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島 -東海大陸架東部邊緣中國固有島嶼

釣魚島

釣魚島,是釣魚島列島的主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固有領土,位于中國東海,距溫州市約356千米、福州市約385千米、基隆市約190千米,面積4.3838平方公裏,周圍海域面積約為17萬平方公裏。固有領土是1972年美國將其“行政管轄權”連同琉球一起“交給”日本,歷史上琉球並不屬于日本。中日釣魚島爭議由此產生。自1970年代開始,華人組織的民間團體曾多次展開宣示主權的“保釣運動”。2014年Apec會議期間,日媒稱安倍對釣魚島問題讓步,承認存主權爭議。

  • 中文名稱
    釣魚島
  • 面積
    6.3平方公裏
  • 外文名稱
    Diaoyu Island
  • 人口
    暫無人居住
  • 別名
    釣魚台,釣魚嶼,釣魚山
  • 行政區類別
    台灣省宜蘭縣頭城鎮大溪裏
  • 氣候條件
    亞熱帶季風氣候
  • 所屬地區
    中國東海地區
  • 著名景點
    釣魚島及附屬島嶼
  • 下轄地區
    赤尾嶼,黃尾嶼,南小島,北小島
  • 機場
    (最近)中國台灣桃園國際機場
  • 政府駐地
    無人島嶼
  • 火車站
    (最近)基隆站
  • 地理位置
    25.75°N,123.47°E
  • 漢語拼音
    Diàoyú Dǎo
  • 主權歸屬
    中華人民共和國

​基本信息

中國大陸名稱:釣魚島(亦稱釣魚台、釣魚嶼、釣魚島列島)

釣魚島釣魚島

港澳台名稱:釣魚台(或“釣魚台列嶼”)

英文名稱:Diaoyu Island

島嶼組成:釣魚島列島(Fishing Islands)由釣魚島(主島,面積最大)、黃尾嶼赤尾嶼南小島、北小島和3塊小島礁,即大北小島、大南小島、飛瀨島等8個無人島礁組成。(這些島嶼在地質上和花瓶嶼、棉花嶼、彭佳嶼一起,都是台灣北部近海的觀音山、大屯山等海岸山脈延伸入海後的突出部分,為台灣島的附屬島嶼。)

經緯度位置: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分散于北緯25°40′~26°、東經123°~124°34′之間。

位置描述溫州市約356千米、福州市約385千米、基隆市約190千米(以釣魚島主島為中心描述)。

總面積:約6.344平方公裏(日本方面宣稱則是5.56平方公裏)

最早發現時期:中國隋朝時期(那時中國的台灣和釣魚島鄰近著另一個獨立的國家叫“琉球”,隋煬帝曾派使臣朱寬召其歸順,又曾派陳棱、張鎮周等率軍入侵,入侵途中便有經過釣魚島。)

最早記載文獻:明朝永樂元年(1403年)的《順風相送》、清代名著《浮生六記》。

居民人數:無(因自然條件沒有淡水的關系)

所屬地區:台灣地區宜蘭縣頭城鎮大溪裏管轄(1972年5月15日,美國將琉球主權移交日本時,將釣魚台列島的行政管轄權也交給日本。)

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領海基線

釣魚島、黃尾嶼、南小島、北小島、南嶼、北嶼、飛嶼的領海基線為下列各相鄰基點之間的直線連線:

1、釣魚島1 北緯25°44.1′ 東經123°27.5′

2、釣魚島2 北緯25°44.2′ 東經123°27.4′

3、釣魚島3 北緯25°44.4′ 東經123°27.4′

4、釣魚島4 北緯25°44.7′ 東經123°27.5′

5、海豚島 北緯25°55.8′ 東經123°40.7′

6、下虎牙島 北緯25°55.8′ 東經123°41.1′

7、海星島 北緯25°55.6′ 東經123°41.3′

8、黃尾嶼 北緯25°55.4′ 東經123°41.4′

9、海龜島 北緯25°55.3′ 東經123°41.4′

10、長龍島 北緯25°43.2′ 東經123°33.4′

11、南小島 北緯25°43.2′ 東經123°33.2′

12、鯧魚島 北緯25°44.0′ 東經123°27.6′

基本概述

釣魚島是釣魚島列島的主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固有領土,位于中國東海,距溫州市約356千米、福州市約385千米、基隆市約190千米,面積4.3838平方公裏,周圍海域面積約為17萬平方公裏。1972年美國將其“行政管轄權”連同琉球一起“交給”日本,歷史上琉球並不屬于日本。中日釣魚島爭議由此產生。自1970年代開始,華人組織的民間團體曾多次展開宣示主權的“保釣運動”。2012年9月10日起,中國政府部門對釣魚島及附屬島嶼開展常態化監視、監測;2012年9月11日,中央電視台首播釣魚島天氣預報。2012年9月17日,中央電視台報道:“中國學者發現1895年(清光緒二十一年)日政府就知道釣魚島是中國的。”

釣魚島釣魚島

名稱由來

中國有關釣魚島的最早文獻出自明朝永樂元年(1403年)的《順風相送》,稱該島為“釣魚嶼”。其後文獻及官方輿圖亦採用“釣魚嶼”名稱,見諸如明朝嘉靖十三年(1534年)第十一次冊封使陳侃所著《使琉球錄》、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浙江提督胡宗憲編纂之《籌海圖編》、清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乾隆皇帝欽命繪製之《坤輿全圖》(《坤輿全圖》使用閩南語發音,稱為“好魚須”[Hao-yu-su],即“釣魚嶼”)。台灣沿用“釣魚台”名稱至今。大陸現代則稱該島為“釣魚島”,有時也用“釣魚台”的名稱。

地理位置

釣魚島位于距溫州市約356千米、福州市約385千米、基隆市約190千米處。 大陸福建福州長樂國際機場東偏南約385公裏(208海裏)處。日本沖繩那霸空港西偏南約417公裏(225海裏)處。

釣魚島呈番薯形,東西長約3.5公裏,南北寬約1.5公裏,面積約4.3平方公裏。地勢北部較平坦,南部陡峭,中央山脈橫貫東西;最高山峰海拔362米,位于中部;其它尚有高程320米、258米、242米的山峰若幹,及4條主要溪流。位于東海大陸架上。而日本沖繩琉球群島則是大陸架之外的火山島,並且琉球群島處于東海大陸架上。

釣魚台列島實為台灣大屯山之延伸,故依據1960年生效的大陸架公約觀點,釣魚台列島理應為台灣島的一部分。

自然氣候

釣魚島面積小,四周被廣大海洋包圍,受海洋影響大,其氣候具有海洋性氣候。

旅遊景區

釣魚島本身面積較小,目前並未開發旅遊資源,但因為2012年沸沸揚揚的中日釣魚島爭端而名聲鵲起。當然,釣魚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如果釣魚島以後發展旅遊業,其歷史意義將成為一個旅遊熱點。

2014年劉庄紫雲觀農家樂創始人朱宣成先生地球是圓的,釣魚島是中國的堅定立場。

釣魚島

釣魚島面積居八小島之冠,約4.3平方公裏,島上基岩裸露,尖突起,土層基薄,缺乏淡水山茶棕櫚馬齒莧隨處可見,仙人掌遍地叢生。這些植物顯然為了適應海上強風的自然環境,都長得又矮又粗壯,其中很多便是名貴葯材。有一種叫海芙蓉的海草,生長在沿岸的岩石縫中,是防治風濕症和高血壓的良葯。我國沿海採葯者有不少人祖輩在釣魚台諸島採摘中草葯。

釣魚島

黃尾嶼

位于釣魚島東北的黃尾嶼,陡岩峭壁,屹立于海中,成千上萬的海鳥棲居在這裏,每年4-5月間,成群的海鳥幾乎遮住了黃尾嶼的天空。海鳥在黃尾嶼產卵,數量極為驚人,登岸撿拾鳥蛋者,俯拾即得。海鳥因甚少與人接近,人亦少在此狩獵,故鳥不怕人,捕捉極為容易。黃尾嶼因鳥多,又稱為“鳥島”。 釣魚島一帶是太平洋的海鳥棲身所,可是海鳥好似有兩個不同的家族,隻分別棲身在黃尾嶼和北小島上,而居中的釣魚島僅是兩島之間的停留站。白天兩島的海鳥各自離島覓食,疲倦時便在釣魚島上休息,一到傍晚,便各自飛返自己棲身的黃尾嶼與北小島。   

黃尾嶼除鳥多外,還有豐富的海產。這裏的龍蝦特別肥大,最大的甚至有鴨子那麽大。島上另一著名的生物是蜈蚣,它們身長約20-30釐米,有紅色、黑色兩種,都生長在陰暗的石縫中,在陽光下行走時,閃閃發光

北小島

又稱為鳥島。位于中國釣魚島以東約5千米處。寬約540米,長約880米,周長約3.2公裏,面積0.31平方千米。與南小島,目前為無人居住的島嶼 。1996年7月14日,日本好戰人士在北小島設定了一座燈塔。2012年3月,日本將釣魚島附近的“北小島”劃為國有財產

南小島

又稱為蛇島。面積約0.40平方千米,最高海拔139m。南小島蛇多,簡直遍布全島,最大的有碗口粗,最小的則如小手指頭細。蛇的顏色一 般以黃色、黑色居多,但都是無毒的。南小島也許由于蛇太多,鳥類竟然絕跡。從遠處海面望去,平坦的沙灘,綿延100餘米,與另一處高達300米的陡峭山坡相接,組成一個氣勢雄偉、景色壯麗、山海相映的地貌景觀,目前無人居住。此外,釣魚諸島由于風力太大,又缺乏淡水,因而沒有蚊蟲

