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人仿

鍾人仿

鍾人仿(1914-1975 )江西興國縣長岡鄉塘石村人。1929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2年轉入中國共產黨。曾任紅四軍師教導隊政委和團特派員、紅一軍團政治部保衛部部長。1934年隨中央紅軍參加長征。後任山西青年抗敵決死第二縱隊團長、中央軍委一局副局長、吉林軍區副參謀長、東北軍區獨立第六師政委。建國後,任東北軍裝甲兵副政委和政委。解放軍裝甲兵參謀長和副司令員。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1975年在北京逝世。

  • 中文名稱
    鍾人仿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江西
  • 出生日期
    1914年
  • 逝世日期
    1975年
  • 職業
    軍人

人物簡介

鍾人仿(1914~1975)男,江西贛州市興國縣長岡鄉塘石村人。出生于貧寒農家。父親早逝,他和母親、妹妹相依為命。1929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不久,任共青團鼎龍區委宣傳委員。1930年,受組織派送,到中共贛西南特委在永陽鎮開辦的中國工農紅軍學校學習,畢業後,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2年由團轉入中國共產黨。歷任紅四軍第十一師三十一團政治處宣傳員、技術書記、連政治指導員、師教導隊政治委員、團特派員,紅一軍團保衛局執行科科長、執行部部長、保衛局代局長、軍團政治部保衛部部長。參加了中央蘇區第一至第五次反"圍剿"戰爭。1934年10月,中央蘇區西線戰場高興戰鬥結束後,鍾人仿隨隊開赴于都集合,最後一次路過家門,由于戰事緊急,他隻好朝村子深深三鞠躬,表示對母親、對鄉村的告別,便跟隨中央主力紅軍踏上長征之路。1934年10月,中央紅軍踏上漫漫長征路。時任紅一方面軍第一軍團保衛局執行部部長的鍾人仿,被派往稱作開路先鋒的第一軍團二師負責保衛和戰鬥督察工作。血戰湘江時,他和二師五團的指戰員一起阻擊全州之敵,與數倍于己的敵軍奮戰7天6夜,掩護"紅星"、"紅章"兩個中央縱隊順利渡過了湘江。遵義會議開後不久,中央紅軍從遵義出發北進。4月21日,紅五團襲擊了駐安龍縣的敵人。次日晨,前衛到達興義縣境的豬場,正逢中央縱隊通過。由于道路狹小,隻能一路通行。突然,幾架敵機出現在上空盤旋,不一會右後側傳來隱約的槍聲。通信員氣喘吁吁地跑來報告,薛岳部隊長途奔襲,已出現在我軍前進的側翼,軍團首長命令5團抗擊敵人,掩護中央縱隊安全通過。團政委賴傳珠迅速命令一營搶佔東北面製高點,擋住敵人。鍾人仿提出,這一仗是保衛黨中央縱隊的戰鬥,他要親自到一營去督戰參戰。說完便和一營長帶著隊伍,像猛虎一樣飛上了東北面的製高點。他們剛上去,戰鬥就打響了。一營陣地逐步壓縮,情況越來越嚴重。這時,鍾人仿利用抗擊沖鋒間隙,進行戰地動員。在鍾人仿的鼓動下,一營指戰員群情激奮,立下了"人在戰地在"的錚錚誓言。敵人又發起了新一輪沖鋒,不惜一切代價爭搶高地。然而,一營猶如大海中屹立不動的礁石,任憑洶涌海浪的沖擊。當鍾人仿拿來起望遠鏡,看到遠處升起了裊裊青煙,這是中央縱隊已經通過山溝的信號,他向營長建議,邊打邊撤,向主陣地轉移。此時,我軍主陣地暴露在東北面敵人的火力威脅下,如果不堅決把敵人壓下去,敵人必定會跟蹤上來。中央縱隊雖然過了山溝,但道窄,人馬多,行進速度快不了,如果不再拖住敵人幾個鍾頭,中央縱隊還會受到威脅。鍾人仿一見到賴傳珠政委就說:"不能撤,得再頂幾個鍾頭,才能讓中央縱隊擺脫敵人。"戰鬥又繼續打響,賴政委負了傷,被警衛員背下陣地。鍾人仿毅然挺身而出,代替指揮,果斷命令:"三營,上刺刀,沖!"隨即帶著隊伍縱身沖去。這次戰鬥, 不僅完成了掩護了中央紅軍縱隊安全通過的任務,而且贏得了時間,擺脫了敵人追擊,受到軍團部的嘉獎,鍾人仿也受到軍團部表揚。過後,紅五團的幹部議論說:"鍾部長平時是個舉止儒雅的先生,打起仗來是個拼命三郎。" 抗日戰爭時期,歷任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第二縱隊參謀處處長、團長,軍委一局第一科科長、處長、副局長。鍾人仿帶領所屬部隊在山西多次英勇作戰,打破日寇"不可戰勝"的神話,鼓舞了山西人民的抗日士氣。解放戰爭時期,歷任遼吉軍區副參謀長,吉林軍區副參謀長,東北軍區獨立第六師政治委員、警衛師政治委員。鍾人仿率部參加了遼沈等重大戰役,他英勇果敢,舍生忘死,為東北的解放作出了重要貢獻。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歷任東北軍區裝甲兵副政治委員、政治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裝甲兵參謀長、副司令員,為裝甲兵的建設與發展工作到生命的最後一息。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八一勛章、獨立自由勛章、解放勛章。1975年在北京逝世,享年61歲。

