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伯族

錫伯族

錫伯族是我國少數民族中歷史悠久的古老民族。 18世紀中葉,部分自東北西遷至新疆察布查爾等地,現多數居住在遼寧省(70.2%),新疆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和霍城、鞏留等縣,在東北的沈陽、開原、義縣、北鎮、新民、鳳城、扶餘、內蒙東部以及黑龍江省的嫩江流域有散居。

錫伯語屬于阿爾泰語系通古斯語族滿語支,是在滿語基礎上發展形成的一種語言,跟滿語很接近。錫伯文是1947年在滿文基礎上稍加改變而成的。新疆的錫伯族至今保持著本民族的語言文字,兼用漢語、維吾爾語、哈薩克語。東北的錫伯族在語言、衣食、居住等方面和當地漢、滿族基本相同。

  • 中文名稱
    錫伯族
  • 外文名稱
    Sibe people
  • 總人口
    190481人(2010年)
  • 宗教信仰
    薩滿教、喇嘛教
  • 民族語言
    通古斯語族滿語支錫伯語
  • 歷史起源
    有爭議
  • 分布地區
    遼寧/吉林/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
  • 民族英雄
    圖伯特、薩凌阿

基本簡介

“錫伯”為本民族自稱,在中俄分布。在古代廣泛分布于西伯利亞和蒙古,中國。口語中稱為“siwe”,書面則為“sibe”。歷史上有須卜、室韋、失韋、史伯、西伯、席北、席伯、錫北等20多種記載,都是其音轉和異寫。“錫伯”之稱謂與漢字書寫最早見于清代,此後在清代官方文獻中雖多用“錫伯”二字,但未能統一,直到辛亥革命以後,始漸趨統一。新中國成立後,“錫伯”才名正言順地作為一個獨立的少數民族而置身于祖國民族大家庭之中。

錫伯族

錫伯族是我國少數民族中歷史悠久的古老民族。18世紀中葉西遷至新疆察布查爾等地,現多數居住在新疆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和霍城、鞏留等縣,在東北沈陽開原義縣、北鎮、新民、鳳城、扶餘、內蒙東部以及黑龍江省的嫩江流域有散居。錫伯語屬于阿爾泰語系滿——通古斯語族滿語支,是在滿語基礎上發展形成的一種語言,跟滿語很接近。錫伯文是1947年在滿文基礎上稍加改變而成的。新疆的錫伯族至今保持著本民族的語言文字,兼用漢語、維吾爾、哈薩克語。東北的錫伯族在語言、衣食、居住等方面和當地漢、滿族基本相同。錫伯人把打圍看成是取得食物的手段,同時還把這看成是一種團結和吉祥的象征。

詳細資訊

東北地區的錫伯族已經失去了自己的民族語言、文字,淡化了自己的風俗習慣,而新疆查布查爾地區的錫伯族,至今還完整地保留著自己的語言文字及濃厚的風俗習慣和宗教信仰,並經過與兄弟民族的長期交往,取長補短豐富了自己、發展了自己。主要從事漁獵和農業。錫伯族屬阿爾泰語系滿-通古斯語族滿語支,跟滿語很接近。錫伯族兼用漢語。錫伯文是民國36年(1947年)在滿文基礎上改變而成的,一直沿用至今。

錫伯族

錫伯人最初遊牧于大興安嶺東麓,世代以狩獵、捕魚為生。16世紀編入蒙古“八旗”後, 其社會組織發生了急劇變化, 生產上轉入穩定的農業經濟。18世紀中葉,清政府為鞏固西北邊防,將部分錫伯族遷往新疆,爾後這些錫伯族在伊犁河谷屯田定居,開拓了自己的第二故鄉。

在這風沙彌漫的大西北,勤勞的錫伯族人民鑿山築渠,修築了長達100多公裏的察布查爾大渠。潺潺的流水使荒漠的原野變成了阡陌縱橫,樹木蔥綠,瓜果飄香,美麗富足的地方。

錫伯族世居呼倫貝爾大草原和嫩江流域。18世紀中葉西遷至新疆察布查爾等地,現多數居住在新疆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和霍城、鞏留等縣,在東北的沈陽、開原、義縣、北鎮、新民、鳳城、扶餘、內蒙東部以及黑龍江省的嫩江流域有散居。