北小島和南小島孤懸于海中,兩島相隔約200m,古時合稱橄欖山。與釣魚島組成一個天然的“蛇島海峽“。就地形觀察,它們原為一個島嶼,後因斷裂活動,地塹陷落,一島分裂為二。雖然同源,但它們卻各有特色。北小島以鳥多著名。南小島則以蛇多著稱,南北小島之間的海峽長約150m。在東海風浪大時,中國台灣、福建一帶漁民會將船隻駛于此一海峽以避風浪。

赤尾嶼

赤尾嶼是釣魚台列島最東端的島嶼。其地理位置位于東經124°34′09〞~124°33′50〞,北緯25°53′54〞~25°54′06〞,面積為0.0609平方公裏。亦稱赤嶼、赤坎嶼、赤尾山、赤尾島、赤尾礁。

北嶼

原名大北小島,是台灣島附屬島嶼東北諸島的東段島鏈釣魚台列島的組成部分,位于釣魚島東北約6千米處,行政上隸屬于台灣省宜蘭縣頭城鎮。大北小島和北小島同為釣魚島群島8大主島之一,由于名稱上有所混淆,2012年3月3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島保護法》,國家海洋局對中國海域海島進行了名稱標準化處理。經國務院批準,中國國家海洋局、民政部現將大北小島的標準名稱定為北嶼。

南嶼

原名大南小島,是台灣島附屬島嶼東北諸島的東段島鏈釣魚台列島的組成部分,位于釣魚島東北約7.4千米處,行政上隸屬于台灣省宜蘭縣頭城鎮。也稱蛇島,因該島上多蛇而得此名,該島嶼目前無人居住。大南小島和南小島同為釣魚島群島8大主島之一,由于名稱上有所混淆,2012年3月3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島保護法》,國家海洋局對中國海域海島進行了名稱標準化處理。經國務院批準,國家海洋局、民政部現將大南小島的標準名稱定為南嶼。

飛嶼

原名飛瀨島,釣魚島列島8個小島之一,也是最小的一個,面積為0.007平方公裏,無人島,位于福建正東,台灣東北東經123°-124°34′,北緯25°40′-26°左右,距基隆102海裏,距那霸230海裏。處在我國陸地領土自然延伸的大陸架上,以沖繩海溝與琉球群島相隔,周邊海域為新三紀沉積盆地,富藏石油。台灣島附屬島嶼。行政上隸屬于中國台灣宜蘭縣頭城鎮,郵編為290。2012年3月3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島保護法》,國家海洋局對中國海域海島進行了名稱標準化處理。經國務院批準,國家海洋局、民政部現將飛瀨島的標準名稱定為飛嶼。

釣魚島

北小島

北小島位于釣魚島以東約5公裏處,北緯25°43.8′,東經123°32.5′,長約1030米,寬約583米,面積約0.33平方公裏,最高海拔約125米,呈近平行四邊形,西北—東南走向。我國現已公布北小島和北小島上2座山峰及周邊3個小島的標準名稱。

南小島

南小島位于北小島東南,距釣魚島約5.5公裏,北緯25°43.4′,東經123°33.0′,長約1147米,寬約590米,面積約0.45平方公裏,最高海拔約139米。島體呈橢圓形,東南側坡度較大,中間大部分為平地。因島上蛇多,也被稱為“蛇島”。我國現已公布南小島和南小島上1座山峰及周邊11個小島的標準名稱。

戰略價值

位置

釣魚島列嶼僅為無人島,但其身處中、日兩國之間的沖繩海槽。在大陸架劃分上,中國和日本是相向而不共架的大陸架,由沖繩海槽分隔,但釣魚島位于沖繩海槽的西側上沿。一旦日本擁有釣魚島,那不隻是佔領釣魚島列嶼那幾座島,而是讓其領土踏在中國的大陸架上,中國和日本就變成了相向而共架的大陸架。中國軍事科學學會副秘書長兼少將羅援指,根據《國際海洋法公約》,如果釣魚島被日本佔據,中日就得按中間線原則劃分大陸架,中國不僅丟失大量的海洋管轄區和海底資源,而且美日對中國的戰略封堵線,將從第一島鏈又前推到中間線以西。  

日本近年對東海的調查投入大量資源,按照日本前國土交通大臣扇千景的說法,這些海域中埋藏著足夠日本消耗320年的錳、1300年的鈷、100年的鎳、100年的天然氣,以及其他礦物資源和漁業資源,日本了解,獲得這些海域,將使日本由資源小國而成為東亞的資源大國。至于東海的油氣儲量大約77億噸,亦足日本使用近百年。

資源

釣魚台列島及其附近海域,不僅蘊藏有大量石油資源,在其它方面也有巨大的經濟價值。這裏是我國東海靖魚場。太平洋黑潮流經這裏,帶來了大批魚群,所以我國浙江、福建和台灣等地的漁民經常到這一帶捕魚。在釣魚島與東南方的北小島、南小島之間,有一條寬達1000多米的“蛇島海峽”,風平浪靜,成為漁民的天然避風港灣。在這個海峽港灣中,還盛產飛花魚,台灣省基隆、蘇澳兩地漁民,常靠此漁區生存。

歷史文化

古代記載

中國最早發現、開發釣魚島,通過先佔取得主權。釣魚島及其附近海域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人民進行捕魚採葯避風休息等活動的場所。至晚到明代就已經被中國人民發現、利用和命名。《更路簿》、《順風相送》等中國古籍完整記載了中國漁民在此海域的航線。在1895年前長達5個世紀的時間裏,中國一直在平穩地行使這些權利。  

琉球原是明、清兩朝的藩屬國,向明、清朝貢,明、清兩朝均派遣使臣對琉球諸王進行冊封。釣魚島位于前往琉球必經的航路上,冊封使臣前往冊封琉球諸王,均以這些島嶼為航海標志,所記《使琉球錄》等官方文書,詳細記載了前往琉球途經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的航海經歷,反復確認了中琉邊界,史實說明釣魚島不屬于琉球的範圍。

中國政府有效統治和管理釣魚島,鞏固了主權。歷代中國政府都將釣魚島列入疆域之內,採取開發、利用和管理行政措施,行使主權,進行有效統治。1171年(南宋乾道七年),鎮守福建的將領汪大猷在澎湖建立軍營,遣將分屯各島,台灣及其包括釣魚島在內的附屬島嶼在軍事上隸屬澎湖統轄,行政上由福建泉州晉江管理。明、清兩朝均將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列入疆土版圖,劃為海防管轄範圍之內。1562年(明朝)《籌海圖編》、1863年(清朝)《皇清中外一統輿圖》均有清晰規定和標示。史實說明,中國政府通過多種形式管理釣魚島,有效行使和鞏固了對釣魚島的主權。

日本欲佔

1786年日本仙台藩人林子平製作的《三國通覽圖說》之《琉球國全圖》已列出釣魚島群島,並註明這是中國往琉球的航道,98年後,亦即1884年,日本福岡人古賀辰四郎聲稱“發現”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並向日本內務省申請劃入日本國界(1894年至1933年古賀辰家族曾在主島釣魚島開發魚業加工場);日本內務卿山縣有朋就此事致函外務卿井上馨。 井上馨于1885年覆函說:“此島嶼近清國之境,較之前番勘察已畢之大東島方圓甚小,且清國已命其島名。近日清國報紙等,風傳我政府欲佔台灣近旁之清國所屬島嶼雲雲,對我國心懷猜疑,我國已屢遭清政府之警示。此時若公然驟施立國標諸策,則易為清國所疑。竊以為目下可暫使其實地勘察,細報港灣之形狀及有無開發土地、物產之望,建立國標、開發諸事可留待他日。”山縣有朋因應井上馨建議,覆函沖繩,拒絕馬上在釣魚島訂立國標,並在信件強調事件“勿讓傳媒得悉。

日本侵佔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在戰爭尾聲時,日本于1895年1月14日通過內閣會議決定,聲稱釣魚島為“無主地”,在釣魚島建立標國標,正式劃入日本版圖。4月17日中日雙方簽定《馬關條約》,註明將“台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各島嶼”割讓與日本,條約又指明兩國將按照此一條款,以及條約粘附的台灣地圖,另行劃定海界。  

雖然在時序上,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佔領與《馬關條約》及中日戰爭有關,但日本人認為釣魚島並非從馬關條約割讓,中、日雙方此後亦沒有正式劃下仔細的海界。

二戰轉交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作為反法西斯戰爭勝利成果的《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明確規定了日本的領土範圍。1943年12月中、美、英《開羅宣言》規定,三國的宗旨,在剝奪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在太平洋上所奪得或佔領的一切島嶼,務使日本將所竊取于中國的領土歸還中國。日本以武力或貪欲所攫取的其他土地,亦務將日本驅逐出境。  

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不僅再次確認《開羅宣言》的上述規定必將實施,更將日本的主權“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人所決定其他小島之內。” 1946年1月29日,《聯合國最高司令部訓令第667號》明確規定了日本版圖的範圍,即“日本的四個主要島嶼(北海道、本州、四國、九州)及包括對馬諸島、北緯30度以南的琉球諸島的約1000個鄰近小島”。《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確定的日本領土範圍是明確的,其中根本不包括釣魚島。

1951年9月8日,日美將對日作戰戰勝國的中國和蘇聯排除在外,私下達成《舊金山和約》,將北緯29°以南的南西群島(包括琉球群島及大東群島)等交由美國托管。1953年12月25日,美國琉球民政府發布的《琉球列島的地理的境界》(第27號布告),將當時美國政府和琉球政府管轄的區域定為包括北緯24°、東經122°區域內各島、小島、環形礁、岩礁及領海。這份布告所確定的範圍將中國領土釣魚島挾帶其中。1971年6月17日,日美簽訂“歸還沖繩協定”時,這些島嶼也被劃入“歸還區域”。日本政府據此主張對釣魚島的領土主權。

