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槍

錯槍

《錯槍》以民初為時代背景,圍繞著一對玉質"相思扣",講述了當時飽受禮教與黑惡力量摧殘的女性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愛情與婚姻幸福,不屈不撓與命運抗爭的動人故事。

  • 中文名稱
    錯槍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羅燦然
  • 編劇
    鄧月嬌 
  • 主演
    甘婷婷  ,李彩樺,萬思維,杜旭東
  • 集數
    32集
  • 類型
    民國傳奇
  • 上映時間
    2012年
  • 又名
    錯嫁

劇情梗概

黃昏向晚,華燈初上,攤販雲集,小販吆喝聲此起彼落。一間酒樓裏,軍閥褚三雙正在和幾個女子飲酒作樂,突然一個戴墨鏡的身影闖入,嘗試刺殺褚三雙,此人就是天津祥瑞齋千金,吳如霜。但是不料手槍卡殼,刺殺失敗,如霜和同學去向"玫瑰組長"報告請求加入組織,卻被組長痛罵。此時士兵正在四處尋找他們,路上,蘇香縈和其他的幾個挑擔女子幫助他們躲過了追捕。幾個江湖上的混混在街上找香縈的麻煩,恰好祥瑞的頭櫃周鼎元出頭幫忙,小混混又去祥瑞齋鬧事,幸好馬夫曲德勝挺身救險。香縈的外婆不願孫女瑞受苦,寫信給祥瑞齋的東家,也是香縈的父親蘇修文,請他把曾經被他拋棄的女兒香縈接到祥瑞齋去。于是香縈告別姥姥,隨鼎元和曲德勝去了祥瑞齋。 婉宜為迎接香縈,準備了一次歡迎舞會,還故意邀請了軍閥褚三雙,設計把香縈送給他。褚三雙見了香縈就嘗試毛手毛腳,此時如霜再次開槍射殺督帥,可惜未遂。此時的香縈和如霜也暗中聯手,磨刀霍霍。令人驚心動魄的一幕即將拉開..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甘婷婷  ----
--李彩樺 ----
--萬思維 ----
--杜旭東 ----

分集劇情

第1集

黃昏向晚,華燈初上,攤販雲集,小販吆喝聲此起彼落。一間酒樓裏,軍閥褚三雙正在和幾個女子飲酒作樂,突然一個戴墨鏡的身影闖入,嘗試刺殺褚三雙,此人就是天津祥瑞齋千金,吳如霜。但是不料手槍卡殼,刺殺失敗,如霜和同學去向"玫瑰組長"報告請求加入組織,卻被組長痛罵。此時士兵正在四處尋找他們,路上,蘇香縈和其他的幾個挑擔女子幫助他們躲過了追捕。幾個江湖上的混混在街上找香縈的麻煩,恰好祥瑞齋的頭櫃周鼎元出頭幫忙,小混混又去祥瑞齋鬧事,幸好馬夫曲德勝挺身救險。香縈的外婆不願孫女再受苦,寫信給祥瑞齋的東家,也是香縈的父親蘇修文,請他把曾經被他拋棄的女兒香縈接到祥瑞齋去。于是香縈告別姥姥,隨鼎元和曲德勝去了祥瑞齋。 婉宜為迎接香縈,準備了一次歡迎舞會,還故意邀請了軍閥褚三雙,設計把香縈送給他。

第2集

褚三雙見了香縈就嘗試毛手毛腳,此時如霜再次開槍射殺督帥,可惜未遂。為此香縈被婉宜趕回了家,但是發現姥姥自縊辭世,不禁失聲痛哭。 思緒回到多年前,在一次去護送玉石的道路上,鼎元的父親和如霜的父親被劫匪害死。面對將死的師傅,蘇修文答應取婉宜,入贅祥瑞齋,此舉逼瘋了香縈的母親裘曼青。 曼青得了失心瘋,去找婉宜報仇,卻被曲德勝打入河中,溺水身亡。蘇修文對曼青的死悔恨不已。而後,一群軍閥來到祥瑞齋,強行帶走了蘇修文。 婉宜找來香縈,跪求香縈用自己去換蘇修文。鼎元帶著香縈,找到督帥最喜歡的戲子聶先生,請他在督帥面前美言幾句,但是遭到聶先生的婉拒。如霜也趕到鼎元和香縈住的客堆,對他倆人徹夜不歸大發雷霆,將香縈辱罵一通。

第3集

香縈決定進督帥府拯救父親,周鼎元竭力阻止。香縈隻求見蘇修文一面,不料期間卻被軍閥肥彪陷害,危難時刻,鼎元和曲德勝出現並救下出了香縈。鼎元帶香縈迅速逃走,曲德勝則留下來打暈了肥膘後離開。曲德勝回去後,受到婉宜和如霜態度惡劣的質問,母女二人認為他隻肯救香縈而不救自己東家。曲德勝憤而抗辯,如霜竟拔出槍進行脅迫。 鼎元把香縈安置好之後,去找督帥三姨太需求幫助。鼎元專程上門找三太太,希望她能夠幫忙放了他師父,但三太太似乎並沒有意思要幫他,反倒一再向周鼎元示好,並提出開房的要求,鼎元為了救出自己的師父也隻好屈從。