錫伯族人喜愛騎馬射箭。因而,錫伯族享有“射箭民族”的美譽。他們能歌善舞,“東布爾”是錫伯族特有的彈撥樂器。在祖國的西北、東北、內蒙部分地區,可以看到一些能騎善射的人們,他們時而躍馬揚鞭進行跑馬競賽,時而開弓搭箭開展射箭比賽,時而三五成群較量一番摔跤,時而興致勃勃練習幾回舉重……他們就是錫伯族。

發展歷史  

錫伯族

錫伯族是古代鮮卑人的後裔。錫伯族與北朝拓跋鮮卑有相同的圖騰——“鮮卑獸”(瑞獸),又稱“鮮卑郭洛”。在錫伯族民間傳說中說,錫伯族先民——鮮卑,古時南遷時,在鮮卑山(今大興安嶺)中迷失了方向,被困在山裏。後來,有一種神獸在前引路乃得出山,才來到南方大澤(呼倫貝爾草原)。這種獸,狀如虎而五爪,文如狸而色青,大如狗而迅走。錫伯族保留有供奉“鮮卑獸”(瑞獸)的習俗。將繪製的獸形圖案,掛在住室西或北牆上,久而久之就成為錫伯族標志性圖案。1956年包爾漢、馮家升發表論文認為鮮卑郭洛是一種瑞獸,相當于蒙語中的動物“驅”,即特殊的五爪虎。後來又有人說鮮卑郭洛是一種飛馬。

在16世紀之前,錫伯族先民世世代代生活在松嫩平原和呼倫貝爾大草原上。18世紀中葉,清朝政府從盛京(沈陽)等地征調錫伯族官兵1018人,連同他們的家屬共3275人,由滿族官員率領,西遷新疆的伊犁地區進行屯墾戍邊。這一年的農歷四月十八日,西遷新疆的錫伯人和留居東北的錫伯族男女老少,聚集在盛京的錫伯族家廟——太平寺,祭奠祖先,聚餐話別。次日清晨,錫伯族官兵及其家屬,告別了家鄉的父老鄉親,踏上了西遷的漫漫征程。經過一年零五個月的艱苦跋涉,到達新疆的伊犁地區。現在的察布查爾錫伯族自治縣就是他們當年的駐地,那裏的錫伯人是他們的子孫。

藝術文化

繪畫藝術

錫伯族民間,繪製人物畫像是一種風俗。錫伯族民間畫師技藝高超,所繪人像逼真生動。另外,錫伯族民間還有繪製薩滿圖、灶神像、家譜圖等的傳統。

綉花藝術刺綉、貼花、剪紙是錫伯族婦女的優良傳統,尤其綉花更是錫伯族婦女擅長的女紅。荷包是錫伯族吸煙的男子必備的物品之一,按傳統,一對戀人中,女方要縫製精致的荷包送給情人。荷包通常要綉上花卉、蝴蝶、飛禽等美麗的圖案。此外,錫伯族婦女用她們靈巧的雙手在門簾、枕頭套、枕頭頂、衣服邊角、鞋面上等處綉上各種珍禽異獸、奇花異草,做工精細,展現她們的聰慧和多才多藝。

錫伯族錫伯族

錫伯族能歌善舞,“東布爾”是錫伯族特有的彈撥樂器。民間歌曲是錫伯族民間傳統藝術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大致分為田野歌、生活習俗歌、兒歌和敘事歌。現存錫伯族民間歌曲為數不多,但其調式卻十分復雜。四聲、五聲、六聲、七聲等不下二十餘種。其中不乏罕見的特殊調式。錫伯人西遷的歷史是他們對于自己故鄉土地的感情格外深摯。世代漁獵擅長騎馬射箭的錫伯人,常常以打獵、撒圍等作為民歌題材。

民俗歌曲

這類歌曲的曲式結構較田野歌稍大,有部分四樂句的單樂段形式出現。主要是反映錫伯族喪葬、婚姻、勞動、遊樂、禮節、信仰等方面的風俗。如喪葬方面有《哭葬歌》;婚姻方面有《說親歌》、《哭嫁歌》、《勸嫁歌》;勞動方面有《四季歌》;遊樂方面有《刁羊歌》;禮節方面有《尊老歌》;信仰方面有《喜利媽麽歌》等。在婚娶習俗歌曲中一般都有固定的歌詞。

兒歌

此類歌曲曲調簡明,多是教育兒童努力學習、學唱字母、射箭口訣等內容。是本民族崇尚教育的優良傳統的體現。正是這種傳統才促使這個西遷時隻有3000餘人的民族,雖然與其他民族雜居了漫長的200多年,仍然保留了本民族的語言文字和傳統藝術。

