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夢樓

鎖夢樓

《鎖夢樓》是由台灣金牌製作人阮虔芷製作的家族情感劇,集合了馬雅舒高雲翔謝祖武楊蓉史可江淑娜等兩岸三地的知名演員。

該劇講述的是江家世代經營綢布庄,民國初年世風突變,一個上海舞女金鳳嘗試拐走江家大少,而叛逆新潮的江家二少又千方百計要娶進一名貧家女周晴。面對這些,江家封建保守的寡婦用盡手段要捍衛門風和家族,于是三個女人掀起一場風風雨雨。

  • 類型
    近代傳奇
  • 出品公司
    北京華錄百納影視有限公司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胡意涓
  • 編劇
    丁亞民
  • 製片人
    阮虔芷夏延平
  • 中文名
    鎖夢樓
  • 集數
    34

劇情簡介

1929年,南潯碼頭來了一個女人,她叫金鳳,上海舞女,懷上百年老店慶祥綢布庄江家大少爺的骨肉,前來投奔。江家保守封建、重門第,大少爺深愛金鳳、卻不敢娶她。金鳳當夜自盡,被銀行職員周晴和劉和謙救下,周晴陪同金鳳再去布庄理論,卻被江二少達海認定是搞"仙人跳"。于是周晴接金鳳到家中暫住,大少爺常去看望。二少爺卻請周晴當妹妹心蓮的家教。顧家下聘娶心蓮,江母告知,傳統婦女應舍身為家犧牲的美德,更不得退婚,讓江家蒙羞。心蓮隻好寫信與和謙訣別愛情。

二少爺焦頭爛額于江家事業,綢布庄無錢興建,生意無法繼續。恰有上海商家,願意下訂單購買。江母才明白二少爺的眼光完全正確。新接了訂單,周晴將江家後院當作工廠、鎖夢樓改為門市部,家裏的房間便是倉庫,從此正式建立慶祥西服的廠牌。周晴懷孕,江家有了新的生命力。大少爺葬禮當天,金鳳把小孩送到江家,江母感激金鳳,親自請她入內祭悼。鎖夢樓開起大門,掛起了新招牌,成為江家事業的新起點,開始走進了新的時代、走向新的未來。

分集劇情

第1集

1931年的夏天,上南潯碼頭從上海來了一個穿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她的名字叫金鳳,上南潯的人都沒見過這麽美貌的女子,都對她指指點點。 慶祥綢布庄是一家百年老店,一直經營著綢布生意,慶祥綢布庄的東家姓江,是上南潯的名門望族。 金鳳來到慶祥綢布庄指名點姓的要見他們的大少爺江達天,而這時江達天並不在,江家的二少爺江達海出來和金鳳見面,並矢口否認有江達天這個人,這讓金鳳很傷心認為是江達天欺騙了他,而這時慶祥綢布庄的管家說出這個是二少爺,這讓金鳳抓住了把柄,一定要見江達天,並賴在慶祥綢緞庄不走,江達海無奈隻得到茶樓找他大哥江達天,並責問他有沒有誘拐過金鳳,並答應過要娶人家,江達天一聽說金鳳來了,就急忙要去見她,但江達海卻一再阻攔,最後江達天趁江達海不註意,偷偷溜回綢緞庄和金鳳見面,兩人見面痛哭流涕,都感到很高興。 江達海來到綢緞庄阻止他哥哥江達天和金鳳在一起,並告訴金鳳江達天已經有老婆了,但金鳳卻堅持要嫁給江達天,並表示願意做妾。 江達天把金鳳安排在旅店裏,在旅店金鳳告訴江達天她已經懷了他的骨肉,這讓江達天很驚訝,江達天表示他家裏人不會接受一個舞女做江家的兒媳婦,就算是做妾也不行,這讓金鳳很傷心對江達天大哭大鬧,弄的江達天手足無措。 江達海故意把江達天騙出來了解他和金鳳的情況,江達天就把他和金鳳的相識和相愛一五一十的告訴給了弟弟,並告訴他金鳳已經懷了江家的骨肉,江達海為了了結此事,強行把江達天灌醉,然後給金鳳一張回上海的船票,讓她回上海,這讓金鳳很是傷心。 金鳳不相信江達天會這樣薄情寡義,于是就親自來到索夢樓江家,沒想到江家人事先知道她要來鬧事,于是提前把通往江家的橋給關了,在金鳳和江家人爭執時,驚動了江母江母明確表示江家不會接受她的,更不會認她肚裏的孩子。金鳳聽了江母的話很傷心,表示要以死相逼,但江母不為所動。

第2集

金鳳當夜自盡,被銀行職員周晴和劉和謙救下,周晴陪同金鳳再去布庄理論,卻被江二少達海認定是搞"仙人跳"。江達海告訴金鳳他哥哥被江母關在了家裏,是永遠不會出來見她的,于是金鳳就決定去江家讓他們把江達天放出來,江達海聽說金鳳他們要去江家,害怕把事情鬧大于是就帶著店裏的伙計追了出來,在去江家的路上金鳳召集了一群人,並把自己的遭遇給大家講述,希望他們能給自己去江家討個公道。江達海見那麽多人要一起去江家,他急忙給家裏去了電話,讓他們有所準備。 劉和謙和周婷在去江家的路上被劉和謙的父親攔下,並從江達海口中得知金鳳是個舞女,按照當時對舞女的偏見,也讓周婷思想上對金鳳的痴情和遭遇產生了懷疑。 江母為了不讓江達天和金鳳見面,讓江家的管家管叔把江達天給鎖在屋裏,並不讓大家把這件事情告訴江達天的妻子,而江母獨自出來應當金鳳帶來的一群人。江母把金鳳是舞女的事情抖摟給大家聽,並表示對金鳳懷的孩子是否是江家的很懷疑,並用三言兩語把大家都說的思想動搖了,最後弄的金鳳成了孤家寡人,最後江家報警,金鳳被警察到走。 江母回到家裏把江達天狠狠地訓斥了一番,並要求大家一定要對江夫人保密,江母感覺金鳳這件事情一定要做個了結,于是就和江達海商量對策。 周婷去警察局把金鳳接了出來,正好碰上來找金鳳的江達海,他把偽造江達天的書信給金鳳,並撒謊說江達天讓她打胎,並表示會給金鳳一筆錢,而這時的金鳳已經徹底絕望了,也就沒再給江家討價還價,金鳳的表情讓江達海感覺到金鳳並不是來訛財的。她和江達天是真的有感情。 江達海準備帶著金鳳去醫院打胎,金鳳害怕于是就來銀行找周婷和劉和謙陪自己一起去,周婷看到江達海很是生氣,要求江達海必須拿錢出來,才肯去打胎,最後江達海無奈隻能私自從綢緞庄拿給金鳳300銀票。 江達天趁家裏人不註意從家裏逃了出來,這讓他的夫人對江達天產生懷疑,在江夫人一再逼問下丫鬟隻得說出了真相,這讓江夫人很傷心,準備去找江母討個說法,最後丫鬟把他勸住。

第3集

周晴和江達海帶著金鳳來到醫院做人流,到了醫院金鳳發現給她做手術的是個外國的男醫生,這讓她既害怕又害羞,最後從手術室裏跑了出來,決定不打胎了。江達海和周晴聊天的時候發現她是個很有學問的女孩,對時起了曖昧之心,于是江達海邀請周晴到江家給他妹妹心蓮當教師先生,周晴為了貼補家用也就答應了。 江達天從家裏偷跑出來,先來到金鳳租住的旅店發現金鳳不在,通過給店小兒一打聽才知道是他弟弟達海帶著金鳳去醫院打胎了,這讓達天很著急,到處找金鳳但還是沒找到,他隻得回到旅店等金鳳他們回來。金鳳回到旅店看到江達天既高興又傷心,他誤會達天不要她和孩子了,通過交談他們才知道是達海冒充達天寫的那封信,這讓達天很是生氣把達海打了一頓,冷靜下來後,他們開始為金鳳的事情發愁,最後達海決定給金鳳一筆錢,先讓她回上海安頓下來把孩子生下來,等他到年底再去上海收賬的時候他們就可以見面了,金鳳看也隻能這樣了,也就隻能答應了,達天和達海親自把金鳳送上了去上海的客船然後才回家。 達天和達海為了不讓江母發現他們分開回家,但最後還是讓江家二太太看到,這讓江母很是生氣,並開江家祠堂對江達天動用了家法,把江達海打的遍體鱗傷。 當和謙知道周晴要到江家教書後,很為她擔心,他告訴周晴江家大太太很是厲害,怕周晴會受氣,但周晴卻堅持要去,和謙也就不再說什麽了,正在這時金鳳從外面進來,她表示她不打算再回上海了,準備一直留在,這樣能很快的見到江達天。 晚上周晴來江家任教,正好看到江達海,正當周晴要把金鳳回來的事情告訴江達天,江家的管家管叔來了,弄的周晴有言遇止,管叔帶著周晴來見江母,江母對周晴一點也不客氣,這讓周晴很難受,憤怒的離開了江家大廳,看到這種結果,江達海急忙追了出去。

