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珊瑚

鐵珊瑚

鐵珊瑚,梁羽生武俠名著《白發魔女傳》中人物。

鐵飛龍之女,練霓裳的義妹,岳鳴珂戀人。

性格天真無邪,單純直接。

  • 國籍
    中國(明朝)
  • 民族
  • 出生地
    山西龍門縣
  • 中文名
    鐵珊瑚

人物設定

父親:鐵飛龍

劉思彤版鐵珊瑚劉思彤版鐵珊瑚

結義姐妹:練霓裳客娉婷

姐夫:白敏

後母:穆九娘

初戀情人:王照希

身份:廣元明月峽山寨副寨主

武器:玉簫

相關書目:《白發魔女傳

出場描寫

《白發魔女傳》

第五回 平地波瀾 奸人施毒手 小城烽火 密室露陰謀

這時玉羅剎在走廊那邊大展神威,劍光閃爍,遠望過去,幾乎分不清人影。王照希贊道:"玉羅剎真行,我看那兩名奸賊要死無葬身之地。"話剛說完,忽聽得有一個清脆的聲音接著說道:"不見得!"王照希面色倏變,走廊檐上突然躍下一人,卻是一個蒙面少女,聽聲音,看體態,似乎比玉羅剎還要年輕。

王 照希叫道:"你來做什麽?"蒙面少女道:"你來得難道我來不得?喂,有人等著你呢!待我會過了玉羅剎再和你說。"卓一航問道:"這人是誰?是王兄相識的麽?"王照希面色尷尬,道:"也說得上是相識。"拔步便追。

黃造時版鐵珊瑚黃造時版鐵珊瑚

再說玉羅剎與雲燕平,金千二人惡鬥,劍勢如虹,奇幻無比,金千空有陰風毒砂掌的功夫,卻連她衣裳都沾不著,隻好縮小圈子,力圖自保,玉羅剎劍招催緊,倏如巨浪驚濤,再鬥片刻,兩人連自保也難,玉羅剎正想痛下殺手,忽覺背後有金刃挾風之聲,反手一劍,叮當一聲,火花飛濺,那人的劍竟未出手。玉羅剎微微吃驚,轉身一望,卻原來是個蒙面少女。玉羅剎喝道:"你找死麽?"少女道:"人人都誇贊你的劍法,我想見識。"玉羅剎道:"好,你見識吧!"劍柄一旋,轉了半個弧形,刷的分心刺到,那少女橫劍一封,奮力一沖,居然把玉羅剎的劍招拆開。

謝幕描寫

《白發魔女傳》

第二十回 一曲簫聲 竟成廣陵散 多年夢醒 慚作未亡人

鐵珊瑚撲卦地上。玉羅剎叫道:"珊瑚妹妹。"奔過去將鐵珊瑚的身軀翻轉,隻聽得一聲微弱的嘆聲道:"練姐姐,你來遲了。煩你告訴我爹,叫他不要掛念我。"

鐵珊瑚聲音雖然微弱,岳嗚珂聽了,卻如聞春雷復甦之聲,心道:"唔,她還未死!"撤劍回身,向鐵珊瑚疾跑過去。慕容沖正想躍上山壁,見山上紅花一閃,急忙從另一面登山。

劉雪華版鐵珊瑚劉雪華版鐵珊瑚

岳鳴珂道:"練女俠,你去追慕容沖,讓我看看珊瑚妹妹。"玉羅剎凄然一笑,抱起鐵珊瑚放在岳鳴珂懷中。

岳鳴珂輕吻鐵珊瑚的眼皮,叫道:"珊瑚妹妹,你張開眼睛看看,我在這兒。"鐵珊瑚星眸半啓,微笑說道:"大哥,我很高興。"岳鳴珂道:"我對不住你,我來遲了!"鐵珊瑚道:"你沒來遲,是我要先走了。"鐵珊瑚被金獨異掌力震裂心髒,拼著最後一口氣,和岳鳴珂見了臨終一面,說了這兩旬話後,在他懷中,隻覺如睡在天鵝絨上一般,非常溫暖,心滿意足,又如回到兒時情景,父親抱著自已在長安附近的溫泉沐浴,暖得令人眼皮沉重,就像要在溫泉中睡去,身體往下沉,往下沉,往下沉……

岳鳴珂手中卻感到一片冰冷,鐵珊瑚已經氣絕了!這一剎那,岳鳴珂什麽也不想,腦子空空洞洞的,什麽都絕望了,隻是感到冷,連心也冷透,周圍的空氣也好像要冷得凝結了。

人物點評

明月峽,多麽美的名字,有一叢珊瑚,便在這峽間消逝。--鐵珊瑚

死亡情節:6.5 悲情指數:7 死亡貢獻:6 總分:19.5

鐵珊瑚 短短的一生,愛情之花,在她枯萎過後方才綻放,這一點與厲勝男相似。很多人喜歡她,我也不例外,這些為愛而亡的女子,誰又忍再去傷害她們呢?鐵珊瑚的死,很傳統,並無新奇,但就是這樣一種平淡,卻能深深地映入自己的心房,她躺在岳鳴珂的懷中閉上雙眼,也許並不感到失望…………