保釣運動

1971年12月30日,中國外交部的聲明指出:“美日兩國在‘歸還’沖繩協定中,把我國釣魚島等島嶼列入‘歸還區域’,完全是非法的,這絲毫不能改變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釣魚島等島嶼的領土主權”。美國政府也表示:“把原從日本取得的對這些島嶼的行政權歸還給日本,毫不損害有關主權的主張。美國既不能給日本增加在它們將這些島嶼行政權移交給我們之前所擁有的法律權利,也不能因為歸還給日本行政權而削弱其他要求者的權利。對此等島嶼的任何爭議的要求均為當事者所應彼此解決的事項。”直到1996年9月11日,美國政府發言人伯恩斯仍表示:“美國既不承認也不支持任何國家對釣魚列島的主權主張。”  

對于美日之間私下簽署的沒有中華人民共和中國合法政府參加的所謂《舊金山和約》,中國政府在1951年9月8日發表的聲明中就已指出其非法性。據此產生的“托管”和“歸還”,將釣魚島裹挾其中,侵犯了中國的領土主權,也成為中日領土之爭的根源。《舊金山和約》及其他相關規定,無權涉及和決定中國領土的歸屬問題,不能產生將釣魚島主權授予日本的法律後果。日本的領土範圍本已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通過《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加以確定,但“二戰”以後日本在釣魚島問題上沒有停止動作。先是毀掉島上的中國標記,再對諸島重新命名,在島上修建機場等設施。近年來,更以所謂“民間行為”為先導,企圖造成一種“實際控製”的既成事實,再以“租借”、“接管”等所謂“政府行為”,漸進式鋪墊佔據釣魚島的法律基礎,以期逐漸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但是,鑒于日本對釣魚島主權主張和侵佔行為的非法性,日本一系列精心設計的所謂“政府行為”,既無合法依據,也不構成國家權利的行使,自始即無法律效力,今後也不能產生法律效力。

1992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及毗連區法》中的“領土條款”,明確規定釣魚島等島嶼是中國領土,重申了釣魚島等島嶼屬于中國領土的法律屬性。

2004年,保釣人士首次登島。3月24日6點26分,來自中國大陸的七位保釣人士,在全球範圍內保釣運動從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以來,第一次登上這塊“深海中的翡翠”中國釣魚島。請記住這七個名字,他們是:馮錦華張立昆尹東明胡顯峰、王喜強、方衛強和殷敏洪。

2009年,中國海監執法船開赴釣魚島,既是依法行使對中國領土釣魚島及其附近海域的巡航執法,也是中國行使對釣魚島主權的具體體現。

2012年8月15日,抗戰勝利67周年紀念日;兩岸三地的7名保釣人士乘坐“啓豐二號”成功登上釣魚島。

(註:日方為“鞏固”對釣魚島的“主權”,于2012年取名“尖閣列島”,且沿用至今。)

史書記載

中國關于釣魚島的最早記載可追溯到千年前的隋朝,那時中國的台灣和釣魚島鄰近著另一個獨立的國家叫琉球,隋煬帝曾派使臣朱寬召其歸順,又曾派陳棱、周鎮州等率軍攻打,行軍途中便有經過釣魚島。  

中國有關領有釣魚島的最早文獻,至少可上溯至明朝永樂元年(1403年)的《順風相送》至明朝,中國人楊載在一三七二年首先駐足釣魚島。其間明人在台灣轄區釣魚島採珠集葯、捕魚開發從未間斷過。明朝中葉,戚繼光等抗擊倭寇時,就以釣魚島為戰略防線。一六〇二年日本侵犯琉球,琉球從此遭日人監督內政四十餘年。一六五四年清康熙帝冊封琉球王為尚質王,定兩年進貢一次,稱中國為父國,用大清年號。明清期間的多幅疆海圖都清楚標明釣魚島為中國的一部分。

釣魚島 釣魚島 釣魚島 釣魚島 釣魚島 釣魚島

清代名著《浮生六記》的佚文,就是清代學者錢泳的手寫筆記《記事珠》。正是他的親手抄錄,得以保留下沈復所著的《浮生六記》的第五記《海國記》。 日本主張對釣魚島擁有主權的理由之一,是日本人古賀辰四郎在1884年“發現”該島,而沈復發現釣魚島的時間為1808年,比日本人早76年。 海峽兩岸學者聚首南京,進一步考證錢泳的手抄本《海國記》。來自台灣師範大學的蔡根祥教授,江蘇省社科院文學所原所長蕭相愷以及古書發現者彭令,向本報記者獨家披露了文物發現及驗證的幕後曲折傳奇故事。

由中國太平洋學會召集舉辦,審閱評估《冊封琉球國記略》(《海國記》,清沈復著《浮生六記》卷五)原件專家識別會,于2010年9月11日上午在京召開。海峽兩岸專家學者經過縝密研討,確認了文中所記清嘉慶十三年(公元1808年),作者在使琉球途中與在琉球所見所聞的6200餘字出自古典《浮生六記》卷五初稿《海國記》。文中明確記述了古釣魚台(島)歸屬中國。  

《記事珠》,發現在錢泳的筆下,有清嘉慶十三年“冊封琉球國”的記載、許多關于琉球風物的詳細記載,還有沈復的身世及《浮生六記》各卷的標題,共18頁,6200餘字。公元1808年,沈復隨同齊鯤、費錫章出使硫球。《海國記》中記敘著《浮生六記》沈復出使途中的見聞。當船行中硫邊境時,沈復以55個字簡潔生動地記載下釣魚島領域祭海的場景:“十三日辰刻見釣魚台,形如筆架。遙祭黑水溝,遂叩禱于天後,忽見白燕大如鷗,繞檣而飛。是日即轉風。十四日早,隱隱見姑米山,入琉球界矣。”

文學著作

釣魚島賦

作者∕楊威

九域恢闊,方輿拔五岳之雄;重溟蒼茫,海疆聳八島之秀。憑嶄崖之峻極,東瞰琉球之標;睎琉璃之泱漭,西合閩浙之流。升巉岩以北睇,韓日之遙麓非遠;凌崇岫以南顧,台灣之絕阜可瞻。波潮匯涌,居四方之津要;舟帆所湊,乃往來之喉襟。嘉木叢茂,翔羽翮于高岡;鱗介豐盈,蘊天寶于潛底。含幽秘勝,表殊觀于遐方;蓄珍藏奇,耀物華于裔壤。

載案青簡,眇稽沿革。披先秦之緗帙,《山海》述姑射之名;閱隋室之玉冊,蘭台志高華之稱。運移宋元,泉州執其董司;時洎永樂,針經明其位次。持符經行,楊載宣太祖之旨;奉節東使,沈復遺《浮生》之篇。汝貞纂修,曾入《籌海圖編》;乾隆欽製,亦載德翊之繪。鼎祚遷革,屢納乎轄界;累葉統馭,每收于版籍。觀斯鑿鑿史據,歸屬昭然!

緬惟清季,治道幽昧。主臣孱昏,師旅虛羸。朽落之象寖露,頹墜之勢日微。遂致列強交侵,金甌幅裂,邊埸成洞開之形,區縣被瓜分之恥。則有東瀕倭國,蕞爾小邦,乘時崛起,肆厥鯨吞。虜焰熾張,騁寇虐于甲午;天光黯然,隕龍纛于煙波。哀卅載之經營,一旦泯絕;悲龜玉之碎裂,兵威盡喪。馬關訂約,遂困豺狼之吻;春帆蒙羞,久罹割讓之災。

比及風塵偃戢,殄不戴之殘凶;寰宇廓清,雪積年之憤恥。開羅晤商,闡以還歸之文;乙酉合議,申以東瀛之限。然其不思窺轍以洗革,而猶犯順而厲騖。文武跋扈,囂言播流,狼子之心,日月滋甚。妄動易名之舉,偽行“購島”之說,夷吾標識,拘吾漁人,冒法巡檢,狂僭不已。往者本州崩陷,吾族慷慨賑濟,不聞銜環之報,翻啓蛇噬之齒。其負恩背義如此,真狗彘之不若也!

麟筆鑒往,鮮極武之有終;戰道鉤深,章怙惡其必亡。若昔納粹強戾,梟騰鴟張,橫掃歐非,所向皆靡,四宇蕩駭,一何雄哉!然屯亨相襲,否泰有數。至于北非折衄,蘇土鎩羽,風雷長驅,直搗柏林,嗟其淪滅,又何速哉!自有乾坤,勤兵窮凶,難逃茲厄。奈何亡魂未寂,“軍國”復萌。冒不韙之名,而恣溪壑之欲;據彈丸之壤,而蹈險詖之塗。

吾皇皇大漢,泱泱天朝,應至德以御世,秉五常而立邦。矜矜力行于王道,兢兢克恤乎生民。闔境飲化,率土歸仁。柔遠懷來之澤,布于漢唐;至誠睦鄰之風,播在新地。然遜讓非為懦葸,先禮而有後誅。吾國蹇運已銷,中興在即,庶績熙盛,遐邇和同。倘愆闕不裨,執迷不返。義旗所指,一以當十。精甲臨日,宗社顛危。悔之何及,可不思之!

