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炳昌

鍾炳昌

鍾炳昌(1915年-),中國少將,曾任晉察冀軍區分區政委、旅政委、師政委、軍政治部主任。建國後,任建築材料工業部政治部主任、四川省革委會常委,中國科學院政治部副主任、中國科學院副秘書長。曾獲三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 出生地
    江西省贛州市興國縣樟木鄉塘埠村
  • 主要作品
  • 別    稱
  • 所處時代
    抗日戰爭
  • 本    名
    鍾炳昌
  • 民族族群
    漢族
  • 主要成就
    鍾炳昌在半個世紀的戎馬生涯中,身經百戰,出生入死。
  • 去世時間
  • 出生時間
    1915年

生平簡介

鍾炳昌(1915~)男,江西省贛州市興國縣樟木鄉塘埠村人。出身貧苦,青少年時就意志堅強,向往革命。1932年參加了中國工農紅軍,歷任紅一軍團後方醫院看護班代、幹事、副政治指導員政治指導員,紅一軍團供給部、司令部副政治指導員。參加了中央蘇區第四、五次反"圍剿"戰爭。1934年10月隨中央主力紅軍長征。他隨紅一軍團後方醫院沖破敵人四道封鎖線,行軍打仗,照顧病人,抬送傷員,日夜兼程,不怕犧牲。遵義會議後,部隊到達雲貴邊境,遭敵機狂轟濫炸,鍾炳昌在搶救傷員時負傷。他始終咬緊牙關,忍住疼痛,拄著拐杖,勇往向前,翻雪山、過草地,終于到達陝北。他堅強的精神支柱就是:跟著共產黨走,革命到底。抗日戰爭時期歷任八路軍一一五師新兵營第三連政治指導員。在艱苦復雜的環境中他率領所屬部隊機智勇敢地打擊日寇,為鞏固和發展晉察冀抗日根據地作出了貢獻。解放戰爭時期,先後任晉察冀軍區第三軍分區政治部主任、第四軍分區政治委員,熱河縱隊組織部部長,晉察冀野戰軍第一縱隊獨立第二旅政治委員,華東第二十兵團六十六軍一九七師政治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政治部主任、政治委員,國家建築材料工業部政治部主任,四川省基本建設委員會主任,中國科學院副秘書長、政治部副主任,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駐中國科學院紀檢組組長。"文化大革命"期間,鍾炳昌受到"四人幫"排擠,分配到四川省任建委主任。他努力排除極"左"思潮的幹擾,為國防"大三線"的建設殫精竭慮,作出了重要貢獻。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八一勛章、獨立自由勛章、解放勛章。

鍾炳昌鍾炳昌

歷任職務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

任紅一軍團後方醫院看護班代、幹事、副政治指導員、政治指導員,紅一軍團供給部、司令部副政治指導員。參加了長征。

抗日戰爭時期

任八路軍一一五師新兵營第三連政治指導員,晉察軍區第四軍分區支隊、大隊政治處主任、政治委員,第九區隊政治委員,第三十五團政治委員。

解放戰爭時期

晉察冀軍區第三軍分區政治部主任,熱河縱隊組織部部長,晉察冀野戰軍第一縱隊獨立軍二旅政治部主任,熱河縱隊組織部部長,晉察冀野戰軍第一縱隊獨立軍二旅政治委員,華北第二十兵團六十六軍一九七師政治委員。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

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政治部主任、軍政治委員,建築材料工業部政治部主任,四川省基本建設委員會主任,中國科學院副秘書長、政治部副主任。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

勛章

曾獲三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經歷

1932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3年轉入中國共產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紅一軍團後方醫院看護班代、副政治指導員、政治指導員。紅一軍團供給部司令部副政治指導員。參加了長征。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一一五師新兵營第三連政治指導員,晉察冀軍區第四軍分區支隊、大隊政治處主任、政治委員,第九區隊政治委員,第三十五團政治委員。解放戰爭時期,任晉察冀軍區第三軍分區政治部主任,第四軍分區政治委員,熱河縱隊組織部部長,晉察冀野戰軍第一縱隊獨立第二旅政治委員,華北軍區第二十兵團六十六軍一九六師政治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政治部主任,軍政治委員,中紀委駐中國科學院紀檢組組長。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八一勛章、獨立自由勛章、解放勛章。

鍾炳昌在半個世紀的戎馬生涯中,身經百戰,出生入死。每當談起那充滿傳奇彩的戰鬥經歷時,總能聽他發自肺腑的一句話:"跟著黨走,革命到底!"

