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壯飛

錢壯飛

錢壯飛(1895年-1935年),浙江湖州人,中共隱蔽戰線的"龍潭三傑"之一;1915年考入北京醫科專門學校,1919年畢業後在醫院工作;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28年初到上海,入上海無線電管理處任職;1929年底,打入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黨務調查科,任徐恩曾的機要秘書;1931年4月25日,及時將顧順章叛變的絕密訊息告知中央,為保衛中共中央機關的安全做出了重大貢獻;後進入中央蘇區,歷任中革軍委政治保衛局局長等重要職務;1934年10月參加長征;遵義會議後被任命為紅軍總政治部副秘書長,1935年4月犧牲(一說失蹤)。

  • 中文名
    錢壯飛
  • 別名
    原名錢壯秋,亦名錢潮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浙江湖州
  • 出生日期
    1895年
  • 逝世日期
    1935年3月31日
  • 職業
    特工、原紅軍總政治部副秘書長
  • 畢業院校
    北京醫科專門學校
  • 信仰
    共產主義
  • 其他成就
    為保衛中共中央安全做出重大貢獻

人物簡介

​錢壯飛(1895年—1935年)同志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隱蔽戰線鬥爭的光輝代表;周恩來曾把他與李克農、胡底並列為黨的情報工作“龍潭三傑”;憑著對革命事業的赤膽忠心,錢壯飛深入龍潭虎穴,為保衛黨中央的安全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他的功績永遠銘刻于史冊。

1931年4月25日晚,正獨自值班的錢壯飛一連收到武漢發給徐恩曾的特急密電六封,他當機立斷拆譯密電;原來,長期負責中共中央機關保衛工作的顧順章在武漢被捕叛變,要將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機密全數供出;這一情況令錢壯飛極為震驚,他知道顧順章也了解自己的情況。

 千鈞一發之際,他不顧個人安危,及時將情況報告給黨中央,冷靜地通知中央機關和相關同志盡快撤離;26日早晨,錢壯飛像平常一樣,若無其事地把這些密電當面交給徐恩曾後,從容不迫地離開敵營。

接到錢壯飛的情報,周恩來指揮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各機關立刻採取行動,中共中央、中共江蘇省委和共產國際遠東局的機關立即全部轉移——錢壯飛為保衛中共中央機關的安全做出了重大貢獻。

周恩來總理在戰爭期間和解放後多次滿懷深情地提起錢壯飛,他還深情地這樣說過:如果沒有錢壯飛同志,我們這些在上海工作的同志早就不在人世了。

錢壯飛同志在對敵鬥爭中立下的豐功偉績,值得全黨永遠紀念他!

2009年9月14日,他被評為 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之一。

生平經歷

錢壯飛同志于1895年生于浙江省湖州一個商人家庭。1915年,他考入國立北京醫科專門學校(今北京大學醫學部),1919年畢業于國立北京醫科專門學校(今北京大學醫學部)。後留京行醫,還教過美術和解剖學,演過電影,擅長書法、繪畫和無線電技術。1925年經內弟介紹,他和夫人張振華在北京加入中國共產黨。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錢壯飛曾到馮玉祥的西北軍當軍醫,因欠餉嚴重、家計無著又去上海,一時失去組織關系。翌年,他在報上看到無線電訓練招考廣告,經考試以第一名的成績被錄取。

錢壯飛

錢壯飛無意中進入的這個訓練班,屬于國民黨新增的特務組織。錢壯飛考入訓練班後很快顯示出才華過人,又與特務頭子徐恩曾是同鄉,徐表示要調他當機要秘書。他感到關系重大,馬上通過各種途徑找到李克農,向黨中央請示。周恩來得知後認為機會難得,提出要將國民黨的特務組織拿過來為我們服務,並決定讓李克農、胡底與錢壯飛組成特別黨小組。直接歸中央特科單線領導,隨後經錢壯飛介紹,李克農、胡底也進入了國民黨特務機關,並受到徐恩曾重視。成為上海、天津方面的重要負責人,從而在國民黨情報系統中打進了一個“鐵三角”。

情報偵察工作,自古以來就是充滿了神秘色彩的隱蔽鬥爭。具有傳奇經歷的錢壯飛,更是中國近現代革命鬥爭中情偵工作的楷模。國民黨特務機關曾編寫教材,認為共產黨的情偵人員“對于政治有充分的認識”,“充滿了積極的、敏捷的、 興奮的、創造的精神”。而錢壯飛的成就,除了個人貭素和獻身精神外,主要歸功于黨的政治影響力和以周恩來為首的隱蔽戰線領導者的方針正確。

錢壯飛

中國共產黨的情偵工作,是自1925年廖仲愷被刺後由周恩來、陳延年領導的兩廣區委首先建立起來的。此後二十多年間,從特科、軍委二局到中央社會部,這一特殊戰線上的同志們始終遵循周恩來早期確定的原則,即建設有堅定革命意志的隱蔽精幹隊伍,而絕不能像反動階級那樣靠金錢、美色(前些年國內一些描寫地下工作的影視片恰恰因不懂這些,而有失實的地方)。

正是靠政治信念指導下的奮鬥精神,共產黨才能以弱小力量一再打入中國國民黨的要害部門。1933年,國民黨特務機關利用顧順章(不久又將他處死)介紹的共產黨特科情況,編寫了一部名為《特務工作之理論與實踐》的教材。書中也不得不承認:“C.P(註:英文“中共”的縮寫)的特務人員對于政治有充分的認識,對于黨及主義有充分的了解。他們工作的成分充滿了積極的、敏捷的、興奮的、創造的精神。”

錢壯飛于1929年打入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科後,以自己的精明能幹及難得的廉潔贏得上司器重。不過,特務頭子徐恩曾雖然欣賞錢壯飛的才華,畢竟還有防範。他隻讓錢壯飛處理檔案和電報收發,密碼本卻隨身攜帶。機要電報也一直由自己親譯,錢壯飛與李克農商議後設定一計。