第4集

周晴來到江家,江家大太太對她很不客氣,這讓她趕到很不舒服,于是就憤憤的離開,這弄的江達海很難為情打算請客賠禮,最後在心蓮的哀求下江母總是答應讓周晴做了心蓮的教書先生,江母並沒看上周晴,說隻能能教會心蓮不吃虧的心理對心蓮來說就是一份很好的嫁妝。大少爺江達天想到白頭見到周晴,她好像對他有什麽話要說,于是就在周晴晚上要離開江家的時候,他出來和周晴見面,周晴偷偷的給江達天一個字條,上面寫著金鳳的住址。 第二天,江達天偷偷的從家裏出來來到金鳳暫住的地方,周晴讓金鳳暫住在她家裏,金鳳見江達天很是高興,金鳳表示將要留在南潯這樣他們兩個就可以天天見面了。金鳳並讓江達天給找個地方安置她。這讓江達天很是為難,怕江母知道了會對金鳳不利。江達天一直未如何安置金鳳發愁,最後他打算讓金鳳住在周晴家,並讓周母來照顧她,這樣就不容易讓江母知道了,沒想到這件事卻被江達海發現,當他知道這是周晴和金鳳他們串通好的,江達海很是生氣,憤怒的來到銀行找金鳳理論。當周晴知道江達天準備讓金鳳一直住在周家,這讓周晴也很為難,他們家的房屋也很擠,周晴下班回家,和謙和江達海一起來到周家,起初周晴也不怎麽情願讓金鳳住在她家,但看到江達海咄咄逼人和金鳳的可憐無助,最後周晴才同意讓金鳳留下來。 江達海憤怒的離開周家,周晴讓達天要想安頓好金鳳就先要安撫住達海,達天找達海談心,希望達海能幫他保守秘密,並表示就算是讓江母知道了,他也就豁出去了。晚上達天帶著女兒歡歡一起玩,大少阿麼的貼身丫鬟綠香向達天示好,這讓達天很是憤怒。江母讓江家的伙計富貴到周家接周晴去江家教書,沒想到正好看到在院子裏的金鳳並認出了他,這讓富貴很是驚訝,富貴把周晴拉到江家,正好碰到達天陪歡歡在外面,周晴告訴達天富貴已經看到了金鳳,讓她好好處理一下,然後就離開了辭去了當教師先生的職位。江達天帶著富貴來找達海想對策,最後富貴表示一定會幫著保密的,達海問起周晴的情況,當得知周晴真的辭職了,這讓達海很是著急第二天達海就去找周晴,希望她能再回江家教書。

第5集

江達海向周晴說同意讓金鳳住在她家,周晴也同意回他家教書。周晴見心蓮對徐志摩也很喜歡,心蓮聽她二哥說周晴是擇善固執。周晴教完心蓮要走時江達天追趕上來,他這才知道她答應讓金鳳住下來,江達天對她表示感激,綠香躲在後面偷看到他們在一起說話。江少阿麼向江太太建議讓江達海也需要討個媳婦,她也想找個說話的人,江太太指責她不和江達天說話,她整天陰著臉笑不出來。 江太太的話說江達天媳婦站在那裏哭個不停,她哭著回到屋裏時被綠香看到。江達海想請周晴吃飯被她拒絕,他追進去解釋說吃飯原因,周晴還當從說劉和謙不是她男朋友。江達天和金鳳一起出去吃飯,江達海帶人到時看到他們在一起,于是他們一起坐下來吃飯。 江太太去店中查看時沒見到江達天和江達海,她指責伙計們的做法太不像話。江達天將江達海叫到外面,他答應他說下次小心一些,江達海建議不應該讓金鳳出門,他看著她的打扮感覺太不正經。江達海回店裏後才知道伙計將情況都說給了江太太,他見到江太太後說是和哥哥一起請周晴吃飯。 江太太對江達海的話產生了懷疑,江達海說周晴的想法太多,還說根本沒有追求她。心蓮向沈達海說起那些白話詩,他在她面前誇起周晴,她看出他哥是喜歡上了周晴了。富貴已將如何說告訴了周晴,周晴見到沈達海後說起心中感受,她擔心江太太認為她太隨便,周晴不想有太多事非。富貴被他爹打了起來,江達海看到後過去詢問,江太太看到後讓他們進大廳,還讓人將江達天叫過來。 江太太讓周晴明天早些過來,她想請她在家裏吃飯。江太太知道是富貴在背黑鍋,她清楚是江達海和江達開逼迫的,江達海承認都是他的錯,江達開也站出來說是自己不好。江太太讓富貴以後不要再聽江達開和江達海的話。金鳳在街上遇到小偷,她的錢包被搶走,她大喊著還讓人追趕,周晴趕到後知道了她被搶的事情,她勸她不要報警。江達天見周晴來後讓綠香帶歡歡去洗臉,周晴將金鳳被搶之事說出來,金鳳所有的全都被搶走,江太太在樓上看到江達天和周晴在小聲嘀咕。

第6集

心蓮和江達海帶著周晴去了鎖夢樓參觀,那是江達天父親生前所蓋,前名叫尋夢樓,是江太太將名字改為鎖夢樓。江太太認為那座樓最好的地方是能看到外面的風景,以前的女人不能常出去拋頭露面,她知道在外面做事比較艱難,周晴相信隻要自己小心一些就行,她聽出她話外的意思。吃飯時江太太讓周晴把一些古書交心蓮讀一下,江達海稱那些都沒用。周晴吃飯時有些拘束,江達天聽完他媽的話後知道她看到自己和周晴說話。 江太太的話讓周晴有些難堪,還讓江達天說出剛才商量的事情,周晴說是自己朋友出事,想支一些出來應急,江達天也隨聲附和。周晴明白江太太的話外之間,她將心裏的想法都說出來,她不願意按她的想法做事,周晴還主動提出請辭。江大少阿麼一直坐在屋裏哭,綠香給她出主意來對付周晴。 綠香跑過去將江達天叫來,江達天見到大太太後指責她無理了鬧,她還想以死相逼,江達天亮明自己態度,她救他對自己好一些,可江達天做不到,他不回地出門了,綠香勸她繼續鬧下去。金鳳對于周晴表示歉意,她感覺是自己事情影響了她的工作,周晴勸她早些做打算。江達天指責他娘給的婚姻並不快樂,他對于周晴被辭退一事很不滿意,周晴也不想受那冤枉氣。江達海去銀行裏找周晴,人將一個月的薪資拿給她。 江達海勸周晴讓金鳳趕快離開,可周晴要堅持留下她,江達海要追求周晴,還當面說出來,並要每天都來請她吃飯。店裏給江家打電話說江達天出去了,說是去找江達海。江太太知道後指責江大少阿麼,她說自己和江達天鬧了。心蓮在一旁替周晴解釋,還說起那些隱瞞的事情。江太太讓江少阿麼去周晴家裏,她見到了周嬸,她說起周晴不幹之事,還說是特意來看她的,周嬸以忙為由讓他們先回去。 江達天將錢交到金鳳手上,他答應想辦法盡快把錢送過來。江少阿麼在周家院裏看到江達天和金鳳在一起,她向他質問起金鳳的身份,這才知道她是上海的舞女。江達天讓她回去之後不要給娘說,江大少阿麼生氣地跑開,他知道她回去後肯定要說,金鳳並不害怕,周嬸勸江達天回去看看。江太太得知金鳳藏在周家後很生氣,她難以置信。周達海指責他哥隨便出去,還讓他自己回去解釋。

第7集

江達天回家後被江太太指責,江達海從一旁替他掩飾。江達天挨了他媽一巴掌,她不會讓江家毀在他們手中。周晴回家後見金鳳坐在那裏悶悶不樂,她拿出了江達天給的錢,還讓她不要為了錢的事情而擔心,這讓金鳳很感動,那錢實際是她的薪資,金鳳說起江達天白天來找過她,還對周晴的話產生質疑。 江太太請周晴問話,她想要一個解釋,還讓周晴勸金鳳離開,周晴說金鳳根本沒打掉孩子,江太太聽完後很意外。江太太來到店裏讓富貴卷鋪蓋回家,她不知道自己能相信誰,還讓江達海跟自己進屋說話,她將周晴的話說出來,還指責他沒有讓金鳳打胎,她對江達海很失望,江達海解釋著當時的事情,他感覺趕走金鳳自己做不到。 江達海接周晴下班,她說劉和謙不是她男朋友,還對江達海瞪起眼來,他感覺她那樣真的很好看。江達海將他娘的想法說給周晴,她不想跟著他們一起撒謊,周晴就是想讓江太太知道不要把事情做絕了,她勸他回去勸勸他娘。江達海認為自己思想不迂腐,他再次向周晴表達了愛意。江家吃飯時江太太讓綠香帶歡歡下去,江達天沒吃完飯要下桌時被她指責,心蓮不讓他在家裏胡鬧,江達海說出金鳳懷孕之事。 江達天希望他娘看在孩子的份上能接受金鳳,還說她肚中的孩子根本生不出來,江少阿麼知道金鳳肚中有孩子後更加生氣。金鳳開始去街上找活兒幹,她讓鐵牛哥幫忙打聽一下。周晴也讓同事幫忙替金鳳找工作。江達海來到周家讓金鳳回上海,周晴回家時看到兩人吵了起來,金鳳堅持留下來,江達海想找周嬸評理時被周晴阻止。 江達海以前一直在幫著金鳳,但金鳳後來的表現讓他無法再幫下去。江太太讓人給江少阿麼送去西瓜,她想著她的話久久不能平靜,她將西瓜給江達天送去,她想和他說話,江達天不知道該說些什麽,他講起了上海舞小姐的故事,他還說起了她嫁過來的經歷。江太太不希望將金鳳的事情傳出去,她讓江達海一定要辦好,但金鳳的事情還是傳上出去。

