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國楚

鍾國楚

鍾國楚,江西省興國縣埠頭鄉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上海警備區副司令員,安徽省軍區、江蘇省軍區政委,中共江蘇省委書記,南京軍區顧問,江蘇省第五、六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是中共九大代表,第四、五屆全國人大代表。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和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 中文名稱
    鍾國楚
  • 國籍
    中國
  • 民族
  • 出生地
    江西興國
  • 出生日期
    1912年11月
  • 逝世日期
    1996年4月30日
  • 職業
    軍人
  • 畢業院校
    南京軍事學院速成系

人物簡介

鍾國楚(1912.11~1996.4.30)男,江西省贛州市興國縣埠頭鄉垓上村人。出生于農家。1930年春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同年5月參加中國工農紅軍,8月由團轉入中國共產黨。歷任興國縣龍沙區遊擊連支部書記,中共福建省泰寧縣溪口區委書記,泰寧縣委組織部部長,閩贛軍區獨立十八團政治委員,閩西南軍區獨立八團副政治委員兼政治處主任。先後參加了中央蘇區反"圍剿"戰爭和閩贛邊三年遊擊戰爭。1935年春,鍾國楚率領樟平遊擊隊在豬仔壩與敵戰鬥時,因受傷一時說不出話來,寫了幾個字就暈過去了,兩個戰士把他抬到九州山臨時醫院,摸摸他鼻子沒氣,以為他犧牲了。小戰士在大山裏轉了二十多天才追上部隊,向部隊報告鍾國楚已犧牲,部隊在永春大山的一座破廟裏為鍾國楚舉行了追悼會。誰知,鍾國楚並沒有死,經過二十多天治療後初步痊愈,便偷偷離開醫院,追趕部隊,當他在破廟找到部隊時,部隊正在為他舉行追悼會。頭戴雨笠、衣著破爛的鍾國楚也站在隊伍的後面參加自己的追悼會。這是鍾國楚戒馬生涯中的一段傳奇經歷。抗日戰爭時期,歷任新四軍第二支隊三團政治處主任、政治部組織科科長、四團政治委員,新四軍第六師十六旅代政治委員、旅長,蘇浙軍區第一軍分區司令員,蘇中軍區第二軍分區司令員。是新四軍第一次黨代表大會代表。他先後參加過金壇、黃甲、溧水、李家和黃金山等蘇南反"清鄉"戰鬥。塘馬戰鬥後,在部隊遭受嚴重挫折的情況下,鍾國楚被任命為十六旅代政治委員,他積極做好部隊的思想穩定工作,發展壯大武裝力量,使十六旅重振雄風,為恢復橫山地區的抗日鬥爭,鞏固茅山根據地起到了重要作用。解放戰爭時期,歷任華中野戰軍第六師十六旅旅長,華東野戰軍特種兵縱隊參謀長、第六縱隊十八師師長,第三野戰軍二十六軍副軍長。他率部參加過淮海、渡江、松滬等重大戰役。在七戰七捷的蘇中戰役中,他靈活運用"集中優勢兵力,各個殲滅敵人"的戰略戰術,率領部隊參加了宣大攻堅戰、丁林戰鬥、分界阻擊戰、如黃路遭遇戰等戰鬥,共殲敵1萬餘人,改變了南線戰局。淮海戰役中,他指揮機智果斷,率部參加了圍殲黃伯韜兵團、阻擊李延年兵團北援的戰鬥,出色地完成任務。新中國成立後,任起義兵團四十七軍軍事代表。1950年6月入南京軍事學院高級速成系學習,後任二十三軍軍長。1952年8月率二十三軍參加抗美援朝戰爭。他善于運籌謀略,該軍先後與敵作戰109次,殲敵14833人,擊落擊傷敵機4334架。《人民日報》曾以《給艾森豪威爾上台的一棍》為題的署名文章,慶賀該軍的重大勝利。1956年11月任中國人民志願軍十九兵團參謀長。榮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一級自由獨立勛章。歸國後,歷任二十七軍軍長,上海警備區副司令員,安徽省軍區副司令員、第二政治委員,江蘇省軍區第二政治委員兼江蘇生產建設兵團第二政治委員,南京軍區顧問。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一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1988年被授予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是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第四屆、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曾任中共江蘇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1996年4月30日在南京逝世,享年84歲。

