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號事件

銀河號事件

1993年7月23日,美國以獲得情報為由,指控中國"銀河號"貨輪向伊朗運輸製造化學武器的原料,並威脅要對中國進行制裁。同時,美國向"銀河號"所在的國際公海,派出了兩艘軍艦和五架直升飛機。 銀河號被扣留長達三周之久,9月4日,"銀河號"貨輪上最後一個貨箱被檢查完畢,沒有發現任何化學武器,"銀河號"被迫中止正常航運長達33天。

"銀河號"是一艘中國遠洋運輸總公司廣州遠洋運輸公司所屬中東航線上的一艘貨櫃班輪,固定航線為天津新港-上海-香港-新加坡-雅加達-杜拜-達曼-科威特

  • 中文名稱
    銀河號事件
  • 地點
    印度洋
  • 發生時間
    1993年
  • 牽涉國家
    中國、美國、沙特

基本信息

銀河號事件,中華人民共和國和美國之間的一次外交衝突,發生在1993年7月到9月間。“銀河號”是一艘中國遠洋運輸總公司廣州遠洋運輸公司所屬中東航線上的一艘貨櫃班輪,固定航線為天津新港—上海香港新加坡—雅加達—杜拜—達曼—科威特。

銀河號事件

7月7日,“銀河號”從天津新港出發,途經上海、香港、新加坡、雅加達,最後共載628個貨櫃,駛向中東。預計8月3日抵達位於波斯灣的杜拜港卸貨,然後去沙特達曼港和科威特港。7月23日起,美國聲稱握有確鑿證據,指責“銀河號”貨輪載有可以製造化學武器的硫二甘醇和亞硫醯氯運往伊朗的阿巴斯港。美國派出軍艦、飛機對銀河號跟蹤監視,並要求銀河號返航。“銀河號”在印度洋的國際公海海域上被美軍軍艦截停並扣留長達三周之久。中國外交部國際司副司長沙祖康以中國政府代表、中方檢查組負責人的身份處理這次件事。在美國的壓力下,中國態度軟化並最終讓步,同意在第三方的參與下進行檢查。8月28日,沙特和美國的聯合調查人員對停靠在達曼港附近的朱科勒海軍基地的銀河號進行檢查。9月4日,“銀河號”貨輪上第628個,也是最後一個貨箱被檢查完畢,沒有發現任何化學武器,三方簽訂檢查報告。“銀河號”被迫中止正常航運長達33天。中方曾要求美方賠償,但事後不了了之。

這個事件在中國國內引起強烈反彈。許多中國人認為,這是中國外交和海軍的失敗。中國國內的輿論也普遍認為,中國政府在處理此事上表現出的軟弱和退讓令人失望。美國政府事後態度強硬,堅持拒絕道歉,“因為美國的這次行動基於對不同情報來源的信任,儘管(這些情報)全都是錯的。”

事件大概

起因

1993年9月4日下午1點,中國“銀河號”貨輪核查結果在位於波斯灣的沙烏地阿拉伯達曼港宣布後,我在幾分鐘內自達曼發出《中沙代表及美顧問簽署檢查報告——“銀河號”未載硫二甘醇和亞硫醯氯》和《中國檢查組負責人發表聲明——“銀河號”清白無辜》兩條電訊。自7月23日起,美國指控中國“銀河號”貨輪載有硫二甘醇和亞硫醯氯兩類化學武器前體運往伊朗,製造了震驚世界的“銀河號”事件。“銀河號”貨輪被迫在達曼港接受檢查。

經過

(一)碧海丹心戰惡浪

“銀河號”是中國遠洋運輸總公司廣州遠洋運輸公司所屬的全貨櫃貨輪。1993年7月7日,該船按計畫在天津新港上貨後啟航,途經上海—香港—新加坡—雅加達,最後共載628個貨櫃,駛向中東,預計8月3日抵達位於波斯灣的杜拜港卸貨,然後去沙特達曼港和科威特港。

然而,美國無中生有掀惡浪。從7月23日起,以獲得情報為由,指控中國“銀河號”貨輪7 月15日從大連港出發,裝載著硫二甘醇和亞硫醯氯兩類製造化學武器的原料,正在駛往伊朗的阿巴斯港。美國官員還振振有詞地宣稱:美國政府要求中國政府立即採取措施,制止這一出口行為,並威脅說,否則,就要制裁中國。美國8月3日在與中國外交部的又一次交涉中,竟然要求中國政府命令“銀河”輪返回出發地;或由美國人登船檢查貨物;或者索性停留在某個地點,聽候發落。美國還向該貨輪計畫停靠的港口所在國散布其錯誤情報,並據此要求這些國家阻止該貨輪按計畫進港卸貨,製造了震驚世界的“銀河號”事件。