一次陪徐恩曾到上海,乘這個色鬼進歌舞廳換衣服時,錢壯飛便把密碼本拿出來,由守在外面的同志迅速拍照後,再送回徐恩曾的兜內。此後,錢壯飛從報務員那裏接到電報後,對估計有價值的都由自己開封先譯,然後再原樣封好上送。同時,這份密碼也送到中央軍委和紅軍那裏。國民黨幾次大“圍剿”的計畫剛剛製定,尚未下發作戰部隊,其全部內容就已被破譯,並被送到軍委負責人周恩來及蘇區的毛澤東、朱德面前。

1931年4月24日,長期負責中共中央機關保衛工作的顧順章在武漢叛變,他被捕後要求把他送到南京,要將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機密全數供出。保證三天內將中共中央一網打盡,他還囑咐,不要讓徐恩曾身邊的人知道。當地特務機關向南京連發五封電報。此時正值星期六晚間,徐恩曾已去上海花花世界,錢壯飛用密碼本將其全部譯出,提前向黨中央發出警報。接到錢壯飛的情報,周恩來指揮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各機關立刻採取行動,中共中央、江蘇省委和共產國際遠東局的機關立即全部轉移。錢壯飛為保衛中共中央機關的安全作出了重大貢獻。

考慮到自己不便馬上離開,錢壯飛讓女婿乘夜車趕去上海報警。星期天一早,李克農得到訊息後,立刻通過陳賡找到周恩來。此後的兩天兩夜,中央幾十個秘密機關和幾百名工作人員緊急搬遷……星期一早晨上班後,錢壯飛平靜地將封好的六封電報交給了徐恩曾,結束值班後便乘車離開南京赴上海。錢壯飛出走後,徐恩曾害怕被追究,經疏通上司陳立夫和有關同僚,向蔣介石隱瞞了自己的秘書是共產黨以及密碼已經泄露之事。這樣,國民黨當局長期未變更密碼。直至紅軍長征時,對敵偵察仍主要依靠無線電偵聽。紅軍長征萬裏一次也未中埋伏,並總能選擇敵合圍的薄弱部位跳出。一個小小的密碼本,在中國歷史上起到的作用真是不容低估。

錢壯飛

錢壯飛離開南京時,考慮到帶著女兒和年幼的兒子不便行動,隻好忍痛將他們留下。出于愛子之情,他在辦公桌內給徐恩曾留了一封信,說明二人政見不同,卻不要殃及孩子,否則便要將掌握的徐恩曾貪污特務經費、暗算同僚和生活上的一些隱私都捅出來。事後,錢壯飛的女兒、女婿和幼兒都被抓捕,不過,徐恩曾畢竟擔心短處被揭發,關押一段時間又將他們釋放,錢壯飛卻從此再也沒能見到自己的兒女。

錢壯飛自知身份暴露,轉移上海後奉命進入中央蘇區,歷任紅一方面軍保衛局長、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總參謀部第二局副局長等,仍負責情偵工作;1934年10月參加長征,1935年遵義會議後被任命為紅軍總政治部副秘書長。

錢壯飛

1935年3月末,錢壯飛隨軍長征到達貴州金沙縣,為偵察南渡烏江路線隻身進入後山鄉幸福村梯子岩一帶附近的叢林,隨即失蹤,後被判定為犧牲;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被民政部追認為革命烈士。

錢壯飛同志墓址位于貴州省畢節地區金沙縣後山鄉張家埡口,被國家安全部和貴州省委、政府命名為國家安全教育基地和貴州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犧牲之地

貴州金沙說

對于錢壯飛這位諜海奇俠犧牲的地點和原因,多少年來一直眾說紛紜,大體上有以下說法:

一是空襲遇難;1940年,周恩來把錢壯飛家人接到延安,錢妻張振華在重慶苦苦等待了八年,此時才得知丈夫的死訊。錢壯飛次子錢一平回憶說:“在楊家嶺,周恩來和鄧媽媽把我叫去說,‘你爸爸在第二次過烏江時遭敵人襲擊,展開了激烈的戰鬥。等國民黨飛機停止轟炸後,隊伍集合走了一段路,我發現他不在身邊,就下令一支隊伍回去找……你爸爸犧牲了……那是1935年3月29日,他隻有40歲。’”另據當地民眾反映,在空襲時曾有人看見一位騎白馬的紅軍墜入烏江渡口,這位紅軍的體貌特征與錢壯飛極為相似。

二是行軍掉隊遭反動民團殺害。 持此說法的有金沙和息烽兩地。據金沙縣黨史辦調查,當紅軍大部隊過江後,有一位紅軍沿著主力部隊過江的路線單獨向烏江北岸方向走來。這位紅軍身穿青色軍裝,背一個黃布包和一個小皮包,隨身帶一支手槍,曾向當地民眾買東西吃。快黑天時,他誤入當地惡霸地主的幫凶黎叢山家,求黎帶他過江。黎叢山見他單身一人還帶著包裹,隨生歹意,便“熱心”地為他帶路。當行至今後山鄉岩口時,黎趁這位紅軍觀看過江路線時,猛然將其推入30餘米深的岩底,然後又下岩用亂石把他砸死,搶走了手槍和所有衣物,黎叢山回家後用手槍換了兩石米和一匹馬。後來當地民眾冒著極大的危險將這位紅軍的遺骨就地掩埋,建國後修水庫時又將其遷往後山鄉張家埡口,並立一石碑,上書:“紅軍烈士之墓。”金沙縣黨史部門經過多方調查論證後認為,這位遇害的紅軍就是錢壯飛。