島嶼名稱

日本命名

2012年1月29日,日本政府已完成了暫命名,其中包括釣魚島周邊4座附屬島嶼的名稱。釣魚島黃尾嶼附近3座小島分別定名為“西北小島”、“北小島”以及“東北小島”。赤尾嶼附近的一座島嶼被命名為“北小島”。

標準名稱

國家海洋局2012年3月3日,公布了中國釣魚島及其部分附屬島嶼標準名稱。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島保護法》,國家海洋局對中國海域海島進行了名稱標準化處理。經國務院批準,國家海洋局、民政部現將釣魚島及其部分附屬島嶼的標準名稱、漢語拼音、位置描述公布如下:  

序號標準名稱位置描述島嶼描述
1釣魚島距溫州市約356千米、福州市約385千米、基隆市約190千米主島,最大,位置最西
2龍頭魚島位于釣魚島東北釣魚島附屬
3鯧魚位于釣魚島西南釣魚島附屬
4黃魚位于釣魚島南釣魚島附屬
5黃魚位于釣魚島南釣魚島附屬
6金錢魚島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7金錢魚西島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8梅童魚島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9梅童魚東島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0梅童魚西島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1龍王鯛島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2龍王鯛西島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3龍王鯛東島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4龍王鯛南島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5黃姑魚位于釣魚島東南釣魚島附屬
16黃尾嶼位于釣魚島東北約27千米處第二大島,最北離島
17海豚位于黃尾嶼西北黃尾嶼附屬
18大珠位于黃尾嶼西黃尾嶼附屬
19小珠位于黃尾嶼西黃尾嶼附屬
20虎牙位于黃尾嶼北黃尾嶼附屬
21虎牙位于黃尾嶼北黃尾嶼附屬
22西牛角位于黃尾嶼東北黃尾嶼附屬
23牛角位于黃尾嶼東北黃尾嶼附屬
24黃牛位于黃尾嶼東北黃尾嶼附屬
25牛尾位于黃尾嶼東北黃尾嶼附屬
26牛蹄位于黃尾嶼東北黃尾嶼附屬
27小龍位于黃尾嶼西黃尾嶼附屬
28大雁位于黃尾嶼西黃尾嶼附屬
29燕子位于黃尾嶼西黃尾嶼附屬
30刺蝟位于黃尾嶼西南黃尾嶼附屬
31臥蠶島位于黃尾嶼西南黃尾嶼附屬
32金龜子位于黃尾嶼西南黃尾嶼附屬
33金龜子位于黃尾嶼西南黃尾嶼附屬
34海龜位于黃尾嶼西南黃尾嶼附屬
35海星位于黃尾嶼東黃尾嶼附屬
36海貝位于黃尾嶼東南黃尾嶼附屬
37赤尾嶼位于釣魚島東約110千米處最東端離島,8個主島中位列前5
38赤背北島位于赤尾嶼北赤尾嶼附屬
39赤背東島位于赤尾嶼北赤尾嶼附屬
40赤背西島位于赤尾嶼北赤尾嶼附屬
41赤背南島位于赤尾嶼北赤尾嶼附屬
42小赤尾島位于赤尾嶼西赤尾嶼附屬
43赤頭島位于赤尾嶼西赤尾嶼附屬
44赤冠島位于赤尾嶼西赤尾嶼附屬
45赤鼻島位于赤尾嶼西赤尾嶼附屬
46赤嘴島位于赤尾嶼西赤尾嶼附屬
47望赤島位于赤尾嶼西南赤尾嶼附屬
48北小島位于釣魚島以東約5千米處8個主島中位列前5
49鳥巢位于北小島東北小島附屬
50鳥卵位于北小島東北小島附屬
51小鳥位于北小島東南北小島附屬
52南小島位于釣魚島東南約5.5千米處8個主島中位列前5
53龍門北島位于南小島西北南小島附屬
54龍門島位于南小島西北南小島附屬
55龍門南島位于南小島西北南小島附屬
56臥龍島位于南小島西北南小島附屬
57臥龍西島位于南小島西北南小島附屬
58飛龍北島位于南小島東南南小島附屬
59飛龍島位于南小島東南南小島附屬
60龍珠位于南小島東南南小島附屬
61飛龍南島位于南小島東南南小島附屬
62長龍島位于南小島東南南小島附屬
63金龍島位于南小島東南南小島附屬
64北嶼位于釣魚島東北約6千米處8個主島之一,原名大北小島
65北嶼仔島位于北嶼南北嶼附屬
66小元寶島位于北嶼西南北嶼附屬
67飛雲島位于北嶼西南北嶼附屬
68元寶位于北嶼西南北嶼附屬
69南嶼位于釣魚島東北約7.4千米處8個主島之一,原名大南小島
70飛嶼位于釣魚島東南8個主島中最小者,原名飛瀨島
71飛仔島位于釣魚島東南飛嶼附屬

主權之爭

日本侵佔

釣魚諸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它和台灣一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國對釣魚諸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我國的這一立場有充分的歷史和法律依據。   

早在明朝初期,釣魚諸島就已明確為中國領土,明、清兩朝均將釣魚諸島劃為我國海防管轄範圍之內,並非“無主地”。清代古籍面世再次證明釣魚島歷來屬中國。海內外現存記載釣魚島唯一的古代名人墨寶——清錢泳手抄本《浮生六記》第五記《海國記》沉寂百餘年後面世。

在19世紀末爆發中日甲午戰爭前,日本沒有對中國擁有對釣魚島列島的主權提出過抗告。1884年日本那霸居民古賀首次登上釣魚島採集羽毛和捕撈周圍海產物。他隨後提出開拓釣魚島的請願還被沖繩縣知事拒絕。1885年後,沖繩縣知事多次上書日本政府,要求將釣魚島、黃尾島、赤尾島歸其管轄,日本官方都顧及中國清朝政府對這些島嶼的主權主張而沒作答復。

但是1895年日本在中日甲午戰爭後,通過強迫清朝政府簽訂《馬關條約》而攫取了台灣及附屬各島嶼。並在簽訂前的三個月竊取這些島嶼,劃歸沖繩縣管轄。

1943年12月中、美、英發表的《開羅宣言》規定,日本將所竊取于中國的包括東北、台灣、澎湖列島等在內的土地“歸還中國”。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規定:“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同年8月,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無條件投降,各種國際檔案均明確指出,台灣及其周圍島嶼歸中國所有。其中日本政府卻將附屬于台灣的附屬島嶼釣魚島等島嶼以歸沖繩縣管轄為借口由美軍佔領,並私自交給了美國托管。由于琉球群島(沖繩)被美國托管,因此釣魚島也成了美軍“靶場”。

但1951年9月8日,日本卻同美國簽訂了片面的《舊金山和約》(正式名稱為《日本國和美利堅合眾國之間的安全保障條約》,又叫《日美安全保障條約》),並將釣魚諸島連同日本沖繩交由美國托管。對此,周恩來總理兼外長代表中國政府鄭重聲明,指出舊金山和約是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參加的對日單獨和約,不僅不是全面的和約,而且完全不是真正的和約。中國政府認為是非法的,無效的,因而是絕對不能承認的。

60年代末,聯合國一委員會宣布該島附近可能蘊藏著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氣後,日方立即單方面採取行動,先是由多家石油公司前往勘探,接著又將巡防船開去,擅自將島上原有的標明這些島嶼屬于中國的標記毀掉,換上了標明這些島嶼屬于日本沖繩縣的界碑,並給釣魚島列島的8個島嶼規定了日本自己名字。

1971年6月17日,日美兩國在簽訂“歸還沖繩協定”時私相授受,把釣魚島等島嶼也被劃入“歸還區域”,交給日本。這一交易遭到中國政府的強烈抗議。我國外交部于1971年12月30日發表聲明,強烈譴責美日兩國政府公然把我釣魚諸島劃入“歸還領域”,嚴正指出“這是對中國領土主權明目張膽的侵犯。中國人民絕對不能容忍。”“美日兩國在“歸還”沖繩協定中,把我國釣魚島等島嶼列入“歸還區域”,完全是非法的,這絲毫不能改變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釣魚島等島嶼的領土主權”。台灣愛國青年及海外華人由此還發動了轟轟烈烈的“保釣運動”。迫于輿論,美國宣布,隻向日本移交釣魚島之行政管轄權,與主權無關。其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表示,“歸還沖繩的施政權,對尖閣列島(即我釣魚島)的主權問題不發生任何影響”。

1972年中日兩國在恢復邦交的談判中,雙方從中日友好的大局出發,同意將釣魚島列島歸屬問題掛起並留待以後條件成熟時解決。可是,當1978年中日談判簽署中日和平友好條約時,日本一些敵視中國的國會議員提出要中國承認日本對釣魚島列島擁有主權。日本政府順應右派要求,出動巡邏艇和飛機對中國在釣魚島列島海域作業的漁民進行監視。翌年5月,日本政府用巡視船將人員和器材運到釣魚島,並在那裏修建了直升機場,還向那裏派出調查團和測量船。

進入90年代以來,隨著世界局勢和國家間力量對比發生變化,日本再次將手伸向釣魚島。1990年10月,日本的一些右翼分子經政府允許,在釣魚島列島的一個島嶼上修建了燈塔。日方還出動12艘船隻和兩架直升機阻擾台灣漁船接近釣魚島列島。1996年7月14日,日本右翼分子在釣魚島列島的北小島設定了一座燈塔,企圖使燈塔列于海圖以便讓國際社會承認釣魚島是日本領土。8月18日,日本右翼分子又在釣魚島上豎起繪有“太陽旗”和紀念死者字樣的木牌。值得註意的是,日本右翼分子在釣魚島上進行的這些活動都得到了日本政府的縱容和支持,而且政府要人與此相配合,稱釣魚島就是日本領土,並要日本海上保全廳隨時準備用武力排除“幹擾”,特別是2010年9月7日中日釣魚島撞船事件的發生,非法抓扣的15名中國船員。2012年4月27日,此前揚言要由東京都政府“買下”釣魚島的日本極右翼政客、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再次宣稱,東京都政府從當天開始,發起為“購買”釣魚島的募捐活動。

為什麽這七個狹小的無人荒島會引起日本政府的垂涎?問題出在石油上。根據聯合國亞洲和遠東經濟委員會的勘探結果,釣魚台附近廣大大陸棚海域可能儲有大量石油。日本急迫需要石油,但本土不產一滴石油,全部依靠從國外特別從中東進口,所以現在一聽說靠近日本國土的釣魚台列嶼一帶有這麽多的石油儲藏,當然就要全力據為己有了,這讓中國人認為:“他們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通過條例