第4集

在房裏三太太流露出的痛苦不言而喻,對鼎元說出了自己被別人踐踏的過去。 如霜回家發現周鼎元的房間有人,不料卻是一個名叫肥膘的男人在屋裏亂翻東西,並翻出鼎元是地下黨的機密資料。肥膘拿槍指著如霜,被曲德勝一斧子打倒在地,並一槍斃了他的命。 香縈下廚燒了一桌子菜,被三太太說成是對鼎元滿滿的愛,鼎元心裏高興為此喝光了一整瓶酒。隨後,鼎元和香縈在河邊又唱歌又跳舞,感情迅速升溫,鼎元在河邊吻了香縈,香縈不知如何是好,是該跟著自己的心走還是聽從命運的安排,情急之下給了鼎元一巴掌,但這一巴掌絲毫沒有打退鼎元的熱情,兩人回到屋裏懇談了一次。鼎元接到電話就出門了在外淋了一夜雨, 第二天香縈在三太太的勸說下來到府上,督軍看到香縈很是高興,一把把她拐上床,重要關頭三太太從背後乘督軍不備把其打暈,香縈順利逃脫,終于回到祥瑞齋與鼎元碰頭。 在三姨太的幫助下,香縈和蘇修文被督軍釋放,平安地回到了家中。鼎元和香縈在園中散步細語,而這一畫面卻又恰巧被如霜和曲德勝所看見。如霜哭喪著臉去找婉宜,責怪是她把香縈帶進了家門,給鼎元和香縈製造了機會。她又想去找香縈理論,卻被婉宜叫住。婉宜告訴她要動腦子不要瞎鬧,不然最終輸得肯定是她。如霜這才慢慢冷靜了下來。

第5集

餐桌上,婉宜當著大家的面宣布要選個日子讓如霜和鼎元完婚,這讓一旁的鼎元、香縈和蘇修文都吃了一驚。周鼎元嘗試拒絕,但是話到嘴邊又被婉宜堵了回去。面對很是高興的如霜,香縈滿臉無奈,一言難出。就在香縈準備放棄的同時,鼎元追上前抱住了香縈,並向她承諾不會辜負她,會承擔起她的一生。 周鼎元去求蘇修文,希望得到他的理解並能解除婚約,他也告訴如霜自己愛的不是她,不能和她結婚,如霜傷心而去。蘇修文試著去與婉宜商量,但卻被婉宜徹底駁回,還被婉宜成說圖謀不軌,想要霸佔祥瑞摘。 婉宜去找香縈,希望她能放棄鼎元讓他和如霜完婚。香縈告訴婉宜,自己和鼎元是情投意合,想起曾經的往事,香縈不禁潸然淚下。 吳婉宜哭著哀求香縈放棄周鼎元,希望她能成全如霜和鼎元,吳婉宜甚至跪在香縈面前求她放過如霜。香縈哭著跑開正好被周鼎元碰上,鼎元追著香縈到房門口,香縈把自己鎖在屋內硬是不肯開門。最終香縈受不了這些壓力,希望自己的親爹蘇修文能讓自己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第6集

這一幕都被車夫曲德勝看在眼裏,他拉著吳婉宜來到屋外給她出謀獻策,他威脅吳婉宜並向她索要錢財和香縈,且保證周鼎元最終一定會屬于如霜小姐一個人的。香縈和鼎元決定一起私奔,並得到了蘇修文的幫助。 可在途中周鼎元卻被誤認為是刺殺楚督軍的凶手而被抓了起來,而這一切都是曲德勝擺的譜。鼎元被抓走,香縈感到非常無助,在遠處觀望已久的曲德勝過來把香縈帶回了祥瑞齋。吳婉宜和曲德勝聯手演了場好戲,旨在拆散兩人。而曲德勝想要把香縈嫁給自己,兩個目的不純的人編織著一系列的詭計。 香縈為了去救鼎元,被迫離開了祥瑞齋被送去上海,兩姐妹哭著話別,曲德勝則是一副奸計得逞的樣子。周鼎元在審問過程中竟承認自己殺死督軍,張榜告示要處死鼎元,吳婉宜和蘇修文還有如霜急得團團轉,想盡一切辦法要吧鼎元救出來。吳婉宜和蘇修文發現曲德勝原來是祥瑞齋的內賊。 婉宜和蘇修文打聽督軍的下落,被告知督軍上前線大戰去了,一時找不到人。婉宜和蘇修文又接著到處找人尋求拯救周鼎元的辦法,最終接到個神秘人電話。對方自稱莫先生,有辦法救鼎元,並約定與他倆見面。