第8集

金鳳四處找工作,卻意外在大街上遇到江家大太太,金鳳與江家大太太理論,江家大太太為保住江家顏面,當眾發下毒誓,稱金鳳懷的不是江家骨肉。金鳳被激怒,發誓一定會留在鎮上,並且在鎮上將孩子養大,讓所有人都看到江家的無情無義。 大太太回到家,吩咐達海去找周晴家的房東,用錢買通房東,趕走金鳳及周晴一家。達海強烈反對,說這是惡霸行為,並不是為江家好。江太太認為達海不理解他,思及在街上所說的謊言,為江家顏面出賣了自己的人格,更是傷心不已。 周晴認為達海隻是他大娘的棋子,隻能任她擺布。達海表示自己已經盡力去做所能做到的一切,並說出自己的無奈之處。雖然周晴能理解達海的處境也願意相信達海,卻不敢與達海再有進一步的發展。 大太太無計可施,決定送達天夫婦去自己蘇州娘家。姨阿麼讓達海勸阻大太太,不要送走達天夫婦,可不等達海開口,大太太就生氣的離開了,眾人這才知道,大太太要達海趕走金鳳,達海沒有去做,才惹怒了大太太。 姨阿麼強拉達海給大太太賠罪,達海仍表示不會去趕金鳳,這麽做是為了對得起江家祖宗。大太太聽後,話裏有話的說達海要對得起他的江家祖宗。姨阿麼慌亂,責備達海沒資格提江家祖宗,大太太卻說自己始終把達海和達天一樣看待,達海之所以不聽話,都是姨阿麼教的。達海維護自己的親娘,姨阿麼擔心達海會激怒大太太,表示隻是希望大太太不要送走達天。大太太心痛的說,自己這麽做,是希望金鳳死心,讓江家安靜。 錦雲暗自傷心,綠香表面勸說錦雲,暗地裏卻打著自己的算盤。綠香本以為自己也會跟著達天夫婦去蘇州,可大太太隻讓達海和錦雲兩個人去蘇州,不希望歡歡去打擾,讓錦雲把全部身心放在達海身上,好好培養感情。這讓綠香非常失望,自己計畫落空了。可對于大太太的安排,達天卻非常不屑。大太太卻希望,達天至少讓錦雲生個兒子,將來有個指望,並答應達天,隻要錦雲生了兒子,就讓達天納妾。達天誤以為,隻要錦雲生了兒子,就可以讓金鳳進門。大太太卻說,無論如何,都不會讓金鳳進門。

第9集

達天夫婦在碼頭準備離開去蘇州,卻意外遇到賣竹籃子的金鳳。可在江家下人的阻攔下,二人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達天見金鳳日子過的窘迫,掙扎著摘下與錦雲訂婚的金戒指,讓她換點錢。達天本想把金項鏈也給金鳳,卻被錦雲攔下,錦雲氣煞,讓下人搶下戒指,金鳳不依,說到錦雲的痛處,二人爭吵起來,錦雲打了金鳳兩巴掌,達天被下人拉住,無力阻止,最後被拖上船,傷心難過的離開了。開船時,達天大喊,讓金鳳等他回來。 達天離開後,金鳳傷心不已,日日在碼頭等待達天的出現。大太太也因為達天離開,暗自難過。 達天從蘇州寫信來給金鳳,表達了對金鳳的思念,並說自己現在被看的很緊,也不知道什麽時候可以回來。 達海帶著心蓮,與周晴和劉和謙在茶樓見面,心蓮與劉和謙互生好感。達海也當著心蓮和劉和謙的面說自己喜歡周晴。周晴希望達海告訴達天,不要再給金鳳寫信了,這隻會讓金鳳空等,什麽都得不到。達海聽後非常開心,他覺得他和周晴終于意見一致了 ,再不會為這事吵架了。 新年就要到了,金鳳的生意很差,于是她把達天給她的戒指當掉,托周晴把錢寄給了在鄉下的家人,並向周晴講述了自己凄苦的身世。而此時,達天夫婦回家了。

第10集

回到家後,大太太問起錦雲是否有身孕,達天與錦雲無言以對。綠香看到達天,趁機表白,卻被達天訓斥。達天托心蓮把信帶給周晴,讓周晴交給金鳳,心蓮卻說他見不到金鳳,寫信也沒用。 大太太逼錦雲主動一點,如果不能生個兒子,就給達天納妾,錦雲聽後,傷心無奈,想要反對,卻無路可走。 達海從上海收賬回來,帶著心蓮,與周晴劉和謙在茶樓見面,幾個人談論起詩歌小說,言談間,周晴看出心蓮喜歡劉和謙。 錦雲為能保住自己在江家的位置,隻好放下尊嚴,求達天給他一個兒子,卻遭到達天拒絕。錦雲氣急,告訴達天,如果自己不能生出兒子,大太太就會給達天納妾,達天聽後無助的痛哭。 綠香知道江家要給達天納妾,于是趁機巴結姨阿麼,探姨阿麼的口風,並使了一點小伎倆,好讓姨阿麼能在大太太那推薦她。 新年到了,金鳳得知訊息,達天回來了,去找周晴確認,周晴卻說是故意不告訴她達天的訊息的,因為達天隻是回來過年,過完年,還是要回蘇州的,她不想讓金鳳空歡喜一場。 江家人聚在一起吃年夜飯,席間,達海提出與上海的堂叔合作做生意,卻遭到大太太的反對。大太太與姨阿麼從中勸和達天與錦雲,二人隻覺得別扭,其他的人更覺年夜飯吃的無味。而周晴家卻是一派溫馨景象。

第11集

江家人聚在一起守歲,隻有達天一人在房間喝悶酒,綠香想要趁機潛入達天房中,趁達天酒醉,行男女之事,恰巧錦雲回房,無意中破壞了綠香的計畫。錦雲再次要求達天給她一個孩子 ,達天本想拒絕,但錦雲訴說著自己苦,達天為了不讓錦雲那麽痛苦,無奈的答應了。 達海帶著心蓮來周晴家拜年,金鳳問起達天,達海勸金鳳不要再想達天了,金鳳明白大家的苦心,卻悶悶不樂。晚上,周晴一家、金鳳、達海兄妹、劉和謙一起放煙火,達海處處呵護周晴,讓周晴的內心悸動起來。而劉和謙與心蓮的感情也慢慢滋長著。 達天趁家人在打牌,來到鎖夢樓,支走了下人,想要鋸開裝古董的櫃子的鎖。姨阿麼跟大太太提起達海的婚事,大太太表示現在江家的醜聞傳了出去,有頭有臉的人家都不願與江家結親,隻有等金鳳離開了,才能辦達海的婚事。大太太想利用錦雲懷孕和達海納妾這兩件事氣走金鳳,于是,姨阿麼趁機推薦了綠香,卻遭到大太太反對。 達天正在鋸鎖,聽到有人來,原來是錦雲,達天假意在看書,騙過錦雲。達天看到錦雲隻覺心煩,錦雲說之所以來這,隻是因為在這個家裏已無處可躲,至于達天對她的態度,她已經不在乎了。 達海打電話到銀行找周晴,周晴一時不知如何面對。電話中,心蓮向劉謙借書,並約好在茶館見面,劉和謙問達海還有什麽要對周晴說的,達海表示沒有,這讓周晴有些難過。

第12集

晚上,達海兄妹、周晴、劉和謙在茶館見面,達海沒話找話,和周晴聊天。周晴表示不會接受達海的感情,達海表示不會強迫周晴接受自己,他隻是忍不住說出心裏話。周晴提醒達海,心蓮喜歡劉和謙。 金鳳去廟裏拜神,沒想到遇見同樣去拜神求子的達天、錦雲和江家大太太。金鳳得知達天、錦雲也是來求子的,非常氣憤。大太太要把達天拉回家,拉扯之間,金鳳突然腹痛,流血不止。達天掙脫了家人,把金鳳送到醫院。看到達天離開,錦雲心灰意冷。 達天離開,江家亂作一團。達海帶著心蓮來到周晴家玩,卻得知金鳳失蹤,心蓮想到金鳳可能遇到了自己的母親,令大家擔心不已。恰巧江家下人來到周晴家,原來是達天讓他給周晴傳口信,說金鳳流產了,讓她趕快去醫院。 金鳳雖然平安生下孩子,卻因孩子是早產,身體虛弱,住進了加護病房。達海和周晴趕到醫院,達天說不會回江家了。劉和謙送心蓮回家,一路上兩人有說有笑,非常開心。心蓮回到家,母親盤問她去了哪裏,心蓮隻好說謊。 就在這時,錦雲自殺被綠香發現,江家把錦雲送到了金鳳所住的醫院。錦雲的舉動讓大太太十分生氣,囑咐綠香一定要讓錦雲把達天帶回家。 錦雲醒來,得知達天在醫院陪著金鳳,傷心透頂。綠香更是借機挑撥,激起了錦雲對金鳳的恨。

