備行動,江雪原在路上看到車轍印後判斷可能走露了風聲,他決定找一塊兒背風的地方埋伏。張國才帶人伏擊路過兩輛日本軍車,江雪原等人藏在一旁看熱鬧,張國才遲遲沒能得手,後面的軍車開走後來到江雪原伏擊的地方,和張國才打鬥的是日軍押送人員。  

江雪原見日本軍車到後發起攻擊,整車武器被順利截獲,張國才等人被日軍纏住,他們難以脫身,日軍發起沖鋒,張國才抽出刀準備和日軍近身肉搏,江雪原命人將武器彈葯拉走。正當張國才等人陷入危局時田小鳳率人趕到,江雪原見他們安全後才命人撤退。  

鬼谷一郎請筱玉花去唱堂會,筱玉花不願前往,但硬是被日軍拉走。筱玉花十分害怕,鬼谷一郎端著酒來到她面前,筱玉花趁機抽出軍刀,鬼谷一郎將它奪下,他命人將筱玉花帶到審訊室。軍火運輸國被劫讓鬼谷一郎惱火萬分,他顧不上筱玉花就出門了。  

鬼谷一郎詢問士兵後得知運輸車被劫的情況,他從彈殼上推斷江雪原的獨立營已經成型。田小鳳帶領隊伍回到黑風嶺,張國才對江雪原的幫忙表示感謝,山上的武器彈葯得到補給。江雪原找牛勝利談話,牛勝利解釋原因,江雪原這才知道是褚長德又賭博欠錢。  

褚長德被江雪原指責,他保證以後不現賭博,江雪原讓他將機槍拿給張國才。牛勝利找張國才結賬,張國才以空窯為由拒絕了。鬼谷一郎從戰場上遺落的東西上看出和黑風嶺有關,張國才想進城踩盤子,田小鳳同意他的想法。

第12集

鬼谷一郎被司令部指責,小島已派出搜查小組,鬼谷一郎打算從手套這個線索入手。牛勝利放下長槍後隨身帶著長槍來到嚴宅外,他借運酒之機打探情況,見到嚴老爺後牛勝利掏出槍頂住他的頭,院裏的炮手聽到聲音後闖進去,嚴老爺隻好叫師爺過來,面對威脅嚴老爺隻好拿錢保命。  

江雪原回屋後看到短槍不見了,他馬上出門查看情況。田小鳳帶人包圍了給嚴宅送親的隊伍,換好衣服後帶著新娘子混入嚴宅,嚴老爺揭開蓋頭後發現情況不對,站在高處的炮手被打死,田小鳳報上名號,嚴老爺跪地求饒,嚴家的武器被搶走,金銀首飾也被搶走不少,打探訊息的日軍探子躲在一旁看到他們。  

被田小鳳救的新娘馬燕跟著他們來到黑風嶺,她要留下來,田小鳳同意她留下來。日軍探子將情況匯報給鬼谷一郎,鬼谷一郎命小島率領一個中隊圍攻黑風嶺,小島擔心城中防守空虛,鬼谷一郎相信肇州城的安全,肇州再次被宵禁。牛勝利回去時看到江雪原和關奎在等侯,江雪原拔出牛勝利身上的短槍後和他們一起來到褚長德房中。  

江雪原讓牛勝利交出搶來的錢財,牛勝利想用錢給筱玉花買套房子,大家都知道他喜歡她,牛勝利不理解土匪的做法,說出張國才等人砸窯之事。田小鳳在山上布置新房,江雪原到後她出門相迎,張團才陪同田小鳳。  

江雪原見到田小鳳後指責她砸窯的做法不對,田小鳳不明白他的話,江雪原要關她禁閉,田小鳳隻好同意。小島率日軍突然襲擊黑風嶺,房中的土匪絲毫沒有察覺,突然響起的槍聲讓他們猝不及防,很多人沒來得及反抗就被打死,田小鳳還被關在禁閉室裏,張國才見寡不敵眾就帶人撤退,田小鳳見到日軍後奮力抵抗,但還是被活捉。

第13集

張國才帶人藏在山洞中,日軍進去後扔了手雷,不少土匪又被炸傷,小島進去後殘忍將他們殺害。田小鳳被日軍帶走,張國才帶幾人逃走。江雪原帶人來到黑風嶺,上山後才了解情況,江雪原等人騎馬追趕日軍,他們抄近路埋伏起來,江雪原見日軍到後發起攻擊,田小鳳在車上伺機反抗,押送的日軍被消滅,田小鳳獲救。  

江雪原提出另尋安身立命之地,仔細想後向虎頭嶺轉移,江雪原準備先回肇州打探訊息。小島回去後被鬼谷一郎指責,軍火丟失的事情隻能上報,但編了一個理由。鬼谷一郎想困住黑風嶺,下山的道路被封鎖,田小鳳帶人撤向黑風嶺的小樹林。江雪原從日軍的行動上猜出鬼谷一郎的想法,他帶人回到肇州活動。江雪原入城後找錢翻譯打聽日軍情況,錢翻譯說明其中緣由。  

小島來到戲院讓筱玉花登台表演,筱玉花並不害怕,她要高興地唱下去,但要換個戲碼,筱玉花讓人將她化成梁紅玉的妝,她的表演贏得台下鬼谷一郎等人一片掌聲,鬼谷一郎聽出筱玉花的唱詞是抗金的故事,小島清楚後鳴槍停演,筱玉花沒打算跟鬼谷一郎走,她在台上將日本人臭罵一頓。  