第7集

莫先生開口索價二十萬大洋,婉宜和蘇修文無奈隻好答應。另一方面,周鼎元在幾個獄友的協助下,嘗試越獄逃脫,但被看守發現。曲德勝在送香縈去上海的路上買通了兩位隨行的軍爺,並借探親之名,把香縈帶到了自己的家鄉滁州。 正在曲德勝要請香縈吃飯之時,遇見了他從小的兩個兄弟,扁頭和油葫蘆。他倆看見曲德勝混有模有樣很是羨慕,同時也告訴曲德勝,滁州仍然被當地的惡霸柴勇所管製,大家都受到他的欺壓。柴勇一直照顧曲母賣酒的生意,兩人長久以來的關系曖昧。 柴勇得知曲德勝回來的訊息,立馬去飯店找到了他,並提起當年曲德勝對他燒廠弒親的仇恨,終有機會得以報復。就在柴勇準備下毒手之時,李鐵山奪門而入,救下了曲德勝和香縈,並把他們帶到了自己的葯庄上。 曲德勝和香縈被柴勇抓住,曲德勝被打得遍體鱗傷。吳婉宜和蘇修文湊了很多錢賄賂當地官員為了救周鼎元逃過劫難。曲德勝一路領著香縈來到自己的家,互相介紹了自己的娘與弟弟德貴與香縈認識。

第8集

曲母拿著曲德勝給的香縈的生辰八字和兒子曲德勝的生辰八字找了媒婆珍珠算算能不能合得來,媒婆算下來說誰要是娶了香縈就定能大發,好得不得了,母子二人聽了很是高興。蘇香縈暫時住在了曲德勝的家裏,夜裏她說要和德貴一起到墳地抓蟋蟀,在墳地香縈聽到了曲德勝和他娘的對話,得知原來自己一直被蒙在鼓裏。 吳婉宜已經把自己賣給了曲德勝,香縈聽到真相後整個人崩潰,恰巧此時德貴的叫聲,讓曲德勝發現蘇香縈就在附近而且聽到了前面自己的一番話,香縈拔腿就跑,曲德勝趕緊追了上去。香縈發現無路可逃就跪著求曲德勝放過自己,曲德勝怎會善罷甘休,一巴掌將她打暈帶回自己家中,並把她軟禁起來。 香縈欲哭無淚,痛苦不堪。第二天,蘇香縈想要借著德貴給自己送飯之際逃跑,但又被曲德勝逮了個正著,隨後便是一頓打罵。曲德勝還告訴香縈周鼎元已命喪刑場,收到雙重打擊的香縈嘗試撞牆自盡,曲家請來了李鐵山救治香縈,幸好香縈並無大礙。 李鐵山叮囑曲家人要好生照顧香縈,也告誡香縈要珍惜生命,好好活下去。另一頭,婉宜在周鼎元碑前痛哭,而這一幕正好被如霜看見。婉宜自責不已,並把整個陰謀的真相告訴了如霜。萬念俱灰的如霜嘗試吞金自殺,被婉宜竭力阻止,也就在此時,下人把鼎元的屍體帶了回來。

第9集

幸好揭開屍體的面紗,發現面前的死屍並不是鼎元。莫先生出現,告訴婉宜和蘇修文,鼎元已經被人掉包從而得救。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鼎元還要服幾年的苦役,說罷轉身離去。 香縈在曲家裝瘋賣傻嘗試逃離曲家,曲德勝想要香縈認清現實接受命運,但香縈卻又尋死尋活不願隨他。曲德勝大怒之下,將香縈灌醉困在屋內,並伺機把她給玷污了。周鼎元在服苦役的路上日夜思念香縈,而傷心欲絕的香縈又吞下火柴頭求死,千鈞一發之際又是李鐵山及時出現,救了香縈的性命。 李鐵山看不慣曲德勝欺負香縈,決意要保護香縈和德貴,在曲德勝家的院子裏李鐵山和曲德勝打了起來,但曲德勝絕對不是他的對手,于是窩囊地求饒,李鐵山要求曲德勝能夠善待香縈。德貴端來飯菜給香縈吃,香縈一直流淚,傷心欲絕。德貴看著香縈難過,就一直想辦法逗她開心。

第10集

正巧路過李鐵山的葯庄,李鐵山把香縈和德貴叫了進去,為香縈檢查了下身體,正好有人來找李鐵山幫忙救一個逆產的產婦,于是一行四人就趕去產婦家中,最後在大家的幫助下順利產下一名小嬰兒。 香縈德貴跟著李鐵山去山上採草葯,三人邊走邊說,香縈從李鐵山口中得知周鼎元似乎並沒有被槍斃,香縈在懸崖上呼喚著鼎元的名字,而此時鼎元正同一群犯人一起背著重物行進,他仿佛能聽到香縈的呼喚一般。 如霜要去找鼎元,被吳婉宜攔住,但最終還拗不過如霜,另一邊,周鼎元和同伴正想著辦法準備逃離。柴勇安排手下捉拿曲德勝,但曲德勝卻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 周鼎元在一次混戰中嘗試逃離。另一方面,曲德勝和幾個哥們設計陷害了柴勇,使其摔傷了腿。如霜一個人遠赴戰區打聽鼎元的訊息。曲德勝把受傷的柴勇騙到山上,威脅他將賭場轉讓給自己。柴勇急中生智騙曲說自己是他的親爹,才保住一條命。