貴州息烽說

但息烽縣黨史部門則認為,錢壯飛同志是渡過烏江後犧牲于息烽縣流長鄉宋家寨旁的沒良坑。據宋家寨的老百姓介紹,一位自稱叫夏樹雲的紅軍因病與大部隊失去聯系,棲身于宋家寨的一座山神廟內,被跟蹤而至的“清鄉團”骨幹羅紹安搶去行李。夏樹雲找到當地的裏長陳玉順說:“你們這裏一個大麻子搶去了我的行李,別的東西可以不要,但有一枚印章和一些書籍必須還給我,否則找到部隊後我可不答應。”此事後被清鄉委員宋子楨得知,他與手下密謀將夏樹雲推入40多米深的沒良坑中摔死。後據當時參與殺害紅軍的凶手之一宋昭榮(解放後被判無期徒刑,1980年減刑釋放)交代,那位紅軍的體形、相貌、年齡、口音均與錢壯飛酷似,後來又拿著錢的照片讓宋昭榮辨認,宋說照片上的人就是被宋子楨推入沒良坑的夏樹雲,因此息烽縣黨史辦認為夏樹雲就是錢壯飛。

犧牲謎團

金沙縣岩口村犧牲說

2002年經貴州省黨史部門最終認定,錢壯飛的犧牲地為金沙縣後山鄉岩口村,雖然至今仍有不少人持不同看法,但錢壯飛犧牲在金沙、息烽一帶的烏江渡口,看來已無疑議,但其死因真相究竟如何,目前尚無定論,隻有留待後人去辨析考證了。

此說疑點:

一、著裝特點不足以證明。此說中有記載“穿青色軍裝,背一個黃布包和一個小皮包,隨身帶一支手槍”,但黃布包、手槍、小皮包不足以證明此人就是錢壯飛。如果要說特點,錢壯飛的特征是很清楚的,就是他戴有眼鏡。在那個年代,戴眼鏡應該是最大的特征。

二、時間不對。據無線電營的同志回憶,南渡烏江時隨中革軍委無線電營的是一、六分隊。每個分隊有一部電台,配備報務員、機務員七八人。“無線電隊的任務是確保軍團首長與中革軍委及所屬部隊的通信聯絡。那時的電台裝備比現在笨重多了,光是一台收報機和一台發報機就有40多斤重,60斤重的蓄電瓶有6個,還有一個充電機,約有90斤重,其他還有機器零件箱和汽油瓶等,所有這些都要用人力運輸。”由于錢壯飛一直從事文職工作並隨中革軍委無線電營活動,而無線電營攜帶設備較重,行動不會太快,所以錢壯飛掉隊的可能性不大。

三、被害可能性很小。當時無線電營通常是24小時收報、譯報。在行軍過程中常常是分兩隊前進:一隊隨先頭部隊行軍,在先頭部隊停止前進後,即組織搭建報房,開機後同時通知另一隊開始行軍。在正常情況下,無線電營除有報房外,還有運輸排、警衛排、管理排三個排。錢壯飛是跟周恩來一起走的,應該是在隊伍中間。後山一帶已經接近江邊,應該屬于紅軍的警戒範圍,被人暗算幾乎不可能。且後山離渡口僅三四裏地,幾乎已到江邊。那幾天此地均為紅軍警戒區,錢壯飛被害的可能很小。

四、時間與事件不符。根據周恩來在延安時對錢壯飛的妻子張振華回憶說,錢壯飛是在第二次過烏江時躲空襲時離散的,隊伍集合走了一段路,我發現他不在身邊,就下令一支隊伍回去找,沒有找到。一直作為失蹤認定,後來定為犧牲。躲空襲應該是過了烏江以後的事,因為在南渡烏江時空襲僅有一次,即1935年4月1日,而在3月31日12時前紅軍已經全部渡過烏江。遇空襲隻能是過烏江後。根據地方志記載及革命文物普查及當地人的回憶,在息烽境內遭轟炸遺址僅有兩處:一處是息烽縣鹿窩鄉老窩寨的報恩寺,另一處則是息烽縣九庄鎮祖師山上的祖師觀。可見錢壯飛應該是過了烏江後犧牲的。

息烽縣九庄鎮犧牲說

以上這些都沒有確鑿證據,要想得出事實真相,應確定範圍和時間,採用科學推理才能找出。首先有幾點可以肯定:

一是錢壯飛犧牲時間應該是1935年3月31日至4月1日之間。二是可排除錢壯飛犧牲在過江前,即犧牲地點不可能在金沙縣後山,隻應在息烽縣境內。另處還有一個人證,可證明錢壯飛已經過江。據《息烽文史資料》第二集(1987年5月版)記載:1981年夏,原湖南省國防科工辦副主任、老紅軍鄒畢照不遠千裏從湖南趕到息烽尋找戰友錢壯飛的下落。他說,他與錢壯飛一起渡過烏江後,翻過一座高山(大岩頭)後,走了不遠就遭到敵機來騷擾,紅軍發出空襲信號,他們就各自分散隱蔽,空襲解除後,他們就失散了。

那麽,我們來詳細看看1935年3月31日和4月1日在息烽發生了哪些事件。

根據黨史資料記載,紅軍南渡烏江後三天內的戰事詳情是這樣的:1935年3月31日上午11時左右,紅軍全部渡過烏江。南渡烏江主要是從烏江上遊黃沙河地段經北岸後山一帶的大塘渡口、梯子岩渡口和江口渡口渡過的。

3月31日晚上,紅五軍團到達息烽縣九庄鎮,並在這裏宿營。為了不驚擾百姓,戰士們宿營在鎮上老百姓家門外。紅三軍團于4月1日到達九庄鎮與紅五軍團匯合。在九庄鎮,紅軍大造聲勢,到處寫著“打到貴陽去,活捉蔣介石”等標語口號。而此時,毛澤東、朱德則在息烽縣流長鄉一帶。4月1日,毛澤東、朱德在流長發出“佯攻息烽縣城,掩護主力通過川黔公路”的命令。