鬼谷一郎舉槍指住筱玉花,筱玉花並不畏懼,班主被一槍打死,鬼谷一郎命人將筱玉花帶回去,筱玉花面不改色,她用日軍的刺刀扎向自己,鬼谷一郎臉上被濺了一身血,之後生氣離開。牛勝利等日軍走後來到戲園,他看到躺在地上的筱玉花和班主,筱玉花的死讓他痛苦萬分,牛勝利扔下上的錢後抱住她哭起來。牛勝利帶著情緒回去,他向眾人說起筱玉花被害的經歷。  

董連生給牛勝利出主意對付城中日軍,一隊日軍被引至埋伏圈後全部遇襲,多虧了江雪原及時趕到,因來不及處理隻好擺個陣勢。肇州警察局被攻擊,鬼谷一郎感覺到城中混亂,他命部隊嚴加搜查。

第14集

張國才冒充村民背著二叔去治病時遇上日軍哨卡的盤查,他自稱半年前上山被土匪關押,小島舉刀逼問張國才,張國才的話讓他信以為真,這才有下山離開的機會。鬼谷一郎對黑風嶺並不擔心,他清楚目前最重要的任務是肇州城。張國才背著二叔來到葉殿臣那裏,葉殿臣診斷後讓人去抓葯,幸好送來的及時。江雪原帶人佯攻城中日軍,炸葯在城門口響起,沖鋒聲音讓日軍難以判斷,鬼谷一郎收到抗聯攻城的訊息後十分驚慌,江雪原讓眾人撤退。鬼谷一郎到時江雪原等人已沒有蹤影,他不相信會是抗聯主力攻打。

天亮後鬼谷一郎看到城門口貼的告示,他派兵出城搜尋,目的是找到江雪原獨立營的準確位置。二叔經救治後脫離生命危險,小島想攻擊黑風嶺時沒得到鬼谷一郎的許可,鬼谷一郎打算採取圍而不殲的策略。江雪原找錢翻譯了解日軍動向,日軍的調動讓他難以捉摸。牛勝利在視窗用槍瞄準鬼谷一郎,但開槍時手有些發抖。鬼谷一郎聽到槍聲後急忙躲藏起來,江雪原隻好開槍還擊日軍。牛勝利回去後被董連生指責,他在關鍵時刻過于緊張,牛勝利請求江雪原的處罰,江雪原清楚他心不靜。

第15集

小島想調回黑風嶺一半兵力來保衛肇州城的安全,鬼谷一郎命他全部調回,他不想再理會那些土匪,鬼谷一郎還想活著離開肇州城,殺死江雪原是他期待的。黑風嶺突然響起的槍聲讓屋裏眾人吃驚,日軍突然撤退讓他們意外,那槍聲是報信的信號。江雪原得知鬼谷撤兵後了解城中情況,每個街口都有站崗的,凡是兩個以上的男人同行都要搜身。江雪原安排眾人撤退,武器不用再帶,他打算借此機會回山休整。

江雪原帶人從葉殿臣家中離開,小琴出門讓葉殿臣擔憂,街上響起的槍聲讓葉殿臣和二東出門查看情況,江雪原準備趁亂出城。連山聽出自己人和日軍遭遇後返回,鬼谷得知有人在大街襲擊日軍時命令全城戒嚴。鬼谷一郎派出從黑風嶺回來的部隊,江雪原帶人營救牛勝力,牛勝力在戰鬥時負傷,江雪原命人先帶他離開,他們計畫在老地方匯合。

江雪原扔出手雷後趁機跑開,日軍在後面緊追不放,全城響起警報。肇州城亂成一團,二東和葉殿臣看到小琴和智平在房上,葉殿臣喊她下去。牛勝力被背回安全的院落,日軍在街上四處搜尋。葉殿臣拉小琴回家,二東把智平推翻在地上,葉殿臣沒想到小琴會那樣惦記智平,小琴鬧著要追智平回來,葉殿臣讓二東拉她回家。小島沒抓到凶手被鬼谷訓斥,鬼谷確認肇州城之事肯定是江雪原所為,他打算把肇州城分割開查找傷員線索。葉殿臣找到智平,他要拉他回家,但智平堅持要回家,智平要見他爹娘,兩人談話時被日軍看到,智平被日軍抓走,葉殿臣也被警告。葉殿臣一路跟蹤日軍,他看到大批人被抓走。葉殿臣回家後向二東說起智平被日軍開槍打中,小翠很擔心。#p#副標題#e#

第16集

小翠因傷心過度暈厥過去,江雪原來到葉殿臣家裏說明牛勝力的傷勢,葉殿臣背起葯箱去治療。國才和二叔回到黑風嶺,他們和江雪原是分頭出城,國才猜出江雪原等人被困肇州城。江雪原給錢翻譯官打電話,見面後江雪原想盡快出城,所有醫院和診所都安排了密探,城裏房屋也要重點搜查。葉殿臣取出牛勝力身上的彈頭,大家都清楚他那樣幹是為了給筱老板報仇。葉殿臣回家時發現門上和地上血跡,他拿起木棍悄悄進屋,開燈後沿著血跡發現受傷的孫志平 。日軍挨家挨戶地搜查,錢翻譯猜想江雪原等人可能住在那裏,他故意用鬼怪之說引開日軍。