對於美方的多次無端指控和霸道行徑,中方提出了強烈抗議。為避免事態惡化,中方於8月3日指示“銀河號”暫停前進,在距離荷姆茲海峽10多海里的公海上拋錨。中方對美方的質疑經過認真、全面調查後,於8月4日明確告訴美方:“銀河號”貨輪根本沒有裝載美方所說的兩項化學品,並提出了解決問題的積極建議,包括在中東第一站杜拜港由當地海關與中方一同核查美國所懷疑的“銀河號”貨箱。8月7日,中國外交部負責人發表講話嚴正指出,美方所稱中國“銀河號”啟程日期、啟始港和抵達港完全失實,所謂該貨輪載有化學武器前體純屬造謠,並強烈抗議美方對中方的澄清置之不理的霸道行為。但是,直至8月12日,美方一名高級官員還宣稱:“我們有可靠的情報,證明船上載有化學武器前體,我們決心對該船進行檢查。”

美國的誣陷、指控和威脅,對“銀河號”來說猶如晴天霹靂,禍從天降。從8月1日開始,“銀河號”船員便發現一艘美國軍艦緊緊跟在後面,開始他們還以為軍艦是和他們一起航行,但是54歲的船長張如德,憑著多年當船長的經驗和航海經歷,隱隱覺得情況不正常。

8月3日上午8時,“銀河號”到達阿曼灣後,一架美國軍用直升機在“銀河”輪上空盤鏇跟蹤,查問“銀河”輪名稱、航向、航速、貨運情況,以及出發港、目的港等。美直升機艙門敞開,不時對“銀河”輪攝像拍照。當天中午12點30分,美軍艦61號駛近“銀河號”,一直尾隨其後。當日19點30分,“銀河號”貨輪按公司指示在阿曼灣距荷姆茲海峽約11海里處拋錨待命。這期間,美國軍艦61號、975號、996號輪番在它前後左右保持二至五海里的距離駛來駛去,掀起層層惡浪;美軍戰鬥機、直升機、偵察機不斷在它周圍低空盤鏇,捲起陣陣狂風,似乎要把整個“銀河”輪吞沒似的。

(二)同舟共濟渡難關

盛夏酷暑的波斯灣,陽光下氣溫高達攝氏50多度。漂泊公海上的“銀河號”船體曬得滾燙,手碰在甲板上或鐵護欄上,會燙起水泡。機艙里像個大蒸籠。但是,船員們卻不能像平常那樣洗澡及得到充分的營養補給。因為“銀河號”長時間漂泊公海,按正常航次攜帶的淡水和食物開始短缺。船長張如德不得不要求大家節水縮食。拋錨當天他們就開始降低一夥食標準,由平時的三菜一湯改為兩菜一湯,而且數量也比平常明顯減少。為了節約用水,有的人甚至一個星期沒洗澡。人消瘦了,體質下降了,病號增多了。但是他們並沒有被眼前的一切所嚇倒,當美國人從軍艦上給船長打電話說,“我們可以為你們提供油料、用水以及食品”時,張如德船長斷然拒絕說:“我們不需要!”船員們表示:為了維護祖國的尊嚴,他們寧可節儉用食,也決不要美國的一滴油、一滴水。

“銀河號”在荷姆茲海峽外拋錨10多天后,經過政府間交涉,又向西南方向移了38海里,停泊在阿聯東北部富查伊拉港外約50海里處的阿曼海公海上,後經多方努力,“銀河”輪進入達曼港,由中國政府代表與沙特政府代表一起進行檢查。美國派專家作為沙特方面的技術顧問參與檢查。

(三)“來者不善”何所懼   

8月28日上午,美、沙人員在中方人員陪同下對船上貨物進行清點和瀏覽檢查。

美方技術人員身著沙漠迷彩服,手提開箱工具、檢查儀器、手電筒,早已躍躍欲試,大有不查出美國情報局所稱的兩類化學品誓不罷休之勢;中方一再聲明“銀河號”未載美方所稱的兩類化學品,自然胸有成竹;至於沙方,它提供了一個美方要抓證據、中方要澄清事實的場所,與雙方友好。8月29日上午10點10分,開箱檢查開始了。運往伊朗的貨箱自然首當其衝。第一箱打開,全是一些鉛封黑色鐵桶。外行人一看確實大吃一驚。在場的美國人驚喜,沙特人驚奇,只有中國人沉住氣。美國技術專家們喜形於色,疾步向前,小心翼翼地琢磨這些黑鐵桶,以為這可能就是他們要找的兩類液體化學品。當被告知裡面是固體染料時,他們不信,仍從中間掏出兩箱打開看個究竟。即便是運往伊朗的裝鞋紙箱他們也不放過,懷疑裡面有液體化學品。這天上午,美國人接連打開了25個自中國運往伊朗的貨櫃。晚上,又檢查了其餘幾箱。至晚上11點左右,自中國(包括經香港轉)運往伊朗的貨櫃已經全部開箱檢查完畢,根本沒有美國所稱的化學武器前體——硫二甘醇和亞硫醯氯兩類化學品。