鍾國楚鍾國楚

生平經歷

參加革命

1930年春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同年5月參加工農紅軍,8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土地革命時期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歷任興國縣冷沙區遊擊連支部書記、區委書記、縣委組織部部長、閩贛軍區獨立18團大隊政委、閩西南軍區獨立8團副政委兼政治處主任。堅持了南方三年遊擊戰爭。

抗日戰爭時期

抗日戰爭時期,閩西、閩贛邊遊擊部隊組成新四軍2支隊3團,鍾國楚任3團政治處主任,後任2支隊政治部組織科科長、4團政委,6師16旅46團政委、16旅代政委、1師16旅旅長、2師5旅副旅長、蘇浙軍區蘇南一軍分區司令員。鍾國楚經歷了皖南事變。

1943年,16旅在江渭清鍾國楚指揮下,採用敵進我進的戰略,尾敵南進,解放了高淳的安興、漆橋地區,並發起溧高戰役,攻克東流、新橋和漆橋地區,為新四軍繼續向南發展提供了前進基地,當時延安《解放日報》在頭版作了報道。

解放戰爭時期

解放戰爭時期,鍾國楚歷任華中野戰軍6師16旅旅長、華東野戰軍特種兵縱隊參謀長、6縱18師師長,第三野戰軍26軍副軍長。解放後,任起義兵團47軍軍事代表。

抗美援朝

1952年,鍾國楚任志願軍23軍軍長,率23軍入朝作戰,23軍在朝鮮戰爭中最出名的戰鬥是1953年7月進行的石峴洞北山進攻與反復爭奪戰鬥,23軍200團的4個連、199團的6個連、201團的2個營和96門火炮和19輛坦克,全殲北山守敵美7師近3個連,而後與美7師的4個營反復爭奪北山6個晝夜,鞏固了陣地,斃傷俘敵3507人。鍾國楚後任志願軍19兵團參謀長,榮獲朝鮮二級國旗勛章、一級自由獨立勛章。

和平時期

從朝鮮回國後,鍾國楚任27軍軍長、上海警備區副司令員、安徽省軍區副司令員、1969年任安徽省軍區第二政委,後擔任江蘇省軍區第二政委兼江蘇生產建設兵團第二政委。1977年鍾國楚擔任江蘇省委書記。1979年到1988年任江蘇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

將軍軼事

鍾國楚:參加自己的追悼會

1935年春天,從福建永春山的一座破廟裏傳出了低沉而悲壯的《國際歌》聲,樟平遊擊隊正在為他們的政委鍾國楚同志舉行追悼大會。

鍾國楚塑像鍾國楚塑像

此時,有個人正在大山中穿行。他身著一件破爛的衣衫,腰上系一條褪了色的藍腰帶,一頂爛雨笠遮住了大半個臉,手中握一把大砍刀,肩上扛著纏著藤索的禾杠,看打扮,活像一個樵夫。他在大山密林中已經走了兩個晝夜,沒有找到遊擊隊的蹤跡。第3天,他在一座不知名的大山行走時,突然發現了一個新墳包,上面還擺了個由翠綠的松枝和野花編織的花圈。他走上前一看,隻見一塊舊案塊上寫著:鍾國楚同志之墓。這個人暗自一驚,這不是自己的名字嗎?自己活生生的,難道另外還有同名同姓的人死了?這時,一陣山風刮來,地上的紙灰被吹起,好似一群黑蝴蝶隨風飛舞。他因此判定送葬者離開的時間應該不長。他也顧不及多想,就順著剛被人踩出的小路疾步而去。走了一會兒,見不遠處有一座破廟,他想先到破廟裏歇歇腳再走吧。

"幹什麽的?"他剛要接近破廟,忽然在樹後閃出兩個荷槍實彈的哨兵,厲聲問道。鍾國楚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戰友,便說:"我是鍾國楚。"兩個戰士"啊"的一聲,端著槍倒退了兩步,以為見著鬼了,臉上滿是驚恐的表情。鍾國楚見此情況,聯想到剛才看到的墓碑,心裏明白了,原來戰士們以為他死了。他對兩個驚呆的戰士說:"你們不要怕,我沒有死。"說著他掀開鬥笠,露出頭。兩個戰士見站在他們面前的真是鍾政委,便趕忙跑上前去,和他握手,並告訴他,現在廟裏正在為他開追悼會。鍾國楚示意兩個戰士不必作聲,便向廟裏走去。他站在廟門口向裏一看,在正堂牆上寫著"鍾國楚同志追悼會"。殿堂內擠滿了人,大家都低著頭。支隊長站在正堂左角,宣布:"鍾國楚同志追悼會開始!"