葉殿臣給智平包扎傷口,孫志平 跪地表示感謝,葉殿臣勸他先把傷養好。日軍突然來到百福樓搜查,葉殿臣開門後引日軍進門,床上被綁的小琴引起日軍的註意,錢翻譯替葉殿臣解圍。葉殿臣等日軍走後找江雪原商量,錢翻譯的做法讓他疑惑,江雪原清楚錢翻譯也是為了活命。葉殿臣得知孫志平出門後很擔心,他和二東追趕出去。葉殿臣看到葉雪原後說起孫志平 背著自己做的炸葯找日軍報仇。

葉殿臣和江雪原趕往日軍憲兵隊,二東找到小琴後要拉她回家。孫志平把自製的炸葯扔向日軍憲兵隊,但是沒響,江雪原趕到後拉他離開。孫志平被江雪原帶到獨立營所在地,他答應跟獨立營上山。錢翻譯見到江雪原後說明鬼谷準備開啟城門,江雪原等人順利回到黑風嶺。江雪原準備收拾東西轉移至虎頭嶺,他們出城時還準備了新裝備,關奎向眾人介紹徒弟孫志平。虎頭嶺的營地很快建好,關奎教孫志平如何使用手榴彈,他警告孫志平以後離葉小琴遠一些。張國才想和江雪原過招。

第17集

江雪原隻好接招,張國才使盡全力攻擊江雪原,江雪原故意讓他,還誇獎張國才的腿功厲害。火鳳凰讓江雪原給她一個名分,江雪原跟她進屋,火鳳凰把那裏收拾成新房的樣子。江雪原清楚獨立營和黑風嶺的兄弟整合一起不好管,他讓火鳳凰從中解調問題。日軍再次發現可疑電波,追蹤之後懷疑那報電報機出現故障,鬼谷命人嚴密監督修理鋪和電子商行。江雪原給黑風嶺弄回很多糧食,多虧了葉殿臣的幫忙。董連山拿著斧子下山,江雪原知道後找到他,董連山要殺鬼子祭奠親人,江雪原答應拿兩顆鬼子人頭回去。

肇州城中神秘發報人在修理鋪被日本特務發現,江雪原及時出手救了他,他想逃走時被董連生攔住。等安全後江雪原和發報人談話,江雪原想讓他幫忙發報,他亮出抗聯獨立營的旗號,發報人不願意為共產黨發報,江雪原一拳把他打暈,等他醒來時看到江雪原搜了房間,他是藍衣社成員,在肇州城已潛伏八年。

江雪原的判斷很正確,發報人是為了和上級取得聯系才冒險維修電台。小田在巷子裏發現被殺的三名日本特務,看到飛刀後確認殺人者就是江雪原,鬼谷了解情況後命小田以建林路為中心在五公裏內搜查,他們想在江雪原之前找到發報人。董連生拿回密碼本,江雪原讓發報人盡快發報,看到日軍前來搜尋提醒發報人做出決定,江雪原帶發報人離開,日軍到時房屋內發生爆炸。江雪雪出城時被盤查,他讓發報人假裝死人,最終順利出城。

第18集

江雪原和董連生帶發報人岳鳴上虎頭嶺,岳鳴不願意發報,他被捆綁起來審問,江雪原本來是想嚇唬他,沒想到他也算是條漢子。江雪原提出和岳鳴單挑,贏了可以讓他離開,輸了必須留下來發報。岳鳴使出渾身解數和江雪原打鬥,幾回合後岳鳴敗陣,他輸的心服口服。岳鳴換上自己的衣服後開始發報,他對江雪原說的密電有些疑惑,但隻能按江雪原所說發報,江雪原收到回復後十分高興,獨立營終于和組織上取得聯系,岳鳴不想喝慶功酒,無奈端起碗喝下。獨立營的新規矩讓老嘎噠不滿,山上的糧食隻夠兩個月用,二叔心裏沒底。張國才不擔心糧食問題,更讓他擔心的是武器裝備。

江雪原帶人去肇州搞糧,田小鳳追過去,江雪原見到她後指責起來,他平一同來到百福樓,江雪原安排關奎緊盯田小鳳。田小鳳進入百福樓看到偽軍張排長,她想動手時被江雪原攔住,張排長看他們眼生,葉殿臣替他們掩飾過去。江雪原提醒田小鳳不要惹事,他讓呀殿臣幫忙安排田小鳳的行程,葉殿臣想讓小翠陪她,田小鳳不願意。江原雪向葉殿臣提起糧食問題,葉殿臣準備從黑市上想辦法。

小翠陪田小鳳逛街,田小鳳送她一個鐲子,江雪原安排關奎拉黃包車去接田小鳳,田小鳳坐車回去,江雪原命令田小鳳歸隊,田小鳳不想走,她願意天天和江原雪呆在一起,江雪原試著給她做思想工作,他明白田小鳳的心思,田小鳳答應回虎頭嶺。關奎送田小鳳出城後在途中見到小琴,小琴想上山參加獨立營,她要找孫志平。田小鳳答應帶小琴上山,關奎珨的她沒辦法。葉殿臣知道小琴不辭而別後十分傷心,關奎把她們送到山口後返回。張國才教馬丫練槍,他讓她重點練習腕力。田小鳳買了一對鐲子讓張國才送給馬丫,小琴見到孫志平後很開心。