第11集

曲德勝霸佔了柴的賭場酒店重新掛匾開張做起了生意,曲母去看望病中的柴勇,卻被大罵一通。酒醉後的曲德勝打壞了母親釀的酒,還把香縈再次侮辱了。蘇修文因為長時間得不到香縈的訊息,于是備了馬車,決定親自前去上海尋找女兒。 蘇修文駕著馬車發生了意外,連人帶車翻到在路上,下人把這個噩耗傳給吳婉宜,大家前去救人卻發現蘇修文似乎已經被人救了去,而這個人正是裘曼青。 曲德勝在家裏宴請了親朋好友來參加他與香縈的婚禮,香縈則是一臉愁容,曲德勝買了條項鏈想給香縈戴上卻發現她脖子裏還帶著那個相思扣項鏈,火冒三丈,晚上在屋裏曲德勝扯下香縈項上的相思扣扔碎在地上。曲德勝對香縈又是一頓毒打,香縈被打暈在了地上。

第12集

香縈醒來後,發覺自己脖子上的斑斑血跡,後發現脖子裏竟被曲德勝烙了個曲字,幾欲崩潰。祥瑞齋的下人還在四處打聽蘇修文的下落。香縈被診斷懷上了曲德勝的孩子,更是傷心欲絕。蘇修文在裘曼青那裏養好了傷回到了祥瑞齋,與吳婉宜商量自己以後能一直照顧曼青,婉宜聽後很是生氣。 恰巧這時三姨太來到祥瑞齋,兩人談起了鼎元和香縈的事,蘇修文終于知道當初鼎元入獄、香縈被迫去到上海都是曲德勝和吳婉宜一手策劃的卑鄙伎倆,蘇修文泣不成聲打了婉宜,自己也被氣到暈倒在地上。香縈痛恨自己懷了曲德勝的孩子,想盡辦法讓孩子不保,這些舉動被曲識穿後又是一頓虐待。 蘇修文去找曼青,但是曼青從尼姑庵失蹤,于是他滿城張貼啓示尋找。婉宜在下人的勸說下,嘗試認錯把蘇修文感化回家,但是蘇修文仍然不肯相信她。香縈帶著自己改良後的酒曲找李鐵山品嘗,李鐵山發現了香縈對釀酒的興趣,帶她參觀了自己種葯草的院子。香縈打掃了一度荒廢的酒庄,重拾曲家舊業。

第13集

油葫蘆在賭坊裏輸了很多錢引起了曲德勝的註意。蘇修文來到曲德勝的賭場找香縈,曲德勝不但不知悔改反而振振有詞,甚至拿著槍指責他的老丈人,蘇修文被曲氣的悲憤交加,後悔不已。蘇修文來到糧店向老板打聽香縈下落,並得知香縈已經懷有身孕。 周鼎元和一同逃出來的兄弟坐在涼亭下烤魚,不料卻遭到襲擊,兩人分別中了槍,情況十分危急。 李鐵山帶著香縈來到酒窖,蘇修文來到曲德勝的家找香縈,希望香縈能夠和自己回家並且告之周鼎元還活著,此時的香縈已經身懷六甲,她說自己已經懷了曲德勝的孩子沒有臉回去,香縈執意不跟著蘇修文會祥瑞齋,轉身離開了。蘇修文看著女兒落寞的背影,悲痛萬分。蘇香縈一下子感到肚子劇痛,叫來德貴,蘇修文此時也正好進來,讓德貴叫代夫並抱起香縈。

第14集

如霜在一家診所當護士照料受傷士兵,目的是為了要查出周鼎元的下落。香縈生了個男嬰,但香縈和蘇修文卻怎麽也高興起來。接生婆抱著孩子和李鐵山在屋外,屋裏蘇修文和香縈父女倆聊著,蘇修文告訴香縈她的親娘裘曼青還在世,于是兩人憶起從前的事,蘇修文又勸說香縈跟他離開,然後一家團圓過上好日子。 這番話正好被此時進屋的曲母和曲德勝聽到,他們是絕對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的。蘇修文看到曲德勝是咬牙切齒。當大家商討到住處的時候,曲母更是刻薄地指出香縈的現狀,此時李鐵山指出母子二人的去留隻能聽香縈自己。香縈最終沒有答應父親的請求,決定留在曲家,蘇修文也隻好尊重她選擇,並留下禮金贈與曲家。 曲德勝無意間在賭坊裏找到的瞎子,他對篩子的聲音特別敏感,能分辨出賭局的大小。鼎元曾經一起服刑的朋友告訴如霜,鼎元中了槍生死不明,傷心欲絕的如霜費勁周折,終于救下了奄奄一息的鼎元。

第15集

經過多方搶救,鼎元終于醒了過來。如霜激動不已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照顧鼎元。可他一直惦記著香縈,不斷低聲向如霜詢問香縈的下落。無奈之下,如霜將香縈嫁給曲德勝的經過全部告訴了鼎元,鼎元無法接受事實,油米不進,他拒絕如霜所有的辯解,要與如霜絕交。如霜扔下那枚相思扣,轉身離去。 另一邊,香縈默默忍受著現在的生活,為忘記過去,含淚埋葬了裝有相思扣的錦盒。如霜傷心至極,欲拿剪刀自殺,恰逢醫院遭到炮火轟擊,如霜和鼎元以及鼎元獄中的朋友二虎子一起趁亂逃走,高燒中的鼎元依然口中念著香縈。另一邊,香縈做了一桌子菜和曲母曲弟回來過生日,但是喝醉的曲德勝卻把香縈數落了一頓。