敘事歌

敘事歌多是記述錫伯族1764年西遷來新疆的歷史事件的歌曲。這與錫伯族人所擔負的特殊歷史使命及由此構成的特定生活內容有極大關系。一般旋律極精練,比較完整的有五部:《喀什戈爾之歌》、《拉西賢圖》、《葉欽娜》、《海蘭格格》、和《三國之歌》。《喀什戈爾之歌》是記述了伊犁四營部分官兵于19世紀20年代奉命赴南疆平定英、俄唆使的張格爾之亂的歷史過程。《拉西賢圖》全詩近千行,生活氣息非常濃厚,口語化的特點增強了民間音樂的色彩。《葉欽娜》是一部古老的反映錫伯族漁獵生活的敘事歌。具有獨特的民族特色,詩歌的每一句都以“葉欽娜”一詞起頭,並以“頂針格”的修辭手法使上下節聯成一體。《海蘭格格》是一部對情人的追戀歌,也稱為悼戀歌。“格格”是舊時錫伯族對少女的美稱,也可作為丈夫對妻子的昵稱。“海蘭格格”意為“可惜的姐姐(或可惜的小姐)”。《三國歌》是根據民眾中廣泛流傳的“三國演義”編唱的,已流傳有百餘年歷史,是漢錫文化交流的歷史見證。

錫伯族錫伯族

現存錫伯族民間歌曲為數不多,但其調式卻十分復雜。四聲、五聲、六聲、七聲等不下二十餘種。其中不乏有罕見的特殊調式。

也被稱為“街頭歌”,錫伯語稱“塔拉依舞春”。這是錫伯族最富特色的民間歌曲,而且又為廣大錫伯族民眾認為是本民族固有的民間歌曲。它詠唱的對象包羅萬象,從天、地到日、月,從人類到禽獸。這類歌曲無固定的歌詞,多在節假日親朋聚會或田間勞動時由男女即興編詞對唱。它的特點在其曲調發展手法、曲式結構和歌詞格律等諸方面。它幾乎全部是由兩個不對稱的樂句構成,下句後半部的下方嚴格五度(或四度)模仿;兩樂句終止均由其結音下方二度或三度上行級進至結音而終止,終止式的五度模仿尤其嚴格。

文化習俗

民族風俗

錫伯族

錫伯族的婚姻是一夫一妻製。以前隻限于同族內通婚,但本姓禁止通婚。古式聯姻有:指腹為婚,至成婚年齡予以成婚的,叫蛋婚;聯婚後,如女子年幼,家庭生活困難,可將幼女移交男家撫養,長大後成婚,叫“小姐婚”;招養老女婿,沒有子嗣的人家為養老送終,可招作為繼承人,其婚事的所需之物均由女家負擔,民間多稱幫工婿。這種婚姻不僅過去存在,現在也存在;男女自幼聯姻,在各自父母家中長大,則婚事所需之物絕大部分由男方準備。結婚前每逢大年三十,女婿要去娘家送衣料和其他禮物(平時不登門),女子必須回避,女方家受禮後送給女婿一雙布鞋或其他物品。

錫伯族婚姻,一般分4個階段完成。即說親、定親、認親、迎親(即舉行婚禮)。婚禮是一件大事,儀式繁瑣,一般在秋後舉行。迎親時,男女雙方都要大擺宴席,先在女家兩天。第一天先由男家聘請親戚中較有聲望、與親家相好,而且善于辭令,同時屬相與女方屬相相同的男女各一名和媒人代表男方去把彩禮(喜酒、豬羊等)同迎親的喜蓬車送到女家,新郎特意為岳父岳母奉送兩瓶酒。男方的近親及老人們前來送行,預祝一切順利。稱之為“送喜車”。女家這一天準備第二天的安巴薩林(大宴),殺豬宰羊,並下請帖,近親都來幫忙。這是女家開宴的第一天,主要是接受男家送的禮物和安放喜蓬車。婚禮的第二天,女家設大宴,舉行嫁女“薩林”,盛情款待四方客人。婚禮的第三天,新郎家設大宴招待其親朋好友,舉行結婚儀式。新郎必須在這一天的破曉前將新娘迎至家裏,舉行程式繁多的結婚儀式。解放後,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思想認識的改變,這種習俗已經不存在了,現在錫伯族的婚娶,一般實行新事新辦。

