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學森 -2010年上海交大出版社出版中央電視台編著圖書

錢學森

2010年上海交大出版社出版中央電視台編著圖書。

  • 中文名稱
    錢學森
  • 定價
    28.00元
  • 作者
    中央電視台
  • 出版社
    上海交大
  • 出版日期
    2010-10
  • ISBN
    9787313068668
  • 副標題
    中央電視台六集傳記電視紀錄片

編輯推薦

《錢學森:中央電視台六集傳記電視紀錄片》由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出版。

目錄

前言

第一集

初年·國內

第二集

留美

第三集

歸國

第四集

飛彈

第五集

“兩彈一星”

第六集

晚年

導演手記:告訴你不為人所知的錢學森

後記:一次未曾謀面的紀錄

序言

2009年10月底,六集傳記電視紀錄片《錢學森》正處于經歷有關部門的審片和修改階段,這時傳來了一代科學家錢學森仙逝的訃聞,我頓時不勝哀慟。《錢學森》一片從籌備到正式開拍直至進入後期製作,歷時三年多,這中間錢老的身體狀況時好時差,並數次入院救治。我們一直期待能採訪錢老,拍攝到他的鏡頭,但最終這成為了我們的遺憾。

錢學森生于辛亥革命爆發的1911年,人生近百年。而這100年,是中華民族廢除封建帝製,為民族的偉大復興艱苦探索與浴血奮鬥的100年,錢學森和無數中華民族的志士仁人一樣,為了中國的富強,為了人民的尊嚴,奉獻了他的一生。

六集傳記電視紀錄片《錢學森》一直貫穿著愛國主義的激情。錢學森是中國知識分子的傑出代表,他的血管裏一直流淌著愛國主義的熱血。在他沖破重重阻力,終于登上離開美國的輪船時,他對美國記者說:“我要讓中國人民過上有尊嚴的生活!”其後,他再也沒有踏上這塊他曾生活了20年的土地。“除非美國政府正式向我道歉”,他說。這是何等的氣節!當錢學森投身“兩彈一星”的研製,用他的智慧、心血和汗水鑄造出共和國的利劍和堅盾時,中國在世界舞台上才有尊嚴可言。

作為負責任的紀錄片工作者,在盡情表達我們的情感的同時,我們也沒有忘記理性的思考。誠然,錢學森是影視紀錄片的絕好題材。他的生活經歷曲折跌宕、他的性格個性獨特復雜、他從事的工作充滿神秘而不為人所知,但我們必須執著地發掘錢學森一生所蘊涵的深刻的歷史啓示。

我從事科學教育電影和紀錄片工作已近30年,科學研究是人類發現自然世界客觀規律的過程,我們科教電影是通過解讀科學發現的過程,來揭示人類社會發展的一般規律。那麽,錢學森給了我們哪些啓示呢?

後記

拍攝紀錄片《錢學森》前後三年多的日子裏,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去探望一次錢老,親身領略一下這位傳奇人物的樣貌神態、舉止言談。然而,2009年10月31日早晨,錢老去世的訊息傳來,震驚了我們這些攝製組的創作人員,同時,也給我們留下了一個巨大的遺憾:紀錄片《錢學森》成了一次與主人公未曾謀面的紀錄!

“廣闊無垠的太平洋上,一艘巨輪正劈波斬浪駛往香港。一位40來歲的中年人,邁著穩健的步伐踏上甲板。想到前方就是自己魂牽夢繞的祖國,他多麽希望腳下不是輪船的甲板,而是火箭的艙壁啊。”——這是若幹年前的國小語文課本裏的一篇文章對錢學森1955年9月回國的文學化描寫。事實上,這段文字背後隱含的歷史是錢學森異常曲折的歸國經歷。這段經歷于2006年5月在中央電視台《大家》欄目開辦三周年特別節目——《克利夫蘭總統號》中得以呈現。節目播出後,很受好評,並在中科院力學所、北京海淀實驗中學、武警北京某中隊等單位進行了巡映。我們也因此結識了錢老的兒子錢永剛先生。也正是從那時候起,我們萌生了拍攝紀錄片《錢學森》的想法。

今天看來,當年的《克利夫蘭總統號》僅僅掀開了錢學森波瀾壯闊的人生的一角。紀錄片《錢學森》創作之難、過程之艱均超出我們起初的想象,也難以在這裏細表。記得策劃之初,總導演薛繼軍、陳真帶領主創人員與康健寧、蔣樾、段錦川等紀錄片創作的資深人士數次專門開會,商討該如何更好、更專業、更藝術地表現錢老的人物形象。對于很多人來說,錢學森是個謎。他所從事的工作長期處于保密狀態。即使到了晚年,也很少在公共場合露面。1984年,錢老在一封信中曾這樣寫道:“我個人的歷史都在檔案中,留在那裏最好。我的功過,我死後人民自有評說。”總導演陳真十餘年前創作文獻紀錄片《周恩來》時對錢老的採訪,是我們現在掌握的對其最長的電視採訪,也成為通過本片首次披露的珍貴影像。錢老長期工作在國防科技戰線,其個人化的內容非常少,隻能通過他的同學、同事、學生、家人等人的回憶,通過各種回憶錄、文獻等等才能“建立”起他豐富的個性形象。