第13集

綠香告訴錦雲,死了大少爺不會心疼,要死,也是那個女人和那個男胎該死!錦雲驚駭,晃跌著沖出去。錦雲到金鳳病榻邊,發瘋的掐住金鳳脖子要勒死她,虛弱的金鳳醒轉抵抗,趴在床邊睡的周晴也驚醒阻止。錦雲扯掉金鳳身上插的管子、踢翻點滴架,混亂場面直到護士沖進來、去找醫生問孩子狀況的達天與達海回來,才得以控製。錦雲說她是達天妻子,達天在哪?她跟在哪?達海勸達天回去,達天不肯,達海隻好與富貴架走達天。達天要金鳳等訊息,金鳳害怕他像在蘇州那樣音訊全無,達天說寫了很多信給她,金鳳愣看周晴。 達天要江母給條路走,江母卻讓他跪在祠堂跟問祖宗去。綠香打小報告,說在醫院看到二少爺與教書的周小姐輕聲細語,二少爺其實在幫那兩個女人。江母找達海、心蓮質問,逼得達海承認喜歡周晴,江母卻冷冷告訴他,休想娶那個貧窮還跟江家做對的女孩!金鳳以為周晴藏信,送雞湯前來的周母告訴她,信是她收的。她說那些信,金鳳看或沒看,都是現在的結果,再見面一次、再抱頭痛哭一次,還是一場空!周母要金鳳徹底死心,一個做母親的人了,對小孩有責任、有義務,拼死拼活之前就該先想到他! 金鳳要達海轉告江母,她會走,但要養小孩,需要錢。並拿出裝有孩子胞衣的茶葉罐,要求轉交達天,埋在江家庭院讓江家祖先保佑!達天關在祠堂不吃不喝,達海自己動手將裝胞衣的茶葉罐深埋花園裏。達海勸江母給金鳳錢,江母卻說金鳳要錢是她早料到的,現在 問題不是金鳳,是達天,她要先讓家裏的死心,才能對付外面的。

第14集

周晴房裏,周晴念達天的信給金鳳聽,金鳳說達天是她第一個男人,也是唯一的男人,沒看這些信,她不知道達天這麽愛她,她要背下來,以後背給兒子聽,讓他知道媽媽為什麽寧可讓人笑話、看不起,也要生下他!達天發燒病倒,達海拱姨娘跟江母鬧好救人,但姨娘鬧不過江母。達海看不下去,開祠堂要達天走,達天卻說他沒要走,是要江母接受金鳳跟孩子。江母趕來,要達天在江家和金鳳母子間做選擇,達海慫恿達天出去,江母氣達海跟著造反,達海卻要江母放心,說晚上達天就會乖乖回來。 達天沖去找金鳳,兩人驚喜對望。但是,接著的現實問題,困住了達天,他沒錢沒能力養活金鳳母子,金鳳說她再下海,達天不肯,而周家也無法收留達天。達天下決心再回江家,說他在蘇州就想過了,要弄錢,隻有偷家裏收藏,要金鳳給他時間。達海為達天而跪在祠堂,達天卻回來了。江母告訴達天:你姓江、是你爹的兒子、江家的香火,你再怎麽傷我的心,我也不能不認你!這個家是你的,你要回來,我也不能趕你走,但你聽清楚了,那個女人絕對不能進門,那個小孩我江家絕對不認! 達海無奈,雖早料到達天肯定會回來,但也因為達天的無用而悲哀。在布庄裏,為了籌措周家為金鳳墊的住院費,達海攤著賬本沉思盤算,找江瑞商量先開張一千元銀票給他,說是他年前去上海時,不小心花銷太多,他希望江瑞瞞著江母,並拉心蓮幫襯。心蓮害怕,但 聽說要去找周晴家還錢,忙說要跟去,她,想的是劉和謙!

第15集

達海怕心蓮妨礙他跟周晴,所以隻肯幫她帶信以及還給和謙的書。她把銀票交給周晴,周晴疑惑怎那麽少?達海說江母不會給錢,那是自己偷弄來的,還給周晴墊的住院費,剩下的給金鳳母子添營養。達海問金鳳這下該死心走人了吧?周晴說她沒錢走不了,達海急:她不走,我怎能跟家裏提你的婚事?周晴要他別傻,說他們不可能。 時序入春,年前去蘇州的箱子都運回來了,錦雲交代綠香,把達天的東西都送去書房,房裏達天的衣物也搬去。飯桌上,江母怒斥錦雲:誰準你們分房?姨娘趁機上火:我們是可憐你,再不象話,就把綠香拔上來做妾,看誰服侍你?錦雲說:討幾個妾都不在乎,就別讓綠香受一樣的罪。江母陰陰說會娶個管得住達天的妾,那就是周晴!達海與全家人都驚住,達海找江母和姨娘抗議,說他要娶周晴,但遭否決! 江母知金鳳外出,上周家提親,卻故意不看一旁的嬰兒。周母放下嬰兒,說婚事由周晴自己做主,江家對他們來說高攀了,二少又一表人才、聰明能幹…。誰知江母說達海油嘴滑舌,還是達天單純,周母慌忙表示不會讓女兒做妾。江母遊說周母:我也曉得你女兒二十好幾了還不嫁,是家裏這麽重的負擔拖著,我也是心疼她,弟妹還這麽小,您還這麽辛苦,再幾年,就算有喜歡的,她還是不敢嫁。這樣拖下去不是耽誤了她的終身?她嫁到我們江家,你們全家自然我們得照顧,我給你們鎮上安置一個精致清雅的住處,算是聘禮,聘金自然是等您開口、我不打折扣。還有弟弟上大學的學費、生活費、我們江家全負責…。 周母其實一直是慌徨思考著怎麽推辭,卻越聽越慍惱起來,忍著氣、勉強笑笑:對不起,我是不賣女兒的!江母臉色鐵青到布庄,要達海找周晴過來。達海無奈前去銀行找周晴,周晴一聽江母上家裏要她做妾已氣極,再聽達海嫌母命來找她,怒打達海:你來接我?你要我去答應你娘,嫁給你哥哥當小老婆? 你不是愛我嗎?你不是想娶我嗎?你是個孬種!

第16集

達海追著周晴,聲聲真情表白:我是很努力的要娶你呀,所以我要你去拒絕我娘,可是不能太強硬。周晴氣呼呼來到布庄,開門見山對江母說:這事不用想,我是不會嫁給人做妾的!江母不放棄,說她嫁過來可以解決家裏所有問題。 周晴可笑江母把婚姻當買賣。江母卻說:你今天要嫁江家,就隻能是我老大的妾!這老二,你絕對嫁不到!周晴回說:您兩個兒子我都看不上,您趕不走金鳳,解決不了兒子問題,竟想拿我來犧牲!江母氣極,達海忙求江母答應他娶周晴,盛怒的江母甩了達海耳光,周晴悸動,沒想到他是認真的!但達海每說一句愛她、要娶她,江母就給他一巴掌,周晴不忍轉身往外奔,達海想追,卻被抓住再次毒打! 達海被罰跪祠堂,姨娘氣他自毀前程,說達海庶出,不見得能分到江家財產,大娘的話不能不聽。達海不理,獨自跪到深夜,心想這個家沒良心,鎖性爬起來惱著臉走了。綠香找錦雲攤牌,表明想當達天的妾,錦雲不理,她竟自己去找達天。達天提著行李箱要出去,綠香纏著要做妾、錦雲要看他是否拿了自己東西去給金鳳,拉扯中錦雲昏倒,達天揚長而去。達天到廊街的竹簍攤找金鳳,要她把箱子收好,說是小古董,他還想回去拿大的。 江母正跟媒婆談著娶妾的事,管家報說錦雲從醫院回來了,她老昏倒,原來是懷孕!江母驚喜,說隻要錦雲生個兒子,這個家就交給她,錦雲無所謂笑笑,姨娘心裏一暗,綠香則懊惱萬分。達海找周晴道歉,再次強調自己真心,周晴說那有什麽用,隻是換來一頓打。達海直跟著周晴,要她不能就此判他死刑,他說曉得江母不會準他娶周晴,但他跟著自己的心走,他不能沒有周晴!說到動 情處,達海拉過周晴深深吻下去。周晴先還抗拒,但漸漸也不爭扎了。

第17集

達海要周晴給他時間自立門戶,他要接親生的娘出江家,屆時就能娶周晴了。周晴摸著被穩發燙的嘴,不知再來該怎麽辦?和謙到布庄,江瑞以為他找達海,心連想陪又礙于江瑞,最後逮著空檔,終于悄悄約定交往的事。這時達海回來,極力反對兩人交往,兩人正抗議,達海卻說:有誠心就趕快提親,越快越好,因為心蓮的婚事江母早有安排,今年就會有人來提親! 金鳳把竹簍送給鐵牛,說她不賣了,要離開了。鐵牛問她帶著孩子能去哪?既然江家大少阿麼都懷孕了,叫金鳳就徹底死心,自己好好過吧。一聽錦雲懷孕,金鳳驚愣氣惱!茶館前的人都來安慰金鳳,以為她是因達天錦雲和好才要離開,誰知金鳳說:我離開就是等著跟他私奔啊,你們不知道,他愛我,跟大少阿麼沒感情! 金鳳到布庄找達天,說達天答應跟她私奔,被達海勸了回去。金鳳回家抱著孩子傷心落淚,隔天帶著達天給她的一箱古董到茶館找大展,大展叫她拿去上海賣,她不想離開,說大展不收就找別人,大展想著達天還會繼續偷,就答應收了古董。金鳳為周家燒了一桌菜,表明要搬出去,就在鎮上頂了間店,要開飯館。周晴問他哪來的錢,她不隱瞞,說古董不是她偷的,江家能告她?從今以後,金鳳開自己的店、養自己的孩子!她不在乎江大少!江家就別再來惹他了! 達天再偷東西要出去,卻因錦雲、綠香攔阻,掉出古董畫而事跡敗露,他著急的拿著包包就跑,錦雲大喊。布庄裏,江母正惱怒的訓斥達海,不該擅自作主跟堂叔合開成衣工廠,這時電話響起,心蓮接電話後告訴江母,家裏出事了,管家去大哥書房搜,看到大行李箱都準備好了,大哥打算偷了家裏的字畫私 奔!達海不敢相信,江母則驚怒的起身、氣得發抖