這時,在貴陽的蔣介石坐臥不安,因為息烽離貴陽不過70多公裏,貴陽方面已經為蔣介石夫婦準備好了兩乘滑竿,以備緊急時前往機場。4月1日11時左右,敵偵察機出現在息烽縣流長、新陽、鹿窩的老窩寨,再到九庄鎮繞了一圈回到貴陽。15時左右,四架轟炸機出現在息烽境內。飛機轟炸發生在九庄鎮的祖師觀和鹿窩鄉的報恩寺。在九庄鎮,十多名紅軍指戰員騎著馬沖出小鎮,將敵機引開。同時,另有一些紅軍戰士沖上高地,用機槍、步槍對空中的飛機開火。敵機在對九庄鎮的狂轟濫炸中,共投下了24枚炸彈,炸毀29間民房,100多名紅軍指戰員犧牲,數十人負傷。後來根據縣志記載及革命文物普查,還有鹿窩鄉的報恩寺也受到轟炸,犧牲紅軍數十人。

當紅三團在息烽縣城牽製國民黨中央軍五十九師與九十三師時,中革軍委和紅一軍團已經繞道向扎佐方向挺進了。在九庄鎮的紅五軍團和紅三軍團的部分紅軍也從九庄鎮繞過息烽縣城經石洞、貓場到了扎佐與中革軍委匯合。這就是3月31日至4月2日,紅一方面軍在息烽的全部戰事和情況。

從以上幾次戰事來看,如果我們排除了錢壯飛掉隊的可能和被反動武裝殺害的可能,那麽,他犧牲的最大可能就是犧牲于敵機的轟炸,這一點與《虎穴利劍》的描述一致。對于傳記作者的信息來源,雖然不可作為考證依據,但錢壯飛在轟炸中犧牲也是有可能的。當然,此說要成立應該滿足以下一些條件:

飛機曾丟有炸彈,有紅軍戰士犧牲,有紅軍戰士向飛機開火,時間應該是在1935年3月31日至4月2日之間,應該有相隔4小時、兩次遇到空襲的可能。

根據以上分析,滿足以上四個條件的有一個地方,息烽縣鹿窩鄉老窩寨的報恩寺;滿足五個條件的隻有一個地方,即息烽縣九庄鎮的祖師觀。因此,這兩個地方有一處可能是錢壯飛犧牲地。

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麽那麽多紅軍沒有被炸,卻偏偏炸到電台隊呢?我認為,情況應該是這樣的:1935年4月1日,四架敵機轟炸九庄鎮和鹿窩鄉兩地的時間是15時至16時之間。4月1日11時,有一架偵察機曾在烏江南岸鹿窩鄉、九庄鎮上空一帶偵察。

據周恩來回憶,錢壯飛是因躲空襲失蹤的。顯然,此次空襲沒有人傷亡,否則周恩來肯定要看犧牲的人當中是否有錢壯飛。由此看來,敵機此次空襲並未丟炸彈,隻是偵察。

根據《1935年中華民國空軍史》等資料,當時國民黨的飛機多是一戰時的老式偵察機。該偵察機有機載電台,很容易發現電台信號,故電台一直是被轟炸的重點。鹿窩鄉的報恩寺僅是一個小小的寺院,位于一個小山上的樹林之中。筆者下鄉時曾在此地當過代課老師,也曾帶領學生到此地為紅軍烈士掃過墓。因此,錢壯飛犧牲于此應該有一定的可能性。

但如果我們再深入分析,這種情況應該還有不符合邏輯的地方:一是周恩來明確說是在躲空襲時失散的,應該不會有錯。當時遭遇的飛機應該沒有丟炸彈,那就說明,當時應該是與偵察機相遇,即在4月1日11時左右。走了一段後,周恩來曾讓人回去找過,但沒有找到。如果說犧牲在鹿窩鄉的報恩寺,應該可以找到;如與電台隊在一起則不存在走失的事,如果犧牲,也應該有人知道。但是,無線電隊的同志不知道錢壯飛的行蹤,一直以失蹤記載,後來才確定為犧牲。從邏輯上來說,不可能犧牲在鹿窩鄉的報恩寺。

根據4月1日的戰事分析,除去鹿窩鄉的報恩寺,那麽飛機轟炸的地方就隻有九庄鎮一處,錢壯飛有可能犧牲在九庄鎮。但是,九庄鎮是紅五軍團和紅三軍團的路線,他是否有可能走到此地呢?

根據周恩來敘述錢壯飛是在躲避空襲時失蹤的這一線索,在這一天躲避敵機空襲的可能性有兩次。一次是飛機偵察時,也就是1935年4月1日11時左右,一次是4月1日15時左右。從資料上看,周恩來並沒有提到空襲時有人受傷或犧牲。因此可以肯定,躲避飛機空襲應該是第一次的偵察機。根據老紅軍鄒畢照回憶,他與錢壯飛一起渡過烏江後,“翻過一座高山(大岩頭)後,走了不遠就遭到敵機來騷擾”的情況來看,更證實了這一點。

因此,根據躲空襲失蹤這一點分析,我們可知,飛機出現在九庄鎮的時間是4月1日上午11時左右。那麽,由于鹿窩鄉離九庄鎮的路程是10公裏,可得出飛機在兩地上空的時間相隔不過幾分鍾,也就是說紅軍受空襲的時間也是4月1日11時左右。地點則可圈定在新陽到鹿窩之間的對門寨。這個地方正是翻過大岩頭的一段路,而這個地方又正是紅五軍團、紅三軍團與中革軍委、紅一軍團分開的地方。為什麽可以肯定在此地呢?因為在流長鄉和九庄鎮之間橫亙著一座較高的山——西望山,紅一方面軍是呈人字形避過西望山的,也就是說中革軍委和紅一軍團是從西望山的左面經流長到扎佐的,而紅五軍團與紅三軍團是經九庄鎮過石洞,從貓場繞過息烽到達扎佐的。因此,新陽與鹿窩之間的對門寨正是中革軍委、紅一軍團與紅五軍團、紅三軍團分開的地方。