因此,攝製組確定了紀錄片的創作方向,即努力以大量珍貴的歷史文獻、眾多的人物採訪、豐富的實拍鏡頭、紀實的手段、樸實的語言敘述錢學森先生非凡的人生經歷,力圖形象地展現錢老的愛國情懷、科學貢獻、學術精神與人格魅力,尤其要展現出百姓眼中錢學森德高望重的人民科學家形象。歷時三年,在總導演薛繼軍和陳真的領導下,攝製組殫精竭慮、孜孜以求,克服了很多難以想象的困難,最終完成了本片的創作。

2009年年底,有關部門審看了影片,給予充分肯定,評價這是一部思想l生、藝術性很高的人物傳記片精品。作為創作者,我們深知這部傳記片展示的僅僅是錢老華彩人生樂章中的幾段動人旋律,我們更深知正是在方方面面的鼎力支持下,這部紀錄片才得以順利完成。

文摘

人物傳記片《錢學森》攝製組成員從上到下,從前到後達百人之多,而真正見過錢學森並採訪過他的,卻僅我一人。

那是1997年,我擔任十二集文獻紀錄片《周恩來》的執行總導演,負責全片一百多位當事人的採訪。由于周恩來生前是中共黨內與知識分子關系最為密切的一位領導人,加上他一直擔任領導“兩彈一星”研製的最高機構——中央專委會的主任,錢學森與周恩來有相當密切的交往,因此他是《周恩來》一片中的重量級採訪人物。我們攝製組負責聯絡採訪對象的統籌告訴我,錢學森辦公室說,錢老幾乎不接受媒體採訪,他們要向錢老請示。有一天,錢辦打來電話,跟我約了一個時間,讓我去當時的國防科工委面談。紀錄片《周恩來》的上百位採訪對象中,上至江澤民主席、李鵬總理等當時中央最高領導人,下至普通工人、農民,我們均通過電話或傳真聯絡就能約定,要求面見匯報才能決定進行採訪的,錢學森是第一個,也是惟一的一個。

經過層層的哨卡,呈遞介紹信、填報會客登記、查驗證件,我來到了一間寬敞明亮的大辦公室,一位聲音洪亮、面色紅潤、偉岸高大的軍人接待了我。他自我介紹,名叫塗元季,是錢學森的秘書,也是他的學術助手。塗秘書告訴我,錢老退休以後從未接受過媒體的採訪,尤其是電視採訪,老人家幾年來一直閉門謝客。但錢老對周恩來有特殊感情,考慮到本片乃紀念周恩來誕辰百年之作,所以他破例答應接受採訪。

商量採訪具體細節的時候,我提出需要找一個大一點的屋子,而且要提前一小時為採訪布置燈光。塗秘書聽後皺起了眉頭,他告訴我,錢老家的房間都非常小,而錢老腿腳不便,無法出門,希望我們不要搞得太復雜,盡量縮短準備時間。對于我們採訪提綱中關于錢老被美國當局扣押五年而最終回國的一段,塗秘書說,錢老不願提起這段往事,我們可以採訪錢老的夫人蔣英。

由于當時我們主要是拍攝周恩來的生平,對作為科學家的錢學森本人並未有太多的研究,塗秘書指出了我們採訪大綱中大量的常識錯誤,其中他談到,我們理解的“兩彈一星”是核子彈、氫彈和人造衛星,這是錯誤的,應該是包括核子彈、氫彈在內的核彈和飛彈、衛星,稱為“兩彈一星”,而這中間最重要的是飛彈。如果沒有飛彈,核子彈相當于沒有槍的子彈,不可能成為一個重要的攻擊武器。人造衛星能否上天,主要取決于其運載工具——火箭,錢學森作為中國飛彈之父,其在中國國防尖端武器研發中的地位和作用就不言而喻。這次談話,是我了解錢學森的第一課,也開啓了我對錢學森的興趣。

一個春光明媚的早晨,我們來到國防科工委的宿舍,幾排紅磚三層家屬樓,錢學森的家就坐落在此。一樓是警衛戰士的住處,錢老一家住在二樓。進門後,發現這是典型的六七十年代民居建築,每個屋子都非常窄小。我們選擇了錢老的書房,但由于屋子太小,我們原來準備布置的十個燈,減成了四個,幸虧當天陽光明媚,我們更多地使用了自然光。當我們布置完畢,錢老面帶笑容,坐著輪椅被推到了書房。他的兒子錢永剛告訴我們,錢老時年八十有六,由于骨質疏松:基本上已離不開輪椅。但在和煦陽光的照耀下,我們看到錢學森膚色白皙,臉上並沒有很多的皺紋,他目光敏銳、明亮有神,不像一個年近耄耋的老人。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