1934~1935

1934年10月,擔任紅一軍團供給部副政治指導員的鍾炳昌,在經歷了第四次、第五次反"圍剿"後,隨紅一軍團後方醫院從于都出發,開始了舉世聞名的二萬五千裏長征。紅軍在贛粵、湘粵、湘桂邊境突破敵人四道封鎖線,突破湘江的戰鬥打得異常激烈,紅軍戰士英勇頑強,損失了四萬多人。那時,鍾炳昌才19歲,行軍打仗,照顧病人,抬送傷員,日夜兼程,真是又苦又累。行軍中隻要聽到一聲喊"原地不動,休息。"他就能站在那兒睡著了。但不管多苦多累,他總能克服常人難以想象的困苦,發揚階級友愛和互相幫助的精神,照顧傷員,一起前進。

老大娘救了他一條命

1935年1月遵義會議後的某一天,部隊到達雲貴邊境其地,忽然,遭遇空襲,狂妄的敵機竟然超低空地轟炸和掃射,一顆炸彈在鍾炳昌身後不遠處爆炸了,為了撲救傷員,他倒在血泊中,頓時昏迷過去。經過及時搶救,總算從死神手中奪回生命。但由于傷勢過重,部隊領導人想讓他留下來。那時鍾炳昌年輕,更多的道理說不出來,但他有一個不可動搖的信念,那就是一定要跟著黨,跟著大部隊,不怕死,不掉隊,革命到底。

他咬緊牙關,忍住疼痛,拄著拐杖一拐一跛地往前趕。每一步都忍耐鑽心的疼痛,每一步都滾下豆大的汗珠,一步步留下的是歪斜的腳印,一步步映出的是堅定的決心。他一往無前地行進著,盡管同志們給了他最大的幫助,但因為傷勢過重,他還是無可奈何地從前面的部隊,漸漸落到後面的部隊,落到那個部隊就吃在那個部隊,努力跟上新的部隊。但劇烈的疼痛,還是將他無情地拉扯下來,他逐漸地遠離了最後的部隊。為了拼命追趕部隊,他極度疲憊,終于體力不支,眼前一黑,一個踉蹌,重重跌倒,昏厥過去……也不知過了多久,鍾炳昌隻覺得身上像有千百枚鋼針猛扎一般疼痛。他極力掙開雙眼一看:一位老大娘正小心翼翼地蘸著鹽水,給他擦洗傷口。原來是這位貴州老大娘救了他。鍾炳昌深深地感謝老大娘,但表示還要繼續追趕大部隊。大娘說:部隊已經走遠了,你傷成這個樣子也無法趕路。鍾炳昌堅決地說:就是走到天邊,也要追上大部隊。他掙扎了幾次都沒有站起來,汗珠從臉上滾落下來。好不容易搖搖晃晃勉強站起來,可剛一邁步就重重跌倒了。老大娘含著熱淚,心疼地扶起他,苦口婆心勸他養好傷再走。鍾炳昌也確實感到心有餘而力不足,萬般無奈隻好暫時留下來養傷。那時節,王家烈軍閥部隊和地方反動民團,經常像餓虎一樣,在這一帶山上搜尋紅軍傷病員和長征失散人員,一旦發現操不同口音的陌生人,立即逮捕殺害。為了不連累老大娘,鍾炳昌躲在屋後極為隱蔽的一個山洞裏,身不能動,但心卻時時想著部隊,晚上總做夢趕上了大部隊,樂醒了一看,還是黑漆漆的山洞。他一邊養傷,一邊積極準備上路,並讓老大娘多方探聽紅軍的訊息。