(四)錯誤情報被揭穿

美方在運往伊朗的貨箱中未查到他們要找的兩類化學品後,提出次日要查自天津新港和上海港上船的他們懷疑的所有貨箱。中方同意了美方的要求。但是,結果又使他們失望。美國人心慌了。於是,他們懷疑“情報”有誤。據他們透露,美情治單位提供的箱號是CSAQ 3101和CSAQ3102。當他們發現“銀河號”貨輪根本就沒有這兩個貨箱及其提單號時,便懷疑情報部門把“號碼”記錯了,因此提出要查相近、易混的CSAQ3010號貨櫃。中方欣然同意。但開箱一看,卻是運往巴基斯坦的撲克牌。美國人的愚蠢做法成了現場眾人的笑柄。

至晚上11點左右,自中國運往伊朗和凡美方懷疑並認為要查的從中國運出的貨箱共49個全部開箱查完,結果美國人仍一無所獲。於是他們便把賭注押在31日化驗結果上。化驗結果表明,上述化學品都不是硫二甘醇和亞硫醯氯。美國人處境尷尬,然而並沒有就此罷休。  

8月31日談判桌上,美方代表、美駐沙特使館參贊馬克尤姆(音譯)稱,華盛頓認為,美方只檢查了“銀河號”部分貨物,“不能公開承認船上未載硫二甘醇和亞硫醯氯兩類化學品。”他說,要么船上的中國貨全部開箱檢查,要么根據單子一部分一部分查,直到華盛頓認為可以了為止。

對美方的無理要求,中方代表指出:你們一再撕毀原先達成的協定,出爾反爾,不守信義。現在竟公然違背“絕不染指”第三國貨物的承諾,甚至要查“銀河號”全部貨櫃,這是霸道行為。美方人員自覺理虧,卻又百般狡辯,甚至不得不說出:“這是奉華盛頓之命。”沙特代表不願直接表態,於是建議:“以後達成的協定應見諸文字,三方簽字。”以巧妙方式表達了對美方做法的不滿。美方代表覺得沙方意見有些突然,看了對方一眼說:“你這建議我要請示華盛頓。”

9月1日晚5點20分,三方恢復會談。為向全世界澄清事實真相,中方鄭重宣布:“為更順利地進行下一步檢查,儘快查清事實真相,了結此事,中方在對美上述要求持反對立場的情況下,同意擴大檢查。”

結果

(五)“OK”先生簽字認錯

根據會談達成的協定,“銀河號”所載貨櫃全部開箱檢查。不過開箱越多,美國人顯得越緊張,越難堪。因為這只能說明他們無確鑿證據,胡亂開箱。所以,沙方代表有時似在挑逗美國人。當打開箱一看又是紙箱包裝的、分量很輕的日用商品,便問美國代表:“OK?!”美國人苦笑一下,“OK”。他們此時已不那么盛氣凌人和囂張了。直到“銀河號”所載628個貨櫃全部開箱檢查完畢,仍然查不出美國指控的化學武器前體硫二甘醇和亞硫醯氯兩類化學品。在鐵的事實面前,美國人不得不認輸了。9月4日下午1點,中、美、沙三方代表正式簽署“銀河號”《調查報告》,確認“銀河號”貨輪未載有上述化學武器前體。至此,美國人在其一手製造的“銀河號”事件的較量中輸得精光,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1993年9月4日中國、沙特代表及美國顧問簽署檢查報告,確認“銀河號”未載“化學武器前體”硫二甘醇和亞硫醯氯。    

影響意義

隨著中國在國際關係上與美國產生的衝突及其激烈程度,中國民眾滋生出的一種反應性民族主義情緒也開始強化。1993年出現的"銀河號"事件,刺激了中國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結。到1999年5月8日,美國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使中國青年和民眾的民族主義情緒達到一個頂峰,以青年學生為代表的民眾在各地開始了反美的示威遊行,在某些城市甚至出現過激行為。緊接著,在2001年又發生了中美撞機事件。另外,美國對台灣態度也嚴重影響著中國民眾的民族主義情感。可以說中美關係在九十年代一直磕磕絆絆、矛盾重重。在與美國的衝突中,中國民眾不斷感到美國的敵意及其強加給中國的屈辱。這使人們自然地同中國在近代史上的弱勢地位和屈辱歷史聯繫起來,增強了民族的恥辱意識和民族痛楚。

與此同時,中國全體民眾也在國家實力增強的背景下,民族認同重新得以強化。從1997年香港回歸,1999年澳門回歸,到2001年加入WTO,並贏得2008年奧運會的舉辦權等一系列事件都大大強化了中華民族的認同心理,民族自豪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和宣洩。因此,中國民眾在對美國關係中所感受到的屈辱心理和對自身成就的自豪感成為了民族主義的合成劑。在屈辱和自豪之間的反覆摩擦,民族主義情緒已經不可避免地重新點燃了。現實民眾中樸素的民族主義情緒與知識分子中的民族主義者相互影響,更加給民族主義造成了相當地聲勢。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