日本沖繩縣石垣市議會于2010年12月17日通過一項條例,將每年1月14日設為該市的“尖閣諸島開拓日”,目的是“更明確地向國際社會表明,尖閣列島(中國的釣魚島列島)在歷史上也是日本固有領土,爭取開啓國民輿論”([日]《產經新聞》網站)。之所以選定這一天,是因為1895年1月14日是日本明治政府通過內閣決議秘密決定在釣魚島建立標樁的日子。至今,日本仍把釣魚島非法劃歸沖繩縣石垣市所轄。  

根據日本外務省編撰的《日本外交文書》第十八卷,1885年9月至11月,日本明治政府曾三次派人秘密調查,結果均從不同側面證明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並非無主地,而屬于中國。

第一次調查結果是:1885年9月22日沖繩縣令(後稱知事)西村舍三根據日本內務省命令所做調查稱:“有關調查散在本縣與清國福州之間的無人島事宜,依先前在京本縣大書記官森所接受秘令從事調查,概略如附屬檔案。久米赤島、久場島及魚釣島為古來本縣所稱之地方名,將此等接近本縣所轄之久米、宮古、八重山等群島之無人島隸屬沖繩縣下一事,不敢有何抗告,但該島與前時呈報之大東島(位于本縣和小笠原島之間)地勢不同,恐無疑系與中山傳信錄記載之釣魚台、黃尾嶼、赤尾嶼等屬同一島嶼。若屬同一地方,則顯然不僅也已為清國冊封原中山王使船所悉,且各附以名稱,作為琉球航海之目標。故是否與此番大東島一樣,調查時即立標仍有所疑慮。”([日]日本外務省編撰:《日本外交文書》第十八卷“雜件”,日本國際聯合協會發行,東京,1950年12月31日,第574頁)這至少說明,日本沖繩地方政府當時已經確認,這些島嶼可能是中國的領土,並擔心佔領行為會刺激中國。

然而,內務卿山縣有朋仍不甘心,要求再做調查,以利建立日本的“國標”。其所謂的主要理由是,這些島嶼“並未發現清國所屬痕跡”(目前日本仍沿用這一錯誤主張作為佔有釣魚島的借口)。不過,再度調查結果反使日方不敢輕舉妄動。因為當時日本的這些動向已引起中國報界警惕。據1885年9月6日(清光緒十一年七月二十八日)《申報》“台島警信”指出:“台灣東北邊之海島,近有日本人懸日旗于其上,大有佔據之勢”,意在提醒清政府註意。做賊必心虛。日本明治政府一面為佔據釣魚島而加緊進行秘密登島調查;另一面通過中國報章報道等密切關註中方反應。

第二次調查結果是:1885年10月21日,日本外務卿井上馨致內務卿山縣有朋的信中稱:“該等島嶼亦接近清國國境。與先前完成踏查之大東島相比,發現其面積較小,尤其是清國亦附有島名,且近日清國報章等,刊載我政府擬佔據台灣附近清國所屬島嶼等之傳聞,對我國抱有猜疑,且屢促清政府註意。此刻若有公然建立國標等舉措,必遭清國疑忌,故當前宜僅限于實地調查及詳細報告其港灣形狀、有無可待日後開發之土地物產,而建國標及著手開發等,可待他日見機而作。”(《日本外交文書》第十八卷,第575頁)

釣魚島釣魚島

這次調查進一步確認了台灣附屬島嶼釣魚島是“清國所屬”。正是在這種背景下,井上馨特意叮囑山縣有朋,不宜將日方秘密調查公諸報端,而要暗中進行,以免引起中方反對。

第三次調查結果是:1885年11月24日,沖繩縣令西村舍三稟報內務卿奉命調查之結果並請示:“如前呈文所報,在管下無人島建設國標一事,未必與清國完全無關,萬一發生糾紛,如何處置好,請速予指示。”(《日本外交文書》第十八卷,第576頁)

甲午戰爭前,日本內務省認為與中國爭奪釣魚島的時機尚未成熟。1885年12月5日,山縣有朋根據外務卿和沖繩縣令報告作出如下結論:“秘第128號內,秘密呈報關于無人之島建設國標之事。沖繩縣與清國福州之間散在無人之島嶼調查,已如另紙呈報。然沖繩縣令申請建立國標事,涉及與清國間島嶼歸屬之交涉,宜趁雙方合適之時機。以目下之情勢,似非合宜。與外務卿商議致沖繩縣令。”([日]《關于沖繩縣與清國福州之間散在無人之島嶼建設國標之件》,日本內務省《公文別錄(明治15年至18年)》第四卷,明治18年(註:1885年)12月5日)這裏值得註意的是,井上馨關于中國報章刊載日本“擬佔據台灣附近清國所屬島嶼”之傳聞一語證實了以下重要事實:第一,至少在甲午戰爭前9年,日本政府已知釣魚島是“清國所屬島嶼”;第二,甲午戰爭前,中方報章關于日本擬佔據釣魚島之“傳聞”對日本不利,日方隻好暫緩公開建標;第三,日本蓄謀已久地秘密調查釣魚島,目的在于日後伺機佔據。故直到1893年,即中日甲午戰爭的前一年,沖繩縣令要求將釣魚島劃歸沖繩縣時,日本政府仍以“該島究竟是否為帝國所屬尚不明確”為由予以拒絕。當時日本正暗中加緊針對中國的備戰,擔心染指釣魚島暴露其野心。

事實上,1887年日本參謀本部便製定了《清國征討策案》([日]山本四郎:小川又次稿:《清國征討策案》,《日本史研究》,第75號,1887年)等作戰計畫,決定在1892年前完成對華作戰準備,進攻方向是朝鮮、遼東半島、山東半島、澎湖列島、台灣、舟山群島等。7年後,日本正是按照這樣的時間表和路線圖,完成了針對中國的備戰計畫並發動了甲午戰爭。

1894年7月日本發動甲午戰爭後,于同年11月底佔領旅順口。同年12月4 日,首相伊藤博文向大本建設議,“講和之際一定要中國割讓台灣”。為此,最好預先進行“軍事佔領”([日]春畝公追頌會:《伊藤博文傳》下)。

在這一背景下,1894年12月27日,日本內務大臣野村靖發密文給外務大臣陸奧宗光稱:關于“久場島、魚釣島建立所轄標樁事宜”,“今昔情勢已殊,有望提交內閣會議重議此事如附屬檔案,特先與您商議”( [日]日本外務省編撰:“有關八重山群島魚釣島所轄決定之件”,載《日本外交文書》第二十三卷,日本國際聯合協會發行,東京,1952年3月31日,第531、532頁)。1895年1月11日陸奧宗光復函表示支持。翌日,野村靖便向內閣會議提出《關于在沖繩縣下八重山群島之西北久場島、魚釣島上建立航標之事文書》,其內容是:“秘別第133號 關于航標建設之件 沖繩縣下八重山群島之西北久場島、魚釣島向為無人之島,然近來有人嘗試至該處捕魚。故該縣知事擬對該處實施管理,申請將上述各島置于該縣管轄之下設立國標。因上述各島歸該縣管轄已被認可,故應允其建設航標。呈請閣議。”([日]《公文類聚第十九編 明治28年 第二卷 政綱一 帝國會議 行政區 地方自治(府縣會 市町村製一 1895年1月12日)》)

1895年1月14日,日本明治政府不等甲午戰爭結束,便迫不及待地通過“內閣決議”,單方面決定將釣魚島“劃歸”沖繩縣所轄,秘而不宣地竊取了釣魚島。同年4月17日,中日簽署《馬關條約》,中國被迫將“台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各島嶼”割讓給日本,其中自然包括釣魚島。

正如日本橫濱國立大學教授村田忠禧和已故日本歷史學家井上清所指出,被日本稱為“尖閣列島”的島嶼本來是屬于中國的,並不是屬于琉球的島嶼。日本在1895年佔有了這些地方,是借甲午戰爭勝利之際進行的趁火打劫,決不是堂堂正正的行為。

由此可見,日本沖繩縣石垣市議會決定將1月14日設為“尖閣諸島開拓日”,如果是由于對歷史的無知,那就趁早取消為好。但若是明知故犯,一意孤行,則實在是欲蓋彌彰、弄巧成拙,反而有利于國際社會進一步了解釣魚島主權歸屬的真相。

侵釣事記

1603年,日本進攻台灣失敗。   

釣魚島

1879年,日本吞並中國琉球群島。同年,中日兩國政府曾對琉球的歸屬問題進行談判。在談判中,雙方都認為琉球共36個島,釣魚島等島嶼根本不在36個島之內。

1885年,日本把擴張目標定為釣魚台群島,因清王朝反對,未果。

1894年,中日爆發“甲午海戰”,中國戰敗。

1895年1月21日,日本內閣再次討論,決定強行佔領釣魚島,在島上建立標牌(實際未建)。

1895年4月17日,戰敗的中國被迫簽訂了不平等的《馬關條約》,條約規定,中國割讓台灣及其附屬島嶼給日本。

1900年,日本政府把襲用了幾百年的釣魚島等島嶼的名稱改為“尖閣群島”。

1945年,日本戰敗,台灣島重新回到祖國懷抱,各種國際檔案均明確指出,台灣及其周圍島嶼歸中國所有。日本政府將附屬于台灣島的釣魚島等島嶼以歸沖繩縣管轄為借口交由美軍佔領。由于琉球群島(沖繩)被美國托管,因此釣魚島也成了美軍“靶場”,由美軍代管。

1970年,美國把琉球群島的管轄權交給日本,同時把釣魚島“送”給日本,日本遂派出軍隊赴釣魚島巡邏。而沖繩議會亦在這一年首次提出有關釣魚島的“領土防衛”問題,中國聲明,表示抗議。台灣愛國青年及海外華人還發動了轟轟烈烈的“保釣運動”。迫于輿論,美國宣布,隻向日本移交釣魚島之行政管轄權,與主權無關。釣魚島主權歸屬問題,由各有關方面談判解決。日本政府拒絕談判。