第18集

姨娘恨罵達天敗家子,那是江家一點老本,怎能拿出去孝敬野女人?還要跟她私奔?達天對著江母說:讓我出這個門,我會跟她走得遠遠的。江母氣恨不肖子連道歉都沒,還說要走。達天說他當江家乖兒子當夠了,從今以後做他自己,要一個他愛的女人,要能夠去照顧自己兒子,要自由、快樂,要離開這個地獄一樣的家!達天跪地磕頭後,起身扭頭就走,錦雲哭求:不能丟下歡歡、丟下沒出生的孩子,你走了,我在這個家怎麽活?達天嘆口氣說:別怪我,是這個家娶你的! 達天找上正在忙開張的金鳳,金鳳劈頭就打,說他沒良心,讓她苦等,自己在家抱媳婦生孩子,他別想腳踏兩條船!達天悲痛說自己被母親所逼,但那個家已經回不去了,家裏發現他偷東西私奔,他已跟母親斷絕關系,把老婆小孩都丟在江家不管了!金鳳飛撲上去,抱住達天又哭又笑。達海奉命到飯館索討古董,金鳳說古董已換成這間飯館了,達海氣那古董不隻這個價啊!達海要達天用飯館換回古董,金鳳拿了菜刀往新的大跺板上大力一斬,說達天跟她就剩這活路,再來要錢,就讓新菜刀開張! 達海想,鎮上就劉大展收古董,于是找周晴、和謙陪同去找大展。大展坦承收購,但隻要江母答應心蓮與和謙婚事,那就是聘禮!周晴不以為然,出得茶館,要達海別跟家人說大展買古董的事,也別趕金鳳走,要好好處理哥哥和妹妹的事。飯館開張,才幾個客人,達天的算盤已打得吃力,而伙計鐵牛與猴仔也粗手笨腳。金鳳又燒菜又要招呼客人,忙得熱火朝天,最後隻 得讓周晴回去向周母求救!

第19集

鎮長受大展之托,上江家提親,江母說心蓮親事已許顧家,鎮長氣大展讓他沒面子,告訴江母,提親之事是達海幫忙出主意。江母怒極,備轎去布庄。轎過飯館,卻見達天在門口敲鑼招攬生意,江母悲憤,氣得發抖。到得布庄,江母一見達海,火更上來,罵到飯館就開在布庄門口怎不說?達天偷錢給那個女人開店怎成了跑堂?他拿著鑼在門口敲,是想怎樣作賤自己、作賤江家? 江母又打又罵,叫人搜心蓮與達海跟人的通信,心蓮嚇得向達海求助,達海說:顧家三少遊手好閒,跟劉和謙沒得比!江母鄙夷:他一個開茶館的暴發戶,能跟顧家比?你知道他拿什麽當聘禮?鎮長說隻要我們答應婚事,劉老板就要拿你哥哥偷出去的古董來下聘,荒謬、無恥,他真以為我會為了那幾個古董把女兒賣了?江母抄到心蓮與和謙通信、達海與周晴通信,氣得讓達海跪到祖宗牌位前,並要心蓮當面燒掉那些信,以後不準出門。心蓮流著淚,傷心的燒信。 姨娘狠打達海,叫他聽江母的話,他們母子才有飯吃、才有財產。達海抗議說:我們有江家祖宗靠,她敢拿我怎樣?姨娘心中有隱情,又怕外面有人聽到,更加不安慌亂:別以為扛出你爹、扛出江家祖宗就有用,她可以趕我們母子出門的! 姨娘捧了家法要達海跟江母請罪認錯,達海不肯,沖著江母說:您管這個家,不能逼家裏每一個人都聽您的話、不能有自己的想法,我想法跟您不同,可是也同樣是為了這個家好,有什麽錯!江母氣叫:我拿你當兒子看是我客氣,哼!我昏了頭、瞎了眼,是我姑息養奸,留了你這個禍害來來壞了我江家的規矩!江母氣昏踉蹌,姨娘趕緊跪下,趴在地上磕頭,求江母給他和達 海一條生路,達海不得不跟著跪下來。

第20集

江母決定先去顧家,回來再跟達海算賬。達海急:您先別去提親哪,您問問心蓮想法!江母才說心蓮沒想法,怎料原本拉著錦雲發抖的心蓮,猛然跪下說:我喜歡的是劉和謙,請娘成全我!江母氣瘋了,提起小腳大力朝達海踹下去,還跟著上前追踹了幾腳,罵說:你還要怎樣毀了你妹妹?你幫著外人來勾引你妹妹妹,還要讓全家都知道,讓她抬不起頭!達海反駁難道要像達天一樣,一個個被逼走?江母氣得軟歪:我受你這威脅?我自己親生的兒子都不要,還在乎你?從今以後,不許你在我跟前開口一句話!走! 達海離家,周晴不安,達海要她相信自己,他不出來怎能獨立自主、怎能娶她。達天到客堆看達海,問達海以後怎辦?達海說:我跟堂叔合伙,工廠的機器堂叔出錢,我找人投資,這裏隻要找到能辦廠的地方,再聘些工人就行了,昨天我跟翁家老二談了,他有興趣。達海叫達天回家,達天說:娘視金鳳為死仇,我是回不去了,娘那個性,沒了丈夫,一個人都撐下整個江家,還肯因為離家出走的兒子低頭?達海感慨:以前,她是為子女撐;現在沒兒子了,再能撐也沒意思了,她會後悔趕你走的。 江母在布庄接到翁家少爺電話,聽到要投資達海,臉色一沉,然後笑答:難道你不知道,我家達海已經不管店裏的事了,那生意我覺得不妥,你要肯投資,我當然替他高興,不過這是投資不是合伙,我們江家不會拿出一毛錢來的。……掛了電話,江母拿起電話簿摔向江瑞:你按著電話本子打,明白告訴人家,達海在外頭談什麽生意,都跟我們江家無關!江瑞遲疑,說這樣會斷了二少的路,江母明說就是要斷達海的路!金鳳飯館為省成本以及人手不足,改成了面館,達海說這樣還是做不成,幹脆跟他合作開服裝工廠。但金鳳認定達海來坑她的房子,和達天吵開了也不同意。出得面館,達海泄氣的跟周晴坦承,江母斷了他外頭的路,沒人敢跟他合伙。面對受傷的達海,周晴開啟心房, 表明願嫁達海!

第21集

二娘和管家到旅館找達海,跪求達海回家,說達海離開江家別說創業了,連住的地方都被大娘買通了,達海不會找到工作,不會有旅店駐腳,不會找到合伙做生意的人,讓達海回家給大娘低頭認錯。達海執意不肯,說一定要獨立門戶,娶周晴。二娘問達海,身無分文怎麽娶周晴,達海說周晴已經答應了,就算是我一無所有也願意嫁給我,這樣的好媳婦去哪找啊。 面館裏達天和金鳳因為都不會做生意,互相埋怨而吵得不可開交,達海來到面館,達海想用金鳳的房子作抵押貸款,金鳳不同意,金鳳口不擇言說是她養著達天,讓達天心裏無法接受。金鳳找到周晴,想讓周晴幫忙趕走達海,讓達海以後別再參合到她和達天中間,周晴說本來還想求金鳳幫幫達海,因為自己已經答應達海,等達海事業做起來就嫁給達海,正好被周晴的母親聽到。 達海勸達天和金鳳關掉面館,改賣服裝成衣,並願意幫忙從堂叔哪裏進貨。無路可走的達海決定到上海找堂叔籌錢開廠,打電話給堂叔才知道,大娘那撤股為由,要挾堂叔不許幫達海。 達海沮喪地找到周晴,說現在沒辦法創業了,問周晴還願不願意嫁他,周晴說要嫁的是達海這個人而不是達海的事業,達海很感動,說一分一秒都不想再等,要立刻娶周晴,用整顆心,用整個人娶周晴。 達海告訴達天堂叔不能合伙開廠的事,達天決定和達海一起開服裝店,金鳳不同意,但看在周晴的面子上,拿出來剩下的古董給了達海。達天本以為古董已經全買了,現在去又拿出來,因為金鳳的欺騙和不信任,很受傷害,達海卻看到了希望。