因此,我們可根據推測和分析得出,錢壯飛很可能是在躲空襲時摔傷(或摔壞了眼鏡),由于沒有跟上隊伍,而其地點又正是紅五軍團、紅三軍團與中革軍委、紅一軍團分開的地方。當時錢壯飛已經被任命為中革軍委副秘書長,在當時已沒有較緊急敵情,或者在當時正好遇上紅五軍團或紅三軍團電台隊。由于錢壯飛在江西時擔任過無線電隊的教員,無線電隊的許多戰士都是他的學生,因此,錢壯飛很有可能被電台隊的戰士抬上擔架,或與紅五軍團、紅三軍團的同志一同行軍。他可能打算到九庄鎮後通過電台將自己的情況告訴周恩來。但是,當天15時來到九庄鎮後,就遇到了空襲。也就是說,他本來應該同中革軍委、紅一軍團前往流長,而現在卻跟紅五軍團或紅三軍團的同志到了九庄鎮。因此,極有可能是犧牲在九庄鎮紅軍中的一個。

在九庄鎮的紅軍烈士墓有三處:一處位于祖師山山頂後側;一處位于山腰處,離祖師觀右面約100米;一處位于祖師觀向上約200米處。每次掃墓都要請當年的老紅軍來講革命史。據老紅軍講,飛機是從息烽方向飛過來的,四架飛機經九庄鎮的求雨坡、棺山、煙登坡飛過九庄鎮後向祖師觀一帶投彈。紅軍為了吸引敵人火力,曾從祖師觀附近向敵機開火。

由于當時犧牲的紅軍被分葬三處,後來為了祭奠方便,當地政府決定將紅軍烈士的遺骸移往祖師山山頂。2006年12月為紀念紅軍長征勝利70周年而出版的《沿著紅軍的足跡——穿行多彩貴州》一書第127頁有這樣的記載:“犧牲的紅軍官兵除一名將領單獨安葬外,其餘合墓在九庄鎮南面的祖師山上。”

1968年左右進行了移遷烈士遺骸的工作。那裏長有十多棵柏樹。當時除了挖出遺骸外,還挖出了一個公文包的殘片和一副眼鏡,一隻鏡片已碎。眼鏡腿已經折斷,是放在一個鐵質眼鏡盒裏的。由于時間已經很長,出土時鐵質眼鏡盒已生銹,輕輕一碰便碎了。還有一支鋼筆和一些皮包的殘片。當時我們都認為這肯定是一位文書。最近,看到《重慶晚報》登出的錢壯飛的一張照片,覺得錢戴的眼鏡很熟,很像紅軍墓中出土的那副。

當然,我們不能肯定這副眼鏡就是錢壯飛的,但這些情況至少給我們提供了一些想象的空間。

當年負傷留在九庄鎮的三位紅軍戰士,隻知道在九庄鎮犧牲的紅軍烈士中有一位“將領”,但三人都不認識他,也不知其職務。查紅五軍團、紅三軍團重要首長,大多有其記載和下落,如果是紅五軍團或紅三軍團的將領,應該會有記載。會不會是因為認識錢壯飛的人不多,一般人都不知道他是誰?當然,像紅五軍團軍團長董振堂一定會認識他的,但由于董振堂在西路軍進入甘肅高台時犧牲,因此,錢壯飛的犧牲因此成謎也未可知。

根據這些細節,我們將過去有記載的和現在發表的文章中的一些細節,以及筆者的經歷來看,是否可作這樣一個推斷:

1935年3月31日,由于中革軍委無線電一隊正在與毛澤東、朱德一起行軍在去流長的路上,那麽偵聽的任務自然落到了無線電一隊的身上,錢壯飛與周恩來應該與無線電一隊留在鹿窩鄉報恩寺內繼續偵聽敵情。

這天的敵情應該是:蔣介石急令中央軍五十九師與九十三師從貴陽前往息烽阻止紅軍沖擊貴陽。當夜,毛澤東、朱德據此情況作出了以攻為守的戰術,于4月1日下令紅三團佯攻息烽縣城,吸引國民黨中央軍五十九師與九十三師。4月1日,通宵偵聽敵台的錢壯飛與無線電一隊又踏上行軍路。11時左右,在鹿窩鄉對門寨一帶遇到了敵偵察機。于是,大家忙到樹林裏躲空襲。在這裏,錢壯飛不慎摔了一跤,眼鏡掉到山岩下。待警衛員幫他到山下找到眼鏡時,隊伍已經走遠了。

由于耽誤了時間,錢壯飛與警衛員很可能掉隊。在他們追趕部隊,走到去流長與去九庄鎮岔路的時候,他們一定有過選擇。他們一定會向路邊的老百姓或掉隊的紅軍詢問無線電隊是否從此地經過。然而,據黨史資料記載,紅五軍團和紅三軍團都有無線電隊,當時紅五軍團還有三部電台。因此,走錯路的可能性是很大的。由于電台隊負重較大,錢壯飛二人追上紅五軍團或紅三軍團電台隊的同志是沒有問題的。

