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文法

鍾文法

鍾文法(1914-2001),江西興國縣傑村鄉人。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參加了長征。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解放軍師政治委員、軍政治部副主任、主任,武漢軍區幹部部部長,武漢軍區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副政治委員,中共武漢軍區黨委常委、紀律檢查委員會副書記。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88年榮獲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委員

  • 出生地
    江西
  • 職業
    軍人
  • 國籍
    中國
  • 民族

主要經歷

鍾文法(1914-),江西省興國縣傑村鄉人。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3年由團轉入中國共產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紅九軍團第三師八團青年幹事、連政治指導員,紅三十二軍第九十四師營政治指導員,軍政治部青年科科長。參加了長征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一二O師三五九旅七一八團指導員、教導員,八路軍留守兵團騎兵團副政治委員,三八五旅政治部組織科副科長、科長。解放戰爭時期,任冀東軍區政治組織部副部長,獨立十旅政治部主任,東北野戰軍第九縱隊三十五師副政治委員,第十一縱隊三十三師政治委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解放軍師政治委員、軍政治部副主任、主任,武漢軍區幹部部部長,武漢軍區政治部副主任、主任、副政治委員,中共武漢軍區黨委常委、紀律檢查委員會副書記。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88年榮獲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委員。

換槍四回

鍾文法鍾文法

鍾文法出生于傑村鄉一戶貧苦農家,從小就勇敢倔強,儼然是村裏的孩子王。紅軍來到興國縣,他帶著小伙伴們組織了兒童團,手持紅纓槍站崗放哨,幹得很歡快,但他更渴望參加紅軍,肩上扛一支真正的好槍。

1930年10月,鍾文法扛著梭鏢參加贛南紅軍獨立師後,換了一桿叫“土來福”的鳥銃。他扛在肩上,紅軍不像紅軍,獵手不像獵手,心裏很別扭。連長告訴他:“要好槍,得到敵人那裏奪!”鍾文法暗暗下了決心,要在戰鬥中繳獲一支好槍。

鍾文法第一次參戰,是伏擊靖衛團。戰鬥一打響,狡猾的靖衛團掉頭就逃。鍾文法一看急了,不追上去就繳不到槍。他繳槍心切,拔腿猛追,心裏隻有一個念頭,無論如何要繳到敵人的槍。他追過了一座山,才繳回一桿土豪們自造的“單響槍”。回來後班代批評他莽撞,他卻摟著搶美滋滋地笑。

鍾文法的單響槍隻有一顆子彈,他舍不得開槍,因為打完了這發子彈,這槍就成了一根燒火棍了。第二次反“圍剿”,獨立師晚上去騷擾敵人,夜襲興國城郊的竹壩村。鍾文法個小機靈,越窗入室,從敵人床頭搶了一支全新的“漢陽造”步槍,彈倉裏壓著5顆子彈。可惜人矮,背起來,槍托直打腳後跟,扛著行軍打仗很吃力。第三次反“圍剿”,在蓮塘打了一個大勝仗,他又繳到一支小馬槍,背起來不長不短,不輕不重正合適。他帶足150發子彈,掛著6顆手榴彈,成了一個威風凜凜的小紅軍。他當紅軍半年,換槍四回,心裏有說不出的高興。

夜渡黃河

天險黃河,自古不夜渡。可是,膽大藝高的鍾文法等抗日戰士,硬是打破了這古老的神話。

(圖)鍾文法(圖)鍾文法

1938年底,國民黨失守太原城。日寇長驅直入,直抵黃河,覬覦延安。當時八路軍主力已穿插敵後,三五九旅奉命駐防綏德,保衛黃河,任連指導員的鍾文法,率部設防吳堡。吳堡河對岸的山西柳林鎮,盤踞著日寇一個中隊,在八路軍眼皮底下奸淫燒殺。更為可恨的是,日寇在黃河東岸築了一座高高的炮樓,架了一門山炮,八路軍略有動靜,就開炮欺侮。八路軍戰士們發牢騷說:“打鬼子打鬼子,這下成了鬼子打!”