第16集

鼎元在昏迷的時候,錯把如霜當做了香縈,如霜也為了徹底得到鼎元,兩人就這樣發生了關系。為躲過軍閥的追捕,如霜鼎元離開了客堆,但是途中鼎元再次遇害,中槍跌入山谷之中。 香縈和李鐵山、糧店餘老板一起尋找釀酒用的好水,卻無意中撞見曲目又和柴勇勾搭在一起,柴勇再次揚言定要報復曲德勝。回到家中,香縈向曲母保證報守住秘密。 曲德勝的手下向他匯報了曲母的行蹤,曲母誤以為是香縈告的密。曲德勝引柴勇上鉤,設下一個賭局,嘗試贏光他全部財產,但是沒想到這一切反而都是柴勇的一個騙局。

第17集

鼎元在昏迷的時候,錯把如霜當做了香縈,如霜也為了徹底得到鼎元,兩人就這樣發生了關系。為躲過軍閥的追捕,如霜鼎元離開了客堆,但是途中鼎元再次遇害,中槍跌入山谷之中。 香縈和李鐵山、糧店餘老板一起尋找釀酒用的好水,卻無意中撞見曲目又和柴勇勾搭在一起,柴勇再次揚言定要報復曲德勝。回到家中,香縈向曲母保證報守住秘密。 曲德勝的手下向他匯報了曲母的行蹤,曲母誤以為是香縈告的密。曲德勝引柴勇上鉤,設下一個賭局,嘗試贏光他全部財產,但是沒想到這一切反而都是柴勇的一個騙局。

第18集

李鐵山和德貴將曲德勝從地裏挖出來,送到葯鋪搶救,曲德勝起死回生。等到柴勇在去找,曲德勝已經逃之夭夭。香縈得知自己被曲母賣到周家後,不恨不怨,漠然接受,也就這樣又進了周家門,行了禮數,準備在此安身。香縈進了周家綉坊學習起了刺綉。 如霜以為鼎元死了,但是她卻懷上了鼎元的孩子。婉宜找到了如霜,要她打掉孩子,可是如霜卻執意要生下這個娃。婉宜經不住如霜的請求答應留下孩子,母女倆冰釋前嫌。

第19集

周母想把跟隨她年的彩虹嫁給鼎元,鼎元則是一個人上街喝悶酒,來到村長家中向他說了相思扣的故事,並從村長那得到了指教。鼎元去找香縈求她跟自己走,並表示自己不會娶彩虹,而這一切也恰巧被彩虹看在眼裏。 香縈卻哭泣著拒絕,她告訴鼎元,一切的事情都已經時過境遷,自己已不再是曾經的自己,這輩子她早就姓了曲。村長把鼎元和香縈的過去告訴給了周母,周母氣憤之極,逼迫香縈喝下含有劇毒的孟婆湯,鼎元飛速趕到,可是為時已晚。鼎元悲痛不已,也喝下了毒葯。鼎元和香縈雙雙倒地。 曲德勝在弟弟的幫助下竟然又從地裏爬了出來,回到了家中,立馬向曲母詢問香縈的去向。次日曲德勝負荊請罪,雙手捆綁跪在街上。

第20集

曲德勝在警察局副座面前攀關系,用江湖規矩將自己"三刀六眼"揚言退出江湖,生意全部聽從柴勇。另一方面,鼎元和香縈慢慢蘇醒,之前周母的孟婆湯其實隻是安眠葯。周母從香縈的刺綉中知道了香縈的心聲,在彩虹的幫助下,周母終究決定成全鼎元和香縈。就在香縈和鼎元婚禮上,曲德勝竟然找上門來。 曲德勝逼鼎元將香縈還給他,曲母也去求周母,周母不許。曲德勝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跪在各位長老面前。長老們決定讓香縈自己拿註意,在曲家所有人的再三懇求下,又出于對兒子的思念,香縈決定回去。曲德勝在全家以及李鐵山面前發誓要痛改前非,規規矩矩做生意。周鼎元失落地送香縈離開。

第21集

鐵山大夫對香縈的回歸十分不解,香縈一笑了之。但曲德勝對香縈和鼎元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一直記恨,同時也預謀著報復柴勇。在柴家,曲德勝聽見柴勇決定將他根除,于是將他一槍打死,並嫁禍給油葫蘆。 事後,他又去找警察局的曹副座,求他讓自己當個商業會長,與其一起收益享福。曲德勝在眾人面前金盆洗手,決心重新做人。蘇修文寫信要香縈帶著兒子祥祥回去看望病危的他,但是曲德勝執意要一起去。