1972年,中日建交。周恩來提出把釣魚島等島嶼的歸屬問題掛起來,留待將來條件成熟時再解決。當時雙方就這一點達成了協定。

1978年,中日簽署和平友好條約。鄧小平副總理表示,釣魚島問題可留日後慢慢解決。中國政府明確宣布,擱置(釣魚島)主權爭議,留待子孫後代解決……

1979年,日本在釣魚島上修建了直升飛機場,海峽兩岸都向日本提出了交涉和抗議。

1990年,日本青年社在釣魚島建燈塔,再次引發保釣風潮。

1992年,中國通過《領海及毗連區法》 ,寫明釣魚島等島嶼是中國領土後,日本提出了“抗議”,我外交部重申:釣魚島屬于中國。

1996年7月14日,日本青年社在釣魚島新設定了燈塔。中國外交部表示對這一事件“嚴重關切”。海峽兩岸都強烈抗議。

2010年9月7日上午,日本海上保全廳巡邏船在釣魚島附近海域沖撞一艘中國拖網漁船。當日10時15分許,一艘有15名船員的中國拖網漁船在釣魚島附近海域進行捕撈作業時,日本海上保全廳一艘巡邏船趕到現場,並沖撞漁船。隨後,日方又派出兩艘巡邏船跟蹤漁船。下午13時左右,日本巡邏船上的22名海上保全官登上航行中的中國漁船,命令漁船停止航行,並宣稱違反日本“漁業法”對漁船進行檢查。

2011年3月2日中國海軍運-8偵察機和運-8預警機從東海上空南下,越過日中“中間線”並靠近釣魚島,之後改變飛行方向朝西飛去。日本航空自衛隊西南航空混編團為防止它們侵犯領空,緊急出動F-15戰鬥機。

2011年9月26日訊息稱,25日傍晚5點55分左右,日本第11管區那霸海上保全總部的飛機在釣魚島久場島東北偏北約121公裏的“日本海上專屬經濟區(EEZ)”發現“北鬥”號中國海洋調查船。該船所處海域與中方事先通報的不同,船尾有線纜伸入海中。日海保飛機和趕往現場的巡邏船用無線電發出“警告”,“不允許在未經事先同意的海域進行海洋調查”。該船于當天晚間9點15分做出回應,表示“位于事先通報的海域內”。日本第11管海保部在當天晚間10點多確認調查船已經從海中收起線纜。

報道還稱,中日之間設立了“在相互國家近海開展海洋調查需要至少2個月前通報船舶和場所”的相互事先通報製度。第11管海保部已通過外交渠道向中方提出“交涉”,要求確認相關情況並申明“不允許進行未經同意的海洋調查”。

2012年1月3日上午9時30分左右,日本第十一管區海上保全總部(那霸)的巡邏船發現沖繩縣石垣市議員仲間均等3人登上了釣魚島。約20分鍾後,石垣市議員仲嶺忠師也登入了該島。4人于11時55分左右離開釣魚島,他們乘坐的漁船駛向石垣港。

2012年3月16日,由中國海監50、66船組成的中國海監定期維權巡航編隊抵達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附近海域進行巡航。日本海上保全廳PL62號、PLH06號和PL61號三艘巡視船先後抵達釣魚島附近海域,且一直分別在海監50船和66船一側進行尾隨和幹擾阻攔。日本海保廳一架巡邏機和海上自衛隊一架偵察機先後飛抵上空,對我巡航編隊進行盤旋偵察。我巡航編隊與日方的幹擾阻撓展開周旋,反復向日船喊話聲明立場,對日方的行為提出嚴正警告,海監50船兩側顯示屏也用中英日三種文字捲動播放。中國海監船編隊在釣魚島14至12海裏海域內繞島巡航。當日14時,巡航編隊繞島一周後,轉向東北方向航行,前往我東海油氣田附近海域巡航。

2012年8月18日晚7時許, 日本150名右翼人士由沖繩石垣島出發,乘坐21艘船赴釣魚島海域進行“慰靈”活動,其中還包括8名日本國會議員。

8月19日上午,多名日本人登上釣魚島,稱準備爬到釣魚島最高點,插上日本國旗。日本右翼團體“加油日本”約12名成員從停泊在釣魚島附近海域的船上遊泳到島上。該團體主席Satoru Mizushima抓住一根繩子上岸,另有5人隨後抓著繩子登島。他們說準備攀爬到釣魚島最高點,在那裏插上日本國旗。

8月24日,日本眾院針對香港“保釣”人士登上釣魚一事通過了抗議決議。決議稱,釣魚島是日本“固有的領土”,香港民間團體“侵入”釣魚島附近領海的行為“極其令人遺憾”,日本政府應該“向中國當局進行嚴正交涉”,並“應採取一切手段”以確保“繼續對釣魚島進行有效統治”。

日在釣魚島非法行為

4月16日  

日本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作出有關政府出面“購買”釣魚島的提議。

7月7日

日本首相野田佳彥宣稱,政府正就購買有關島嶼並實現“國有化”進行綜合研究。

7月24日

野田在參議院接受質詢時稱,政府已著手籌措預算,正式啓動釣魚島“國有化”程式。

7月27日

東京都政府在美國《華爾街日報》上刊登了巨幅“購買釣魚島”主題廣告。

8月19日

包括數名地方議員在內的10名日本人登上釣魚島,並將日本國旗綁在島上的燈台上。

8月24日

日本眾議院通過決議,稱釣魚島是“日本領土”,並譴責中國“保釣”人士登島。

9月2日

日本東京都調查團25人乘坐包船,在釣魚島海域展開非法調查。

9月3日

日本中央政府與釣魚島所謂“島主”展開正式“購島”談判,日本政府準備出價20.5億日元。

中方堅決反對

9月3日,在外交部記者會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重申,中方在釣魚島問題上的立場。有記者提問“日本政府已經表達了從釣魚島‘土地所有者’手中‘購島’的意願,如果這得以實現,是否會破壞日中關系”。對此,外交部發言人洪磊表示,日方嘗試通過所謂“國有化”強化其非法立場的圖謀是徒勞的。  

近來,日本方面在釣魚島問題上動作頻頻。9月2日,日本東京都調查團前往中國釣魚島進行非法調查。同一天,日本媒體報道稱,日本政府將于9月中旬確認所謂的“國有化”方針。

洪磊表示,中方已就此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洪磊重申:“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中國對此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日方對釣魚島採取任何單方面措施都是非法、無效的,中方堅決反對。日方企圖通過所謂‘國有化’強化其非法立場的圖謀是徒勞的。”

綜合新華社電 9月9日,國家主席胡錦濤在出席亞太經合組織第二十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同日本首相野田佳彥進行了交談。胡錦濤就當前中日關系和釣魚島問題表明了中方立場。胡錦濤就當前中日關系和釣魚島問題表明立場。

胡錦濤鄭重指出,近來,中日關系因釣魚島問題面臨嚴峻局面。在釣魚島問題上,中方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日方採取任何方式“購島”都是非法的、無效的,中方堅決反對。中國政府在維護領土主權問題上立場堅定不移。日方必須充分認識事態的嚴重性,不要作出錯誤的決定,同中方一道,維護中日關系發展大局。

昨日,亞太經濟合作組織第二十次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第二階段會議舉行,胡錦濤出席,就加強糧食安全和創新成長合作議題發表講話。昨日,胡錦濤在結束出席會議後乘專機回到北京。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9月10日下午在北京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方正在密切關註釣魚島事態的發展,將採取必要的措施維護國家的領土主權。

保釣大事

1971年,美國把琉球群島的“管轄權”交給日本,沖繩議會首次提出有關釣魚島的“領土防衛”問題。中國發聲明表示抗議。台灣愛國青年及海外華人發動了轟轟烈烈的“保釣”運動。  

釣魚島

1990年,日本右翼團體“日本青年社”成員在釣魚島建燈塔,再次引發華人“保釣”風潮。

1996年7月14日,“日本青年社”成員在釣魚島新設定了燈塔。中國外交部表示對這一事件“嚴重關切”。海峽兩岸都強烈抗議。

2003年8月25日,“日本青年社”成員登上釣魚島。中國外交部以及中國駐日本使館分別奉命向日方進行了嚴正交涉,提出了強烈抗議。同年10月,一些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的人士發起“保釣”行動,並前往釣魚島宣示主權。

2004年3月24日上午6時26分,從浙江樂清市黃華港出發的馮錦華、張立昆等7名中國大陸民間“保釣”人士登上釣魚島,隨後被日本海上保全廳人員扣留。經中國政府反復嚴正交涉,7名中國公民于3月26日晚離開日本,安全歸來。

釣魚島

2008年6月10日上午,日本海上保全廳船隻在釣魚島近海域與一艘台灣漁船相撞,並導致該漁船沉沒。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重申要求日方停止在釣魚島附近海域的非法行動,以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2008年6月,日方不顧中方嚴正交涉和反對,放任部分國會議員前往釣魚島上空進行所謂“空中視察” ,外交部亞洲司負責人奉命約見日本駐華使館官員,提出抗議。

2012年6月10日,日本右翼政治團體在釣魚島附近海域舉行釣魚大賽,以顯示日本對釣魚島所謂的“主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在例行發布會上重申,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中國對此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我們堅決反對日方任何侵害中方主權的行為。

釣魚島

2012年8月12日, 香港保釣行動委員會成員搭乘的保釣船“啓豐二號”,昨午在尖沙咀碼頭出發,先在香港西貢海域停靠,傍晚4時設法開往公海,船上共有14人,包括8名保釣成員、4名船員和2名記者;其中,8名保釣成員中,1人來自澳門,1人來自大陸。

2012年8月15日,香港愛國人士沖過日本攔截,成功登上釣魚島,插上五星紅旗,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釣魚島擁有無可爭議的主權。