鍾國楚看到這一情景,鼻子一酸,淚水奪眶而出。但他怕驚動了同志們,便站在了最後面。"全體肅立,脫帽,向鍾國楚同志靈位三鞠躬。一鞠躬。"支隊長行完第一個禮抬頭剛要說二鞠躬時,突然看到一個裝扮形似樵夫的人站在最後面,頭上還戴著破雨笠。他警惕地喝道:"什麽人?"

"自己人。"

支隊長一聽,覺得不大對勁,走上前去,問道:"你是幹什麽的?"

"趕來開追悼會的。"

支隊長拔出了槍,其他同志也警惕地操起了武器團團圍住了他。支隊長上前一步,把他頭上的雨笠一掀,隻見他面臉淚水。這不是鍾國楚政委嗎?支隊長驚訝得愣在那裏,好半天才說:"你……你……"

鍾國楚哽咽著說:"老伙計,我沒死。我活著回來了。"活脫脫的鍾國楚站在戰士們面前,一時間大家驚慌得手腳無措,其中有兩個戰士結結巴巴地說:"鍾政委,那天背你到醫院,你……確實……斷了氣,支隊長那裏還有你的遺書呢。"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支隊長追問。

"哈哈,你問我?我還要問你們呢。我不是好好的在這裏嗎。我那墳裏埋的是誰呀?"

"政委,我們都以為你犧牲了,不給你建個墓心裏不好受。于是我們給你建了個衣冠墓,沒想到你這個人又活著回來了。"一個戰士說。

"你是怎麽活過來的?快給大家講講吧!"支隊長催促著。

鍾國楚于是講起了他死裏逃生的經過:20多天前,鍾國楚帶領樟平遊擊隊,在福建豬仔壩打敵人的埋伏。戰鬥打得很激烈。在他躍上一個山埂時被飛來的一槍擊中了氣管,血如泉涌。兩個戰士趕忙沖上前把他抬下戰場。走到一處密林的時候,兩個戰士把鍾國楚放了下來。這時的鍾國楚已經不能說話了。他從衣袋裏摸出半截鉛筆。戰士們知道他要以筆代言,忙遞上紙片。他在紙上歪歪斜斜寫著:"我是興國埠頭人,死在福建豬仔壩。同志們要堅持戰……""鬥"字還未寫出他就暈過去了。兩個戰士忙把他抬到了九洲山的臨時醫院。一位小醫生摸了摸他的鼻子,搖搖頭,意思是沒救了。兩個戰士頓時淚如雨下,默默地站在鍾國楚身邊許久不願離開。最後還是醫生擔心兩個戰士追不上原部隊,催促著叫他們離開了。兩個戰士臨走時還再三囑托醫院,一定要將鍾政委埋葬好。

因為部隊已經打散,兩個戰士在大山中轉悠了20多天,也沒找到部隊。直到昨天兩個戰士才將鍾國楚的遺書交到支隊長手中。支隊長決定今天為鍾國楚舉行追悼會。

鍾國楚斷了氣的原因其實是被喉頭凝固的血塊堵住了氣管。那時,他可以說是死過去了。醫院見他沒有了呼吸,就把他搬上了擔架,派了兩個同志抬著他去掩埋地。這兩個人一路走得很快,道又崎嶇,這樣上下一顛,鍾國楚喉頭裏的血塊就從嘴裏滑了出來,被堵的氣管也重新暢通了。兩個同志見鍾國楚又活了過來,連忙又把他抬回了醫院。在醫院的精心治療下,鍾國楚逐漸恢復了健康。

鍾國楚時刻惦記著部隊,可是醫生覺得他還未痊愈,不讓他走。最後他還是偷偷地離開了醫院。經過兩天兩夜的奔波,他終于找到了遊擊隊,但他萬萬沒有想到卻在這裏碰上並參加了自己的追悼會。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