第22集

曲德勝將從前祥瑞齋偷走的寶貝全部還給了婉宜,婉宜一直都以為周鼎元死了,這點又被曲德勝看在了眼裏。在香縈的勸說下,蘇修文同意見曲德勝,香縈也漸漸原諒了婉宜。但是曲德勝實現成為商會會長的計畫,心裏盤算著要私吞下祥瑞齋全部的資產。 如霜得知婉宜暗自想打掉她的孩子,于是搬出了原來住了旅店。病中的蘇修文勉強見了曲德勝和婉宜,但是他仍不願意相信曲德勝的話。從香縈口中,蘇修文也得知鼎元還沒死。曲德勝在夜裏來到蘇修文的房間,逼蘇修文聘請自己為祥瑞齋頭櫃,蘇修文舊病復發,一命嗚呼。

第23集

曲德勝把自擬的聘書放到蘇修文口袋中,讓大家以為這是蘇修文的旨意。而香縈卻感覺此事定有蹊蹺。曲德勝假打著婉宜的名號,將祥瑞齋的伙計、下人一一辭退,把祥瑞齋的財產都悉數抵押,伙計小沈留了下來,婉宜這才得知自己被騙。 曲德勝來到祥瑞齋將家產處理後剩下的一萬塊大洋交給吳婉宜並讓她在契約上蓋章,吳婉宜大發雷霆撕毀了契約,曲德勝一氣之下打暈了婉宜自己翻找祥瑞齋庫存賬本和印鑒章。祥瑞齋伙計小沈得知了庫房的東西都是曲德勝拿走的,更是一陣錯愕。 曲德勝帶著下人劉媽進到吳婉宜房間逼她吃飯,曲德勝強行逼迫吳婉宜在聘書上按下指印。此刻,恰巧如霜也回來了,得知自己爹過世的訊息,極度崩潰。曲德勝陪如霜來到蘇修文墳上,顛倒黑白說祥瑞齋欠了一大筆債務要賣掉大宅子才能抵債,曲德勝嘴上說得好聽說是來贖罪的,其實內心的算計可是骯髒無比。

第24集

瘋瘋癲癲的裘曼青半夜打著燈進到吳婉宜的房間,婉宜在鏡子中看見了自己狼狽的模樣,兩人在鏡子前推搡起來,油燈打翻在床單上著了大火,兩人因此葬身火海。香縈帶著祥祥回到曲家心裏一直懷念著已經過世的蘇修文,而這一切卻遭到了曲大娘的唾棄和咒罵,說香縈是曲家的禍害。 祥瑞齋的債主前來要債,其實這一幕都是曲德勝一手策劃的,就是為了贏得如霜的信任,曲德勝花言巧語地把如霜騙到自己家去。如霜和香縈兩姐妹相見說起了祥瑞齋目前糟糕的狀況。曲大娘不斷挖苦兩姐妹,如霜決定住出去,但曲德勝卻硬要如霜留下來住在自己家裏,並為她置備了一間好閨房。 香縈擔心曲德勝會對如霜霸王硬上弓,而如霜現在對曲德勝也有所改觀,覺得其人挺好的,而這正是香縈最擔心的事。曲德勝帶著如霜來到自己的綢緞庄買布給如霜做衣服,還去了戲院聽戲,曲德勝緊握如霜的收希望她永遠地留下來和自己攜手重振當年祥瑞齋的威風。

第25集

香縈希望如霜快點遠離曲德勝這個大惡人,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如霜深信了曲德勝的那些鬼話,兩姐妹因為對曲德勝的不同認識而起了口角,香縈真心希望如霜能夠過得好。如霜因為喝了香縈釀的酒而起酒診,香縈帶著如霜看大夫,大夫一把脈就知道如霜有喜了,如霜一時不知所措就慌忙離開了。 曲德勝帶著如霜看店面打算重建祥瑞齋,還對如霜示愛希望她能夠嫁給自己。曲大娘睡覺不留神悶死了睡在一旁的小孫子祥祥而驚慌失措,她把祥祥放到香縈的房裏匆忙離開。如霜在屋內轉悠走進香縈房間後又離開,香縈進屋發現祥祥已經斷了氣而大受打擊,叫來如霜想要問個清楚,她覺得是如霜害死了祥祥。曲德勝得知自己兒子死去的訊息恨不得掐死香縈,香縈日夜哭泣懷念祥祥。 曲大娘受不了良心的譴責為祥祥燒紙,曲德勝看了更加生氣,如霜和曲德勝在房裏,曲看到了如霜脆弱的一面並趁機安慰她說會照顧她一輩子。香縈懷著悲痛地心情埋葬了自己的兒子,在墳邊待了整整一夜。如霜為了保護肚子裏的孩子而決定嫁給曲德勝,曲家又開始張羅著要辦喜事,德貴把這個訊息告訴香縈,兩人急著跑到曲家,香縈竭盡全力勸導如霜不要嫁給曲德勝。如霜最終還是和曲德勝拜了天地,正式嫁入曲家。