有一天,老大娘興奮地告訴鍾炳昌:紅軍又回來了。原來,為了甩掉蔣介石數十萬大軍的圍追堵截,中央紅軍在毛主席的領導下,四渡赤水,和敵人虛與周旋,來回兜圈子,又轉回到此地。鍾炳昌革命到底的堅定信念,使他絕處逢生。他緊緊握住老大娘的手,深情地與她道別,並把部隊留給他的銀元,盡數交給了老大娘,謝絕了老大娘一再的挽留,義無反顧地踏上了崎嶇的山道,拄著棍子一拐一跛地去追趕部隊。老大娘站在山坡上,為他送行,一直走了很遠,鍾炳昌回頭看時,還隱隱約約地看到老人家高高地站在山坡上,目送他遠行。他感動得熱淚盈眶,強忍著不讓眼淚滾落下來,他知道自己肩負著老百姓對子弟兵最淳樸最真摯的感情和希望。在以後幾十年的戰鬥生涯中,他腦海裏時時浮現出老大娘的眼神和身影,就像一股無形的力量,催促著他不停步地跟著革命隊伍向前……鍾炳昌終于趕上中央紅軍,再次踏上了艱苦卓絕的長征之路。

爬雪山

當他們的部隊通過了瀘定橋後又走了幾天,就要準備翻越大雪山――夾金山。這時,唯一能作的準備就是找根棍子和找點御寒的衣服。夾金山終年被皚皚的白雪覆蓋著,沒有人跡。風很大,像狼一樣呼嘯著,凜冽的寒風,裹挾著漫天的雪花,肆無忌憚地撲面而來,像肆虐的利爪,劃刺在臉上,撕扯在身上。路很滑,空氣稀薄缺氧,呼吸困難,每走一步都很艱難。有時走一步要退兩步,真想坐下來歇歇。但鼓動隊的宣傳員們拼命告誡大家,千萬不能停下來,千萬不能坐下休息。鍾炳昌親眼看到有人坐下去,就再也沒有站起來。他走不動了,但他明白決不能停下來,絕不能掉隊,無論如何也要堅持走,他沒有棉衣,隻有三層單衣,在極度的寒冷中,瑟瑟發抖,但他的心是熱的,他隻有一個信念,就是慢,也決不停下來,死也跟上。頑強的毅力,堅定的信念在皚皚的白雪上升華,終于支撐他翻越了大雪山。

爬過雪山到了懋功,中央紅軍與紅四方面軍會合,進入川西北少數民族地區。經過夢筆山、長板山、打鼓山就到了毛爾蓋,休整一段時間,準備過草地。這個地區是藏旅地區,人口稀少,糧食缺乏,紅軍有好幾萬人,因而籌糧十分困難,多數部隊過草地,帶的幹糧都不足。鍾炳昌幹糧吃完了,就吃野菜,挖草根。最後實在沒有吃的,就隻有忍飢挨餓。

過草地

草地的氣候變幻莫測,一會兒陽光燦爛,一會兒烏雲密布,瓢潑大雨說來就來。夜宿露營,地是濕的,又凍又餓。有個戰友,晚上睡覺時還是好好的,第二天早上叫不醒,一摸身子,早就冰涼了。

草地大部分是長滿水草的沼澤地,草底下是終年積水,河溝交錯,泥潭莫測,走路要踏著草根走,踏著先頭部隊的路標和腳印走,否則一腳踏錯,餡進泥潭就爬不出來。多少革命將士,就長眠在草地上。就在快走出草地時,遇到一大片沼澤地,粗看是幹實的地,一腳踏去,卻是爛泥潭,非常危險。一位炊事班的老班代為了搶救戰友,自己一腳踏空,泥漿一下子就淹到胸間,沒等戰友們反應過來,泥漿已沒到頭部,老班代沖著戰友們喊出最後的囑托:要跟上,別掉隊……這話一直激蕩在鍾炳昌的心中。