陳佩珊版鐵珊瑚陳佩珊版鐵珊瑚

鐵珊瑚的死,更加刺激了岳出家的念頭,終于造就了一代宗師晦明禪師,這對天山派的成立很有影響,如若她和岳成親在一起的話,那天山派的建立不知要推後多少年了。是以梁公確定了天山的祖師,也就確定了鐵珊瑚註定的悲劇,即使不是明月峽,也會有另外美麗的地方見證她緊閉的雙眸。

--節選自 碧漪玄霜 《悲絕,十位香消玉殞的梁著紅顏》七

雲卷雲舒,月圓月缺--岳鳴珂,鐵珊瑚

菩薩蠻

天山暗數來時路,歸去來兮心事苦。芳蹤遠珊珊,華年夢似煙。

少年凌雲志,緣我聞如是。喜怒悲恐驚,憂思明鏡中。

珊瑚不是輸于誤會,而是輸于一個心結。千裏同行,相互扶攜,情愫暗生,岳鳴珂真會沒有察覺?如已察覺,敢作敢當的他何以會在意練霓裳的武力逼婚?哎,可能是岳鳴珂一直的夢想就是致力國事,然後飄然遠遊,遁跡世外,精研劍法。不成想在這個過程中偏偏插入了一個鐵珊瑚,竟至委決不下。一時的猶豫,一世的遺憾。不經意間的過失卻會改變一生的心靈軌跡,皈依佛門,沉埋情事,為何多年之後會突然心血來潮,老禪師立知大限將到。原來,貪嗔恨痴喜惡欲,六情俱可忘,痴念永難消。

--節選自羽靈《醉別春思--冷觀擦肩而過的十段情緣》五

最初,對于珊瑚這個女娃,還以為是小妖女式的人物。居然去盜取凌雲鳳的劍譜。對于她被鐵飛龍趕走,也並無太多傷感。直到,少林寺外,與鳴珂一場相遇。原來是這樣一個人物。看到她一心追回劍譜,才明白以前一直太過站在岳鳴珂他們視角了。從鐵珊瑚的視角出發,自然不知道劍譜對于他們的重要性,搶來不過和她平日裏去劫大戶一樣自然。

看著她背著岳鳴珂進少林寺,不覺喜歡她的爛漫和灑脫。看著她和岳鳴珂同進京城,更是喜歡那種快意的日子。

"兄弟們,讓我們放開手來大幹一場吧。"無論是看書,或者是看武俠劇,都喜歡看前面百分之十到四十的內容。那個時候,BOSS未出,少年們也不用去憂心過多事情,或者去承擔什麽。那些小角色也隻是給他們刷級和培養感情的作用。這種快意恩仇的日子,必然短暫,卻是幸福,當他們遭遇種種,各自一方,回憶最多的,還是這段時間的趣事罷了。

若是按照這種形式發展下去,鳴珂和珊瑚的感情必然水到渠成,也沒那麽多的事端。感情隻有三分時,沒有繼續培養下去,而是逼婚,換了我也是不允的吧。

一直認為,鳴珂對于珊瑚,不是不愛,也不是佛性作祟(有慧根不代表這個時候就要表現出來)。而是柳毅對于龍女式的尊重。或如《楊門女將》中楊宗保所說,"我娶你是因為喜歡你,而不是別的什麽。更不是為了降龍木。"我也是這般看待他們,鳴珂心中自然是認為自己和珊瑚一路守之以禮,並無逾越,根本不會因為同行之事去娶她。到了他日,情到自然時再來提婚又是一種事。所以,便是不娶,他也是沒有想到珊瑚會在一邊偷聽。

情竇初開的少女總是關心戀人是否將自己放在心上,于是她遠走,他懊悔。而鐵飛龍他們不懂這種心思。或許是因為沒有這樣一種經歷吧....對于珊瑚和鳴珂之間的感情,雖然有淚,卻是無恨。能夠得如此坦蕩的郎君,便是身死也是值了。何況,還是為他去死?少女們,由來便是將為愛人去死當做一種榮幸。讓她們關心的,不過是戀人如何看待她們罷了。

除了對岳鳴珂的感情,和鐵飛龍的父女之情也讓我心動,雖然鐵飛龍有兩位義女,在我眼裏,加起來也比不上珊瑚這個親女半分。嚴厲的父親與賭氣的女兒,由來便是有看頭。被父親嚴厲責怪了幾句便離家出走也是自然之事。其中卻是不乏父女真情,鐵飛龍為了照顧珊瑚娶了自己不愛的穆九娘,喪女之後的報仇。珊瑚離家之後對于父親的掛念,重逢後的天倫之情也都是很讓我喜歡的。

--節選自 搗盡玄霜 《人不輕狂枉少年--記取梁書中那些少年》

影視作品

1,《白發魔女傳》(1978年香港佳藝電視版) 文雪兒飾鐵珊瑚

2,《白發魔女傳》(1980年香港長城電影版) 劉雪華飾鐵珊瑚

3,《白發魔女傳》(1986年香港亞洲電視版) 黃造時飾鐵珊瑚

4,《白發魔女傳》(1995年香港無線電視版) 陳佩珊飾鐵珊瑚

5,《白發魔女》(1999年台灣電視版) 李蕙瑛飾鐵珊瑚

6,《新白發魔女傳》(2012年大陸電視版) 劉思彤飾鐵珊瑚

7,《白發魔女之明月天國》(2014年3D電影)李欣汝飾鐵珊瑚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