錫伯族通行土葬。在特殊情況下還要進行火葬和天葬。錫伯族習慣人死後要停放7天,最短3天,並念經超度,子女日夜守靈,並按時辰在靈前舉行全家性哭祭,如有人來吊孝,守靈人要給來人磕頭,來人哭,守靈人也要陪哭。擇吉辰將死者入殮,棺槨停于院中席棚內。出殯前,舉行“辭靈”儀式。“辭靈”儀式結束後,驅靈車前往墳園。由長子先填第一鍬土,然後眾人動手用土壘成墳頭。在長者死後的第6天午夜,即第7天的凌晨,家裏人舉行哭祭的儀式“上望”,白天要燒“頭七”,以後每隔七天祭祀一次,直到“七七”。百日、周年再進行祭祀。解放後,隨著封建製度的被摧毀,人們思想覺悟日益提高,喪葬儀式也比以前大大簡化了,但子女對死去的親人仍然進行沉痛的哀悼,舉哀3天,然後出殯,入土為葬。

錫伯族的服飾,因時代不同和地區的差異,以及民族相互間的影響,也有所差異和變化。在清代,錫伯族的男子服裝喜用青、蘭、棕等顏色,女子喜用各種格布,幼兒多穿各色花布服裝。男子服式均與滿族服式基本相同。為便于騎馬和操作,都穿左右開又的長袍和短襖,戴圓帽;婦女穿旗袍,扎褲腳,著白襪花鞋。姑娘們都是單長辮子,結婚後結發。婦女喜歡戴耳環,手鐲和戒指,年老的婦女在春夏秋三季裏多包白頭巾,冬季戴棉帽。到了清末,由于錫伯族與漢族經濟、文化方面交往密切,因此,服飾與漢族逐漸相同了,唯有西遷到伊犁地區的錫伯族婦女,仍喜歡穿旗袍。隨著生產的發展和生活水準的提高,服裝用料越來越考究,樣式越來越多樣化,除老年婦女還保留穿長衣的習慣外,其餘人普遍與漢族人著裝相同。

錫伯族飲食習慣有獨到之處。因其居住地區不同而有一些差異。錫伯族男子一般都有吸煙和飲酒的嗜好。據傳說,從前家家戶戶都做黃酒。家家戶戶都養豬、雞、鴨、牛、馬、羊,肉食自給自足。同時,也喜歡野味,每逢冬雪融化都外出打獵捕魚。農歷四月十八日,煮面醬做“米順”盛入瓦缸中,用于做菜調味,或用青黃瓜、青椒等蘸著吃。到秋末,用韭菜、青椒、包心菜、胡蘿卜等切成細絲,腌製“哈特混素吉”。此外,錫伯族韭菜合子、南瓜餃子、魚湯等也別有風味。

提示:錫伯族忌食狗肉,要註意喔!

錫伯族人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多忌諱之處。夜晚睡覺不得在炕上橫臥,不能把脫下的褲子、鞋襪等放在高處。不得從衣、帽、被、枕等物上跨過,如事出無意,須立即在燈火或火盆上把該物搖晃幾下,才算還凈。吃飯時不得坐在門檻上或站立行走,嚴禁用筷敲打飯桌、飯碗,他們認為要飯的才敲打碗筷。翁媳不同桌吃飯。子女在偶數年齡時禁婚,起碼有一方是奇數,才能舉行婚禮。停靈在家時,禁止貓、狗在靈前繞過屍體,出殯忌申日。從正月初一到十五,婦女不做針線活兒。二月初二,禁止在地上劈柴。家有病人,要在大門外掛上布條或一束草,意為禁止外人入內。禁止婦女在西屋西邊小解(小便)。獻給海爾罕瑪法之馬,婦女不得騎用。

錫伯族

遼陽地區錫伯族供奉“喜利媽媽”,保佑家庭人丁平安、興旺。喜利,錫伯語是延續的意思,“媽媽”是娘娘神。據錫伯族老人傳說;“在遠古的時候,錫伯族人遇有大難,天崩地裂,洪水滔滔,一半以上人死亡,人們苦不堪言,幸喜有位女老祖人帶領全族人逃難,歷盡艱辛,遷到安全的地方,全族人才得以繼續生存下來。子孫後代為紀念這位女老祖人,全族人都供奉這位女祖宗,奉為女神。供奉“喜利媽媽”的位置與一般神的位置也不一樣,安置在上房屋西山牆西北角上。祭祀時準備純黑豬一頭,主祭人在喜利媽媽靈前焚香叩頭。祭祀完了將同族人請來吃“神餘”,即祭祀豬。家庭成員遇有天災病禍,要到喜利媽媽靈位前許願。在遼陽供奉的喜利媽媽袋內裝有左勁一丈五尺長、右勁一丈五尺長擰成的九股線絨繩,繩上系有若幹銅錢、紅布條等。繩上之物代表不同的意義。