第19集

江雪原找岳鳴,岳鳴假裝肚子疼,去馬棚後匆忙出來。岳鳴打暈看守後趁機騎馬逃走,江雪原派人追趕時才發現馬鞍子都被弄壞,田小鳳想安排守道口的兄弟攔截,江雪原擔心兄弟們可能會傷到岳鳴,江雪原畫帶著關奎追趕岳鳴,他清楚他的去向。岳鳴來到肇州火車站,上車後被江雪原找到,岳鳴很驚訝,江雪原提醒他趕快下車,岳鳴不懼威脅。江雪原站起來當從宣布岳鳴是藍衣社的特務,還托人在車上照顧他,岳鳴身份暴露隻好下車。

江雪原帶岳鳴回山,岳鳴按要求發出電報。日軍截獲虎頭嶺方向的發報,但無法破解內容,他們隻好送往奉天。組織上收到肇州獨立營的電報,要求獨立營在新濟十三次列車上救出死海之舟,並要安全送至溫泉山二號基地。江雪原收到電報內容後安排幾路人馬分頭行動,這是獨立營重建以來接到上級組織的第一次重要任務,張國才不想在大峪溝死等火車,他提出要參加第一組,江雪原解釋後他才明白自己的任務同樣重要。

江雪原和田小鳳一組上了火車,田小鳳扮成孕婦以掩人耳目。張國才也帶人來到指定地點,按計畫要等老洋炮的信號。江雪原帶人在火車上尋找死海之舟,車廂裏的日軍守衛森嚴,田小鳳故意攔住車上的日軍便衣,江雪原帶人行動,他們成功製服前面車廂裏的憲兵。江雪原在火車頂透過窗戶看到車裏的死海之舟,張國才等人看到火車後發起攻擊,火車突然停下讓日軍猝不及防。日軍轉移死海之舟,江雪原帶人追趕,獨立營和日軍發生激戰,鬼谷帶人接到死海之舟後悄悄轉移,這一招讓日軍掌握了主動權。鬼谷為劫回死海之舟而得意洋洋,他命所有人員和車輛趕往新京,鬼谷要親自把死海之舟送到目的地。

第20集

正當鬼谷得意之時突然遭受攻擊,江雪原成功救出死海之舟,鬼谷匆忙逃走。江雪原讓張國才等人先回山,他準備護送死海之舟到溫泉山。鬼谷把見過死海之舟的士兵士兵送往各個哨卡,馬車上的武器和死海之舟的顯著特征讓他們過關卡很困難,江雪原打算分開走,等出了哨卡後再匯合。江雪原和死海之舟扮成神父成功通過哨卡,之後和田小鳳等人匯合,多虧在車上做了隔層才蒙混過關。江雪原帶人來到石崗屯附近,哨卡的日軍士兵被幹掉,鬼谷命附近所有部隊調集過去,肇州城的日軍急速趕往風口子。長德帶人來到老朋友馬炮家中躲避,他提出想去溫泉山,希望能找個獵戶帶路,馬炮答應去村裏找,江雪原看著窩頭感覺情況不對。鬼谷接到馬炮線報,江雪原等人的行蹤暴露,鬼谷集合全體士兵趕過去,等他們到達時卻捕空了。江雪原早就意識到他們可能會被出賣,離開前在門口留下陷阱,日軍進門後被炸死幾個,馬炮被鬼谷開槍打死。

江雪原帶人硬闖日軍大風口哨卡,解決看守衛後開車離開。等鬼谷撤回關卡時發現那裏的士兵已經全部被殺,他命人去開吉普車時發生連環爆炸,鬼谷惱火萬分。江雪原清楚任務的危險性,鬼谷帶兵追趕到一輛燒焦的卡車後繼續追擊。江雪原等人進入溫泉鎮,留守的日軍沒有攔截,他們想讓溫泉鎮的老大出面幫忙。江雪原等人剛進溫泉鎮就遭遇埋伏,他們走溫泉鎮是圖平安。田小鳳猜出領頭的人是霸天虎,她提到哥哥田廣義的名字,霸天虎問起田廣義的死因。霸天虎不講情面,江雪原等人隻能束手就擒。

江雪原要求單獨見霸天虎,霸天虎清楚他們的身份,江雪原提出用25萬大洋贖他們,鬼谷隻出一萬大洋,霸天虎改變態度後向日軍索要30萬大洋,鬼谷暫且答應,但要一手交人一手交錢。霸天虎的娘勸他不要和日本人合作,他命人帶江雪原過來,江雪原張口把贖金提高到三百萬大洋,還自稱那老毛子是北滿煉鐵廠的股東。霸天虎又向鬼谷索要三百萬大洋,鬼谷很惱火,他命人答應霸天虎的一切條件。

第21集

鬼谷調集兵力增援溫泉山,霸天虎派人安排婚房,他想娶妻田小鳳當押寨夫人,張國才很惱火,江雪原勸眾人不要著急。鬼谷率軍來到溫泉山下面的坡地,霸天虎要把江雪原等人交給日本人,江雪原提出疑問,他的話提醒了霸天虎,霸天虎派人下山查看日軍是否用車運來大洋。霸天虎的老母提醒他不要和日本人合作,霸天虎不聽勸說。鬼谷命炮兵轟擊溫泉山,雙方打起來,日軍已將溫泉山包圍。江雪原趁機割斷捆綁的繩子,霸天虎帶人和日軍交戰,田小鳳被幾個婦女抱住,她奮力掙扎後逃脫。江雪原等人和田小鳳會合後帶上槍馬上離開,看到日軍欺負幾名老太太時出手相救。鬼谷率日軍攻入溫泉山,搜尋後什麽都沒發現,鬼谷命人燒毀溫泉山匪巢。