在"文化大革命"中

"文化大革命"期間,鍾炳昌和許多老幹部一樣受到"四人幫"排擠,被分到四川。他就住在已被紅衛兵非法抓到北京去的彭老總的舊居裏。彭老總是他深深敬仰的老前輩。在朝鮮戰場上,彭老總是志願軍的司令員,鍾炳昌是志願軍的一員,在彭老總的領導下,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彭大將軍橫刀躍馬,剛直不阿,在危難時對革命堅定不移的信念,深深地激勵著鍾炳昌。如今人去樓空,睹物思情,更增強了他戰勝"四人幫"、革命到底的決心。他那時任四川省建委主任,努力排除極左思潮的幹擾,為"大三線"的建設殫精竭慮。他鑽山溝,下工地,看廠址,察工程,風塵僕僕地奔波著。有一次,他的車正開到山腳下,爆破安全員失職,沒有看到,竟下達了炸石開山的命令,頓時天崩地裂,亂石飛空。司機一下子撲到他身上,打算用身體保護首長。鍾炳昌不愧為身經百戰的將軍,他臨危不亂,鎮定地大聲喊道:"快開車,沖過去!"司機加足了油門,轟的一聲,車子像離弦的箭沖了出去,在汽車剛剛離開的地方,炸飛的亂石,劈天蓋地地壓下來……老將軍撣撣身上的灰塵,一揚手,平靜地說道:"繼續走"。經過長征的老戰士,世上還有什麽樣的困難和危險能夠阻擋他們!鍾炳昌作為一名老兵,在那些被扭曲的日子裏,在那個黨和國家十分艱難的歲月裏,他沒有停頓下來,他想的是祖國的建設,關註的是國家的命運。

文革之後

"四人幫"終于被歷史的洪流淹沒了,鍾炳昌也獲得解放。他懷著深深的敬意,告別彭老總的舊居,回到了北京,繼續他跟著黨走,革命到底的新的奮鬥歷程。

談起往事,老將軍總是感慨萬端。他常常提起那些為締造新中國而犧牲的戰友和為革命勝利做出貢獻的老百姓,尤其是那些和他一起從興國參軍而犧牲的戰友。他說,比起那些犧牲的同志,我們真是太幸運了,一想到他們,就感到生活十分滿足,就感到責任重大。因此,他從來都是兢兢業業地工作,不求索取。無論在什麽崗位上,無論走到那裏,人們都會從他身上看到老紅軍的本色。正是這種沉甸甸的責任感和戰友們視死如歸革命到底的精神鼓舞著他,在漫漫征程上勇往直前。

"跟著黨走,革命到底!"這樸實無華,然而卻擲地有聲的誓言,既是鍾炳昌在幾十年風風雨雨的考驗中所懷抱的堅定的信念,也是他在幾十年披荊斬棘的征程中所付諸的無悔的實踐。

相關圖書

圖書作者

作 者:張永平 ,

基本信息

書 名:百戰將星鍾炳昌少將

中國人民解放軍百戰將星叢書

出 版 社:解放軍文藝出版社

I S B N :7503319534

書籍類型:中國文學- 報告文學

出版時間:2006-08-01

內容簡介

他是英勇的中國工農紅軍的一員,爬過雪山、走過草地、東征西進。他參加過平型關大戰、百團大戰,參加過護秋戰役、解放石家庄和平津戰役。他是從軍隊選派到地方工作的骨幹。他經歷了國內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和社會主義建設與改革開放等不同的歷史時期,用自己的行動為黨和人民的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他的人生坎坷而壯麗,尤其是兩次成功地戰勝癌症也同樣是他人生中的奇跡。他就是我軍功勛卓著的高級將領之一鍾炳昌少將。 勝敵的戎馬生涯,抗癌的生命之路,傳奇、堅韌、質樸、豁達,詮釋百戰人生!本書以豐富翔實的史料和生動細致的描繪再現了鍾炳昌少將一生富有傳奇色彩的革命經歷,同時也表現了鍾炳昌少將抗癌以及生活的各個方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