雖然路走錯了,但紅五軍團或紅三軍團無線電隊的同志應該會說服錢壯飛與他們一道從九庄鎮走。因為分開後,前面橫亙著一座高高的數百裏長的西望山,去流長和去九庄鎮都隻能從西望山的山麓走過。要麽再走回頭路從走錯路的地方走向流長,要麽向前走跟紅五軍團或紅三軍團從九庄鎮前往扎佐與中革軍委匯合,從中間走是無法歸隊的。因為考慮到隻需一天時間便可在扎佐與中革軍委匯合了,所以錢壯飛二人就與紅五軍團或紅三軍團電台隊來到了九庄鎮。從11時左右,沿著去鹿窩鄉方向的路,大約15時便來到九庄鎮。 和往常一樣,每到一個地方,無線電隊都要選擇較高的地方架設無線電天線。從九庄鎮的地勢情況來看,祖師山是九庄鎮的絕對製高點,而山腰的祖師觀應該是報房最好的選址。祖師山山頂則正是偵聽的最佳地點。當紅五軍團或紅三軍團無線電隊的同志正在安裝電台的時候,四架飛機飛來了,並向九庄鎮投下炸彈。九庄鎮西門一片火海,為了保護電台和司令部,十多名紅軍指戰員騎著馬朝祖師觀方向奔去;而在祖師觀內的警衛連為了將敵機引開,則沖出祖師觀。紅軍從三個方向同時用機槍、步槍對空中的飛機開火,目的是要把敵機引開,避免電台和司令部被炸。空襲時,錢壯飛應該是與無線電隊的同志沖出祖師觀,在附近對空射擊,後犧牲。由于認識錢壯飛的人不多,因此錢壯飛犧牲在九庄鎮的情況就沒有記載(所有犧牲紅軍都沒有留下姓名)。但我認為紅軍犧牲減員一般都會有記載,這個記載應該在紅五軍團或紅三軍團內,但由于後來紅五軍團在西渡黃河組成西路軍後,幾乎全部犧牲,故未留下資料。還有一個原因可能是因為錢壯飛臨時跟隨紅五軍團,也可能沒有多少人認識,故未記載。而紅三軍團長征到達陝北後,主力還在,若錢壯飛隨紅三軍團犧牲,應有記載。根據以上分析,息烽縣九庄鎮祖師山上的紅軍無名首長墓,很有可能是錢壯飛長眠的地方。

錢壯飛墓

解放後,原反動民團頭目受審時交代,當時他們捉住一個手拿雨傘自稱文書的中年人,認為是紅軍幹部便殺死投屍山洞,所說的外貌特征與錢壯飛一樣,烈士的最後結局才終于明了; 1935年3月29日犧牲于貴州息烽一帶,時年39歲。

錢壯飛

錢壯飛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隱蔽戰線鬥爭的光輝代表;周恩來曾把他與李克農、胡底並列為黨的情報工作“龍潭三傑”。

憑著對革命事業的赤膽忠心,錢壯飛深入龍潭虎穴,為保衛黨中央的安全做出了卓越的貢獻,他的功績永遠銘刻于史冊。

周恩來總理在戰爭期間和建國後曾多次滿懷深情地提起錢壯飛,他說,要不是錢壯飛同志,我們這些人都會死在國民黨反動派手裏。錢壯飛同志在對敵鬥爭中立下的豐功偉績,的確使我們的黨少走了彎路,全黨將永遠紀念他!

錢壯飛同志墓址位于貴州省畢節地區金沙縣後山鄉張家埡口。

2002年4月後山鄉作為錢壯飛犧牲地定論後,後山鄉得到第一筆實惠就是貴州省撥款1050萬,加上市縣的500多萬配套資金,為後山鄉修了一條20公裏長的出山公路。然後國家安全部撥專款興建了錢壯飛烈士陵園及錢壯飛烈士事跡陳列室。

現在位于後山鄉的錢壯飛烈士陵園及事跡陳列室分別系國家安全部、貴州省委、貴州省人民政府命名的“國家安全教育基地”和“貴州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是貴州省委宣傳部確定的貴州省16個重點建設和“改陳布展”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之一,同時也是全省50個紅色旅遊精品景點之一。

2005年至2007年兩年的參觀人數達20餘萬。

相關影視

電影  金陵之夜

電影:《金陵之夜》(1985)

錢壯飛

導演:錢江

編劇:曹碩龍、錢江

攝影:付靖生

美術:陳曉霞、郭巨海

錄音:董秋新

作曲:金湘

製片主任:孫慶吉

製片:劉長安

主演:孔祥玉、朱德承、張明子、王鐵成、孫飛虎

上映:1985年

地區:中國大陸

顏色:彩色

類型:劇情片

製作公司:北京電影製片廠

劇情簡介

1927年,蔣介石背叛革命,血腥屠殺共產黨員和愛國志士。地下黨員錢壯飛化裝成張醫師離開北京平安裏的家,轉移上海。

錢壯飛

錢壯飛一家人到了上海以後,他本人與黨失掉聯系,心急如焚。為了維持全家人的生活,他隻好考進無線電訓練班。在這裏,他受到同鄉徐恩曾的賞識——徐恩曾是國民黨中央秘書長陳立夫的表弟。

陳立夫接受蔣介石的密令,要在南京組建特務機關——國民黨中央黨務調查科,他委托徐因曾負責招兵買馬,徐推舉了錢壯飛。錢不便推辭,表示考慮。

1931年夏天,錢壯飛在杭州主持萬國博覽會開幕式,在會上認識了陳立夫。他在這裏偷聽到出賣彭湃等同志的告密者叫白鑫,很想把這個情況告知黨組織,不久,他在龍華寺的一次遊行集會上見到過去與他聯系的地下黨員胡北風,終于又恢復了與黨組織的聯系。中央批準了錢壯飛要求打入敵人內部長期潛伏的計畫。錢壯飛首先設法取得徐恩曾的信任,當上了徐的機要秘書,又安排巧計,弄到了徐從不離手的密電碼。

國民黨武漢行營的何成俊、蔡孟堅逮捕了負責共產黨中央安全保衛工作的顧順章,此人原為黨中央政治局委員,因失職造成澎湃等七位同志被捕,周恩來同志批評他之後,他不僅沒有悔改,反而更加放蕩,終于被捕。

錢壯飛

何、蔡二人為了爭功,分別往南京拍發急電。徐恩曾正在上海度周末,四封電報被錢壯飛收到。他連夜破譯,從中得知顧順章被捕叛變。他趁徐回來之前,親自坐火車到上海找黨組織匯報。