鍾人仿鍾人仿

所獲榮譽

1929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次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2年轉入中國共產黨。曾任第一軍團連指導員、師教導隊政委、軍團保衛局代局長、軍團保衛部部長。參加了中央蘇區反"圍剿"和長征。1937年入延安抗大學習。後任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第二縱隊參謀處處長、團長,中央軍委一局副局長,吉遼軍區、吉林軍區副參謀長,東北軍區師政委。參加了臨江、遼沈等戰役。建國後,歷任東北軍區裝甲兵政委,解放軍裝甲兵參謀長、顧問。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曾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鍾人仿鍾人仿

革命生涯

鍾人仿,1914年1月出生于江西省興國縣。1929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2年轉入中國共產黨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紅四軍第十一師三十一團政治處宣傳員、技術書記、連政治指導員、師教導隊政委、團特派員,紅一軍團保衛局執行科科長、執行部部長、軍團保衛局代局長、軍團政治部保衛部部長。參加了中央蘇區歷次反"圍剿"鬥爭和二萬五千裏長征。

抗日戰爭時期,任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第二縱隊參謀處處長、團長,軍委一局第一科科長、處長、副局長。

解放戰爭時期,任遼吉軍區副參謀長,吉林軍區副參謀長,東北軍區獨立第六師政委。參加解放長春、圍困吉林及臨江、遼沈等戰役,並參加新式整軍、整黨運動。

新中國成立後,任東北軍區裝甲兵副政委、政委,中國人民解放軍裝甲兵參謀長、副司令員、顧問。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1975年1月,鍾人仿將軍在北京逝世。

生平介紹

鍾人仿出生在興國縣長岡鄉塘石村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父親逝世早,他和母親、妹妹相依為命。大革命爆發後,塘石村成為中共興國縣委初創時期的秘密聯絡點,耳聞目睹,使他受到了革命的啓蒙教育。

1929年春,毛澤東率紅四軍來到興國時,鍾人仿就成為革命積極分子,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不久,他調任共青團鼎龍區委宣傳委員。他把這個訊息告訴母親,母親含淚對他說:"你是我的獨崽,萬一出個三長兩短,你叫我怎麽辦呀?你還是要求在村裏工作,讓我天天看得見你。"鍾人仿也不希望離開母親,可是對革命工作熱愛,使他決心走出家門,到革命最需要他的地方去。他深情地說:"媽媽!我也不希望離開你。可是,我是去做革命工作,為天下的孩子將來都不需要離開母親而工作。再說鼎龍區不遠,隻有20多裏,我會經常回來看望你的。革命成功了,我就回到你身邊侍候你。"一番話,說得母親含淚送他出了門。

第二年,組織上送他到中共贛西南特委在永陽鎮開辦的馬克思主義學校學習。因為時間緊迫,他背著行李,星夜趕往永陽,路過塘石村附近時,都來不及回去探望母親,隻是在村口遇見一個熟人時,請他把情況代為轉告母親。在永陽學習畢業後,他參加了紅軍,擔任紅四軍第十一師三十一團宣傳員,先後參加了中央蘇區第一至五次反"圍剿"戰爭。在緊張的戰鬥間隙,他隻能抽空給母親寫一封平安信,一直未能回家探望母親。而母親卻做了很多鞋,隻要有機會,就托人帶給他。母親的深情,給他極大的鼓舞。母親做的鞋,他穿在腳上,踏遍了千山萬水。