錫伯族又供奉海爾堪,“海爾堪”是能保護牲畜興旺之神靈,供奉在正房西屋外面南牆角上。“海爾堪”有神像,有用木雕成,也有用木畫成。但不論雕成或畫成,神像上都有一條獸毛,象征著狩獵模樣。遼陽農村錫伯族人有的現在還供奉“海爾堪”。

食俗

錫伯族多數居住在中國新疆各縣,錫伯族人喜愛騎馬射箭。他們能歌善舞,早期的錫伯族人世代以狩獵、捕魚為業,錫伯族過去信仰多神,也有信仰喇嘛教的。錫伯族是以糧食為主食的民族,包括小麥、稻子、玉米、高粱、黃米、小米等,這和本民族的生產形式有關。

錫伯族的飲食種類較豐富,面食有發面餅、死面餅、鍋盔、饅頭、面條、拉面等,餡食有包子、餃子、 菜合子、肉餡餅等,米食有大米幹飯、抓飯、大米(小米)稀飯。

發拉哈喀分(發面餅)是每天都離不開的日常主食,其做法:面和得較柔軟,面團發酵透後,將面團擀薄,貼在鍋底,三翻九轉即熟。其大小因鐵鍋的大小而異,一般直徑約三四十釐米左右,厚度為1釐米左右。烙發面餅,一般用生鐵鍋,掌握火候是關鍵,把握住火候,烙出的發面餅才酥軟可口。

肉食來源主要依靠家庭飼養,多以牛、羊、豬肉為主。冬閒時錫伯族還常進行狩獵,野豬、野鴨、野兔、黃羊等均是冬季餐桌上常見的野味。錫伯族在吃豬肉方面,有一個特殊的方法。每當宰豬,將清燉的豬肉、雜碎都切成碎塊或碎片後與灌腸煮熟的豬血拌在一起,同時調以佐料、蒜泥、蔥花、鹽等,其味道鮮美,再肥的肉也不感到膩。這種吃法,稱作"豬血拌肉"。

錫伯族

錫伯族有一種別有風味的鹹菜,叫哈吐渾索吉(鹹菜),也稱花花菜。它是用韭菜(要老的)紅、青辣椒與芹菜、黃蘿卜、包心菜做成。由于及時拌以鹽並盛入瓦缸裏,各種蔬菜原有的紅、綠、白、黃等顏色截然分明,在冰天雪地的隆冬、飯桌上有那麽一小碟夏季各種蔬菜色調俱全的花花菜,會激起人們強烈的食欲。

米順是錫伯族調味用的具有民族特色的面醬。每年陰歷四月十八日前,家家戶戶都將小麥數十斤發芽,剛發芽後倒入開水鍋裏煮熟,盛進瓦缸裏,放在火炕最熱處捂起來,等過幾十天發酵成酒曲狀並有甜味(這時不可食用),有時發酵過程中被厭氧的肉毒桿菌污染,過去,人們不知道這個道理而誤食,結果許多人患病,甚至喪失生命。

熬各種果醬、製作罐頭食品是錫伯族婦女的拿手技藝。每年夏天婦女製作各種果醬、西紅柿醬及其他食品罐頭。常做的是杏子醬、草莓醬、桃子醬、蘋果醬、糖水葡萄、糖水海堂果等。蔬菜類罐頭有西紅柿醬、虎皮辣子、燒茄子等。

其做法是,將做好的成品盛入玻璃罐頭瓶內,把有密封圈的瓶蓋蓋在上頭,置開水鍋裏蒸半小時左右,蒸完立即將瓶蓋擰緊,這樣就可起到密封的效果。家庭製作的罐頭可謂是綠色食品,不放任何增加劑,原汁原味,別具特色。