徐恩曾回到南京時,錢已轉回,親手將密電交給徐。徐向陳立夫匯報後,通知上海方面進行大搜捕時,共產黨中央機關已安全轉移,錢壯飛也已撤離了。

錢臨行前留給徐的信中說:“行色匆匆,不及面辭,政見之爭勿涉及子女,否則我將您的穢行公布于世……”這時,他才恍然大悟,但為時已晚,他無力地倒在桌邊。

錢壯飛出色地完成了任務,他告別妻子,離開上海前往中央蘇區參加紅軍;後在長征時在貴州烏江壯烈犧牲,時年40歲。[2-3]

電視劇  敵營十八年

原著:唐佩琳

導演:劉逢聲、林峰

主演:杜淳王鵬凱、阿斯茹、戴嬌倩

國家/地區:中國

對白語言:漢語國語

簡介 1927年春,廣州發生反革命政變,黃埔軍校六期生、秘密中共黨員江波(杜淳飾)身陷 囹圄。江波的新婚妻子康瑛(阿斯茹飾)懷著身孕被白匪軍追殺,逃亡中墜入江中。軍校教官趙一青受命中共特科,攜同女黨員滕玉蓮(戴嬌倩飾)展開對江波的營救工作。時逢國民黨少將旅長宣子奇回廣州招兵買馬,滕玉蓮隨父親、留洋回國的著名醫學教授滕謙(杜志國飾)拜會老友宣子奇。滕玉蓮謊稱江波是自己的戀人,宣子奇滿口應承幫忙保釋。

康瑛歷盡艱辛找到軍校,病困交加,被軍校學員、江波的摯友何昆(王鵬凱飾)送往滕謙開設的博愛醫院。何昆一直暗戀玉蓮,趁機對玉蓮大獻殷勤。

宣子奇指示政訓科長餘維三,讓其利用同軍校政訓處主任胡金山的關系保釋江波。胡金山通過最狠毒的陪斬方式考察江波,江波牢記趙一青囑托,最後關頭也不暴露身份,康瑛探監,獄警告知江波已被槍決,康瑛早產昏厥。

何昆與被救出獄的江波在醫院相遇,見滕玉蓮聲稱是江波的未婚妻,何昆醋意大發,與江波、玉蓮發生激烈沖突,並當面揭穿江波的妻子康瑛就在醫院,並生了孩子。趙一青潛入醫院,指示江波配合玉蓮打消宣子奇的懷疑和胡金山的盤查,並將江波安插進宣子奇軍中。

康瑛回鄉參加秋收暴動,為了救回被國民黨縣黨部抓走的農會委員,捕獲了羅綺麗的父親、豪紳羅胥仁作為人質。江波自告奮勇幫助羅綺麗救父,意在取得宣子奇信任,趙一青指示滕玉蓮配合。江波頂著康瑛及父親江大伯的誤解,在不能暴露身份的困境中,將計就計,利用女特工人員羅茂莉(鄧家佳飾)(羅綺莉的表妹)等敵人之間的矛盾,將羅父救出,並成功放走農會委員。宣子奇對江波刮目相看,提升為副官。

南昌起義軍餘部在湘南一帶神秘失蹤,宣部奉命清剿,身為國民黨特派員的何昆也偵察出起義部隊隱藏在十六軍中,密報胡金山。蔣介石密令宣子奇消滅義軍,江波計殺報務員,拖延了敵電令送達時間,起義部隊先于敵軍的合圍安全撤離。

江波通過羅綺麗把滕玉蓮調入宣旅做報務員。羅綺麗多次催促讓江與滕完婚,江波的拖延引起宣子奇疑心。趙一青指示玉蓮和江波假結婚,以消除宣的疑慮。

中共J省重要領導人顧一夫從蘇區返回上海,途徑宣部防區時被何昆逮捕,隨即變節。何昆封閉電台,押叛徒去南京。宣子奇聽了江波的鼓動,為搶頭功讓滕玉蓮給南京發了顧被捕的電報,滕趁機給趙一青發了同樣內容的電報。J省的中共人員迅速轉移,叛徒也被“紅隊”鏟除。

宣子奇懷疑江波鼓動他的搶頭功之舉動機不純,但又不便直言。此時,參加剿共的西北軍二十七師缺乏熟悉南方作戰的軍官,宣遂派江波支援,把滕玉蓮留在了軍中。

康瑛以妻子名義來到二十七師同江波聯絡,被何昆扣留。二十七師午夜暴動成功,康瑛被救,何昆逃脫。江波偽裝逃回宣部,向宣子奇追問滕的下落,宣推說去向保密。不久,噩耗傳來,所謂滕玉蓮奉命上調,實際是軍統特工羅茂莉的陰謀,滕剛到漢口即被秘捕,在押往南京途中遭遇沉船而失蹤。

江波誤中敵計,錯送情報,宣子奇部突然包圍陳家坡,趙一青和康瑛為掩護機關轉移被捕,江波設計除掉餘維三,救出戰友。

紅軍突圍北上,面對江波有關敵軍動向的情報,某些紅軍高層不相信。湘江一戰,紅軍損失慘重,江波也因失信于組織痛苦萬分。

宣子奇對“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有所質疑,被何昆舉報,江波助宣子奇挫敗何昆陰謀。宣子奇升任春江中將警備司令,江波被任命為情報處長。

紅軍到達陝北,趙一青被派入春江領導白區工作。中日局勢緊張,西安事變和平解決,挫敗了親日派的圖謀。

國共合作抗日,黨的地下組織漸次轉到地上。江波企望歸隊,黨組織指示江波,仍留在國民黨軍中從事收集軍事情報工作。

電視劇:《虎膽雄心》(《敵營十八年II》)(2008)