江雪原率人順利把死海之舟送到同志手上,他們圓滿地完成任務。岳鳴給組織發報,組織命他配合共產黨的行動。江雪原看出岳鳴的做法是和上峰聯系,岳鳴把發報內容交給他,岳鳴不明白上峰為何要他配合,更沒想到江雪原還會英語、日語和俄語。小田把大峪溝到溫泉鎮的行動報告交給鬼谷,鬼谷誇獎他辦的好。小田建議鬼谷開挖古佛寺的玉佛和地宮,鬼谷把江雪原當成潛在威脅。

鬼谷率軍來到古佛寺,他不想在僧人面前舞刀弄槍,古佛寺被圍起來,鬼谷見到第三十一任主持義凈法師,義凈法師有古佛相伴已經知足,鬼谷進大殿拜祭後詢問義凈法師關于玉佛的下落,義凈講出玉佛的來歷。鬼谷提起古佛寺下的地宮,義凈用佛語回復,鬼谷好奇難解。錢翻譯找葉殿臣打聽江雪原,葉殿臣聽後假裝不認識,錢翻譯清楚他能聯系上江雪原,他讓葉殿臣把話帶到。鬼谷派小島調集部隊第二天一早出發。

第22集

義凈法師讓僧人將玉佛轉移,鬼谷命人開槍殺人,他講起一個月前抗聯獨立營曾來到古佛寺,鬼谷用刀砍開佛像後找到古佛,他準備派軍進駐古佛寺,明為保護,實則挖掘地宮。鬼谷命人把義凈等人趕到大殿,跨出者死。入夜後義凈讓徒弟們從暗洞離開大殿,等下山後去百福樓找葉殿臣。

看守的日軍被引開後部分和尚逃出古佛寺,但又被日軍追趕,隻有一人逃脫。小和尚把古佛寺的情況告訴葉殿臣,葉殿臣找江雪原商量。鬼谷研究古塔下面的地宮,他推斷地宮可能在西側或南側,找到地宮大門成了當務之急,但不能用爆破手段。

鬼谷清楚獨立營肯定藏在樹林中,江雪原通過望遠鏡看到日軍動用工兵挖掘,他準備先拖住敵人。岳鳴知道獨立營去了古佛寺打仗,日軍準備連夜挖掘地宮,夜間點燃二十隻火把。江雪原見沒機會行事隻好命部隊撤離,他們以兒狼叫為暗號嚇唬日軍,結果狼群被引來,江雪原帶人回去休息。

岳鳴鼓動小康去古佛寺打鬼子,小康中了他的激將法,兩人正要走時見孫智平進屋,孫智平也想去古佛寺殺鬼子,三人一起趕往古佛寺。天亮了,鬼谷相信獨立營不會來了,小田勸他休息,沒想到外面響起激烈的槍聲,獨立營向古佛寺的日軍發起攻擊,交火之後趕回虎頭嶺,在撤退時聽到槍聲後趕快過去。

孫智平和小康的槍聲引來日暈追趕,他們邊打邊撤,日軍在後面追趕,幸好江雪原等人及時趕到才救了他們。回去後江雪原提醒小康要嚴格看守岳鳴,江雪原準備向上級發報,他們計畫把訊息傳至FMA&A國際組織,日軍破壞古佛寺的訊息很快傳開。鬼谷命人炸開地宮大門,他不惜破壞古塔,鬼谷收到關東軍司令部停止挖掘的命令,鬼谷在電話話聽到肇州是執行黑雪計畫的重要基地。

第23集

司令官命鬼谷將玉佛送回日本,鬼谷隻得按命令停止挖掘並恢復原貌,全部日軍回守肇州城。地宮保住了,義凈等僧人也保住性命。江雪原為勝利慶功,老洋炮心裏想著那尊玉佛,江雪原看出他的心思,老洋炮想到偽軍排長張有富,江雪原讓他去肇州查看。鬼谷為虎頭嶺的電台擔憂,古佛寺事件點醒了他,押運玉佛的任務交給肇州日本,他們準備三天後起程。

鬼谷清楚想得到玉佛的人很多,江雪原找錢翻譯詢問玉佛下落,錢翻譯也不清楚,他知道從司令部弄走玉佛很困難。老洋炮在酒樓裏約見張有富,張有富感受恬的窩囊,老洋炮提起當年在北大營打鬼子的事情,他的話說到張有富的心裏,老洋炮說明來意並亮明身份,張有富驚訝不已。

鬼谷研究從肇州到奉天的押運線路,小島說出運輸計畫,錢翻譯聽到具體內容,鬼谷單獨留下渡邊談話。小島提醒錢翻譯註意身份,鬼從安排渡邊秘密行動,他才是這次任務的執行者。江雪原得到訊息,玉佛藏在何處讓他捉摸不定。

四個鐵箱被抬到鬼谷辦公室,鬼谷讓渡邊全部開啟,事先裝入的玉佛突然消失讓渡邊很驚訝,鬼谷了解渡邊這幾天的行蹤,他質問玉佛去了何處,鬼谷很得意,渡邊很緊張,鬼谷拿出玉佛,他安排渡邊按計畫行事。江雪原帶人搶了一輛日軍卡車,田小鳳在地圖上看到燒鍋店被圈住。