第22集

二娘帶著錢想去接濟達海,被太太看穿,二娘怪大太太逼達海無路可走,大太太說是想逼他回家,綢布庄沒人管,顧家又要來下聘,家裏總要有個男人的。二娘說去問達天達海的去處,大太太聽了很生氣,說如果達海去找達天的話,就把達海也趕出去。綠香事事針對錦雲,對錦雲說話尖酸刻薄,錦雲多少明白了,這幾年和達天之間的所有誤會,全是綠香在中間挑撥的。達海要帶著金鳳拿出來的古董去上海謀出路,臨走告訴周晴,上海要給周晴打金戒指,回來就跟周晴結婚。 達天無意中發現金鳳還藏著一件古董,已經被騙過一次的達天,此時更是怒火中燒,說金鳳做舞女虛情假意,金鳳生氣口不擇言,趕達天回江家,正好此時錦雲來了,來求達天回家,說大太太病重,要達天回家看娘,並以抱歡歡跳河要挾,金鳳不甘示弱,說達天要是離開,她也抱著毛毛去跳河,達天被逼的左右為難。 大太太醒過來看到達天,說跟達天沒話可說讓達天離開,達天拿出一封在偷出去的古董裏得到的父親生前寫的信,問大太太達海的身世。達海是二娘和賬房掌櫃偷情所生,父親就是在回來處理這件事情的途中,以外沉船死亡的。這麽多年,大太太為了顧全江家顏面,一直隱瞞此事。

第23集

達天要走,錦雲和女兒歡歡求達天留下,錦雲去求大太太讓達天留下,大太太做出讓步,說可以認回那個孩子,但是金鳳絕對不能進門。還說如果達天再去找金鳳,就報警抓他們告,並買通牢裏好好伺候金鳳,還要燒了金鳳的店,逼他們離開鎮子。達天無奈,答應留下。達天打電話讓綢布庄的伙計去跟金鳳說一聲今天不回去,等回去再跟金鳳解釋,大太太卻偷梁換柱,話傳到金鳳耳朵裏卻成了,達天浪子回頭,跪求大太太,回家當孝子,還要把毛毛要回去。 達海從上海回來,給周晴買了一切金飾,兩人決定盡快結婚,金風說願意空出她的房間給他們結婚用。辦廠子的事徹底泡湯了,金鳳要達海還錢,才知道達海拿那些賣古董的錢,進了一批衣服,打算跟達天和金鳳一起開服裝店。可因為達天回家了,金鳳不和達海一起賣服裝,達海說不會賴賬,等服裝賣了,再還錢給金鳳,金鳳說不用了,這批服裝就當是給周晴的嫁妝了,讓達海好好對待周晴,不要像達天一樣,警告達海,如果有一天負了周晴,會替周晴殺了他。 達天陪大太太住院,幾天沒回金鳳處,金鳳絕望,說要開舞廳。大太太出院,讓達天去看管綢布庄,並叫錦雲同進同出地看著達天,方便監視達天。達天回到金鳳處,想要解釋這幾天不歸的原因,金鳳卻毫不讓步,說決定開舞廳,自力更生。達天無法接受,說隻要金鳳開舞廳,兩人就徹底結束。

第24集

達天跟金鳳吵翻,回到綢布庄,錦雲問他孩子的事,勸他將孩子抱回認祖歸宗,不然有一天大太太翻臉,孩子將永遠沒有名分。達天說和金鳳現在話說不到一起,常常吵架,在錦雲聽來卻是心酸,說沒有感情是吵不起來的,並說如果達天去找金鳳,自己願意為達天掩護,隻要不讓大太太知道。達海找到達天說打定主意要娶周晴,就算大太太不讓他回家,但他是江家子孫,也不會不讓他姓江,達天說如果達海鐵了心娶周晴,就別再打算姓江,但是他願意幫達海。 達海告訴達天,金鳳正在張羅舞廳開業,要達天去阻止,達天說已經來不及了,兩個人的開始就是個錯誤。達海到周晴家裏,正式跟周母提親,卻遭到周母反對,周母心疼自己的女兒,怕周晴跟著現在一無所有的達海會吃苦,周晴說已經答應達海,而且不怕吃苦。達海也發誓會對周晴好,不會讓周晴受到一絲一毫的委屈。 達海回江家報告準備結婚的事,大太太說要娶周晴就把江姓改掉,並且永遠不要回江家,二娘跪求大太太,說不讓達海姓江就是逼自己去死。求達海放棄周晴回江家孝敬大太太,達海決意娶周晴,離開江家時,二娘以死要挾,幸好達天幫忙說話,大太太答應達海娶周晴,但是要求一定要娶回江家。 達海去周家報喜,卻不料遭到周母反對,周母怕周晴到江家會受刁難,堅決不同意周晴嫁進江家門,周晴說當初不會因為江家而嫁,如今也不會因為江家而不嫁,她隻是要嫁周達海,達海感動。 金鳳在張羅舞廳開張,達天說如果舞廳開張,希望金鳳能把孩子交給江家撫養。

第25集

周晴和達海的婚禮熱鬧非凡,一點不馬虎,在周晴家達天遇見金鳳,很傷感,說今天嫁進江家的應該是金鳳,金鳳對于達天已然絕望,說兩人已經再無機會。江家,熱鬧的婚禮上,高朋滿座,道賀聲絡繹不絕,心蓮的訂婚親家顧家來賀喜,一同來的還有顧三爺,心蓮見到顧三爺就跑開了,找到錦雲,跟錦雲訴苦,說不喜歡顧老三,不願意嫁到顧家,沒有感情的婚姻是無望的。然而錦雲卻看透了,說江家不習慣有感情的婚姻,達海和周晴遲早會被拆散的。 金蓮去陪周晴聊天,問周晴劉和謙現在可好,周晴勸金蓮,既然已經定親,此事也無法變更,就要把心收回來,想辦法經營好自己的婚姻。人生不會朝著自己想的方向發展,所以就隻能想辦法過好自己的生活。 金鳳的舞廳如期開張,定在了周晴結婚的同一天,劉大展前來捧場,見舞廳門口敲鑼打鼓招攬生意,然而舞廳內卻客人寥寥無幾,劉大展說鎮上有頭有臉的人都去江家喝喜酒去了,那有人會光顧這裏。然而跟劉大展一樣來舞廳的,還有他的兒子劉和謙,劉和謙因為心蓮和顧家定親,痛苦不已,來舞廳買醉。一起痛苦的還有金鳳,陪劉大展喝酒買醉,劉大展說隻要金鳳願意,自己願意娶金鳳,但前提是要金鳳將孩子送回江家,金鳳說自己跟孩子母子連心,要我金鳳就必須要我的孩子。

第26集

劉大展勸金鳳,說如果孩子不回江家,就沒有身份,永遠隻能是個私生子,也別指望江達天會回來。達天在達海的婚禮上喝的爛醉,讓綠香有了可乘之機。第二天,周晴和達海去敬新媳婦茶,被二娘數落,說客人還沒散盡就洞房,有失體統。錦雲去叫達天,卻看見綠香在達天住處。綠香去找大太太,說達天昨夜喝醉要了自己,達天還許了自己,要讓綠香做小妾,要大太太給個說法,不然就告達天強奸,讓江家名聲掃地。達天醒來,卻什麽也不記得,隻是否認跟綠香發生過什麽。錦雲認定是達天許了綠香,爭執中錦雲流產了。 二娘刁難周晴。罵周晴是喪門星。經驗身,綠香破了身,所有人都認定是達天所為,大太太更是看重門面,隻能允許綠香做妾。周晴是有思想的新時代女性,她看不得江家這樣來決定人的命運,所以好言相勸,說把沒有感情的三個人綁在一起,是往死裏送。大太太和二娘卻把一切怨氣出在周晴身上,說周晴克死了她們的孫子,害的綠香被強奸。說周晴不守婦道,周晴隻能委屈受著,因為這是江家,是達海的娘。 達天陪錦雲從醫院回來,得知已經納了綠香為妾,達天求大太太不要綠香行不行,說他已經被折磨得夠苦了,非要逼他活不下去才肯罷手嗎?要娶妾為什麽不能是金鳳,要抱孫子,有現成的在外面為什麽不要。 周晴回門,上海定的服裝已經到貨,達海說可以拿到成綢布庄寄賣。

第27集

達海說話間說漏嘴,說大哥已經娶妾,勸金鳳把舞廳經營好。大太太要達海早點把周晴接回來,達海求大太太要周晴去店裏幫忙,大太太說反正也懶得看到周晴,也就同意了。舞廳裏,金鳳因為達天娶妾痛苦,問劉大展是否真的願意娶自己,說要嫁給他,生意也給劉大展,讓毛毛也跟著他姓劉,劉大展還是不能接受孩子。此時,正好顧三少爺也在舞廳喝酒,拉著舞女要陪他出場,劉大展出面解圍,不想顧三少爺不但不給面子,還說出他早就知道劉和謙和金蓮的事,讓劉和謙離金蓮遠點,還說就算把金蓮娶回去折磨死,也不會便宜了劉和謙。 劉和謙到周家找周晴,請她幫忙帶東西給金蓮,周晴勸他放手,劉和謙告訴周晴,顧三少爺已經知道劉和謙和金蓮的事,並揚言要折磨死金蓮,求周晴幫幫金蓮。周晴和達海商量怎麽幫助金蓮,最後決定送金蓮走。達海找到劉和謙,要劉和謙帶金蓮私奔,達海安排他們先到上海避一避。 私奔計畫開始實施,金蓮借出門看書為由離開江家,鐵牛接到心蓮,準備去碼頭跟達海回合。劉和謙銀行的同事無意間發現劉和謙的辭職信,劉大展知道劉和謙辭職,非常震驚。