台北時間2012年8月17號晚7點50分,首批7名中國公民搭乘香港航空公司航班飛抵香港國際機場,順利返回香港,這7名首批返回香港的“保釣船”成員中,包括5名登上釣魚島後被扣留的保釣人士,以及2名鳳凰衛視的記者。

釣魚島

2012年9月2日,日本東京都以提前準備“購買”釣魚島為由,派“調查團”在中國釣魚島附近海域對釣魚島本島、北小島和南小島非法調查了9個半小時。圍繞釣魚島問題,中國外交部已多次重申嚴正立場,強調日本對釣魚島採取任何單方面行動都是非法和無效的。中方要求日方停止製造新的事端,以實際行動維護中日關系大局。

各方態度

中方動態

2013年4月23日人民日報發表刊文,引經據典,《馬關條約》簽訂,清政府沒有能力重提琉球,台灣以及附屬諸島(包括釣魚島列嶼)、澎湖列島、琉球就被日本奪走了。但是,1941年中國政府對日宣戰,廢除《馬關條約》。隨後《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做出了戰後處置日本的規定,日本天皇接受了這些規定。依照這些規定,不僅台灣及其附屬諸島(包括釣魚島列嶼)、澎湖列島要回歸中國,歷史上懸而未決的琉球問題也到了可以再議的時候。

釣魚島被日本“國有化”以來,中方對釣魚島海監船巡航常態化,2013年5月23日,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海上保全廳巡邏船確認,3艘中方海監船23日在釣魚島海域巡航。日媒稱這是自去年9月以來,中方海監船第45次巡航釣魚島。該媒體還稱目前日本方面就此事向中國駐日大使提出抗議,海保廳警告中方海監船,中方船隻沒有回應。

日本動態

2013年1月29日,日本海上保全廳29日決定新增一支專門應對“尖閣諸島”(即中國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小組,以加強釣魚島周邊海域的所謂警備。據日本媒體報道,這支部隊的規模為600人,將以第11管區海上保全本部為據點,配備20艘艦船和13架飛機,以應對在釣魚島周邊海域巡航的中國海監船。

美國

麥凱恩:釣魚島是日本領土 這是美政府立場

當地時間2013年8月21日,日本東京,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見到訪的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約翰·麥凱恩。麥凱恩之前還會見了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討論了日本南部沖繩島的有關問題。

麥凱恩和安倍晉三麥凱恩和安倍晉三

據鳳凰衛視報道,曾經參加08年美國總統大選的、共和黨參議員麥凱恩21號在日本訪問期間,對媒體聲稱,釣魚島是日本領土,又稱受到中國海洋活動威脅的國家,應該團結起來共同應對。

麥凱恩在和外相岸田文雄會談後的記者會上,多次強調釣魚島是日本領土,沒有必要討論,又說這是美國國會與美國政府的立場,也會傳達給中國。對于中國公務船多次巡航釣魚島周邊海域,他聲稱“中國侵犯了日本的主權”。他又表示,受到中國海洋活動威脅的國家,應該加強合作,以統一的立場應付中國。

麥凱恩的發言,與美國政府就釣魚島主權歸屬問題上不偏向于中日任何一方的立場並不一致。

麥凱恩與防衛相小野寺五典會談時,批評中國船艦巡航釣魚島海域,無阻問題的和平解決。小野寺五典就贊揚美國參議院七月通過決議案,重申美國強烈支持和平解決亞太海域領土,主權和司法爭議,又說會繼續在東海進行警戒和監視活動,以及呼吁與中國設立熱線,以防出現誤判。

另外,麥凱恩與安倍會談時,就談到日本的集體自衛權等問題。他認為安倍晉三政府若能通過修改憲法,解釋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日本國家安全和日美同盟,應該能夠得到強化。

新加坡

李顯龍:中國或得到釣魚島 但會輸掉世界地位

據香港“大公網”2013年8月21日援引台灣“中央社”報道,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認為,中國大陸如何處理領土紛爭議題,將影響各國對大陸的看法,大陸要透過克製,才能消除他國的疑慮。

李顯龍日前訪問日本東京,在日本經濟新聞社舉行的“亞洲未來”國際大會上發表演說。

新加坡媒體報導,對于中國和日本在東海,以及中國和部分東南亞國家在南海的領土爭議,李顯龍指出,中國如何處理相關爭議,將影響外界對中國崛起的看法,“你可能在釣魚島或是南海得到什麽,但是你會輸掉名譽和世界上的地位,這些都要仔細考量”。

李顯龍認為,中國透過行動和自我克製來展示本身並無惡意,可以消除其他國家的疑慮。他同時也唿吁中日持續溝通,紓緩緊張情勢。

談及各國對中國崛起的憂慮,李顯龍認為,在現階段復雜的中美關系及東南亞各國間有領土紛爭的局面下,可能會有誤判的危險,他唿吁各國不要把國際關系看成是“我們對抗他們”的狀況。

對于有人支持亞洲各國包圍中國大陸的理論,李顯龍表示,他對此會非常謹慎,他說,所有畏懼于大陸的國家聯合起來做朋友,不是一個有建設性的做法。李顯龍主張,應該以多邊方式讓各國彼此建立友誼。

與會者問及日本國內民族主義高漲以及計畫修憲的議題,李顯龍說,各國有權決定自己想要怎麽做,但是各國也有責任做出最明智的抉擇。

李顯龍說,歐洲已經和解,但是亞洲還沒有,他也呼吁各國往前看,“如果你不斷舊事重提,不管是慰安婦的議題,侵略的議題,道歉與否的議題,當然這是你的特權,但是也必須思考這對你和其他亞洲國家的關系有沒有幫助”。

相關新聞

日本悍然購島

日本政府10日在東京首相官邸召開內閣會議,決定由政府購買“尖閣諸島”(即中國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中的釣魚島、北小島和南小島,將這三個島“收歸國有”。  

據悉,日本政府同所謂的“土地所有者”以約20.5億日元(約合1.66億元人民幣)就“購島”達成“協定”。“購島”費用將從2012財年預備金中支出。日方將于11日再次召開內閣會議確定“購島”費用財政來源,並與所謂“土地所有者”簽訂“購島契約”。

當日的內閣會議還決定,當釣魚島“國有化”後,對于釣魚島“行使維護和管理權”的將不再是現在的沖繩縣石垣市,而是日本海上保全廳。

日官房長官藤村修,外務大臣玄葉光一郎,財務大臣安住淳,國土交通大臣羽田雄一郎等參加了會議。

今年4月,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美國華盛頓發表狂言稱,將要以東京都的名義“購買”釣魚島。隨後,日本中央政府也宣布要將釣魚島“國有化”。東京都政府和中央政府上演一場“購島”鬧劇。

針對日本政府“購買”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決定,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10日表示,“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固有領土,中國對此擁有充分的歷史和法律依據。日方對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採取的任何單方面措施都是非法、無效的,中方堅決反對。中國政府捍衛釣魚島領土主權的決心和意志堅定不移。中方正在密切關註事態發展,將採取必要措施維護國家領土主權。”

日揚言要對中國飛機“鳴槍示警”

當地時間1月13日,日本號稱“王牌之師”的陸上自衛隊第一空降團在千葉縣習志野演習場進行公開空降演習,約300名士兵和20架飛機參加了該次演習。圖為演習現場。

據日本政府相關人士14日透露,為應對中國飛機侵犯沖繩縣尖閣諸島附近地區領空,防衛省正在研究派F-15戰機常駐沖繩縣宮古島市的下地島機場。下地島機場比目前作為防空據點的航空自衛隊那霸基地更靠近尖閣,此舉意在加強警備態勢。

去年12月中國飛機侵犯尖閣諸島附近地區領空時,航空自衛隊出動8架F-15戰機從那霸基地緊急起飛應對,但抵達時中國飛機已飛離領空。日本首相安倍普三近日命令防衛省官員要保證領空和領海的戒備態勢萬無一失。防衛省已著手研究具體措施。

那霸基地距尖閣渚島420公裏左右,一般認為F-15戰機從緊急起飛到抵達需15至20分鍾。受沖繩縣管轄的下地島機場距尖閣諸島190公裏左右,相對近些,而且建有一條3000米的跑道。一名防衛省官員稱,其利用價值很高。

日媒體渲染中國“開始備戰”

【日本《產經新聞》1月15日報道】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指示“做好打仗準備”

據中國人民解放軍機關報《解放軍報》14日報道,關于2013年的任務,解放軍總參謀部指示全軍“要做好打仗準備”。考慮到在尖閣諸島附近地區和自衛隊發生軍事沖突的惰形,中國領導層可能已開始備戰工作,營造備戰氛圍。

總參謀部去年也曾頒布訓練指示,但並無今年這樣令人直接聯想到戰爭的敘述。由此可見中國領導層朝備戰方向邁出了一大步。

據一名研究日本問題的學者介紹,近期在北京舉行的尖閣問題研討會上,“打小規模對日戰爭還是全面戰爭漸成議論的焦點。主張打小規模戰爭的人被稱作鴿派,並受到批評”。

安倍致信習近平 呼吁就釣魚島舉行首腦會談

據日本新聞網2013年1月19日訊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委托日本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帶一封親筆信給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總書記習近平,呼吁兩國就解決釣魚島問題改善關系,開展政治對話,並盡快舉行兩國首腦會談。

安倍19日在東京的一家酒店與即將訪問中國的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舉行了會談。安倍在會談中表示:“因為釣魚島問題,日本與中國產生了各種各樣的摩擦。我們希望通過政治對話,向改善兩國關系邁出第一步。”

同時,安倍希望山口主席向習近平轉達“希望改善關系,盡快舉行與習近平總書記的首腦會談。”

據報道,應中國中日友好協會的邀請,山口將于22日至25日訪問北京,並將與習近平總書記舉行會談。日本公明黨目前是與安倍領導的自民黨實行聯合執政。因此,山口的此次訪中,也是自去年9月日本政府實施所謂釣魚島“國有化”以來,第一位日本執政黨高級幹部對中國的訪問。