江雪原帶人來到燒鍋店,他們扮成日軍模樣,江雪原沒想到田小鳳也在隊伍裏。孫智平找老姨問起江雪原等人的行動,她讓他不要亂打聽,詢問後知道岳鳴也沒去。孫智平去找岳鳴,他看到桌上的發報機,岳鳴提醒他不要亂動。孫智平想鼓動岳鳴一起去,岳鳴知道部隊的紀律。

第24集

江雪原等開車遇到日軍在途中盤查時全部消滅,清理戰場後各自進入戰鬥位置。江雪原帶人在哨卡攔截日軍卡車,日軍第一輛卡車到哨卡時停下,江雪原上前檢查時看到車內日軍士兵和鐵箱子,他們放過了卡車,江雪原猜出真正的目標不在上面。田小鳳不明白江雪原的看法,她看出張國才對江雪在敬佩。

小島按命令讓四輛車有間距地行動,鬼谷很得意。第二輛車路過江雪原所在哨卡時又被放行,等第三輛車到後江雪原發現日軍破綻,雙方交火,渡邊見勢不妙騎馬逃走,張國才追趕上去,空箱子讓江雪原等人意外。張國才在馬上開槍打中渡邊,渡邊應聲落馬,張國才下馬靠近渡邊,他要去拿玉佛時被渡邊開槍打中胸口。

渡邊上馬想逃走時被張國才開槍打倒,張國才帶著重傷爬到渡邊身前拿到玉佛。江雪原聽到槍聲後趕來,他看到張國才滿身是血地抱著玉佛,張國才犧牲前讓江雪原幫他把懷裏的玉鐲戴在田小鳳手上,田小風到時張國才已經離開人世,她後悔之前對張國才的態度太凶,田小鳳心裏難受。鬼谷知道江雪原襲擊第三輛車後感到可怕,日軍總部破譯獨立營的密電碼讓鬼谷高興。

日軍在肇州修建了秘密機場,1944年末,第二世界大戰已經接近尾聲,在南太平洋戰場美軍節節勝利,逼近日本本土,在歐洲戰場,蘇聯紅軍也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即將轉向對日作戰,德、意、日軸心國已日薄西山。世界反法西斯的戰爭即將取得全面勝利。野島立雄的醫學專家頻繁出現在肇州,抗聯總部了解到日軍要執行黑雪計畫。日軍按東京本部命令要在肇州實施黑雪計畫,他認為黑雪計畫會改變戰爭的局面,由野島立雄執行計畫。

抗聯總部派雁之去肇州和江雪原會合,他們夫妻即將團圓,江雪原還不知道她活著。雁之和江雪原來到他們的秘密聯絡點,她沒想到還有機會回到那兒,她見到江雪原留下的東西。鬼谷懷疑有內鬼,日軍便衣來到客堆查閱住客信息,雁之和同志被盯上,到郊外後雙方交火,雁之在同志掩護下離開。

第25集

同志的犧牲讓徐雁之很難受,她逃出敵人的追趕後住到客堆,店老板擔心會惹麻煩,他不想讓她在店裏長住。徐雁之聽店老板說起抗聯,她結賬後離開。江雪原向田小鳳求婚,田小鳳很意外,他不想再隱瞞自己的情感,更不想再辜負一個好姑娘,田小鳳等他那句話已經很久,她心甘情願地和他在一起。

田小鳳和江雪原幸福地抱在一起,回去後田小鳳找老姨聊天,她擔心自己江雪原無法忘記徐雁之。江雪原懷念結發妻子徐雁之,他把想說的話寫在信上。徐雁之去山上尋找抗聯的蹤跡,日軍沒放松對客堆的追查。徐雁之在山上的行蹤被日軍發現,她看到追趕後拼命往林子裏跑。

日軍追上徐雁之後圍住她,徐雁之因勞累暈倒在地上,路過的土匪霸天虎把她救走。徐雁之醒來時看到躺在炕上,她向霸天虎打聽抗聯的訊息。霸天虎的老母親詢問徐雁之的生辰八字,徐雁之留下紙條借機離開,霸天虎知道後追趕過去,他勸她留下來多養一些日子,徐雁之知道他是土匪,她一心想找到抗聯。

霸天虎向徐雁之說起獨立營的江雪原,徐雁之聽到後很驚訝,她承認自己找的就是江雪原,但霸天虎也不知道江雪原等人下落,他懷疑江雪原很可能藏在肇州城中,霸天虎擔心她的安危,他騎馬帶她去了肇州城。曾經收留過徐雁之的店老板被日軍抓起來後刑訊逼供,逼問之下訓老板隻好承認她是給抗聯送情報的。

店老板被帶到城牆上指認徐雁之,看到徐雁之後給她報信快跑,霸天虎拉著徐雁之四處躲藏,兩人開槍和日軍發生對峙,霸天虎在戰鬥中被日軍開槍打中,徐雁之被圍起來,正好被進城的田小鳳看到。田上鳳看到霸天虎被打死,徐雁之被日軍帶走。鬼谷不明白抗聯的情報官為何和霸天虎在一起,徐雁之在監牢中被日軍刑訊逼供。