宗教信仰

錫伯族信仰藏傳佛教(俗稱喇嘛教),還有信仰原始信仰和薩滿教的現象。上述信仰現象,目前作為一種文化現象,在民間仍有一定程度的存在。在原始信仰方面,既有狩獵、漁獵生產方式的特點,又有畜牧業和農業生產方式的痕跡。如自然崇拜、精靈崇拜、神祗崇拜、靈魂崇拜、祖先崇拜等。其中喜林媽媽崇拜和對牲畜神的崇拜是最典型的原始信仰現象。

喜林媽媽是象征保佑家宅平安和人口興旺的神靈。它是用長約10米的絲繩,上面系許多小弓箭、背式骨(比石)、箭袋、小吊床、銅錢、五顏六色的布條、小靴等組成。平時裝入紙袋裏,掛在室內西北牆角。每年大年三十,由袋裏取出來,從西北牆角斜拉到東西牆角,家長帶家小為其燒香磕頭。到二月初二再裝回紙袋裏,掛回原處。製作喜林媽媽時還有嚴格的規矩,所有的布條、絲繩、比石、弓箭、小吊床等須到本村人口多、輩數全的七戶家中去索取,並邀請人丁興旺、子孫滿堂、家庭中年紀最大的人來製作。製作時以本家族的輩數傳襲為本,增加一輩人就往喜林媽媽上添一背式骨(比石),每生一子添一小弓箭,預示他將成為一名射手,每生一女添一布條或小吊床,預示她將來洗涮縫補,勤勞致富,生兒育女,子孫滿堂。

錫伯族在長期從事狩獵、農牧業生產過程中,產生了許多原始信仰,並成為精神生活的一部分。

同時,在崇拜以上神靈的同時,還信仰薩滿教和喇嘛教。

生活習俗

早期的錫伯族人民以狩獵、捕魚為業。現在,察布查爾一帶錫伯族經營農業,以種水稻為主,牧業也比較發達,還有許多青年從事商業和手工業。本民族的幹部不斷成長,有了各類專業人才,辦起了醫院和學校。

錫伯族以、面等為主食,也食用奶茶、酥油、牛肉、羊肉等。穿戴基本與滿族相同,隨著時代的變遷,地區的差異以及民族間的相互影響而有所變化和差異。清代,錫伯族男子服飾與滿族服飾大體相同,多著左側開衩的長袍和短衣,戴圓頂帽,穿白襪綉花鞋,喜歡戴耳環、手鐲、戒指。老年婦女在春夏秋多包白頭巾,冬季則戴棉帽,帽沿縫上海豹皮,叫做“坤秋帽”。姑娘隻留一條長辮子,從背後正中垂下。結婚後梳雙辮,盤結在頭上。清朝末期,服飾逐漸與漢族相同,隻有伊犁地區的錫伯族婦女至今仍保持著穿袍的習慣。

錫伯族十分註重禮儀,也有一些禁忌。比如睡覺時脫下的褲、鞋、襪等不能放在高處;不能在炕上橫臥;不能從衣帽、被子、枕頭上跨過;吃飯時不能坐門坎或站立行走,嚴禁拍桌打碗;媳婦不能與公公同桌用餐,也不能同坐;遞刀給別人要刀尖朝自己,刀把朝對方,忌食狗肉,族內同姓禁止通婚等。

錫伯族能歌善舞。最喜愛的彈撥樂器叫“冬布爾”,演奏時,將琴抱在懷側,用右手指彈撥。音色近似冬不拉,用于獨奏、合奏和舞蹈伴奏。口弦也是錫伯人愛用的吹奏樂器,又稱口琴、口簧、響蔑,錫伯語稱為“瑪肯”。演奏時,左手將口弦置于唇間,右手彈撥簧舌尖端,以氣振顫發育。曲調一般是即興創作,音域較窄,音色優美,是錫伯族兒童和婦女喜愛的樂器。

鮮卑獸――類馬似牛,吻上生角,背上長翼。是北方鮮卑等遊牧民族喜愛的裝飾。傳說東漢鮮卑人南遷時,曾引導他們走出大興安嶺,平安到達南方大澤。因而成為鮮卑人崇拜的圖騰。錫伯族先民曾以此為準鉤繪出圖案。