日本右翼人士前往釣魚島

2013年4月,據鳳凰衛視報道,日本80多名右翼人士22日晚間分別乘坐10艘船離開石垣島,前往釣魚島,聲稱是要進行漁業研究。他們表示,將不會登上釣魚島,預料這10艘船會在23日清晨抵達釣魚島水域。

大約80名來自右翼保守組織的“奮起日本全國行動委員會”的成員,在當地時間22日晚上22點乘坐10艘船離開沖繩石垣島。這個團體去年8月曾組織超過150名日本國會議員組團前往釣魚島“宣示主權”。

“奮起日本全國行動委員會”創辦人之一的水島總強調,這次進行漁業研究,是要確保日本漁民能在釣魚島附近海域生存,他們不會登上釣魚島。

他們也不擔心遇上中方的船隻,認為日本海上保全廳會保障他們的安全。

4月23日,中國8艘海監船相繼進入釣魚島12海裏執法,當天曾有40多架中國軍機出現在釣魚島海域周邊空域,且中方軍機中多半為戰鬥機,包括中國空軍新型戰機蘇-27和蘇-30。日本《產經新聞》分析稱,中國軍機是想通過不斷的逼近,讓日本航空自衛隊的戰機飛行員形成疲勞。日本政府高官稱:“這是前所未聞的威脅。”

台灣保釣船遭日艦水炮圍攻被迫返航

據台灣“中央社”報道,台灣保釣船“全家福號”2013年1月24日凌晨出發前往釣魚島海域,航程中一度遭日本公務船阻攔,台灣海巡部門證實“全家福號”已在中午11時30分返航。

針對“全家福號”這次的保釣行動,台灣海巡部門已成立緊急應變中心,由副負責人王崇儀坐鎮指揮。海巡部門將在下午“全家福號”返抵新北市深澳漁港後,舉行記者會說明這次護漁勤務部署作為。

台保釣船欲將媽祖像安置在釣魚島上 遭日船攔截

報道稱,據台灣“海岸巡防署”的訊息,有4名保釣人士搭乘該船。保釣人士為台灣團體“中華保釣協會”的成員,24日凌晨從台灣北部的深澳漁港出發駛向釣魚島。

台灣“海岸巡防署”也派出2艘巡視船一路陪同,進行保護和監管。保釣人士此次保釣之行是想將被奉為海上安全保護神的“媽祖”女神像安置在釣魚島上。

台媒:台保釣船逼近釣魚島時遭日方噴水警告

據了解,保釣船“全家福”號的位置到達距釣魚島島嶼2海裏處,遭遇日本8艘公務船阻攔,在海巡快艇掩護下,與日艦展開追逐,據指出,日艦這次同樣是在廣播警告“全家福”號無效後,開始噴水警告,而保護“全家福”號的4艘台灣海巡艦艇,原本的位置是保持在距離全家福號0.3海裏處,但因日艦開始追逐,台灣方面的海巡艦艇把位置移到“全家福”號的左右翼,做伴航保護。

3艘大陸海監船巡航釣魚島 雙語應答日方警告

據日本共同社24日訊息,日本第11管區海上保全總部稱,海上保全廳巡邏船24日發現3艘中國海監船在釣魚島附近“日本領海外側毗連區”內航行。這是中國公務船繼22日後再次駛入釣魚島周邊海域。

報道稱,3艘中國海監船分別為“海監23”、“海監46”和“海監137”。日本巡邏船對中國海監船發出了警告。“海監137”則用漢語和日語回答稱“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

日媒稱安倍對釣魚島問題讓步

承認存主權爭議

“承認釣魚島存在主權立場爭議,日本方面做出讓步,中日首腦將舉行會談”。圍繞中日首腦是否會在APEC北京峰會期間舉行會談的猜測,日本《東京新聞》朝刊11月8日刊發的一篇文章標題,似乎讓日本輿論長舒一口氣。日本國安局局長、安倍智囊谷內正太郎6日與中方就釣魚島問題等達成共識後,讓日本各大主流媒體“信心倍增”,7-8日爭相刊登報道,稱APEC北京峰會當前,日方終于做出讓步,承認釣魚島存在主權爭議。與此同時,日本外務省8日還宣布,將本著擴大交流目的,放寬面向中國人赴日簽證發放政策,修復兩國關系。對于安倍政府的態度,美國政府表示“由衷歡迎”,而中國也有網民直言“安倍終于明白了‘非誠勿擾’的真正含義”。  

日媒稱日本在釣魚島問題上首次向中方“靠近”

《東京新聞》朝刊在報道中說,中日雙方7日發表有關“釣魚島存在主權爭議”檔案後,在領土問題上達成了一定共識,因此APEC北京峰會期間中日首腦將確定舉行會談,這將是安倍第二次上台後的首次。日本政府人士雖然依舊認為“日方僅承認了中日在東海地區的緊張狀態”,但對于一向認定“釣魚島不存在主權問題”的日本政府而言,這可以看作是向中方讓步的內容。

被認為一向與安倍政府“不和”的日本《朝日新聞》也在11月8日的報道中分析指出,在中日此次達成的共識中,最為顯著的就是圍繞釣魚島的主權爭議問題。安倍雖然在7日晚參加日本BS電視台節目時稱,“這並不代表日本(在釣魚島問題上)的姿態發生了變化”。但在中日此次達成的共識中,明確寫有承認兩國間對立的內容。日本外交人士認為,在圍繞東海地區相關事宜中,日方明確寫出“釣魚島”的稱謂,這是“值得肯定的向中方做出的讓步”。

另外,安倍在7日晚的電視節目中就釣魚島問題也坦言,“近年來處于緊張狀態,中國方面有中國的想法。”他還表示:“將在首腦會談中提出,應啓動預防偶發沖突的危機管理機製。”《朝日新聞》就此指出,安倍的態度在中方看來,是中日解決客觀存在爭議的第一步,也是日方首次在向中方“靠近”的表現。

日本外交官稱需克服的“政治性困難”包括靖國神社問題

一直以來,圍繞中日首腦會談的舉行,中方要求日方在釣魚島及安倍“拜鬼”問題上做出讓步,而日方則希望無條件舉行會談,雙方態度一直強硬,但在最後關頭,日方做出讓步。日本共同社評論稱,日方此次的轉變實在一定程度上顧及了中方的主張。

據共同社公布的日本外務省檔案顯示,有關歷史認識問題,檔案中寫道“通過克服影響兩國關系的政治性困難,取得了若幹認識上的一致”。《東京新聞》報道稱,中日雙方此次在共識中對于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問題並沒有直接涉及。對此,安倍在7日晚的電視節目中也回應“不存在包括個別問題的相關內容”。不過,《朝日新聞》則披露,日本外務省官員解讀認為,此次共識中指出了中日之間的“政治性困難”,這實際上就已經包含了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問題。

另外,日本NHK電視台還報道稱,早在8年前安倍第一次擔任日本首相期間,曾在與中方領導人會談時提出希望中日兩國能夠回到戰略互惠關系的原點,發展兩國合作關系。如果此次中日首腦會談得以實現,安倍確定將會在會談中向中方領導人再次提議,回歸戰略互惠關系原點,繼續改善兩國關系。

中日將重啓高級別經濟對話 日本政府將放寬對華簽證

縱觀中日外交歷史,最近一次舉行的中日首腦正式會談實在2012年5月,時任日本首相野田佳彥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北京舉行了會談,距離現在已有2年半時間。然而,上次會談僅過了4個月的時間,日本政府就將中國領土釣魚島“收歸國有”,激起全中國人民的強烈不滿,導致中日邦交恢復正常40年來的努力成果毀于一旦,並打破了中日兩國在東海地區的平衡。此後,安倍政權依舊未能正視現狀,參拜靖國神社致使中日之間出現政治性困難,四處散播“中國威脅論”,其“兩面派”把戲嚴重損害兩國互信,也使得中日貿易受到嚴重影響,引發日本經濟界的擔憂和不滿。

《日本經濟新聞》11月7日稱,自從2012年9月日本政府實施所謂的釣魚島“國有化”政策以來,中方的態度開始變得強硬。在中日關系驟冷的背景下,日企在華投資經營和開展貿易期間阻力重重,2014年1-9月,日本對華直接投資較2012年同比減少43%以上。《日經新聞》預測,隨著日方的讓步以及可能舉行的中日首腦會談,中日經濟貿易相關官員齊聚一堂的“高級別經濟對話”也將于近期重啓,雙方將就中日貿易、能源以及氣候變化等議題廣泛交換意見。日本政府相關人士認為,“隻要兩國之間利害一致,經濟對話不久後一定會重啓”。

《日經新聞》同時擔憂指出,優先舉行首腦會談的結果,讓兩國之間的“懸案”得以暫時擱置。但如果今後雙方努力的方向出現偏差,“兩座休眠火山依然存在再次噴火的可能性”。這家媒體同時呼吁,雖然雙方達成共識但“如履薄冰”,如何能夠維系中日之間的安定關系,安倍要在APEC北京峰會期間建立起與中方的信賴關系將是其重要課題。

此外,據日本時事通信社11月8日報道,本著擴大兩國交流為目的,日本外務省8日宣布,將進一步放寬面向中國人“準免簽”發放審核條件,此前前往日本東北部以及沖繩等地所必須的“富裕階層”要求將會被取消。該規定將從2015年春季起實施。時事通信社認為,日本政府此舉意在為迎合可能舉行的中日首腦會談,旨在修復兩國間受損的關系。

針對此次安倍政府在APEC北京峰會期間向中方作出的讓步,美國政府及高官8日相繼表態稱“由衷歡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此前曾就中日首腦會談作出過“非誠勿擾”的回應,而對于此次日方的態度轉變,中國有網友則直言“安倍這次貌似終于明白了‘非誠勿擾’的真正含義”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