第26集

徐雁之面對敵人的逼供隻字未提,她很快昏迷過去,日軍註射葯物後她醒來,錢翻譯見到她,徐雁之想起司令交待任務時曾提到過獵鷹,獵鷹是她的同學錢義來,徐雁之已經認出他,錢義來命人不要再打,要讓她保持清醒。日軍詢問徐雁之一個晚上,她隻字未提,錢義來一早來到牢房支開看守。

錢義來喚醒徐雁之,她說出組織的命令,獵鷹的休眠期結束。錢義來見到江雪原,還提到被抓的女人叫徐雁之,錢義來知道她是從蘇聯教導旅過來的,他表明自己的真實身份,錢義來三年前和自己單線聯系的同志全部犧牲。徐雁之扔被日軍折磨,葉殿臣沒想到錢義來是自己人,錢義來提出營救徐雁之,當他知道徐雁之是江雪原的妻子後十分意外,錢義來說明徐雁之的關押地點,江雪原知道她這次來肇州有更重要的任務。

沉浸在幸福之中的田小鳳聽說江雪原的老婆被抓,錢義來在門口偷聽到鬼谷和小島的談話,日軍計畫將徐雁之押往新京,錢義來把情況告訴江雪原,他提出趁機營救徐雁之,江雪原讓錢義來弄一身日軍軍裝,他要和錢義來一起營救徐雁之。徐雁之被關押在憲兵隊司令部,錢義來悄悄在值班日軍酒裏下葯,等看守昏倒後他進入牢房,他給江雪原指明方向後去拉電閘。

江雪原來到牢房後見到被日軍打的遍體鱗傷的徐雁之,兩人相見淚流滿面,江雪原抱徐雁之離開,錢義來將牢房門鎖好後將鑰匙放回原處,他讓江雪原帶徐雁之從後門的小樹林走,徐雁之去引開日軍。江雪原抱著徐雁之來到小樹林,翻過那堵牆就會安全。巡邏的日軍發現徐雁之失蹤後馬上封鎖各個路口並四處搜查。面對危險徐雁之讓江雪原趕快離開,她把任務告訴江雪原,新密碼藏在兩人聯絡地點,上級命他查清楚黑雪計畫的具體內容。徐雁之站起來引開日軍,江雪原安全離開。鬼谷親自審訊徐雁之,他想知道她如何逃出牢房。

錢義來再次見到江雪原,他說出徐雁之要被武裝押運,江雪原計畫連夜出城組織營救計畫。田小鳳知道江雪原要行動時騎馬趕來,他們準備在途中伏擊日軍。日軍遇襲後下車還擊,江雪原騎馬帶人趕過去營救,日軍掉頭開車逃走,他們眼見徐雁之又被拉回肇州城。鬼谷意識到徐雁之的重要性,他給新京發報讓奉天派刑訊專家前來。錢義來把新情況告訴江雪原,他知道日軍會採用葯物加催眠的方法進行逼供。徐雁之清楚被逼審訊的後果,她看到掛著的吊鉤後沖過去自殺。

第27集

錢義來把徐雁之犧牲的過程告訴江雪原,她的遺體被鬼谷用火焚燒。鬼谷和小島來到牢房,犯人們很恐慌,鬼谷懷疑闖入的人關掉燈是為了怕被認出,他想到錢義來,鬼谷讓小島徹查錢義來,他想拿到證據後再動手。錢義來殺死日軍軍官友茂,鬼谷看到友茂的屍體,友茂是審訊徐雁之的刑訊官,小島懷疑錢義來,鬼谷命人把友茂送到醫療室搶救。

錢義來被鬼谷叫去問話,鬼谷提醒他註意安全。小島故意在他們面前說友茂已脫離生命危險,那是鬼谷和小島事先已經商量好的計謀。江雪原在秘密聯絡點拿到新的密碼本,回去後把它交給岳鳴。錢義來牽著狼狗來到日軍醫院,他進入友茂的病房想開槍時發覺周圍的異常情況,是狼狗的舉動讓他懷疑,小島帶人埋伏在病房裏,錢義來沒動手就離開了,還提醒醫生在病房門外加崗。

錢義來牽著狼狗離開醫院後失蹤,小島向鬼谷匯報時錢義來提著箱子進門,錢義來放下槍支讓鬼谷看著辦,還把矛頭指向小島,鬼谷看出錢義來可能有證據洗刷自己的罪名。錢義來從包裏拿出兩年前的報紙,報紙是江雪原的照片,錢義來想用它證明自己的清白,日軍士兵指認那晚曾見過江雪原,鬼谷讓小島把槍收起來,還讓他以後不要懷疑錢義來。鬼谷把槍支還給錢義來,江雪原讓錢義來查清楚什麽是黑雪計畫。馬丫在張國才墳前燒紙祭奠時看到孫智平在講日本話,她慌忙跑開時被孫智平追上。

孫智平把馬丫按在地上,她想逃走時被孫智平踢下山坡,孫智平已潛伏三年。孫智平回去後說馬丫跌落山坡,眾人不解馬丫為何跑到懸崖旁。野島來到肇州,鬼谷帶人去迎接,野島希望他不要把自己來的訊息傳出,野島下一步計畫去老嶺溝,由木村負責他的安全。鬼谷陪同野島來到老嶺溝,野島讓他保證自己的安全,野島之前已多次來過那裏,那裏的電話可以直通日本東京。鬼谷跟隨野島進入實驗室,那些都是他多年來的經營成果,鬼谷已經準備好運往老嶺溝的物資設備,人員也可以隨時出發。