民族節日

西遷節

每年農歷四月十八日是錫伯族的西遷節,錫伯語叫杜因拜扎昆節。在1 6 世紀之前,錫伯族先民世世代代生活在 松嫩平原和呼倫貝爾大草原上。1 8 世紀中葉,清朝政府從盛京(沈陽)等地征調錫伯族官兵1 0 1 8 人,連同他們的家屬共3 2 7 5 人,由滿族官員率領,西遷新疆的伊犁地區進行屯墾戍邊。這一年的農歷四月十八日,西遷新疆的錫伯人和留居東北的錫伯族男女老少,聚集在盛京的錫伯族家廟——太安寺,祭奠祖先,聚餐話別。次日清晨,錫伯族官兵及其家屬,告別了家鄉的父老鄉親,踏上了西遷的漫漫征程。經過一年零五個月的艱苦跋涉,到達新疆的伊犁地區。現在的察布查爾錫伯族自治縣就是他們當年的駐地,那裏的錫伯人是他們的子孫,所以當前也有部分民族學者認為應該叫“西征節”更為準確。

兩百多年過去了,每逢農歷四月十八日這一天,人們都將隆重開展各種紀念活動,並把這一天定為自己的傳統節日。

西遷節這一天,錫伯族的男女老少都要穿上盛裝,歡聚在一起,彈響“東布爾”,吹起“墨克調”,盡情地跳起舞姿剛健、節拍明快的“貝勒恩”。姑娘們的“抖肩”,小伙子們的“鴨步”惟妙惟肖,以表達對故鄉的思念和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憧憬。

西遷節是錫伯族人民不可忘記的民族傳統節日。

這種節慶活動集中展示了錫伯族燦爛悠久的文化傳統、民族心理、民族情感、民間信仰、民風民俗及各種工藝和歌舞藝術,有豐富的文化內涵和寶貴價值。

抹黑節

抹黑節是錫伯族人民另一個饒有風趣、獨具特色的傳統節日。 傳說,每年農歷正月十六日這天“五谷之神”要下凡巡視,人們互相往臉上抹黑,是為了祈求五谷不之不要把黑穗病傳到人間,使小麥豐收,百姓平安。所以這一天,人們起得特別早,把晚間準備好的抹黑布(抹鍋底的黑灰)或氈片帶上,走向大街伺機抹黑的對象。閒不住的年輕人成群結伙挨家串戶去抹黑取鬧。遇到老年人也不放過,不過要跪地施禮請安,再向老人額頭抹一小黑點,以示尊敬。尤其是姑娘,很少有人能逃脫臉上不被抹黑的,此時姑娘們也毫不畏懼,用同樣的手段往小伙子臉上抹黑。

錫伯族的“抹黑節” 據傳說,錫伯人民因苦于小麥黑穗病之害而演變出這一獨特的節日。每年正月十六日太陽未升起之時,錫伯族民眾就要用預先準備好的鍋底黑灰往臉上塗抹。親朋鄰居不相互串門,子侄輩首先給老人跪下,用鍋灰往其前額點一點,然後,平輩之間相互亂塗,直到一個個都成為黑臉蛋為止。隻有青年婦女不提倡臉上抹黑。這一習俗的用意在祈求老天爺開恩,不要讓小麥染上黑穗病。

有關抹黑節的來歷,錫伯族中流傳著許多傳說。相傳很久很久以前,一個女人正在烙餅,因小兒拉了屎,她手忙腳亂間用面餅給孩子擦屁股。這一失誤觸犯了天條,玉皇大帝決定正月十六太陽出山時燒毀人類和糧食。這一決定傳到土地神那裏,土地爺動了惻隱之心,偷偷告訴人們,趕在天兵天將到來之前,人們都要往臉上抹黑,讓玉皇大帝誤認為人間已受蹂躪,從而取消天懲。

其他資料

錫伯族名人

佟麗婭(錫伯族代言人)

關垚淼

白靜

王石    

錫伯族目前人口

錫伯族是新疆十三個世居民族之一。我國的錫伯族有十萬餘人,它也是一個人口雖少,卻分居東北和西北兩個地區的民族。現有五萬多人分布在東北等地,還有近四萬人在新疆,其中兩萬多人聚居在伊犁的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中。