1934年10月,鍾人仿參加高興戰役。任務完成後,部隊星夜從高興經塘石村轉移到洪門,準備出發長征。走到塘石村口,鍾人仿站在路旁,向著家裏深深鞠躬三次,算是告別母親,踏上漫漫的長征之路。

鍾人仿自幼失去了父親,紅軍長征後,他和家裏斷絕了音訊,母親改嫁。新中國成立後,人民政府鑒于鍾人仿的母親已改嫁的特殊情況,曾把她列為烈士的家屬給予撫恤。鍾人仿得到這個訊息後,非常著急。說:"母親改嫁了,也是我的母親,怎麽能讓公家贍養呢?"他因為工作忙,不能回家,特地派秘書回來,把母親接到東北他身邊,跟他住在一起,直到母親壽終。

1958年冬,人民公社組織社員興修水利,將一條彎曲的河道修直時,把鍾人仿父親的墳作為無主墳處理了。鍾人仿的族人知道後,向公社領導人反映說:這是鍾人仿將軍父親的墳。公社領導人急忙寫信給北京的鍾人仿,向他道歉,並向他匯報說,公社給他另選了一個吉地,已經準備好了石料,正在請人雕刻,如果他同意,公社盡快給他父親興建高碑大墓。

鍾人仿收到公社的信時,正在北京看他的侄子鍾文林也要返鄉了,他就讓侄兒回鄉轉告公社幹部,他是唯物主義者,不信鬼神風水,既然家鄉建設需要,造福百姓,公社將墳處理好了就行了,不要搞什麽高碑大墓,增加民眾負擔。鍾文林回來向公社領導人轉達了鍾人仿將軍的意見,公社幹部們非常感動,即遵照他的意見執行。

鍾人仿將軍痛恨那種"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封建陋習,他多次語重心長地對親友說:"我們就是因為反對國民黨的貪污索賄、裙帶關系而起來革命的,這種事情決不能再發生在我們身上。因此,你們不要打我的招牌,向組織伸手索取個人私利。如果你們不聽我的勸告,可以聲明同我脫離關系。"

有一年,鍾人仿的侄子鍾文林和表哥千裏迢迢從興國到北京探望他。鍾人仿讓警衛員把他們安排在裝甲兵招待所跟服務員住到一起。他侄兒很不理解,嘀嘀咕咕地對警衛員說:"我伯父不是當副司令嘛,怎麽連個房間也安排不了?"警衛員解釋說:"鍾副司令員交待我,招待所正在接待會議,你們是他私人的客人,不要去佔客房。"鍾文林上中學時,鍾人仿曾送給他一支鋼筆和一個抗美援朝紀念茶缸。鍾文林中學畢業後報名參軍,正好分配在北京軍區服役,他經常去看伯父,鍾人仿鼓勵他加強學習,送他兩本書,一本是劉少奇著《論共產黨員的修養》,一本是《毛澤東選集》。鍾文林很希望伯父去跟部隊首長打個招呼,讓他們在部隊提個幹,而鍾人仿一直沒有開這個口。鍾文林服役期滿後,回到老家,在農機廠工作。

鍾人仿有個患難與共的親妹妹叫鍾正秀,在農村務農。她一個兒子因患骨髓炎,腳有殘疾,參加農業生產賺不了多少工分,就給哥哥去信,請他幫這個外甥找個拿工資的工作。鍾人仿收到信後深表同情,他寄錢讓妹妹帶兒子來北京治療。外甥骨髓炎治好後,鍾人仿將軍還讓他回家參加農業生產。

1975年鍾人仿將軍去世後,鍾正秀到北京參加追悼會,部隊首長詢問家屬有什麽要求時,鍾正秀又提出讓組織上替將軍的外甥安排一個工作的問題。部長首長征求鍾人仿將軍的夫人閻萍的意見。閻萍說:"鍾人仿臨終前還叮囑我不要向組織提什麽要求,我們還是保留他一生的清白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