導演:桑華

主演:杜 淳、 王鵬凱、阿斯茹、朱虹

國家/地區:中國

對白語言:漢語國語

第一段落

形成期;故事從1937年“七七事變”以後的國際化大都市上海開始。中共地下黨員江波(杜淳飾)隨國民黨宣子奇部移駐上海,趙一清、康瑛(阿斯茹飾)等人也潛入上海。當時的上海波譎雲詭,國際國內各種政治勢力都在暗中較量。日本內閣拋出華北事變不擴大方案,妄圖以此為誘餌,脅迫中國政府放棄抵抗。汪精衛秘密派特使高宗武與日本特使船津辰一郎在上海密談媾和。情報被打入日本內閣情報局的三重間諜我黨秘密特工尤佳麗(朱虹飾)獲悉,她通過秘密渠道,把這個情報轉給了地下黨上海某情報組織負責人趙一青。趙一青讓康瑛將這一重要情報報發延安。不想我秘密電台已在何昆(王鵬凱飾)、嬌妮(屈菁菁飾)等國民黨特務的掌握之中。康瑛發報 時,與國民黨特務激戰,報務員犧牲。康瑛在江波、柳春桃等打入國民黨內部同志掩護下脫險。何昆意外被日海軍陸戰隊抓獲。趙一青命令江波查清電台暴露原因和‘高船密談’內幕。為防國民黨上海布防機密暴露,同時設法營救何昆。江波在尤佳麗、國民黨中央社記者許曼華、青幫頭子楊廣忠等配合下,設計巧捉日海軍情報軍官池田,並迫使其就範,救出了何昆,粉碎了國民黨投降派與日本政府的媾和陰謀。日海軍陸戰隊惱羞成怒,玩弄戰火。八一三淞滬抗戰爆發。蔣介石被迫同意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八路軍,並就《中共為公布國共合作宣言》發表談話,承認了共產黨的合法性,第二次國共合作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正式形成。

第二段落

蜜月期;淞滬激戰,為打擊共同的敵人——日本帝國主義,何昆放棄鏟共。蔣介石視察前線的訊息被日本特務機關井上機關偵知,井上賢二和山下珍子把這一情報密報日海軍,海軍決定派飛機中途截殺。尤佳麗巧妙將這一緊急情況告知何昆。蔣介石震怒,命令追查泄密者。軍統上海站站長段德彰受到處分,打入軍統的日本特務庄雅倩被捕,何昆代行站長職務。為消除日特對淞滬之戰的威脅,軍令部採納江波方案,決定對井上機關實施“刮骨”打擊。江波親任突擊隊長,何昆受命協助行動。鏟除井上機關,潛伏國民黨內部的共產黨員韓成仁等壯烈犧牲,為掩護嬌妮繼續留在日特機關工作,江波槍擊嬌妮,嬌妮負傷假死,激怒何昆。後撤突圍時,為掩護何昆送出重要情報,江波負重傷以至被認為死亡。柳春桃救下江波,但在國民黨潰退南京途中,柳春桃為保護江波犧牲。上海淪陷,江波受命國民黨軍令部潛回上海組建秘密情報網,與曾是敵手的黃埔同學、國民黨軍統特務何昆不期而遇。為鋤奸抗日,江波、何昆、尤佳麗、康瑛、許曼華、宮西中一等國共兩黨人員相互配合,及時獲取日軍情報,協助新四軍挺進江南,支持了國民黨武漢會戰和蘇聯對日的張鼓峰和諾門坎戰役,中國特工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首先做出貢獻。

第三段落

摩擦期;1939年,法西斯德國閃擊波蘭,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以江波、康瑛、尤佳麗為代表的地下黨配合國際反法西斯戰線,獲取日本有關北進和南下以及日本偷襲珍珠港的重要情報,幫助蘇聯及時抽調遠東部隊對抗西線德國入侵。他們甚至假國民黨之手將山本五十六的絕密行程轉告美軍,把山本五十六送下地獄。但是,他們自身卻處在日特、國民黨特務的雙重包圍中,戰鬥極其險惡。在如此艱難的處境下,他們憑著堅強的信念和超群的智慧,獲取了大量情報,為打退國民黨反共高潮,維護民族統一戰線,為八路軍、新四軍敵後抗戰不斷取得勝利,建立了殊勛。而在此階段,許多打入國民黨內部的共產黨員如方澤亮等英勇犧牲,宮西中一被捕。國民黨嬌妮殉國。故事以芷江會戰作結。江波把國民黨即將挑起內戰的絕密情報通過康瑛帶回延安,新一輪的鬥爭即將開始…

電視劇   江南鋤奸

編劇:張法純、皇甫宜川

出品人:丁澤興、張法純

製片人:張法純、楊智傑

總監製:梁志祥、張法純、倪新宇、周莉、趙樹清

總策劃:張法純、李海淵、劉英魁、景志剛

監製:張彥、江紅、于婉琴、張小林、陳明秀

主演:劉勁、于震、徐僧邢宇菲、李玉峰

國家/地區:中國

對白語言:漢語國語

劇情背景

1927年對共產黨來說是血雨腥風的一年。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中共中央兩次被迫遷移。第一次是從上海遷往武漢,第二次則是從武漢遷回上海。兩次遷移,都是因為猝不及防地遭到過去的盟友國民黨的突然襲擊。

中共武裝反蔣後把中央領導機關秘密建立在上海。首先是因為中共沒有穩定的根據地,隻能選擇在民眾基礎較好的大上海;其次是因為上海有租界,租界區華洋雜居、政出多門,各種勢力矛盾重重,且租界區不查戶口、交通便利。在租界區,國民黨的警察、憲兵和特務不能隨便執行“公務”,更不能開槍、捕人。租界巡捕房捉到共產黨,國民黨當局隻能通過法律程式進行“引渡”。“國中之國”的這種特徵正好可以加以利用,尋找掩護的職業和場所,設立黨的機關,進行秘密活動。

在這種錯綜復雜、暗流涌動的大歷史背景下,如何有效地保衛處于秘密狀態下的首腦機關,成為中共中央一切工作重中之重。于是,由周恩來首倡,在原中央軍委特務工作處的基礎上,籌建了“中央特科”這個政治保衛機構。

電視連續劇《江南鋤奸》正是以此為背景,表現了那個年代中共特科在黨中央領導下與敵人鬥智鬥勇清除內奸的傳奇故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