第28集

劉和謙在去碼頭的路上被劉大展抓回去關了起來。達海接到鐵牛的電話,才知道劉和謙沒有出現在碼頭,達海拉著金蓮說要帶她回家,金鳳說願意幫忙說服劉大展,放了劉和謙,再讓他們私奔,達海心疼妹妹,願意再試一試。江家,發現金蓮不見了,已經亂成一團。並命店裏關門一起去找金蓮。達天和周晴到舞廳看金蓮,被綢布庄的伙計發現。金鳳和達海找到劉大展,劉大展因為當初提親被拒面上無光,對江家有恨,死活不同意劉和謙帶金蓮私奔。金鳳無計可施,就說隻要劉大展答應放了劉和謙,金鳳就嫁給他。 金鳳告訴金蓮,劉和謙可以帶金蓮走了,劉大展還答應帶劉和謙和金蓮會溫州老家完婚,天黑就來接她。另一邊江家人已經得到訊息,去舞廳要人,路上遇見剛從舞廳出來的達天和周晴,達天讓周晴回家打電話給達海,讓達海去舞廳幫你。周晴回到江家,二娘在綠香的挑撥下,把心蓮出走的事怪在周晴頭上,對周晴拳腳相加。 舞廳裏正在高興的金蓮,聽說大太太領著人來抓人,達海讓金鳳幫忙頂著,自己帶金蓮從後門走去找劉和謙,舞廳門口吵成了一鍋粥,無奈,金蓮自己走了出來,跟大太太回家了。 回到江家,二娘怕大太太怪罪達海,把事情推到周晴身上,要休了周晴,達海護著周晴,大太太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第29集

周晴被二娘懲罰,在祠堂跪著,錦雲的苦周晴看在眼裏,錦雲告訴周晴她要離開江家了,她要回娘家,以後再也不會回來。達海到舞廳給金鳳道歉,因為金蓮的事又連累到金鳳,而且勸金鳳,不要嫁給劉大展,不合適也不值得。金鳳趕達海走,說以後再也不想跟江家有任何牽扯,錦雲離開了,金蓮打心裏替她高興。江家人不知道,四處在找錦雲,周晴告訴他們錦雲走了,回娘家了,不會回來了,讓他們別找了。達天要去追錦雲,大太太不讓,達天還是追了出去。 二娘又提讓達海休了周晴,達海說,要是二娘閒周晴礙眼,他們馬上就搬出去住,二娘才肯作罷,綠香卻乘機挑撥,說二娘打了周晴,達海驚訝,要去問二娘,被周晴攔住了。大太太頑固強橫、二娘蠻橫無知!大哥的痛苦,大嫂的逃離,加上這次金蓮的事,讓達海有著深深的無力感。 達天回家碰到達海和周晴,達天的憔悴和落寞看在周晴眼裏,達天說沒有追上錦雲,應該走的是自己,可是不知道自己還能去哪兒,在舞台門口待了一晚上卻進不去,達海告訴達天,金鳳準備嫁人了,以後不要再去找她了,達天絕望了···

第30集

錦雲離開,綠香搬到錦雲原來的房間,把原本放在書房的臥榻也搬走了,逼達天跟她同住一房,讓達天逃無可逃。達天去求大太太放自己一條生路,這個家給達天的除了窒息已經什麽都不剩了,如果不能讓金鳳母子進門的話,就放他離開吧。本來沒找到錦雲達天也想一死了之的,可是他還必須留著空殼回來,因為江家隻有他一個兒子,他必須回來盡孝。大太太讓達天從新開始,現在錦雲走了,金鳳要嫁人了,大太太想讓自己的貼身丫鬟給達天做三姨太,而達天現在已經完全沒有力氣了,隻想離開。 綠香搬到錦雲房間,佔用了錦雲所以的一切,綠香的咄咄逼人,使得達天再也沒有一絲空間,整理行李離開了江家,搬到綢布庄去住了。大太太怕達天去找金鳳,讓周晴去找金鳳把孩子抱回來,好安心嫁人,周晴說自己辦不到,金鳳不可能把孩子給江家的,大哥也不會去找金鳳,隻會慢慢地死心,心死了達天也就不是她原來的兒子了。第一次周晴出言頂撞了二位婆婆。 達天來到舞廳,求金鳳讓他坐會兒喝點酒,正好劉大展也在,尷尬的氣氛下,劉大展先離開了。

第31集

大太太在綢布庄,看見周晴的母親在那裏做裁縫,看著不舒服,讓達海不要再賣成衣了,把剩下的成衣自己收了。達海說現在成衣市場不錯,又提出辦服裝加工廠的事,大太太不同意,達海說不會放棄辦廠,遲早會獨立門戶,憤然離開。達天求大太太放達海走,這樣的一個綢布庄不用把兩個人都綁在這裏。達天為了讓達海能夠離開江家,為了達海和周晴的自由,為了達海的理想,告訴了達海他的身世。 達海回到家,去問大太太身世的一切。達海說自己既然不是江家的子孫,也不必擔著江家二少爺的名頭了,他會帶著周晴和二娘離開,不再在這個屋檐底下低聲下氣的活著了,會說服二娘放棄江家的產業。大太太說,如此就是逼二娘去死,苦苦遮掩了二十年多年的醜事,竟然被自己的兒子戳穿。說為了江家的臉面,二娘不能隨便離開江家,因為她還是江家的姨太太。不讓達海辦廠也不是低看達海,是因為達海的個性太莽撞,怕他會吃虧。大太太卻不曾想周晴會勸達海留下來。周晴的一番話,也在大太太的心理泛起漣漪。達海明白了,娘為什麽那麽拍大娘,為什麽大太太隻罰達天跪祠堂,原來自己不是江家的子孫,他也迷失了,那自己究竟是誰,該到哪裏去。

第32集

大太太想著達天說的話,想著周晴說的話,在心裏問自己,我真的錯了嗎?大太太說要把事情說清楚,達海以為是要說身世的事,趕緊說當自己沒說過,還是怕傷到自己的娘。沒想到,大太太卻要把二娘的一份家產給達海,讓他去創業,綠香此時已經再也忍不住了,在這個無望的家裏,她還有什麽,能抓住的就是財產了,所以力爭自己的一份,並沒用得到認可。 金鳳找到劉大展,說想把舞廳出手,要離開鎮上了,問劉大展要不要接手,她要離開,解開這個困局。大太太經過這麽多事以後,也覺得可能是自己錯了,第一次跟周晴心平氣和地坐下來,說現在願意聽周晴的意見了,讓周晴說說自己的想法,周晴提的第一件事便是休了綠香,大哥可能還能回來,同時也是為了綠香好,為了這個家的安寧。 綠香聽到管家和二娘講話,知道了給達海開廠用的錢已經拿回來了,放在綢布庄的保險櫃裏,而密碼正在自己拿的那個達天的筆記本,于是惡向膽邊生,晚上以陪達天的名義到了綢布庄,支開店裏的伙計,走向保險櫃。 金鳳告訴達天,決定關了舞廳,回上海去。為了讓達天和毛毛多相處一會,金鳳抱著毛毛和達天一起回綢布庄,看見綢布庄門開著卻沒人,進去發現綠香正在拿保險櫃裏的錢,達天企圖阻止,卻被綠香搶去了孩子,爭執間,油燈引著了店裏的布,一時間火光四起。

第33集

周晴來跟大太太說,綢布庄失火,達天和綠香都被燒死了,大太太悲痛欲絕。錦雲回來給達天奔喪,知道達天是因為救金鳳母子而死,也說至少死的甘心了吧。周晴問錦雲願不願意留在江家,是因為周晴知道,錦雲已經沒處可去了,錦雲隻覺得沒法開口,在達天在時候離開家,現在達天不在了又有什麽理由留下來呢,周晴說歡歡需要母親。周晴替錦雲求大太太原諒,得以留在江家,其實大太太也有此意,隻是沒法開口要求,這樣一來也隨了所有人的願。 達天的死對金鳳無疑是致命一擊,達海找金鳳說想盤下她的店,他要把綢布庄重新開起來,但是現在錢已經被燒了,希望金鳳能緩一緩。其實達海去的主要原因,是想讓毛毛去給達天盡孝。現在的江家,裏裏外外全是達海和周晴,大太太看在眼裏,心裏明白,讓二娘不許再鬧。大太太問達海,金鳳願不願意讓毛毛回來給達天送終,金鳳不同意,因為在江家沒名沒分。 大太太決定帶著達海周晴錦雲去求金鳳,把孩子接回來,不能看著達天沒有兒子送終。

第34集

周晴帶著大太太、達海、錦雲來求金鳳,讓毛毛認主歸宗,金鳳不同意,並指責周晴,幫著江家而不幫著自己,周晴說在江家這麽長時間,對大太太和江家的人有所了解,他們並不是之前認為的那樣,自己的觀念也有所改變,也請金鳳替大哥想想,他隻有這一個兒子,應該讓他去盡孝。 金鳳痛斥大太太,人活著的時候不成全,人死了來補償。大太太承諾讓金鳳跟孩子一起進江家,家以後交給周晴來管,可以開始新的規矩,新的江家。大太太帶著所有人跪在了金鳳面前,求金鳳看在已經去了的達天的份上,留下這江家唯一的血脈,但金鳳沒有同意。周母前來吊唁,跟著來的還有劉和謙,大太太表示要退了顧家的婚事,成全金蓮和劉和謙。 周晴不甘心再次來求金鳳,跟金鳳說了達海不是江家的子孫,江家唯一的子孫現在隻有毛毛,說了一個大家族的規矩和被框在裏面的人的無奈,說了大太太成全了金蓮和劉和謙,說了大太太為江家所做的一切,也不是完全不讓金鳳動容的。周晴說就算金鳳不讓孩子回江家,也要給一點孩子的頭發,做孝子釘,這樣可以當大哥走的安心一些。 在達天出殯的當天,金鳳還是來了,抱著孩子,拿著達天給孩子取得名字,讓孩子為達天盡孝。大太太請金鳳進江家大門,金鳳說不了,這輩子不會進江家的門了。 出殯的隊伍,悲傷的人們,送著的是一個早逝的生命。隻有金鳳在心裏默默送著達天,"達天,走好。"