第26集

香縈整理行李準備離開曲家,而曲德勝卻把她關在酒坊裏想要活活餓死她,曲大娘對如霜說的話句句話中帶刺,圍坐在桌旁吃飯時曲德勝得知如霜有喜了,開心得不得了,覺得自己剛失去一個孩子現在老天爺又賜了一個孩子,對如霜更是百依百順。如霜發現曲大娘拿著祥瑞齋的傳家寶,知道是曲德勝偷的,更加懷疑曲不知道偷了自家多少東西,大聲罵曲德勝是賊,如霜和曲大娘起了爭執,曲大娘還打了如霜一巴掌。 如霜質問曲德勝,曲德勝佯裝說做這些都是為了她和她肚子裏的孩子,如霜聽後就暫時不與他計較。李鐵山和德貴到酒坊找香縈,但香縈因為幾天沒吃飯根本發不出聲音,兩人隨後又找到曲德勝質問他香縈的去向,曲德勝反倒惡人先告狀。曲大娘聽到酒罐打翻,發現香縈暈倒在酒窖裏。 香縈被送到李鐵山葯庄接受診治,李鐵山和珍珠姐一猜就知道就是曲德勝把香縈關在酒坊裏的,並勸告香縈不要再回到曲家。香縈知道如霜有孕以為是曲德勝的孩子,李鐵山把自己懷疑如霜肚子裏孩子不是曲德勝的事告訴了香縈,香縈隻希望如霜和孩子都能夠平安。 曲德勝看到香縈又是一番恐嚇威脅,李鐵山帶著警察進來狀告曲德勝虐待老婆要想給他一點顏色瞧瞧,香縈卻因為害怕如霜受到傷害而不敢說出事實。香縈和德貴來到祥祥的墓地,曲大娘因為晚上夢見祥祥心虛也想去墓地看看,如霜似乎從中察覺了些什麽。如霜和曲大娘又吵起來,兩人互相猜測彼此心中鬼胎,恨得咬牙切齒,曲大娘也終于想起了香縈的好,心裏有著深深的悔意。

第27集

如霜來找香縈想要和她說幾句心裏話,但卻一直不敢告訴香縈自己肚子裏的孩子是周鼎元的,香縈把自己要離開曲家的打算告訴了如霜。德貴帶著曲大娘來到祥祥墳邊,曲大娘受不了良心的譴責而害怕得要命,冒雨直奔家中的路上因為中風而滑到暈了過去。 李鐵山告訴德勝曲大娘就算醒來也會變成瞎子,曲德勝惱羞成怒,拿起棒子猛打德貴和香縈。香縈德貴跟前跟後照顧曲大娘,曲大娘醒過來發現自己瞎了。鼎元拿到蘇修文生前留下的信和錢財,來到蘇修文墳前追思師傅的大恩大德。 在蘇修文的墳前鼎元碰到了沈大哥,沈大哥告訴鼎元祥瑞齋已經物是人非了,而且都是曲德勝這個混蛋搞得鬼,如霜被帶走的事情更是令鼎元錯愕。兩人商量著要去告發曲德勝為祥瑞齋討回公道,報仇雪恨。 滁州曲德勝重建的祥瑞齋開張,如霜挺著個大肚子快要生了,香縈前去輕推如霜倒地好讓她因為動了胎氣而把還有兩三個月才能生下來的孩子名正言順地來到這個世界,姐妹倆的這份默契令如霜心懷感激。珍珠姐和香縈忙活著為如霜接生,如霜順利產下一個男孩兒,把曲德勝給高興壞了。 曲大娘確信如霜的孩子不是德勝的,香縈為了保護如霜讓曲大娘千萬要保守這個秘密。周鼎元和沈大哥找賬房老周卻因為老周當時被曲綁架而沒能留下賬本證據,告不倒曲德勝,鼎元還是決定去一趟滁州把蘇修文生前留下的信件交給香縈。

第28集

如霜來找香縈想要和她說幾句心裏話,但卻一直不敢告訴香縈自己肚子裏的孩子是周鼎元的,香縈把自己要離開曲家的打算告訴了如霜。德貴帶著曲大娘來到祥祥墳邊,曲大娘受不了良心的譴責而害怕得要命,冒雨直奔家中的路上因為中風而滑到暈了過去。 李鐵山告訴德勝曲大娘就算醒來也會變成瞎子,曲德勝惱羞成怒,拿起棒子猛打德貴和香縈。香縈德貴跟前跟後照顧曲大娘,曲大娘醒過來發現自己瞎了。鼎元拿到蘇修文生前留下的信和錢財,來到蘇修文墳前追思師傅的大恩大德。 在蘇修文的墳前鼎元碰到了沈大哥,沈大哥告訴鼎元祥瑞齋已經物是人非了,而且都是曲德勝這個混蛋搞得鬼,如霜被帶走的事情更是令鼎元錯愕。兩人商量著要去告發曲德勝為祥瑞齋討回公道,報仇雪恨。 滁州曲德勝重建的祥瑞齋開張,如霜挺著個大肚子快要生了,香縈前去輕推如霜倒地好讓她因為動了胎氣而把還有兩三個月才能生下來的孩子名正言順地來到這個世界,姐妹倆的這份默契令如霜心懷感激。珍珠姐和香縈忙活著為如霜接生,如霜順利產下一個男孩兒,把曲德勝給高興壞了。 曲大娘確信如霜的孩子不是德勝的,香縈為了保護如霜讓曲大娘千萬要保守這個秘密。周鼎元和沈大哥找賬房老周卻因為老周當時被曲綁架而沒能留下賬本證據,告不倒曲德勝,鼎元還是決定去一趟滁州把蘇修文生前留下的信件交給香縈。