錢義來把野島去了老嶺溝的訊息告訴江雪原,他猜想鬼谷也不知道野島的目的。老洋炮又找張友富喝酒,張友富見到江雪原後掏出錢,江雪原知道他不會開槍,張友富後悔之前的選擇,江雪原提醒他槍口指向。江雪原讓張友富留下來當內應,張友富願意配合,江雪原說出黑雪計畫,他讓張友富想辦法查清楚。江雪原看到日軍向老嶺溝押運物資,鬼谷親自帶隊。孫智平和小琴準備結婚,江雪原希望他們過段時間再說,孫智平說出小琴已經懷孕。

第28集

木村發現有人進入老嶺溝後率兵追趕,江雪原想趁機摸清日軍底細,他看出那些日軍不像是一般的關東軍。逃跑的人被日軍開槍打死,隨後穿白大褂的人對死人進行處理,江雪原通過望遠鏡看到。中村警告張友富以後不要讓人進入禁地,田小鳳對江雪原說起老嘎噠被日軍抓走,日暈在街上瘋狂抓人,江雪原進城打探訊息,他看到街上都是燒紙錢的人。

江雪原見到錢義來後說出劉富達被抓,他想讓他趁機救人,江雪原讓錢義來想辦法弄一張老嶺溝的地圖,他打算進去打探情況。錢義來看到牢房裏被關押的青壯年,鬼谷把事件交給錢義來辦,錢義來找小島打點,小島說那些人都是野島要的人,錢義來送來的金條讓小島同意他的提議。

二東的死讓葉殿臣很疑惑,葉殿臣把二東手裏留的東西交給江雪原,江雪原建議他關了百福樓上山。劉富達因江雪原的幫忙被放回去,他說起被抓後的經歷,日軍隻要健康的青年男性讓他不解。被抓的人讓日軍帶到老嶺溝,江雪原在遠處用望遠鏡觀察。

野島準備讓木村督導肇州機場的修復工作,他們準備把黃金運往日本。鬼谷對野島的做法很生氣,他命小島密切配合修建機場。錢義來把日軍想把黃金運走的訊息告訴江雪原,江雪原相信日軍另有目的,很可能是黑雪計畫有關。

江雪雪安排劉富達陪關奎進城,日軍突然闖入讓他們有些驚慌,幸好錢義來幫他們說話。鬼谷聽野島說起抗聯內部的奸細,錢義來給葉葉殿臣打電話時沒能聯系上。

第29集

鬼谷見到代號為石敢當的孫智平,他得到獨立營回到黑風嶺訊息。錢義來看到鬼谷和野島同神秘人一起去了俄羅斯餐廳,等鬼谷和野島走後他跟了過去,孫智平在途中發現被跟蹤後和錢義來打鬥,鬼谷聽到槍聲返回,孫智平逃過一劫。鬼谷向野島說起石敢當暴露,他認為石敢當的計畫很好,野島想找一個和黑風嶺有關系的人。

鬼谷想到三達子,張友富手下的三達子被日軍叫走,三達子按鬼谷的命令去了黑風嶺,田小鳳認出他。三達子要見大當家,他自稱是來立功。三達子假裝看到大批黃金,還說黃金被運到大東亞銀行,三達子被關押。江雪原帶關奎去肇州,錢義來見到江雪原後說起和間諜打鬥的情況,江雪原讓他不要告訴任何人。

鬼谷仍要繼續抓人,錢義來不明白日軍的做法,江雪原判斷老嶺溝金礦的日軍是一支生化部隊,他可能肯定徐雁之說的黑雪計畫就是野島要做的事情,江雪原讓錢義來盡快拿到老嶺溝的地圖。二叔找三達子問話,他懷疑他是來挖坑的,但三達子一口咬定就是送訊息。

田小鳳帶人下山去搶黃金,劉富達在高處看到後不明白他們的用意。劉富達找江雪原把看到情況說明,江雪原和關奎馬上動身出發,江雪原推斷出日軍意圖,田小鳳帶人埋伏在那裏,看到日軍汽車來到後田小鳳命人開槍,三達子借機逃走。

第30集

野島接到電話後命人拖住獨立營,突然增加的日暈讓田小鳳發現上當了,三達子的消失更證明了她的推斷,田小鳳帶人邊打邊撤退。野島獎賞三達子,三達子拿到委任狀和金條,等他要出門時兒子被野島開槍打死,他想起身反抗時也被日軍打死。

江雪原帶人接應田小鳳等人,回山後江雪原指責田小鳳不冷靜,田小鳳承認錯誤,她要求關自己禁閉。錢義來給檔案室打電話要老嶺溝金礦的地圖,到檔案室後他拿出偽造的證明,他的圖章出現問題後被詢問起來,錢義來答應辦完事情後馬上補。

錢義來約檔案官去百福樓吃飯,飯後江雪原埋伏起來殺死檔案官。鬼谷知道檔案官被殺後沒發現破綻,他想到了江雪原。江雪原去看望孫智平,他看到孫智平身上的紐扣後想到葉殿臣的話,江雪原猜出殺害二東的就是孫智平。

江雪原將計就計,他沒有盲目行動,江雪原答應二天後接孫智平上山,還交待小琴留在山下。江雪原和老洋炮四處查看,江發原發現可疑的洗車輪子車印。孫智平原名久保太郎,小琴看到他在屋裏練拳。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