傳統娛樂活動

錫伯族的傳統娛樂活動豐富多彩,包括射箭、摔跤、賽馬、角力、滑冰、等活動,此外還有蕩秋千、放風箏、棋類(卡塔)、嘎爾出克(髀石)遊戲等。

打瓦爾:是錫伯族喜愛的一種體育活動,它起源于錫伯族的狩獵時代,不僅可以鍛煉臂力、眼力,而且還可以培養人的集體觀念。 打瓦,人多人少均可以。每人手中拿一方形厚木塊叫做“瓦”,分成人數相等的兩個組,打瓦之前先賭出立瓦組和打瓦組,輸者立瓦,贏者打瓦。具體方法是:雙方在規定好的距離線上,打瓦者用瓦將立瓦者的瓦打倒就算通過。打不著或是打不倒都算“燒死”。第一次打稱打頭面,打時打瓦者口中也要喊頭面,喊錯了或是不喊,都算“燒死”。“燒死”者,允許別人來救,救活後可以繼續打,救不活的,就要變成立瓦者,而原來的立瓦者就變成了打瓦者。頭面瓦打完了,再打二面、三面,一步比一步難度大。如果有一個人完不成,就全體“燒死”,由打瓦變成立瓦。

摔跤:是一種比賽力量和技巧的對抗性很強運動,是錫伯族民眾喜愛的民間傳統體育項目。每逢婚嫁、節日等吉慶日子都要舉行,對獲得勝利者給予獎勵。摔跤形式多種多樣,除了國際式摔跤與中國式摔跤外,還有本民族的摔跤形式。古典式摔跤、摔跤手的年齡、體重要差不多,摔跤時也沒有固定的程式,隻要一方的雙手、膝蓋或背脊一著地,就算輸了。一種是自由式摔跤,參加比賽的選手不分體重、不受時間場地的限製,隻要一跤把對手摔倒就算勝利。錫伯族還有一種摔跤形式,將摔跤手的雙腿用一條麻袋裝起來,麻袋口扎在腰間系緊,雙方隻能用上肢的力量和技巧摔倒對方。還有一種馬上角力,也叫馬上摔跤。比賽時,騎手一手執轡,一手抓、拉、推、搡、扭對方,或則把轡壓在坐鞍上,馬鞭叼在嘴中,當兩馬相交之際,雙方交手較量都力圖把對方拉下馬來,拉下馬就算贏了。爭鬥中兩騎往往左右盤旋,騎手扭在一起,拼力摔拉,鬥智鬥勇,險象叢生,驚心動魄。

名人

色布喜賢

錫伯族,近代錫伯族傑出的教育家。色布喜賢從國小習刻苦,博覽群書,文武雙全,曾在錫伯營中任文書和翻譯,後來升任索倫總管。光緒八年(1882),清軍收復伊犁,將軍金順進駐,給位于伊犁的各部落、各營官兵補發了一筆資助款。身為索倫總管的色布喜賢面對這筆數額不小的經費,決定辦一番造福于民、造福于子孫的大事業。他親自張羅,在錫伯營8個牛錄(分隊)相繼創辦了公辦學校,並不斷擴大辦學規模,豐富教學內容。這是西遷錫伯族學校義務教育的開始。在此之前,錫伯族盡管有教育活動,但多為私塾教育,不僅受文化教育的人寥寥無幾,教學內容也僅限滿文和騎射。色布喜賢十分註重漢語教育,為培養錫漢兼通的人才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隨著各民族交往的日益密切,各民族互學語言已刻不容緩。色布喜賢深謀遠慮,提出發展雙語教育的構想,從選編教材到聘用教師都貫徹這一原則。學校一方面聘請漢族教習,另一方面選派德才兼備的學生到惠遠城學習漢語文。教授內容有《詩經》、《三字經》、《千字文》、《四書五經》等。色布喜賢認為,在民族地區學校教育中,道德教育的重點是進行民族團結教育,他要求各民族師生以禮相待,以誠相處,做到互幫互學互尊互愛,不利于民族團結的事不做,不利于民族團結的話不說。他還特別提倡熱愛祖國、尊師重教、尊老愛幼、熱愛勞動肯于吃苦等中華民族的優良風尚。色布喜賢還十分重視女童教育,他提倡婦女應當享有和男子一們接受文化教育的權利,。在他的積極倡導和努力下,專門建立了一所女子學校,招收錫伯族女童上學念書。從此,結束了錫伯女童不上學堂的歷史。光緒年間,在色布喜賢的建議下,國家出資選派錫伯族學生留學俄國,培養了一批又一批兼通俄文的翻譯人才。在色布喜賢先進思想影響下,錫伯族中形成了學習多種語言的教育傳統;錫伯各牛錄相繼成立“興學會”,積極倡導男女平等接愛教育,創辦油印的錫伯族文化刊物,介紹先進思想,傳播進步文化藝術。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