第29集

曲大娘跪在香縈面前贖罪,承認祥祥是給自己不小心悶死的,並說出了自己心中深深的悔意和自責,香縈卻並沒有怪曲大娘的意思。餘叔找到香縈把蘇修文的留下的相思扣和信件轉交給了她,香縈看後百感交集。 周鼎元到律師樓找律師想要打贏祥瑞齋這場官司,如霜也來尋求律師的幫助咨詢孩子繼承財產的事,兩人腳前腳後找的是同一個律師,律師得知如霜是曲德勝的夫人而引起了註意。曲德勝對香縈又打又罵,拿了槍就沖出了家門。 曲母想放了香縈讓她去找周家,但是香縈覺得自己已經配不上他。曲德勝在糧店找到周鼎元,兩人在林中對峙,曲德勝用骯髒的話語將鼎元數落,揚言要將所有的東西贏回來。香縈提著行李要離開曲家,被如霜阻止。生怕如霜任性出事,于是還是決定暫時不走。

第30集

鼎元找了律師和警察去查曲德勝的店,結果卻未能發現任何線索。一次偶然的機會,鼎元在糧店餘老板家裏找到了自己當年親手雕刻的祥瑞齋珍藏玉器,而此玉器卻出自曲德勝的店裏,這就成了曲德勝偷盜變賣的一大證據。 曲德勝收到了法院的傳票,于是他先讓香縈洗去了脖子上的刺青,他又拉著香縈,拿了他和香縈的離婚證明去找鼎元,想與他達成妥協,復原訴狀。香縈去找鼎元,決定隨他離去,但是先要找到她和曲德勝的離婚證。 得知訊息的如霜惴惴不安,她認為這一切都是香縈設下的圈套,好讓曲德勝放了她。如霜在餘老板店裏找到了鼎元,告訴他自己當時是不得已才嫁給曲德勝的,而且瑞瑞是他的孩子,事實猶如一道晴空霹靂,打在鼎元的身上。

第31集

如霜去求香縈成全他倆,于是香縈便去找了鼎元,希望他能安頓如霜母子。在如霜的配合下,香縈得到了祥瑞齋的鑰匙,並去現場調查證據,不料卻被曲德勝發現。 曲大娘和德貴撞門進屋看到香縈昏倒在地而驚慌失措。曲德勝跟蹤如霜並發現她抱著孩子私底下與周鼎元團聚給他曲德勝戴了頂大綠帽子,便大發雷霆決心鏟除二人。曲德勝追上如霜的馬車,把如霜帶回自家柴房又是打又是罵,曲大娘趕到柴房正遇曲德勝想要摔死如霜和鼎元的兒子,曲大娘要他放過孩子趕走如霜。 香縈在曲大娘和德貴的照顧下終于醒了過來,一醒來就擔心如霜的處境,曲德勝此時走進屋內一巴掌把德貴打倒在地,互相吵得不可開交,曲德勝把香縈拉回自己的房間讓她要周鼎元復原訴狀,曲德勝回想自己這一路走來都沒人真正愛過自己,但這也是他自找的。李鐵山帶著曹副座到曲家營救被曲德勝虐待的香縈和如霜,不料卻撲了個空,曲德勝警告李鐵山以後少管閒事。

第32集

周鼎元復原了提告曲德勝的訴狀。曲德勝把孩子丟給被軟禁的如霜,讓她們兩個自生自滅。香縈在廚房叫德貴燒菜準備給如霜送去,奶娘也送來剛擠好的奶,曲德勝看準香縈恰巧離開偷溜進來在奶裏加了毒葯,還讓德貴不要聲張。香縈和德貴帶著飯菜和擠出來的奶來看如霜,德貴露出馬腳立刻引起香縈和如霜的懷疑,知道曲德勝在奶裏加了東西想要毒死孩子,如霜給香縈磕頭希望她能帶著孩子和周鼎元一起離開到安全的地方。 正準備離開的時候,曲德勝又沖了進來,打了香縈和如霜並拖走香縈,一心想要餓死如霜和孩子。鼎元在路上碰到了德貴得知曲德勝又打了香縈和如霜,便跑去營救。鼎元、德貴和香縈搶到鑰匙救出如霜和孩子,鼎元帶著奄奄一息的孩子騎馬去找奶娘,如霜和香縈準備逃走的時候正巧碰到曲德勝又來截堵,三個人扭打起來,曲德勝拿出搶三人互相搶奪,情急之下,槍走火打中了曲德勝,曲德勝死了。 殺人是要償命的,香縈為了保住如霜準備一個人扛下殺死曲德勝的罪名,警察帶走了香縈,大家都沉浸在一片悲痛和混亂之中。周鼎元找到律師想要打贏官司救出香縈,可判決結果依然是判處蘇香縈為死刑,眾人都無法接受這個結果,香縈被警察帶走。鼎元準備一再抗訴直到救出香縈為止,跪求汪律師等人救香縈,最終,經過鼎元的堅持,香縈最終沒有死,被緩刑三年,並且她堅信數雨女人的幸福日子終會來到。(錯槍電視劇大結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