角色介紹

鎖夢樓

金鳳 | 馬雅舒

金鳳父母早逝,被寄養在二叔家,受盡了嬸嬸的氣。後來被二叔賣給別人家做童養媳,因無法忍受夫家的虐待,逃了出來,在上海做了舞女。雖然身世凄苦,可金鳳的性格剛毅潑辣,是一位自強自立的女性。她十分憎惡江家,可她卻願意幫助江家三小姐追尋自己的幸福,可見她有一顆金子般的心。 金鳳在舞廳偶然結識了來上海談生意的江家大少爺江達天,兩人墜入愛河。江達天回到南潯老家後,金鳳發現自己懷孕,于是來到南潯慶祥綢布庄投奔江達天。江家門第顯赫,江母十分保守,最重門風,無論如何都不允許達天娶金鳳。金鳳走投無路,想要自殺,卻被周晴救下。金鳳歷經磨難,生下兒子,雖與達天有短暫的團聚,卻陰差陽錯,始終無法走到一起。

鎖夢樓

江達天 | 謝祖武

江家長子,性格溫和,雖然生活在一個封建保守的家庭,卻敢于追求自己的愛情。達天在去上海收賬時結識了舞女金鳳,並陷入愛河。無奈家中母親強勢,門風保守,自己已有妻女,雖幾經努力,最終還是無法和金鳳在一起。最後,達天的死終于使母親幡然醒悟,也化解了金鳳與江母的仇恨。

鎖夢樓

江母 | 史可

鎖夢樓江家的大家長。江家的鎖夢樓傳說是因夫妻恩愛而建。江母早年喪夫,靠將母的辛勤剛毅支撐起整個江家。但江母強勢保守,在家中說一不二,以致于家人都十分懼怕她,也直接造成了達天和金鳳的不幸。最後,達天身亡,江母幡然醒悟,真心向金鳳道歉,且不再幹涉子女的生活,讓他們自己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鎖夢樓

江達海 | 高雲翔

江家二少爺,妾室所生。性格叛逆不羈,具有經商頭腦。達海在幫哥哥解決"麻煩"的過程中,結識了貧家女周晴,並且愛上了周晴,二人的愛情幾乎遭到所有人的反對,達海更因此被趕出江家,但達海憑借對愛情的執著,克服一切困難,最終和周晴走到了一起。

鎖夢樓

周晴 | 楊蓉

在周晴是一個貧家女,卻是一位接受過新式教育的新女性,善良的周晴幫助素不相識的金鳳度過了一個個難關,在達海最艱難的時候,接受了達海的愛,答應嫁給達海,幫助鼓勵達海度過難關,她的愛給了達海力量和勇氣。達海評價周晴是想法新、大膽、不怕事,也正因為如此,在面對腐舊的家庭製度時,她會斷然反對。在和保守的江家一次次戰爭中,周晴用自己前衛的思想和行為最終獲得了江家的認可,她成功的將鎖住江家夢想的鎖夢樓開啟,鎖夢樓不再"鎖夢"而是成為了夢想的新起點,周晴也成為了江家新的掌門人。這個善良、隱忍、寬容、大度的女孩著實讓人敬佩。

鎖夢樓

錦雲 | 江淑娜

達天的妻子,江家大少阿麼。錦雲是封建包辦婚姻的犧牲品,性格軟弱無主見。在江家,錦雲得不到家人的關心、丈夫的愛,甚至遭到陪嫁丫鬟的背叛,生活得備受煎熬。生活在江母的陰影之下,經常被婆婆訓誡,漸漸地,錦雲對家裏的事不敢多管、不敢多問,就連丈夫有了其他女人,她也不得不裝聾作啞。最後,在周晴的鼓勵和支持下,錦雲終于做出了自己的選擇,她離開了讓自己痛苦的江家,去尋找自己的幸福。

鎖夢樓

綠香 | 蔡蝶

錦雲的陪嫁丫鬟,愛慕達天,狡詐狠毒,為了向上爬,不惜謀害主母。為了能和達天在一起,綠香經常暗地裏挑撥錦雲和達天的關系,利用陰險的手段當上達天的妾室後,更加猖狂放肆,害的錦雲流產,卻始終得不到達天一點一滴的感情。多行不益必自斃,最後,瘋狂的綠香不僅害死了達天,也害死了自己。

鎖夢樓

姨娘 | 趙越

江家已過世的姥爺的妾室,達海生母,以大太太馬首是瞻,十分懼怕大太太。當年,姨娘與人通奸,生下達海,被在外做生意的江家老爺知道,江家老爺本想趕回家處死姨娘,不料卻意外身亡。大太太為了江家顏面將姨娘通奸之事隱瞞了下來,將達海當做江家的子孫。姨娘為了保住自己和達海在江家的榮華富貴,隻有對大太太唯命是從。周晴嫁入江家後,因嫌棄周晴是貧家女,對周晴十分苛刻,甚至污蔑周晴,達海處處維護周晴,讓姨娘十分生氣。

鎖夢樓

江心蓮 | 張娜

江家三小姐,有著少女的天真、可愛。心蓮雖然生活在一個封建保守的家庭中,卻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面對母親安排的婚姻,她鼓起勇氣反抗,最終,終于和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

鎖夢樓

劉和謙 | 沈泰

周晴的同事兼好友,劉家茶庄的少爺。劉和謙雖然是大戶人家的子弟,卻並不驕縱,當初和周晴一同救下金鳳。起初,劉和謙被達海誤認為是周晴的男朋友,但劉和謙卻對心蓮一見鍾情。無奈心蓮生活在一個封建腐朽的家庭中,二人的愛情不被江母認可,劉和謙決定拋棄一切,同心蓮私奔,最後,江母終于同意二人戀愛。

演職員表

職員表

音樂原聲

歌曲名稱
作詞作曲演唱類型
《人間》江淑娜孫藝澄江淑娜、謝祖武片頭曲
《鎖夢》江淑娜、孫藝澄孫藝澄江淑娜片尾曲

幕後花絮

江淑娜為苦角減肥

經過一個多月的緊張拍攝後,江淑娜得到幾天的假期,在進行身體上的休整之外,嘴巴也不得閒的她,回到劇組後,被胡意涓導演顯微鏡般的眼睛看出發福。江淑娜說:確實胖了一點,為了配合錦雲的"苦",她邊拍戲邊鍛煉,得空蹬蹬腳踏車,累卻也身心舒暢。

橫店進入了悶熱難耐的高溫時節,每天氣溫都在35度左右,夜晚又逢蚊蟲肆虐,為了不影響拍攝進度,《鎖夢樓》劇組依然酷暑趕拍,演員身著長衣長衫十分辛苦。

高溫酷暑 演員汗流浹背

5月的橫店持續高溫,而馬雅舒和謝祖武的感情對手戲頗多,其中還有不少大場面爭執離別的戲份,眾多人拉扯在一起,演起來非常耗精力和體力。為了配合劇情需要,演員們都穿著長衣長衫,天熱,他們很難不出汗,汗水浸透衣襟。謝祖武說穿著厚厚的年代戲服拍戲,經常拍著拍著,汗水從額頭直接滑到鼻子尖上。有時會把周圍人逗笑。

天氣潮濕 蚊蟲肆虐

除了凶狠的太陽,南方大量的降水,濕氣重,使橫店的夜晚蚊患處處,不勝其擾,飾演劇中"和謙"的沈泰表示苦不堪言,每天都和蚊蟲戰鬥,卻均以失敗告終,拍攝現場燃點大量蚊香來驅趕蚊蟲,雖然拍攝困難重重又辛苦,但過程十分開心。

劇集評價

《鎖夢樓》匯集了趙越、史可、謝祖武、楊蓉等眾多明星,在湖南、上海、天津、台灣等多地播出時,贏得了不俗的收視佳績及口碑,衛視熱播時該劇的收視再度攀升。該劇以女人的視角,將親情、愛情、家族鬥爭等多重關系交織在一起,劇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戲裏知名女星趙越變身"野蠻婆婆",與兒媳婦上演了一場沒有硝煙的"婆媳大戰"。

該劇可謂是集結了形形色色的矛盾,大有將矛盾無限升級的勢頭,其中趙越、楊蓉這對婆媳之間將會展開一場沒有硝煙的精彩戰爭。相較于《娘家的故事2》裏面的強勢婆婆,道出家族內部的各種矛盾沖突。 (網易)

豪門的恩怨是非,外人向來無從理解,對于成群結對想嫁人豪門的女人們,他們也自有一套甄選標準。這一切,在《鎖夢樓》裏自然也不例外。主人公歷經千辛萬苦後修成正果,"達海"的行動完全體現了"金錢誠可貴,愛情價更高"的精髓。 (網易)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