鍾文法已在戰火中熏陶了近10年,像山鷹一樣勇猛沉靜。他忍受不了日寇的欺辱,醞釀出一個冒險的作戰計畫:夜渡黃河,出其不意,端掉炮樓。

吳堡的十幾個船工,聚在八路軍連部開會,一說要渡河作戰,個個喜形于色;但一聽說要夜渡黃河,個個又目瞪口呆,因為還沒有人冒過這個險。

鍾文法出語驚人:“為了打鬼子,八路軍刀山敢上,火海敢闖,就是要敢于走別人未走過的路!”一番話,船工們肅然起敬。一位老船工站起來慨然說:“為了打鬼子,鬼門關也要闖一闖。”船工們紛紛贊成。

當夜,鍾文法親率30名戰士,一律佩帶短槍大刀、四顆手榴彈,分乘10艘羊皮筏子,駛入黃河。

筏子在黑暗中顛簸搖晃,船工們使出渾身解數,與急流搏擊著。鍾文法和戰士們的衣服很快就被浪頭打濕了。他閉著眼睛,抓緊筏子,把生命置之度外。靠岸後,船工都累得癱倒了。

鍾文法在岸邊聯絡了半小時,把陸續登岸的戰士們集合在一起,竟然不少一人。他率領大家向敵人炮樓摸去。

驕橫跋扈的日寇躲在炮樓裏睡大覺,做夢也沒有想到八路軍有這樣的虎膽,敢于夜渡黃河。

鍾文法命令戰士們用集束手榴彈炸開大門,一擁而入。沖到敵人床頭,摸到睡覺的就砍。轉眼間,一個小隊的十幾個鬼子全部報銷,八路軍無一傷亡。

羊皮筏子載不動大炮,隻好把它毀了。炮樓點燃後映紅了半邊天,鎮裏的日寇趕來時,鍾文法已率戰士們踏上歸途,消失在茫茫波濤之間。

日軍丟了大炮和炮樓,不敢久留,灰溜溜地從柳林鎮逃走了。鍾文法夜渡黃河建奇功,不久晉升為營教導員。

攻克翠微

電影《翠崗紅旗》是反映解放軍一四四師在1949年9月強攻寧都翠微峰的故事。鍾文法當時就是一四四師的政委。

(圖)鍾文法(圖)鍾文法

翠微峰位于寧都縣城東約5公裏,一馬平川的原野上幾座石峰突兀而起,進門一道峽谷名叫“一線天”,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內有一窟天然岩洞,洞內廟宇房舍儼然,可容納上千人。翠微主峰,狀若棒槌,拔地而起,俯瞰眾山,僅在絕壁中有一道裂縫,可容一人攀援而上。蘇區時期,紅軍曾圍攻此峰三年,山上民團,因彈盡糧絕才下山交槍投降。

1949年8月,國民黨江西第八專區豫章山綏靖司令、中將黃鎮中,拉起數千名匪兵竄入翠微峰,等待國民黨反攻。

解放軍第四野戰軍司令員林彪蘇區時曾指揮攻打過翠微峰,他對能否立即打下翠微峰心有疑慮,指示說:“翠微峰不好打,我們可以再圍它三年。”

黃鎮中氣焰囂強,解放軍佔領寧都城,他經常派小股匪徙下山騷擾,屠殺革命幹部。面對這股凶頑殘匪,一四四師官兵義憤填膺。在師黨委會上,鍾文法毅然提出:“攻下翠微峰,迎接新中國”的構想,得到大家的贊同。會後,他和師長張書祥親到武漢向中南軍區請戰,立下軍令狀:三個月內攻克翠微峰,並從友軍請來一個炮團支援。

包圍翠微峰後,一四四師一方面對敵人採取政治攻勢,組織敵官兵家屬指名道姓地向山上喊話。另一方面,又逐步掃清外圍,著手準備強攻方案。

9月23日清晨6時半,總攻一開始,鍾文法就命令炮團打掉峰頂上一座塔。因為黃鎮中很迷信,塔一倒,山上守敵就斷了精神支柱,惶恐不安。

接著,又採取正面佯攻戰術,引敵註意力在山前,掩護迂回部隊五路進兵,攀藤附葛,征服懸崖,直搗敵人的大本營金精洞。迂回部隊打響後,山前敵人陣腳大亂。解放軍立即變佯攻為強攻,兩面夾擊,經過9個多小時戰鬥,活捉匪首黃鎮中,生俘匪兵千餘人,贏得了“江南勝利第一仗”。四野、中南軍區通令嘉獎一四四師,稱他們為迎接新中國誕生,獻上了一份厚禮,攻佔翠微峰後,鍾文法高興地和夫人于志強在峰頂攝影留念,紀念他扛槍生涯的最後一個大勝仗。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